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斷藍橋 -1940年茂文·勒魯瓦執導的美國電影

魂斷藍橋

《魂斷藍橋》是米高梅電影公司出品的愛情電影,由梅爾文·勒羅伊執導,費雯·麗、羅伯特·泰勒等主演。

該片講述了陸軍上尉克羅寧在休假中邂逅了芭蕾舞女郎瑪拉,兩人墜入愛河並互訂終身,然而羅寧征召令提前到來,使得這對戀人的愛情面臨考驗。1940年5月17日該片在美國上映。

  • 中文名稱
    魂斷藍橋
  • 外文名稱
    Waterloo Bridge
  • 混    音
    單聲道
  • 出品時間
    1940年
  • 洗印格式
    35 mm
  • 製片地區
    美國
  • 導    演
    茂文·勒魯瓦 梅爾文·勒羅伊
  • 對白語言
    英語
  • 類    型
    愛情
  • 語    言
    英語
  • 主    演
    費雯·麗,羅伯特·泰勒,露塞爾·沃特森,弗吉尼亞·菲爾德
  • 上映時間
    1940-05-17
  • imdb編碼
    tt0033238
  • 編    劇
    George Froeschel/HansRameau 等
  • 色    彩
    黑白
  • 分    級
    USA:Approved
  • 其它譯名
  • 片    長
    108 min
  • 攝製格式
    35 mm
  • 著作權所有
    Loew's, Inc.; 15 May 1940;
  • 拍攝日期
    1940年1月 - 1940年3月

​劇情簡介

一輛軍車停在了滑鐵盧橋上,英軍上校羅依.克勞寧從車上走下。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個象牙雕的吉祥符,獨自憑欄凝視,二十年前的一段戀情如在眼前。

魂斷藍橋

1917年,美國魂斷藍橋

演職員表

導演 Director

茂文·勒魯瓦 Mervyn LeRoy

編劇 Writer

塞繆爾·N·貝爾曼 S.N. Behrman ....(screenplay)

Robert E. Sherwood ....(play)

Hans Rameau ....(screenplay)

George Froeschel ....(screenplay)

演員 Actor

費雯·麗 Vivien Leigh ....Myra

羅伯特·泰勒 Robert Taylor ....Roy Cronin

露塞爾·沃特森 Lucile Watson ....Lady Margaret Cronin

弗吉尼亞·菲爾德 Virginia Field ....Kitty

Maria Ouspenskaya ....Madame Olga Kirowa

C. Aubrey Smith ....The Duke

Janet Shaw ....Maureen

Janet Waldo ....Elsa

Steffi Duna ....Lydia

Virginia Carroll ....Sylvia

Leda Nicova ....Marie

Florence Baker ....Beatrice

Margery Manning ....Mary

Frances Mac

Inerney ....Violet

Eleanor Stewart ....Grace

Lowden Adams ....The duke's butler (uncredited)

Harry Allen ....Taxi driver (uncredited)

Jimmy Aubrey ....Cockney in air-raid shelter (uncredited)

Phyllis Barry ....Second girl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Colin Campbell ....Groom (uncredited)

Rita Carlyle ....Flower woman on bridge (uncredited)

Leo G. Carroll ....Policeman (uncredited)

David Clyde ....Barnes (Cronin's butler) (uncredited)

Kathryn Collier ....Barmaid (uncredited)

Tom Conway ....(voice) (uncredited)

Frank Dawson ....Vicar's butler (uncredited)

Connie Emerald ....Waitress at restaurant (uncredited)

Gilbert Emery ....Colonel at luncheon (uncredited)

Herbert Evans ....Commissionaire (uncredited)

Maria Genardi ....Dancers' Italian mother (uncredited)

Douglas Gordon ....Taxi driver (uncredited)

Denis Green ....Sergeant on bridge (uncredited)

Ethel Griffies ....Mrs. Clark (landlady) (uncredited)

Bobbie Hale ....Taxi driver (uncredited)

Winifred Harris ....Dowager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Halliwell Hobbes ....Vicar at St. Matthews (uncredited)

Harold Howard ....Ticket collector at Waterloo Station (uncredited)

Charles Irwin ....Candlelight Club announcer (uncredited)

Bill James ....Sergeant (uncredited)

George Kirby ....Waiter (uncredited)

Eric Lonsdale ....Soldier at Waterloo Station (uncredited)

Wilfred Lucas ....Elderly huntsman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Dan Maxwell ....Cockney in air-raid shelter (uncredited)

James May ....Cockney in air-raid sheler (uncredited)

Florine McKinney ....Viola (first girl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Charles McNaughton ....Mack (the waiter) (uncredited)

Frank Mitchell ....Father (uncredited)

Edmund Mortimer ....Dance floor extra (uncredited)

Leonard Mudie ....Thomas Parker (Roy's driver) (uncredited)

Judith Nelles ....Gertrude (tart at Waterloo Station) (uncredited)

Gordon Orbell ....Newsboy (uncredited)

Tempe Pigott ....Cockney in air-raid shelter (uncredited)

