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岳橋

鮑岳橋

鮑岳橋,1967年4月4日出生。杭州大學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畢業,1993年5月進入希望電腦公司,開始從事UCDOS的開發工作,同年10月發布UCDOS 3.0,1994年到1997年先後主持開發UCDOS 3.1-UCDOS 7.0及UCWIN Gold 1.0,1998年初離開北京電腦公司,與簡晶等人組建了北京聯眾電腦技術有限公司,現為北京聯眾總裁。

  • 中文名稱
    鮑岳橋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67年4月4日
  • 職業
    總裁
  • 畢業院校
    杭州大學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
  • 主要成就
    北京聯眾總裁

基本信息

出生年月:1967年4月4日 籍貫:浙江餘姚

鮑岳橋鮑岳橋

單位:北京聯眾

職位:總裁

個人簡歷

鮑岳橋于1967年4月4日出生于浙江餘姚,1989年畢業于杭州大學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1989年開始在杭州橡膠總廠電腦室工作。

1967年4月4日出生于浙江餘姚;

1989年畢業于杭州大學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

1989年開始在杭州橡膠總廠電腦室工作;

1992年編寫出PTDOS 1.0;

1993年5月進入希望電腦公司,開始從事UCDOS的開發工作,同年10月發布UCDOS 3.0;

1994年到1997年先後主持開發UCDOS 3.1-UCDOS 7.0及UCWIN Gold 1.0;

1998年初離開北京電腦公司,與簡晶等人組建了北京聯眾電腦技術有限公司,現為北京聯眾總裁。

生平經歷

總結評價

DOS中文平台大戰,鮑岳橋不是先行者,也不是技術最領先者,但最後的勝者是他;線上棋牌大戰,鮑岳橋亦不是先行者,亦不是技術最領先者,現 在的勝者依然是他。鮑岳橋那樣地將PTDOS著作權送給希望,被人說虧了;鮑岳橋那樣地離開希望,被人說虧了;鮑岳橋那樣地將聯眾賣給中公網,被人說虧了。但是,鮑岳橋每次都在最終成了大事,鮑岳橋的運氣可能就來自于不過分考慮個人得失,做了再說、做成再說的勇氣。創業者創業之初必須為著這樣或者那樣的創業必要條件做出個人利益的犧牲,除了個人利益創業者那時也沒有什麽好犧牲的。

創業初期

求伯君用手機撥通了對家的長途電話,告訴對方:"我手裏有張K,你可不要打錯了。"聶衛平下輸了棋,化名到網上"狠砍了"別人幾盤,解氣。10萬人同時線上,在鮑岳橋主持的"遊戲大廳"裏遊戲。鮑岳橋圍棋水準隻有業餘二段,其他十幾種遊戲水準更差,但是,不管誰獲勝,鮑岳橋都是這場遊戲的最大贏家。

1998年的冬天對鮑岳橋來說有點冷,來北京已經5年,努力過了,爭取過了,奮鬥過了,光榮過了,激動過了,最終離開希望公司,而他自己除了名氣,還是什麽都沒有。此時更有報紙說,鮑岳橋幾個人從希望出來,就是要克隆一個UCDOS,鮑岳橋捏著這份報紙,氣得說不出話來。剛從希望公司出來的時候,有人給鮑岳橋出主意:"到連邦軟體專賣店轉一圈,看看什麽賣得好,回來做一個同類產品就能賺錢。"鮑岳橋不屑于這樣做,從希望出來的時候,他已經瞧不上中文平台了,盡管出來之前他們用半年時間將UCDOS移植到了Windows上,但那隻是為了熟悉一下Windows編程而已。鮑岳橋、簡晶此前基本上還沒有Windows編程經驗。 1998年1月,鮑岳橋、簡晶、王建華三人決定做Internet的時候,"註意力經濟"還沒在國內流行,好在他們三個都是程式員出身,沒太多想怎麽賺錢的問題,他們隻是覺得,網際網路是一個可以發展的地方,既然沒背景做ISP和ICP,那就隻好發揮自己的技術專長,做程式員能做的網際網路。 1996年,他們就上網了。簡晶喜歡玩MUD,鮑岳橋喜歡下圍棋。到1998年,玩網路遊戲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一邊下棋一邊討論做什麽,簡晶突然提出,可以做線上棋牌遊戲:①遊戲網站是所有網站裏最吸引使用者的,能夠把使用者鎖定;②圍棋、橋牌類遊戲長盛不衰,不會消亡;③做別的需要的條件太多,做這個隻要有技術就行,最能體現自己的優勢。至于公司怎樣生存,他們簡單的想法是,業餘接一些"短平快"小項目,養活自己。至于公司股權,也是簡單的三人平分。

