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黎民

鬱黎民

鬱黎民,原名潔民,1925年生,著名作家鬱達夫長女。1944年浙西第一師範畢業,後隨丈夫鄒陔笙到湖南桂陽一中教書,曾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三八紅旗手”等榮譽稱號,當選為湖南省第五、六屆政協委員。是鬱達夫研究學會客籍會員。

  • 中文名稱
    鬱黎民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職業
    作家

人物簡介

鬱黎民,原名潔民,1925年生,著名作家鬱達夫長女。1944年浙西第一師範畢業,後隨丈夫鄒陔笙到湖南桂陽一中教書,曾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三八紅旗手"等榮譽稱號,當選為湖南省第五、六屆政協委員。是鬱達夫研究學會客籍會員。1996年12月,她參加"紀念鬱達夫烈士百歲誕辰"大會,其發言稿在國外全文轉載。

人物生平

1925年農歷正月初六,鬱黎民出生于浙江富陽城滿舟弄一號院。當時母親孫荃患有瘧疾,無法母乳哺養,隻好把小黎民寄養在一個奶娘家裏。在一個冬日早晨,大雪紛飛,鬱達夫到奶娘家看望小黎民。一進門,發現小黎民凍得全身發紫,赤著身子號啕大哭,奶娘卻在樓下安然地準備早餐。鬱達夫立刻解開身上的皮袍,把小黎民緊緊地裹住,親自把女兒送到離城15公裏外的岳母家,托岳母另請奶娘哺育小黎民。

鬱黎民在外婆家生活了6年,直到上學讀書才回到母親身邊。在這期間,鬱達夫從外地回富陽,都會帶著弟弟熊兒(天民)來看望她,但鬱黎民覺得自己沒有受到父親更多的重視。

回到了母親身邊,鬱黎民不時能見到父親,但他身旁都有王映霞陪伴。1937年春天,鬱黎民在春江賓館前遇到了父親,"大約是他送王映霞來富陽避難"。從此,鬱黎民隻能在報紙上看到父親的行蹤了。

鬱黎民一直期盼著父親歸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父親的噩耗--1945年8月29日,化名趙廉的鬱達夫在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島被日本憲兵誘騙殺害,時年49歲。

1965年8月29日,鬱達夫殉難20周年。當時國內極左思潮泛濫成災,幾乎沒有聲音來緬懷一代文豪鬱達夫。幸好在當時的《光明日報》上看到了冰心的一篇紀念文章,這讓鬱黎民"心潮起伏、夜不能寐",寫下了四首五絕律詩,"作為女兒私自對他的紀念"--

一代文人隕,千秋國士哀。

誰憐身飼虎,萬裏不歸來。

祖國衰貧甚,頹唐事豈真?

旌旗弄鬼蜮,慷慨一詩人。

一門著節烈,慘痛那堪言。

今日應含笑,繁華燦故園。

異域埋忠骨,于今二十年。

緣微憐子女,惆悵望南天。

隨著年齡成長,鬱黎民對父親多了一份理解。她反復閱讀了鬱達夫的《毀家詩記》和《離亂家詩》,越來越感慨父親命運的可悲。"可憐的父親,真是一個'有家難歸,有國難投'的孤臣孽子啊!"在一篇回憶文字中,她寫道。

"憐君亦是多情種,瘦似南朝李易安"

鬱黎民完全由母親撫養成人,在感情上自然更傾向于母親孫荃。孫荃1897年出生在富陽縣一個地主家庭,原名蘭坡,上過私塾,精通舊體詩詞。1917年8月30日,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孫荃與鬱達夫訂婚。旋即鬱達夫赴日留學,兩人多有鴻雁傳書。鬱達夫甚至決定給未婚妻改名,並且贈詩曰:

贈君名號報君知,兩字蘭荃出楚辭。

別有傷心深意在,離人芳草最相思。

鬱達夫對孫荃的詩情向來贊賞,有一次回信點評曰:"文字清簡,已能壓倒前清老秀才矣!"他還曾試著把孫荃的兩首小詩夾在自己詩作內寄出發表,幾可亂真。鬱達夫甚至還要為她出版詩集,"當為汝製小序一篇,誇示眾人"。

1920年7月24日,兩人正式結婚。隨後的六七年時間,盡管經歷了喪子之痛,但夫妻二人的生活充滿甜蜜。1922年春,鬱達夫要去日本參加畢業考試,離別讓兩人陡生傷感,于是攜手和聲填詞《賣花聲--送外東行》:

夢裏哭君行,疑已天明。(孫)

醒來卻喜夜沉沉。(鬱)

不是阿儂拋不了,郎太多情。(孫)

無語算郵程,暗自心驚。(鬱)

途中千萬莫多停,到得胡天安住後,寄個回音。(孫)

夫妻情深讓鬱達夫唏噓不已,一到日本,他就寄來兩句詩:"憐君亦是多情種,瘦似南朝李易安。"

但好景不長,1927年鬱達夫與王映霞在上海同居,這對孫荃的打擊不可想象。"在長夜漫漫中,她隻得斷葷茹素,成了虔誠的佛教徒。"

1931年3月,鬱達夫與王映霞之間的矛盾升級,回到了富陽老家。見到久別的妻兒,他分外激動。但孫荃不肯原諒,她把鬱達夫安頓在樓下的西廂房,在自己和孩子們同住的臥房門上貼出"臥室重地,閒人莫入"的告示。不過在飲食上還是按照鬱達夫過去的愛好細心烹製。

