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浚 -南北朝時北齊人

高浚

南北朝時北齊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浚(?-557年),北齊人,高歡的第三個兒子,庶出,母親為姬妾王氏,後因言獲罪,被其兄弟高洋、高湛所殺。

  • 字    號
    子遂
  • 所處時代
    南北朝
  • 國    籍
    北齊
  • 本    名
    高浚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高祖十一王之一
  • 爵    位
    永安簡平王
  • 出生時間
    557年

人物事跡

早年經歷

永安簡平王高浚,字定樂,神武帝高歡的第三個兒子。開初,高歡娶高浚的母親,當月就有了身孕。高浚出生後,他懷疑不是自己的孩子,因而不十分喜歡。而高浚很小的時候就十分聰慧,後來逐漸被父親寵愛。他八歲時問博士盧景裕:"祭祀神,就好像有神在,到底是有神呢,還是沒有神呢?"盧景裕回答說:"有神。"高浚又問:"如果有神,應當說是祭神神在,為什麽非要加上一個如字。"景裕竟答不上來。長大後,嬉戲玩鬧,不加節製。曾經因被請托受人財貨,被狠狠地杖責了一頓,拘押在府中的監獄,不久被放出。後來,稍有改變,很知道用功讀書。

因言遇禍

元象時,被封為永安郡公。為人豪爽慷慨,力氣很大,善于騎馬射箭,被文襄帝高澄所鍾愛。文宣帝高洋性情怯懦,每次參見文襄帝,有時緊張得流鼻涕。高浚常責怪文宣帝左右的人說":為何不給我二哥擦鼻子?"因此,被文宣帝銜恨。他多次升遷,官至中書監、兼侍中。出任青州刺史,很愛好打獵,為人聰明嚴肅寬厚,上下對他既敬畏又喜歡。天保初年,被封爵為王。

文宣帝後來嗜酒如命,高浚對親近的人說:"二哥過去對事情不甚明白;登基以來,見解大有長進。現在因嗜酒敗壞道德,朝臣沒有人敢勸阻的。敵人還沒有被消滅,我很為他擔憂。想騎馬到鄴城當面進諫,不知他是否聽從我的意見?"有人聽到了,秘密報告給文宣帝,又遭到銜恨。天保八年(557),高浚到鄴都朝拜,與文宣帝一起到東山遊玩。文宣帝光著身子作樂,並與婦女在一起,又愛作狐狸掉尾巴的遊戲。高浚勸他,說這不是國家的君主所應該做的,文宣帝很不高興。他又叫左右的人退下,私下找來他們的姐夫丞相楊愔(字遵彥),責備他不進諫。文宣帝當時不想讓大臣與各位藩王聯系,楊遵彥害怕,把高浚召見他的事奏報給文宣帝,文宣帝大為憤怒,說:"我對這個小人從來就難于忍受!"便罷去酒宴回到宮中,高浚不久回到青州,又上書懇切勸諫。文宣帝下詔征調他進京,他畏懼禍患,以有病辭謝不朝。文宣帝惱怒,派人飛馳青州,將高浚收押。青州的男女老幼哭泣著為他送行的有數千人。到京城後,用鐵籠將他關押,與上黨王高渙都被放置在北城的地牢裏,吃飯和大小便都在一起。

第二年,文宣帝親自帶上親近的人,到地牢裏唱歌,讓高浚等人唱和。高浚等惶恐害怕,並且十分悲哀,不覺聲音顫抖。文宣帝聽了為之愴然泣下,準備赦免他。長廣王高湛與高浚過去有矛盾,進諫說":猛獸怎麽可以放出坑穴?"文宣帝默然不語。高浚等聽了,喊著長廣王的小名說:"步落稽,皇天會看見你的!"左右的人聽了無不悲傷。高浚與高渙都有雄才大略,為各路藩王所傾服,文宣帝恐怕他們還會威脅自己,便拿長予親自刺向高渙,又讓壯士劉桃枝向籠中亂刺。長矛每刺來,高浚和高渙都用手將它折斷,大聲號哭,呼叫蒼天。文宣帝又命用柴火胡亂投向鐵籠,將他們燒死,並埋上石塊和土。後來扒出,他的皮膚頭發都已經燒盡,屍體的顏色就像木炭,天下的人都為之痛徹肝腸。

後來,文宣帝又把高浚的妃子陸氏配給儀同劉鬱捷。鬱捷是文宣帝過去的家丁,因立有軍功受寵。當時,他又命劉鬱捷殺害高浚,所以將陸氏配給他。過了幾天,文宣帝又因陸氏先前不被高浚所寵愛,命劉鬱捷與她離異。

史書記載

永安簡平王浚,字定樂,神武第三子也。初,神武納浚母,當月而有孕,及產浚,疑非己類,不甚愛之。而浚早慧,後更被寵。年八歲時,問于博士盧景裕曰:"'祭神如神在。'為有神邪,無神邪?"對曰;"有。"浚曰:"有神當雲祭神神在,何煩'如'字?"景裕不能答。及長,嬉戲不節,曾以屬請受納,大見杖罰,拘禁府獄,既而見原。後稍折節,頗以讀書為務。元象中,封永安郡公。豪爽有氣力,善騎射,為文襄所愛。

文宣性雌懦,每參文襄,有時涕出。浚常責帝左右,何因不為二兄拭鼻,由是見銜。累遷中書監、兼侍中。出為青州刺史,頗好畋獵,聰明矜恕,上下畏悅之。天保初,進爵為王。文宣末年多酒,浚謂親近曰:"二兄舊來不甚了了,自登祚已後,識解頓進。今因酒敗德,朝臣無敢諫者,大敵未滅,吾甚以為憂,欲乘驛至鄴面諫,不知用吾不。"人有知,密以白帝,又見銜。八年來朝,從幸東山。帝裸裎為樂,雜以婦女,又作狐掉尾戲。浚進言此非人主所宜。帝甚不悅。浚又于屏處召楊遵彥,譏其不諫。帝時不欲大臣與諸王交通,遵彥懼以奏。帝大怒曰:"小人由來難忍!"遂罷酒還宮。

浚尋還州,又上書切諫。詔令征浚,浚懼禍,謝疾不至。上怒,馳驛收浚,老幼泣送者數千人。至,盛以鐵籠,與上黨王渙俱置北城地牢下,飲食溲穢共在一所。明年,帝親將左右臨穴歌謳,令浚和之。浚等惶怖且悲,不覺聲戰。帝為愴然,因泣,將赦之。長廣王湛先與浚不睦,進曰:"猛獸安可出穴。"帝默然。浚等聞之,呼長廣小字曰:"步落稽,皇天見汝!"左右聞者,莫不悲傷。浚與渙皆有雄略,為諸王所傾服,帝恐為害,乃自刺渙,又使壯土劉桃枝就籠亂刺。槊每下,浚、渙輒以手拉折之,號哭呼天。于是薪火亂投,燒殺之,填以石土。後出,皮發皆盡,屍色如炭,天下為之痛心。

後帝以其妃陸氏配儀同劉鬱捷,舊帝蒼頭也,以軍功見用,時令鬱捷害浚,故以配焉。後數日,帝以陸氏先無寵于浚,敕與離絕。乾明元年,贈太尉,謚號簡平。無子,詔以彭城王浟第二子準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