小摩托

北京西北郊外馬連窪,鮑岳橋、簡晶、王建華三人擠在隻有兩個房間的聯眾公司裏,一邊寫程式,一邊交流寫程式的心得。當時隻有王建華的Windows編程經驗多一些,鮑岳橋和簡晶的工作就是學習,邊學習邊工作。為了提高效率,簡晶將家搬到了辦公室附近,鮑岳橋和王建華一人弄一個木蘭小摩托,跑來跑去,風塵僕僕。工作是從1998年的大年初二開始的,聯眾的架構設計用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完全基于NT平台。鮑岳橋稱,這個架構從一開始就考慮得很完善,之後的幾次升級基本沒有再做改動。接下來,王建華負責伺服器端編程,鮑岳橋負責"遊戲大廳"的開發,簡晶負責具體遊戲的設計。一切從頭開始,也沒有別的事情分心,一切進展得非常快。到5月份的時候,已經有3個遊戲成型,基本上可以玩了。聯眾的主意和工作其實都不新鮮,南京一家叫北極星的公司早在他們之前一年多就在做線上棋牌類遊戲了。但他們的商業模式和聯眾不同,他們不知道遊戲網站怎樣賺錢,做出產品後就賣給ICP,一套好幾十萬元。北極星也有一個網站,但這個網站以進行測試為主,兼作銷售的樣品展示,他們不必也不能讓自己的網站上有太多的玩家。聽說聯眾也在做線上棋牌遊戲,北極星找到了他們,希望他們不要以很低的價格擾亂市場。聯眾一開始就沒想過將軟體賣給ICP或者ISP,他們一開始就想自己辦一個遊戲網站,因為他們覺得,對于一個ICP而言,網路遊戲隻是其眾多業務中的一項業務,不可能做得很專業;另外ICP對整個技術結構不了解,升級維護都是大問題。鮑岳橋們比北極星想得簡單,沒有想過網路遊戲賺不到錢,可以賺ICP錢的道理。他們隻是覺得靠幾個技術人員就能從伺服器端到客戶端把一個網站撐起來,于是就做了。

