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淑珍 -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

高淑珍

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淑珍,56歲(2013年),一個純樸的農村婦女,住在河北灤南縣司各庄鎮窪裏村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

2013年2月19日,因14年間收教近百名殘疾孩子被評選為"感動中國2012年度人物"。2013年9月26日被評為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全國助人為樂模範。

  • 中文名稱
    高淑珍
  • 國籍
    中國
  • 職業
    農民
  • 年齡
    56歲(2013年)

人物簡介

今年57歲的高淑珍是唐山市灤南縣司各庄鎮窪裏村一位普通農村婦女。15年前,高淑珍心疼因類風濕落下殘疾的兒子,決心在家裏為他辦個小課堂。期間她發現,像兒子這樣因殘疾不能上學的孩子還有很多,他們都對讀書充滿渴望。于是,她在家裏建起“炕頭學校”,說服了剛剛國中畢業的女兒在家裏任教。從此,一家人節衣縮食、含辛茹苦,先後收留了39名殘疾孩子在這裏免費吃住、讀書。多年來,有不少志願者先後來此任教,為孩子們奉獻愛心,與高淑珍一家共同支撐起這個“愛心小院”。今年年初,高淑珍高票當選2012年河北年度十大新聞人物、感動河北年度人物。

高淑珍

2013年2月,高淑珍當選2012年度感動中國人物。

頒獎詞

爝火燃回春浩浩

“粗糙的手支起課桌,寬厚的背擋住風雨。有了愛,小院裏的孩子一天天茁壯起來。你的心和泥土一樣質樸,你撒下辛苦的種子,善良會生長成參天大樹。”這是“感動中國”組委會給予高淑珍的頒獎辭。

陳彤:14年的奉獻讓愛變成了接力賽。志願者讓愛心小院更幸福。這一切都緣于這個普通的農村婦女。
王振耀:十幾年如一日為一群不幸的孩子擋風遮雨,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懷使她成為最偉大的母親。

人物經歷

這個院子的女主人叫高淑珍,一個純樸的農村婦女、一個殘兒的母親,今年55歲。
  高淑珍的兒子王利國4歲那年得了類風濕,渾身骨節錐心般疼痛,不分日夜地哭鬧。病在兒身,疼在娘心。高淑珍帶著兒子輾轉北京天津、大連等地的多家醫院,光醫葯費就花去了幾萬元錢,但最終兒子還是落下了殘疾。
  到了該入學的年齡,每天一到放學的時候,王利國就坐在自家大門前,看到一個一個學生從門前經過,心想:“如果我能上學該有多好啊!”他懇求媽媽送自己去學校上學,“我想念書,以後要當醫生,專門治類風濕。”由于行動不便,王利國無法和同齡人一樣背著書包去上學。看著兒子渴望又失落的眼神,高淑珍整夜整夜地失眠了,“兒子腿腳不行,不能再不讀書呀。”高淑珍安慰他說:“咱家離學校遠,趕明兒媽媽在炕頭給你辦個學校。”
  不久,細心的高淑珍發現,附近村庄裏也有一些因肢殘而不能入學的兒童,他們對讀書同樣充滿了渴望。當初哄孩子的一句話,漸漸成為她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念頭———在家裏開個課堂,讓周圍像兒子一樣不幸的孩子都能讀書。
  高淑珍至今忘不了當初“招生”時的情景。為了摸清鄰近鄉村輟學肢殘兒童的情況,她騎著腳踏車逐村打聽。擔心得到的訊息不準確,冒然上門招人厭煩,她就在打聽好的地址前守著,直到看到那家真的有肢殘孩子進出了,才上前敲門。
  記不清有多少回被當成上門推銷的小販而吃閉門羹,又有多少回被不理解自己一片苦心的村裏人嘲笑為“有毛病”。高淑珍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孩子們肢殘心不殘,讓他們學點知識,長大了有個一技之長,也不至于成為社會的負擔。”
  1998年4月,她的“炕頭課堂”開講了,老師是被她“拉下水”的女兒王國光。5個孩子、4張課桌、2塊小黑板、借來的舊課本……高淑珍終于在自家小院裏如願以償地聽到了琅琅讀書聲。

