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澄

高澄

高澄(521年―549年),字子惠,小字阿惠。高歡長子,祖籍渤海蓨縣(今河北景縣),生于懷朔(今內蒙古固陽縣),東魏權臣。

為高歡正妻婁昭君所生,自幼聰慧過人,嚴明有大略,具備政治天賦,深得高歡喜愛。十五歲入朝輔政,通過改革官員選舉製度,懲治貪賄,整飭吏治,製定法律等手段,迅速確立了權威,在高歡去世後順利掌控了東魏政權。高澄對高氏地位的鞏固,東魏、北齊間政權的過渡貢獻頗大。高歡死後,高澄擊潰叛將侯景,以反間計亂梁,拓兩淮之地,收復河南,在短期內團結東魏統治階層,開始為北齊建立做準備,受魏禪前夕為膳奴刺殺。年僅29歲。

北齊時追謚為文襄皇帝,廟號世宗。

  • 中文名稱
    高澄
  • 出生地
    懷朔
  • 封    爵
    齊王
  • 官    職
    大將軍、相國
  • 廟    號
    世宗
  • 信    仰
    佛教
  • 性    別
  • 逝世日期
    公元549年9月15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東魏
  • 謚    號
    文襄
  • 職    業
    權臣
  • 出生日期
    公元521年
  • 陵    墓
    峻成陵
  • 別    名
    高子惠
  • 主要成就
    改革官員選舉製度,整飭吏治
    平侯景叛亂,吞並兩淮,收復潁川
    編製麟趾格

人物年譜

北魏安定王元朗中興元年(公元531年) 10歲

高澄高澄

立為渤海王世子。

中興二年(公元532年) 11歲

加驃騎大將軍、侍中、開府儀同三司。

北魏孝武帝元修永熙二年(公元533年) 12歲

高澄娶東魏孝靜帝之妹馮翊長公主。高歡試問他時事得失,他分析的頭頭是道。從此他參預所有的軍國籌劃。

東魏孝靜帝元善見天平元年(公元534年) 13歲

高澄加使持節、尚書令、大行台、並州刺史。二年,為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儀同三司、太原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

天平三年(公元536年) 15歲

入輔朝政,加領軍左右、京畿大都督。

元象元年(公元538年)17歲

攝吏部尚書。釐改前式。又沙汰尚書郎,妙選人地以充之。至于才名之士,鹹被薦擢。未居顯位者,皆致之門下,以為賓客。

孝靜帝興和二年(公元540年) 19歲

高澄加大將軍,領中書監,仍攝吏部尚書,對朝政進行治理整飭,製定律法《麟趾格》,選拔人才,懲處貪賄,增擴戶口,改革鹽政,統一貨幣。

孝靜帝武定五年(公元547年)26歲

一月,高歡去世後,高澄接任父親的職務,擔任使持節、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大行台、渤海王。八月,他到鄴朝見,辭丞相。皇帝下詔不許。

同年三月,遣司空韓軌圍侯景于潁川;九月,遣慕容紹宗于寒山(江蘇彭城)一役大破梁軍,生擒主帥蕭淵明。

武定六年(公元548年) 27歲

一月,懸瓠擊潰侯景;三月,南下黎陽,虎牢,遣部將彭樂于新城擒西魏裴寬。

武定七年(公元549年) 28歲

遣尚書辛術略梁國兩淮之地,得二十三州。四月,東魏孝靜帝任高澄為相國,封齊王,綠綟綬;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食冀州的渤海、長樂、安得、武邑、瀛州的河間五郡,邑十五萬戶,使高歡畫像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大行台職務不動,高澄入朝固讓,孝靜帝不許。

五月,高澄率二十一萬大軍征伐潁川,水淹長社,生擒王思政,收復河南全境。七月,旋師還京。

同年八月初八日(9月15日),高澄被家奴蘭京及其六名同伙所殺,時年二十九歲,秘不發喪。

武定八年(公元550年)正月辛酉日

孝靜帝在太極東堂舉哀,詔贈物八萬段,凶事依其父親規模,贈假黃鋮,使持節、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齊王璽紱,轀輬車,黃屋左纛、後部羽葆鼓吹、輕車介士,備九賜禮,謚曰文襄王。二月甲申日,葬于義平陵之北。

北齊文宣帝高洋天保初(公元550年)

