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元公主

魯元公主

魯元公主(?-前187年),名不詳。漢高祖劉邦和皇後呂雉獨女兒,西漢公主。和親事件之後,嫁趙王張敖為妻,生子張偃,呂後封其為魯元王,故魯元公主又稱魯元太後;生女張嫣,呂後為鞏固勢力,借"親上加親"之名將其嫁給魯元公主弟弟漢惠帝劉盈。《史記正義》中提到魯元公主墓在鹹陽縣西北二十五裏。

  • 中文名稱
    劉氏
  • 外文名稱
     luan
  • 出生地
  • 女兒
    張嫣
  • 逝世日期
    前187年
  • 父親
  • 別名
    劉滿華(摘自《大漢嫣華 》 ) 
  • 兒子
    張偃
  • 丈夫
    張敖
  • 弟弟
    劉盈
  • 出生
    嫡出
  • 封號
    魯元公主
  • 母親
    呂雉
  • 國籍
    西漢
  • 職業
    公主
  • 民族
    漢族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單父縣的呂公,和沛縣令是好友,因躲避仇家, 寄居縣令寓所,後舉家遷沛。

沛中的一些頭面人物聽說縣令有位好友遷沛,都去祝賀。蕭何是縣令的僚佐,負責收禮。對諸位頭面人物說: "湊份不滿一千錢的, 都不能入上座。"漢高祖此時當亭長,平時本來就看不起這些人,就惡作劇地在紅包上自陳姓名 "賀錢一萬" ,實則是一個空包。紅包送入, 呂公見厚禮而大驚, 親自到大門前迎接。呂公善于看相,見高祖儀表非凡,特別敬重, 引入客廳坐上位。蕭何說: "劉季平日隻愛說大話,很少辦成好事。" 高祖早就看不起這些郡府中的頭面人物,就毫不謙遜地坐了上位,神色自若。酒到半醉,呂公以目示意請高祖留下,散席時,挽留高祖緩行。呂公對高祖說: "鄙人年輕時就研究相術, 看了許多人, 都不及您的相高貴,希望您多多保重。我有一個親生女兒,願意嫁給您為妻。 " 客走後,呂媽吵嚷呂公說: "你往日總說我女兒生相有福,要嫁與貴人。沛令和你甚好, 想娶我女你不肯,今日為何隨便許配給劉季 ?" 呂公笑道: "這不是你們婦人女子所知。" 結果還是把女兒嫁給高祖了。呂公女就是後來的呂後,生了漢孝惠帝及魯元公主。

呂後和兩個孩子住在田中, 有一位過路老丈向其討水喝,呂後還留他吃了飯。老丈看了呂後的相贊道: "夫人是天下貴人。" 呂後請他給兩個孩子看相,他看了孝惠帝,說: "夫人之所以能成為貴人,是因為有這個兒子。 " 他又看了魯元公主,也說將來是位貴人。老丈走後,高祖從另一間田舍歸來,呂後向他備言前事,說那位老丈相我母子三人都是大貴之相。高祖問老丈何在,呂後說: "其走未遠。"高祖追及老丈,求問自己的生相。老丈說: "剛才說夫人及令郎等生相大貴, 都是由于您的洪福。您的生相是貴不可言。 " 高祖連忙稱謝道: "果真如老先生所說,我永遠會記住您的指點之恩。 " 到高祖登基後,這位老丈的去向卻不得而知了。

遭父棄殺

前204年三月,楚漢之爭,楚兵圍漢王三重。狂風從西北卷來,樹折房破,飛砂走石,白晝如同黑夜, 楚軍一時大亂。而漢王乘亂時與數十騎沖破重圍逃走。行經沛縣,派人尋找眷屬,全家已逃亡,不知去向。漢王在奔走途中遇見子孝惠與女魯元公主, 共登一車倉惶而去。楚騎兵追趕漢王,漢王見情勢危急,就將子女推下車去。滕公又將二人收登于車,總算逃離虎口。審食其與漢王父太公及夫人呂後從小道逃走,反與楚軍相遇,項羽將他們安置軍中做人質。

