鳳求凰 -2005年王亨裏導演大陸電視劇

鳳求凰

《鳳求凰》是中央電視台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出品的古裝電視連續劇。由王亨裏執導,焦恩俊樸詩妍,黃海波及劉希媛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卓文君為給病入膏肓的二公子沖喜,不料卻與司馬相如陰差陽錯地拜了堂。而後司馬相如與文君裝扮的"杜公子"住在了同一客店內,兩人一起談詩論賦酣暢淋漓,並共同補譜了古曲《鳳求凰》。

  • 中文名稱
    鳳求凰
  • 出品時間
    2005年
  • 編    劇
    曹靜生,張 敬
  • 集    數
    34集
  • 導    演
  • 類    型
    連續劇,愛情,古裝,歷史
  • 主    演
    焦恩俊樸詩妍,黃海波,劉希媛
  • 造型設計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開機時間
    2003年2月15日
  • 播放平台
    央視2005年9月29日首播
  • 出品公司
    中央電視台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

​劇情簡介

臨邛董家張燈結彩,將卓王孫的女兒卓文君迎進了門,為病入膏肓的二公子沖喜。不料,董二公子沒能拜堂便咽了氣。司馬相如回鄉路上救起落水的董老太爺,剛送進門來,董孝賢便陰差陽錯,將司馬相如扮成新郎與文君拜了堂。司馬相如事後知道了真相懊悔不已,發誓要將文君救出董家。司馬相如仗義執言迫使董家答應由司馬相如相將文君送回娘家臨邛。而司馬相如喝酒誤事沒能成行。文君迫不得已與丫鬟雨桐女扮男裝獨自走了。司馬相如追到臨邛與文君裝扮的"杜公子"住在了同一個客店裏,加之另一冶鐵富商程鄭的大公子程一飛的介入,與文君主僕二人和司馬相如及其僕人桑濮幾人之間產生了很多故事。

劇照劇照

這段時間裏,司馬相如和"杜公子"一起談詩論賦酣暢淋漓,惺惺相惜。機緣巧合二人共同補譜了古曲《鳳求凰》。五人外出遊歷,去了孟家寨,得知王吉被唐蒙所擒,眾人入營相救。文君為替王吉籌糧餉給唐蒙,不得不回到娘家卓府。

董孝賢為了取悅皇上,騙得卓王孫請畫師為女兒文君畫像,畫像過程中,文君換回女兒裝。司馬相如與文君相互表白了愛慕之情,文君最後毅然與司馬相如私奔回到了成都司馬府。董孝賢害得他們連房子都賣了,不得已再回臨邛開了文君酒肆當壚賣酒維持生計。在被卓王孫和董孝賢逼得連酒肆也無法經營時,大內楊公公帶來了漢武帝的旨意------宣司馬相如赴長安覲見。

漢武帝欣賞司馬相如的文才,讓其在宮內作賦。而司馬相如卻因為民請願被貶,且不得離開長安遭到了軟禁。陳皇後欲借司馬相如文才重新博得武帝歡心,卻弄巧成拙反使武帝大怒。文君被董家族人  綁走,司馬相如得到訊息為救文君寫出了武帝要的《上林賦》,趕回臨邛卻得到文君已死的訊息。司馬相如為救孟家寨的百姓又寫了陳皇後要的《長門賦》。司馬相如被招回了長安,因再次沖撞了武帝險些在刑場被斬,幸被東方朔和平陽公主合力救下,並住進了平陽公主府中,平陽公主也被司馬相如對文君的真情打動。司馬相如奉旨當了文園令。從此,每日以詩酒為伴,連絕色的衛子夫也未能打動司馬相如的心。武帝雖然喜愛文君,但被文君對司馬相如的真情所感動。決定讓司馬相如與衛青一同出征,得勝班師回朝後親自為司馬相如賜婚。奉旨完婚的司馬相如在洞房內聽到新娘彈奏的古琴曲《鳳求凰》,他鼓足勇氣揭開了新人的紅蓋頭。

分集劇情

第1集

成都望族董府二少爺孝義病入膏肓,大公子董孝賢夫婦窺視臨邛的大富豪卓王孫的財產,以為弟弟沖喜為名,迎娶卓家女文君為二阿麼。司馬相如將落水的董老太爺救起,用馬馱著送到董府。董大公子以弟弟是浴血沙場的英雄為由騙得司馬相如替孝義拜堂。主婚的王縣令意外,告之真相,司馬相如立意救卓文君。卓文君知孝義已死,董府上下亂作一團。

第2集

為表忠獻媚,董大公子請剛回鄉來的司馬相如親筆抄寫人人爭相傳閱詠誦他的《子虛賦》給新宰相。司馬相如聽說有卓文君彈琴伴奏,答應抄寫《子虛賦》。司馬相如說服董大阿麼答應由他送卓文君回娘家。司馬相如回到家,卻禁不住開懷暢飲,爛醉如泥。第二天司馬相如趕到董家,卓文君主僕早不見了蹤影。司馬相如拍馬急追,路上遇一美少年及書童,急上前打問,卻不知此二人正是卓文君、雨桐喬裝改扮的。