追尊為文襄皇帝,廟號世宗,陵曰峻成。

人物生平

政治天賦

高澄自幼聰穎過人,能言善辯,十歲時曾獨自出馬為高歡招高敖曹歸降;十一歲時以高歡特使身份兩次去洛陽朝覲;十二歲時娶東魏孝靜帝的妹妹馮翊長公主為妻,“神情俊爽,便若成人”。高澄經常被高歡叫去談論時事、政務,每次高澄都對答如流,並且詳加剖析,絲絲入扣。令高歡極為賞識,從此讓他參與軍國要務的籌劃。天平三年(536年),高澄十五歲便入朝輔政,加領左右、京畿大都督。

少年宰相

天平三年(536年)高澄自請入朝輔政,並加領左右京畿大都督。開始,人們隻聽說高澄年輕老成,有風度、有見識,但總覺得他是個年輕人,心裏並不那麽服氣。當看到他駕馭全局,有膽略有氣魄,處理問題及時妥切,個個心悅誠服,出現了朝綱振肅的嶄新氣象。元象元年(538年),兼任吏部尚書。

興和二年(540年),高澄加大將軍,領中書監,仍代理吏部尚書。北魏從崔亮開始挑選官員就論資排輩,不按才能選取。高澄廢除了這一個製度,開始根據才能名望挑選官員。當時品德好、有本事的人,都得到了提拔重用,有的一時安排不了相應的位置,高澄就將他們召為賓客,在自己府中供養起來,有時間便與他們一起遊園娛樂賦詩,使這些人各得其所,各盡所長。高澄推東魏地圖薦鐵面無私的崔暹為御史中尉,嚴厲打擊那些無法無天的貪官污吏,尤其是竊據高位的權貴,有許多人被繩之以法。官場風氣大有改觀,人心為之一振。另外,高澄還主持製定一部新的法典《麟趾格》,這是《北齊律》的藍本。

在高澄的主持下,朝廷將治國的政策書于榜上,公開張貼在鬧市街頭,供天下百姓自由評論,發表意見。對那些提出建議或批評的人,則都給予優握的待遇,即使言過其實或言辭激烈,也予以寬容,不加罪責。由于百姓的稱贊,高澄的威望更加上升。

在這段時期內,東魏與南方的梁朝關系比較和睦,雙方的使節往來頻繁。然而,為了顯示各自的“國威”,主人與客人都竭力在言辭、才學方面爭鋒,常常出現熱烈辯論的場面。無論是梁使至鄴城,還是魏使至建康,都是如此,久而成為慣例。高澄則樂于此道,每當設宴招待梁使之日,高澄或者親自到場,或者派遣屬下與會。凡是東魏方面有所妙論、他都興奮異常,為之鼓掌助威。而他也因此召攬了一大批文人學士.或羅致門下,以為賓客;或推薦給朝廷,出任各級官吏。

懲治貪賄

東魏政權初期官場的貪賄之風,在高澄入鄴城輔政(公元536年)之後,開始逐漸得到改善,元象元年(公元538年)十二月,高澄任吏部尚書之後開始整飭吏治,改革官員選拔製度,不拘一格選用收集人才,給東魏的政治帶來了新氣象。

天平三年(公元536年),十五歲的高澄入輔朝政,加領左右、京畿大都督,雖然年少,但已振肅朝野。元象元年(公元538年),又加大將軍、攝吏部尚書,選用人才,頗有收獲。武定二年(公元544年),高澄二十四歲,領中書監、仍攝吏部尚書。高澄用崔暹、宋遊道等人整肅貪賄官員的行動自此開始。

高歡大部分時間呆在晉陽,孫騰、司馬子如、高岳、高隆之都是高歡的親信黨羽,朝中的政務高歡交給他們去管理,鄴城的人稱他們為“四貴”。這四個人權勢在朝廷內外炙手可熱,他們大都驕縱貪婪,橫行不法。高歡想要削弱他們的權力,所以委任高澄為大將軍、領中書監,將原來屬于門下處理的機要大事全部移交給中書省,對文武百官進行獎賞與懲罰,事先都必須向高澄稟報。