半個月過去了,鬱達夫要趕回上海,孫荃帶著鬱天民到渡口送別。回家時,她發現鬱達夫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寫道:"錢牧齋受人之勸,應死而不死,我受人之害,不應死而死,使我得逢楊愛則忠節兩全矣!"孫荃想起楊愛就是錢牧齋之妾、吳江名妓柳如是的本名,頓時痛哭流涕,不知道是憐還是恨。

鬱黎民覺得母親起初對父親有所怨恨,但是隨著時間流逝,"她由怨恨轉為理解,最後轉為同情,等到得知父親殉難印尼蘇門答臘的訊息後,更變成了深深的悼念了"。鬱達夫的侄女鬱風也提到後來三嬸慢慢拋棄了對三叔的怨恨,"而是饒有興味地像談起老朋友似的沉浸在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裏。"

"文革"期間,鬱黎民從湖南逃到母親身邊,母女倆經常徹夜長談。一次,母親說起她有一樁未了的心事,就是當時鬱達夫的作品還沒有整理出版。她對女兒說,等到政治清明的那一天,總會有人來從事鬱達夫研究,讓他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個公正的地位。

1978年3月29日,孫荃患心力衰竭去世。待鬱黎民匆匆趕回浙江老家,母親已先一日下葬。悲痛中,鬱黎民擬就一幅挽聯,表達了自己無盡的哀思:

一生茹苦憶慈親,最難忘國難家仇,長夜漫漫,心傷杜宇。千裏奔喪憐弱女,徒悵望衡雲浙水,橫空渺渺,目斷驚鴻。

"吉稽殷墟文物遠,案翻魏武議論申"

"文革"期間,鬱黎民的丈夫鄒陔生被打成"反革命"。1975年,全國開始復查平反冤假錯案。懷揣母親寄來的100元錢,鬱黎民隻身奔赴北京,為丈夫的平反奔波。

到了北京,她首先想到找郭沫若。

郭沫若與鬱達夫1914年就在日本相識,且是同班同學。1921年,他們和成仿吾一道發起成立了創造社。兩人之間的關系一直傳為文壇佳話,曾自比為"孤竹君之二子"。

新中國成立後不久,郭沫若就向中央提議追認鬱達夫為革命烈士。那時,鬱黎民鬥膽給郭沫若寫信,希望能協助安排工作,郭沫若很快回信,告訴她先參加學習班。待學習班畢業,郭沫若幫鬱黎民安排了一份會計工作,但鬱黎民對此不感興趣,隻好作罷。郭沫若並沒有生氣,一直與鬱黎民保持著通信來往。據鬱黎民粗略回憶,郭沫若給她的信有七八封,但大多在"文革"期間被毀。現在還保留著半封殘信,是"文革"結束由學校退回的。

一到北京,鬱黎民就給郭沫若打電話。但當時郭沫若正生病住院,接電話的是他的秘書王廷芳。王廷芳熱心地接待了她,許諾會安排地方政府及時解決她反映的問題。

這一次,鬱黎民離郭沫若最近,但苦于郭沫若身體不適,且時局多變,她沒有機會同郭沫若見面。1978年6月12日,郭沫若逝世,鬱黎民的丈夫鄒陔生借用趙樸初詩作的原韻賦詩一首,寄托了兩人的哀思:

下筆漫雲若有神,先生愛國見忠心。

投身北伐識奸宄,負笈東瀛嘆陸沉。

吉稽殷墟文物遠,案翻魏武議論申。

彌留喜誦春光好,四化征途看駿奔。

"弟兄相見不相識,姐妹含悲各問年"

1985年8月29日,鬱達夫殉難40周年紀念日,由中國作家協會等單位主辦的紀念大會在北京召開。鬱黎民的丈夫鄒陔生應邀出席,口佔一絕:

弟兄相見不相識,姐妹含悲各問年。

今日同敘天倫樂,思親憶舊各潸然。

這是鬱達夫散落在全國各地的8個子女首度團聚。這些骨肉兄弟曾經杳無聯系。當年新加坡淪陷前夕,跟隨鬱達夫出國的鬱飛回到重慶,在報章上看到轉載的《尋找爸爸鬱達夫》,才知道父親早就有一家人留在了富春江邊。

鬱黎民也沒想到她會到湘南的一個小城扎根。1950年她跟隨丈夫來到桂陽縣,成了一名教師,並以此為終身職業。鬱黎民從不以鬱達夫女兒自居,初來學校時要填寫幹部履歷表,她寫的是"父名文,以賣文為生"。當時桂陽很少有人註意到鬱文就是鬱達夫,所以她一直不為人們關註。

1987年,鬱黎民退休。現在,她每天堅持看書看報,而且經常動筆寫文章。由于年歲已高,她很少出門。讓她很欣慰的是,膝下的四個兒女都很孝順,特別是大兒子鄒誠,一直對外祖父很有感情,他所開辦的公司就叫深圳市夫迅實業有限公司,這是因為鬱達夫和魯迅是至交,各取兩人姓名中的一個字,以表對兩位前輩的敬意。

2006年12月7日,浙江富陽舉行鬱達夫誕辰110周年紀念大會,鬱黎民和弟弟妹妹們再度相逢,讓他們掛心的是,"父親的遺骨到底在哪裏"。1995年鬱正民就寫詩呼吁:"歷史已去事作古,仍有日人改史書。國仇家恨重勾起,還我父親鬱達夫。""還我父親鬱達夫",成了鬱家後代共同的心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