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順 -東漢末年將領、呂布帳下中郎將

高順

東漢末年將領、呂布帳下中郎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順(?-199年),東漢末年軍閥呂布的重要將領,以作戰勇敢無畏而聞名,忠于名言。高順曾駐守于呂布的主城下邳,並擊敗了由曹操族弟夏侯惇所統領的軍隊,也讓夏侯惇受到重創失去左眼,更擊敗了被人稱為萬人敵的關羽及張飛引兵來犯的劉備軍。同年九月,曹操親率部隊攻打下邳,並且採用荀攸的計策先將部隊完全包圍住下邳城後開始進行水攻下邳,致使守軍作戰失利,上下離心城破人亡,高順則與呂布和陳宮一同被斬首。

  • 中文名稱
    高順
  • 國籍
    東漢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公元198年
  • 職業
    中郎將
  • 主要成就
    統率陷陣營,擊破夏侯惇、劉備
  • 所侍君主
    呂布
  • 人格特點
    為人清白,忠心耿耿
  • 伯平

個人簡介

中文名:   高順  

高順

國籍:   東漢  

民族:   漢族  

逝世日期:   公元198年  

職業:   中郎將  

主要成就:   統率陷陣營,擊破夏侯惇、劉備  

所侍君主:   呂布  

人格特點:   為人清白,忠心耿耿  

生平經歷

陷陣軍營

高順跟隨呂布征戰四方,直屬部下七百餘人,號稱千人,鎧甲兵器都精練齊整,嚴守軍紀軍備嚴整且作戰時相當勇猛,高順每次率領著部隊攻擊敵方陣營,而又很快速的攻陷敵方陣營,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以高順率領之部隊有為“陷陣營”之美譽。

明實果斷

建安二年196年6月夜半,呂布部將河內人郝萌發動叛亂,攻擊下邳府的廳事合,呂布不知道謀反者是誰,急忙和妻子衣不蔽體的突破洗手間的牆壁脫逃,到都督高順的營內,高順主動讓出督將位子給呂布後稱呂布為將軍。高順詢問呂布有沒有什麽可以依靠用來判斷敵人的線索,呂布隻回答聽到河內人的話,高順馬上就冷靜判斷出敵人是郝萌,並且立即帶兵進入下邳府,斬殺郝萌,平定叛亂。

不受重用

先前高順曾經對呂布做過諫言,“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雖然呂布知道高順忠心于己,可是呂布並沒有重用高順,緊接著呂布因為郝萌的謀反,對高順變得更加疏遠,憑借和魏續有外內之親,奪取全部高順所領導的陷陣營士兵給魏續,直到當要戰爭的時候,因此才令魏續還給高順統領的陷陣營部隊與交還兵符,高順也從來沒有恨意。

忠臣進諫

東海人蕭建當時為琅邪相,在莒城保城自守,沒有和呂布往來訊息,呂布寫了封信給他,在信件的威嚇下,蕭建派遣主簿贈送書信呈上貢品給呂布,貢品內有良馬五匹,結果沒想到之後蕭建被臧霸擊破,並奪得蕭建的物資,呂布得知後便親自率領步騎征伐,可是高順卻諫阻呂布:“將軍躬殺董卓,威震夷狄,端坐顧盼,遠近自然畏服,不宜輕自出軍;如或不捷,損名非小。”但呂布不聽。 臧霸畏懼呂布以武力劫掠凌虐,果然堅守城池,呂布不能攻克,最後無功而返。臧霸之後才又和呂布敦睦。

下邳兵敗

建安三年,呂布感到劉備的危險,命中郎將高順和北地太守張遼協力攻打劉備駐城小沛,曹操命族弟夏侯惇前往率軍解救劉備之危,反被高順所統領的陷陣營打敗,結果劉備棄城逃向曹操。[1]