高澄愛賢好士,沒有民族偏見,在大鮮卑主義的政權之中,能夠做到禮遇漢族士大夫。崔暹等一幹漢族文官在高澄的   大力支持下敢于全力糾察權豪,無所縱舍。

孫騰見高澄時傲慢不敬,高澄命令左右把孫騰從床上拉下來,用刀環打他,讓他站在門外。太原公高洋當著高澄的面向高隆之跪拜,稱他為叔父,高澄見了怒罵高洋。尚書令司馬子如與鹹陽王元坦一道大肆貪污。崔暹先後多次彈劾司馬子如、元坦以及並州刺史可朱渾道元等人的罪行;宋道也彈劾司馬子如、元坦以及太保孫騰、司徒高隆之、司空侯景、尚書元羨等人。高澄將司馬子如投入監獄,僅僅一個晚上,司馬子如的頭發就白了。

高歡對王公大臣們說道:“我這個兒子漸漸長大了,你們應該避免與他沖突。”于是公卿以下的官員見了高澄,無不懼怕畏服。高澄的姑父庫狄幹從定州到鄴城來拜謁他,在門外站了三天才得到召見。

經過一系列行動,高澄的威望已經初步樹立起來。但高澄要抑製勛貴以樹立威望,並非單憑高歡的支持與自己的濫刑,事實上高澄是有計畫、系統地起用了一批漢族文官助其整肅勛貴、排除異己的,這就是漢族文官被重用的原因。

在崔暹、宋遊道、崔昂等人的大力整肅下,司馬子如、元羨、慕容獻、元坦、可朱渾道元、孫騰、高隆之、侯景、元弼等勛貴都受到彈勃,輕者降官,重者處死。

經過這一番整飭吏治後,東魏政治開始走上正軌,勛貴勢力受到抑製,高澄作為高歡繼承人,從此地位徹底穩固。呂思勉在《兩晉南北朝史》一書中曾總結說:“北齊基業,雖創自神武(高歡),而其能整飭內治,則頗由于文襄(高澄)”。

平定叛亂

武定四年(546)十一月,高歡在征伐西魏的過程中身患重病,便即班師,同時飛速將高澄召來,一起護送至晉陽。當時身為司徒、河南大將軍、大行台的侯景,早有異志,隻是礙于高歡的威信與實力,才不敢肆意妄為。當他聽到高歡患病的訊息後,就立即在荊州等河南之地擁兵自固,謀生異圖。高澄深知情勢險惡,故在父親高歡于武定五年      (547)正月丙午日去世之後,秘不發喪,迅速採取措施鞏固自己的權力與地位。五天後,侯景正式背叛東魏,投靠西魏,一連攻下不少城池。高澄派遣韓軌督諸軍討伐侯景。末幾,侯景又投靠南朝的梁朝,粱武帝封他為“河南王”等稱號。

高澄一方面部署諸將征討侯景,另一方面則密切註意境內其他各州的情況,防患于未然。他安排其弟高洋為京畿大都督,留守于鄴城,並讓黃門侍郎高德政輔佐之。自己則在六月丁醜日回到晉陽後,方始發父親之喪。七月,高澄為使持節、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尚書事、大行台、渤海王;而其弟太原公高洋則攝理國事。高氏兄弟牢牢地控製了朝政。高澄重用慕容紹宗,于寒山擊潰南梁大軍,于懸瓠大破侯景。武定六年三月親自領兵南下虎牢、洛陽,擒西魏裴寬;又在武定七年夏揮師西向,收復潁川,生擒了王思政。

脅迫孝靜

東東魏孝靜帝--元善見是一個自幼聰明,文武雙全的君主。他“孝靜帝好文學,美容儀,力能挾石師子以逾牆,射無不中”。高澄當國之後,非常忌諱這位皇帝。他將大將軍中兵參軍(自己的參謀)崔季舒調任中書、黃門侍郎,監察皇宮的動靜。因此元善見的大小舉動都被崔季舒偵知,再告訴高澄。高澄曾經在和崔季舒的往來書信裏問:“那傻子最近怎麽樣了,是不是傻得更厲害了?”

