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君宇

高君宇

高君宇(1896-1925),原名高尚德,字錫三。山西靜樂峰嶺底村(今屬婁煩縣)人。五四運動時為北京大學學生會負責人之一。1920年與鄧中夏共同組織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1920年加入北京共產主義小組,為全國最早的58名黨員之一。1922年當選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和中共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1925年在北京病逝。

  • 中文名
    高君宇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西省靜樂縣峰嶺底村(今屬婁煩縣)
  • 出生日期
    1896年10月22日
  • 逝世日期
    1925年3月6日

人物生平

高君宇高君宇

高君宇原名尚德,字錫三,號君宇。1896年生于山西省靜樂縣峰嶺底村(今屬婁煩縣)。 1916年,高君宇由太原山西省立第一中學考入北京大學,在那裏接受了新思想的啓蒙教育。俄國十月革命後,高君宇和鄧中夏、黃日葵、許德珩等同學,經常聚集在李大釗那裏,共同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十月革命的經驗,尋求改造中國社會的方法和道路。

五四運動時,作為北京大學學生會負責人之一的高君宇,是這一反帝愛國運動中的主要骨幹。5月4日那天,他同愛國學生沖入賣國賊曹汝霖的住宅,痛打了章宗祥並火燒趙家樓曹宅。當運動遭到反動軍閥鎮壓時,他置生命危險于不顧,毅然擔任了北京大學駐北京學生聯合會的代表,領導愛國學生繼續鬥爭。為了進一步喚醒民眾,高君宇于1919年10月加入了鄧中夏主持的平民教育講演團,並很快成為該團的主要骨幹和領導成員。他和鄧中夏等人一起,先在城市組織講演,後又組織力量深入農村、工廠講演。

1920年3月,在李大釗指導下,高君宇和鄧中夏等北大19名學生秘密組織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這是我國最早研究和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團體之一。一年多以後,該會在北大成為公開研究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團體。他還和其他會員一起自籌資金,籌辦了一個附屬該會的圖書館--"亢慕尼齋"。高君宇擔任其中的英文翻譯組組長。

在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同時,高君宇十分註意工人運動。他經常深入到工人中間進行調查、講演,啓發工人的覺悟。他和鄧中夏以長辛店為據點開展活動,在京漢鐵路沿線創辦工人子弟學校,建立工人俱樂部和職工聯合會組織,領導北方早期的工人運動。

同年10月,北京共產主義小組成立,高君宇是這個小組最早的成員之一和中共一大之前全國58名黨員之一。他受北京共產主義小組的委托加緊籌建青年團組織,經一個月的努力,組建了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當選為第一任書記。不久,高君宇又被派到山西籌建社會主義青年團。經過他的耐心細致工作,太原社會主義青年團于1921年5月1日成立。為了使太原社會主義青年團有一個宣傳革命思想的陣地,高君宇指導王振翼、賀昌等改組了山西《平民》周刊編輯部,改組後的《平民》周刊在宣傳馬列主義,引導青年進行革命鬥爭方面起了重大作用。

中國共產黨成立後,1922年1月,高君宇作為中共代表之一參加了共產國際在莫斯科舉行的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並在5月廣州召開的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選為團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7月在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5位中共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之一。8月接替生病請假的施存統擔任第一屆團中央執行委員會書記。

同年9月,根據黨的西湖特別會議的決議,黨中央機關刊物《向導》正式出版,高君宇任該刊編輯兼記者,以後還擔任了北京區委機關刊物《政治生活》的編輯。1923年2月起,高君宇代表中共二屆中央,連續列席了9次團中央執委會議。當月爆發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後,高君宇等受黨的委派,領導長辛店工人同反動軍閥進行了不屈不撓的鬥爭。2月7日,直系軍閥對工人進行了野蠻的大屠殺,高君宇鎮定機警毫不畏縮,仍然四處奔走處理慘案的善後工作。他懷著對軍閥的無比憤慨,不僅撰寫了抨擊軍閥統治的

石評梅石評梅

文章,而且和羅章龍編寫了《京漢工人流血記》一書,由他作了題為《工人需要一個政黨》的後序,號召工人在黨領導下繼續同軍閥進行鬥爭。6月,高君宇參加了黨的"三大"。大會確定了關于國共合作、建立革命統一戰線的策略。會後,高君宇擔任了黨中央教育委員會委員。從此他把主要精力投入建立統一戰線的工作,並于9月18日代表中央教育委員會前往江西安源路礦,參加工人俱樂部周年慶祝活動,發表《祝奮鬥的安源工友》的演說。1924年1月,國民黨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後不久,高君宇受北京黨組織的指派,到山西籌建中共山西地方黨組織和籌劃山西地區國共合作等事宜。5月底,建立了山西第一個中共地方黨組織——中共太原小組,成員有李毓棠、潘恩溥、侯士敏、張叔平、張堉麟等5人。