險遭和親

漢高帝七年(前200),韓王信叛漢,漢高帝親自討伐他。到達晉陽時,

得知韓王信與匈奴勾結要共同進攻漢朝的訊息,皇帝大為震怒,就派使臣出使匈奴摸清底細。匈奴把他們強壯能戰的士兵和肥壯的牛馬都藏了起來,隻顯露出年老弱小的士兵和瘦弱的牲畜。派去的使臣十餘批回來,都說匈奴可以攻擊。皇帝派劉敬再去出使匈奴,他回來報告說:"兩國交兵,這時該炫耀顯示自己的長處才是。現在我去那裏,隻看到瘦弱的牲畜和老弱的士兵,這一定是故意顯露自己的短處,而埋伏奇兵來爭取勝利。我以為匈奴是不能攻打的。"這時漢朝軍隊已經越過了句註山,二十萬大軍已經出征。皇帝聽了劉敬的話非常惱怒,罵劉敬道:"齊國孬種!憑著兩片嘴撈得官做,現在竟敢胡言亂語阻礙我的大軍。"就用鐐銬把劉敬拘禁起來押在廣武縣。高帝率軍前往,到了平城,匈奴果然出奇兵高帝圍困在白登山上,被圍困了七天後才得以解圍。高帝回到廣武縣,便赦免了劉敬,對劉敬說:"我不聽您的意見,因而在平城遭到圍困。我已經把前面那十來批出使匈奴說匈奴可以攻打的人都斬首了。"于是賞賜劉敬食邑二千戶,封為關內侯,稱作建信侯。

漢高帝撤出平城返回朝廷,韓王信逃入匈奴。這時,冒頓是匈奴的君主,

軍隊強大,勇士有三十萬,屢次侵擾北部邊境。皇帝對這種情況很憂慮,就問劉敬對策。劉敬說:"漢朝天下剛剛平定,士兵們被兵火搞得疲憊不堪,對匈奴是不能用武力製服的。冒頓殺了他的父親自己做了君主,又把他父親的許多姬妾作自己的妻子,他憑武力樹威勢,是不能用仁義道德說服的。隻能夠從長計議讓他的子孫後代臣服漢朝了,然而又怕陛下不能辦到。"皇帝說:"果真可行的話,為什麽不能辦!隻是該怎麽辦呢?"劉敬回答說:"陛下如果能把皇後生的大公主嫁給冒頓作妻子,給他送上豐厚的禮物,他知道是漢帝皇後生的女兒又送來豐厚的禮物,粗野的外族人一定愛慕而把大公主作正妻,生下的兒子必定是太子,將來接替君位。為什麽要這樣辦?因為匈奴貪圖漢朝的豐厚財禮。陛下拿一年四季漢朝多餘而匈奴少有的東西多次撫問贈送,順便派能言善辯的的人用禮節來開導啓發他。冒頓在位,當然是漢朝的女婿;他死了,他漢朝外孫就是君主。哪曾聽說外孫子敢同外祖父分庭抗禮的呢?軍隊可以不出戰便使匈奴逐漸臣服了。如果陛下不能派大公主去,而讓皇族女子或是嬪妃假冒公主,他也會知道,就不肯尊敬親近她,那樣就沒什麽好處了。"高帝聽後說:"好的。"便要送大公主去匈奴。呂後得知後日夜哭哭啼啼,對皇帝說:"我隻有太子和一個女兒,怎麽忍心把她拋掉遠嫁匈奴去!"皇帝終究不能派出大公主,便找了個宮女以大公主的名義,嫁給冒頓君主作妻子。同時,派遣劉敬前往與匈奴訂立議和聯姻盟約。

魯元公主

《史記正義》中提到魯元公主墓在鹹陽縣西北二十五裏。

墳墓被盜

盜洞中盜墓賊與民警僵持半小時

來鹹陽"看活"的王某,最初獲知是盜魯元公主墓時,曾有過一絲猶豫,但因利益驅使,他最終還是在墓冢上炸出洞,對墓葬進行挖掘。鹹陽市公安局渭城分局民警在盜洞中將正在作業的3名盜墓者抓獲。

凌晨,在鹹陽市渭城區窯店街道辦躍進村西的魯元公主墓冢上方,鹹陽公安渭城分局城內刑警中隊的民警在一個直徑約60釐米的洞口前圍成一圈,朝洞內喊話,催促洞內人員立刻返回地面。

"與幾天前來巡查時發現的情況不同,這次洞口敞開,沒有發現遮蓋洞口的樹枝及雜草,我們猜測,嫌疑人一定正在洞內對墓葬進行挖掘。"昨日下午,城內刑警中隊中隊長楊先鋒介紹,發現洞口敞開,民警向洞內人員喊話,但一開始並沒有回應。

"又喊了幾聲後,裏面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稱馬上上來。"楊先鋒說,確定盜墓者就在盜洞中,卻隻聽見答話,不見有人出來,"洞內氧氣稀疏,我們擔心貿然下洞會發生意外。僵持半小時後,可能因氧氣不足,3名盜墓者先後從洞口爬出。"