有一次元善見和高澄一起圍獵,在圍場上策馬飛馳,監衛都督烏那羅受工伐的勸諫之語卻是:“陛下切勿馳馬,否則大將軍會惱怒的。”

又有一次,高澄在侍宴時用大酒杯向元善見敬酒,元善見怨恨道:“朕身為天子,卻處處受人節製,活著還有什麽意思。”高澄當即發怒道:“什麽‘朕’、‘朕’,你這個狗腳‘朕’!”竟令崔季舒打了天子三拳,然後拂袖而去。

第二天高澄酒醒回想起此事,有些歉疚,于是派崔季舒入宮去代替自己謝罪。元善見賞賜了崔季舒百匹絹,崔季舒不敢接受,高澄令他隻受一段。元善見一怒之下將一百匹絹開啟,連結在一起賞給崔季舒,說“這也是一段!”

在幾次羞辱過後,元善見對高澄的跋扈行徑難以忍受,又日夜擔心高澄篡國,便與禮部郎中元謹、長秋卿劉思逸等人密謀誅殺高澄。假裝在宮內花園造土山,秘密挖掘地道通向高澄的居住地。當地道挖掘到千秋門時,守門人聽到動靜,立即向高澄稟告。高澄隨即勒兵進宮,當面指責孝靜帝:“陛下為何謀反?臣父子忠心為國,何時虧負過陛下?”事後,高澄將與謀者統統處死,又將天子軟禁。

吞並兩淮

武定五年(547年)底,高澄遣兵進逼,侯景退到懸瓢(河南汝南)。蕭衍命侄兒蕭淵明當總司令,會同侯景的部隊,進攻彭城(江蘇徐州)。蕭淵明在距彭城九公裏的寒山地方,被東魏擊敗,全軍覆沒,蕭淵明被俘。侯景退到渦陽(安徽蒙城),抵抗不住東魏的追兵,也全軍覆沒。而後,領著八百名親軍進襲南梁壽陽,將監州事韋黯驅逐。

蕭衍對侯景驅逐地方政府首長,不但沒有責備,沒有懲罰,反而即行任命侯景當州牧,侯景大喜過望。

蕭淵明被俘後,高澄請他寫信給蕭衍,建議兩國和解,蕭衍復信應允。司農卿傅岐警告說:“高澄既沒有戰敗,為什麽求和?明明是反間之計,希望刺激侯景。侯景如果起疑,定生變化,我們不可跳進這個圈套。”蕭衍當然不會採納,兩國使節,遂開始往來。

侯景果然恐懼,他上奏章說:“兩國如果和解,恐怕我不能免高澄毒手。”蕭衍保證說:“我是天下之主,豈會對人失信,你要深知我心。”侯景假冒高澄名義寫了一封信給蕭衍,提議用蕭淵明交換侯景。蕭衍這時露出真面目,復信說:“你早上送還蕭淵明,我晚上就送還侯景。”侯景的截獲回信之後,決心叛變,他集結兵力,從壽陽南下,直指首都建康(江蘇南京)。

侯景于548年八月起兵,如入無人之境的渡過長江,于十一月抵達建康,百道攻城。南梁帝國各路勤王軍隊,雲集城外,每天跟美女飲酒歡宴,不敢作戰。蕭衍把皇帝詔書系到風箏上,命他們進攻解圍,可是沒有人聽他的命令。明年(549)三月,建康陷落。五月,八十六歲的蕭衍,被活活餓死。

在侯景亂梁的過程中,高澄一直密切關註南梁局勢,並且于武定六年秋派尚書辛術前往兩淮之地,趁火打劫,侵吞了大片梁國土地。兩淮之地多處州郡因不堪侯景襲擾,紛紛轉投東魏。不到一年時間,東魏借著侯景之亂從中漁利,共得了二十三個州,並攻陷淮南重鎮壽陽,將疆域從淮河以北一直拓展到長江沿線。

收復潁川

武定五年(547年),西魏大將王思政為荊州刺史。次年,侯景叛離高歡,向西魏請援,王思政以救援為名,趁勢攻佔了侯景所據的7州12鎮。宇文泰以授侯景大將軍、中書令、河南大行台、河南諸軍事之位回授王思政,王思政皆不受。宇文泰頻使加授,不得以唯以河南諸軍事一職受之,入守穎川(今河南禹縣)。

武定六年(548年),東魏派太尉高岳、行台慕容紹宗,大都督劉半生等率步騎10萬進攻潁川之長社城(今河南長葛),被王思政擊敗。

高澄見穎川數攻不克,屢次派兵增援,並決洧水灌城,城中頓時水流涌溢,不可扼止。東魏軍隊趁勢進攻,王思政身擋矢石同士卒並肩作戰,英勇抗擊。西魏宇文泰得悉王思政被困,即派大將罕趙貴率兵救援,兵至穰城(今河南鄧縣)為陂澤所阻。長社城得不到外援,危在旦夕。