同年九月,曹操親自東征呂布,呂布連三次戰敗便于下邳堅守城池不出。隨後曹操劉備聯軍漸漸包圍了下邳城,後陳宮獻計于呂布,呂布駐守城外,而陳宮與高順駐守城內,由呂布親自率領騎兵去截斷曹操糧道,陳宮、高順堅守下邳城。然而因為妻子的一番話說(高順與陳宮向來不合,如果讓他們兩個一起堅守城池的話,我有可能會被他們遭其染,而萬一將軍出城後,他們就可能密謀叛變,致使將軍出城後則進不了城),使呂布猶豫不已,錯失良機。

十二月城破,高順被侯成、宋憲、魏續叛將所捉拿,呂布、陳宮、張遼都被捉拿到曹操面前,唯有張遼投降曹操,呂布、陳宮、高順先後被斬首之後被送到許昌,懸掛三人的首級在許昌城門前示眾,然後將其厚葬。

忠義無雙

張遼原本要赴死,後被關羽張飛等人為張遼求情跟曹操說些好話而投降于曹操,而曹操有不殺陳宮之意則欲釋放陳宮,但陳宮卻甘願赴死,死後其一家大小母妻兒皆于為曹操所供養,而曹操將呂布用繩子絞死之後便斬首,而曹操問高順:汝降否(汝有何言),高順拒絕投降于曹操而一言不發,曹操怒而斬之。

史籍記載

《後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

(高)順為人清白有威嚴,少言辭,將眾整齊,每戰必克。布性決易,所為無常。順每諫曰:“將軍舉動,不肯詳思,忽有失得,動輒言誤。誤事豈可數乎?”布知其忠而不能從。

建安三年,布遂復從袁術,遣順攻劉備於沛,破之。曹操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

(呂布)其將侯成使客牧其名馬,而客策之以叛。成追客得馬,諸將合禮以賀成。成分酒肉,先入詣布而言曰:“蒙將軍威靈,得所亡馬,諸將齊賀,未敢嘗也,故先以奉貢。”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醞釀,為欲因酒共謀布邪?”成忿懼,乃與諸將共執陳宮、高順,率其眾降。

(呂)布及(陳)宮、(高)順皆縊殺之,傳首許市。

《三國志·魏書·呂布傳》

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時,布將河內郝萌反,將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詣廳事閣外,同聲大呼攻閣,閣堅不得入。布不知反者為誰,直牽婦,科頭袒衣,相將從溷上排壁出,詣都督高順營,直排順門入。順問:“將軍有所隱不?”布言“河內兒聲”。順言“此郝萌也”。順即嚴兵入府,弓弩並射萌眾;萌眾亂走,天明還故營。萌將曹性反萌,與對戰,萌刺傷性,性斫萌一臂。順斫萌首,床輿性,送詣布。布問性,言“萌受袁術謀。”“謀者悉誰?”性言“陳宮同謀。”時宮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覺之。布以宮大將,不問也。性言“萌常以此問,性言呂將軍大將有神,不可擊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謂性曰:“卿健兒也!”善養視之。創愈,使安撫萌故營,領其眾。——裴松之註引《英雄記》

時有東海蕭建為琅邪相,治莒,保城自守,不與布通。

高順

布與建書曰:“天下舉兵,本以誅董卓耳。布殺卓,來詣關東,欲求兵西迎大駕,光復洛京,諸將自還相攻,莫肯念國。布,五原人也,去徐州五千餘裏,乃在天西北角,今不來共爭天東南之地。莒與下邳相去不遠,宜當共通。君如自遂以為郡郡作帝,縣縣自王也!昔樂毅攻齊,呼吸下齊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田單故也。

布雖非樂毅,君亦非田單,可取布書與智者詳共議之。”建得書,即遣主簿齎箋上禮,貢良馬五匹。建尋為臧霸所襲破,得建資實。布聞之,自將步騎向莒。高順諫曰:“將軍躬殺董卓,威震夷狄,端坐顧盼,遠近自然畏服,不宜輕自出軍;如或不捷,損名非小。”布不從。霸畏布鈔暴,果登城拒守。布不能拔,引還下邳。霸後復與布和。——裴松之註引《英雄記》建安三年,布復叛為術,遣高順攻劉備于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三國志·魏書·呂布傳》