高淑珍

一諾千金

每個殘兒的家庭都是不幸的,都已為孩子治病傾其所有。
  同病相憐的高淑珍深知這一點,所以她從未向這些孩子收過一分錢。14年間先後收教了近百名殘疾孩子,高淑珍的承諾始終如一。
  高淑珍和女兒每天用腳踏車接送孩子們,中午就在她家一起吃大鍋飯。粗茶淡飯,但孩子們吃得津津有味。附近其他鄉鎮的家長們聽說窪裏村有個大好人,也紛紛把孩子送了過來。眼看著腳踏車接送不過來了,高淑珍咬了咬牙,東拼西湊買了輛舊面包車。每次接送孩子,她和女兒都輪流跟著,有兩個肢殘嚴重的孩子,路上她怕顛壞了,就一直抱在懷裏。後來,為了讓孩子們少受罪,她索性讓孩子們都住到家裏,免費吃住、免費讀書。
  慕名而來的孩子越來越多,這是高淑珍始料未及的。她的精力有限、家裏地方有限、經濟條件有限,本就債務累累的她,突然又多了這麽多張“嘴”,怎麽辦?看著因她稍一遲疑就跪下的殘兒家長和身邊既膽怯又渴望的孩子,那個“不”字,高淑珍始終說不出口。有時迫不得已拒絕了實在不適合留下的孩子,她也會難受得好幾宿睡不著覺。
  幾十個孩子的生活重擔,壓在了高淑珍一家人的身上。
  高淑珍家承包了20多畝水田,稻谷就是孩子們的口糧。但是欠收的時候,讓每個孩子吃飽並不輕松。但無論多麽艱難,她總是盡最大努力,讓孩子們的生活過得好一些。丈夫王躍元農閒時外出打工掙的錢,都被她花在了這些孩子身上。為了多掙幾個錢,她每天天不亮就騎著輛破舊的吱呀作響的腳踏車,馱著批發來的一些日用品去趕集,一騎就是100多裏地。有的時候下大雪沒有集,高淑珍就走街串戶地賣,常常是剛一張嘴,就被轟了出來。高淑珍心裏承受不住,忍不住蹲在人家門口哭,“哭完了尋思尋思,把淚擦幹凈了,還得賣去。家裏還有一幫孩子呢,我就這麽放棄,不中啊。我一天出去掙十塊、二十塊,給孩子們買點好吃的,我心裏頭歡喜,騎著車子都有勁。”
  不少家長拉來了糧食、蔬菜,有的還提出要給點錢,可都被高淑珍一一拒絕了,“我自己有殘疾孩子,知道殘疾孩子的痛苦和家裏生活的困難,幾乎家家都有飢荒。我收一點飯費、生活費,家裏有困難的可能就來不了,孩子一生的學習沒準就耽誤了。所以我不收費,隻要有這口氣,我就拉扯著這幫孩子!”

高淑珍

視同己出

“看到每個殘疾孩子,我就感覺和自己兒子一樣,都是我心頭的肉。”高淑珍對這些孩子,視同己出。
  從這群患有腦癱、小兒麻痹症、類風濕等病症的孩子們住到她家那天起,她沒在飯桌上正經吃過一次飯,睡覺沒脫過一次衣服。清晨4點多鍾,孩子們還在熟睡,高淑珍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孩子們吃飯的時候,她盛飯、倒水,孩子們的飯不夠了,她又急急忙忙地重做;等孩子們都吃完了,剩下了她就隨便扒拉一口,沒剩飯她就幹脆不吃了。每晚睡前,她輪流給孩子們按摩;給孩子們逐個接尿;哄著最小的孩子睡去;每兩小時起來一次叫孩子們小解……冬天她怕孩子們冷,就一直燒著爐火,直到深夜。等屋子足夠暖起來,把爐灰掏得幹幹凈凈了,她還要打著手電再逐屋檢查一遍。
  孩子病了,她整夜不睡覺守在旁邊,小心翼翼地呵護著、疼愛著,想盡辦法給孩子做好吃的。實在沒錢了,就在附近福利社賒兩瓶罐頭。而自己兒子病了,她隻是交給女兒照看。說起這件事來,高淑珍“振振有辭”:“自己的孩子無所謂,可別人的孩子交給我,就決不能出一點差錯。”
  倴城鎮尹橋村的尹曉蘭2年前把16歲的兒子陳冀東送到了高淑珍家,“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放心,隔三岔五來看看,看了幾回我就不來了。高大姐對我兒子比對自己兒子還精心,比我這個親媽還親,我還看啥?”不用整天照顧兒子,尹曉蘭終于可以騰出時間做點活計,補貼家用,而最讓她高興的是,兒子變了,“以前兒子性格孤僻,我們和他說話他都不愛搭理。自從到這兒以後,他人胖了、開朗了,還學會了用左手寫字。”她想送來點糧食,但是高淑珍說啥也不要。“高大姐是個大好人,她不容易啊!”尹曉蘭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
  15歲的劉雙已經和高淑珍生活了整整8年。她剛來的時候正發著高燒,瘦得隻剩下皮包骨。由于患有類風濕,小劉雙渾身關節疼痛,是高淑珍每天抱著她吃飯、睡覺。“高媽媽雖然沒生我,卻給了我許多母親都沒能給我的愛。”劉雙說,“我和這裏所有的人都是發自肺腑地叫高阿姨一聲‘高媽媽’。”
  高淑珍家一間用作教室的屋子裏,牆壁上貼著孩子們寫的作文,字字真切——
  “是這兒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我要好好學習,將來考上理想的大學,找一份好工作,來報答親愛的老師和高媽媽。”
  “到放假了,我都舍不得離開,這兒就是我的家。”
  這句“高媽媽”、這句“家”,是高淑珍最珍視的財富。