武定七年(549年)夏,東魏將帥慕容紹宗、劉豐生、慕容永珍見城即可攻破,乘樓船觀察城中情況,忽然大風驟起,所乘樓船順風漂泊城下,西魏守城將士從城上用長鉤牽船,弓弩亂發,慕容紹宗赴水溺死,劉豐生中矢而死,募容永珍被生擒斬首。

東魏二將死後,士氣大喪,不敢再逼進長社,高澄聞悉,親率步騎11萬來攻。抵達長社城後,高澄親臨前沿陣地督造土堰,重新聚水攻城。時西風突起,河水隨風入城,北面工事被沖毀,東魏將士趁勢入城。

高澄對城中人說:“有能生致王大將軍者,重賞封侯,若大將軍身有損傷,親近左右皆斬。”王思政據土山對眾人說,“吾力屈計窮,唯當以死謝國。”遂仰天長哭,左右隨之號慟。王思政面西再拜,欲自刎,都督駱訓對他說:“公常語訓等,但將我頭降,非但得富貴,亦是活一城人,今高相既有此言,公豈不哀城中十卒也。”力阻思政自殺。高澄遂派常侍趙彥赴土山接納王思政,高澄以其忠于職事,禮遇甚厚。

遇刺經過

武定七年(549年)四月,高澄以大將軍身份兼相國,封齊王,並加殊禮,即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作為人臣而言,其權位幾乎已臻頂峰,高澄遂與親信們開始密商正式奪取元氏政權。

武定五年(547年)十二月寒山之戰後,高澄俘獲了當時南梁徐州刺史蘭欽的兒子蘭京,作為自己的奴隸,在東柏堂的廚房裏幹活。起初高澄非常寵愛蘭京,蘭欽派人來請求給兒子贖身,被高澄回絕。後來蘭欽死,侯景禍亂南梁,蘭京多次請求回國,被高澄令人杖責,又威脅說,再來需求就殺了他。

蘭京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又想到昔日高澄對他的好處,心理落差太大,怨懟更深,于是和廚房裏的六個奴隸合謀,準備刺殺高澄。另外,蘭京的弟弟蘭改是高洋身邊的帶刀侍衛,兄弟倆準備一前一後,各自殺掉高澄兄弟。

武定七年(549年)八月辛卯日,從潁川前線凱旋班師後的高澄正與親信大臣們在內堂密謀禪代東魏之事,蘭京假裝入內送食,趁機察看情況。高澄對他產生了懷疑,令他退下,並對在座的人說道:“我昨夜夢見這個奴才用刀砍我,看來我得處死他。”蘭京在外面偷聽到這句話,更下定了先下手為強的決心。于是藏刀于盤底,再度送食。高澄怒道:“我沒有下令,你怎麽一再進來?”蘭京大喝一聲:“我來殺你!”隨即朝床上撲來。

楊愔最先逃脫,崔季舒躲進洗手間裏,陳元康以身體遮擋高澄,被刺成重傷。高澄從床上躍下時崴傷了腳無法逃走,隻得鑽入大床底下躲避。蘭京的六名同黨隨即趕來,將前來營救高澄的兩名侍衛長砍得一死一傷。眾人一齊掀開大床,將高澄殺死。蘭京和同黨雖然旋即被聞迅趕來的高洋斬殺,但高澄卻早已身亡,年僅二十九歲,隻差一步未能當上皇帝。

高澄死後,高洋繼承父兄基業。不久,北齊王朝建立。高洋追封高澄為文襄皇帝。高澄留下了六個兒子,除了小兒子紹信沒有什麽事跡外,其餘都文武雙全。尤其四子高長恭更是一代名將,他就是有名的蘭陵王。

史書記載

世宗文襄皇帝諱澄,字子惠,神武長子也。母曰婁太後。生而岐嶷,神武異之。魏中興元年,立為勃海王世子。就杜詢講學,敏悟過人,詢甚嘆服。二年,加侍中、開府儀同三司,尚孝靜帝妹馮翊長公主。時年十二,神情俊爽,便若成人。神武試問以時事得失,辨析無不中理。自是軍國籌策皆預之。

