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血

鳳凰血

本片是一部故事精彩、環環相扣,融合了親情、愛情、謀殺、金錢、命運等諸多因素,豪門恩怨式的大型連續劇。

該劇是中國引進的第二部泰劇。劇中男二號pong已是中國"泰流男星第一人",劇中女主角bee已是中國"泰流女星第一人"。7年後重新翻拍的此劇《玻鑽之爭》也已被中國引進,在安徽衛視播出。

  • 主演
    Pong,Bee
  • 集數
    25集
  • 類型
    家庭、愛情、親情
  • 出品時間
    2001年
  • 首播時間
    2001年
  • 出品公司
    Exact公司與Scenario公司
  • 製片地區
    泰國
  • 中文名
    鳳凰血
  • 外文名
    PhoenixBlood
  • 語言
    泰語、國語
  • 播放電視台
    CH5/CCTV8

劇情介紹

楠鳳和母親索宜是蓋素帕宛家族傭人。然而,隻有索宜明白,自己女兒不是楠鳳而是這個家族孫女阿帕查。阿帕查的兩個哥哥,拉辛和巴拉米一個紳士,一個是花花公子前者把楠鳳看作妹妹,後者卻想佔有楠鳳,而與楠鳳暗地相愛的卻是拉辛的朋友格利他也是阿帕查的未婚夫。于是,這四個人之間展開了一場愛情糾葛;然而隨著身世之迷的一點點暴露,愛情上的矛盾又演變成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殊死爭奪。最後真相大白于天下,每個人都在命運安排下,走向了自己的歸宿。

鳳凰血鳳凰血

富家太太娜麗和窮人婦女索宜各生了一個漂亮女兒。索宜為讓自己的女兒過上好日子,便趁幫忙喂奶之機調換了兩個女嬰。22年後,生長在富貴人家的阿帕查傲慢無禮,正為心愛的男朋友疏遠自己而痛苦萬分。在貧苦人家長大的楠鳳大學畢業後一直 找不到工作,又逢家中遭遇大火,嗜賭成性的父親在火災中下落不明。

鳳凰血劇照鳳凰血劇照

索宜走投無路,決定去曼谷娜麗太太家做廚娘,也好與22年不曾見面的親生女兒在一起。然而,寄人籬下的日子實在不好過。索宜千方百計想伺候好親生 女兒,但總是事與願違。而樸實美麗的楠鳳又使大少爺拉辛一見傾心,索宜為此十分不安。

楠鳳在娜麗家幫工,總被阿帕查找茬兒欺負。娜麗夫人決定讓楠鳳去自己家的水晶花園大酒店工作。楠鳳被分配在阿帕查的男朋友格利的手下做接待,格利總想討她的歡心。娜麗的二公子巴拉米喜歡拈花惹草,晚飯後將楠鳳帶到夜總會,拉辛得知後很是不滿。索宜看到楠鳳與拉辛一起唱歌開心的樣子感到非常不安,擔心這對蒙在鼓裏的同胞兄妹碰撞出愛情的火花。

格利的母親甘佳娜夫人要在水晶花園大酒店舉行義演晚會。阿帕查因為和格利 生氣,斷然拒絕參加演唱。拉辛決定請楠鳳在晚會上演唱自己新創作的歌曲。格利非常喜歡楠鳳,可他總是居高臨下,楠鳳不買他的賬。

楠鳳在晚會上的演唱很成功,阿帕查嫉妒楠鳳搶了自己的風頭,沖上舞台搶過話筒,說楠鳳是她家廚娘的女兒。媒體對她不理智的行為進行了報道,阿帕查氣憤之極,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不吃不喝,這可急壞了阿儂阿麼。娜麗夫人請寺廟的老方丈為阿帕查和格利算命,得知他們結合將婚姻美滿,想盡快為他們舉行訂婚儀式。格利將母親回贈索宜的點心交給楠鳳,被阿帕查看到。阿帕查怒火沖天,將不會遊泳的楠鳳推下遊泳池。格利將昏迷不醒的楠鳳救起,拉辛、巴拉米都對楠鳳表示同情。阿帕查更加嫉妒楠鳳,認為沒人理解她,沒人對她有真情,跑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索宜看到