隨後,根據這3名盜墓者提供的線索,警方在鹹陽市玉泉路一家賓館將"老大"王某抓獲。

盜墓前兩人因墓葬級別過高退出

據查,2013年10月間,王某接到家住鹹陽韓某的電話,邀其來鹹陽"看活"。11月下旬王某來到鹹陽,與韓某在魯元公主墓附近進行勘查,並用炸葯在墓冢上方炸出一個洞。隨後,王某返回山西老家尋找幫手。

"最初知道是公主的墓,我也猶豫不決,但最後還是決定幹了。這次回山西,我找來了兩個人,但他們看見墓碑後,都表示不願意幹。"昨日下午,在渭城區看守所,王某說,自己最初叫來的兩名同鄉因墓葬級別過高而不敢動手。

謚號考辯

其因多也,或在《史記》。《史記》不知何故,屢稱魯元公主與宣平侯張敖之子張偃為"魯元王",實乃大怪。

《史記》

《史記·呂太後本紀第九》:高後為外孫魯元王偃年少,蚤失父母,孤弱,乃封張敖前姬兩子,侈為新都侯,壽為樂昌侯,以輔魯元王偃。及封中大謁者張釋為建陵侯,呂榮為祝茲侯。諸中宦者令丞皆為關內侯,食邑五百戶。……當是時,濟川王太、淮陽王武、常山王朝名為少帝弟,及魯元王呂後外孫,皆年少未之國,居長安。

……數稱張偃為魯元王,然其子何敢用其父其母之謚號耶?大惑讀書人之智,故不敢輕從"魯元公主"謚號之說。

《張耳陳餘列傳》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張敖,高後六年薨。子偃為魯元王。以母呂後女故,呂後封為魯元王。元王弱,兄弟少,乃封張敖他姬子二人:壽為樂昌侯,侈為信都侯。高後崩,諸呂無道,大臣誅之,而廢魯元王及樂昌侯、信諸侯。孝文帝即位,復封故魯元王偃為南宮侯,續張氏。

《諸侯王年表》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漢惠帝)七年初置魯國,(高後元年)四月,元王張偃元年。梁玉繩雲:"'元王'當作'初王'"。

魯元王

然漢孝文帝即位,張偃廢為南宮侯,乃以此爵終老,《漢書·高惠高後文功臣表》雲,張偃薨後謚"共",是為"南宮共侯",何以稱"魯元王"?

《漢書》

《漢書·張耳陳餘傳第二》:後六年,宣平侯敖薨。呂太後立敖子偃為魯王,以母為太後故也。又憐其年少孤弱,乃封敖前婦子二人;壽為樂昌侯,侈為信都侯。高後崩,大臣誅諸呂,廢魯王及二侯。孝文即位,復封故魯王偃為南宮侯。

《史記》

作"魯元王"之處《漢書》皆作"魯王",且不記張敖賜謚為魯元王之事。何故?班固依《史記》擅行刪改乎?餘不敢妄斷。梁玉繩每見《史記》中言張偃為"魯元王"之處,輒曰"衍文",不足以服人也。

《張家山漢墓竹簡》

《張家山漢墓竹簡·二年律令·津關令》:廿二、丞相上魯御史書言,魯侯居長安,請得買馬關中。·丞相、御史以聞,製曰:可。520

·丞相上魯御史書,請魯中大夫謁者得私買馬關中,魯御史為書告津關,它如令。丞相、御史以聞,製曰:可。521

·丞相上魯御史書,請魯郎中自給馬騎,得馬關中,魯御史為傳,它如令。丞相、御史以聞,製曰:可。522

二年律令之年,學者多論,然其下限在呂後二年,當屬不易也。

漢初尚有別家稱"魯侯",奚涓也。涓隨劉邦起事,侯四千八百戶,死事,高祖六年封其母疵代為魯侯,《漢書·高惠高後文功臣表》"疵"作"底",且改封重平侯,故治在山東陵縣東北。高後五年疵薨、國除。母疵何年改封重平侯,不知。蓋因魯元公主得湯沐而改封。其地,據《地理志》即春秋魯國、秦時薛郡之地。然高祖時薛郡之地屬楚國,魯元公主之湯沐邑乃為薛郡之魯縣,今之曲阜,當奪之于母疵之舊領。呂後未嘗奪楚國之薛郡以封張偃,張偃之魯國當以齊王所獻城陽郡為本,全祖望以為城陽郡,古莒國之地。

