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1902年9月22日-1989年6月3日),伊朗什葉派宗教學者(大阿亞圖拉),1979年伊朗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領袖。該革命推翻了伊朗國王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在經過革命及全民公投後,霍梅尼成為了國家最高領袖,最高領袖是憲法所創造的一個職位,是國家政治和宗教上的最高職位。霍梅尼是一名什葉派伊斯蘭教十二伊瑪目派的瑪爾扎,但以他的政治角色最為聞名。他在著作和講道內容裏擴展了十二伊瑪目派烏蘇裏派主張的"法基赫的監護"(教法學家的監護),即是伊斯蘭教法學家的神權統治。

在國外的穆斯林世界裏,他被描述為"西方大眾文化對伊斯蘭教的虛擬形象"。他在伊朗人質危機時支持挾持者,又頒布追殺英國人薩爾曼·魯西迪的命令,因而聞名。霍梅尼被稱為"廣受支持、別具魅力的領袖",什葉派學者視他為"伊斯蘭復興的戰士"。

  • 中文名
    阿亞圖拉·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 外文名
    Ruhollah Musavi Khomeini
  • 別名
    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
  • 國籍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 民族
    波斯族
  • 出生地
    波斯中央省霍梅恩鎮
  • 出生日期
    1902年5月17日
  • 逝世日期
    1989年6月3日
  • 信仰
  • 職業
    政治家,宗教領袖
  • 主要成就
    領導伊朗伊斯蘭革命
  • 代表作品

人物簡介

阿亞圖拉·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Ayatollah Ruhollah Mussavi Khomeini) 1900年5月17日生于伊朗宗教聖地庫姆附近的霍梅恩鎮。曾在霍梅恩和庫姆神學學校讀書,並在庫姆神學學校任宗教教員。

1963年6月至8月,因支持阿術拉節(傳統宗教節日)舉行的一次反國王示威後被捕。1964至1965年被流放到土耳其,1965至1978年被押往伊拉克,定居在什葉派宗教聖地納傑夫,1978年10月至1979年2月移居法國巴黎。在流放期間,他領導了推翻前國王巴列維統治的運動。1979年2月回到伊朗,繼續做為伊斯蘭運動領導人。1980年根據新憲法,他成為宗教領袖,並兼任武裝部隊總司令(直至1988年6月)。

1989年6月3日病逝。

早年經歷

霍梅尼的祖父賽義德·艾哈邁德·穆薩維·安迪在印度北方邦巴拉班基一座名為金圖爾的村落出生。19世紀中,他離開了印度前往伊拉克納傑夫朝聖,後來在1839年到伊朗霍梅恩定居。在一封寫給阿亞圖拉優素福·卡什米裏的信裏,霍梅尼確信他的祖父有克什米爾血統。霍梅尼在霍梅恩出生,他在6歲時即開始學習伊斯蘭教的聖書古蘭經及基本的波斯語。翌年,他在當地的學校上課,學習宗教等傳統學科。他的幼年時代都在遠親賈法爾和兄長莫爾塔禮·帕桑迪德的幫助下接受宗教教育。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霍梅尼原本被安排到伊斯法罕一所伊斯蘭神學院就讀,但是他反而到阿拉克的另一所神學院就讀,接受阿亞圖拉阿卜杜勒-卡裏姆·哈埃裏·亞茲迪(Abdul-Karim Ha'eri Yazdi)的指導。為了方便學習,霍梅尼在1920年遷到阿拉克。翌年,哈埃裏·亞茲迪轉到聖城庫姆的伊斯蘭神學院執教,霍梅尼應邀跟隨,並在庫姆的達爾沙法學校居住。霍梅尼研習伊斯蘭教法和法理學(費格赫),亦對詩詞及哲學感興趣,來到庫姆後即尋求哲學及神秘學學者米兒咱阿裏·阿克巴爾·亞茲迪的指導。亞茲迪在1924年去世,霍梅尼即繼續在另外兩名導師賈瓦德·阿加·馬利基·大不裏士及拉菲伊·可疾維尼的指導下學習哲學。不過,對霍梅尼影響力最大的老師是米兒咱穆罕默德·阿裏·沙哈巴迪,還有歷史上著名的蘇菲主義學者,包括穆拉·薩德拉(Mulla Sadra)及伊本·阿拉比(Ibn Arabi)。

