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適 -唐代邊塞詩人

高適

唐代邊塞詩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適(約704年-約765年),字達夫、仲武,漢族,唐朝渤海郡(今河北景縣)人,後遷居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睢陽)。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曾任刑部侍郎、散騎常侍、渤海縣候,世稱高常侍。

高適與岑參並稱“高岑”,有《高常侍集》等傳世,其詩筆力雄健,氣勢奔放,洋溢著盛唐時期所特有的奮發進取、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開封禹王台五賢祠即專為高適、李白、杜甫、何景明李夢陽而立。後人又把高適、岑參、王昌齡、王之渙合稱“邊塞四詩人”。

  • 本名
    高適
  • 別稱
    高常侍
  • 字型大小
    達夫、仲武
  • 所處時代
    唐朝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渤海(今河北景縣)
  • 出生日期
    約704年
  • 逝世日期
    《高常侍集》
  • 主要作品
    《燕歌行》、《別董大》
  • 主要成就
    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

人物生平

​唐朝武則天長安四年(704年),高適出生。

高適高適

唐朝玄宗開元十一年(723年),高適二十歲。于是年前後到長安,後客遊梁宋,遂定居宋城(今河南商丘),躬耕取給。自此時起至開元十九年(731年),一直居宋中。

唐朝開元十九年(731年),高適二十八歲。是年起至開元二十二年(734年),北遊燕趙,先後欲投朔方節度副大使信安王禕、幽州節度使張守珪幕府。作有《信安王幕府》、《薊門不遇王之渙郭密之因以留別》、《真定即事奉贈韋使君二十八韻》、《贈別王十七管記》及《塞上》、《薊門五首》等詩。

唐朝開元二十三年(735年),高適三十二歲。應征趕赴長安,落第。

唐朝開元二十四年(736年),高適三十三歲。有《淇上別業》、《酬陸少府》、《自淇涉黃途中作》等詩。

唐朝開元二十六年(738年),高適三十五歲。返宋中。作《燕歌行》。自此時至天寶七載(748年),一直居于宋中。其間曾遊魏郡、楚地等,又曾旅居東平等地。

唐朝玄宗天寶八年(749年),高適四十六歲。為睢陽太守張九皋所薦舉,應有道科,中第,授封丘尉。

唐朝天寶九年(750年),高適四十七歲。是年秋,北使青夷軍(屬範陽節度使)送兵。

唐朝玄宗天寶十年(751年)春事畢,南歸。有《使青夷軍入居庸三首》、《送兵到薊北》、《自薊北歸》等詩。

唐朝天寶十一年(752年),高適四十九歲。辭封丘尉,客遊長安。秋冬之際,入隴右節度使哥舒翰幕府任掌書記。

唐朝天寶十四年(755年),高適五十二歲。十二月,拜左拾遺,轉監察御史。佐哥舒翰守潼關。

唐朝天寶十五年(756年),高適五十三歲。六月,安祿山叛軍攻陷潼關。高適隨玄宗至成都;八月,擢諫議大夫。十一月,永王璘謀反。十二月,以高適為淮南節度使,討伐永王璘。

唐朝肅宗至德二年(757年),高適五十四歲。討平永王後,又受命參與討安史叛軍,曾救睢陽之圍。

揚州出現的的講述高適故事連環畫之一揚州出現的的講述高適故事連環畫之一

唐朝至德三年(758年),高適五十五歲。因敢于直言,貶官太子詹事

唐朝乾元二年(759年),高適五十六歲。五月,出任彭州刺史。

唐朝上元元年(760年),高適五十七歲。改任蜀州刺史,直至代宗廣德元年(763年)初。

唐朝代宗廣德元年(763年),高適六十歲。二月,遷任劍南節度使。十二月,松、維、保三州等地為吐蕃所陷,高適不能救。

唐朝廣德二年(764年),高適六十一歲。春,高適為嚴武所代,遷刑部侍郎,轉散騎常侍,進封渤海縣侯。

唐朝永泰元年(765年),高適六十二歲。正月,高適卒。贈禮部尚書。留有《高常侍集》等傳世。

人物評價

高適為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與岑參並稱"高岑"。筆力雄健,氣勢奔放,洋溢著盛唐時期所特有的奮發進取、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開封禹王台五賢祠即專為高適、李白杜甫何景明李夢陽而立。後人又把高適岑參王昌齡王之渙和稱"邊塞四詩人"。

河岳英靈集》:評事性拓落,不拘小節,恥預常科,隱跡博徒,才名自遠。然詩多胸臆語,兼有氣骨,故朝野通賞其文。至如《燕歌行》等篇,甚有奇句。且餘所最深愛者:"未知肝膽向誰是?令人卻憶平原君"。