John Power ....Toff's companion (uncredited)

Elsie Prescott ....Cockney in air-raid shelter (uncredited)

Jean Prescott ....Third girl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Clara Reid ....Mrs. Bassett (at the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Fred Sassoni ....Newsboy (uncredited)

Paul Scardon ....Backdoor stage doorman (uncredited)

John Graham Spacey ....British officer at luncheon table (uncredited)

Wyndham Standing ....Toff (uncredited)

Harry Stubbs ....Proprietor of eating house (uncredited)

William Tetley ....Boy opening taxi door (uncredited)

Cyril Thornton ....Sergeant (uncredited)

David Thursby ....First Cockney in air-raid shelter (uncredited)

Norma Varden ....Hostess at restaurant (uncredited)

帕特·威爾士 Pat Welsh ....(uncredited)

Martha Wentworth ....Tart on bridge at the end (uncredited)

Eric Wilton ....Head waiter at Candlelight Club (uncredited)

Robert Winkler ....Boy delivering flowers (uncredited)

Douglas Wood ....Vicar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David Cavendish ....Generous man at estate dance (uncredited)

製作人 Produced by

茂文·勒魯瓦 Mervyn LeRoy ....producer (uncredited)

Sidney Franklin ....producer

原創音樂 Original Music

Herbert Stothart ....(musical score)

攝影 Cinematography

Joseph Ruttenberg ....(director of photography)

剪輯 Film Editing

George Boemler

美術設計 Art Direction by

Cedric Gibbons

布景師 Set Decoration by

Edwin B. Willis

服裝設計 Costume Design by

吉爾伯特·A·艾德裏安 Gilbert A. Adrian ....(gownsGile Steele ....(costumes: men)

Irene ....(uncredited)

助理導演 Assistant Director

Al Shenberg ....assistant director (uncredited)

演職員簡介

茂文•勒洛依(導演)

以擅長拍攝雅俗共賞的影片而馳名。他的其他影片還有《小愷撒》、《鴛夢重溫》、《出水芙蓉》等。1987年以87歲高齡謝世,裏根總統給予他高度贊譽。《滑鐵盧橋》第一次在1931年拍成電影,但未受重視。第二次則在1940年美國米高梅電影公司,由茂文•勒洛依導演,西德尼•佛蘭克林擔任製作,約瑟夫盧坦堡攝影,赫勃史都赫特配樂,費•雯麗、勞勃泰勒主演,成為經典愛情悲劇電影。

費雯•麗 Vivien Leigh

1913年生于印度,英國國籍,曾就讀于英國皇家戲劇藝術學院。婚姻狀況:1932年嫁首任丈夫律師霍爾曼,1933年生女兒蘇珊妮,1938年8月離婚。兩天後與勞倫斯•奧立弗結婚,1960年離婚。這位天才的演員,于1967年在心力交瘁中極其孤獨地死在倫敦寓所。費•雯麗主要作品:《愚人船》、《欲望號街車》、《漢米登夫人》、《魂斷藍橋》、《亂世佳人》(《飄》)等。曾因<欲望號街車>和<亂世佳人>兩次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

羅伯特•泰勒Robert Taylor

1911年出生于美國,曾主演影片《茶花女》、《魂斷藍橋》等。其他主要作品:《茶花女》(1937)、《魂斷藍橋》(1940)、《豪華的蕩婦》(1936)、《幸運之夜》(1939)、《新婚浩劫》(1946)等。

上映日期

國家/地區上映/發行日期(細節)

美國 USA 1940年5月17日

英國 UK 1940年11月17日......(London) (premiere)

瑞典 Sweden 1941年12月22日

芬蘭 Finland 1943年10月24日

西班牙 Spain 1944年3月16日

丹麥 Denmark 1947年1月15日

法國 France 1947年4月11日

奧地利 Austria 1949年

日本 Japan 1949年3月

西德 West Germany 1949年11月7日

芬蘭 Finland 1961年12月1日......(re-release)

丹麥 Denmark 1963年2月7日......(re-release)

芬蘭 Finland 1972年11月3日......(re-release)

希臘 Greece 2004年8月20日......(re-release)

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

Loew's Inc. [美國]

米高梅 [美國]

發行公司

米高梅 [美國] (1940) (USA) (theatrical)/(1944) (USA) (theatrical) (re-release)

Metro-Goldwyn-Mayer (MGM) [英國] (1940) (UK) (theatrical)

米高梅聯美家庭娛樂 [美國] (VHS)

幕後花絮

一句話評論

羅勃特·E·舍伍德的劇本,與米高梅精心打磨的這部催人淚下的電影相比較而言,詹姆斯·懷勒1931年版同名影片塑造的女主角態度更加鮮明,並且多了一些啓示。——TimeOut紐約

我想我永遠都無法理解這樣經典的電影怎能被人遺忘。在我看來,《魂斷藍橋》就是一部令眾多其他戰爭題材影片暗然失色的電影。試著去看一看這部電影,至少在你人生中應該有這麽一回。——DVDbeaver