霍梅尼在登上政治舞台前在納傑夫及庫姆的神學院擔任了數十年的講師,教授政治哲學、伊斯蘭歷史及倫理,並且很早就成為了什葉派伊斯蘭教的頂尖學者。霍梅尼的一些學生(如莫爾塔扎·穆塔哈裏)其後也成為主要的伊斯蘭哲學家及瑪爾札。作為一名學者和教師,霍梅尼曾完成大量有關伊斯蘭哲學、法律及倫理的著作,顯示出他對哲學、諾斯底主義等主題的獨特興趣,因為這些都是神學院裏常被反對、質疑的學問,而且通常也不傳授。

政治層面

霍梅尼在神學院的教學時常集中在宗教對社會實務和政治問題的重要性,且在1940年代曾致力于反對世俗主義。他在1942年出版的第一部著作《揭秘》(Kashf al-Asrar)中逐點反駁反教權史學家艾哈邁德·卡斯拉維的一位門徒所寫的《千年奧秘》(Asrar-e hazar salih)。此外,他曾專程由庫姆來到德黑蘭聽1920年代伊朗議會中的主要反對派領袖阿亞圖拉哈桑·穆代日斯的演講。霍梅尼于1963年大阿亞圖拉賽義德·海珊·布魯傑迪逝世後成為瑪爾扎。

政治生涯

背景

多數伊朗人十分敬重什葉派的聖職者及阿訇,他們趨向虔誠、傳統,討厭沙阿實行的西方化。在19世紀末,聖職者發起煙草抗議,反對將煙草特許權賦予外國,他們展示了強大的政治力量。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1961年,阿亞圖拉賽義德·海珊·布魯傑迪逝世,阿亞圖拉阿布-卡西姆·卡沙尼也在翌年逝世,霍梅尼遂以61歲之齡取得領導地位。自1920年代起,支持現代化、反教權的禮薩汗當權,宗教階級一直處于守勢,禮薩汗的兒子穆罕默德·禮薩·巴勒維發動白色革命,進一步威脅宗教階級。

反對白色革命

1963年1月,沙阿宣布落實“白色革命”,改革內容包括土地改革、森林國有化、國有企業收益轉歸私人所有、給予婦女選舉權、容許非穆斯林擔任官職、產業利潤分攤、國內學校開展掃盲運動。保守派視這些措施是危險及西方化的舉措,特別是那些影響力大、具有特權的什葉派阿訇(宗教學者)。

霍梅尼召集庫姆的一些資深瑪爾札舉行會議,說服他們頒布法令杯葛白色革命的公投。在1963年1月22日,霍梅尼以強硬措詞抨擊沙阿及他的改革計畫。沙阿在兩天後帶同裝甲部隊抵達庫姆,發表批評阿訇的講話。

霍梅尼繼續譴責沙阿的改革方案,發表一份帶有八名資深伊朗什葉派宗教學者的聯署聲明,他在聲明裏列舉沙阿以不同的方式違反憲法,又責難他在全國破壞道德,指控他向美國和以色列屈首。他又頒令取消伊斯蘭歷1342年(1963年3月21日)納吾肉孜節的慶祝活動,以示抗議政府的改革方案。

在1963年的阿舒拉節(6月3日),霍梅尼在費齊耶神學院發表講話,將沙阿和聲名狼藉的暴君耶齊德一世劃上等號,認為沙阿是“卑鄙可恥的人”,並警告如果沙阿再不改變他的行事方式,終有一天國民會為他的離開而高興。

在公開斥責沙阿穆罕默德·禮薩·巴勒維兩天後的1963年6月5日(波斯歷3月15日),霍梅尼被拘捕,隨即引起伊朗全國各地發生三天的暴動,導致許多示威者死傷。該事件被稱為波斯歷3月15日運動,霍梅尼在8月獲釋,但仍被軟禁在家。

反對停止抵抗

為了回應沙阿將外交豁免權給予身在伊朗的美國軍事人員,霍梅尼在1964年11月公開抨擊沙阿及美國。該被稱為“投降協定”的法律容許在伊朗的美國軍事人員在他們自己的軍事法庭受審。霍梅尼于是被捕,並被拘留了半年。霍梅尼將近獲釋的時候獲總理哈桑-阿裏·曼蘇爾(Hasan Ali Mansur)召見,曼蘇爾嘗試說服霍梅尼道歉及放棄對政府的敵對立場,霍梅尼拒絕了曼蘇爾,盛怒之下的曼蘇爾掌摑了霍梅尼。在兩周後,曼蘇爾在前往議會途中遭行刺身亡,多名伊斯蘭遊擊隊(Fadayan-e Islam)成員被指與事件有關而被處死。