伺服器

簡晶在中軟因特有朋友,本來說好可以將聯眾的伺服器免費放在那邊。但是,這事一拖就是一個多月。等不及,他們又去找東方網景。電話打過去,對方說,伺服器托管一個月5000元;鮑岳橋希望深度合作,東方網景覺得遊戲這個東西沒有明確的贏利前景;盡管鮑岳橋有意,東方網景也沒興趣和他談股份的事,他們最後給聯眾優惠到一個月3000多元,算是幫聯眾忙了。 1998年6月2日,三個人一宿沒睡,將所有的東西趕出來,裝到了一台8000元多拼裝的兼容機上。6月3日,打車到東方網景辦公地點,將伺服器連到了他們512K的辦公專線上。但是,聯眾系統一升級,東方網景512K辦公用的專線就癱瘓了,"罪魁禍首"的聯眾首當其沖地被停掉了。 9月28日,伺服器搬到了銀聯。銀聯有一條2M頻寬的線路,基本上不太使用。但這條線路有一個問題,就是時不時地斷掉,棋牌玩到一半被斷,玩家肯定忍無可忍。 11月18日,伺服器又從銀聯移到了北京信息港一條10M的共享線路上。北京信息港對聯眾很好,先給他們免費6個月,"做得不好就不做了,做得好,6個月後一個月交1萬元。"這條10M的線路上當時還有搜狐、Chinabyte等知名網站的伺服器。聯眾去了以後,佔了很多頻寬,有錢的網站後來都單租線路去了,聯眾的實際接入速度達到3M以上,169使用者也能上聯眾玩遊戲。不久,一台伺服器就不夠用了,聯眾開始與其他省市信息港的遊戲分站合作,為各地區使用者提供速度最合適的在地伺服器支持。等著人玩鮑岳橋、簡晶、王建華三人輪流在聯眾上守著。一個人同時開三個ID,一個人同時扮演三個人,這樣隻要有一個網友上來,遊戲就可以玩起來。 1998年6月4日,聯眾遊戲開通。沒錢打廣告,當然也沒人知道這個網站,一個來玩的人都沒。三個人就發揮自身力量四處找網友,拉他們過來看看。陸陸續續有一些人來了,大都是抱著"看看鮑岳橋他們又做了些什麽"的想法來的。由于大家上來的時間段不同,誰也碰不上誰,遊戲基本上玩不起來。聯眾于是在首頁貼出一個通告:"希望大家集中在中午過來,這時人比較多,我們自己也在。" 6月18日,東方網景在首頁為聯眾開通做了一條預告,那天聯眾的點擊次數超過了1000次。發現這招挺管用,三個人就去很多ICP的BBS貼了很多廣告帖子。為了慶祝玩家"坐滿8張桌子",鮑岳橋特意將那張網頁儲存下來,作為驕傲的證明和紀念。後來,一些媒體陸續開始報道聯眾。一個特明顯的事實是,報道發表當天一定會讓聯眾多出幾十個登錄者,于是鮑岳橋在記者採訪完,總不忘叮囑記者一定要在報道中將聯眾的網址寫上。 12月31日,聯眾同時線上的人數終于突破了1000人。聯眾剛開始做的時候,微軟圍棋站點五六千人同時線上,韓國IGS 600多人同時線上,台灣Acer1000多人同時線上,但是後來除了微軟,其他站點發展都很慢。

馬曉春

1998年9月,馬曉春來到了馬連窪,聯眾簡陋得讓馬曉春都不知道該往哪個地方坐。馬曉春是為網上圍棋俱樂部的事情來的,馬曉春想依托聯眾的技術和網站在網上教人下棋賺錢,鮑岳橋乘機拉馬曉春在聯眾下了一盤指導棋。馬曉春和聯眾後來還正經八百地簽了個契約:聯眾為馬曉春在聯眾開一個專門的地方,馬曉春答應定期組織專業棋手和網友下指導棋,以會員的方式收費。這個計畫一直沒能實施,一年之後,馬曉春不想做了,又和聯眾解除了這個契約。馬曉春通過聯眾進行網上圍棋指導的嘗試無疾而終了,鮑岳橋通過圍棋名人提高聯眾知名度的努力卻一直沒有停過。聯眾起始,圍棋遊戲一直發展得很慢,玩"耕耘機"的人已經有幾十個了才開始有人下圍棋。當時國內有六七個圍棋站點,人氣排名時根本不用考慮聯眾。方天豐八段先于馬曉春來到聯眾。聯眾貼出通告說方天豐要來,沒人相信;等方天豐真的來了,也沒人願意和他下棋。沒辦法,鮑岳橋隻能面對面在網上先和方天豐下一盤,方天豐讓鮑岳橋7子,鮑岳橋贏了。在一邊看的玩家說,不是鮑岳橋下得好,而是"所謂"的方天豐下得太差。于是,就把聯眾公認的圍棋達人找來和方天豐下,方天豐讓了對方4子,方天豐贏了。大家終于認可他就是方天豐,都搶著要和方天豐下,一共下了三四盤棋,戰況空前激烈。鮑岳橋從此意識到了名人對于聯眾的意義,就通過方天豐在海淀棋院找到了女子職業三段胡曉玲,讓她周六周日下指導棋,聯眾付一些費用。餘平六段來聯眾時也和馬曉春一樣,大家一起吃了頓飯,下了幾盤指導棋。讓鮑岳橋吃驚的是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日晚上,餘平居然自發地在聯眾跟網友下棋,鮑岳橋竊喜。餘平後來經常在聯眾下棋,發展了很多弟子。有時餘平會組織一幫人去別的圍棋站點挑戰,別的網站被"殺"之後,也來"報仇"。一來二去,聯眾圍棋的人氣旺起來了。 1999年5月,聯眾同時線上人數達到5000人。

