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氣一族

鬥氣一族

雞販威(夏雨)與美國華僑傑(劉丹)為同父異母兄弟,威自小被父拋棄,因此仇視回港發展的傑,由于其父留下一座復式單位,傑與妻子倫(黃愷欣)、威與妻子嬌(盧宛茵),長子發(周星馳)、幼子騫(李家聲)被逼同住一屋,發生了不少趣事。威與傑勢成水火,但他倆的至親卻發展出密切關系"嬌與倫一見如故,成為閨中好友;倫的生意伙伴嫻(陳嘉儀)竟是傑的情婦;騫戀上了傑的私生女,即其堂妹薏(羅明珠),關系錯綜復雜,最終如何解決?後威與傑因遺產問題而對簿公堂,不歡而散。直至威發覺傑被騙,兩人的關系才有所突破……

《鬥氣一族》(英語:My Father's Son)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製作的時裝電視劇,全劇共20集,監製曾勵珍

此劇于2009年7月在無線收費電視經典台我們的...吳君如每周六至日連續播映四集。

  • 中文名
    鬥氣一族
  • 主演
    夏雨,周星馳,劉丹,盧宛茵
  • 集數
    20集
  • 類型
    幽默喜劇
  • 出品時間
    1988年
  • 首播時間
    1988年
  • 出品公司
    HKTVB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TVB)
  • 編劇
    邱南隆、黃偉聲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網 56網
  • 上映時間
    1988年
  • 每集長度
    45分鍾

劇情簡介

周星馳吳君如兩大搞笑紅星領銜主演,珍藏無線經典,留住真摯回憶,不容錯過!雞販威(夏雨)與美國華僑傑(劉丹)為同父異母兄弟,威自小被父拋棄,因此仇視回港發展的傑。由于其父留下一座復式單位,傑與妻子倫(黃凱欣)、威與妻子嬌(盧宛茵)、長子發(周星馳)、幼子騫(李家聲)被逼同住一屋,發生了不少趣事。 威與傑勢成水火,但他倆的至親卻發展出密切關系: 嬌與倫一見如故,成為閨中好友;倫的生意伙伴嫻(陳嘉儀)竟是傑的情婦;騫戀上了傑的私生女,即其堂妹薏(羅明珠),關系錯綜復雜,最終如何解決? 後威與傑因遺產問題而對簿公堂,不歡而散。直至威發覺傑被騙,兩人的關系才有所突破.....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演員角色演員角色
夏雨
鄧仁威
盧宛茵
李小嬌
周星馳
鄧家發
吳君如
陳初一
劉丹
鄧仁傑
黃凱欣
愛倫
李家聲
鄧珏騫
羅明珠
鍾意
曾近榮
鍾直
夏萍
妹姐
梅小惠
朱巧瑩
吳國敬
SANDY
陳嘉儀
鍾嫻
黃一飛
嬌兄李小川
梁葆貞
七嬸
俞明
九叔
韋以茵
JANET
何貴林
ROBET

譚一清

侯議員
吳啓明
侯少爺
白文彪
小麒麟
餘慕蓮
牌友

職員表

​監製
曾勵珍
編審
邵麗瓊
編導
邱南隆黃偉聲

劇集評價

看了鬥氣一族,深有感觸。不過先讓我小小地抱怨一下,星哥在這部戲裏戲份實在是忒少了,整一個男四號!不過他的演出可謂精彩紛呈,所以有耐心的朋友可以去看下。

首先,星哥所飾演的阿發是個大老粗,國小都沒畢業就開始跟老爹討生活--賣雞。為了充分扮演這個老粗角色,星特地設計了幾個細節。

1.俗氣的玉佩。據說這是他建議導演讓他佩戴的,戴上之後立刻顯出老土的感覺。

2.服裝。穿一件會透點的白色背心,而且將外套甩在肩頭。另外,細心的觀眾,也就是我,發現他故意把半截背心掀上去,露出半截肚子。

3.小動作。星哥在這部戲裏刻意時常摸自己的肚子,或者東抓抓西撓撓,好像身上很癢。這是一個很好的細節,因為從事屠宰家禽類職業嘛!當然身上不幹凈囉!