天平元年,加使持節、尚書令、大行台、並州刺史。三年,入輔朝政,加領軍左右、京畿大都督。時人雖聞器識,猶以少年期之。而機略嚴明,事無疑滯,于是朝野振肅。

元象元年,攝吏部尚書。魏自崔亮以後,選人常以年勞為製。文襄乃釐改前式,銓擢唯在得人。又沙汰尚書郎,妙選人地以充之。至于才名之士,鹹被薦擢。假有未居顯位者,皆致之門下,以為賓客。每山園遊宴,必見招攜;執射賦詩,各盡其所長,以為娛適。

興和二年,加大將軍,領中書監,仍攝吏部尚書。自正光已後,天下多事。在任群官,廉潔者寡。文襄乃奏吏部郎崔暹為御史中尉,糾劾權豪,無所縱舍。于是風俗更始,私枉路絕。乃榜于街衢,具論經國政術,仍開直言之路。有論事上書苦言切至者,皆優容之。

武定四年十一月,神武西討,不豫,班師。文襄馳赴軍所,侍衛還晉陽。

五年正月丙午,神武崩,秘不發喪。辛亥,司徒侯景據河南反,潁州刺史司馬世雲以城應之。景誘執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廣州刺史暴顯等。遣司空韓軌率眾討之。四月壬申,文襄朝于鄴。六月己巳,韓軌等自潁州班師。丁醜,文襄還晉陽,乃發喪,告喻文武,陳神武遺志。七月戊戌,魏帝詔以文襄為使持節、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大行台、勃海王。文襄啓辭位,願停王爵。壬寅,魏帝詔太原公洋攝理軍國,遣中使敦喻。八月戊辰,文襄啓申神武遺令,請減國邑,分封將督各有差。辛未,朝于鄴,固辭丞相。魏帝詔曰:“既朝野攸憑,安危所系,不得令遂本懷,須有權奪。可復前大將軍,餘如故。”

壬辰,尚書祠部郎中元瑾、梁降人苟濟、長秋卿劉思逸及淮南王宣洪、華山王大器、濟北王徽等謀害文襄,事發伏誅。九月己亥,文襄請舊勛灼然未蒙齒錄者,悉求旌賞。朝士名行有聞,或以年耆疾滿告謝者,準其本秩。授以州郡,不得蒞事,聽蔭子孫。自天平元年以來,遇事亡官者,聽復本資。豪貴之家,不得佔護山澤。其第宇車服婚姻送葬奢僣無限者,並令禁斷。從太昌元年以來,將帥有殊功異效者,其子弟年十歲以上,請聽依第出身。其兵士從征,身殞陣場者,蠲其家租課。若有藏器避世者,以禮招致,隨才擢敘。罷營構之官。在朝百司,怠惰不勤,有所曠廢者,免所居官。若清幹克濟,皎然可知者,即宜超敘,不拘常式。

辛醜,文襄還晉陽。

武定六年正月己未,文襄朝于鄴。二月己卯,梁遣使慰文襄,並請通和。文襄許其和而不答書。侯景之叛也,南兗州刺史石長宣頗相影響,諸州刺史、守、令、佐史多被詿誤。景破後,悉被禽獲,尚書鹹處極刑,文襄並請減降。于是斬長宣,其餘並從寬宥。

三月戊申,文襄請朝臣及牧、守、令、長各舉賢良及驍武膽略堪守邊城者,務在得才,不拘職素。其稱事六品、散官五品以上,朝廷所悉,不在舉限。其稱事七品、散官六品以下,並及州、郡、縣雜白身,不限在官、解職,並任舉之,隨才進擢。辛亥,文襄南臨黎陽,濟于武牢。自洛陽,從太行而反晉陽。于路遺書朝士,以相戒厲。于是朝野承風,莫不震肅。六月,文襄巡北邊城戍,振賜各有差。七月乙卯,文襄朝于鄴。八月庚寅,還晉陽。使大行台慕容紹宗與太尉高岳、大都督劉豐討王思政于潁川。先是,文襄遣行台尚書辛術率諸將略江淮之北。至是,凡所獲二十三州。