自己的女兒可憐又可氣,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否正確。

阿帕查趁全家人外出之機,逼身體虛弱的楠鳳打掃院子,洗熨衣服。楠鳳暈倒在洗衣間,阿帕查的衣服被熨壞。索宜不滿意楠鳳與拉辛和格利在一起時的表現,楠鳳決心離開娜麗家去別處謀生。拉辛接楠鳳出院時將索宜母女接到了華欣的連鎖酒店,準備調母女倆去那邊工作,楠鳳很高興,可索宜不同意。

阿帕查聽說格利和楠鳳去了華欣,馬上開車去追。吃飯時,阿帕查要去廚房做酸辣蝦湯,企圖用滾燙的湯潑楠鳳,沒想到被一同前去的索宜擋住。索宜因此受傷。楠鳳去海邊找阿帕查理論,被阿帕查和沙瓦狠揍了一頓。

阿帕查覺得格利根本不在乎自己,感到非常傷心,深夜準備吃安眠葯自殺。這時格利被沙瓦叫來,阿帕查央求格利不要離開自己。剛剛遭到楠鳳拒絕的格利在阿帕查的甜言蜜語下,留在了她的房間。這一切正好被楠鳳看見。

阿帕查要在家裏舉辦生日晚會,邀請楠鳳一起參加,說以此表示對楠鳳的歉意,並  吩咐索宜負責晚會的飯菜。她暗自收買了打手,準備在生日晚會上將楠鳳灌醉把她劫走。昭儀的哥哥設下陷阱,讓巴拉米賭球越輸越多。巴拉米找母親借錢遭到拒絕。

阿帕查為了使自己的計畫得逞,先把拉辛請去給長輩們彈鋼琴,又把格利接到自己的臥室親熱,這使楠鳳很不舒服。

楠鳳被阿帕查收買的打手劫往深山,中途被格利相救。受驚後的楠鳳撲在格利懷裏半天不能平靜,被拉辛看在眼裏。娜麗夫人為楠鳳險些受到生命威脅感到不安。楠鳳去商場給媽媽買葯時,看到格利和阿帕查在挑選訂婚戒指。

楠鳳為躲開格利的糾纏,決定同意去當拉辛的秘書。格利已經深深地愛上了楠鳳,不斷向她求愛。楠鳳雖然也真心愛著格利,但覺得這事根本不可能,還是斷然拒絕了他。兩家即將為格利和阿帕查舉行訂婚儀式,格利卻不顧一切地佔有了楠鳳。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賭博輸了150萬,阿帕查願意幫他籌款,條件是他必須去強暴楠鳳。巴拉米也非常喜歡楠鳳,不忍心傷害她。

拉辛被意外查出腦部長了惡性腫瘤,最多隻能活3個月的時間。格利知道這訊息後,決定放棄自己對楠鳳的愛,成全拉辛和楠鳳。在大火中失蹤的阿喬突然來找索宜。

格利和阿帕查舉行訂婚儀式那天,開計程車的阿喬突然跑來找索宜要錢  去賭博。他還把阿帕查劫持到自己的住處。就在阿喬要強暴阿帕查時,索宜將阿帕查是阿喬的親生女兒一事告訴了他。

阿帕查憤恨之下將阿喬打死。阿帕查在訂婚儀式上失蹤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警方發現了阿喬的屍體,對現場的血跡進行了DNA化驗,認為凶手可能是他的親生女兒。

警方對楠鳳進行了DNA化驗,發現她不是作案人。阿帕查逼索宜編謊話蒙騙警察,謊稱楠鳳的父親早已去世。

為了轉移警方的視線,阿帕查偷偷將阿儂阿麼的貴重首飾藏在楠鳳的房間,楠鳳因此被警方拘留。阿儂阿麼借機要把索宜和楠鳳趕出家門。拉辛為了留住楠鳳,宣布自己要和楠鳳結婚。