《魂斷藍橋》是西方電影在東方獲得成功的經典。影片以其纏綿悱惻的悲劇情節、演員們細膩的表演、感人至深的情感效應,打動著感情細膩的東方人,片中凄美的愛情故事更能引起人們的共鳴,這也許就是該片能在東方產生轟動效應的緣由吧!——影評人羅遠和

《魂斷藍橋》是一部看後讓我們淚流滿面的電影,一面是女主角迎著軍車而消逝的生命,一面是男主角“我等著你回來”的深情呼喚,其中的愛情主題永遠讓人銘記。——中國演員報

所有的故事情節都發生在男主人公在戰爭期間對往事回憶的架構裏,劇中的愛情故事纏綿悱惻,但因處在嚴酷的戰爭環境裏,所以人物命運必定要跌宕起伏,故事情節也免己不了一波三折,從而令觀眾于不知不覺時同片中男女主角同歡樂共悲泣。“魂斷藍橋”從那時起也成了愛情悲劇的代名詞。——大眾電影

幕後製作

俊男美女演繹的經典愛情悲劇電影。這是費雯·麗繼《亂世佳人》後的第一部作品,鞏固了她在影壇的地位。這部改編自話劇的影片曾于1931年拍過,但名氣遠不如40版,但也有人認為31版更真實,因為當時還沒有電影檢查製度。1956年重拍,改名為《蓋比》(Gaby),萊斯莉·卡隆主演,遠遜于原版。

《魂斷藍橋》在歐美是一部非常普通的影片,上映後的幾十年裏很少被人提及。但在中國,這部影片卻成為影迷心目中至尊無上的愛情經典,久映不衰。而片中根據蘇格蘭民歌《友誼地久天長》改編的主題音樂也被堪稱為典範流傳至今。此外,上譯廠劉廣寧喬榛的完美配音也是影片在中國大受歡迎的重要原因。

影片拍攝于1940年代之下的好萊塢,正值明星製和製片廠製度盛行一時,電影公司用明星來保證票房收入。因而克拉克·蓋博在《亂世佳人》中哪怕是對費雯·麗說一句“坦白地說,斯佳麗,我一點兒也不在乎!”都會讓無數觀眾心碎不已。正因為如此,電影公司決不會讓《魂斷藍橋》中的任何一個角色任何一場戲講述費雯·麗是一個妓女,至少不能過于直接。在對劇本重新“編碼”之後,男女主角羅伯特·泰勒和費雯·麗所飾演的角色都成為了優雅端庄的代名詞,這也就是被中國觀眾廣泛認同的才子佳人組合。

相比較而言,執導過《魔鬼博士》(Frankenstein 1931)的詹姆斯·懷勒在1931年也拍攝過同名影片《Waterloo Bridge》,現在被大多數人認為是最原汁原味和更具有現實主義風格的一個版本。影片中,在遇見克羅尼之前瑪拉就是一名妓女。該片同樣也更接近于羅勃特·E·舍伍德(Robert E. Sherwood)創作的原劇本,此人在其職業生涯中先後獲得過四次普利策新聞獎。舍伍德撰寫的劇本還有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執導的影片《蝴蝶夢》(Rebecca 1940)以及《黃金時代》(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1946)等。

因成功塑造《亂世佳人》中斯佳麗一角而名噪天下的英國女演員費雯·麗,《魂斷藍橋》是她接下來拍攝的第一部作品。對于費雯·麗而言,1940年是一個忙碌之年,當年不久之後她嫁給了紅極一時的演員勞倫斯·奧利弗,此前兩人先後和自己的配偶離婚。

《魂斷藍橋》當年獲得兩項奧斯卡獎提名,最佳攝影(約瑟夫·盧坦堡 Joseph Ruttenberg)和最佳原創音樂(赫勃·史都赫特 Herbert Stothart)。後來在1956年被翻拍成了影片《蓋比》(Gaby),由舞蹈演員出身的萊斯利·卡倫(Leslie Caron)領銜主演,到現在已經鮮有人知。

