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燃

高燃

高燃,1981年生,湖南人,清華大學新聞系大學部,2003年擔任財經記者,2004年創業,說服遠東集團董事長蔣錫培為其電子商務計畫投資100萬。2005年2月,與同學鄧迪合並了公司,創立MySee.com。目前,高燃還是單身,他對未來的規劃是,3年內達到自己期望的事業巔峰,然後結婚,創辦一個基金,寫寫文章。他的口頭禪是“人要有理想,並要追求理想。”

  • 中文名
    高燃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
  • 出生日期
    1981年
  • 職業
    中國娛樂網CEO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新聞系大學部
  • 曾任職務
    MySee總裁
  • 其他成就
    2004年創業, MySee創始人

人物簡介

​高燃,1981年生,湖南人,清華大學新聞系大學部,2003年擔任財經記者,2004年創業,說服遠東集團董事長蔣錫培為其電子商務計畫投資100萬。2005年2月,與同學鄧迪合並了公司,創立MySee.com。目前,高燃還是單身,他對未來的規劃是,3年內達到自己期望的事業巔峰,然後結婚,創辦一個基金,寫寫文章。他的口頭禪是“人要有理想,並要追求理想。”

個人經歷

        2005年2月,高燃遇到了當年的清華同學鄧迪,兩個人合並了公司

高燃

12個月後融進了10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實際隻有30萬)

MySee創始人,2006年11月辭去MySee總裁職位。

或者可以預見,高燃將是最成功的80後之一,他的P2P商業模式,被認為將來市盈率可能超過Google公司,公司的P2P流媒體技術在國內乃至國際都居于領先地位。

社會評價

       他的企業技術是最前沿的,但他本人卻是最具傳統價值觀和特點的人。

高燃

他像很多前輩的企業家那樣,喜歡他的同鄉偉人毛澤東,事實上,高燃也的確是個初步成功的謀略者,在他考上清華大學時,他的鄉親們曾激動的預測,說他將來“一定會成為中央委員”。

最近的一年裏,高燃在大學做了很多場演講,除了北京的多所高校,高燃還將前往大連、成都、長沙、武漢、西安、上海、廣州等城市的著名高校進行巡講。他在大學生群體中的影響與日俱增,額外的收獲是,目前他的演講已經達到1萬塊一場。

茅侃侃評價高燃“內心張狂表面也張狂”時,他笑道“我表面是謙虛的”。

高燃很執著,很幽默,很“霸蠻”——執著和勇氣,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

正是這種氣勢造就了高燃的成功。在從新聞學院畢業做了1年財經記者後,高燃開始了創業生涯。他曾經拿著電子商務的商業計畫書在電梯“堵”過楊致遠,無果之後以自己誓不罷休的爭取,贏來並不看好他那個項目的遠東集團董事長蔣錫培的100萬投資,電子商務項目最終如蔣預料的失敗,但這位企業家在當時說的話,讓高燃一輩子銘記:“這個項目風險很大,但你這個人是沒有風險的。”

今天,高燃和鄧迪管理著100多人的團隊。蔣錫培在這個過程中追加了100萬,總共200萬的投資在今天增值了至少10倍。

在高燃參加的央視《對話》節目現場,一位嘉賓開玩笑的評價他“高燃是夠狡猾的人”,另一個則評價他“具有政治智慧的潛力”。

高燃當然不承認,他認為自己是個真誠的人,隻是成熟較早,並且受到過政治訓練和商業訓練,“我在17歲的時候就管理了一個將近100人的團隊,是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在學校裏面我一直是學生會幹部和負責人,在管理方面問題不很大。至于和各方面人物打交道,用一家企業雜志社給我發表的文章話說,我一心崇尚的是偉人,如果我崇尚的是偉人的話,提前就會準備和了解他們的事情。在這之前我會了解對方的愛好,比如交流背景、生活背景和就業背景,這樣的話就有話可談,這方面我以前過充分的訓練。”

“每個人都要照顧到,很多事情都要平衡,又要做得不過分。”沒有任何“背景”的農村孩子高燃,在鋪設人脈網時花了許多心思。

如今,高燃仍然在每晚12點回家後,關掉手機看兩個小時他最愛的是人物傳記和歷史。

有人把高燃放入傳統的中國式管理者中。這並不正確。

彼得·德魯克對中國式管理曾有評述,在他眼裏,那些以保障自己地位為出發點的管理方式,都可以稱為中國式管理,他稱具有這種管理風格的美國報閥魯斯“可說是個中國人”。

高燃顯然並非如此,當你看見他的笑容,他的幽默和直接,你仍會把他歸為80代人中,他代表著技術時代自覺進行改變的中國企業家

婚姻愛情

高燃在清華追女朋友的傳聞:據高燃自爆說自己曾經在清華園裏追過校花。一時間成為眾多少男追女生的典範。其過程是這樣的:2002年,大四。那時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剛並到清華,清華男生對美院的女生都很覬覦。入冬,美院搞了個新年晚會,請清華的哥哥們去參加。那晚高燃還在準備出國留學的申請材料,一連好幾個月了,特別枯燥。高燃忽然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他想去晚會看看。

在現場看到好多漂亮女生,心裏冒出來一個聲音對高燃說:我今晚一定要認識這裏最漂亮的女生。

高燃就站在門口,守株待兔。這個時候,“最漂亮的她”和另一個她走過來了,準備離開。高燃迎上去說,你們這麽早就走了?她們說“嗯”。最漂亮的她以為高燃認識另一個她,另一個她以為高燃認識最漂亮的她。三個人一起往外面走。

11月,下雪了,很冷。兩個她都穿了厚衣服,高燃就穿一件襯衫。聊了幾句。高燃問,你的電話是多少。另一個她問高燃,你在問誰。高燃想都沒想,指著最漂亮的她說,我問她。

最漂亮的她才知道,原來高燃和她們並不認識。兩個她騎著腳踏車準備走。高燃說,你們不能這樣。心裏想,要使苦肉計,要不沒法子了。“我穿衣服這麽少,冷死了。”高燃裝著可憐,瞟見了她們帶著手機:“你們連個電話都不給?”最漂亮的她說,真的沒電話。高燃趕緊接下去說,那宿舍電話總有吧?留個宿舍電話也行啊。她說,對不起,我們宿舍也沒裝電話。高燃又說,給個Email。她說,也沒有Email。

高燃真的快絕望了,“實在不行給個QQ,假的也行!”他最後喊了一嗓子。她臨走時,真給了高燃一個QQ號。

不過這個QQ號是真的。從第二天開始,高燃就天天跟她在QQ上聊天,發給她好玩的帖子。後來她要寫論文,問高燃,你有時間幫助我嗎。兩個人見面了。這個她就是高燃的老婆。高燃長得不高,也不帥。

那天晚上高燃為什麽突然從凳子上站起來,為什麽心裏傳出了那些聲音,也許是性格,也許偶然,都談不上什麽邏輯。但高燃就是要把這種簡單直接的沖動變成現實。

人物訪談

新聞會客廳

李小萌:您好觀眾朋友,歡迎走進《新聞會客廳》。80年代後生人,一直以來在我們這些過來人眼裏都是青春年少,或者少不更事的代名詞,但一夜之間我們發現,他們當中早已經是人才輩出,劉翔1983年出生,姚明1980年出生,也許因為他們從事的是體育這個領域,所以他們的成功早我們會覺得理所當然,而在80後另外一些人的成功,會讓我們留意到他們的年輕,因為他們所做的事情和他們的年齡似乎是不對等的,今天我們請到的同樣是一位年輕的公司總裁高燃,高燃,你好。

高燃

高燃:你好。

李小萌:可能人們最好奇的是為什麽你在你這個年齡,有可能拿到多數同齡人拿不到的物質生活?

高燃:如果說精神生活,我非常認可,我覺得我過著非常多的人沒有的精神生活,我每天都很快樂。但是如果要說物質生活,那他們可能要失望,因為我過得、我吃得也跟大家一樣,隻要有辣椒就行了,住的地方還是租的,我一般幾個月都不會出去買什麽東西,所以我想這可能是他們誤解。

這就是高維視訊公司25歲的總裁高燃的辦公室,在這裏似乎看不出有身家過億的痕跡。用辦公室主人的話來說,就是還沒到考慮物質生活的時候。

高燃的這家公司主要從事寬頻影片直播技術的研發,通過這種技術,人們就可以在網路上流暢地看電視。這個成立隻有兩年的公司,成長速度之快令人驚訝。如今,高燃的公司已經擁有近百名員工,獲得了總計1000萬美元的投資。

去年12月高維視訊公司獲得了中國網際網路協會頒發的“網際網路產業創新第二名”、“中國網際網路產業100強”的稱號。今年上半年,中國網際網路協會聯合國內外眾多風險投資機構,將高維視訊公司評為“最具投資價值企業”。

這些都足以讓“高燃”成為80年代創業者中閃亮的一個名字。

李小萌:能夠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企業,又是因為什麽呢?從你自身性格或者其它方面有什麽必然嗎?