第3集

司馬相如趕到卓府,方知卓文君沒回來。書童(雨桐)告訴他卓文君去姑姑家幾日。司馬相如在一個琴行裏意外發現一把戰國的綠綺琴,如獲至寶當即彈奏,傾其所有購下還獲贈琴主人範蠡的琴譜《鳳求凰》。桑濮風塵僕僕一路艱辛投奔王縣令而來,可王縣令歸來遙遙無期。司馬相如將他請到客店,正吃飯間,忽聽到樓上載來古琴聲。

第4集

卓文君請司馬相如進屋,司馬相如一曲《鳳求凰》使卓文君落淚。司馬相如計畫去遊歷,卓文君隨他同去,卻不想程公子也跟了來。王吉從京城回來,為完成加征糧餉給唐蒙軍的旨意,設宴請程、卓兩富商,程、卓二人合謀不赴宴,王吉隻得求唐蒙減免。司馬相如一行到了孟家寨,卓文君調笑司馬相如說她可娶青蘆。卓文君正為司馬相如與青蘆琴笛合奏不快,忽得信王縣令被唐蒙抓了要送京城治罪。

第5集

卓文君自稱是卓王孫內侄,半月內交齊糧餉。為兌現給唐蒙的允諾,她硬著頭皮回家。程、卓兩家老爺得知購得《子虛賦》便可有望爭得冶鐵官,便都拿出大量銀兩來。董大公子從京城回來,帶回皇後失寵的訊息,擬通過楊公公將卓文君騙進宮獻給皇上。董大阿麼急到臨邛卓府見卓老爺要接卓文君。卓王孫正為難,董大阿麼卻說要卓文君畫像,卓家滿口答應。

第6集

卓文君與雨桐千方百計趕走一個個畫師,迫使家人請司馬相如。卓文君再次扮作杜公子帶雨桐到客店見司馬相如,請他上門為"表姐"畫像。司馬相如想起那濃妝艷抹彈俗曲的"卓文君","無鹽難畫""俗不可耐"的詞沖口而出,一口拒絕。卓文君悶悶不樂,雨桐臨走責怪桑濮,卻又不許說出真相。桑濮送走她們回來,極力說服司馬相如答應去卓府,見他隻專門看卓文君留下的琴譜,便把房裏弄得烏煙瘴氣,甚至說出自己盼著見雨桐,方使司馬相如答應。到了卓府,卻不見卓文君隻見杜公子,且因長得相像由他代替"表姐",司馬相如隻得答應了。閒暇時,杜公子還應邀彈續古曲,其樂融融。董家絞盡腦汁給唐蒙籌劃禮單,意在借唐蒙之手除掉王吉,為迎合唐蒙,董大阿麼出主意送雨桐。董大阿麼到卓府催畫像,卓王孫到後花園一看,他們喝酒行令的正熱鬧,畫像上沒幾筆,很是生氣,又見她們一身男裝,責罵文君忘了自己熱孝在身,一席話劈頭蓋臉,卓文君掩面而去,桑濮隻得對滿腹疑團的司馬相如如以實相告。

第7集

司馬相如等得卓文君再來畫像,卻是由卓母陪伴來的,著女兒裝的了。桑濮、雨桐為司馬相如和卓文君傳遞寫詩的絹素,雨桐引走卓母,卓文君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像變了個人,二人沒說幾句,卓文君便顧自走了。卓母對基本完成的畫像很滿意,桑濮端上一杯茶,卻全灑在畫像上。司馬相如找王吉保媒,王吉勸他不能急。墨跡未幹的畫像被茶水毀了,卓府著急,桑、雨可是高興,又為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創造了見面機會,司馬相如卻答應不用請卓文君也可以再畫像。文君垂頭綉花,被針扎了手,相如放情舞劍,被劍傷了臂,雨桐聽桑濮說先生受傷立即告訴小姐,文君不顧一切跑去,含淚探望。司馬相如話中有話地說有人見死不救,卓文君心知肚明,轉身走,司馬相如也不攔,彈起綠綺琴,高歌《鳳求凰》,歌罷,卓文君已是淚留滿面、泣不成聲。司馬相如約卓文君隨他出走,卓文君一言未發,換了絲帕竟自走了,在桑、雨提示下,司馬相如找王吉保媒,他正忙"舉孝廉"的事,但答應下來,結果王吉未能說動卓王孫。程鄭裝病重,為獨生子能被舉孝廉。因為沒答應獨生子娶文君,程公子無所事事也不去看爹,在鄭母的勸說下,才來到床前。程鄭讓他割骨療親,鄭公子堅決不幹,程鄭答應割骨就能娶文君,鄭公子才招搖地去了。卓母心疼兒子,送去一大桶開水潑到冰上,程公子剛趴上去,冰上的人就一股腦地全掉到冰河裏了。一個家丁還真從水裏舉起一條魚來,伴著噴嚏背起歌頌程公子的台詞,岸上的人不禁轟然大笑。卓家加強了對文君的看管,訊息全無,文君心急火燎,司馬相如見不到小姐也急得不行,晚上幹脆與桑濮去爬牆頭。