花絮

《魂斷藍橋》于1940年在美國首映。同年11月,該片登入中國,反響異常熱烈,遠遠勝過它在本土所得到的追捧,很快掀起了一股《魂斷藍橋》的熱潮。當時國內的電影院在報紙上給這部電影大做廣告,打出了這樣的廣告標語:“山盟海誓玉人憔悴,月缺花殘終天長恨!”僅僅數月之後,在上海舞台上先是出現了越劇版的“魂斷藍橋”,不久滬劇版的“魂斷藍橋”也登上舞台,直至中國版的電影《魂斷藍橋》也隨後搬上了銀幕。迄今為止,這部在美國並不算是經典的影片,而在中國卻能感動兩三代數以億萬計的電影觀眾,以致于引起國外學者的驚嘆與好奇,稱之為特有的“中國現象”。在中國國內學者的研究中,有人認為片中瑪拉和羅伊是典型的佳人與才子的組合,而以瑪拉對于貞潔的理解以及西方社會中的門第觀念,都在一定程度上與中國觀眾的觀念和價值取向不謀而合。在自己出演的影片中,費雯·麗曾經宣稱最喜歡的就是《魂斷藍橋》,特別是片中的插曲,她曾希望在她的葬禮上彈奏這支曲子。同時這也是羅伯特·泰勒最喜歡的一部自己出演的電影。“上帝的傑作”費雯·麗的一生,是在電影事業上創造一系列輝煌成就的一生。不幸的是,自拍完《亂世佳人》後,她就患上了狂鬱型精神病,尤其是和勞倫斯·奧立佛離異後,健康狀況不斷惡化。1967年7月7日,年僅五十四歲的她終因心力交瘁而猝然身亡。影片首映時間1940年5月14日,就在同一天德國納粹空軍襲擊了荷蘭港口城市鹿特丹。《魂斷藍橋》的劇本最早是1930年1月6日在美國紐約城的百老匯上演,前後一共演出了64場。英文版imdb中也報道了這部電影在中國大受歡迎的情況,特別受到校園裏大學生的青睞,“甚至還有學生朗誦這部電影的原聲對白來練習英語發音”。很多人都對這一現象產生的原因感到困惑不解,而imdb作出的其中一種猜測就是由于《亂世佳人》(1939)在中國的火爆從而促使費雯·麗主演的其他電影同樣受到中國影迷的追捧。《魂斷藍橋》的英文原名是《Waterloo Bridge》,直譯的話就是“滑鐵盧橋”。當時國內的發行商對這部電影十分重視,在翻譯片名時經過再三權衡。最初是《滑鐵盧橋》,這樣譯顯然是不太雅致的,甚至容易讓人誤認為是與拿破崙有關的影片。不久又改譯為《斷橋殘夢》。後來編譯組在全國範圍內征名,一位女士寄去了“魂斷藍橋”,成為最終的中文片名。

精彩對白

Myra Lester: I loved you, I've never loved anyone else. I never shall, that's the truth Roy, I never shall.

瑪拉·萊斯特:我愛過你,就再也沒有愛過別人。我永遠也不,那是千真萬確的,羅伊,永遠也不會愛上其他人。

Myra Lester: I may never see him again.

瑪拉·萊斯特:我也許再也不會見到他。

Myra Lester: Every parting from you is like a little eternity.

瑪拉·萊斯特:每一次和你分別都有些像是永別。

Roy Cronin: Myra, what do you think we're going to do tonight?

羅伊·克羅寧:瑪拉,你覺得我們今晚去幹嗎好呢?

Myra Lester: Well, I, I ...

瑪拉·萊斯特:好吧,我,我…

Roy Cronin: Oh, you won't have time for that.

羅伊·克羅寧:喔,你已經沒有時間了。

Myra Lester: For what?

瑪拉·萊斯特:怎麽?

Roy Cronin: For hesitating! No more hesitating for you!

羅伊·克羅寧:猶豫啊!沒有時間等你猶豫了!

Myra Lester: No?

瑪拉·萊斯特:不是?

Roy Cronin: No!

羅伊·克羅寧:不!

Myra Lester: Well, what am I going to do instead?

瑪拉·萊斯特:好吧,那麽我去幹嗎呢?

Roy Cronin: You're going to get married.

羅伊·克羅寧:你將要去結婚。

Roy Cronin: The ballet was beautiful.

羅伊·克羅寧:今晚的芭蕾舞美極了。

Myra Lester: Madame didn't think so.

瑪拉·萊斯特:夫人可從來不這麽想。

Roy Cronin: Well, experts never know - it takes outsiders to know, and I tell you, it was beautiful.

羅伊·克羅寧:那麽,專業人士從來就不懂的--隻有門外漢才懂,讓我來告訴你,它就是美極了。

Myra Lester: That certainly proves you're an outsider.

瑪拉·萊斯特:那這就證明你完全是一個門外漢。

穿幫鏡頭

連續性:在影片開始的時候,羅伊從車上下來,想獨自一人從滑鐵盧大橋上步行過去,吩咐司機在橋的另一邊等他。在他漫步的時候影片開始閃回,但在結尾的鏡頭中,我們卻看見他們是開車越過大橋然後離開的。

時代錯誤:雖然影片發生的時間是在1920年之前的一戰期間,但是女主角瑪拉的所有穿著和發型事實上都是1940年代最流行的時尚。

時代錯誤:影片開始不久空襲警報結束之後,羅伊和瑪拉從地下防空洞中出來,可以在畫面右邊頂部很清楚地看到一個紅綠燈。在倫敦最早出現紅綠燈的時間是1931年。

顯示錯誤:羅伊從蘇格蘭乘坐特別快車回到倫敦的時候,火車上顯示的是大西部鐵路(Great Western Railway),實際上這家公司隻負責從倫敦的帕丁頓到英格蘭西部和威爾士的鐵路運輸任務。

獲獎情況

電影節 年份 獎項 獲獎情況 獲獎人

奧斯卡獎/Academy Awards, USA 1941 最佳攝影 / Best Cinematography 提名 約瑟夫 魯登伯格

奧斯卡獎/Academy Awards, USA 1941 最佳音樂/歌曲 / Best Music, Song 提名 Herbert Stothart

主題曲

Auld lang syne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for the sake of auld lang syne.