最高領袖

返回伊朗

在沙阿離國之前,霍梅尼拒絕回國。伊朗國內猛烈的抗爭和暴亂使沙阿政權無法控製局面,沙阿在1979年1月17日離開了伊朗(表面上“休假”),再也沒有回來。在兩周後的1979年2月1日,霍梅尼以勝利姿態返國,霍梅尼至少受到最少2-3百萬人的歡迎。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在前往伊朗的法國航空班機上,美國廣播公司新聞駐德黑蘭記者彼得·詹寧斯訪問霍梅尼:“你對于返國的感覺如何?”霍梅尼回應道:“沒有。”這種說法反映出他對伊斯蘭地區神秘和清教徒的信念高于其對故土,同時也對那些期待他是“民族主義領袖”的伊朗人發出警示,令他們感到失望。

霍梅尼堅決反對沙布爾·巴赫蒂亞爾(Shapour Bakhtiar)領導的臨時政府,並承諾:“我們會讓他們遭受重大挫折,然後由我任命政府,我會任命一個受民族擁戴的政府。”在2月11日,霍梅尼委任邁赫迪·巴札爾甘(Mehdi Bazargan)為臨時政府總理,並強烈要求:“我委任了他,你們必須要效忠他。”他又警告“這是真主的政府”,違抗這個政府就是“違抗真主”。

建立新政府

隨著霍梅尼的勢頭漸強,軍人也開始投向霍梅尼陣營,霍梅尼宣布向不投降的軍人發動聖戰。1979年2月11日,暴動進一步擴散,兵工廠亦告失陷,軍方的立場保持中立,巴赫蒂亞爾終于倒台。同年3月30日及31日,以伊斯蘭共和國取代君主政體的公投得到98%的支持而獲得通過。

伊斯蘭憲法

革命派得勢並奉霍梅尼為領袖,但一些世俗和宗教團體並不知道霍梅尼以“法基赫的監護”建立伊斯蘭政府的計畫,“法基赫的監護”即是以伊斯蘭教法學家瑪爾扎統治國家。伊斯蘭共和國的臨時憲法沒有包括至高無上的伊斯蘭宗教統治者這個職位。

霍梅尼及其支持者在奪得權力後開始壓製昔日的盟友,又重新草擬憲法。一些報社被關閉,而抗議報社被關閉的那些人受到非難。民族解放陣線、穆斯林人民共和黨等團體受到打擊,最後被取締。縱使投票表決受到質疑,霍梅尼的支持者仍受到民眾的廣泛支持而進入了專家會議,取得了壓倒性多數的席位,得以修改憲法。新憲法設立了由伊斯蘭教法學家擔任的國家最高領袖及憲法監督委員會,憲法監督委員會有權否決不合符伊斯蘭教的律例、篩選政府官員及罷免不合伊斯蘭教義的官員。

1979年11月,全民公投通過採納伊斯蘭共和國憲法,霍梅尼就職為最高領袖,又稱為“革命領袖”。阿伯爾哈桑·巴尼薩德爾在1980年2月被推選為伊朗第一任總統。

人質危機

1979年10月2日,美國接收流亡在外的沙阿,讓他在美國接受醫治癌症的治療。霍梅尼及國內左翼團體隨即強烈抗議,堅決要求要將沙阿遣返回國受審及處死。事件令革命分子想起26年前的阿賈克斯行動,當時美國的中央情報局及英國情報機關在伊朗沙阿流亡在外的時候聯手策劃政變推翻伊朗的民族主義政府。

同年11月4日,一群自稱為伊瑪目的門徒的伊斯蘭主義者學生佔領了德黑蘭的美國大使館,脅持了52名使館人員長達444日,事件被稱為伊朗人質危機。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在2005年成為總統,一些當年的人質認出他是其中一名脅持者,但艾哈邁迪內賈德否認他是其中一分子。人質危機在美國被視為是對國際法明目張膽的侵犯,激起了強烈憤慨及反伊情緒。不過,佔領大使館卻在伊朗受到廣泛支持,霍梅尼以“美國不能以該死的行為對付我們”為口號爭取支持。人質危機促使了神權政府,又出其不意地佔先了那些強調與他國建立穩定、正常關系的政客。據說霍梅尼曾經向總統表示:“人質危機帶來了許多好處……它團結了我們的人民,讓敵對勢力不敢輕舉妄動,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地通過憲法,並實現總統及議會選舉。”人質危機發生的一個月後,新的神權憲法成功獲得通過。事件亦使反對派分為兩個陣營-支持脅持者的激進派和反對脅持事件的溫和派。在1980年2月23日,霍梅尼宣布伊朗議會將會決定美國使館人質的命運,要求美國遣返沙阿到伊朗,為危害國家的罪名受審。沙阿在數個月後逝世,但人質危機在夏季沒有緩和的跡象。霍梅尼的支持者稱美國使館為“間諜活動的老巢”,宣稱他們在使館內找到軍械、諜報設備及許多官方和機密檔案。