布欲令陳宮、高順守城,自將騎斷太祖糧道。布妻謂曰:“將軍自出斷曹公糧道是也。宮、順素不和,將軍一出,宮、順必不同心共城守也,如有蹉跌,將軍當於何自立乎?願將軍諦計之,無為宮等所誤也。妾昔在長安,已為將軍所棄,賴得龐舒私藏妾身耳,今不須顧妾也。”布得妻言,愁悶不能自決。——《三國志·魏書·呂布傳》裴松之註引《英雄記》。

布與宮、順等皆梟首送許,然後葬之。——《三國志·魏書·呂布傳》

高順

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鬥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陳營。順每諫布,言“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布從郝萌反後,更疏順。以魏續有外內之親,悉奪順所將兵以與續。及當攻戰,故令順將續所領兵,順亦終無恨意。——《三國志·魏書·呂布傳》裴松之註引《英雄記》

《三國志·魏書·武帝紀》

呂布復為袁術使高順攻劉備,公遣夏侯惇救之,不利。備為順所敗。

《三國志·蜀書·先主傳》

將至沛收散卒,給其軍糧,益與兵使東擊布。布遣高順攻之,曹公遣夏侯惇往,不能救,為順所敗,復虜先主妻子送布。

《資治通鑒》

呂布復與袁術通,遣其中郎將高順及北地太守雁門張遼攻劉備;曹操遣將軍夏侯救之,為順等所敗。秋,九月,順等破沛城,虜備妻子,備單身走。

歷史事件

建安三年,曹操東征呂布,圍城三月,呂布眾叛親離,開城投降的,卻包括了呂布最信任的魏續。呂布勢敗被

高順

俘,張遼見大勢已去,率領部曲投降,臧霸隻身逃亡,而高順則被降將所俘。關于這些人物的下場,史書與演義大致相差無幾,看看演義中的描寫:呂布多方乞命,自然不足道;陳宮慷慨就義,然死前不免掛念老母妻小;張遼破口大罵,與其說膽略,更不如說是明知必死後的破罐破摔。而真正率真的是高順,在曹操問起時一言不發,從容就義。無言中透出來的那種輕蔑,那是一種“老子不屑與你說話”的氣魄!

或許曹操是更好的主人,可是這有什麽意義呢?自己捍衛的旗幟倒下了,自己自然沒有存活的意義。簡單質樸清白的武人心理,人想苟活下去是可以找到各種大義凜然的借口的,不過至少任何人也無權指責貫徹自己信念慷慨赴義的殉難者。

歷史評價

《英雄記》

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鬥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陣營。順每諫布,言“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布從郝萌反後,更疏順。以魏續有外內之親,悉奪順所將兵以與續。及當攻戰,故令順將續所領兵,順亦終無恨意。

《後漢書·呂布傳》

順為人清白有威嚴,少言辭,將眾整齊,每戰必克。布性決易,所為無常。順每諫曰:“將軍舉動,不肯詳思,忽有失得,動輒言誤。誤事豈可數乎?”布知其忠而不能從。

司馬光《傳家集》

“或問陳登、髙順皆有過人之才,俱事呂布。而登輸心魏祖,親為反間;順盡力於布,與之偕死。意者順賢登歟。應之曰:不然,古者列國並立,同事王室。

故先王製禮,諸侯有王、大夫有君,君臣始終,有死無貳。漢氏平壹海內,萬國一君,天下之君,唯帝室耳。順於呂布,雖備將佐,無委質之分。布者反覆亂人,非能輔佐漢室,而又強暴無謀,敗亡有證。登知幾輕舉以存易亡,徐、豫克清,百姓蘇息。順托身失所,迷逺不復,以陷大戮。易稱比之匪人,豈謂順耶。其才雖美,未能及登。以茲觀之,優劣見焉。”