If you ever change your mind,

but I living, living me behind,

oh bring it to me, bring me your sweet loving,

bring it home to me.

bring it home to me.Yeah~ Yeah~

Darling you know I laughed when you left,

but now I know that I only hurt myself.

Please bring it to me,bring your sweet sweet love,

bring it home to me, bring it home to me.

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

for auld lang syne,

we'll take a cup of kindness yet

for the sake of auld lang syne.

《友誼地久天長》中文歌詞

怎能忘記舊日朋友 心中能不歡笑

舊日朋友豈能相忘 友誼地久天長

友誼萬歲 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我們曾經終日遊蕩在故鄉的青山上

我們也曾歷盡苦辛 到處奔波流浪

友誼萬歲 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music)

我們也曾終日逍遙 蕩槳在微波上

但如今已經勞燕分飛 願歌大海重洋

友誼萬歲 萬歲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我們往日情意相投 讓我們緊握手

讓我們來舉杯暢飲 友誼地久天長

友誼萬歲 萬歲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友誼萬歲 萬歲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友誼萬歲 萬歲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 同聲歌頌友誼地久天長

相關影評

曾經如此,此後不在

絕非中國式的說教片,觀點卻符合儒家傳統思想。這大概也是為什麽這部電影在美國本土的影響遠不及在中國。恪守忠貞的觀念在整個影片裏並被不是灌輸的,而是對真愛的承諾,以至于最後非要用獻上身體的極刑來兌現。所以Myra的毀滅也許不是最好的結局,確是最耐人尋味的。

俯視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結局很好地證明了現世報的低俗觀念。難道當時的選擇真的隻剩做妓女了嗎?根據中國傳統教育理念中的一句名言,我們從小就知道如果不好好學習我們還可以去掃大街。雖然導演一直像個老媽子一樣不辭辛苦地把責難引到老巫婆樣的madame、Roy、戰爭、命運上,還是忍不住為Myra嘆聲氣,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當然為了劇情發展,先暗下不發。

Myra的死也是對這部大片的成全。Happy Ending 會帶來心裏的小安慰,卻不能免俗。隻有死亡是超脫的曲徑。惹人一邊扼腕一邊若有所思,是死亡的殺手鐧。童話般的“現實”裏有一名不聞的小舞蹈演員和軍中高級將領的一見鍾情,再來一個全心全意呵護女主角哪怕失去自己的好朋友也不足為怪;有一個冥頑不靈看著就想讓人掐脖子的老刻板,就會有一個出奇和善慈愛的婆婆——人生是平的,相對論無處不相逢。雖然這些東西現在看來多少刻意,但灰姑娘的故事沒有人不願祝福。黑白的世界本身就很遙遠還苛求什麽真實。更何況這些都是一部愛情大片的法寶,離愁別恨、肝腸寸斷,不論結局如何已經把眼淚賺夠。尤其是這類結合了戰爭這一時代宿命論的電影,隻有死亡,才會把主題推向偉大人性的尷尬處境。

但最妙的是我們都知道Roy這個舊好男人極有可能原諒Myra,而她卻“過于悲觀”的選擇了死亡。我們都在導演的套裏認為這一定又會是一個關于拯救的故事,早就翹起二郎腿,磕著瓜子等著看那曼妙一刻的到來,卻沒想到臨了埋伏著催淚彈,實在一痛心疾首。卻也鑄成了平復後45度的仰角。Myra是如此摯愛著Roy:一個人出現,全世界失色;一個人的離開,此後一生無顏。把愛當氧氣過活的人,當得知真愛從這世界消失了,她不會自暴自棄。自暴自棄是要有情緒的,毫不反抗任生活蹂躪才是她對這真空世界的無視。“太陽是別人的太陽”,生活的全部止于維持身體機能的需要,這樣的Myra早已把死亡看厭。遲遲不肯離去是始終不忍丟棄青春這襲華美的袍,還是以最縹緲的遊絲寄希望于愛人歸來,我們不得而知。但一定會在走過Waterloo Bridge的時候和Roy一樣禁不住一遍遍追憶,或許也會在燈影下像《西西裏》的貝魯奇一樣拿一件愛人的舊衫,獨舞記憶。

一個女人的寂寞可以漫過全世界的淚水,一個女人的鍾情可以發酵全世界的寂寞。

情深如許,這愛早就成了Myra心裏的神話,纖塵不染。所以,得知Roy死後,Myra開始了柏拉圖式的綿恆思念:單純地戀著一個消失的人,和肉體無關,與心靈有染。Roy的歸來,對Myra來說,意味著Roy靈與肉的歸位,也像芒刺一樣無時無刻不在戳痛她自身肉體的殘缺。愛情的膿瘡不會因無視而停止腐爛。惟有死才能重新保持同以前一樣的平衡。最後一縱身,任思念穿越生死,隻因Myra是如此確定Roy的愛會同自己一樣堅定!