第8集

一不小心摔下來,司馬相如被抓住了。司馬相如被打了一頓推出門外,可他卻不走,高聲叫喊要見老爺,老爺自然不見。當晚,李管家偷偷備好馬車親自送喬裝送喬裝的文君主僕到客店見司馬相如。文君喂司馬相如吃了葯,他有傷在身,老爺不答應怎麽辦的話沒法提,匆匆留下綉片,趕緊回了家。董大少爺見畫像送去十幾天沒訊息,想幹脆送真人去,便和董大阿麼一起接卓文君。卓文君索性站出來當面亮明自己的態度:決不回董府,卓王孫一席絕情的決定,使卓文君鐵了心,立即離開卓府。雨桐替文君找到司馬相如,約好十五子時接。程公子還未痊愈就催著程鄭提親,其實親是提過了,早被卓王孫一口回絕了。程父還告訴獨生子董家來接她回去呢。急得程公子一口氣差點上不來。程大公急急來到卓府見董大公子,見面就跪,接著拿出禮單,甚至以死相逼。董大公子略一思量,抖得禮單嘩嘩響"萬事萬物成雙成對"。喜得程公子站起來就跑"明天禮單加一倍"。董大公子準備了附加條件:一年以後。要是皇上看不上,他還攔得住,看不上再賣也不可惜了。董大阿麼眉開眼笑。董大阿麼照此辦理,又告卓夫人,文君執意不去,二公子也不勉強,他隻要與文君等高金身就行。他們繼續在此靜候佳音。卓母積極籌措,把不用去董府的喜訊告訴女兒。文君則積極準備私奔。程公子用程鄭的積蓄全給了董大公子。程鄭又親自到卓府提親,卓王孫不允,你一言我一語,唇槍舌劍幾乎打將起來。程公子聽說父親無功而返,當即要他去道歉。父親未允,他當真開始絕食,父母還沒表態,他竟然上吊了。

第9集

聽到寺艮信,程鄭不信,"他真上吊我償命"。看到兒子真吊在上邊,慌忙揮劍救兒子,還得乖乖聽夫人責罵。不得已,他再次來到卓家,幹脆不吃不喝坐在大門外不回去了。十五傍晚,卓文君還在猶豫。雨桐偷聽到董大公子夫婦已走,程家高價贖出文君,還拿到絹素和字據,冶鐵官唯程家莫屬。而卓老爺看不上程公子,幾次誇司馬先生是人才,寫得出《子虛賦》來。卓文君讓雨桐去通知桑濮先不走。可雨桐跑去,正是等得不耐煩的桑濮趕車往卓府來,誰也沒見誰,遂都疑惑的不知所以。程公子則神採飛揚跑到客店向小六子、向司馬相如報喜、炫耀。司馬相如沒聽完就兩眼一黑,臉煞白,站不住了。桑濮一把將程公子推下樓去,竟摔昏了。桑濮正要為他叫車,正碰上失魂落魄要上卓府的司馬相如。卓文君被父母拉著去程家道謝,司馬相如趕到,隻見到李管家,聽他一說, 司馬相如更是透心涼了。桑濮送程公子到家,正見到卓家人到,雨桐與桑濮忙倒 委屈,互不相讓。沮喪的桑濮回到客店一句好話沒有,司馬相如帶桑濮背上包回 成都。卓丈君知道雨、桑吵嘴鬧氣,怕司馬相如誤會,忙到客店,司馬先生早走 了。司馬相如到家就醉了,老管家把桑濮數落走了。卓文君對著絹素傷心自責,雨桐悔得隻會哭。桑濮到董府碰了釘子,又回到 司馬府。程公子急著娶文君,逼父母找卓父商議三天就辦喜事。卓母勸文君答應程公子,文君爽快的應了,卓母警告雨桐不能陪去,這幾天也得老實待著,雨桐正傷心,文君卻決定當晚二人就逃走。正說著,兩個拿鋪蓋的老媽子奉命看著她 們未了,大門還被鎖上。桑濮到董府想請老太爺幫忙找董大公子說情還回董府千 活,老太爺卻非跟他找司馬相如喝酒,請他到酒館喝了酒,他還非跟著到了司馬府。在老太爺醉話啓示下,二人堅信別人的話全是假的,連夜縱馬狂奔回到臨邛小客店,隨即便到卓府窺探,隻見張燈結彩,無法見丈君,又回客店想力、法。卓文君主僕二人想著法子折騰老媽子四處淘換永遠不滿意的陪嫁。晚上,累慘了的老媽子鼾聲如雷叫也叫不醒,卓文君主僕二人帔上無常袍罩上臉,夾起小包袱,蹬上牆頭,隻聽哎呀一聲,牆頭兩邊同時出現的人頭正頂到一起;又同時跌落,司馬相如倒先聽辨出雨桐的聲, 自報了家門,又讓桑濮拉出雨桐,幫助卓文君天女下凡似的從繩子上劃下來, 匆匆上了馬車,逃離了卓府。女兒私奔氣壞了卓王孫,卻也無可奈何。一身新郎服的程公子又不吃不喝了,程鄭沒娶成兒媳卻對卓家幸災樂禍,更要和他爭冶鐵官了。

第10集

簡陋的司馬府成了喜堂,當天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就要拜堂成親,青蘆怒氣沖沖趕萊質問司馬相如,司馬相如將自己對卓文君的真情具實告訴青蘆小妹,青蘆轉身就和卓文君燃香喝血酒,結拜了姐妹,決意效仿娥皇、女英,同嫁一夫,還說她與司馬相如早有婚約,自己還罩上紅蓋頭,隻等拜堂了。司馬相如連忙找青蘆問究竟,卻原來她把司馬相如與她爹的一句玩笑當真了,得知真相,青蘆失聲痛哭,卓文君與司馬相如在綠綺琴上四手聯彈,和諧美妙的樂曲,使青蘆含淚忘情,她取下簫,卻不能融入,便痴痴地看著他們。她明白他們是天生的一對,對文君鞠了一躬,轉身而去。