《二年律令》

所稱之魯侯,居于長安,可享買馬關中之特權,母疵貴不及于此也。故《二年律令》所稱之魯侯,必為張偃無疑。《津關令》中不稱"魯王"而稱"魯侯",可知呂後二年張偃未得封王也。《史記》(高後元年)"四月,太後欲侯諸呂,乃先封高祖之功臣郎中令無擇為博城侯。魯元公主薨,賜謚為魯元太後。子偃為魯王。魯王父,宣平侯張敖也。"至于"張買為南宮侯。"段,梁玉繩雲:"博城侯下忽插入公主之薨,張偃之王,劉章之侯。更覺不倫。史公敘事,何若是之倒亂哉?餘謂'魯元公主薨'二十六字當在'南宮侯'句下,蓋偃與孝惠子同王也。"梁玉繩察張偃封王語次之失,甚是,然其未見《二年律令》,張偃當與高祖功臣同列為侯也。

傳本《史記》未記張偃于母薨之時僅為魯侯,其父死時尚升為魯王之事實,徑稱張偃為"魯元王",此大謬,絕不可信。

《張耳陳餘傳》

張敖死在高後六年,《呂後本紀》言張敖死在高後七年,此又有異論也。《史記》註集解雲,張敖謚武侯。先謚宣平武侯,後追謚魯元王乎?

家族成員

父母

父親:漢高祖劉邦

母親:呂雉

兄弟

  • 哥哥

齊悼惠王劉肥

  • 弟弟

漢惠帝劉盈,魯元公主同母弟

趙隱王劉如意

漢文帝劉恆

趙幽王劉友

趙恭王劉恢

淮南厲王劉長

燕靈王劉建

丈夫

張敖,初襲趙王位。後封宣平侯。

子女

  • 兒子

張偃,初封魯王 ,後廢封南宮侯。

  • 女兒

張嫣 ,嫁魯元公主弟弟漢惠帝劉盈。

人物評價

漢宮春色》:"公主甚賢,其姿貌雖非絕麗,而舉止大方,氣象溫雅,靚如秋雲之吐華月,藹如春風之拂名花,實世所罕覯也。"

人物爭議

魯元二字

魯元公主是劉邦與呂雉之女,其名失考,後世多以魯元公主稱之。"魯元"何解?古來有二說。

  • 稱號

〔一八〕服虔曰:「元,長也。食邑於魯。」師古曰:「公主,惠帝之姊也,以其最長,故號曰元。呂後謂高帝曰張王以魯元故不宜有謀,齊悼惠王尊魯元公主為太後,當時並已謂之元,不得為謚也。韋說失之。」--(東漢)班固編撰(唐)顏師古註《漢書卷一上高帝紀第一上》

史記呂太後本紀第九》說王曰:"太後獨有孝惠與魯元公主。今王有七十餘城,而公主乃食數城。王誠以一郡上太後,為公主湯沐邑,太後必喜,王必無憂。"於是齊王乃上城陽之郡,尊公主為王太後。◇集解如淳曰:"張敖子偃為魯王,故公主得為太後。"

  • 謚號

西晉韋昭曰:"元,謚也。"

呂後言張王以魯元故不宜有謀,此語乃史遷轉述,非呂後親口之語之實錄,故師古之論不足為據。

《史記·呂太後本紀第九》雲:"(高後元年四月)魯元公主薨,賜謚為魯元太後。子偃為魯王。魯王父,宣平侯張敖也。"又雲:"(高後七年)宣平侯張敖卒,以子偃為魯王,敖賜謚為魯元王。"張敖者,趙王張耳之子也,魯元公主之夫。

西漢之世,乃母系政治與父系政治可分庭抗禮之世。侯之妻,侯之母可繼為侯,皇子公主可著母姓以稱之,若"竇太主"、"衛太子"雲雲。且漢承秦製,乃有尚主之儀、尚主之製,東漢荀爽于延熹九年對策陳,力陳其弊。其侄荀悅作《申鑒》乃申之。

魯元公主乃帝後親女,且得太後之號于齊王,女張氏為其弟惠帝劉盈皇後,其貴當世無可匹敵。故魯元公主當可以王太後之位得謚于前,呂後之勢也。

張敖從妻謚亦為"元",較之春秋時期夫人多從諸侯之謚,大略如荀爽叔侄所雲以妻製夫,以卑臨尊,違乾坤之道也。雖謚"魯元太後"之例非屬之于尚主之儀、尚主之製,然"元"為謚號亦明矣。然呂後崩,諸呂誅,大臣乃使呂後之謚號從于高祖,曰"高後",故張敖從妻謚之例,當世無二。梁玉繩已論之,其要言曰:"敖死,始從公主之謚,追封魯元王、不使子繼父而繼母,不使婦從夫而從婦,悖于三綱甚矣。"

名字

正史沒有記載魯元公主的名字,網上流傳的劉樂來源于中國帝王皇後親王公主世系錄(柏楊著),但沒有提供名字來源,故不可信。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野史《漢宮春色·漢魯元公主外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