楠鳳為了報答拉辛對她的關愛和呵護決定嫁給他,但索宜無論如何不同意。

蓋歐在索宜房間裏發現了刻有"格萊素帕萬"字樣的金鐲子,證實了索宜偷換娜麗孩子的事實。

阿儂阿麼將楠鳳的頭傳送去化驗,證明楠鳳就是娜麗的女兒。阿麼想修改有關遺產繼承權的遺囑。阿帕查央求阿麼不要剝奪她的繼承權,爭吵中將阿麼推下樓梯。

劇照劇照

格利一直想取消和阿帕查的婚禮,但遭到母親的強烈反對。因為格利父親當年破產時留下了幾千萬元的債務,甘佳娜夫人需要娜麗夫人的幫助。楠鳳堅持讓格利和阿帕查結婚。阿帕查發現阿儂阿麼心中一點都不糊塗,總想找機會置阿麼于死地。

楠鳳終于知道了自己是娜麗夫人的女兒。阿帕查害怕這事傳出去自己會失去在這個家中的地位,開車將楠鳳撞成嚴重腦震蕩。

格利和阿帕查的婚禮終于如期舉行。索宜為楠鳳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難過,她不顧一切沖到婚禮現場,將事實真相公布于眾。阿帕查將楠鳳劫為人質,逃到酒店的最頂層。

格利到房間勸阿帕查,但阿帕查不願投降,格利隻好答應和阿帕查一起走。半路格利和阿帕查爭奪手槍的時候被擊傷,阿帕查還擊傷了上前阻攔她的親生母親索宜,她自己也被警方開槍擊傷。阿帕查被送進了監獄,楠鳳終于得到了本應屬于她的一切……

分集劇情

第1集

富家太太娜麗和窮人婦女索宜各生了一個漂亮女兒。索宜趁幫忙喂奶之機調換了兩個女嬰。22年後,生長在富貴人家的阿帕查傲慢無禮,正為心愛的男朋友疏遠自己而痛苦萬分。在貧苦人家長大的楠鳳大學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又逢家中遭遇大火,嗜賭成性的父親在火災中下落不明。 索宜走投無路,決定去曼谷娜麗太太家做廚娘,也好與22年不曾見面的親生女兒在一起。然而,寄人籬下的日子實在不好過。索宜千方百計想伺候好親生女兒,但總是事與願違。而樸實美麗的楠鳳又使大少爺拉辛一見傾心,索宜為此十分不安。

第2集

索宜和女兒走投無路,決定去曼谷娜麗太太家做廚娘,也可以與分別22年的親生女兒見面。然而,寄人籬下的生活十分艱難。索宜千方百計想伺候好在富貴家庭長大的親生女兒阿帕查小姐,但總是事與願違。而在貧窮家中長大的楠鳳樸實美麗,使拉辛少爺一見鍾情。母親為此心中十分不安。

第3集

楠鳳在娜麗家幫工,總被阿帕查找茬。娜麗夫人決定讓楠鳳去自己家的水晶花園大酒店工作,被分配在阿帕查的男朋友格利的手下做接待工作。格利總想在聰明的楠鳳面前樹立威信和尊嚴,以取得她的芳心。一次楠鳳掛壁畫時摔倒,格利去攙扶時倆人一起摔倒。正好被阿帕查撞見,引起一場軒然大波。娜麗的二公子巴拉米喜歡拈花惹草,晚飯後將楠鳳帶去夜總會,大哥拉辛得知後很是不滿。索宜看到楠鳳與拉辛一起唱歌時開心的樣子,感到非常不安,擔心這對蒙在鼓裏的同胞兄妹產生愛情的火花。

第4集

格利的母親甘佳娜夫人要在水晶花園大酒店舉行義演晚會。阿帕查因為和男朋友格利生氣,斷然拒絕參加演唱。拉辛決定請楠鳳在晚會上演唱自己新創作的歌曲,楠鳳感到很為難。格利非常喜歡楠鳳,可總要居高臨下,楠鳳不買他的賬。晚會即將開始,巴拉米帶著一位女朋友來參加晚會,被阿儂阿麼攔在會場外。