吃虧

1999年5月20日,聯眾作價500萬元,賣給了中公網79%的股份。一星期之後,有人來找,願意聯眾作價3000萬元來買。出讓聯眾股份的過程對鮑岳橋三人來說是個痛苦的過程。從1998年12月開始談,一直談到1999年5月,還沒個結果。三人都很希望這個痛苦的過程早點結束,他們是寫程式的,不是談融資的。所以,當中公網老板一口答應聯眾價值500萬元的時候,三人覺得中公網很爽快,頓生好感,既然人家老板都這麽爽快,三人覺得自己這邊沒道理扭扭捏捏的。三人明白,雖然再等一段時間價錢可能賣得更高,但也有可能根本賣不出去,他們已經在融資的過程中碰過太多的壁。三人已經一年半沒給自己開工資了,所有的積蓄差不多快用光了,原先做項目養活自己的想法根本就不現實,聯眾耗費了他們全部的精力,沒時間再接零散的項目做。本想免費三個月後開始收費,但情況根本不允許,就準備一年後收費,但是,到最後收費的事幹脆就不提了。很多公司拒絕買聯眾的理由也是認為這個東西不能賺錢,沒什麽意思。鮑岳橋一方面給他們講ICQ、Hotmail的故事,講這些產品沒有一個明確的贏利方式,也都以大價錢被收購了;一方面也擔心這條路在中國確實行不通。"很多人都說聯眾賣虧了,但這件事是不能這麽判斷的,當時國內根本就沒有一次網站融資的典範,最早的四通利方也是以軟體公司的形式融資的。我們當時搞不清楚那麽多東西,很難說是吃虧了還是賺錢了,我們當時想的隻有一點,就是必須先把這件事做起來。"