第11集

第二天一早,司馬相如和卓丈君得以回家,趁著高興,桑濮跪求娶雨桐,得到二主子贊同,沒來得及告訴雨桐,房子買主來看房,桑濮急忙往外推,可他福砧對話讓雨桐聽個正著,雨桐哪』乙還敢答應嫁他?司馬相如答應還會保媒安慰 他。房子沒了,主僕四人另找了個殘破民居住下,王吉聞訊提酒賀喜,同時也寺訴他們董大公子即刻來臨邛任縣令的訊息,建議到京城躲避。可現狀困窘,為生鬥,他們打算相廝守著開酒肆賣酒。卓王孫認為文君辱沒門風,大怒。程鄭則放心的放了兒子。潑皮到酒肆爭看美人,卓文君落落大方鎮住他們的胡鬧。潑皮要與.文君喝交杯酒,程公子帶手下人趕到大打出手解圍,司馬相如謝他,他罵司馬相如讓丈君受苦,正舉手要打,青蘆趕到伸手一擰,程公子大喊救命。丈君敬酒為他救他們出牢致謝,但拒絕了他的銀兩。在青蘆面前,他再不敢再多說,悄悄走了。

第12集

司馬相如與大家商議,熬不過他就逼他。桑濮騎馬到鄉間、集市、村寨號召,使喝酒的人不斷的來,青蘆帶來全寨的人喝酒,還帶採賀喜人禮:戰國名士秘藏的釀酒秘方。卓老爺的免費酒館終于撐不住關門了,文君酒肆按秘方釀製的孟嘗君酒又加上紅膠泥抹壁的窖藏工藝,更加香醇可口,司馬相如取名《鳳求凰》。人們爭相未嘗好酒,酒肆生意興隆。連卓老爺都避著夫人喝不夠呢。卓老爺著黑衣戴黑小帽遠遠窺探文君酒肆生意,沒料到如此興旺,卓文君看到像爹追出去看。卓老爺慌慌張張趕回家與卓夫人撞上。新上任的董縣令派衙役到酒肆強收當月稅銀五十兩,不交就要封店綁人,好在王吉及時趕到,衙役給了十天期限。桑濮往外賣酒糟,被人綁架到縣衙,董縣令指使胡管家交桑濮一袋葯粉回去撒在酒裏,桑濮偷偷喂狗一試,狗立時死了,嚇得他趕緊答應著離開縣衙。焦急的雨桐等回的是車馬,更擔心了。

第13集

桑濮被威脅利誘,膽戰心驚,六神無主,到了酒肆門口,便癱在地上,雨桐發現,大家把他攙進去問寒問暖,桑濮沒敢說出實情,雨桐做好飯菜送進門,碰翻了化開的毒葯,地磚被腐蝕的滋滋響。桑濮忙騙雨桐,查出自己得惡疾活不了幾日,想吞毒了斷。雨桐傷心痛哭,叫來文君二主,司馬相如一診脈,知道沒大病,勸走文君雨桐,關門細問桑濮原委,氣憤異常。第二天司馬相如帶人抬著面色青黑的桑濮擂鼓喊冤,升堂的董縣令驚出冷汗來,言辭不斷失誤,得知不知加害之人,方慌慌的退堂走了。當夜,酒肆房頂落下兩個黑影,隻聽哎呀一聲,又沒了聲音。第二天,董縣令得報酒肆死了三個,放心的到酒肆驗看,卻見到被綁的黑衣衙役求他救命,氣得他無言以對。司馬相如趁機要求免了稅銀。卓老爺本來答應請女婿女兒回家吃飯,見司馬相如把董縣令弄的下不了台,怕牽連自己,又反悔了。青蘆哭著跑來報信,寨主被抓。司馬相如找到董縣令要求放人,董縣令連他也不放了。楊公公頒旨未了。

第14集

幸虧東方朔及時到皇上面前巧妙說項,方保住性命。卓老爺及夫人勸文。君回家住,丈君不肯。司馬相如在上林苑天天喝酒,不管楊公公怎麽催,上林賦走一字沒寫。一天,倆小黃門將他請進長門宮,失寵的陳皇後請他飲酒,帶他細細觀瞻一番,宮車送回。跟桑濮一說,二人不明所以,以為要當面首,越琢磨越害怕,正想逃走,陸詹事到上林苑,他是奉皇後命請司馬相如寫長門賦的,司馬相如答應了。

第15集

。皇後請司馬相如彈《鳳求凰》,之後既送他去救妻,司馬相如既在琴上傾訴對文君的牽掛之情。正彈奏,皇上破門而入,先殺了小黃門,見二人都淚水連連,舉刀就砍,叉腰斬了侍衛,濺了司馬相如一身血,陳皇後跪請皇上聽分辨,皇上才長出一口氣,皇後舉刀自刎,皇上一把奪下刀,令皇後回寢宮,將司馬相如押回上林苑,寫不出上林賦不許離開,不從即斬,對他救妻的請求,置若罔聞。回到上林苑,桑濮從小黃門嘴裏了解了經過,提議突擊寫完上林賦,明知找楊公公要加害皇後也得請他幫忙出城。