4.發型。不得不說裏面的發型真的很適合這個角色,不過貌似星爺那一整年都是這個發型喔!

阿發是一個沒什麽文化但十分孝順,整天研究馬經,對愛情毫無興趣的男人。這樣的角色在星後來的作品可謂少見,因為愛情似乎一直是他十分重要的元素。但是這裏面並不是毫無愛情的,他跟吳君如飾演的初一從一開始的互看不順眼(是那種隨時都會打起來的那種)到害了她心顯內疚,再到驚鴻一瞥突然發現她的美麗,再到後來的動情。記得阿發穿戴整齊去唱戲前唱了一句:人非草木,誰屬無情(開始對初一動心),立刻讓我想到後來吳君如在她那本血淚史裏寫的那句:這樣朝夕相對,人非草木,誰能無情?何況他是那樣英偉瀟灑。 不知道是不是出自這部戲的影響呢?

不過,看得出他們當時都不紅,兩個人的戲份真是少的可憐,而主線,說實話,真的很無聊,連我這麽一個有耐心的人都忍不住快進。這部戲雖然比不上他來自江湖和蓋世豪俠,但看得出星哥演的很用心,肢體動作,表情都表達地很到位。尤其是他那句口頭禪:九唔搭八 真是用的極為傳神!

另外,我還是要贊一下星爺的演技。見識了星爺演的大老粗,你再去看他後來演的文角(例如唐伯虎,宋世傑)你會驚奇:天哪,這竟是同一個人!其實星爺鮮少有重復的角色,每個角色都各有特色而且十分靈動。

分集劇情

第1集

仁威為小嬌之婀娜美態而神魂顛倒,親自送雞至其家,見到她因投資股票失敗,在家內哭哭啼啼,遂好言相勸。二人一拍即合,迅速宣布婚訊。鈺騫見其父早年喪妻,父兼母職多年,未暇為自己打算,眼見他找得如花美眷,雖為他高興,但要在家內諸多避忌,大感煩厭。家發為姑婆排隊買大戲票時,與初一發生爭執。其後更在投註站落馬纜時,忙亂中與初一調亂彩票,果然中了頭馬,遂向初一取回彩票,怎料初一堅拒交出,二人大打出手,頓成歡喜冤家。家發見小嬌在仁威面前,刻意奉承妹姐,開始對好之過于圓滑手段大為反感,形成彼此口和心不和。仁威帶小嬌購結婚戒指時,小嬌獨喜歡一名貴鑽戒,故意假裝戴上後不能除出,仁威無奈,照價買下。

第2集

鈺騫中六畢業後,投考港大落敗,決投身社會工作,在百貨公司內充任日用品推銷員,因他自幼羞怯怕事,期間鬧出不少笑話。鈺騫國中時認識朱巧瑩,已被認定為理想對象,對他照顧入微。鈺騫一向不主動抗拒,形成巧瑩如膠般跟隨鈺騫脫身。小嬌睹狀,不時施計替鈺騫脫身,甚得他信任。仁威看鍾直到其家修理電線,將屋內電源截斷。小嬌在房內被吵醒,出聽查個究竟。鍾直向鄞文梗直,見到小嬌身穿睡袍四處走,大表尷尬,方寸大亂。小嬌側聞鍾直多年來為供養在外國生活的妹妹鍾好嫻母女,寧自節妄縮食,對他大表仰慕。剛巧鍾嫻回港在即,鍾直忙于找尋新居,小嬌義不容辭替他四處尋覓。小嬌瘋狂購物回家,乘的士到樓下時,發現不夠錢支付車資,竟欲以貨物抵款,幸鍾嫻經過,替她解圍。