第5集

楠鳳在晚會上的演唱很成功,贏得了眾人的一致贊揚。阿帕查十分嫉妒楠鳳搶了自己的風頭,沖上舞台搶過話筒,"揭露"楠鳳是自家廚娘的女兒。媒體對阿帕查的不理智作了報道,阿帕查氣憤之極,將自己鎖進房間不吃不喝,急壞了阿儂阿麼。母親娜麗夫人請寺廟的老方丈為阿帕查和格利算命,被告知兩人結合將婚姻美滿,白頭偕老。因此決定盡快為兩人舉行訂婚儀式。格利將母親回贈索宜的點心交給楠鳳,被阿帕查看到,阿帕查怒火沖天,將不會遊泳的楠鳳推下遊泳池。

第6集

格利將昏迷不醒的楠鳳救起,並口對口為她做人工呼吸。拉辛、巴拉米等都對楠鳳表示同情和關心,阿帕查因此格外嫉妒楠鳳,越發想不通,認為沒人理解她,沒有人對她有真情,跑出去喝酒,喝的酩酊大醉。索宜看到自己的女兒可憐可氣,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否錯了。

第7集

阿帕查趁全家人外出之機,逼迫身體虛弱的楠鳳打掃院子,洗燙衣服,楠鳳暈倒在洗衣間,阿帕查的衣服被燙壞,楠鳳被送進醫院救治。索宜總是不滿意女兒楠鳳與拉辛和格利在一起時的態度。楠鳳感到委屈,並決心離開娜麗家去別處謀生。拉辛接楠鳳出院時將索宜母女接到了華欣的連鎖酒店,並準備調母女倆去那邊工作,楠鳳很高興,可索宜堅決不同意。

第8集

阿帕查聽說格利和楠鳳去了華欣,馬上開車去追。吃飯時,阿帕查故意要求自己去廚房做酸辣蝦湯,企圖將滾燙的湯潑向楠鳳,沒想到被一同前去的索宜上前擋住,索宜因此受傷。 楠鳳咽不下這口氣,去海邊找阿帕查理論,被阿帕查和沙瓦狠揍了一頓。阿帕查不肯認錯,反而指責格利被楠鳳迷住,背信自己。拉辛向楠鳳表示自己的愛意,但沒有被楠鳳接受。格利為拉辛搶走楠鳳而感到失落。

第9集

阿帕查覺得格利根本不在乎自己,感到非常傷心和憤怒,夜深時,當她正準備吃安眠葯自殺時,格利被沙瓦叫來。阿帕查央求格利不要離開自己,保證今後要改正錯誤。剛剛遭到楠鳳拒絕的格利禁不住她一番溫柔的甜言蜜語,留在了阿帕查房間。這一切正好被下樓給母親打水的楠鳳看見,她痛苦萬分,下決心回曼谷工作。

第10集

阿帕查改主意要在家裏舉辦生日晚會,邀請楠鳳一起參加,聲稱以此表示對楠鳳的歉意。並吩咐索宜負責晚會上的飯菜,索宜為此格外高興,以為從此兩個女孩可以相安無事。楠鳳心中猜不透阿帕查的用意,但又不能拒絕。阿帕查背後暗自收買了打手,準備在生日晚會上將楠鳳灌醉把她劫走。昭儀的哥哥設下陷阱,讓巴拉米賭球越輸越多,巴拉米想找母親借錢,遭到拒絕。晚會前,阿帕查親自為楠鳳化妝,選服裝,楠鳳心中一片迷惑。

第11集

生日晚會上,幾位貴婦人嘲笑楠鳳的打扮誇張,不合時宜。楠鳳感覺很不開心,不想參加晚會,在媽媽的勸說下才堅持下去。阿帕查為了使自己的計畫得逞,先是把拉辛請去給長輩們彈鋼琴,接著又把格利拉到自己的臥室親熱。格利和阿帕查的親密讓楠風很不舒服。

第12集

楠鳳被阿帕查收買的打手綁架,並被劫往深山。中途被格利相救,受驚後的楠鳳撲在格利懷裏半天不能平靜下來,被拉辛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對格利的行為極為不滿,並決定將楠風調到身邊當秘書。娜麗夫人為楠鳳險些受到生命危害感到不安。但是阿儂阿麼仍然對楠鳳很反感,不允許她再和拉辛或格利來往。楠鳳去商場給媽媽買葯時,見到格利和阿帕查在挑選訂婚戒指,心中十分痛苦。