高燃:其實說實話,我的性格是一個比較適合創業的人,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我是比較善于創業。

李小萌:什麽樣性格的人適合去創業?

高燃:比較好學,就是學習能力比較強一點,比較勤奮,要非常勤奮,比較會與人打交道,有一定的領導才能,也許這樣就可以創業。

李小萌:你最著名的一句話是說,你不希望你的人生一眼就看到頭,你跟我講講什麽是一眼能看到頭的人生?

高燃:很簡單,比如我之前特別想做一個記者,當我真正做了一個記者的時候,我其實花了很多時間,花了很多努力來做一個記者,但是等我真正做一個記者,而且是一個比較好的記者的時候。我發現幾十年以後,當我真正做了一個記者的時候,我其實花了很多時間,花了很多努力來做一個記者,但是如果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幾十年後我還是一個記者,這樣你可能一輩子做著都是你自己,也許是你感興趣,但是你一輩子就做一件事情,我認為這不是我的人生。人生的長度是我沒辦法來計算的,但是可以長一點,可以短一點,可以掌握的,但是我希望這個人生的寬度能夠比較廣,比較寬廣。我希望既做過記者,又做過企業,又寫本書,寫我的部落格,或者說做一個大學教授,或者說做一些我更願意做的事情。另外,對我來說,說實話,我還是非常追求影響力的,我非常喜歡李開復說的一句話,他說“追隨我的心,去做一些最有影響力的事”,如果可以,我會這麽做。

高燃

李小萌:我想比你們前一代的這些創業的人,他們很多的理念是自己想的,但是我覺得你們這一代還是在重復他們的一些想法,比如說作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或者說跟隨我的心。

高燃:其實有很多東西是共通的,比如說你要結婚,你就得找個女孩子結婚,老一輩也得找一個,我也得找一個,但是有些東西確實是有些不一樣,因為我們這個時候年輕,所以有些東西就不會患得患失。

高燃的家鄉在湖南益陽,父母都是普通的農民,由于家裏經濟困難,高燃雖然學習成績很好,國中畢業後他沒有繼續讀高中而選擇了中專。中專畢業,高燃就到廣東打工賺錢了。在此期間,他自學了ISO9000識別方面的專業知識,不久便跳槽到了一家外企當工程師,月薪也拿到了五千元。五千元在高燃的家鄉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然而在新公司工作不到半年,高燃又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他要回高中校園當插班生,準備參加聯考,當時距離聯考隻剩半年時間,再加上高燃之前沒有讀過高中。高燃的聯考在鄉親以及家人眼裏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但半年之後,高燃就拿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而且是清華大學,這個訊息在高燃的家鄉引起了轟動。

李小萌:看著這些照片,我都跟你對不上號,你自己覺得變化大嗎?

高燃:挺大的,當時很壓抑,非常壓抑,因為自己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我是一個有非常大理想的人,而且我一定會去做這個東西。現實是什麽樣的,現實就是我不說低人一等,但是確實離我想做的東西有非常大的距離,所以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會壓抑一個人。

李小萌:甚至比現在看著要蒼老一點。

高燃:也許是,這個你看為準。

李小萌:什麽時候你已經不再有這種壓抑感,已經覺得海闊天空了?

高燃:大學,考上大學的第一天,1999年8月二十幾號。

李小萌:這是一個根本性的改變是嗎?

高燃:對。現在每次隻要有機會,我能夠告訴的人我說你們一定要上大學。

李小萌:你在上國中的時候其實成績不錯,因為家裏經濟能力的問題,就上的中專,當時覺得沮喪嗎?

高燃:哭,我能夠做的兩件事情,一個是天天哭,一個是在地上打滾,滾來滾去。

李小萌:這麽強烈。

高燃:對,沒有辦法,我當時13歲,很小,這不是我能決定的,13歲的時候我能決定什麽事情?

李小萌:在你哭,在地上打滾的時候,你覺得你心裏那個大的理想已經離你而去了嗎?

高燃:也不是,我覺得可能會有一些所謂的挫折或者彎路,但是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我那時候就怎麽想,因為我當時看了非常多的名人傳記,我當時的心志應該說比一般的同齡人可能要稍微成熟一點,然後我就告訴我自己,我應該怎麽樣怎麽樣,所以中專的幾年我也沒有放棄精神上的追求。

李小萌:考大學還是上中專,包括後來工作一直有的一個夢想還是到那個點上突然之間決定的?

高燃:一個點上,其實我覺得我自己肯定能做成一些事情,但是到底是不是一定要上大學,這個東西不好說,但是後來我在深圳打工,我跟這些大學生接觸以後,其實我不覺得我比他們差,事實上也不會比他們差多少,但是我在讀了幾本書以後,那段時間讀了一段時間書以後我發現,我還是想考大學,而且當時正好我的一些讀高中的伙伴們也陸陸續續考上大學了。

李小萌:你對大學的向往究竟是一個對這個身份的向往還是對要受到高等教育的向往?

高燃:兩方面都有,但是後面我發現確實就是這樣,我發現大學生活對我的改變非常大,讓我重新樹立了信心。

李小萌:你考大學的時候已經是到社會工作一段時間了,那時候重新準備聯考,信心有多大?

高燃:沒有人對我有信心,除了我自己,世界上都沒有人對我有信心,包括我的父母,當時我爸媽說,你要讀你去讀,我們沒錢,你去讀好了。我爸媽,我知道,我非常了解他們,這已經是他們能夠承受的極限了,農村裏讀高中要花很多錢,上大學要花更多的錢,在我們家鄉,誰家擁有一個大學生,誰家一定是住最破的房子,過最差的生活,我爸媽覺得,你每個月能掙五千塊錢。

李小萌:覺得已經熬出頭了?

高燃:對,覺得熬出頭了,我說我要讀書,他們覺得有點承受不了。而且確實也不抱信心,我們當時我們那一個比較好的中學,每年能考上十個大學生就不錯了,幾百個人考十個就不錯了,而且最少有八個是大專生,然後我就告訴他們,我要考清華、北大,我說我別的學校都不考。沒有人相信我,真的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我,除了我自己。

李小萌:離開學校一段時間以後,重新拿起書本再去考那個高分,不是所有人都敢于有這個信心的。

高燃:我去那個高中讀了,剛去的時候就考月考,第二個學期考月考,我是倒數第二名,校長把我放到全校最差的班,我是最差的班裏倒數第二名。

李小萌:那個時候還是信心十足?

高燃:對,我覺得我一天學都沒上,一天高中都沒上過,我就能考倒數第二,還有人比我更差,我覺得我還是可以的。第二次月考我已經是全班第一名了,一個月。

李小萌: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有學費供你去上學嗎?

高燃:當時在我們家鄉,其實上清華或者上北大,十多年沒有考過清華和北大,15年,所以大家都對這個學校的期望值非常高,都覺得去這個學校讀書的人以後肯定不得了,所以有人是願意幫助我的,其實考上大學以後我就沒有為學費特別擔心。

李小萌:你的爸爸媽媽都是農民。

高燃:我爸其實也挺厲害的,我爸18歲的時候就是我們村村支部書記,我媽用一年的時間讀完五年的書,而且還是第一名。我覺得我爸媽挺好的。

李小萌:在你爸爸媽媽的心目當中,特別希望你成為一個什麽樣的人,從事什麽樣的職業呢?

高燃:在我們農村萬般皆下品,唯有當官高,他們覺得你上了這麽好的學校,去讀一個博士就能當好官,當一個公務員,他就覺得很好,所以我後面既沒有讀博士,也沒有去當公務員,他們就覺得比較失望。

清華大學畢業後的高燃成了一名報社的記者,這也是他當初的一個夢想,但是僅僅八個月後,不安分的年輕人又開始尋夢,高燃再次辭職,和朋友一起創業。經過仔細選擇和評估,高燃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份商業計畫書,開始四方尋求投資。他最初嘗試向雅虎網站的創始人楊致遠尋求支持,但是沒有成功。

李小萌:創業的話,你手裏的資本有什麽呢?

高燃:當時我的資本應該有不少,首先,我認識非常多的企業家,有一些人是非常願意幫助我的,因為他覺得我這個人是一個可造之才,所以這是我考慮的一個基點。另外我慢慢發現我這個人跟這些創業者,已經成功的這些公司的老板或者說總經理,跟他們有一些共同點,我覺得他們敢想敢做,我也是敢做敢想,所以就是這麽一個契機。

李小萌:對,真的要想做一個企業,啓動資金可能在當時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你把你第一份計畫書直接就交到楊致遠手裏,你去的時候,你就覺得他真的會因為這個給你錢嗎?