社會評價

領導批示

灤南縣司各庄鎮窪裏村高淑珍和王國光、嚴文傑、王利忠、吳立軍、魏小堯、任麗華等志願服務群體,14年間收教近百名殘疾孩子的動人事跡日前被中央電視台報道後,中宣部和中央文明辦領導高度重視,十分關切。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雲山責成中央文明辦進一步了解情況,並在之後形成的調查報告上專門作出批示:“恩將德報,好人好報,好人多。”
  省委書記張慶黎批示:把高淑珍和嚴文傑、任麗華等志願服務群體的事跡挖掘好、總結好、推廣好,推動學雷鋒活動深入扎實開展。
  省委常委、宣傳部長艾文禮批示:要把雲山、慶黎同志的批示逐條落實到實處,推出這個重大典型,建立基金。
  市委書記王雪峰批示:高淑珍等志願者收教殘疾孩子的事跡十分感人,是一個學雷鋒、志願服務的好典型,應大力宣傳倡樹。

人物訪談

記者:當您得知入選“感動中國”,第一反應是啥?

高淑珍:第一反應是啥?第一反應就是以為是在做夢。那天縣文明辦的打來電話通知我,說是中央電視台讓我準備準備到北京錄製節目,還說我入選了“感動中國”。當時就不敢相信我的耳朵,還以為是他們弄錯了呢,你說全國那麽多來自各行各業的優秀的候選人,怎麽會輪到我呢,再說我覺得我做的這點事兒也沒法和人家比呀。

記者:我知道“感動中國”評選,進入投票階段後有20個候選人,他們的事跡您都關註過?

高淑珍:我不會上電腦,都是我兒子告訴我的。你就說“最美教師”張麗莉吧,人家為了保護學生的生命安全,自己的雙腿被車給碾去了,多感人啊!我能跟人家比?還有那個研製飛機的羅陽,你說人家為了研製航空母艦上的新型戰機,廢寢忘食,勞心勞力,結果飛機成功上天了他卻累倒了,命都搭進去了啊!我能跟人家比?

記者:當別人看到您和您的“愛心小院”後,或許他們也會說沒法和您比呢。

高淑珍:說起我這個“愛心小院”,掏心窩子說,當初純粹是為哄我那可憐的兒子不哭。這麽多年面對這麽多次採訪,我毫不避諱當初的“私心”。也許我是個有殘疾孩子的母親吧,看到每個殘疾孩子,感覺和自己兒子一樣,都是我心頭的肉。我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孩子們肢殘心不殘,讓他們學點知識,長大了有個一技之長,也不至于成為社會的負擔。于是便有了當初的“炕頭課堂”,和後來的“愛心小院”。

記者:來北京參加頒獎典禮錄製這些天,適應這裏的生活麽?高淑珍:每天都有工作人員負責我們的飲食起居,照顧得也忒好啊!唯一不習慣的是,每頓飯吃得太好,有魚有肉。有些菜我都沒見過,吃的時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小院”裏的孩子們,要是他們也能吃上就好了。平時在家裏,即便再困難,哪怕是粗糧細作我也要上孩子們吃好,但我自己很少吃肉。你就想啊,一條魚能買多少個饅頭啊!