第13集

楠鳳為躲開格利的糾纏,決定同意去做拉辛的秘書。格利已經深深地愛上了楠鳳,他不斷向楠鳳求愛,楠鳳也真心愛著格利,但是心中明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斷然拒絕了格利。兩家即將為格利和阿帕查舉行訂婚儀式,格利卻不顧一切的佔有了楠鳳。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因為賭博輸了150萬,債主逼債要他的命。妹妹阿帕查得知,借機和巴拉米作交易,幫他籌款150萬,條件是讓巴拉米去強暴楠鳳。巴拉米也非常喜歡楠鳳,不忍心傷害她。

第14集

阿帕查的好朋友敏想嫁給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偷偷將巴拉米可能強奸楠鳳的訊息電話告訴了拉辛。拉辛不知真情冤枉了巴拉米,被巴拉米揍了一頓。拉辛住進醫院,意外中被查出腦部長了惡性腫瘤,最多隻有3個月的時間了。格利知道這訊息後,決定放棄自己對楠鳳的愛情,讓楠風去愛拉辛。大火中失蹤的阿喬突然來找索宜,楠鳳見到死裏逃生的父親非常高興,可是索宜不敢留阿喬過夜,堅持讓他回去了。

第15集

格利和阿帕查舉行訂婚儀式的那天,開計程車的阿喬突然跑來找索宜,找她要錢去賭博。剛巧阿帕查下樓找耳環,被阿喬碰見並劫持走,帶到自己的住處。就在阿喬要強暴阿帕查時,索宜不得已將阿帕查是阿喬的親生女兒一事告訴阿喬,阿喬根本不信索宜的話,堅持要對阿帕查施暴。

第16集

阿帕查憤恨之中,找到一根鐵棍對著阿喬一頓狠打,將阿喬打死。阿帕查訂婚儀式上失蹤讓所有的人不可思議,索宜千方百計為阿帕查開脫,並不許楠鳳懷疑阿帕查。警方發現阿喬的屍體後,對現場的血跡進行了DNA化驗,發現凶手可能就是他的親生女兒。警察來到娜麗夫人家中調查,但大家都能證明出事那天,楠鳳一整天都在娜麗夫人家。阿帕查心中非常恐懼,擔心事情的真相會被暴露。

第17集

為了驗證楠鳳到底是不是凶手,警方對楠鳳進行了DNA化驗,發現她果真不是作案人。阿帕查逼迫索宜編謊話蒙騙警察,謊稱楠鳳的父親早已去世。楠風為此十分痛苦,二十多年來被稱為爸爸的人竟然不是父親,而自己的生身父親姓甚名誰從未聽說,也不知現在何處。警方對阿帕查有所懷疑,但仍然沒有證據。

第18集

為了轉移警方的視線,阿帕查偷偷將阿儂阿麼的貴重首飾藏在楠鳳的房間,楠鳳為此被警方拘留。拉辛、格利和巴拉米得知後紛紛出面保釋楠鳳。阿儂阿麼借機要把索宜和楠風趕出家門。拉辛為了留住楠鳳,宣布自己要和楠鳳結婚。格利為了讓拉辛在生命的最後時光感受愛情的幸福,忍著內心的痛苦勸說楠鳳嫁給拉辛。

第19集

楠鳳為了報答拉辛對她的關愛和呵護決定嫁給他。但是索宜無論如何不肯同意楠鳳和拉辛結婚,讓娜麗夫人疑惑不解,猜想一定有什麽秘密瞞著大家。索宜夢見阿喬怒斥她和阿帕查,十分害怕,決定去廟裏燒香向阿喬認罪。索宜在廟裏和阿帕查的對話被悄悄跟在後面的娜麗家的管家蓋歐聽到。蓋歐頓時明白索宜不同意楠鳳和拉辛結婚的原因。

第20集

蓋歐在索宜房間裏發現了刻有格萊素帕萬字樣的金鐲子,證實了索宜偷換娜麗孩子的事實。蓋歐在給老婦人打電話報告這一真相時,被阿帕查發現,為了阻止蓋歐泄漏這件事,阿帕查將蓋歐殺害,並伙同索宜將蓋歐的屍體扔入河中。娜麗和老婦人從外地回來,發現蓋歐失蹤。警方在蓋歐的身上發現了金腳鐲,引起老夫人對20多年前的歷史的回憶。老夫人暗地裏蒐集娜麗的頭發拿去化驗,以證實她和楠鳳的血緣關系,但被阿帕查發現。