鏡頭又切回暮年的Roy,Warterloo bridge 下湍流的河水把記憶帶向遠方。才為Myra拭淚,又要為Roy惆悵。這殘忍的真愛隻讓墜入其中的人,享用它的溫柔…。

人生若隻如初見

滑鐵盧橋,倫敦的空襲警報,兩人走到了一起。

那時的他,上尉,年輕,英俊,風流倜儻得一塌糊塗。

而她,美麗,純潔,像個一塵不染的天使。

初次相遇,戰火紛飛,但沒人能阻止兩個盛開生命的遇見。他在那天晚上便爽了上校的約,隻為看一眼舞台上的那位美麗心儀的女子。演出之後他們躲過了“老處女夫人”的監察,約會了。浪漫的燭光,心醉的華爾茲旋律,久久縈繞。他在第二天清晨便找到她,向她求婚了,他說他整夜都無法入眠,而她,毫無顧忌的點頭了。幸福,似乎無邊無際的樣子,管他什麽戰爭,管他什麽征戰,沒有什麽能阻擋兩個人的真心相愛。

而分別,雖然早知道會來,卻依舊出乎意料的倉促,倉促到第二天的教堂的婚禮他們已經無法舉行, 倉促到她不顧後果沒去演出卻依舊沒能在車站見他最後一面。

她在報紙上看到為國捐軀的英雄名單,有他!她震驚了,以至于在“未來婆婆”面前語無倫次,婆婆起身憤然離開。

如若他已不再,如若她再也無法挽起愛人的手臂,她的等待與堅守,還有什麽意義可言呢?生活的艱辛,從來不是她抱怨的內容,她一直那麽堅信,隻要有他在,幸福會有到來的一天。可是如今,她的世界塌了,如何活下去,從此不再重要。

原來,隻是命運給她開了個玩笑,在她“尋找工作”的車站,她見到了從戰場上回來的他。他激動地擁抱失散已久的女子,感嘆命運的神奇,他光榮歸來,他安然無恙,他依舊英俊,他依舊風流倜儻,並且,他依舊愛她。她,也依舊年輕,依舊美麗,美得讓人心醉。

隻是,她,已,淪落風塵。不再如當初般純潔無瑕。

戰爭,萬惡的戰爭。

戰亂的年代,她,一個女子,一個失去了愛人和工作的女子,沒有堅守的理由。看不清明天的時候,誰又能在這個滄海桑田的世界去堅持做最真的自己呢?

她有嘗試去想,也許還可以在一起,也許他會接受她的一切。這是她改變命運的唯一的機會了,並且他們之間,感情依舊。她去見他的媽媽,去見他的鄰居,他的親人,去他的家裏。她的一切,為他們所接受,儼然,她已經通過了所有人的“檢查”。隻是,他手臂上的那枚閃閃的金質徽章,刺痛了她的眼睛。不是他接不接受她的過去的問題,是她已經佩不上他了,她想。

再也回不去了。

影片的最後,他站在滑鐵盧橋上,回憶過去。在這座橋上,她初次遇到他;在這座橋上,她開始向陌生的男人媚笑,也是這座橋上,她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在想,她太傻了是不是,他從來不曾介意過,還是在想,人生若隻如初見。

1940年的電影,黑白片,羅伯特·泰勒本身就帥得一塌糊塗,而費雯麗的演出更是極其出彩,她的演技在《亂世佳人》裏就早有見識,如今看,更是不同凡響。

對于如今自以為見過大風大浪、對任何事都見怪不怪的我們來說,影片的故事似乎已經很老套了。隻是如今看來,依舊經典。影片給人的感覺很幹凈,不是影片中的人,而是電影本身。

關于滑鐵盧橋

滑鐵盧橋始建于1817年,是一座9孔石橋。當其建成通車時,正值英國的威靈頓公爵在滑鐵盧戰役中大勝拿破崙兩周年,此橋便由此得名滑鐵盧。20世紀40年代,滑鐵盧橋開始進行重建。由于當時二戰戰事正酣,男丁稀缺,粗重的建築工作因此也就不得不交給英國婦女去完成。在德國法西斯的狂轟濫炸中,新橋終于在1942年建成,不過正式通車一直拖到了1945年。

新的滑鐵盧橋為鋼筋混凝土結構,遠遠望去,外形簡單卻不失典雅。該橋長近400米,寬約25米。橋下5孔有如五道彩虹首尾相連,橫跨泰晤士河南北兩側。泰晤士河水面雖寬,水流卻極緩慢,一艘接一艘的船隻仿佛行駛在光亮、平坦的液體馬路上,悄無聲息地在橋孔間穿梭。由于此處位于倫敦鬧市區中心地帶,而泰晤士河恰好又在此轉了一個大彎,因此觀賞起兩岸的綺麗風光,可以說視角最佳、景致最好。記載著“日不落帝國”往日輝煌的城堡宮苑,拔地而起的高樓與凝重的古建築相交融的倫敦金融城,以及忙忙碌碌的現代化碼頭倉庫,在這裏都可一覽無餘。