第16集

董大公子拿著滿是血的罩袍,到董府偏房看卓文君,再次告訴她司馬相如的死訊。青蘆帶山民趕到祠堂,找到司馬相如和瘋癲的程公子,得知卓文君被沉塘,傷心的護送他們撤離。深夜,卓文君將帶血的罩袍穿在身上,用碎瓷片割破手腕,讓血流淌.董老太爺突然在院裏大叫:失火啦,還指著文君的房間。進屋發現二阿麼自殺。董大公子氣得罵下人廢物,司馬相如跑了終足後患,抓住他也不要活的。青蘆帶司馬相如和程公子到了孟家寨,青蘆幾耳光打得程公子不再瘋癲的又跳又叫,司馬相如陷在痛苦中不能自拔,寨主以大義勸解,仍無效。枉公子見到司馬相如拳如下,痛罵他沒給文君一天好日子,還死的那麽慘.司馬相如心如刀絞,任其痛打。青蘆給他一頓拳腳,才使他放手痛哭。

第17集

司馬相如奉旨出使西南夷,派桑濮送信給卓文君,卓父忙為女兒備嫁妝補力、婚禮。董大公子利用程公子想奪回文君的心讓他去京城送信粘帖子詆毀司馬相如,回來大睡。程鄭以為兒子對文君無望了,高興的向卓老爺賀喜。當日司馬相如凱旋到,陸邛,卓老爺設棚供酒食請百姓造勢,迎接欽差官駕的儀式熱烈隆重,全由桑濮支應,司馬相如便裝悄然到酒肆見文君,二人訴衷情。程公子闖酒肆,雨桐攔阻,司馬相如以啤蚜目待,董大公子趕來截住程公子的話頭,卓老爺率眾趕來,不準司馬相如在酒肆做東宴請眾人,爭執間,楊公公來宣旨,說是司馬相如貪賄受金,楊公公勘察,將司馬相如解赴京師,當即戴枷上囚車,眾人皆驚。卓文君得信趕往縣衙,被卓老爺截住。卓老爺將文君鎖進卓府。

第18集

卓王孫在女兒的威逼下,隻能來到縣衙,求董大公子讓女兒和司馬相如見上一面。事後董大公子宴請楊公公並送金銀珠寶,程公子闖縣衙找董大公子算帳,卓家僕人放狗趨趕桑濮,禮待董大公子,卓文君不吃不喝站了一天一夜,昏倒在雨桐懷裏。醒來文君求見司馬相如一面,董大公子早知囚車已走還是收了卓父的禮,他極力向楊公公舉薦文君的美貌,一見果然不一般,遂答應帶文君進京見司馬相如,實為給皇上。董大公子將卓父攔在城裏,自己帶文君陪楊公公進京。程公子沒得到文君,也跟了來,董大公子轟不走他,隻得隨他。半路殺出強盜來,卻是桑濮叫來的青蘆及山民,文君怕給司馬相如增加罪名,同意他們搶劫財物就撤。董大公子和程公子還是認出了青蘆。皇後請見皇上,皇上不悅,假說有國家要事,在上林苑卻見皇後等在那兒。

第19集

東方朔陪皇上遊上林苑,趁機用故事講《牢獄賦》,為司馬相如說辭,皇上隻看賦不見人。東方朔到牢中見司馬相如。青蘆令楊、董寫下字據,放他們帶上財寶回長安,隻留下程公子在身邊。皇上召見司馬相如,聽他說西南夷的新鮮事。楊公公闖進來訴說遭劫的經過,皇上惱怒。為卓文君打探訊息的桑濮遇到東方朔,隨來見文君。青蘆與程公子來,拿出保證字據,東方朔以此再做努力。董大公子見卓丈君提見司馬相如的事,張口要五百兩。桑濮到大牢寸丁探,正看到受重刑拖回來的司馬相如,回來一把抓住董大公子喝問,文君昏倒,董趁機溜了。東方朔請命到西南以遊歷為名調查取證,還拿出楊、董的字據,皇上怒罵楊的欺騙,楊公公急獻卓文君的畫像,皇上被她的美貌驚呆了。楊公公大難不死,引董大公子見皇上。東方朔見皇後,請她救司馬相如。皇上夢裏與卓文君相會。文君在桑濮的周旋下到大牢見司馬相如。卓文君與司馬相如牢中相見悲喜交加,青蘆、桑濮爭罪名,皇後召見司馬相如。

第20集

司馬相如不聽皇後的勸,不肯認貪賄的罪,皇後很生氣。卓文君跪求東方朔, 東方朔看出皇上喜愛司馬相如卻要置他于死地,他不明白,偶然見到皇上書房內 的卓文君畫像,他知道司馬相如在劫難逃了。文君回到驛館,青蘆潛來,叫程公子交代董大公子指使他辦的壞事,文君叫他重審時作證。東方朔極力贊美皇上以 尋常心求的心愛女人的愛的偉大,還拿腦袋打賭。

第21集

皇上將審理司馬相如的案子交董大公子。平陽公主看皇弟,也看到畫像。東方朔巧勸皇上不要殺司馬相如,皇上卻連他一起殺,楊公公押著東方朔正得意,皇上招回他們。董大公子升官辦案,判斬司馬相如,行刑前,桑濮帶卓文君闖刑場,見到司馬相如。董大公子下令斬,平陽公主帶侍衛到,救下司馬相如,將卓文君接到平陽公主府。皇上看著昏睡的文君越看越愛,文君睡夢中喊著相如。皇上表情復雜。文君醒來,回答平陽公主,若司馬相如去了,隻會跟他去的。皇上在幕後聽到了。