高燃:不管我做一些什麽樣的事情,我都覺得一定會有人願意幫助我,他們也一定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支持我,所以我就去做。我想如果不去做,那我就永遠沒有機會,如果我去做了,我就會有機會。

李小萌:你當時是把楊致遠堵在了電梯裏,他當時是用什麽樣的目光在看你?

高 燃:他當時比較奇怪,他覺得我比較奇怪,因為我當時還是一個記者,利用記者的身份見到了他,後面單獨見他是我自己靈機一動,因為當時他是跟雅虎的CEO在一起商量事情,但是後面楊致遠走得快一點,有一個記者採訪CEO,楊致遠就走得快一點,把電梯門按住等CEO進去,我說我來吧,楊致遠就進去了,我立馬自己把電梯門關上,我自己進去了,把我的商業計畫書給他,我說我很佩服你,你要看看我的商業計畫書。

李小萌:他怎麽說?

高 燃:他一看電梯已經關上,木以成舟,沒辦法,所以他看了看,總共前前後後有幾分鍾的時間。

李小萌:最後落到什麽樣一個結論上?

高 燃:如果我是他我也會這麽做,他說好,你到時候再給我發一個E—mail,我到時候用E-mail回你,他說看起來很不錯,你好好幹,當然給了我一些比較客套的鼓勵。

李小萌:從電梯裏出來告別楊致遠,你的判斷是怎麽樣的?有戲嗎?

高 燃:沒戲。我覺得肯定是沒戲。

李小萌:明知道沒戲還要去做一下,為什麽?

高 燃:我找楊致遠倒不是說我認為他一定會給我支持或者什麽的,是因為我當時心目中的網路英雄就是楊致遠,就他一個人,而我當時又是做跟網路有關的一個項目,所以我去找他,這可能是一種崇拜英雄的情結。至于說具體的錢到誰那裏找,其實我自己早就有主意了。

第一次的挫折沒有讓高燃灰心,在重新對自己的計畫進行修改之後,他再次尋找機會,這一次他想到了蔣錫培,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也是自己的朋友。而這一次,他成功了。

李小萌:怎麽又找到了遠東集團的蔣錫培呢?

高 燃:遠東集團的蔣錫培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李小萌:在這之前你們就是朋友,他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你是一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畢業生,怎麽成為朋友呢?

高 燃:我想跟他認識應該說一方面是一種緣分,為什麽他認識了我,而不認識別人?另一方面可能是說得自誇一點,就是英雄惜英雄,他覺得我這個人是一個可造之才,他就願意幫助我一下。

李小萌:你表現了什麽,讓他第一面就覺得你不錯?

高 燃:我在見到他之前,其實我在電視上也看過他,在網上也找過非常多他的資料,最後對他的興趣非常了解,我發自內心地比較欣賞這個人,所以我講的話或者說我跟他的溝通,他覺得非常有深度,他覺得願意跟我溝通,而不是別人的泛泛而談,你今年又掙了多少錢,你又怎麽樣怎麽樣的。

李小萌:那個時候你就想到了有朝一日你可能需要他的支持嗎?

高 燃:我一直想過,我肯定是需要別人的支持,需要一些前輩的支持,但是到底是不是蔣總我不太清楚,但是跟蔣總拿我這個商業計畫書,跟他的第一個電話打完,我覺得我這輩子跟他就分不開了。

李小萌:最初他準備給你這個計畫書投一千萬,但是被董事會否決了,可是事後你還是爭取到了一百萬,怎麽達到這個起死回生的效果?

高 燃:當時其實開董事會之前,蔣總已經覺得無論如何要支持我一下,要幫助我一下。另外,開董事會的時候,雖然特別多的董事都否認,給我提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基本上也是覺得這個風險太大,但是這些董事們也覺得這個人還是可以的,所以蔣總就說了一個讓我終身難忘的話,他說了兩遍,第一遍就是我們所有的人都認為你這個人沒有問題,很好,將來一定會成功,但是這個項目風險太大。他們閉門開董事會的時候我就想,實在不行一千萬不給我也沒關系,另外的一些錢我自己再去找,我相信我能找到錢,但是無論如何要說服蔣總給我一百萬,一百萬對他來說風險小了十分之九,這個他是應該能夠承受的,他應該是能夠幫助我的,我是這麽想的。

李小萌:然後你就這麽提了,然後他就答應了?

高 燃: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已經七點多鍾了,他估計是餓了,一個人就喝了四五碗粥,當時我哪有心情喝粥,他一看我茶飯不思,他就覺得很不好意思,覺得高燃為這個茶飯不思,我應該幫他一下。

李小萌:怎麽能讓他覺得你跟他的交往是不帶有功利色彩的?

高 燃:我在大學的時候組織了非常多的講座,請了非常多的企業家,還有一些政府官員,還有學者,還有一些國外的大企業家、知名人士一起來做演講。我從來沒有想過以後要得到什麽東西,我知道認識這麽多人是有用的,但是具體什麽用我不知道,我就是這麽去做,我對他們非常真誠,而且確實讀了非常多的書,也做了非常多的準備,比如說他們個人的資料,所以跟他們有共同語言。具體到蔣總,他也是屬于這裏面的,我也沒有把他特別對待,隻是覺得這個人非常誠實,非常誠信,我覺得這個人可以交,就這麽簡單,沒有想過以後讓他給我一百萬或者一千萬,沒想過。

李小萌:你交給蔣錫培那個計畫書,最後一句話是寫的什麽?

高 燃:我比較喜歡姚明,當時正好是姚明被NBA選秀,選為狀元不久,他從中國到美國的第一句話就是說,讓我們一起開創大場面,我非常欣賞這句話,我就說,蔣總,讓我們一起開創大場面,這個時候已經到了。

李小萌:對方是一個大企業家,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而你當時還是什麽都沒有,怎麽讓我們一起來開創大場面?

高 燃:我相信當時其實我已經說服了他們很多人,所以我覺得還是有這個可能的。我剛才說過,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個大企業家,不是十六大代表,而是我的一個朋友,是我的聽眾,在我的聽眾面前,我一向都很放得開。

李小萌:好,我們來聽聽高燃生命中這個永遠不會失去的朋友,也是他創業之初的一個貴人,對高燃是怎麽評價的。

採訪蔣錫培:學校裏面有一次邀請我去做一個演講,我坐在那邊,我知道我有一件衣服是掛旁邊的,可能不小心掉地上的,他就幫我拿起來了,等等這些細節給我印象比較深。跟我聯系比較多,幾乎每個禮拜都有聯系,知道我在哪裏他也會跑過來。我的生日都忘記了,他出差到上海,還特地從上海趕過來,還記得我這樣一個日子,我覺得他是很用心的。

李小萌:在你給他祝賀生日的時候,你會想我要不要這樣做,我這樣做人家會不會覺得我是出于別的目的,會有這種猶豫嗎?

高 燃:不會,絕對不會,因為我當時我已經跟他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就把他當成我的好朋友

李小萌:你覺得你身上什麽樣的特點,讓這些前輩的企業家願意幫助你,提攜你?

高 燃:就以蔣總為例,我覺得他比較看好我的一方面是激情,他覺得我很有激情。另外一方面剛才他也說了,他說我比較用心,比較好學。另外,我覺得他們看中我還是因為他們在我身上找到了他自己的理想。

李小萌:在你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理想?

高 燃:看到了他年輕時候的自己。其實我也是,如果我看到一個人很好學,很上進,而且有這個潛能,我也會去幫助他。

就這樣高燃開始了創業。而對于高燃創業的成功秘訣,也有很多評價,但人們更為稱道的似乎還是他與人交往方面的能力。

採訪高維視訊公司員工馬汝華:“有什麽聚會,他知道了,他都會參加,每天都參加聚會,每天晚上都到兩三點以後才回來,節假日或者什麽時候,他都會給他所認識的人,即使隻見過一面的人都會打電話。”

採訪高燃的老鄉丁勁松:“我記得參加我們這個老鄉聯誼會的過程中間,他是每一桌他基本吃飯的時候好多人坐在原地不動,或者這一桌的人比較認識,在一起交流一下,談一下,但是他拿著自己的名片,他每一桌都去敬酒,每一桌都去遞名片。”

這種熱心而積極地與人交往的細節,高燃的朋友們能回憶起許多,正因如此,很多人都記住了這個主動的年輕人。

李小萌:剛才這兩個人,在放他們這兩個評價的時候,你一直在搖頭,你想說什麽?