漫步在滑鐵盧橋上,迎面春風微拂,腳下流水潺潺,身旁車輛穿梭。此時此景,不免再次令人想起“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魂斷藍橋》。從滑鐵盧橋上的浪漫相識、俱樂部舞會的燭光搖曳,到滑鐵盧火車站的悲歡離合、鄉下農庄的美麗晨光,再到滑鐵盧橋上的萬念俱灰,傳誦久遠的凄美絕唱,一切都與滑鐵盧橋息息相連。

電影《魂斷藍橋》中的滑鐵盧橋,原來的大橋雖早已變成一座鋼筋水泥的現代化大橋了,早已沒有了原來的傷感和浪漫。但對于很多人來說,置身于橋上的那種近距離體驗,常常讓周圍的一切變得可有可無。不過這座橋又有了一些新的意義,橋的對岸就是歐洲大陸通過英吉利海峽海底隧道通往英國的歐洲之星(Eurostar)火車的起點站滑鐵盧站(WaterlooStation)。

由于電影《魂斷藍橋》的風靡全球,不僅使滑鐵盧橋蜚聲世界,更使它帶著幾分悲傷的壯麗,賦予著滑鐵盧橋強大的吸引力。

這座優美而動人的大橋,在訴說著泰晤河畔上的戀情的同時,也描繪著這座典雅大都市的浪漫。至情至愛,追憶一生!《魂斷藍橋》中的愛情是如此聖潔,那銘刻著戰爭痕跡的大橋上,滾落路邊的“信物”,定格了今生的遺憾。他不僅僅是向人們展示了愛的真諦,更重要的是向人召喚著和平的珍貴和戰爭的罪惡。如果沒有戰爭,如果處在和平年代,洛伊和麥娜一定會白頭偕老,過著幸福的生活。“拒絕戰爭,爭取和平”,珍惜今天的美好時光,不要讓他們的悲劇再次重演!又讓我走進了《魂斷藍橋》的經典劇場,去感受那人生真情的摯。

相關研究

淺析影片的催淚效應

巧妙感人的情節安排

《魂斷藍橋》是 崇尚戰爭與愛情的奧斯卡影片經典的代表作之一。它的出色之處不僅僅在于其動人的故事,演員們精湛的表現技巧,更多的是編劇導演匠心獨運的巧妙的情節安排。

影片開頭,白發蒼蒼的洛伊來到滑鐵魯橋,手拿護身符憑吊逝去的情人,20年前的那一幕又如在眼前。其實剛開始,影片就以倒序的手法給觀眾作了傷感的伏筆。但隨後,鏡頭慢慢切換到20年前英姿颯爽的洛伊。在橋上,洛伊偶遇美麗的女主角瑪拉,並送其到車站,短暫分別後觀看她跳舞,舞後,瑪拉不顧劇團女經理笛爾娃夫人的嚴厲反對,同羅依幽會,在華爾茲舞曲中,兩人翩翩起舞,含情相望。次日,兩人更迫不及待地結婚。故事至此,男女主角一見鍾情、似為天作之合,情路發展也一帆風順,令人心情很是欣慰,更使後來的悲劇結局為觀眾鋪就了巨大的心理落差而之後,劇情的發展雖不是急轉直下,但卻慢慢從愛情快樂的頂峰向波折、矛盾、沖突走向悲情之路,乃至最後的大悲劇結局落幕。當洛伊在即將結婚的當天突然收到出征的命令,瑪拉不惜缺席演出趕到車站卻沒能趕上與情人好好道別。返回後,嚴厲的劇團經理開除了瑪拉和她為之辯護的好友凱蒂。影片在短時間內完成了從喜到悲逐漸渲染的過渡。

及後,瑪拉的在報刊上看到洛伊的死訊成了她命運的徹底轉折,流落妓女,漂泊生活,即使在車站意外重逢洛伊,這裏稍微緩和了觀眾傷感的神經。但不可挽回的損失使得她與洛伊的久別相會仍暗藏走向痛苦結局的必然。至最後,成為全劇最經典鏡頭的,是瑪拉麻木地走向迎面的列車,香消玉殞,隨著《過去的好時光》的樂聲,年老洛伊悲傷的眼神又重現幕前。 至此,全片情節從悲到喜,到漸悲再到大哀傷的情感線路便呈現出來。全劇情節不算復雜難懂,卻時時調動著觀眾的情緒。應該講,故事的內容和情節是一部電影的靈魂,有了跌宕心靈的劇本內容,即使這隻是有黑白的文字的小說,腦海中的畫面也會賺足不少人的淚水。