電信

和中國電信分錢1999年9月21日,聯眾與北京電信達成169主叫方式分成協定,這是國區域網路絡服務公司與電信部門首次就網路使用費達成分成協定。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我們本身有一定影響,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中公網和中國電信有長期合作關系。" 鮑岳橋說。最初的分成方案是"封閉式"的,聯眾使用者以"CIS"為使用者名稱和密碼登錄,隻能在聯眾進行遊戲,一分鍾3分錢,電信和聯眾平分這3分錢。比起169當時的一分鍾9分錢,專用的CIS賬號便宜很多。但是,"封閉式"妨礙了玩家一邊玩遊戲一邊在Internet上做別的事情。另外,知道這個賬號的人也不夠多,聯眾通過這種方式沒掙到什麽錢。而且,聯眾頻繁升級以及增加伺服器都需要改動電信端,很麻煩,"封閉式"方案不久就停止了。 2000年7月,聯眾分別與哈爾濱電信實業有限公司高新技術開發分公司、四平市郵電局、山東三聯電子信息有限公司、鞍山市公眾資料網路有限責任公司等簽定了軟體授權收費協定。此外,聯眾還同寧波公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簽署協定,採用開放的方式進行分成。 2000年12月19日,聯眾計費統計系統通過識別,和中國電信"開放式"計費分成正式開始。"開放式"計費分成是通過統計每個使用者在聯眾停留的時間,按照累計值直接分成。鮑岳橋稱,"這是一個獲得收入的不錯的方式。" 現 在,這項收入在聯眾收入中居第二位,在百分比中佔兩位數。進中公網,有了錢,1999年10月12日,聯眾增加了一條10M專線;2000年1月,聯眾100M專線正式啓用,成為國區域網路絡條件最好的信息服務公司之一;2000年7月,第二條100M專線開通,聯眾總頻寬突破200M。沒有中公網,無論是和電信分錢,還是到電信花錢都是不可能的事。核心競爭力與持續商業模式 "1998年、1999年是聯眾塑造核心競爭力的時期;2000、2001年是聯眾形成良性迴圈的商業模式時期。" --聯眾總經理兼CEO錢中華已經有四年網際網路經驗、管理出身的錢中華來了,鮑岳橋就不再做總經理了。鮑岳橋現 在的身份雖然還是總裁,但他主要負責技術方面,鮑岳橋隻願意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梳理整合聯眾商業模式的事交由錢中華來做。 2000年6月19日,時隔兩年之後,聯眾終于開始收它一直想收又不敢收的會員費。 7月30日,會員開始享受"天天圍棋"專業指導;9月1日,又增加了"天天象棋"和"天天橋牌"指導。目 前聯眾俱樂部會員能夠享受到包括優先登錄、獨享遊戲精品、專業等級識別、參與遊戲大賽、名師達人指導、網下優惠消費、超值品牌產品等多項增值服務。每個會員要為這些增值服務每年付120元。 2000年9月8日,聯眾與搜狐簽署協定,聯眾提供技術,在搜狐上架設"聯眾搜狐棋牌頻道",收入分成。類似的合作還在FM365、和訊等網站進行著。聯眾剛開始時就賣過很廉價的Banner廣告,一天有幾十元收入,後來變成幾百、幾千元。並入中公網後,中公網市場部和聯眾市場部共同承攬Banner廣告業務,加上冠名遊戲大賽等多種廣告方式,廣告收入列到聯眾收入的第一位。聯眾遊戲現 在已經有了日文版、韓文版和英文版,產品國際化的目的也是為了增加收入。依托日益旺盛的人氣,聯眾還將開展各種遊戲的代理業務。聯眾自創辦以來,主要投入放在購買頻寬和技術研發上,並未在廣告和市場上燒過錢,收支一直平衡。在錢中華看來,網際網路是一場馬拉松,"現在剛剛跑出了10公裏不到,是賽跑的第一階段,隻要保持在第一方陣就可以,不用著急領跑。" 聯眾目前共有80人,技術人員、網站編輯人員、市場銷售人員各佔1/3。聯眾不急,是因為聯眾認為自己和其他網站有很大的不同:①多數網站技術門檻很低,容易被復製;②多數網站缺乏核心業務;③聯眾粘度大,忠誠度高。沒進過CNNIC排名看完最新的CNNIC排名,鮑岳橋實在忍不住,抓起電話,撥通CNNIC,說找毛偉,面對鮑岳橋的火氣,對方不緊不慢地答道:"你們能算網站嗎?" CNNIC歷屆評選中,聯眾從沒拿過名次,幾百票的網站都能榜上有名,鮑岳橋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聯眾的選票怎麽連幾百票也沒有。 CNNIC最後也沒給鮑岳橋一個說法,"這個對我們的網站發展沒有什麽影響。"鮑岳橋說,"以我們的人氣,進入前10名一點都不奇怪。" 聯眾成立3年,同時線上人數每年都以9倍的速度向前捲動:1999年初1000人同時線上,2000年初9000人同時線上,2001年初達到了8萬人。註冊使用者方面,1999年初是3萬人,2000年初是70萬人,2001年初是700萬人。鮑岳橋稱,棋牌類網站,聯眾全球第一。"在所有遊戲網站中,Gamezone同時線上人數隻比我們多一點。聯眾2001年底的目標是30萬人同時線上。"鮑岳橋將聯眾快速成長的原因歸結為,網民迅速成長,網上吸引人的東西其實還很少。