人物評價

歷史筆下漏掉的名將

高順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忠臣,一個深思遠慮使謀化策的謀臣。高順是一個很註重個人修養的人。他很有威儀,治軍也很嚴格。高順不飲酒,這在當時對于一個武將是很難得的。他也不接受別人的饋贈。同為呂布部將的侯成,有一次丟失了戰馬,後來找回。眾將帶了禮品去恭賀他,侯成用自己釀的酒招待眾將。宴飲之前,侯成先給呂布送了些酒肉過去。呂布大怒,因為呂布曾在軍中下過禁酒令。侯成非常害怕,趕緊回去把酒倒掉,並把眾將送的禮物都退了回去。《素書》說:“貶酒闕色,所以無污。避嫌遠疑,所以無誤。”這一點,高順做到了。

高順也有資格做一個名將,他的部屬僅有七百多人,平日的鎧甲戰具都修繕得精練整齊。每逢戰事,幾乎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人們給了他的部隊一個稱號——陷陣營。高順跟隨了呂布,在呂布神勇的光環下,高順的光彩便暗淡了許多;在呂布的戰略眼光下,高順的才能便打了一個折扣。高順也是一個忠臣。他死心塌地的跟隨呂布,雖然他知道呂布不會成就大事。高順經常勸諫呂布說:“凡是破家亡國的君主,並不是手下沒有忠臣和能臣,是因為君主不能用人。將軍每次的言行舉動,都不肯深思熟慮,動輒喜歡說失誤,將軍的這種失誤太多了。

高順

”高順這段話,不僅適用用于治兵理國,對現代企業用人也很有現實意義。呂布也知道高順是個忠臣,但是他出于種種考慮不能用高順(布知其忠,然不能用——英雄記)。郝萌反後,呂布更加疏遠高順。魏續和呂布有親戚關系,呂布便將高順的部屬全部交給魏續帶領,實際上就是奪了高順的兵權。但有戰事的時候,呂布也離不了高順,還讓他指揮他原來的部隊去作戰,而平日,這些部隊歸魏續統領。即便如此,高順從跟隨呂布,到為呂布赴義,始終沒有恨意怨言。《三國演義》上說,高順被曹操俘虜後,曹操問他:“汝有何言?”高順默然不語。然後曹操縊殺了高順。這段描寫很光彩照人,高順的人格也在他“默然不語”中得到了升華。他沒有象張任那樣,說出“忠臣不侍二主”流芳萬世的言語;沒有象陳宮那樣,做出激烈的反應,主動慷慨就義;沒有像張遼那樣,順應那個時代的處世理念——良禽擇木而棲。

首先,高順是呂布手下第一大將當是無疑。先看第11回,“高順方引軍到,殺將入來……呂布自引救軍來……背後高順、魏續、侯成趕來”,在危及時刻,呂布總是首先派高順到最危急的地方;再看第17回,“高順引一軍進小沛,敵橋蕤;陳宮引一軍進沂都,敵陳紀;張遼、臧霸引一軍出琅琊,敵雷薄;宋憲、魏續引一軍出碣石,敵陳蘭;呂布自引一軍出大道,敵張勛”,這裏可以看出高順總是獨當一面,而其他健將都是兩將雙出。

埋沒的名將

若單論個人武力,高順似乎也能入得一流好手。夏侯惇拔矢啖睛之前,就曾和高順力鬥四五十合,若以武俠小說的觀點來看,那也是夏侯惇劇鬥之後真元損耗,內氣不繼,才著了曹性的道兒,重創夏侯惇的功勞多半還是歸于高順的武勇。

另外,高順的這種“敗退”,似乎還可以有另外一種解讀:他是眼見不能輕易取勝,所以假裝敗退,引夏侯惇進入陷阱;隻是結局不盡如他意。敗退之時,高順“不敢入陣,繞陣而走”,保持了自家陣營的整齊,這又是一個良將的佐證。