第21集

阿儂阿麼偷偷地將娜麗的頭傳送去化驗,結果發現楠鳳果真就是娜麗夫人的女兒。阿麼因此想修改遺產繼承權的遺囑。阿帕查知道後,央求阿麼她仍然是這個家族的孫女,千萬不要剝奪她的繼承權,爭吵中將阿麼推下樓梯,摔成半身不遂,並失語。阿帕查看到阿麼不能說話反而心中暗喜。拉辛得知自己的病情後非常失望。

第22集

格利一直想取消和阿帕查的婚禮,但遭到母親的強烈反對。因為格利父親當年破產時,留下了幾千萬的債務,甘佳娜夫人需要娜麗夫人的幫助。楠鳳心裏明白,她和格利是不可能結合的。因此下決心,犧牲自己和格利的愛情,堅持讓格利和阿帕查結婚。楠鳳發現了阿帕查在幾個案件中都很可疑,每次家裏出事,阿帕查都不在現場。阿帕查發現阿儂阿麼雖然說不出話,但心中不糊塗,害怕萬一阿麼病好之後會把一切真相說出來,因此她不斷找機會想置阿麼于死地。

第23集

楠鳳也知道了自己是娜麗夫人的女兒。阿帕查害怕這訊息擴散,自己將失去在這個家中的地位,決定殺人滅口,她開車將楠鳳撞成重傷,造成嚴重腦震蕩,被送進醫院。警方懷疑巴拉米與被殺死的周哥有關。警方去調查時,一向講原則的大哥拉辛毫不猶豫地替巴拉米作證,使巴拉米非常感動,體會到血濃于水的親情。

第24集

格利和阿帕查的婚禮終于如期舉行。楠鳳躺在病床上,忍受著傷痛和心中的悲傷,她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回老家去過平靜的生活。索宜終于意識到,自己當年的錯誤毀壞了楠鳳的幸福生活,她為楠鳳受到的不公正而感到悔恨和難過。她不顧一切的沖到婚禮現場,將事實真相公布于眾。就在這時,巴拉米的前女友昭儀沖進會場向巴拉米開了一槍。格利將昭儀的手槍打掉在地,沒想到阿帕查撿起槍,將楠鳳劫為人質,逼迫著楠鳳和她一起逃到酒店的最頂層。

第25集

格利到房間裏勸說阿帕查,但阿帕查不願投降,格利隻好答應和阿帕查一起走,半路格利和阿帕查爭奪槍的時候被擊傷,阿帕查還擊傷了上前阻攔她的索宜,她自己也被警方開槍擊傷。阿帕查被送進了監獄,楠鳳終于得到了本應屬于她的一切,娜麗原諒了索宜的錯誤。拉辛的病情開始惡化,不得不進行冒險治療,最終取得了成功。格利因為不想被人說閒話想到美國去工作,經過拉辛的挽留,格利終于留了下來和楠鳳在一起。

演員表

幕後故事

據了解,參與《鳳凰血》演出的演員,既有歌壇新秀、T型台上的模特,又有選美冠軍、碩士研究生以及縱橫演藝圈20餘年的老演員。該劇不僅當年(2001年)在泰國國內取得了很好的收視率,促使男女主角一炮走紅,更在馬來西亞、越南等地熱播。男一號在當紅之際選擇退出娛樂圈,如今已經是家庭美滿,事業有成。

翻拍新版

◎影片名稱:

新鳳凰血 Kaew Lom Phet(又名玻鑽之爭)

新鳳凰血(玻鑽之爭)海報新鳳凰血(玻鑽之爭)海報

◎製片地區:泰國

◎主要演員:

Son Yuke Songpaisan 飾演 Cheewin (琦文)

Vill Wannarot Sonthichai 飾演 Namphet (楠佩)

Ton Chayaton Setjinda 飾演 Karn (阿甘)

Aerin Siripon Yuktadatta 飾演 Kaewkao (九珠)

New Chaiyapol Pupart 飾演 Chanok (查諾)