滄浪詩話》:高、岑之詩悲壯,讀之使人感慨。

《吳禮部詩話》:引時天彝評:高適才高,頗有雄氣。其詩不習而能,雖乏小巧,終是大才。

《唐詩品》:常侍朔氣縱橫,壯心落落,抱瑜握瑾,浮沉閭巷之間,殆俠徒也。故其為詩,直舉胸臆,模畫景象,氣骨琅然,而詞鋒華潤,感賞之情,殆出常表。視諸蘇卿之悲憤,陸平原之惆悵,辭節雖離,而音調不促,無以過之矣。夫詩本人情,風氣,河洛之間,其氣渾然遠矣,其殆庶乎!

詩鏡總論》:七言古,盛于開元以後,高適當厲名手。調響氣佚,頗得縱橫;勾角廉折,立見涯涘。以是知李,杜之氣局深矣。

詩鏡總論》:高達夫調響而急。

詩藪》:達夫歌行、五言律,極有氣骨。至七言律,雖和平婉厚,然已失盛唐雄贍,漸入中唐矣。

《詩源辨體》:五言律,高語多蒼莽,岑語多藻麗,然高入錄者氣格似勝,岑則句意多同。

《詩源辨體》:高、岑五言不拘律法者,猶子美七言以歌行入律,滄浪所謂"古律"是也。雖是變風,然豪曠磊落,乃才大而失之于放,蓋過而非不及也。

石洲詩話》:高常侍與岑嘉州不同,鍾退谷之論,阮亭已早辨之。然高之渾樸老成,亦杜陵之先鞭也。直至杜陵,遂合諸公為一手耳。

昭昧詹言》:高、岑奇峭,自是有氣骨,非低甲庸淺所及。然學之者亦須韻句深長,而闊遠不露,乃佳;不然,恐不免短急無餘韻,仍是俗手耳。

主要作品

作品分類

高適詩題材廣泛,內容豐富,現實性較強。主要有以下幾類:

邊塞詩

成就最高。代表作如《燕歌行》、《薊門行五首》、《塞上》、《塞下曲》、《薊中作》、《九曲詞三首》等,歌頌了戰士奮勇報國、建功立業的豪情,也寫出了他們從軍生活的艱苦及向往和平的美好願望,並揭露了邊將的驕奢淫逸、不恤士卒和朝廷的賞罰不明、安邊無策,流露出憂國愛民之情。高適有些贊美不義戰爭、歧視少數民族的作品,如《李雲南征蠻詩》等,是這類詩歌的糟粕

書畫家王靖先生作品高適詩書畫家王靖先生作品高適詩

反映民生疾苦的詩

這些詩比較深刻地揭露了統治者與廣大人民之間的矛盾,如《自淇涉黃河途中作十三首》之九、《東平路中遇大水》等,真實地描寫了廣大農民遭受賦稅、徭役和自然災害的重壓,對他們的困苦境遇表示同情,他還寫過一些贊美"良吏"的詩,從"仁政"思想出發,提倡輕徭薄賦,在當時也有一定的進步作用。

諷時傷亂詩

大抵指斥弊政,對統治者的驕奢淫逸有所批判,如《古歌行》、《行路難二首》等。還有一些詩作于安史亂後,對政局流露出憂慮和憤慨,如《酬裴員外以詩代書》、《登百丈峰二首》等。

詠懷詩

數量最多,思想內容比較復雜。像《別韋參軍》、《淇上酬薛三據兼寄郭少府微》、《效古贈崔二》、《封丘作》等,抒寫了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的憂憤,對現實有所不滿。

代表作品


銅雀妓塞下曲薊門行五首東平留贈狄司馬(曾與田安西充判官)過盧明府有贈
效古贈崔二別董大二首(其一)鉅鹿贈李少府別董大二首(其二)封丘作
單父逢鄧司倉覆倉庫,因而有贈薊門不遇王之渙、郭密之,因以留贈寄孟五少府苦雨寄房四昆季和賀蘭判官望北海作
和崔二少府登楚丘城作酬司空璲少府酬李少府酬裴秀才酬陸少府
奉酬北海李太守丈人夏日平陰亭酬馬八效古見贈酬鴻臚裴主簿雨後睢陽北樓見贈之作酬裴員外以詩代書酬龐十兵曹