第22集

卓文君到廷尉府見董大公子,他要三百兩黃金的認罪罰金。卓文君明知是敲詐,為先救出相如,答應了他。大家傾其所有,才到一半,東方朔和柳公子答應幫忙,文君卻不受,轉而請桑濮到卓府求助父親。文君要雨桐多送送桑濮, 自己看風景的當兒,柳公子騎馬遊獵,邀文君騎馬散心,文君上馬便沒了蹤影,當趕到,她想起夫君已興致全無,往回走了。衛青到平陽府見姐姐衛子夫。司馬相如在公主陪伴下歌舞升平,但心不在焉,拿洗手水當酒喝了還不知道。公主以自己的孤寂羨慕他們的心心相印,明言代文君考驗他而矣。衛子夫將所有的首飾全給衛青救司馬相如,桑濮從老夫人手裏拿了體幾和首飾卻被強盜奪走,還挨了頓打。董大公子對著搶桑濮的一包銀兩首飾笑了。東方朔替皇上到驛館探望卓文君,沒想到人去屋空。董府一家老小長途跋涉到了董府,轉眼間老太爺跑丟了。

第23集

紈絝子弟撒潑,衛青、青蘆將他們打出去,酒肆也一片狼籍。董大公子帶手下人來,大家軟硬不買帳。皇上到平陽府見司馬相如擬用他出征,他又以柳公子身份到酒肆,與桑濮認了說悄悄話的朋友,還給了地址。皇上用碩大的夜明珠苧石十年《鳳求凰》酒的錢。桑濮從街上揀回叫化子老頭竟是董老太爺。公主提到打匈奴,司馬相如忘了自己,說要舉薦衛青,公主意外。文君湊足三百兩黃金送到董府,董大公子讓文君化押,剛要落筆,楊公公來宣旨。

第24集

東方朔得信也進宮去。皇上正由楊公公代傳旨意審董、卓二人,東方朔來後,爭上讓他替下楊公公,繼續說服文君。說到要她解除與司馬相如的無效婚姻,為夫家守孝三年,之後才可自由論嫁時,竟大步走上台階,走向皇上。卓丈君走上殿陳述自己斷不能接受的與司馬相如是無效婚姻,皇上便答應替她把司馬相如關三年,等孝期滿了再放他出來,文君流淚認了。還司馬相如清白,大家都高興,文君關門痛哭。皇上請司馬相如談與匈奴作戰的問題,十分苧卜還舉薦了衛青,不小心露出畫像一角,皇上悄悄卷上了。司馬相如輕松曰到卓君身邊,大家舉杯慶賀,董老太爺也來湊熱鬧,司馬相如溜回臥房,卓父君告苧他三年後才可談婚論嫁,現在不算夫妻了。司馬相如不解,文君索性不說了,董大公子來接文君,董老太爺早鑽到桌下。

第25集

董大公子又到酒肆接文君,董老太爺在大家鼓動下, 出採見兒子。文君問老太爺近況,董大公子信口胡編,董老太爺哭著走到兒子面前舉掃寸就打,邊打邊罵,狼狽的董大公子面對越打越厲害的老太爺沒法,不得已叫三二聲:大媳婦未了!老太爺聞風喪膽,不住篩糠。司馬相如質問他老太爺到酒呼聲人,他無言以對,老太爺倒記得,董大公子強拉他回家,老太爺不回,死尋曳著桑濮像老鷹抓小雞,董大公子惱羞成怒,一巴掌尋丁掉老太爺一顆牙,老太爺一叫,董大公子跪求爹饒恕,抬頭隻見桑濮,老太爺早不知去向。

第26集

文君計畫贖回酒肆,送他一人赴任去了。衛青當大任,看姐擔先被公王召見。衛子夫為感謝公主舉薦弟弟之恩,受公主之托,演示被追殺、拐賣的弱歌女求救千陵園,設法"愛這個男人"。

第27集

文君聽雨桐報信,支撐著出來,沒了青蘆、程公子,料到是董大公子指使,在雨桐陪伴下來到董家。董大公子正等文君上鉤,當即扣留。桑濮高高興興回來,一看就急的直喊,隻見老太爺鑽出來,隻說是孝義媳婦回家了。青蘆與程公子綁在一起,內急,連飯也沒法吃。桑濮請出柳公子,方使卓文君從董府放回家。卓文君體力不支,險些倒在柳公子懷裏,道過謝,忙問怎麽這兒的事皇上全知道,看他誠懇,又求他幫助再找程公子和青蘆。這二人互幫著解開了繩子,解決了內急,家丁得令不露馬腳的放了他們,一進屋卻被他們連砸帶勒打趴下,青、程二人換了家丁的衣服,駕車跑了。