第3集

家發投註一場馬,以為穩操勝券,怎料開賽時被七嫂的內褲當頭掉正。家發以為初一存心靠害,立上其家理論,令場面尷尬不堪。鈺騫偶然間替父頂檔時,剛巧鍾薏到其檔口買雞,鈺騫被其美貌深深吸引,當堂目定口呆。其後他發現她原來為鍾直之妹,找盡機會與她接近。巧瑩見鈺騫對自己日漸冷淡,故意訛稱另被追求,以圖激發鈺騫,可惜他毫不動容。其後她更暗示應著手安排婚事,鈺騫詐作懵然不知,令好大感不滿。鈺騫首次約會鍾薏,但她聲言到時會多帶一朋友赴會,鈺騫不以為意。怎料到赴會時,發現該人為鍾薏青梅竹馬的男友,彼此狀甚親熱,令鈺騫甚覺無癮。家發見小嬌終日無所事事,並未仕力料理家務,令家中亂七八糟,遂向仁威及妹姐告狀。但小嬌喜于隨機應變,當妹姐回家時,立將垃圾摔入?底,令家發啞口無言。

第4集

小嬌與鍾嫻出街購物時,被一道友打劫,幸一大隻佬途經製服,一起到警署報案。怎料小嬌突然對該道友產生憐憫之心,將證供全改,令道友無罪被釋,鍾嫻大感莫名其妙。仁威自婚後,終日精神不濟。家發以為小嬌生性淫蕩,致仁威燈枯油盡,原來小嬌知道其夫深懂"斜釘"此玩意,夜夜要他共玩通宵,令亞子啼笑皆非。街市舉行清潔大賽,由侯會長主持評選,小嬌在決定性關頭,向侯會出大拋媚眼,輕易替仁威贏得冠軍。仁威見巧瑩不失為一個純真有禮的好女子,不值鈺騫對她冷淡態度,責備鈺騫一頓。小嬌理直氣壯聲言感情不能勉強,勸鈺騫應順其自然,令仁威無詞反駁。鍾嫻在街上再被搶劫,幸Ellen途經,見義勇為退賊。二人話甚投契,迅成好友。

第5集

仁威獲悉其父重病,欲與長子仁傑回港共聚,令仁威當場激起無名火。原來仁威非正室所出,自小其父便攜發妻與仁傑移民美國,遺下仁威母子在新界一祖居內。威父在美經營凍肉生意,事業有成,可惜傑母暗阻止其夫接濟仁威。仁威隻好自力更生,終開設一雞欄,生活總算安穩。仁威明白始終是骨肉親情,暗地為父預備好舒適的環景與美味菜式,以迎接大半生未逢面的老父。妹姐眼見鄧氏終能一家團聚,頓老懷安慰。仁威機場接機,發現仁傑竟抱著老父的骨灰回港,並受命在港發展凍肉生意,接收故居長住,令仁威仿如晴天霹靂。

第6集

仁傑捧著其父骨灰來港,以為可讓他與威母合葬。怎料仁威誤會他多年來存心霸佔父親,甚至連老父病危,也竟阻延行程,以阻止仁威在其父遺產中得到好處,令兄弟間感情起隔膜。仁威的住居面臨遷拆,逼著與仁傑夫婦入住父親遺下兩層相連的舊居。小嬌以為著數,搶著揀上面一層,怎料上手業主已將兩層改為復式,迫于借用仁傑的廚房與洗手間,Ellen毫不介意。鍾直受仁威所托,到其新居研究裝修問題,因而仁傑撞面,彼此尷尬不堪。仁傑鬼鬼祟祟叮囑鍾直萬勿泄露秘密,不料被小嬌看到。原來鍾嫻自小與鍾直相依為命,早年被他送往外國讀書。畢業後在一百貨公司任化妝小姐,與仁傑相識,仁傑向她展開追求。

第7集

當年鍾嫻有一親密男友,二人發生關系,但其男友不幸在一交通意外身亡,留下遺腹子。鍾直不忍其妹孤苦無依,將計就計使仁傑以為自己為經手人,使其生活有所依。仁傑一直安排Ellen與鍾嫻住在不同省內,盡享齊人之福,而Ellen卻被蒙在鼓裏。多年來鍾嫻一直內疚不堪,其後不想仁傑為她離婚,黯然與鍾薏回港,竟陰差陽錯下與Ellen結識,彼此成為好友。小嬌眼見仁傑與鍾直神情曖昧,以為二人同性戀,立向家人宣揚。鈺騫暗中跟蹤二人至嫻家,鍾直訛稱仁傑與鍾嫻亡夫為好友,始將鈺騫誤會平息。小嬌不甘終日悶在家裏,適逢一友人欲出讓其美容院,欲與鍾嫻、Ellen合股經營,三人一說即合。鍾嫻招呼仁傑到家中吃飯,怎料Ellen臨時撞至,鍾嫻著鍾直立刻通知仁傑,才免于泄露秘密,鍾薏不忍鍾嫻再受感情折磨,幾乎向Ellen坦言真相,被鍾直兄妹阻止。