高 燃:我覺得其實我做的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情,如果媒體刻意把它放大,我會覺得這就不是我的本意了,對我來說世界上有這麽多人,我又是一個一窮二白的,我家是農民,一窮二白,我覺得我確實需要一些幫助我的人,確實需要認識一些人,但是像他們剛才說的其實不是我的本意,好像把我覺得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去結交這個,結交那個,其實不是這樣的,我更多的時間都是用在學習,用在對整個中國或者說整個世界的這些經濟。

李小萌:其實你還是感到這種評價之下的一種壓力,但是在現在這個時代,一個人有社交的能力,有溝通的能力,有表達自己的能力是優勢。

高 燃:一定是,但是一個人是否成功,不僅僅是這一點,其實我身上還有一些別的品質你們沒有發現,我認為傳媒是一個放大鏡,當它想放大你什麽的時候,你表現給大家的就是放大以後的結果,而不是之前的那個結果。如果你有一點優點就會放大得非常大,如果你有一個缺點,它就會放大得更大。

李小萌:你剛才的不舒服我體會到了,為什麽不能直接承認說,對,我就是有這方面的能力,我有這個長處。

高 燃:我在這方面也是有意識地把它練出來的,倒不是說天生是一個外交家或者什麽。

李小萌:你說這是你們練出來的是嗎?開始的時候你是一個什麽樣性格的人?在這些年當中有變化嗎?

高 燃:其實現在我已經變化了,現在我絕對不會像他們描述的這樣去做,我會有選擇地去做一些事情。

李小萌:因為你現在身份不同了?

高 燃:不是,因為我發現我能夠找到更有效,或者更好的方式,我想認識誰,不是有一個六度空間的理論嗎,你通過五個人,你肯定認識,世界上無論任何一個人,現在我找兩到三個人,我就能夠找到我想認識的任何人。

李小萌:我覺得你剛才那些朋友說的這些可能是你在最初還找不到方向的時候的一些做法?

高 燃:我願意承認,如果你這麽說,但現在我不是這樣。

李小萌:雖然現在你算是一個商人,但是管理團隊來講,其實也跟從政有相同的地方,你在為這個事兒做過什麽樣的儲備嗎?

高 燃:你說的可能是一個領導能力的問題,或者是一個人際溝通的問題,另外你確確實實有能力,如果要你做什麽事情,你一定要把它拿下,我覺得做企業確實不外乎幾點,對我們這種公司來說,不外乎找到合適的人,把它放在合適的位置上,另外就是找到適當的錢,不要太多,但也不要太少。然後找到一個比較好的方向,對整個市場有一個了解,對政治有一個了解,你就基本上可以做。

李小萌:我知道你崇拜毛澤東,什麽樣的人可以在自己還非常年輕的時候就敢于和名人、偉人去看齊?

高 燃:每一個成功的人,每一個最終取得成功的人,他一定是這麽做的,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那你就很難取得大的成功。

李小萌:你說的這個大的理想,是在你已經取得了初步成功之後它漸漸清晰的,還是之前就已經在心裏了?

高 燃:很小,兩三歲。

李小萌:兩三歲,不會吧?

高 燃:我很小的時候,我去買肉,我媽媽讓我去買肉,鍛煉我的能力,給我十塊錢,一般是給我十塊錢,我去買肉的時候,賣肉的說幾斤幾兩,我問多少錢一斤,他告訴我多少錢一斤,過一會兒,我自己想一想,我說你找我多少錢,那個賣肉的人在撥算盤,在那兒算一下給我多少錢,我就告訴他要給我多少錢,慢慢這樣的事情在我們家鄉就成為佳話,每次我去買肉或者買什麽東西,大家都說你算數,如果你算數我就給你一顆花生,我那時候吃花生吃得特別多。所以從小就是父母,還有旁邊的人給我的期望值非常高,覺得我跟別人不一樣。

李小萌:所以說特別關鍵的一點是周圍的人對你的一種贊揚、另眼相待,其實給了你很大的一種心理暗示,你也用這個來要求自己。

高 燃:一定會的,人是一個社會動物,是一個群體性的動物,所以你想做什麽樣的事情,肯定跟別人給你的暗示有關系,首先是你自己,然後是別人給你的暗示,我相信我為什麽不讀一些亂七八糟的書?因為我不希望他們能夠給什麽。為什麽不是所有的人我都要去認識?因為我已經有所選擇了,我要認識我想認識的人,我要去讀我自己想讀的書,這種東西又反過來又讓我站得更高,我站得更高以後,旁邊的人又會覺得我又能站得更高,我覺得這是非常良性的一個迴圈。

人物特寫

蠻橫的八零後創業者

概述

熱衷研究政治、歷史,一向對IT及財經“狂討厭”的高燃——畢業後曾“鬼使神差”地成為一名財經記者。他說財經、IT的東西,“在一些政治家的眼中,都是細枝末節的”,而他目前所從事的事業恰恰代表著IT技術發展的最前沿。在高燃身上總能看到一些截然對立的東西組合在一起。他承認並會不經意地標榜自己的與眾不同,這緣于“還沒上國小就為自己樹立的人生目標”。“我覺得自己很多東西與常人不一樣,包括目標,所以不一定要跟常人做一樣的事情”。

五月在央視經濟頻道的《對話》欄目中,高燃與李想、茅侃侃三位“80後”的IT創業者同時亮相,觀眾大概對高燃有些鋒芒畢露的表現還記憶猶新。當時IT界女強人張樹新對高燃的評價是: 具有可能發展為領袖人物的潛質,但如果能夠再收斂一些,也許對他的未來會更好。“外表張揚,內心張揚”,“80後”的同伴如此形容高燃。

而記者面前的高燃表現出的老練與沉穩,似乎與人們從螢幕上的感覺差別較大,無論從長相還是言談、舉止,高燃看上去都不大像一個剛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在清華啓迪科技大廈A座6層900平米的辦公區內,緊靠著前台的一個約十平米的房間,是高燃的辦公室。而據說,最初高燃是在最裏間那個寬敞明亮、裝修考究,目前已改成會客室的地方辦公。“那是留給貴客的,我不喜歡那種四周都是玻璃、很透明的感覺,相對封閉些,感覺更舒服。”

不論高燃的個性如何,他已出名,這是不爭的事實,見媒體、找投資商、會客戶已成為高燃一天中三件很重要的事情。從央視到衛視,從平面媒體到網路媒體,高燃頻頻出鏡。直到有一天在捷運裏兩次換乘都有人上前“怪怪地”問“你是高燃嗎?”那種“明星”的感覺讓他感到很不適,“從此很少再坐捷運”。高燃有點無奈地說: “現在對媒體有些審美疲勞。”

高燃的桌上擺著一摞毛澤東的著作,從剛識字時就開始讀毛澤東,並把毛澤東作為今生追隨的偶像,高燃覺得可以把毛澤東建設新中國理解為一種創業,而毛澤東的一些經驗完全可以移植到自己的創業歷程中去。“在戰略上我可能比較擅長,戰術上差一點”,高燃笑著說。

辦公室周圍每開設一家新餐館,高燃總是第一時間跑去品嘗,他說喜歡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在P2P流媒體領域的神奇創業經歷,讓他有足夠的底氣預測寬頻時代將引發一場革命,同時流媒體技術在行業中的運用將日趨明顯地成為主流業務,其中就包括遠程教育。他期待著遠程教育領域第一個嘗鮮的人早日出現。

2006年6月6日清華科技園“全聚德”烤鴨店開業第一天,記者有幸與高燃共進午餐。“今天是好日子”,高燃一邊看著朋友們發來的祝福簡訊一邊反復地說。在等菜的間隙,高燃一根一根地劃著火柴,每擦亮一根,雙手緊緊捧住火柴,鼻子湊過去拼命地聞,頗有些孩子氣,“喜歡聞它的味道”,“這種味道讓我想起了小時點煤油燈的日子”。

尋找遠教“第一個吃螃蟹”者

因家境原因,高燃沒有讀大學,1998年中專畢業後,在東莞樟木頭的一家廠裏打工。半年後,他考上清華大學時,村裏鄉親激動地評論: “高燃將來肯定能當中央委員!”在那個小山村裏人們都以為讀了清華就能像胡錦濤一樣“當大官”。

25歲的高燃,並沒有如鄉親們期望的那樣走上仕途,但他卻開啓了另一片天空。作為P2P(點對點)流媒體企業的典型代表,mysee成功地直播了連戰、宋楚瑜大陸行和“發現號”發射及返回。在新浪、搜狐、網易這三家入口網站關于“神六”的新聞大戰中,mysee穩坐一隅,為新浪和網易同時提供P2P流媒體直播服務。mysee開創了中國網際網路大規模影片直播的先河,而北京高維視訊科技有限公司的總裁就是高燃,他被媒體稱為“中國最年輕最活躍的青年創業企業家”之一。為此,今天的媒體才拿他與柳傳志級的人物相提並論。