七年四月甲辰,魏帝進文襄位相國,封齊王,綠綟綬。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食冀州之勃海、長樂、安德、武邑、瀛州之河間五郡,邑十五萬戶,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大行台並如故。丁未,文襄入朝。固讓,魏帝不許。五月戊寅,文襄帥師自鄴赴潁川。六月丙申克潁川,禽西魏大將軍王思政,以忠于所事,釋而待之。七月,文襄朝于鄴,請魏帝立皇太子,復辭爵位殊禮,未報。八月辛卯,遇盜而崩。

初,梁將蘭欽子京見虜,文襄以配廚。欽求贖之,不許。京再訴,文襄使監廚蒼頭薛豐洛杖之,曰:“更訴,當殺汝。”京與其黨六人謀作亂。時文襄將受魏禪,與陳元康、崔季舒屏左右謀于北城東柏堂。太史啓言宰輔星甚微,變不一月。時京將進食,文襄卻之,謂人曰:“昨夜夢此奴斫我。”又曰:“急殺卻。”京聞之,置刀于盤下,冒言進食。文襄見之,怒曰:“我未索食,何遽來?”京揮刀曰:“將殺汝!”文襄自投,傷足,入床下。賊黨至,去床,因見弒,時年二十九。秘不發喪。

明年正月辛酉,魏帝舉哀于太極東堂。詔贈物八萬段,凶事依漢大將軍霍光、東平王蒼故事。贈假黃鉞、使持節、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齊王璽紱,巉輬車、黃屋左纛、後部羽葆鼓吹、輕車介士,備九錫禮,謚曰文襄王。二月甲申,葬于義平陵之北。天保初,追尊曰文襄皇帝,廟號世宗,陵曰峻成。

文襄美姿容,善言笑,談謔之際,從容弘雅。性聰警,多籌策,當朝作相,聽斷如流。愛士好賢,待之以禮,有神武之風焉。然少壯氣猛,嚴峻刑法。高慎西叛,侯景南翻,非直本懷狼戾,兼亦有懼威略。情欲奢淫,動乖製度。嘗于宮西造宅,牆院高廣,聽事宏壯,亞太極殿。神武入朝,責之,乃止。

論曰:昔魏氏失馭,中原蕩析。齊神武爰從晉部,大號冀方。屢戰而翦凶徒,一麾以清京洛。尊主匡國,功濟天下。既而魏武帝規避權逼,歷數既盡,適所以速關、河之分焉。文襄嗣膺霸道,威略昭著。內除奸逆,外拓淮夷,擯斥貪殘,存情人物。而志在峻法,急于御下,于前王之德,有所未同。蓋天意人心,好生惡殺,雖吉凶報應,未皆影響。總而論之,積善多慶。然文襄之禍生所忽,蓋有由焉。

家族成員

家世

父親:神武帝高歡

母親:武明皇後婁昭君

兄弟姐妹

 弟弟

文宣帝高洋

永安簡平王高浚

平陽靖翼王高淹

彭城景思王高浟

孝昭帝高演

上黨剛肅王高渙

襄城景王高淯

武成帝高湛

任城王高湝

高陽康穆王高湜

博陵文簡王高濟

華山王高凝

馮翊王高潤

漢陽敬懷王高洽

姐妹

永熙皇後,北魏元修皇後,再嫁元韶

太原長公主,東魏元善見皇後,再嫁楊愔

潁川公主

義寧公主

某某公主,司馬消難之妻

陽翟公主

浮陽公主

東平公主

後妃

嫡妻靜德皇後元仲華

外婦東魏琅琊公主元玉儀

外婦元靜儀

妾蠕蠕公主鬱久閭氏

妾宋氏

妾王氏

妾陳氏

妾燕氏

妾李昌儀

子女

   兒子

長子 河南康獻王高孝瑜(537年—563年)母宋氏

次子 廣寧王高孝珩(539年或540年—577年)母王氏

三子 河間王高孝琬(541年—566年)母靜德皇後元仲華

四子 蘭陵忠武王高孝瓘(又名高肅,字長恭)(543年—573年)母不得姓氏

五子 安德王高延宗(545年—578年)母陳氏

六子 漁陽王高紹信(?—578年)母燕氏

女兒

樂安公主,母靜德皇後元仲華,嫁崔暹子崔達孥

某某公主嫡女(封號不詳),母靜德皇後元仲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