"我們老家所有的人都在做生意,有做得比較好的,也有很多失敗的,但是,每一個失敗的人過一段時間後都還想重頭再來,接著做生意,這裏的人遇到事情都會多動動腦筋,我多少是 受他們的影響的"。 2004年秋天,坐在辦公室黑色沙發上接受採訪的聯眾總經理鮑岳橋言語平靜,衣著雖整潔精致但並無奢華修飾,還屢屢流露出些許靦腆神情。這一切與他的財富和傳說似乎頗為不符――這位聯眾創始人、軟體奇才在今年上半年被媒體報道因轉讓其所持聯眾股份給韓國NHN集團而套現1400萬美元。假如這個數位屬實,出生在的浙江餘姚的鮑岳橋所擁有的財富將超過很多浙系商人,成為新貴。 "我的財富能夠支持我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差不多了,再有多少錢其實也沒有太大意義......"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貧窮的人,也有很多富有的人,如果說從煩惱的整體構成成分上看,我覺得富人的煩惱會更多一些,你如果要快樂,就不應該擁有很多錢,我並沒有太多財富方面的追求,有時真是身不由己。" 在記者的眼裏,鮑岳橋多多少少是有些敏感的、簡單的、清澈見底的。雖然,他對一個問題自始至終避而不答,那就是與NHN的交易細節,也許,在現階段的中國也隻能這麽做了。不知道,鮑岳橋身上的這種簡單,是天生帶來,還是後天經過種種磨礪蛻變而成。 出生于1967年的鮑岳橋在杭州大學數學系讀書的時候就開始非常迷戀電腦。那時學校裏學生上機的機會很少,鮑岳橋想方設法和機房看門的教師搞好關系,終于弄到了一份機房管理員的差事,這樣鮑岳橋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可以上機了,大四時,他幾乎天天泡在機房,這一段時間的"惡補"為他將來做軟體打下了基礎。 1989年,鮑岳橋大學畢業分到了杭州一個橡膠廠。就是在這個橡膠廠,鮑岳橋開發出了FOXBASE反編譯軟體、普通碼中文輸入系統和PTDOS,開始在國內軟體編程領域嶄露頭角,隻不過一切都是那麽不經意,以至于他當時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價值。 發明普通碼中文輸入系統是因為鮑岳橋覺得使用拼音輸入漢字很慢,用五筆學了幾次又沒學會,于是想還不如自己搞一個漢字輸入法;發明FOXBASE反編譯軟體也是因為想著自己要用;而鮑岳橋搞漢字系統的開發的初衷也是覺得自己用的漢字系統都不方便,想搞一個把現有的漢字系統的功能結合在一起的漢字系統。搞成了漢字系統和反編譯的軟體,鮑岳橋開始有點商業意識了,他咬牙在1992年8月5日那期《電腦世界》上登了漢字系統PTDOS和反編譯工具的廣告,結果廣告登出以後,很多人就把錢直接寄過來了,過了一、兩個月,已經收到兩萬多元錢了,當時的興奮勁兒,鮑岳橋至今記憶猶新。 PTDOS漢字系統做得不錯,鮑岳橋非常想推廣,曾經讓北京希望公司代銷。1993年5月,這種漢字系統突然冒出來好幾個,看到別的漢字系統做了那麽多廣告,漸漸發展起來,鮑岳橋覺得PTDOS很可惜,他想來北京。于是,從橡膠廠出差到北京,鮑岳橋從此就沒有再回廠裏,一直呆在希望公司。1993年10月,PTDOS改名為UCDOS。希望公司的市場能力加上UCDOS過硬的質量,到1995年,UCDOS市場份額已經達到90%多,其他漢字系統市場上幾乎很少見了。 UCDOS賣到這樣的程度,鮑岳橋還是拿一點工資,甚至還不如一開始PTDOS在希望公司代銷時賺的錢多,直到他和簡晶、王建華一起離開希望創辦聯眾。 "很多事情做成功了,就是因為當時沒有考慮得太多,如果特別斤斤計較、患得患失,好多事情就耽誤了。我如果當時自己開公司,也許早就死掉了,雖然自己做賺的錢可能會比較多,但最後的影響會小很多。" "一個人活著能幹自己想幹的事,是最重要的。" "得失"二字,鮑岳橋式互自始至終不知道怎麽寫。