與伊斯蘭及不結盟國家的關系

霍梅尼崇尚穆斯林統一和團結,擬將伊斯蘭革命的精神傳揚到全世界,“在世界各地建立伊斯蘭國家是革命的偉大目標”。他宣布穆罕默德出生的該周為“團結周”(賴比爾·敖外魯月12日-17日),又在1981年將賴買丹月最後一個周五定為聖城日。

兩伊戰爭

霍梅尼取得權力後隨即號召穆斯林世界發起伊斯蘭革命,包括其阿拉伯睦鄰、唯一一個除了伊朗以外以什葉派為主導的伊拉克。同時,伊拉克的非宗教民族主義政黨復興黨的領袖薩達姆·海珊渴求可以利用伊朗脆弱的軍事力量(他假定)及革命亂局侵佔石油蘊藏量豐富的胡齊斯坦省,以及挫敗伊朗伊斯蘭革命分子鼓動伊拉克什葉派教徒。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1980年9月,伊拉克全面入侵伊朗,開始了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1980年9月-1988年8月)。伊朗人猛烈的抵抗及伊拉克的軍事機能不全很快就使伊拉克的侵略步伐緩了下來,到1982年初,伊朗已收復被伊拉克佔領的失地。面對外敵入侵,伊朗人與新政權團結在一起,提高了霍梅尼的威望,鞏固及穩定了他的領導。在兩伊戰爭的情勢逆轉後,霍梅尼拒絕了伊拉克所提出的停戰,要求伊拉克要就此賠償,並要薩達姆·海珊政權下台。

雖然伊朗的人口三倍于伊拉克,經濟規模亦遠比伊拉克龐大,但伊拉克卻得到鄰近波斯灣國家、蘇聯及西方國家的支援。海灣國家及西方要防止伊斯蘭革命在波斯灣擴散開去,蘇聯則要確保他們在中亞北部的統治地位。

戰爭進而延續了六年,損失逐漸擴大。伊拉克向德黑蘭發動長達一個月的飛彈襲擊,德黑蘭的經濟受到嚴重破壞,伊朗的船隻及運油輪受到美國海軍襲擊,加上伊拉克重奪法奧半島,伊朗軍隊士氣低落。同年7月,伊朗接受聯合國調停,霍梅尼形容這是“喝了一杯毒葯”,伊朗在戰爭當中的死傷人數高達450,000-950,000人,經濟損失高達3000億美元,但霍梅尼堅稱將戰事擴大嘗試推翻薩達姆·海珊並不是一個錯誤。在“給聖職者的信件”裏提到“我們不會後悔,也不會為我們在戰爭裏的表現感到遺憾,我們怎能忘記我們如何為宗教使命奮鬥?”。

人物逝世

霍梅尼因胃癌而需要住院進行阻止內出血的手術,在11天後的1989年6月3日22時22分(當地時間)因心髒病發逝世,享年86歲。得訊的伊朗人“完全自發和真誠地傾瀉出悲傷的情懷”,涌到城市和街道上哀悼霍梅尼。

約2,000,000人參加霍梅尼的喪禮。為了瞻仰霍梅尼的遺容,人群沖擊殯儀隊伍,幾乎破壞了霍梅尼的木製棺材,當局被迫中止喪禮。霍梅尼的遺體幾乎倒在地上,人群嘗試抓住他的壽衣。霍梅尼的第二次喪禮明顯加強保全,他的棺材改為鋼鐵材質,由重裝保全人員重重包圍。根據伊斯蘭傳統,遺體在運送至墓地時才使用棺材。1995年,霍梅尼的兒子艾哈邁德·霍梅尼(Ahmad Khomeini) 的遺體也葬在霍梅尼墓旁。霍梅尼的墓碑如今位于一個大型的陵墓建築群裏。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