第8集

鍾嫻發現Ellen為仁傑的發妻後,逃避與她來往,欲退出合股美容院,但感小嬌與Ellen盛情難卻,無奈答奈合作。巧瑩日漸受到鈺騫冷落,欲乘幾分酒意,與他發生關系,可惜鈺騫無動于中,令巧瑩大為氣結。仁傑知道Ellen約鍾薏到離島旅行,因受其不揚之貌影響,以為Sandy對鍾薏有不軌之心,遂著鈺騫死跟著鍾薏,以防Sandy有機可乘侵犯她,促成鈺騫與鍾薏感情更進一步。仁傑的凍肉新店開張之日,仁威故意以標榜"生猛鮮雞"的花藍祝賀,仁傑一笑置之。鍾嫻因開設美容院之事,與Ellen相處機會漸多,發覺她不失為一個大情大性而無機心的女性,但自覺背暮好強佔其夫,內心內疚難過不堪。另一方面,仁傑萬料不到生命中至愛的兩個女人,竟同時同地出現,令他應接不暇,再加上Ellen與鍾嫻接觸機會比自己更多,終日恐怕會被Ellen識穿,令神經大表緊張。

第9集

七嬸感到初一已屆適婚之年,但仍未見她感情有托,遂替她問卜,果然今年姻緣將至,遂積極替她安排相親。被家發無意中聽到,將此作為笑柄。巧瑩覺悟到自己對感情過于急進,嚇怕了鈺騫,向他表示鐱歉意,反令鈺騫刻意逃避。鈺騫對鍾薏情深一片,卻始終未敢示愛,再加上鍾薏與Sandy在同一公司工作,彼此接觸機會較多,令鈺騫大表失落。大嬸安排初一相親幾次,都未能物色理懋對象,歸咎初一過于粗魯,遂刻意替她打扮一番,並著她在陌生人面前收斂一下。家發與蝦頭獲悉初一到酒樓相親,故意跟著去,在旁邊一唱一和諷刺初一。初一忍無可忍下故態復萌,因而錯失大好機會。

第10集

巧瑩參加一舊同學聚會,刻意打扮吸引異性,以圖刺激鈺騫,但鈺騫不為所動。巧瑩失意之餘,獨自離去,遇上數名臭飛,被其調戲一番,幸鈺騫及時製止,二人頓和好如初。鈺騫恐被家人知道自己失業,每日如常時間外出,寧在街上百無聊賴找尋工作,被巧瑩無意中撞見,答應替他保守秘密。家發與初一不約而同參加一粵劇興趣班,常被導師抽作對手練習,彼此藉此戲弄對方。鍾嫻感到終日周旋在Ellen與仁傑間,苦惱非常,向仁傑提出欲離港一段時間,藉此放開心情。怎料仁傑表現毫不在乎,令她頓感心酸。鍾薏不甘其母受委屈,向仁傑解釋,令仁傑恍然大悟。

第11集

仁傑發現鈺騫向其凍肉公司求職,亦察覺到他為一勤奮有為的青年,立委以重任,刻意提拔他。鈺騫欣然答應,但恐怕觸怒仁威,惟瞞著眾人為仁傑工作。仁傑接受鍾薏勸告,決不負鍾嫻之情,在鍾嫻出發當日,突宣布與她同行,令她喜出望外。小嬌自經營美容院後,終日在太太團中打轉,閒時互相吹噓,因缺乏旅遊見聞而自卑,要仁威帶她出國遊埠。仁威極力主張到其外家泰國遊埠,小嬌恐被拆穿身世,當場矢口再提旅行之事。妹姐替鈺騫洗衫時,無意中發現他的名片,始揭發他在仁傑凍肉公司做事。其後她為息事寧人,答允不讓仁威知道。