聯眾

"我們做決策的時候還比較理性,不會純粹地因為個人的愛好去決定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麽事情,但是,我相信愛好確實使我們深入地認識了這個方向"。 早在1996年鮑岳橋他們三個就開始上網了。所以但他們決定要從希望出來的時候-一起離開希望的原因比較多,但關鍵的原因是他們感覺到中文平台的路會越走越窄――他們常常一邊聯網下棋一邊討論做什麽,簡晶突然提出,可以做線上棋牌遊戲,至于公司股權,也是簡單的三人平分。 "二月份過完年以後就已經開始工作了,那個時候就我們三個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都稱不上公司,相當于是一個開發小組"。 回憶起當初創業時的情境,鮑岳橋臉上立刻流露出了光採。聯眾的架構設計用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完全基于NT平台。到5月份的時候,已經有3個遊戲成型,基本上可以玩了。 有一個有趣的情節是,鮑岳橋他們出來時基本沒有什麽錢,有一個人無償給他們提供創業資金50萬元。這個人就是江民公司的創始人、另一個軟體奇才王江民,這樣的舉動在今天已經很少見,從一個側面上說明了,王江民也是一個簡單的人。後來鮑岳橋他們很快還掉了王江民的錢。 1998年6月4日,聯眾遊戲開通。6月18日,東方網景在首頁為聯眾開通做了一條預告,那天聯眾的點擊次數超過了1000次。發現這招挺管用,三個人就去很多ICP的BBS貼了很多廣告帖子。

雖然後來馬曉春通過聯眾進行網上圍棋指導的嘗試無疾而終了,鮑岳橋通過圍棋名人提高聯眾知名度的努力卻一直沒有停過。 在種種努力下聯眾的人氣越來越旺,但資金卻越來越捉襟見肘。三人所有的積蓄差不多快用光了,原先做項目養活自己的想法根本就不現實,本想聯眾免費三個月後開始收費,但情況根本不允許,到最後收費的事幹脆就不提了。 鮑岳橋他們不得不四處為聯眾找投資方。出讓聯眾股份的過程對鮑岳橋三人來說是個痛苦的過程。三人都很希望這個痛苦的過程早點結束。所以,當中公網老板一口答應他們為聯眾作價500萬元的條件,三人覺得中公網很爽快,頓生好感。最後中公網以1000萬元購買聯眾79%的股權,三個創始人每人佔7%,公司依然由鮑岳橋管理。 "當時的想法就是說,聯眾能夠做起來,就覺得心裏面挺滿意的,那麽沒有往更深層次去考慮,也考慮不出來......當然現在想這個合作,我覺得最好還是找海外的資金進來更好,而且79%的大比例持股,對後面的資本運作會帶來一定的障礙"。當許多網路公司還在盈虧線以下苦苦掙扎時,聯眾率先實現贏利3038.63萬元,並為海虹控股上交了2393.17萬元的凈利潤。 "我個人感覺我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但我是一個非常投入的人,我做一件事時整天頭腦裏就想著這一件事。我始終相信就算你笨一點,隻要你投入的精力比別人多很多,就會比別人做得好。" 靠著執著,踩著運氣,鮑岳橋第一次創業就成功了。 創業家 2002年海虹控股年報顯示,在公司主營收入3.4億元、凈利潤9388萬元中,數位娛樂分別佔主營業務的近32%、總利潤的82%。而其中聯眾的利潤又達到整個數位娛樂產業利潤的90%。但鮑岳橋似乎不滿意。 "事實上在這幾年裏面,至少從我個人感覺來看聯眾的發展速度還是慢了一些,關鍵問題還是在公司發展過程中整體戰略規劃的缺失,我們一直處在一個比較被動的發展過程中,當然一些短期的目標一直是有的,但是,我們並沒有站在一個更長遠、更高的角度去看待企業的發展,這讓我們喪失了很多的機會"。 毫無疑問,聯眾國內遊戲網站中最早揚名立萬的,擁有大量忠實的玩家,但是,也許是太過專註棋牌類遊戲,也許是太早就能夠實行盈利,反而使聯眾忽視了大型圖形類網路遊戲軟體的興起。否則,盛大的成功不會那麽順利。