此次高燃自稱推掉一些媒體的邀請,接受本刊專訪,主要因為他看好遠程教育的發展。三年前還是記者的高燃,在一次會議上知道了有《中國遠程教育》這樣一本雜志,即開始關註遠程教育領域。最近一年,mysee開始派專人尋求與遠程教育領域的合作機會。“我們需要培養對遠程教育的理解”,高燃表示。

軟銀總裁孫正義曾預言: 如果未來幾年有一家網路公司能夠超越google,那麽這家公司必定出現在P2P的網路影片直播領域。目前,P2P技術被業界一致看好,認為其將改變網際網路整體傳輸結構與傳輸模式,將激發出更加豐富、更具互動性的內容或信息形式,同時也將衍生出無窮的商業機會。而通過網路看影片節目,就是最典型的P2P模式。

高燃在與一些網路教育機構接觸後感覺到,盡管中國網路教育已發展了七年,但遠程教學中多是文字、圖片的形式,作為高科技手段的影片還少有補充進去,即使一些網院有影片內容也多體現在非即時的點播上。“傳統的課堂可能是最好的課程,為什麽我們不能做成像傳統課堂一樣?主要還是技術條件達不到。”高燃認為如果遠教行業引入P2P技術後,很可能向即時教育轉變,技術成本將至少降低到原來的1/10。“寬頻將引發遠程教育的革命”,“寬頻與窄帶的區別,就如同電視台與報紙的區別,我相信寬頻的市場會以10倍左右的速度成長,到2010年以前一定會有市值超過100億的寬頻網際網路公司出現”。同時mysee也在商業模式的探討中,逐漸意識到行業中更有可能出現主流的套用,以及可以做大的商業模式。而遠程教育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塊,盡管mysee的這一部分業務目前還不到為5%,“將來希望能達到20%”,高燃表示。談起對教育行業的看法,高燃覺得主要是教育行業對新技術接受起來不如IT行業敏感,“如果有一個人勇敢地站出來‘吃螃蟹’,這個市場很快就會成長起來”。而mysee目前正在尋找步伐堅定的合作者。

希望比同齡人成長得更快

上島咖啡店,高燃對面的同學,興奮地告訴他: “我的答辯過了。”高燃一時無語,“感覺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了”。高燃心氣很高,但並不認為他比自己那些大學同學更成功。他的同學中有幾十億規模房地產公司的老總,也有每年利潤幾十個億的創業者,高燃說: “他們其實比我更成功。如果說我現在還算有了一點點成功,就是因為我希望比同齡人成長得更快。我有一個大的理想,我自己知道該做哪些事情,會去做一些準備,知識上的準備,人脈的準備,包括財富上的準備。”

高燃談及自己的個性時,喜歡用“霸蠻”一詞,也許擔心記者誤以為是霸氣、蠻橫之意,立即解釋說: “我們湖南人都明白這個詞其中的含義,主要是一種執著和勇氣。”也許正是這種精神讓高燃總能得到上帝的垂青、命運的恩寵。畢業近四年,創業僅三年,已獲得海外1000萬美元以上的風險投資;在清華科技園擁有900平米的辦公區、100多人的團隊,與google、sohu等知名企業毗鄰。這一切對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來說,總覺得有些不真實。然而發生在高燃身上就顯得很是順理成章,“高燃是個有心人”,一些前輩如此評價他。

大學時代高燃就非常活躍,第一年加入的社團就達17個,並創辦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協會;獲得過清華大學皮劃艇冠軍、攀岩冠軍的稱號。組織過多次演講、論壇;為積累人脈,他經常與一些邀請過的政府官員、專家、企業家保持聯系,“大學四年每個節假日別人都出去玩兒了,我都會拿出名片、拿出電話本,給他們打電話,問候他們。也許一次兩次他們沒有印象,但是時間久了大家就記住我了”。

大學畢業後的記者職業,更為高燃近距離接觸企業家提供了機會,當雅虎創始人楊致遠出現在公眾面前時,多數記者都在想著如何做一篇漂亮的報道,怎樣起一個炫目的標題,高燃卻在電梯裏將一份不是很成熟的商業計畫書遞給了楊致遠。當得知遠東集團蔣錫培在吉林長春出席團中央組織的會議時,高燃“不知天高地厚,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又上來了,隨即站了一夜火車,第二天凌晨到了長春,雙手遞上他的電子商務計畫書。遠東集團董事會經過激烈的討論,最終在高燃軟硬兼施的策略下,蔣錫培給了高燃100萬。蔣錫培拍拍高燃的肩膀說: “我知道這個項目很有風險,但你這個人沒有風險”,這句話讓高燃終身難忘。而就在投資商資金到位那一天,高燃突然宣布,因電子商務計畫的風險性,不做了,改做增值服務,因此他的公司從成立第一天起就沒做過電子商務。在經過幾個月彩信、部落格業務的探索、折騰後,高燃最終找到了適合自身發展的業務——P2P流媒體技術。

企業精神

概述

盡管目前P2P還存在法律風險、盈利模式不清晰等問題,但風險投資淘金P2P的行動已經拉開帷幕。2005年9月,美國的BitTorrent獲得DCM的875萬美元風險投資;同年,我國的poco、mysee等也相繼獲得風險投資。高燃認為mysee獲得風險資金並非偶然,他對網路影片未來充滿信心。他說,中國的大學生宿舍很少配備電視,但很多學生都擁有電腦,他們可以通過電腦看到外面的世界。“預計今年世界杯足球賽將是網路影片爆發的導火索,使用者會從目前的1500萬激增至2500萬”。此外,網路還將成為電視節目落地的第二渠道。

相較國內投資人更看重企業領導的個人魅力這一情況,國外風險投資機構則更看重市場機會及團隊力量。成長了兩年多的mysee,所有的事情已經不是一個人單槍匹馬能夠做好的。高燃說: “現在不是單槍匹馬能夠做好事情的時代,你一定有你的不足,那就找這方面有專長的人。”培養一支精幹的團隊,目前是這個年輕人認為比較重要的事情。對于那些多數比自己年長的清華畢業的高材生,高燃笑著說: “我總是對他們笑眯眯,並鼓勵他們”,“但他們好像有點怕我,不知道為什麽”。除了團隊建設,高燃補充道,“要善于學習,並且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勞動,比別人知道得更多,你才有可能成功。”要有商業的感覺,要善于溝通,跟主管部門的溝通,跟員工的溝通,跟投資人的溝通、媒體的溝通、合作伙伴的溝通,“如果有了這幾點,你又聰明,那你就可能成功”。

高燃高燃

對事業有理性把握的高燃,生活中卻會流露出感性的一面。“我認為理想、親情、友情、愛情是這輩子最重要的四件事”,父母過生日,無論高燃在哪裏都會趕回去,春節同伴們紛紛到國外度假,高燃選擇的是回家陪伴老媽、老爸。高燃幾乎在不同行業、不同年齡段都有朋友,“交朋友時會有所取舍,每個朋友都是有價值的”。熱愛體育、文學,了解IT、財經,喜歡歷史,喜歡跟年輕朋友喝酒,談論愛情。盡管高燃個性非常突出,他總能在同朋友交往中找到共同的話題。兼顧事業與生活,其實一點也不難,他說: “隻需多付出一點點。”然而談論到自己的愛情時,他露出一臉的苦笑,“這個就有點難把握了。”

眼下,“80後”們經常會成為多數媒體追逐的目標,對此高燃說,有媒體炒作的成分,“其實有許多七十年代的人是浮在水面上的”。說起“80後”的年輕人,高燃覺得因為沒受過太多的社會洗禮可能更本真一些。對不喜歡的事情,會當面說出“我不喜歡”。“80後”創業者李想在總結這些伴隨著網際網路長大的一代人時曾說過,“完全不顧及別人所認為必須去做的傳統,破除陳規,隻做最正確的事。”張瑞敏35歲當上青島冰櫃廠廠長,柳傳志年過40才開始創業。而“80後”是在一個更加民主開放、張揚個性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與前輩創業者有截然不同的一面。不過,冒險、果敢、執著、創新、甘于吃苦、勤奮好學這些創業貭素,在他們身上應該是相同的。 在高燃的桌上,擺放著《媒體活動實戰報告》、《東西論劍: 東西方傳媒大亨的對話》等書籍,他對媒體非常感興趣,總覺得自己還是媒體人,將來可能還會回到這個群體。“也許有一天我會離開IT這個圈子,創業的圈子,我會高興來高興走”。“希望做默多克那樣的整合者”。高燃淡淡地說。