第12集

妹姐在家與眾姊妹開義會,剛巧小嬌回來,被一姊妹認為以前曾打過住家工。小嬌恐再節外生枝,惟低頭側身而去。鍾薏自母親遠行,與Ellen接觸機會漸多,感受到其溫馨甜蜜之意,頓感懷身世,欲借酒澆愁,剛巧遇上鈺騫,二人加深了解,但當想起鈺騫為自己的堂兄時,內心矛盾萬分。大嬌與初一自泰國旅遊歸來,在鄧家大談經歷,要小嬌發表意見。小嬌無詞以對,尷尬不堪,令仁威大起疑心。家發無意中撞見小嬌與一陌生男子在街上拉拉扯扯,立告知仁威。仁威被其一言驚醒,發現小嬌近日不斷向他索取巨款,妁為她接濟"小白臉",與家發暗中跟蹤她,因而揭發小嬌身世真相。

第13集

原來小嬌為一舞女私生女,三歲時其母因性病而死,乃其兄小川一手帶大,可惜小川染有毒癖,曾因多次犯事而被判入獄,小嬌迫于作女傭謀生。眾人獲悉其悲慘遭遇後,均灑下同情之淚。仁威終體諒小嬌苦衷,安排小川住在舊居,並打本給他做生意,以圖令他改過自新。怎料小川死性不改,將本錢拿作賭本,令小嬌大為震怒,嚴斥他一頓,令小川大感慚愧,洗心革面經營一粥檔。鈺騫為擺脫巧瑩,以便與鍾薏見面,故意安排巧瑩到夜校上課,令她無暇監視,巧瑩果然言聽計從。仁傑與鍾嫻自日本歸來,鍾薏往接機,被鈺騫無意中撞見,內心暗感事有蹺蹊,欲向鍾薏試探,不果。鍾薏奉命拿手信到威家,發現巧瑩以鈺騫親密女友自居,受到鄧家各人的贊許,令她不自禁起嫉妒之心,逐漸疏遠鈺騫,令他莫名其妙。

第14集

鈺騫受公司重用,獲升職加薪,與同事吃飯慶祝,剛巧巧瑩來電約他,鈺騫借故推辭。其後巧瑩發現鈺騫欺騙自己,在鄧家大嘈大吵,無意中揭露鈺騫在仁傑的凍肉公司工作,被仁威聽到,大為震怒。仁威本來大力反對鈺騫繼續在凍肉公司工作,但見愛子事業初成,加上仁傑悉心栽培,令他改變初衷。鍾薏生日當天,仁傑托鈺騫送一金煉予她作禮物,怎料巧瑩以為鈺騫打算送給她,其後眼見鍾薏戴上,各鈺騫大呷幹醋。巧瑩見鈺騫移情別戀,終日鬱鬱寡歡,其好友肥妹替她明查暗訪,到鍾薏工作的時裝店試探她。巧瑩眼見鍾薏與Sandy狀甚親熱,立對鍾薏戒心頓失。家發自與初一在粵劇班相處日久後,彼此漸覺志趣相投,感情油然而生,漸由變為好友。

第15集

巧瑩獲悉Ellen急聘助手,立瞞著鈺騫往應征,以圖監視鍾薏的私生活,果被錄用,更乘機在鍾薏面前顯示與鈺騫恩愛之處,令鍾薏不是味兒。鍾嫻周旋在仁傑與Ellen間,終日提心吊膽,精神大受痛苦,仁傑睹狀大表同情,欲與她到離島輕松一頓,剛巧Ellen生病,鍾嫻不忍仁傑拋下Ellen在家而風花雪月,著仁傑回家陪Ellen,內心倍感凄涼。鈺騫相約鍾薏,巧瑩故意跟隨,並暗中各鈺騫表示,Sandy已與鍾薏在熱戀中,令鈺騫大表失望。巧瑩為令鈺騫對鍾薏死心,與Sandy連手離間二人,並彼此取悅自己的心上人,令笑話百出。鍾嫻厭倦香港的生活,更不忍好友Ellen為自己而定庭破裂,決隻身回美國散心,追尋逍遙自在的生活。仁傑聞訊大表難過。