演員表現的傳神入扣

劇照常言道,“演員選對了,戲就成功了一半”這句話確有道理。銀幕上的人物形象,需要通過演員的創造體現出來,而一個演技高超,藝術性強的演員,不但貼合劇本情節與內容的需要,更會將人物個性鮮明地表現出來,表演自然而充滿感染力。《魂斷藍橋》的催人淚下的效果,與演員們的深厚功力分不開。

女主角費雯•麗生于印度,英國國籍,曾就讀于英國皇家戲劇藝術學院。先後拍攝過《愚人船》、《欲望號街車》、《漢米登夫人》、《魂斷藍橋》、《亂世佳人》(《飄》)等。其中《欲望號街車》和《亂世佳人》兩次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可見,《魂斷藍橋》也是費雯•麗在其演藝巔峰時期的一部代表作。

好的演員始終是人生如戲。費雯麗是一位天才女演員,也是一個悲情的演員,年老時,她在公寓孤獨一身,很難想象那個滿臉皺紋的女人就是昔日輝煌一時的好萊塢紅星。最後精神失常,她的美貌始終敗到了她的演技之下。演員的經歷與劇本的情節如此相似,難怪費雯麗演繹瑪拉時自然駕輕就熟,入戲自如。也不能不贊嘆導演茂文•勒洛依選材的獨到眼光。

而美國影星羅伯特•泰勒飾演的洛伊,那種翩翩君子,溫文爾雅的大將風度也被演繹得淋漓盡致,特別是那簇略顯輕佻的唇上小胡子,與年輕時洛伊的風流倜儻的性格相當契合。而洛伊年老和年輕時心境與外貌的迥異也令觀眾們扼腕。

經典鏡頭與配樂的使用

一部電影的經典往往在于它的經典鏡頭、場景給觀眾的深刻印象。而對于《魂斷藍橋》而言,最經典鏡頭莫過于影片的結尾,這也是全劇催淚的高潮。當瑪拉痛別情人,滿懷傷感而又彷徨無助的時候,瑪拉來到滑鐵盧橋上,獨自倚著欄桿,眼神呆滯。一隊軍用卡車隆隆開來,瑪拉平靜地迎著卡車走去,任憑車燈在臉上照耀……此時,鏡頭在瑪拉的臉和卡車頭之間不停地切換,不需要語言與文字的任何說明,這種極為典型的蒙太奇手法加上黑白影片獨特的沉重感,使人明確的感覺到一顆美麗的流星即將隕落。——在人群的驚叫聲中,一個年輕的生命結束了,地上散落著手提包和一隻象牙雕的吉祥符。這時鏡頭又切換到開頭白發蒼蒼的洛伊。

值得一提得還有該片的配樂,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和《過去的好時光(友誼天長地久)》分別為該片的片頭和片尾曲,並且在劇中多次出現。其中《天鵝湖》主要表現主角瑪拉的天生麗質和高貴,在開頭和跳芭蕾舞時均有出現,悠揚的樂聲中透露出絲絲悲悵,也昭示著瑪拉的悲慘結局。而《過去的好時光》在後世本是傳頌友誼的歌曲,但在本片中卻是以悲的格調出現,每逢男女主角每次分別或出現挫折都作為背景音樂出現。特別是在結局,樂曲的高聲凄婉襯托,似乎是無聲的抗議與哭訴,使女主角的不幸命運在此刻更顯震撼。觀眾的情感也在凄迷的聲畫中得到強烈感染。悲悵的音樂結合蒙太奇的畫面穿插,使電影在結尾中把觀眾帶入了催淚的高潮。

意識形態上的共鳴性

影片能觸動觀眾的惻隱,不惜情傷淚下,與其在觀眾生活中產生的強烈認同感分不開。而作為一部蕩氣回腸的愛情經典之作,《魂斷藍橋》內容雖有些傳奇化,但文藝氣息濃厚,原比不上渲染色情暴力的好萊塢大片的視覺沖擊力大,但卻大受全球歡迎,特別是能觸動本來文化差異較大的東方人,這更是可貴。

筆者認為,《魂斷藍橋》雖為外國影片,但其纏綿悱惻的悲劇情節中,透露出東方人的許多傳統心理。例如瑪拉淪為妓女後不敢將實情告訴洛伊的母親,隻說是已經有了另一個男人。後來瑪拉知道洛伊不嫌棄,也認為自己辜負不起,隻能一死求解脫。這種強烈的處女貞操觀念令許多現代的西方人覺得不可思議,然而在中國,影片中那種忠貞不渝的愛情觀卻與傳統的貞潔觀念相吻合,這與梁祝、牛郎織女傳遞的愛情觀是一致的。自然在無意間暗合暗合了傳統東方人的思想定勢。

再者,戰亂中的愛情片有著其感人至深的情感效應,演員細膩的表演,更能感動感情細膩的東方人,這也許也是該片能在東方有著轟動效應的原由。影片中對社會階級亦有描寫,從而對戰爭和社會的深層原因有一定的揭示。而這也與傳統的寓教于影片,反對階級剝削的中國戰爭片有著一定的相似性。這令東方觀眾也通過影片,在意識形態上找到思想的結合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