Mysee倒閉

2008年1月21日,曾在網際網路影片領域赫赫有名的Mysee網已經無法開啟。 Mysee網CEO郭濤在與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交流的電話中承認,網站已經關閉。“目前這種狀況,做下去意思不大。”Mysee倒閉,80後高燃最後的遮羞布退去被稱為80後“京城四少”(高燃、李想戴志康茅侃侃)之一的高燃,便是靠Mysee起家並揚名立萬的。Mysee由高燃建立于2003年,2005年獲得北極光的200萬美元投資,是當時最早獲得風險投資的影片網站之一,一時高燃與Mysee名氣大噪。2006年,因80後創業受到中央電視台及鳳凰衛視等主流媒體強力關註,高燃與Mysee名氣日隆。2006年年底,因用完投資仍無法盈利,創始人高燃在投資人的壓力下被迫黯然離開,轉而建立了狗仔網(現在的中國娛樂網)。同樣由北極光投資的紅孩子網站董事長、前慧聰網副總裁郭濤出任Mysee網CEO收拾殘局。

風險投資商評價

梅花天使創始合伙人吳世春認識高燃很多年了。“我們是同一批創業的,當時我在做酷訊。高燃一直堅持在創業和投資領域,後來我們也有過幾次合作。”

吳世春對高燃的三個印象是,行業趨勢看得準,人脈很廣,非常樂意幫助人。他認為三點對投資人來說是非常好的品質。“高燃的投資風格比較快準狠,下決策通常都很快,像悟空保、瓜子二手車等項目,慢了根本進不去。”

58同城CEO姚勁波則認為,高燃在創投圈,是個很重要的連線器。他比較熱心,容易跟人打成一片。“按照他的性格,投資比創業更適合他。”

信息質疑

高燃是否為80後,真實的出生年月是那一年:

根據青年文摘 2001年第9期的一篇文章, 高燃的真實出生年月應該為1978年,1995年國中畢業,1998年中專畢業,然後去廣東東莞長安鎮松騰電子有限公司打工,1999年夏考入清華大學文科試驗班。考入清華的時候,高燃正21周歲左右,因為打工耽誤了一年,否則他應該是20周歲進入大學,和國內大學新生入學的年齡20歲周左右相吻合。

相關文章

說明:這篇文章是我上高四時老師印發給我們並讓我們研讀的,如今文章中的主人公,比我隻大一歲的高燃已經創辦了自己的企業,多次在中央電視台《贏在中國》、《對話》和《商務時間》中露面,侃侃而談.這是我們八十年代人們中較早嶄露頭角的人物之一,也是我比較欣賞和欽佩的同輩中人。現在將這些文字和圖片放在這裏,在感受高燃坎坷經歷的同時激勵自己繼續前進!

我從流水線考上清華大學

在清華大學文科試驗班,近期活躍著一個叫高燃的大學生。他不僅成績優秀,而且是清華大學校刊《清華文刊》的主編.還是《新清華》、《清華文苑》的編委。他組建的“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協會”受到校內外的一致好評。外交部部長唐家璇,紐西蘭總督保羅銳夫等名流都曾到會指導並講課。著名學者季羨林還曾專門約見高燃。

可是你知道嗎?在1999年4月前。這個備受囑目的天之驕子.還在廣東東莞長安鎮松騰電子有限公司的流水線上打工!

漂泊南方啊!為了家人不再發愁流淚

高燃1978年出生在湖南省桃江縣河溪水鄉河溪水村。從國小到國中,他的成績一直出類拔萃。1992年高燃國中畢業,許多老師都勸他上高中,將來去考清華北大,但他卻選擇了到湖南省機械工業學校去讀中專。因為上中專可以早點兒出來工作,可以減輕父母的負擔。至于他的大學夢,他想將來參加工作後再通過考電大、函大什麽的來實現。

1996年7月高燃畢業回家。板凳還沒有坐熱,就看見家裏惟一的一台電視機,被一個討債的人強行抱走了。瘦弱的母親一個勁抹眼淚.而父親坐在一邊抽悶煙。這時候他才知道家裏發生了一場重大的變故。

高燃的父親高丈田頭腦靈活,又有膽識。為了給兩個兒子掙點學費,他在當地販運水泥、石灰等建材產品,漸漸賺了一些錢。可在1996年春他被別人騙去十多萬元貨款。十多萬呀!在農村可真是一筆巨款。為此,高家不僅搭進了本打算修建新房的一些積蓄,還落下了數萬元債務。一時間,債主紛紛登門,家中一些貴重物品都被搶去抵債。高燃的母親鄧河清又氣又急,由此惹發一身疾病。父親高丈田從此也變得意志消沉.一天到晚靠喝劣質酒解悶。看到家中這般境況。高燃心亂如麻。

有天深夜.高燃聽見睡在腳頭的弟弟在傻傻地哭。他爬過去一看,隻見弟弟一臉的淚,哭得正傷心。弟弟哽咽著說:“哥.咱家欠了那麽多債,不如我們都出去打工吧!”弟弟高亮當時正準備讀高三,他擔心即使自己考上大學,家裏也供不起。弟弟的話讓高燃心中好不悲傷,他急得一宿未睡。天快亮時,一個念頭註高燃的心裏清晰了:打工去!掙錢幫家裏還債!供弟弟讀書!

就這樣.高燃找同學借了200塊錢,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這一年.高燃17歲。

高燃將打工的第一站選在海南因為這裏有他的一個同學。高燃是在9月21日傍晚到達海口的。他走出汽車站。摸摸口袋,發現隻剩下32塊5毛錢了。旅店是不能住的.坐公車又不知道路線,好在他有這個同學的宿舍電話.他決定先結同學打個電話。可他在公用電話亭撥了半夜,電話沒人接。萬般無奈之下,他在車站的草坪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高燃終于找到了這位司學.在同學的宿舍裏住下來後。他開始騎著同學的破腳踏車馬不停蹄地找工作。開始他還想自己文筆不錯,可以做做辦公室文秘之類的工作。可一連跑了幾家.入家根本就不要男的做文秘。接著,他想找個企業做管理,可用人單位看他是個中專生,又沒有實際管理經驗,都拒絕了他。

二十多天後.高燃終于在海南興桂旅遊公司找了份做業務員的工作。這份工作要求他整天站在海口汽車站.向下車的遊客發名片。遊客如需旅遊服務,會打名片上的呼機,由旅遊公司提供服務,旅遊公司則依據每個業務員介紹客人的消費總額提成,付給業務費。高燃向同學借了一隻舊呼機,印製了一盒名片,興致勃勃地開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每天天剛蒙蒙亮,高燃就迎著海風到了汽車站。這樣一站就是十多個小時。肚子餓了,就在鄰近的攤上買兩個饅頭無飢。後來幹巴巴的饅頭吃厭了,他就改吃1元錢一碗的面條。邊吃,眼睛還得邊望著每輛進站的車。有時候吃了一半看到車來了,就得趕緊丟下碗筷去發名片。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不落下每個有可能需要服務的客人。這中間.還得撿起被客人不屑地扔到地上的名片,得忍受一次次冷漠的拒絕……就這樣一直站到深夜12點。最後一班車進了站,腰酸腿疼的高燃才可以下班。有好幾次,當旅客把他的名片撕得粉碎再扔到他臉上時,他想過放棄。但每一次他都咬著牙說服自己:我決不能垮下來,我的身後,有一個破落的家和一個備戰聯考的弟弟等我賺錢啊!

一個月以後,他發了工資:1468元!這是旅遊公司所有業務員中最高的。握著這筆錢,高燃的手顫抖了。他花了13元錢,去湘菜館美美地給自己點了一個家鄉菜,然後留下55元做生活費,將剩下的1400元全部寄回了家。

在這個旅遊公司裏,高燃做了8個月。每個月發了工資,他都隻留下零頭,將整數寄回家。然而好景不長,1997年6月,旅遊公司因經營不善面臨破產,高燃失業了。這時候,弟弟高亮已進入了聯考前的最後沖刺。思索再三,高燃決定暫時回家,陪弟弟參加完聯考後再出來打工。

回家後,高燃結弟弟安排了安靜的住處,細心安排好弟弟的飲食,盡可能讓弟弟吃好,休息好。有哥哥在身邊,高亮的情緒十分穩定,發揮正常。7月9日最後一場考試結束.高亮走出考場,激動地說:“哥,我肯定能考上!”