第28集

東方朔被皇上派去圓場,碰上司馬相如不愉快出來,遂坐下聊。卓文君正勸慰父親,楊公公來宣旨,令司馬相如回陵候駕。眾人送他,二人相視無語。楊公公乘機告訴卓、司馬已不是夫妻正說著,柳公子回來了,還帶來一桌的酒菜美食,文君謝過柳公子,告辭歇息去了,卓父不快,柳公子悵然若失。司馬相如回到茂陵,工于夫正彈琴吟唱,遂鼓勵她唱下去。卓老爺堅決不準文君隨他去任上,不計往來。卓文君心裏難過,不思飲食,柳公于迎合卓者爺的心思,議冶鐵官什麽的,彳艮是投緣。桑濮趕到茂陵,訴說卓老爺不準文君來,司馬相如又氣又急,要當晚趕進城。

第29集

皇後的侍郎一來就要買酒肆的一切,程公子見來者不善,便拉開架子較真,比富,卓父和柳公子出來,皇後背過身去,柳公子站出來,雨桐扶文君出採,與柳公子對了個眼神,皇後看在眼裏。柳公子拿出玉佩,侍郎認輸,身後遞上一個稠包,侍郎叫:且慢,推道柳公子面前,隻一瞥,神色大變。兩塊合成一塊,柳 公子看到皇後。二人目光對視著互不退讓。接著,柳公子拉文君到皇後面前,"說吧,告訴她我使誰"東方朔跑來勸解,領罪。

第30集

程公子拉青蘆盯桑濮到柳公子府,又看到柳公子下車進去。柳公子到酒肆, 文君要單獨見柳公子。卓文君在雅間單獨請柳公子,三杯敬酒,打問身世。司馬相如在酉下偷聽,柳公子坦白相告,卓文君同情,司馬相如聽清真相,找東方朔算帳,得知他設的 賭局,揮拳就打,自己倒掉進水塘,東方朔伸手救他,又被他拉到塘裏,一陣撕 打掙扎,隻剩癱在塘邊喘氣的份了。

第31集

文君到柳公子府後緊閉房門以淚洗面,彈奏的《鳳求凰》充滿哀傷,皇上在門外徘徊,許久,曲停,文君發現,請他進房,皇上給她遞上司馬相如的《美人賦》,告訴她,是從那女人房裏拿出來的。門外突現異響,皇上開門便被劍抵喉,身被綁,原來是青蘆、程公子跳牆而 入救文君了,可門外已被衛士包圍,擒住青蘆,皇上下令放了她,不跟蹤不報復。 文君讓他們給皇上松綁,程公子不千,要帶走丈君,青蘆要他斷了對丈君的想法, 文君答應回臨邛,與皇上告別。

第32集

卓老爺求助董大公子放女兒,還答應送酒肆和銀兩,董大公子不敢要,反讓 他勸女兒。青蘆和程公子分別受刑都不屈服,兩人見面想起上次被抓的狼狽還笑 了,可一會又吵起來了。程公子要求單獨與董大公子說話,卻是要救青蘆。董大 公子一氣,下令將這對生死鴛鴦關入死牢,董大公子餘怒未息,抄起硯台砸向門 去,剛好砸得進來的楊公公滿頭是血,皇後來了,拿奴才楊公公說事,嚇得董大公子篩糠,轉身又走了。董大公子按皇後懿旨斬青、程,文君求柳公子救他們, 二人刑前喝交杯酒,柳公子與文君趕到救下青、程二人,回府的路上,卓父君再次拒絕了柳公子,皇上又敬又恨,進門正見皇後,喋喋不休的訴說,皇上抬手給了她一嘴巴。

第33集

皇上鬱鬱寡歡,東方朔求助公主,又請得衛子夫同意,皇上駕,陸公主府,在公主和東方朔的安排下,請歌舞伎演唱皇上的《秋風辭》,衛子夫脫穎而出,進而扶持皇上更衣,興致正高,衛子夫一番為司馬相如的請求,弄得皇上不快,衛子夫寧犧牲自己,要勸柳公子,她善良純真的告白,使皇上掃去不快寵幸于她。司馬相如見皇上請辭,未被準,但放他隨軍征戰以寫出更好的文章。 平陽公主與衛子夫攜手探望生病的文君。皇上特意叮囑衛青要帶活的司馬相如回來,凱旋日給他許配才貌雙全的佳偶。

第34集

半年後,遠征軍凱旋,捷報到,桑濮寺良司馬相如平安,東方朔告訴他,青蘆隨程公子回老家雙雙探望程母,東方朔向皇上保證才巴司馬相如的事力、好,皇上讓公主和衛子夫幫忙。東方朔帶桑濮到酒肆,全換了章程換了人,後院卻是小姐靈堂,桑濮哭癱在地。皇上犒賞衛青和司馬相如,司馬相如又提出請辭,皇上在西南設郡建製,派他為西南夷欽使。司馬相如到酒肆,後院門鎖著,王吉正在,桑濮哭著報噩耗,司馬相如欲哭無淚,向桑濮要來酒,抱壇而飲,變調而歌,彈出哀傷凄慘的《鳳求凰》,忽大叫一聲,跑了。眾人在塘邊找到他,東方朔讓王吉守著,他執意到臨邛文君墳上去,董公子在城門奉旨攔阻,司馬相如見皇上,為能回家,答應做西南夷欽使。皇上兌現承諾,為他挑了一位妻子,要他必須要。 司馬相如痛苦的不知所以,衛青到公主府見皇上,公主先見衛青,埋怨他的冷漠。司馬相如找東方朔訴說心中的痛苦,東方朔勸慰他,到公主府,極不情願的司馬 相如被喬裝的青、程二人大罵負心狼,罵柳公子賤骨頭,東方朔告訴他們這是皇上,驚訝同時,被侍衛拖了出去,關到有酒有肉的房裏。新郎新娘入了洞房半天 沒動靜,平陽公主已入衛青懷中。醉酒的桑濮被雨桐兜頭灌了一身酒,桑濮也讓雨桐上了一當。新娘敬新郎《鳳求凰》酒,司馬相如坦誠傾訴自己對"亡妻"卓文君的愛,新娘淚濕蓋頭,在綠綺琴上彈《鳳求凰》,司馬相如驚喜揭蓋頭共彈《鳳炎凰,》,琴聲中,衛子夫依著皇上無比幸福。十年後,卓文君與雨桐子女繞膝,平民裝束的皇上攜衛子夫討十年酒帳,大家品《眾求凰》酒,聽司馬相如的新曲《霸陵春》,喜氣洋洋。

