鯀 -大禹之父

大禹之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鯀[gǔn] ,中國上古時代漢族神話傳說人物。姓,字夏後氏。帝顓頊之曾孫 、大禹之父、夏啓的祖父。被堯封于地(河南登封附近),為伯爵,故稱崇伯鯀或崇伯,約公元前2037年至公元前2029年在崇伯之位。

鯀禹治水是中國最著名的洪水神話。後因治水失敗,被刑罰致死。鯀與歡兜、三苗、共工並稱"四罪"。

  • 中文名
  • 別名
    崇伯鯀、崇伯
  • 國籍
    五帝時期
  • 民族
    華夏族
  • 逝世日期
    公元前2029年
  • 主要成就
    有崇部落的首領,曾經治理洪水
  • 兒子

生平事跡

治理洪水

五帝時期,地上突然發生了一場巨大的洪水,關于這次洪水的起因,各書的記載不盡相同,總的一點是與天上的神主有關,可能是共工和他的手下幹的好事,也可能是天帝故意發下洪水來懲戒地上的人們,前者的說法和女媧時代共工頭觸不周山的故事重合。

鯀

由于洪水的泛濫,地上的人們生活極為艱難,連當時的帝堯也沒有辦法,說:“嗟,四岳,湯湯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有能使治者?”“皆曰鯀可。”一個“皆”字道出了鯀在眾臣心目中的地位。數千年的歷史中,像鯀這樣深得人心全票通過的狀況是相當少見的。

但是,帝堯不同意,理由是“方命圯族”。就是他這個人不聽話,在族裏的名聲很不好。《左傳》說他“不可教訓,不知話言,告之則頑,舍之則囂,傲很明德,以亂天常”。難道鯀果真個性乖僻、品德不佳嗎?大臣四岳表了態:“異哉,試不可用而已。”(《五帝本紀》)。同樣事件的描述,《夏本紀》與此便有了些微的出入:“等之未有賢于鯀者,願帝試之。”考慮到大家的意見,而且當時也找不出比鯀更合適的人選,帝堯勉強同意讓他去治水。

但是在其他的神話傳說中,鯀就不是堯的臣下了,就象後羿一樣,是天上的神主。他下界是為了幫助地上的人們的。但是與後羿不同,他的下界是不在天帝的準許下的,也就是私自下界。不僅如此,在他下界的時候,他還偷了天帝的一件寶貝,這件寶貝的名字叫息壤,據說是一種可以自己生長的神土,鯀大概就是想利用他來治理洪水的。《山海經·海內經》載:“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于羽郊”,“息壤者,言土自長,故可堙水也”。與此說相近的還有《尚書·洪範》,這應該是最早記載鯀、禹治水的文獻。箕子說:“我聞,在昔,鯀堙洪水,汩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其洪範玖疇,彝倫攸斁(dù)。鯀則殛死,禹乃嗣興。”洪水治理的結果如何,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總是他方法不對而終于失敗被殺,其實從屈原的天問中,可以了解到,鯀治理洪水幾乎就要成功了,隻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天帝發現了鯀的行為,大為震怒,派了著名的劊子手火神祝融下界將鯀殺死在羽山。又收回了息壤,終于使鯀的治水失敗了。

失敗被殺

鯀是為祝融所殺的,上引《山海經·海內經》就說:“帝令祝融殺鯀于郊。”

祝融殺鯀的雕像祝融殺鯀的雕像

鯀化為黃熊入于羽淵。《國語·晉語八》:“昔者鯀違帝命,殛之于羽山,化為黃能以入于羽淵。”《左傳》昭公七年也雲:“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為黃能以入于羽淵。”

在《史記》中,身為“四凶”(歡兜、共工、三苗、鯀合稱“四凶”)之一的鯀是被處死的。據《五帝本紀》記載,“四岳舉鯀治鴻水,堯以為不可,岳強(jiàng)請試之,試之而無功,故百姓不便”。因此,當時作為欽定傳人的舜經過請示後“殛鯀于羽山”—“殛”為“誅”,一說為“誅殺”;還有一說,按《尚書·今古文註疏》:“誅,責遣之,非殺也。”也就是流放。不過,鯀因此葬身于羽山,是不爭的事實。

鯀死後屍體三年不腐爛,後來不知道是誰,有說就是祝融,用吳刀剖開了他的屍體,這時禹就出來了,而鯀的屍體則化為黃龍,一說黃熊,飛走了。所謂黃熊是一種已經絕跡的動物,類似于熊,但是有三隻腳,在山海經中有記載。大禹繼承了父親的遺志,開始治水,不知道為什麽,這次的治水非常的成功,天帝不僅沒有從中搗亂,還派了大神應龍相助。這位應龍也是非常著名的龍神,在山海經中也有記載,代表了雨神的意思。傳說隻要在地上畫上應龍的樣子,就可以招來雨水。這時他則幫助大禹挖河開山,在治理的過程中,伏羲、河伯也紛紛襄助大禹,後來在東漢幾乎成為國學的讖緯學鼻祖的河圖洛書,傳說也是在這個時候由神龜所獻的。終于依靠疏導和圍堵兩個方法的結合,洪水終于被製服了,人們擁戴治水有功的大禹做了他們的王。