再來看看三國志史書上真實的高順是如何的勇猛。

高順

“(高順)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陣營”。平平淡淡的一句話中,似乎除了可以看見七百視死如歸的壯士,無數舍死還生的血戰外,還有一位勇烈沉穩的將軍。建安三年,呂布與劉備反目,派高順統率大軍攻擊小沛的劉備軍。即使是擁有關張兩位“萬人敵”的劉備軍,也沒有能夠抵擋“陷陣營”的兵鋒,高順佔領小沛,隨即擊破由曹營頭號大將夏侯惇所率的曹操援軍。這是高順軍人生涯的顛峰。

裴松之註《呂布傳》引《英雄記》記載,高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短短十二字裏,一位嚴毅威重,清廉自守,生活樸素嚴謹,善于自我克製的真正軍人形象躍然紙上。漢末亂世,兵戈四起,朝不保夕,人多有世事無常,及時立業行樂之嘆,加之漢人有豪飲之風,因此後漢三國人物多嗜酒無度。作為亂世中的軍人,高順放棄了血戰之後無節製的放縱與歡樂而選擇能夠隨時保持清醒與克製的道路,仔細想來,讓人佩服的不僅是他的自律,更是為主君隨時準備清醒狀態的那一份忠義之心,換句話說是真正的“無我”。在驕悍暴虐,殺掠無度的呂布並州軍團中,獨善其身的高順,使人感到分外的清新可敬。 高順的沖鋒陷陣,可以說無愧完美的軍人稱號,然而他更令人欽佩的還是那種高潔忠義的品格。

高順

“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時,布將河內郝萌反,將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詣廳事合外,同聲大呼攻合,合堅不得入。布不知反者為誰,直牽婦,科頭袒衣,相將從溷上排壁出,詣都督高順營,直排順門入。順問:“將軍有所隱不?”布言“河內兒聲”。順言“此郝萌也”。順即嚴兵入府,弓弩並射萌眾;萌眾亂走,天明還故營。萌將曹性反萌,與對戰,萌刺傷性,性斫萌一臂。順斫萌首,默輿性,送詣布”。深夜兵變這種險惡無比的情勢下,呂布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高順不會背叛,于是逃往高順營中。高順確實沒有辜負呂布的信任,詳細詢問了叛亂的細節後迅速確認了叛亂主謀,嚴兵整甲,半夜之內就平定了叛亂,而且親手砍殺了叛亂主謀郝萌。

對呂布這個反復無常以怨報德的主人,高順不僅為他沖鋒陷陣,更是盡了自己的一切力量來輔佐他。某次呂布要親自出軍向臧霸索要財物,高順勸他珍惜名聲,不要為這等無謂的行為出兵,實際上是變相的勸諫呂布不要過于貪圖小利。呂布自然不會聽從。關于這個主人的本性,高順是看的很清楚的,他常對呂布說:“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

實際上就是含蓄的指出了呂布翻覆無常,輕狡剛愎的毛病。呂布呢?“知其忠而不能用”(有人認為是呂布對當自己期待他人能明確表態的時候,因高順一直躲閃不直面自己的而產生的對高順的不喜歡甚至厭煩,這也是呂布知道高順是個忠臣,但不喜歡用高順的原因:“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從這方面來說,高順對呂布認識並不清楚,從某一方面顯示了高順性格中怯弱的一面)。不僅如此,郝萌反後,呂布開始猜忌諸將,甚至剝奪了高順的兵權交給自己的小舅子魏續,直到作戰時才賦予他臨時指揮權,面對如此的猜忌與冷遇,高順仍然無悔的為呂布作戰直至最後。(“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布從郝萌反後,更疏順。以魏續有外內之親,悉奪順所將兵以與續。及當攻戰,故令順將續所領兵,順亦終無恨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