作品風格

"雄渾悲壯"是高適的邊塞詩的突出特點。其詩歌尚質主理,雄壯而渾厚古樸。高適少孤貧,有遊俠之氣,曾漫遊梁宋,躬耕自給,加之本人豪爽正直的個性,故詩作反映的層面較廣闊,題旨亦深刻。高適的心理結構比較粗放,性格率直,故其詩多直抒胸臆,或夾敘夾議,較少用比興手法。

高適詩歌的註意力在于人而不在自然景觀,故很少單純寫景之作,常在抒情之時伴有寫景的部分,因此這景帶有詩人個人主觀的印記。《燕歌行》中用"大漠窮秋塞草衰,孤城落日鬥兵稀"勾劃凄涼場面,用大漠、枯草、孤城、落日作排比,組成富有主觀情感的圖景,把戰士們戰鬥不止的英勇悲壯烘托得更為強烈。高適在語言風格上用詞簡凈,不加雕琢。

高適以古之大將軍自詡,可見胸中豪氣端的千鈞。他縱酒馳獵,狂狷之處不亞李白,其所賦名篇《別董大》足以見其風採:

十裏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詩中不但展現了十裏黃雲、北風卷雪的塞上風光,而且顯現了環視宇內無人,氣吞萬裏如虎的豪氣,同李白"吾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宛然同一神韻。

高適第一次赴塞,乃河北節度使張守蛙鎮御的東北邊防地段。北鄰突厥,東北鄰契丹與奚。唐築居庸險隘以阻突厥,建營州以鎮馭奚與契丹。他的這段邊塞生活留下了不少優秀詩篇。如《營州歌》:

營州少年愛原野,狐裘蒙茸獵城下。

虜酒千鍾不醉人,胡兒十歲能騎馬。

高適初至塞上,對張守理曾寄予極大希望,其所賦《薊門行》即借戍卒之口表現了這一主題:

幽州多騎射,結發重橫行。

一朝事將軍,出入有聲名。

紛紛獵秋草,相向角弓嗚。

詩人還憑藉想象,展現了邊防戰士奮勇殺敵的壯烈畫面:

黯黯長城外,日沒更煙塵。

胡騎雖憑陵,漢兵不顧身。

古樹滿空塞,黃雲愁殺人。

高適的名篇《同李員外賀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就是為慶祝前方勝利而寫作的:

遙傳副丞相,昨日破西蕃。

作氣群山動,揚軍大旆翻。

奇兵邀轉戰,連孥絕歸奔。

泉噴諸戎血,風驅死虜魂。

頭飛攢萬戟,面縛聚轅門。

鬼哭黃埃暮,天愁白日昏。

石城與岩險,鐵騎若雲屯。

長策一言決,高蹤百代存。

威棱懾沙漠,忠義感乾坤。

老將黯無色,儒生安敢論。

解圍憑廟算,止殺報君恩。

唯有關河渺,蒼茫空樹墩。

詩中副丞相指哥舒翰,其時已假御史大夫官號。全詩蒼渾雄健,寫血戰一段尤筆墨淋漓,飛動欲活,若聽刀戟幹戈撞擊之聲,似見猛士浴血沖鋒之象,廣角度的拍攝和特寫鏡頭的結合,使場景全方位地展現在讀者面前。篇末對建立了這一奇功茂勛的主將哥舒翰給予高度評價和衷心崇敬。

高適第二次赴塞,所詠不限于河西戰場,對于更為遼遠的西部邊塞--安西大都護府治下的西域局勢也很關

叨。高適本人固然未嘗親履西域,但同他相過往的朋友中卻不乏其人。在其所賦贈別詩中反映了他的關切之情,如《送李侍御赴安西》:

行子對飛蓬,金鞭指鐵驄。

功名萬裏外,心事一杯中。

虜障燕支北,秦城太白東。

離魂英惆悵,看取寶刀雄。

此詩不落普通的送行唱酬俗套,表現了一種巍然頂天立地、凜然氣奪四方的豪情壯志。另一首題為《送裴別將之安西》的五律,風格也與此類似:

絕域眇難躋,悠然信馬蹄。

風塵經跋涉,搖落怨暌攜。

地出流沙外,天長甲子酉。

少年無不可,行矣莫凄凄。

後世紀念

高適的詩對邊塞詩派的有著重要的作用。寫邊塞,蒼茫而不凄涼,賦送別,荒渺而不凄切,皆脫前人窠臼,開一代詩風,其詩又以厚重深沉著稱,擅長古風,所寫邊塞詩在冰寒之中包含著熱力,在荒涼之中蘊涵著活力,是邊塞詩派發展進程中的一個重要裏程碑。

史書記載

舊唐書》本傳

新唐書》本傳

元 辛文房《唐才子傳·高適》

中國文學家大辭典·唐五代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