◎影片集數:31集 (泰語版) / 29集 (國語版)

註:本片已于2010年下半年在安徽衛視播出。

◎劇情簡介:

22年前的一場車禍,讓酒店富家女Namphet(Vill飾)和家徒四壁的Kaewkao(Aerin飾演)這對剛出生的女嬰在醫院被調包。22年後,Namphet 出落的亭亭玉立,溫柔善良,而長大後的Kaewkao性格驕縱,自私毒辣。因緣際會,Namphet來到Kaewkao家做傭人,兩人的人生也由此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 Cheewin(Son飾)是酒店管理顧問專家,也是大家心目中Kaewkao未來的丈夫。初次相見Cheewin和Namphet一見鍾情,被Kaewkao發現後嫉妒不已,于是不斷對Namphet百般折磨侮辱。而Namphet的親哥哥Karn(Ton飾)在不知情下也愛上了溫婉善良的妹妹Namphet……

面對親情、愛情與友情間錯綜復雜的命運糾纏,一切又將何去何從……

同名圖書

《鳳凰血》作者,于意雲,蛇王系列之一。

衛山上的凰即重生還不到一天就失蹤了,天魔王木易不僅發動自己的十萬魔眾,九天十地的尋找,還親自走訪妖王墨淵,仙王緋月和地魔王蒼雪。但是"天滅"大戰之後,仙魔妖鬼四界相互心存芥蒂,凰即的失蹤更引出很多往事。與此同時,虞國靖王府裏關著用來做葯引的"錦雞"--卻是個美麗可愛的女孩子。靖王雖然力諫父皇不能用活人做葯引,隻求一人安康,而失天下仁德。無奈妖狐惑眾,皇兄處心積慮,乾坤大變,自身難保,又如何救這個花朵般的女孩子。

于意雲,又名於意雲,餘亦雲。出身榕樹下網站,擅長鬼魅玲瓏的寫作手法,作品描寫細膩、華麗,又兼具大氣磅礴之勢,是新一代奇幻武俠代言人。作品有《洛·流皇後》等。

一 桃夭夫人

桃夭夫人引年輕公子進去了,裏面傳出些古怪的聲響,片刻後桃夭夫人出來,卻是挽起衣袖,露出一雙雪白的胳膊,捧著個大盤子,盤子裏是紅紅的肉,白白的骨,黃黃的油,血紅的東西還在滴滴答答,卻是一盤生肉

二 墨淵

一隻白皙優雅如玉雕般的手撩開珠簾,走出一個華服的男子,年方弱冠,面目俊美得近乎邪氣,一頭銀發用紫色的絲帶松松扎起,垂在腰下,紫色的眼睛裏更是閃閃爍爍,流光溢彩,仿佛沉在古潭黑水裏的驪珠般妖冶誘人,正是妖王墨淵。

三 祖孫倆

仙王緋月,妖王墨淵,鬼王畫眉,他們和木易一起打了足足有十萬年,打得是日月無光,星辰易位,天都要被打破了,所以那場大戰被稱為'天滅'。眼看天地就要被顛覆了

四 翼振

木易問:"看清楚了嗎?"半晌,蒼雪沉沉地說:"翅膀……是一隻翅膀……""九萬裏……"緋月說,"一振翅就是九萬裏……那是誰?"

五 太學的把戲

小男孩從桌帷下鑽出來,拍手嘻嘻笑著說:"阿公又在玩把戲啦。"

六 母子

她的眼角已經有了細細的皺紋,但舉止優柔高貴,容貌神色都和靖王相似,一樣姣好,一樣憂愁。

七 傀儡戲

站在一旁那手持拂塵的女子,一直不言不語,像是在看傀儡戲,聽到最後這句話,冷冷一笑,拂塵再次揮出,隻聽啪的一聲脆響,殿上所有人又都不動了,光明的場景凝固著,然後,就像薄薄的琉璃瓦上出現了一道裂痕,黑暗從裂痕後透出來。

八 殺狐

"呵呵呵呵……"白胡子老頭大笑起來,眼睛裏閃出洶洶的碧光,手一指,鐵籠子轟地一聲裂成四塊倒塌下來。他伸出一雙尖利的獸爪向女孩撲去,大笑著說:"雖然現在好像沒什麽靈力了,但我還是覺得吃了你比較好,凰即大人……"