第16集

愛倫見鍾薏獨自悶在家內,特約她與仁傑晚飯,令場面尷尬不堪。鍾薏眼見愛倫對仁傑百般殷勤服侍,內心更覺難受。仁傑與友人投資地產生意,于新界覓得一塊空地,欲發展為高級住宅區,剛巧其中一處屬鹹田的遺產,仁傑向仁威解釋此地已升價百倍,好好勸他賣之圖利,可惜仁威拗氣不賣,兄弟間再發生意見。小嬌發現家發與初一間情根暗種,奈于二人自尊心重,未肯向對方提出約會,遂主動安排家人往新界燒烤,製造機會二人親近。家發受小嬌鼓勵,向初一大獻殷勤,弄巧反拙,令他大感為難。

第17集

仁傑在家人面前,乘機再勸仁威出讓祖地。仁威堅持不肯,反以為仁傑存心奪家產,對他再起憤恨。仁威見到仁傑與鍾嫻態度不尋常,當眾揭露二人曖昧關系。鈺騫為顧存鍾薏聲名,以仁傑與鍾嫻的親密關系替鍾薏辯護,令眾人大表驚愕。眾人恐Ellen受刺激,合力隱瞞事實。家發自得家人撮合,對初一漸產信心,主動向好提出約會,果獲答應。初一還一改以往粗魯形象,刻意打扮赴約,令家發大為興奮。鍾薏病在家中,巧瑩刻意安排鈺騫與Sandy同時往探病,令鈺騫不是味兒。

第18集

仁威見老友徐少東對鍾嫻有意,安排二人參加船河,以做媒為實。仁傑獲悉後醋意大生,大事質問鍾嫻,二人大鬧一場。仁傑苦勸仁威無效,欲以高價引他賣地,仁威堅拒所求。愛倫不值仁威意氣用事,親自遊說他,再惹起仁威忿怒,一時沖動爆出仁傑與鍾嫻的私情,令愛倫仿如晴天霹靂。愛倫回家後,向仁傑大發雌威,要仁傑和盤托出真相。仁傑雖然坦承一切,仁仍未得其妻諒解。小嬌不滿意仁威為向仁傑報復而刺激愛倫,決冷落他以示抗議。仁威雖然後悔自己處事過于沖動,但亦無法挽回。鍾嫻知道愛倫發現她與仁傑的事後,苦苦哀求愛倫原諒,但愛倫已受創極深,還向她大發雷霆,令鍾嫻更為難受。

第19集

鈺騫終于不能忍受巧瑩的死纏爛打,向她決絕地拒絕愛意,並表示會專意追求鍾薏。巧瑩聽聞大表傷心,但仍聲言對鈺騫決不死心。鍾薏飽受家庭與感情的困擾,情緒大表失落,與鈺騫在的士高內借酒澆愁,二人意亂情迷下共度一宵,鈺騫答允鍾薏保守秘密。鈺騫向鍾薏訛稱二人已發生關系,藉此向她求婚。鍾薏自知與鈺騫為堂兄妹的關系,拒絕婚事,並表示對鈺騫絕無感情,令鈺騫大失所望。愛倫經歷感情劇變後,對婚姻信心大失,決與仁傑提出分居,並隻身回美國定居,仁傑苦苦哀求無效。

第20集

鍾嫻空虛寂寞之時,受到少東體貼關懷,使她芳心大動,決跟隨他到美國定居,令家人大表欣然。仁傑不慎被卷入一商業行騙案內,被帶返警署問話,含冤莫白,卻無訴苦對象,內心甚為孤寂。鍾薏以為鈺騫向巧瑩泄露二人亂倫關系,一時悲忿中來,竟萌輕生之念。鍾直臨急爆出鍾薏非仁傑親生女,令仁傑大受刺激,但鈺、薏二人卻喜出望外。巧瑩見拆散鍾薏與鈺騫無望,開始對Sandy產生好感,主動接近他,彼此產生新感情。究竟鈺騫與鍾薏能否有情人終成眷屬?初一與家發能否發展下去?仁傑與愛倫能否和好如初?仁傑、仁威兄弟會否和平共處呢?留意本劇大結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