不堪回首典禮上潸然淚下

記者:對于一個30口人的“大家庭”,我能理解,錢少可以少花,但糧食不能少否則就會餓肚子。這麽多年,您和您老伴是怎麽挺過來的?

高淑珍:每年的糧食,全得依靠稻子的收成。我們除了耕種自家十幾畝地之外,還要再多承包幾塊地。農閒時,老伴還要到唐山市區、曹妃甸一帶去打些零工,為了多掙幾個錢,什麽髒活兒、累活兒都幹過。可是打工掙的那點錢,總是被我在孩子們身上很快就花光。為這,我們兩口沒少吵架,甚至提出過離婚。但他知道我的脾氣,我認準的事兒,八頭牛也拉不回來。看著我每天起早貪黑地操勞,他也很是心疼,最終也隻好順了我的心思。

記者:當主持人白岩松問您,“這十幾年來您是眼淚多還是笑容多?”我看見您當場落淚了,當時心裏怎麽想的?

高淑珍:真的不敢回想過去啊,太心酸了!為了貼補家用,那時候我經常天不亮就騎著一輛破舊的腳踏車,馱著批發來的一些日用品去趕集,一騎就是幾十公裏,集上沒賣完,我就走街串戶地賣,有時剛一張嘴,就被轟了出來。剛開始那會兒,聽到人家說難聽話,心裏特憋屈,忍不住蹲在路邊大樹下就哭,哭痛快了把淚擦幹,尋思尋思生活還得繼續。家裏還有一幫孩子呢,我就這麽放棄,不中啊。我最難受的時候,等孩子們都睡著了。我自己坐在院子裏,望著月亮,心想啥時候是個頭啊?孩子們的將來在哪裏?滿肚子的問號,我自己問自己,卻沒有答案。有時甚至忽發奇想,自己變成一隻飛鳥,消失在遙遠的沙漠裏。我這人堅強能容忍,要不早該得精神病了啊。

記者:為了愛心小院,我知道除了您,付出最多的當數您的女兒王國光,是這樣麽?

高淑珍:當初我女兒國光才18歲,因為人長得漂亮,那幾年十裏八屯的都來說媒,但我立了個規矩,就是誰想娶我閨女必須來照顧小院的這些殘疾孩子。早些年為了給我兒子治病,我們家可以說是窮得叮當響,女兒從小就經歷了貧窮的苦,冬天連件棉襖都買不起,夏天女兒連一根雪糕也買不起,其他孩子叫她去買雪糕,自尊心很強的她隻好下課了就去洗手間躲著。等到了結婚的時候,除了一雙新被子啥也沒有。再後來,生孩子的時候是剖腹產,別人家都使用止痛泵(時價200多元)而我們沒錢,隻能讓女兒強忍著刀口的疼痛。現在想想,這輩子我最對不起的就是我女兒。

  希望孩子們能有尊嚴地活

記者:經歷過這麽多的苦和累,想過對這些孩子們收點費麽?

高淑珍:也許是同病相憐吧,我深知,每個殘疾孩子的家庭都是不幸的,都已為孩子治病傾其所有。所以我從未向他們收過一分錢,也壓根兒就沒往這上想過。15年來先後收教了近百名殘疾孩子,我的免費承諾始終如一。其間,也有不少家長拉來了孩子的口糧、蔬菜,有的還提出要給點錢,可都被我一一拒絕了。你想啊,我收一點飯費、生活費,家裏有困難的可能就來不了,孩子一生的學習沒準就耽誤了。再者說,如果這個孩子的家長送東西,其他家長怎麽想,他們會在心裏比較,你家送我家不送,會不會虧待我的孩子;孩子也會在心裏比較,他家有我家沒有,會難受。所以我不收費,隻要有這口氣,我就拉扯著這幫孩子!

記者:您上台領取“感動中國”獎杯時,頒獎背景是明代詩人于謙的一句詩“爝火燃回春浩浩”,知道是啥意思麽?