九 木魔

凰即左右看了看,在燈明中,庭院遠處有一棵老松樹、一棵老李樹,當她看過去時,那兩棵粗壯的老樹竟像是受不住夜風吹拂一樣,向她輕輕彎了彎腰,枝葉伸展著,颯颯響;還有一處閣樓下栽著的九重葛已經長到房頂上去了,一片濃密厚實的綠色裏綴滿了深紫色的花,隻是那些原本晝開夜合的花朵此刻在夜色裏也都盛開著。

十 緋月

雕滿金合歡花的窗欞大大開啟,第一縷陽光便照在梳妝台上,對應著鏡裏仙王的容顏,似乎比朝陽更明麗,更光艷。

十一 寶月

"我不生氣。"小女孩低頭揉著裙帶,細聲細氣地說,"我叫寶月,你呢?"

十二 驟變

帝輦內傳出朗朗的笑聲,走出那穿袞冕的,不是花白胡須無精打採渾身虛胖的皇帝,卻是忠王!

十三 鎮妖樓

清櫻聽得驚詫,太後道:"你可知這鎮妖樓的來歷……二十五年前我誕下一個孩兒,生來有些異樣,宮中便傳言我生了個妖怪。皇帝不喜,起了這麽座鎮妖樓,將自己親生的孩兒鎮在這樓裏。後來又有了琛兒,唉,琛兒……也不知今生今世還能不能再見他一面。"

十四 毒葯

她笑著把皮囊遞給清櫻,道:"真不曾想連清水也這般可口,就算是有毒……"話音未落,隻覺胸腹中一陣絞痛,手一松,那皮囊落在地上,水流出來,青磚地上嘶嘶地泛起綠色的泡沫。

十五 福島

"呵呵呵……"老漁翁笑起來了,眯縫的眼睛裏突然閃出光芒,似乎是因為憧憬而明亮起來,"見到那島啊,是能增壽的!我們這裏的人,都叫它'福島'……我這輩子見過一次,知足啦!可是小伙子,你這麽一個人,連條船都沒有,怎麽找啊?"

十六 羲和

天空越來越亮了,第十隻鳥兒飛了回來,看上去他很像一隻烏鴉,但比烏鴉大得多,而且也是渾身金光燦爛。他的背上馱著一個又大又亮的火球,當他迅速飛近的時候,樹幹和天空都變成了瑰麗淳厚的金紅色,水底的顏色搖曳變化得更塊了,然後湮沒在那濃稠的金紅色裏,仿佛是正在沸騰的黃金。

十七 圓月城

城門口沒有守衛,往來進出的全是妖魔,由于修行高深,他們都顯示出人形,隻不過露出一點痕跡,表明他們不是簡單的生靈。有的發紅如火,有的瞳孔如線,有的額頭長角,有的肩生雙翼,有的三頭,有的四面。

十八 蒼雪

"我從來不相信你會害我。"木易撫著前額,微微蹙起眉頭道,"即便是當初你反我,我也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你一直不會害我的,可是……"他的臉色一片蒼白,扶著窗欞,軟軟地像是要倒下了:"為什麽你今天終于要對我動手了呢?"

十九 白木主

"我是白木主!"那男子冷冷說,"去和墨淵告狀吧,看他敢不敢來給你們報仇!

二十 魔印

蒼雪依言,伸出右手,木易與她右掌相擊,啪地一聲,蒼雪隻覺得掌心涼涼地一沉,收回手來細看,隱隱一片段預告瓣樣的墨綠色,隨著手臂微微側動,泛出七彩毫光。"魔印!蒼雪失聲驚呼,"這是魔印!大人……"

二十二 夢

我一直在想,如果這不是夢境而是事實,那就太完美了;但如果這真是一個夢,而夢醒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天地才剛剛分開,我一定會再次用身體把大地冷卻下來,不管多久多苦我都會等著,很高興地等著,等著再次和你們相遇。我想天地之所以分離就是為了讓你們出現。你們都是奇跡。和你們相比,開天闢地的時候,什麽都沒有,真是太寂寞了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