家族世系

華胥氏伏羲女媧

伏羲配女媧,生少典

少典生二子:長子炎帝、次子黃帝

黃帝生二子:長子少昊(又名玄囂)、次子昌意

少昊生九子:蟜極(又名句芒)、(又名蓐收)、窮奇、般、倍伐、昧祖、窮申瞽目

昌意生一子:顓頊,又名乾荒

顓頊生六子:鯀曾、古蜀王、魍魎窮蟬檮杌

鯀曾生鯀祖。鯀祖生鯀父。鯀父生鯀。鯀生,即姒文命。禹生姒啓

姒啓生五子:姒太康、姒元康、姒伯康、姒仲康、姒武觀。仲康生。相生少康。少康生(也作)。杼生。槐生。芒生。泄生不降、。不降生孔甲。孔甲生。皋生。發生。扃生廑。

故裏考證

大禹故裏問題,一直是史界探討的題目之一。司馬遷《史記·夏本紀》正文,雖未記禹之故裏,但註引《帝王紀》中,卻提出“禹本西夷人也”。首先,最初記“禹本西夷人也”是不錯的。夷,在春秋 之前,是泰山一帶,南至淮揚,東至海濱一帶的先民統稱。可能當地居民因舌上音,將“人”讀“夷”的轉稱。古之歷史學家稱此地為海 岱人。岱,即是泰山,當時對華夏民族,做出卓越貢獻的夷人,因地 域或風情之異,又分為“萊夷”“東夷”“淮夷”“?夷”“徐夷” 而“九夷”中更有黃、白、赤、玄、于、畎、陽、南、北之分,如此看來,夷中自然有西夷存在。

孫長同認為:鯀部落應是西夷人。西夷乃是魯西平原一帶,以山東丘嶺為界劃分東西夷。禹城市就應是大禹的老家。現仍有臨邑德平鯀堤劉的鯀堤遺址。這段鯀堤在禹城的南面,在此築堤是可以擋住大河的水漫淹禹城的。從此地再往西到河北清河縣的鯀堤遺址應是在當時連線在一起的。再從清河縣往南臨西縣的鯀堤[金堤]遺址。再往南山東冠縣的鯀堤遺址。和河南省內黃縣的鯀堤遺址。這些鯀堤的存在都不會是空穴來風而被命名的。這應該是鯀治水的第一階段的工程。然而更重要的是現存最大的金堤河[鯀堤]這段大堤是從山東丘嶺的西南邊叫魚山(應是羽山的錯讀,此地有曹埴墓,是陳王曹植的封地)的地方開始,向西稍偏南一點點的方向當時一準是到內黃的鯀堤連起來。從而使大河的水從魚山的東面的谷地一瀉千裏入了海。因為這個大堤一築成,堵住了直泄北流的去路,拐彎向東,就使得東夷部落的地方水位提高淹沒了一些地方,尤其是濮陽以東的菏澤梁山東平平陰一帶成了澤國。從而開罪了東夷的舜部落。濟南仍有舜井街,舜耕山庄遺址.,也更使得和舜部落搭界的祝融部落。也就是現在的濟南西邊齊河縣的祝阿鎮一帶。東夷的舜部落聯合了西夷的祝融部落向鯀部落興師問罪開了戰。鯀敗在了聯軍的手下。被殛于羽山[魚山]。鯀的新家應在有莘氏部落,禹的家也應在有莘氏部落。三過家門而不入,應是大禹在領導著治理挖掘疏浚徒駭河的時候。大禹為了不再開罪舜部落和祝融部落.所以治水就採取了順流治理的措施。徒駭河就在莘縣城路過並灌穿莘縣全境。此河就是因為用的人徒眾多,徒夫震駭,所以才起名曰徒駭河。

人物評價

屈原曾在《離騷》中詠道:“曰鯀婞直亡身兮,終然夭乎羽之野。”

鯀的失敗,並非是他本人的無能,而是那個時代生產力水準低下的真實寫照。更為重要的是,失敗是成功之母,沒有鯀“堵”的失敗教訓,也就沒有後來大禹“疏”的成功。

鯀雖然是個失敗的英雄,但他為民造福不惜犧牲生命的壯烈之舉,堪與古希臘神話中盜天火給人類的大神普羅米修斯媲美。

鯀不但善于治水,而且還是城郭的創始人。

歷史遺跡

洛陽南伊川縣平等鄉古為大莘店,此地文化遺存應為龍山至夏代早期性質,附近有“馬回營北龍山文化遺址”。在《淮南子》中,記大禹的父親是“鯀”,《{漢書·古今人表》記載鯀的妻子是有莘氏女。鯀被舜殺死後,“鯀死三年不腐,剖之以吳刀,化為黃龍”。在《水經註·伊水》中,記述大莘店龍頭溝此地“陂方十裏,佳饒魚葦,禹父之所化。山海經所謂鯀化羽淵而復在此,然已變怪,亦無往而不化矣。”比二裏頭文化還要早一些。但保護、研究幾乎是空白。

文獻記載

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于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禹娶塗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辛至甲四日,復往治水。

禹治洪水,通轘轅山,化為熊。謂塗山氏曰:“欲餉,聞鼓聲乃來。”禹跳石,誤中鼓,塗山氏往,見禹方作熊,慚而去。至嵩高山下,化為石,方生啓。禹曰:“歸我子!”石破北方而啓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