高淑珍:還問我啥意思呢,我連字都認不全。第一個“爝”字,我認半天也不知道是咋寫的。我連國小都上過,吃虧吃多了,要不我說啥也得讓這些孩子們上學呢!剛開始的時候,孩子們來連唐山是啥意思都不知道,問我“糖(唐)山,是不是有很多糖?”,現在孩子們的知道可豐富了,別說唐山了,就連歐洲的小國他們都能準確地說出位置。

記者:我們常說知識能改變命運,對于這些孩子來說,更是有了知識能自食其力才能有尊嚴地生活。

高淑珍:國家義務教育才9年,而有的孩子在我家已經待了十多年了,我也發愁啊。這些孩子畢竟是肢體殘疾,他們有的還不能自食其力,沒有掌握足夠的生存技能,還走不出我這個“愛心小院”,所以我還的管,不能眼睜睜地把他們撇開。但有好多孩子盡管腿腳不利索手卻很巧,隻要有適合他們的勞動,他們比健全的人還幹的好。我特別希望有些福利企業能接納他們,讓他們自力更生,自強自立。希望有更多的人幫幫他們,讓他們自己掙口飯吃。

記者:去年5月20日,在“愛心小院”裏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少先隊入隊儀式,孩子們也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樣戴上紅領巾了。聽說看著孩子們歡天喜地戴上紅領巾,您也特別高興?高淑珍:甭看這些孩子們的敬禮動作不夠標準、但孩子們的心卻是最赤誠的。看著孩子們戴上紅領巾高興的勁兒,我的眼淚“唰唰”地流,孩子們戴著紅領巾挨個過來問我好看麽,我一遍遍地說:真好看!真好看!

  愛心小院有望變成“大院”

記者:等您老了後,希望這些孩子怎麽對您?

高淑珍:隻要他們好了就好!也是為了激勵他們,有一次我就在教室裏跟他們說,你們別看現在我在這和你們講,等過個十年,或許我就講不了了啊,也可能你們就再也見不到我了。孩子們就說,媽媽等你老了我給你買柿子吃,媽媽等你老了我給你買豆腐腦吃,媽媽等真有那一天你死了,我會趴地上使勁嚎(方言哭喪的意思)你。聽得我,鼻子酸酸的。

記者:前一段河南蘭考的愛心媽媽袁厲害因為一場火災鬧得沸沸揚揚,您怎麽看?

高淑珍:人每做一件事沒有十全十美的,但做一個愛心媽媽,做每一件事都必須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每個人。有孩子病了,我整夜不睡覺守在旁邊,小心翼翼地呵護著、疼愛著,想盡辦法給孩子做好吃的。實在沒錢了,就在附近福利社賒兩瓶水果罐頭。而自己兒子病了,我隻是交給女兒國光去照看。自己的孩子無所謂,可別人的孩子交給我,就決不能出一點差錯。我想過,萬一有什麽意外,就是給他們嘗命去,我也無怨無悔。我的愛也就算做到底了。

記者:我聽說,自從您成為“感動河北”人物並又入圍“感動中國”候選名單後,經常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殘疾孩子和家長來找您?

高淑珍:社會殘疾孩子很多,可惜我的“愛心小院”地方有限,經濟條件有限。看著因我稍一遲疑就跪下的家長和身邊既膽怯又渴望的殘疾孩子,那個“不”字,我真是說不出口。但現實條件實在沒法留下孩子,沒有一個多餘鋪位呀。迫不得已拒絕了,我也會難受得好幾宿睡不著覺。畢竟我是殘疾孩子的母親,我懂那些孩子家長的心情。目前,灤南縣政府已經為“愛心小院”作出了新的規劃,今年開春,將在小院的後面為孩子們建設標準的教室和宿舍。“愛心小院”有望變成“愛心大院”。

記者:如今愛心小院得到了社會各界的關註,志願者、慈善機構也紛紛援手,而且你們灤南縣政府也為愛心小院做出了新規劃。您還有什麽擔心的麽?

高淑珍:首先我感謝各界的幫助!這人沒文化,但我覺得有些事情該有人管,沒人管我就管。從沒有什麽可擔心的、可抱怨的。

記者:2013年的春天來了,你有什麽願望和期待?高淑珍:我希望“愛心小院”的志願者老師們能有一份固定的收入,也希望孩子們能有一個更好的歸宿。現在聾啞孩子、智障孩子都有專門的特殊教育學校,而肢疾孩子和腦癱孩子卻沒有一個專門的學校。我希望社會上更多人能關註肢殘孩子,關註“愛心小院”,也希望自己能建立一座殘疾孩子的學校,為孩子們建一座更好的“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