有了這句話,高燃徹底放心了。7月11日,他再次南下廣東打工。

我隻是老板發財的一個棋子他強烈地悲憫起自己來

經過幾番周折,高燃在廣東東莞市樟木頭鎮東山工業區十和田電子廠找到了工作。十和田廠是日本新力公司在中國的一個加工廠,高燃成了該廠流水線上的一名外掛程式工。高燃的基本工資隻有500元,獎金按完成電子管件的件數計酬。為了盡可能多賺錢,高燃每天都工作12小時以上。這份工作是極其枯燥乏味的,完完全全是機械勞動,並且一坐就是四個小時不許活動。為了驅趕乏味與疲勞.高燃在心裏默默地將一個個管件換成一枚枚具體的錢幣:2分、4分、6分……一個個累加起來,想像它們變成弟弟手裏的飯票,變成弟弟頭上的碩士帽、博士帽……靠著這種令人愉快的聯想高燃在這條永不停歇的流水線上熬了下來。

打工的生活是清苦的。每天的正餐就是一碟小菜加一碗湯。睡的條件也很艱苦,六七個人擠在一個房間裏,毛巾衣襪亂七八糟掛著,潮濕的房間裏蚊子不分季節湊著熱鬧。工廠—裏隻有幾個水龍頭,洗個澡都要等上半個小時。所有的這一切,高燃都忍受下來。

1997年9月,從老家終于傳來了喜訊:高亮考上了空軍第二航空學院!聽到電話那頭弟弟喜不自禁的聲音,高燃打工的疲倦和鬱悶立即一掃而光。那天,弟弟硬咽著對高燃說:“哥,你準備一下,明年參加聯考吧。你看,我報的是軍校,圖的就是不花錢!”。

高燃的眼眶濕了。弟弟的話深深地觸動了他心中潛藏的一個夢。7年了,無論在教室裏,在海風中,還是在流水線上,他的心中從未忘卻那個美麗的大學夢!他原以為這個夢永遠不可能再實現了。現在,弟弟的一席話在他的心裏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是啊。自己為什麽不能考大學呢?

難道就一輩子坐在偌大的廠房裏,在隆隆的機器聲中做著單調乏味的工作?在努力改變家境的同時,為什麽不去提升自己的層次呢?

再回到流水線上,高燃看著周圍坐著的打工兄弟姐妹,怎麽看怎麽像老板發財路上的一顆顆棋子。他們的雙手在電子元件間跳動,在水一般的流程中,去舀起供給自己生存的一瓢。高燃突然對自己和這些兄弟姐妹產生了深刻的悲憫。

高燃找出高中課本和有關聯考資料。製訂了一個詳細的學習計畫。他先把每冊課本的目錄通讀了一通.然後根據內容的多少與難易安排學習進程表。計畫自即日起至1999年4月止.全面完成所有課程的學習。

每天一早,同寢室的工支們還未起床,高燃便來到了廣區東邊一個堆廢棄物的倉庫裏看書。入夜,東莞的蚊子特別多,他將腳放在水桶裏,趴在自製的木桌上演算嘗試……也許是繁重的勞動磨煉了他堅定的意志,他感到學習效果出奇地好。比如,手板心上寫下的英語單詞,他每天竟能準確無誤地記下30個。對數理知識的理解.也比以前更為深刻透徹。

幾個月後,廠方見高燃手腳利索,又有文化功底,把他抽到品管部擔任質檢員,月薪上調到800元。質檢比外掛程式相對輕松一些,主要任務是檢查電子元件的質量及清點每個包裝箱內所裝元件的數量。這對高燃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于是,他將書偷偷帶進車間,一有空就拿出來翻讀幾頁。

有天中午,高燃像往常一樣,夾看一事書來到倉庫。副總經理突然面帶慍色走進來.指著高燃劈頭蓋腦就是一通罵:“你怎麽搞的?前天經你手發出的貨有三件少了數量!。高燃說:“不可能啊!我一個個點過了,每一件都在995個與1005個之間,誤差在規定範圍之內。”面對高燃的辯解,副總經理突然火冒三丈地吼道:“你還狡辯!以為你讀了幾本書就了不起?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中專生,在東莞這地方滿洗手間蹲的都是!”對方丟下達句話就悻悻地走了。高燃委屈的眼淚卻一下子涌了出來。一個念頭在他腦中一閃而過:辭職!

高燃就這樣離開了十和田廠,他失業了。他想,在流水線做普通員工太受氣了,任何入部可以侮辱你的人格,自己就是餓死也不去做了。再找工作的話,一定要想辦法當幹部。可怎麽樣才能當上幹部呢?高燃隻有中專文憑,而按東莞廠家的招聘慣例,隻有大學生才能當幹部。躺在充滿汗臭味的床上,高燃對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評估,覺得自己最有可能爭取的“官銜”,是到電子廠做品管部主管。于是,他在東莞市新華書店泡了一個星期,把裏面所有關于品質管理的書看了個遍,對IS09000國際識別的所有內容背了個爛熟。然後,他信心滿懷地去東莞市人才交流中心尋找機會。沒想到,這一去,他還真給一家電子廠聘上了,對方是長安鎮的松騰電子廠,給高燃的職位是品管工程師。這個職位雖然沒有明確“主管”的官銜,但工作職能完全一樣。

事實證明高燃對自己的估計完全正確。他在松騰電子廠工作的—年裏,改公司的退貨率從以前的20%降到2%。他的月薪也升到了2000元。

1999豐3月10日,聯考臨近,高燃毅然放棄了這份高薪工作,回到家鄉湖南桃江,走進了一個收費較低的聯考復讀班,準備一場新的人生搏擊。

經受過打工風雨的洗禮清華有什麽不敢考的

這個時候,高家的生活已有了很大的轉機。由于高燃打工兩年半.給家裏寄回了近3萬元錢,欠下的債務已還得差不多了,高燃父母在兒子的影響下也漸漸走出了頹廢的陰影,積極地養豬賺錢,一家人齊心協力決心靠勤勞與智慧重振家業.家境的改變,猶如久雨之後的天空出現了陽光。高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心想: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聯考了!

對大學的渴望。使高燃身上迸發出超強的學習力量。但是,4個月的復習時間畢竟太短了!一個沒有系統地接受過高中教育的打工者,要在這4個月時間裏消化高中三年的知識,實在有著太多的困難!第一次月考,高燃的總分隻有300分,是全班倒數第5名。可高燃沒有泄氣,他調整好心態。少年時即具備的良好天賦與打工磨煉出的意志此時得到了最完善的結合。在聯考前夕的最後一次模擬考試中,高燃的成績居然躍升到全班第一,隨後,他鎮靜地走進了聯考考場。

不久,學校組織填報志願,高燃本來想和弟弟一樣填報軍事院校,但他的眼光一落在“清華”兩個字上。就被牢牢地粘住,再也無法離開。然而,清華畢竟是中國數一數二的的“王牌學府”,高燃也很清楚,一旦填報,就是與當年全中國最優秀的考生們競爭,如果落選,他就隻能被一所二流大學錄取。

一些老師和同學們都勸高燃填報志願穩妥一些,但高燃回想起自己當年爭取到電子廠品管部主管的經歷,心中不由燃起一股拼搏的豪情。別人做不到的,我要做到——他毅然再一片驚詫聲中填下了“清華大學”!

8月20日,奇跡出現了!隻“念”了四個月高中的高燃以613分的高分,被清華大學英文專業錄取。訊息傳來,高燃和父母激動得淚流滿面……

考上清華後,高燃仍然經常利用課餘時間打工:他同時做幾份家教。給報社寫文章.給企業做策劃和促銷,這些錢基本上能支付他的學費和生活費。2000年清華大學組建文科實驗班,高燃在教師的建議下,轉到由27位同學組成的文科實驗班。當時進入文科實驗班的學員需要具備三個條件:由國家級重點中學保送;獲得國家級特殊獎項;文科有特長。高燃是唯一一個從清華在校生中選入該班的優等生。

高燃的下一個夢想是去美國哈佛大學讀研究生,學法律和社會學,我們祝願他夢想成真!

一個夢想撬動的真實版本---高燃

六年多前,他是一名月薪五百元的普通打工仔;

一年多前,他是一名月薪兩千餘元的實習記者;

如今,他的身價已經逾億——

從17個社團,到三個專業

考上清華後,高燃仍經常利用課餘時間打工。他同時做幾份家教,給報社寫文章,給企業做策劃和促銷,所賺的錢基本上能支付他的學費和生活費。

高燃讀的英文專業,和中文專業同屬于人文學院。有次,德高望重的季羨林教授前去演講,高燃被季老講的“國學的未來”深深地吸引住了。恰好當時清華正開辦第一屆文科實驗班,“有著很好的老師,于是我就憑著興趣‘跳’過去了。”之後,高燃成為了清華大學校刊《清華文刊》的主編,同時還是《新青年》、《清華文苑》的編委。

在大一裏,高燃一口氣加入了17個社團,並組建了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協會,時任外交部部長的唐家璇、紐西蘭總督保羅銳夫等名流都曾到協會指導並演講。難怪高燃自信道:“我是清華最活躍的。”

經過在大學兩年時間的學習生活,高燃越來越清楚自己的興趣所在。“大學裏面,要養成善于學習的能力,知道自己的興趣,不一定要老師告訴你什麽。”2001年,清華新聞傳播學院成立,“我被要過去讀三年級,通過考試就去了。我熱愛足球,是新聞傳播學院第一屆足球隊隊長。”雖然高燃在新聞專業上唯讀了兩年,但他自信“是新聞學得最好的。”