[以上資料參考]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司馬相如焦恩俊
卓文君樸詩妍
桑 濮黃海波
漢武帝劉小鋒
雨 桐劉希媛
董孝賢姚安濂
程一飛陳明昊
董老太爺黃宗洛
陳阿嬌
平陽公主陶慧敏
東方朔
卓王孫
衛子夫
孟芯竹李江燕
程 鄭汪永貴
卓夫人蔣耀邠
程安娜董大阿麼
青 蘆李江燕
黨 昊衛 青
王 吉鄭保國
小六子賈延龍
周掌櫃夏志祥
程夫人王文麗
付煜博曉 月
楊得意田二喜
-小柱子

職員表

出品人李培森
監製李治安、梁福臻、鄒慶芳、王偉國
導演王亨裏、邵 芳、遊 飛
副導演(助理)徐 萌
編劇曹靜生、張 敬
攝影王勤思、李勇、左方大
剪輯陳憶紅
道具樊四科、王懷林
美術設計張 鵬
動作指導史 陽、楊新宇
造型設計楊永亮、童江平、葉匯文、王 華、何海艷、李小梅
服裝設計劉 力、陳之平、郭素蓮、張小剛、劉滿銀
燈光梁志權、葛樹文
錄音陳 剛
劇務王 欣、王懷軍、賈 斐
場記張 韜、汪 亮
布景師王會軍、許萬生、牛敬國

[以上資料參考]

[以上資料參考]

幕後花絮

[以上資料參考]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鳳求凰》是根據我國漢代傳奇人物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感人故事改編而成。導演王亨裏表示該劇不是傳統的正劇風格,而是在保留傳統審美觀念的基礎上,加入了搞笑時尚的元素。

選角風波

不少觀眾質疑由韓國美女樸美善來出演卓文君,採用韓國小姐樸美宣作為女主角,是一種嘗試。樸美宣個性純美,溫文爾雅,落落大方,選她正是看重了她身上的中國古典美。

拍攝過程

該劇于2003年2月15日在浙江省新昌開機。外景大多是在浙江新昌大佛寺、穿岩十九峰、沃洲湖拍攝完成。2004年4月完成後期製作。

[以上資料參考]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在劇中,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幾次悲歡離合,演繹著《史記》"文君當壚"的千古絕唱,男女主人公心理情緒高潮中的"長歌當哭","琴情相悅","仰天長嘆"的抒情表演,都表現出細膩而大氣。同時,該劇的喜劇設定也是成功的,其成功在于融入劇情,推動劇情發展,塑造性格鮮明的人物。比如桑濮、雨桐、小六子的動作鏈  條裏那些妙趣橫生,層出不窮的性格碰撞,令人捧腹,意猶未盡;比如"百年老店"、"桑濮上吊"、"程府提親"等等,諸多喜劇情節設定不同,風格各異,無不成為全劇的耀眼亮點。如果說男女主人公貫穿動作主線給了觀眾蕩氣回腸的劇情享受,那麽眾多配角的喜劇表演則為男女主人公提供了豐富多彩,輕松詼諧的情節空間。二者的完美結合使該劇最大限度地具有觀賞性,舉重若輕地贏得了觀眾的笑和淚,同時也贏得了觀眾的眼球。(新浪評)

全劇中除了向世人展現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愛情傳奇,還涉及漢武帝、東方朔、衛子夫等一幹漢代名人,他們經典的歷史故事也將在電視劇中向觀眾一一展現。此外,該劇中將出現《高山流水》、《鳳求凰》、《美人賦》、《白頭吟》古琴配歌賦等音樂,並圍繞這些音樂主題展開人物和情節描寫。該劇的美術造型也秉承漢代文化神韻,道具追求精致、準確、寫實,比如燦爛的青銅器、精良的兵器、古琴書簡、車乘駿馬等,全面張揚漢代文化個性。(人民網評)

負面評價

不少觀眾對劇中的漢武帝、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三角戀"故事大呼不滿,認為其"過于荒謬"。劇中的兩位主角雖然長相俊美、服飾華麗,但演對手戲時看不到任何交流,隻是在各說各的台詞,語言不通造成的隔膜一眼便可以看出,這實在是遮掩不住的敗筆。也有觀眾認為新版"卓文君"的外形雖然無可挑剔,但演技卻不敢恭維,把歷史上堅強有主見、敢愛敢恨的一代才女演繹成了哭哭啼啼的"苦菜花"。(網易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