回顧

"任何一個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都不是完全一帆風順、把方向看得很準,但我認為聯眾應該做得更好一些"。也許正是因為希望聯眾更好,2004年4月13日,海虹控股發布公告稱,韓國創業板KOSDAQ上市公司NHN集團,將與其旗下北京聯眾電腦技術有限責任公司通過股權交易的方式在海外合組合資企業Ourgame Assets Ltd,雙方各佔50%的股權。訊息一出,當天海虹控股漲停,同時也帶動其他具有網路遊戲概念的股票如聚友網路、江西水泥飆升。根據公告,在NHN拿到的50%股份中,包含海虹轉讓的29%股份以及三位創始人鮑岳橋、簡晶、王建華的全部股份即21%,總價1億美元,三位創始人均各自套現1400萬美元。借助網路遊戲資本運作的魔杖,一夜之間聯眾50%的股份可以套現1億美元,鮑岳橋隻用了"此一時,彼一時"六個字來形容。 目 前鮑岳橋還是聯眾總裁,主管技術方面的事務。聯眾實行的雙CEO製。 "我做事情的時候很多都是憑著一種直覺,當然這種直覺肯定有經驗的支持在裏面,但在做具體事情的時候我的思路是嚴謹的。" 鮑岳橋認為,如果有一天他離開聯眾,將會選擇繼續去創業。他依然不怕吃苦,不畏懼失敗。惟一不同的是,在選擇合作伙伴時,會註重大家在能力上是否取長補短,而不會像原來一樣光是感覺志同道合就夠了。 "做一個小企業和做一個大企業完全不一樣的,往往能夠做大企業的人,做不了小企業,能做小企業的人,做不了大企業,從我個人感覺,把一件事從無做到有,我會比較有創造和發揮的餘地,但如果是做一個更大的企業,可能不是我的強項,我自己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管理者"。 對鮑岳橋,與其用企業家或者是軟體專家來形容他,不如用創業家來定義他更好。而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像他一樣的創業家的存在,方才讓很多的業界"傳奇"最終變成了現實。

一起學習網

作為初創人之一的鮑岳橋2006年年底毅然辭掉聯眾CEO一職,為離開聯眾做各種交接準備工作時,他就已經在琢磨創立"一起學習網"的原型。鮑岳橋說,最終創辦一起學習網,是因為一直根植于他內心的某種"沖動"。

今 年44歲的鮑岳橋,正在二度創業。 他投資的"一起學習網",經過兩三年的試水運營後,已經積累了80多萬會員,其中活躍使用者每月逾兩萬人。雖然這還遠不能與他當初建立的聯眾在巔峰時期的使用者數相提並論,後者同時線上的遊戲使用者一度達到六七十萬人。不過,鮑岳橋相信,"一起學習網"對于中國教育方式的改變,絕不亞于聯眾之于中國網路遊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