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百年

高百年

高百年(550-564年),北齊宗室。北齊孝昭帝高演的嫡子(第二子),順成皇後元氏所生。

  • 中文名稱
    高百年
  • 國籍
    中國(北齊)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550年
  • 逝世日期
    564年
  • 職業
    樂陵王
  • 父親
    北齊孝昭帝高演
  • 母親
    順成皇後元氏

人物簡介

高百年(550-564年),北齊宗室。北齊孝昭帝高演的嫡子(第二子),順成皇後元氏所生。560年,高演稱太後婁昭君令立高百年為皇太子。561年,高演臨終傳位給弟弟高湛,給他手書,其末曰:"百年無罪,汝可以樂處置之,勿學前人。"大寧年間,封為樂陵王。公元564年六月,天空有彗星出現,太史官奏稱是"除舊布新之象,當有易主",引起了高湛的猜疑。博陵人賈德胄教高百年讀書,高百年好寫"敕"字,賈德胄密報之。高湛大怒,召高百年前來。高百年知道凶多吉少,割帶玦留給妻子斛律氏。高湛在玄都苑涼風堂,使高百年寫"敕"字,發現筆跡絲毫不差,就命左右捶打,遍地是血。高百年求饒:"乞命,願與阿叔作奴。"高湛將他斬殺,棄屍水池,池水盡赤,在後園親看埋葬。王妃斛律氏聞訊,握玦哀號,絕食而死,死後玦猶在手,拳不可開,其父斛律光自擘掰開。

人物影響

560年,高演發動政變,殺高殷登上皇帝寶座,改元皇建,時年二十六歲。高演在位期間,文治武功兼盛,帝留心于政事,積極尋求及任用賢能為朝廷效力,政治清明;帝關心民生,輕徭薄賦,並下詔分遣大使巡省四方,觀察風俗,問人疾苦,考求得失。並親征親戎北討庫莫奚,出長城,虜奔遁,分兵致討,大獲牛馬。即位翌年,高演得重病死,為了保住兒子高百年的性命,傳位給九弟長廣王高湛。

高湛(公元537年―公元568年),在位4年。性格優柔荒淫。父高歡,母婁昭君。高歡第九子,孝昭帝高演之同母弟也。幼時亦得父親喜愛。北齊建國後,被文宣帝封為長廣王。孝昭帝高演繼位後,甚為寵信他,權傾朝野。不久高演患得重病,臨死時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高百年落得高殷的命運,勸他莫學自己將侄子殺死繼位。決定傳位于弟,但高百年還是被殺。

孝昭帝初即位,在晉陽,群臣請立皇後及太子,皇帝謙讓而並未答應,群僚再次上書,于是稱太後婁氏之令,立百年為皇太子。孝昭帝臨終前,遺詔傳位于同母弟高湛,並有親筆書信,末尾說道:"百年無罪,汝可以樂處置之,勿學前人。"孝昭帝奪位後,曾殺害自己已退位的侄子高殷。高湛即位,為武成帝。

大寧中,封樂陵王。河清三年(564年)五月,不祥之兆多次出現,高湛想用百年壓製鎮服災禍。此時博陵人賈德胄教百年寫字,百年曾經寫下幾個"敕"字,賈德胄報告給高湛。因"敕"字有帝王詔命的意思,高湛發怒,使人召百年入宮。百年自知不免,割下帶上的玉玦留與妃子斛律氏,以示即將永訣。高湛讓百年寫"敕"字,對照賈德胄所奏上的字,筆跡相似。于是百年被高湛虐殺,氣息將盡之時,曾對高湛說:"乞命,願與阿叔作奴。"棄屍于池中,池水盡赤,高湛于後園親自看人埋他。妃子斛律氏握住玉玦哀號,不進食,一個多月後也死去,時年十四。死後玉玦還握在手裏,手拳形,不能開啟,其父斛律光自己動手才分開。後主高緯時,擴建改造宮院,掘得一小屍體,緋袍金帶,一髻一解,一足有靴。有人說是高百年,有人說是太原王高紹德。後主下詔以襄成王之子高白澤襲爵樂陵王。北齊亡,高白澤隨齊宗室入關,徙于蜀地而死。

高百年墓志高百年墓志

墓志

簡介

樂陵王高百年墓志並蓋:河清三年歲次甲申三月已未朔二月庚申(564年),志高72cm ,廣71cm ,蓋三行,行三字,篆書,文二十二行,行二十二字,隸書,一九一七年河北磁縣武城附近出土,曾歸上虞羅振玉,武進陶蘭泉。

內容

【志蓋】 齊故樂陵王墓志之銘

【銘文】 齊故樂陵王墓志銘」王字百年,勃海條人也。太祖獻武皇帝之孫,肅宗孝」昭皇帝之子。崇基峻極,遠系悠長,運四海而君臨,配上」靈以光宅。斯乃驂馭百王,孕育三古,懸諸日月,不俟昌言。」若夫高陽之 □ ,行父稱其忠肅;周文之胤,崇人謂之恭儉。」王之育德,隔世玄同,爰自弱年,含章挺映。止水儔其風鑒,」瑩玉譬其容表。登山學海,虛往實歸,帝典王墳,功倍師逸。故已價傾朱邸,聲洽紫宮。始以常山王世子起家散騎常」侍。文劍橫要,清蟬曜首,赤墀俟而增映,翠帳佇以生光。及」肅宗大漸,導揚未命,移寶圖於元子,奉神器于唐侯。」皇上義重天倫,慈深引進,備物典冊,有隆焉爾。大寧初,封」樂陵郡王,食邑二萬戶。而穹旻寡惠,霧露成屙,小年不永,」善言遽畢。齊以恨動衣簪,悼結旒冕。以河清三年中薨以」邸第。以歲次甲申三月己未朔二日庚申安厝在鄴城」之西十有一裏 □ (1)城西北三裏。刊石下泉,式旌餘美。乃作」銘曰:謚曰良懷王。」蒸哉寶業,赫矣皇靈,世君萬有,家奄四溟。仁深驪陸,道邁」胥庭,惟王載誕,疊曜重明。虹霞麗彩,松筠挺秀,忠信為輿,」文中成囿。寢門問豎,成均齒胄,代邸勃興,龍闈回構。大歷」有歸,靈命攸往,遂分夏玉,爰宅奧壤。宸心乃眷,列蕃斯仰,」 □ 組傍飛,玄佩徐響。神造冥昧,報施多疑,輅車乘馬,哀以」 □ 之。煙愁野月,鳥思松颸,貞石不朽,鴻猷在茲。

註解(1):此處的□城應為武城,即今天的磁縣講武城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