2003年夏天,“清華惟一大學部讀了三個專業”的高燃以新聞專業學生的身份畢業。憑著在校時出色的表現本可以去人民日報或新華社,但因契約時間太長,高燃放棄了這個大家夢寐以求的選擇。然後他花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到處旅遊,給自己尋找合適的發展機會。轉了一圈回來,原來想開旅遊公司的他發現自己閱歷著實不夠,于是轉而進了一家經濟觀察報。“我給那家報社的編輯打電話,結果一天就搞定了,叫我去上班——我的求職過程很快。”

高燃進入報社後,寫的第一篇文章—《一個上市公司的沉淪》便令人刮目相看。幾個月後,有人找高燃擔任某雜志主編,“如果我去的話,我將是中國最年輕的主編。”不過後來高燃婉言謝絕了對方的邀請。“那時,我通過採訪很多IT企業家發現這個領域有很多機會,于是,我便開始醞釀做自己的事情。”

從白手起家,到三度轉向

2004年4月17日,高燃在電梯裏恰好碰到前去參加新浪網和一拍網活動的雅虎總裁楊致遠。這之前高燃根據自己的調研已擬好一份商業計畫書,覺得可以開網上書店。高燃覺得機會難得,便將隨身攜帶的計畫書遞給了楊致遠。“現在想來,那份計畫書太幼稚了,後來他沒回復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高燃同時將這份計畫書遞給了江蘇遠東集團的董事長蔣錫培——他是第一個參加十六大的民營代表,高燃在之前的採訪中與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蔣錫培接到高燃的計畫書後,隨即召集了董事會,並請了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的許多教授,開了一個論證會。會議上,高燃的計畫幾乎遭到所有人的反對。他第一次面對這麽多專家的尖銳提問,憑著在大學期間練出的口才,從容鎮定,舌戰群儒,“有種征服的興奮”。據高燃回憶,那天在場的隻有兩個人沒開口反駁,一個是遠東集團的副總裁,一個便是蔣錫培。四個小時之後,發問的人達成共識:500萬的風險太大,難以保證收益,不宜投資。

送走客人之後,高燃隨蔣錫培一起吃飯。飯桌上,蔣錫培說了一句讓高燃這一輩子也忘不了的話:“雖然大家認為你這個項目風險太大,但我覺得,相信你這個人不會有風險。”這句話高燃聽在耳裏,燙在心裏。那一刻,他差點涌出熱淚。

6月5號,也就是高燃回北京的前一天,蔣錫培撥了100萬給他,作啓動項目之用。

三天後,高燃正式離開記者崗位。

“當時看到卓越網、當當網都做得很好”,于是在7月1日上午,高燃打算想把北大的一個網上書店買下來。但對方表示“收購資金不能低于100萬”。高燃拿著蔣錫培給他的100萬猶豫了,“我不能拿著100萬去證明自己是對還是錯,這不是實驗室。我絕不能讓信任我的人失望!”當天下午,高燃毅然決定,“我們不賣書了,改做別的。” 接下來,高燃做了將近半年的市場調查。

創業伊始的高燃,路走得並不順利。他在短時間內又做了兩次嘗試:

2004年7月間,正值CP(移動增值服務)市場剛剛開始升溫,高燃轉向做彩信。“但因為我本人對彩信市場的不了解,所以我們幾乎沒有盈利。”持續了幾個月後,始終未能盈利的高燃第一次面臨了核心團隊的解體。兩個合伙人一位去了香港繼續學業,另一位也選擇了離開。

接下來高燃嘗試做部落格,他用幾萬元的資本註冊了Mysee域名,但技術門檻較低的部落格仍然沒有給他帶來好運。

2005年1月,高燃遇到了大學同學鄧迪。2003年7月畢業後,鄧迪創辦了高視維公司,成為國內最早主攻P2P(流傳媒技術)的人。P2P是peer-to-peer(伙伴對伙伴)的縮寫,其技術使人可以直接連線到其他使用者的電腦、並交換檔案,而不是像過去連線到伺服器去流覽與下載。

鄧迪專註于P2P,還拿到了國家專利,但苦于缺乏資金,遲遲未開啟局面。與此同時,幾個月的創業經歷讓高燃明白,對于一個公司而言,核心技術就是生命線。于是三個月後,鄧迪和高燃的兩個公司合並——高維視訊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誕生。鄧迪負責技術,高燃負責聯系客戶、市場開發、財務、人事等。這在高燃看來是一次很好的優勢互補,擅長于做技術的同學和自己在市場上的優勢正好可以取長補短。因為中、小公司的業務過于繁多,在沒有開始盈利之前反而容易產生負擔,高燃做出了最終決定,砍掉自己的部落格團隊,專註于利用P2P技術搞影片業務。于是,Mysee由一個部落格網變成了直播網——一個能免費看電影和電視的網站。在這裏,大家可以隨時登錄,直接體驗P2P技術帶來的視覺享受,畫面流暢而清晰,避免了大多數網路電視存在的斷斷續續。

從一份郵件,到1000萬美元

在高燃看來,對自己起關鍵作用的一步,正是對中華民族產生重大意義的那一步——2005年4月29日,國民黨主席連戰第一次訪問大陸。在此之前,高燃邀請一個在搜狐工作的朋友來公司玩,這個朋友看到他們的技術後贊賞不已。第二天,對方就打來電話,問高燃願不願意跟搜狐做連戰來訪的網上直播。當時距離連戰來訪沒兩天了,但高燃意識到,這正是Mysee直播網做“廣告”的上好機會。于是,高燃果斷地答應下來。這次,也是Mysee第一次從事重大新聞的網上直播。

結果直播非常成功,公司的知名度扶搖直上。7月中旬,高燃參加了幾乎所有的風險投資商都會去參加的“中國創業投資中期論壇”,並在會上做了發言。“此舉是想把我們流媒體的盈利模式告訴大家,吸引更多人的註意。”他說,“雖然最後的投資人並不是在該論壇上認識的,但那天確實很重要。”

與此同時,Mysee直播網也進行了一系列的市場推廣,搜狐、新浪、網易等入口網站先後在宋楚瑜大陸行、“超女”選拔、神六升天等直播時採用了Mysee的技術。與其成長勢頭相比,高維視訊科技有限公司的運作資金開始顯得有點不對稱了。畢竟做這個行業需要強大的資金支持,否則很快便會“夭折”。身在其中的高燃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朋友告訴我,是時候開始第一輪融資了。”

2005年,網際網路迎來了又一個投資的春天,部落格網、當當網、中華培訓網等中小網站紛紛融資成功。此時,高燃正在尋求資金。“我曾找了國內幾十家投資機構,大多數投資人都覺得這個項目有點超前于市場發展了。有一天半夜兩點多,我一個人坐在辦公室上網,突然想起了一個遠在美國的師兄,就給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講了自己的投資需求。”

高燃所說的這位師兄名叫鄧鋒,現在在美國一家投資企業工作,“他幾乎是我們清華校友海外創業最成功的一個。”當時42歲的鄧鋒與24歲的高燃于一年前在清華偶然認識。高燃發出郵件不久,便得到了回復,“沒多久,我們就得到了幾百萬美元的投資。”

第二筆大額投資接踵而來,曾投資美國矽谷bittorrent技術公司850萬美元的某頂級風投機構來到高維視訊,他們認為高維視訊的水準和團隊在國內是領先的,使用者成長空間較大,決定投入更大一筆資金。目前,高維視訊的首輪融資達1000萬美元左右。“業務幾乎不用我們去找,自己就會送上門。我平均每天都會接到兩個以上要談投資的電話。我覺得這行的創業環境就像網際網路剛剛興起的1998年,機會遍地。”高燃信心十足地說道,“P2P的商機不僅僅是網上影片。我們還與企業合作,為他們提供技術支持,比如為遠程教育提供服務方案。”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Mysee直播網所處的P2P流媒體行業目前競爭十分激烈,面對挑戰,高燃認為:“目前,我們是業內比較出色的,我們的研發人員全是清華的研究生,都是最好的。大家都很年輕,年齡最長的也才29歲。正因為這樣,我們公司可以加班到午夜零點,但這在其他大多數公司裏是無法做到的。現在,高維視訊已經是按天數來計算自己的時間。我們正在享受廣闊而偉大的市場,納斯達克當然是目標之一。”高燃面前的前景很開闊,公司的合作伙伴包括新浪等大型入口網站、CCTV等各大電視台以及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除了研發人員,高燃還招攬了一批有大公司工作經歷的中層管理者,連愛立信(中國)前副總裁也心甘情願地給這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當助手。

面對今日的成功,高燃是這樣解釋的:“是99%的幸運加1%的努力得來的,但是隻有那1%起決定性作用——其中人脈關系絕對不可忽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