後來,高君宇受黨的委托,曾擔任孫中山的政治秘書。當帝國主義支持反動商團發動叛亂時,高君宇率領工團軍英勇奮戰。在巷戰激烈之際,他乘的指揮車被子彈擊穿,高君宇負傷之後,不顧個人安危,裹傷再戰,直至勝利。

馮玉祥在十月發動"北京政變",電邀孫中山北上,共商國事。高君宇隨同孫中山抵京。高君宇本來就有肺病,經常囉血,在廣州的緊張戰鬥生活,使他的身體更加孱弱。隨孫中山北上,一路勞頓,病情愈加沉重。他在北京住醫院後,仍一心想著黨的事業。病情稍有好轉,他一再要求出院,出院後,便投入了國民會議促成會的緊張籌備工作。1925年3月1日國民會議促成會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開幕,他是代表之一。就在這時,他突患急性闌尾炎,經搶救無效,于3月6日病逝,年僅29歲。

石評梅與高君宇雕塑石評梅與高君宇雕塑

■"五四"運動中,高君宇等十幾個學生沖進曹汝霖的住宅,痛打章宗祥。

高君宇原名尚德,字錫三,號君宇。1896年生于山西省靜樂縣峰嶺底村(今屬婁煩縣)。1912年考入太原山西省立第一中學,因才華出眾,以"十八學士登瀛州"而享譽省城。少年高君宇對社會政治問題非常關心,訂購了《晨報》《申報》《康梁文鈔》等進步書刊研讀。 1915年,他參加了反對袁世凱與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的鬥爭,捐款翻印"二十一條"全文廣為散發,組織遊行和街頭演講,聲援蔡鍔等人護國反袁鬥爭。翌年考入北京大學預科學習。

在當時進步思想的發源地北京,高君宇受到激進的新文化和新思想的影響,很快成為學生運動的領袖。1918年5月,他參加了反對北洋政府簽訂《中日共同防敵軍事協定》活動,成為近代中國學生運動史上第一次公開的遊行請願活動。

1919年5月4日學生愛國遊行時,高君宇是組織和參加的骨幹之一,和許德珩等十幾個學生沖進趙家樓,痛打簽訂賣國條約的官員章宗祥,演出了"五四"運動壯麗的一幕。隨後,他代表北大學生參加了北京學聯的領導工作。

■高君宇參加北大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籌辦圖書館,命名為"亢慕尼齋"

■共產國際代表來華幫助建黨,高君宇是重要對象之一

■高君宇曾做過孫中山的政治秘書,協助孫中山平定商團叛亂

1919年10月,高君宇擔任鄧中夏主持的平民教育講演團骨幹和領導,同鄧中夏一起在城市、農村講演,宣傳進步。1920年3月,他參加了由李大釗指導、有19名學生秘密組成的北大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並與其他會員一起籌辦了附屬研究會的圖書館,命名為"亢慕尼齋"(共產主義的譯音)。

共產國際遠東局代表維經斯基來華幫助中國先進分子建黨,高君宇也是重要對象之一。1920年10月,李大釗在北京建立共產主義小組,高君宇是首批成員之一,成為山西省的第一個共產黨人。

高君宇于1922年7月黨的"二大"上當選中央委員,擔任黨報《向導》的編輯。翌年在黨的"三大"上擔任了中央教育委員會委員。1924年年初,他又同李大釗、毛澤東等一起以共產黨員的身份參加了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曾擔任過孫中山的政治秘書。

廣州商團叛亂時,高君宇的指揮車曾被叛軍子彈擊穿,他裹傷再戰,協助孫中山迅速平定了商團叛亂。1924年10月,他隨孫中山北上,到北京因肺病住進德國醫院治療,並抱病出席了1925年1月在上海開幕的中共"四大"和3月的國民會議。同年3月,高君宇因猝發急性闌尾炎割治無效不幸逝世,年僅29歲。

背景

■建黨前一年,他組建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並當選第一任書記

"五四"時期,是中國社會啓蒙的思想解放高潮,身為中年人的陳獨秀創辦《新青年》,喚起了一代年輕人走出舊《四書》、《五經》的思想束縛,由追求科學、民主進而追求革命。

此時風華正茂的高君宇,作為李大釗、陳獨秀的學生,緊緊跟隨著這一時代,並成為代表當時最先進思想的弄潮兒。

當時的年輕人最容易接受新思想,建立共產黨和建立革命的青年團組織幾乎是同步進行的。高君宇不僅是黨的創始人,同時還是社會主義青年團(即共青團前身)的創始人之一。

1920年秋,他就受組織委托組建了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當選為第一任書記。翌年5月,又到故鄉山西,成立了太原社會主義青年團。

1921年年底,高君宇等54人赴蘇聯參加遠東共產黨和各民族革命團體代表大會,還被大會選為執委會委員。

在廣州召開的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團中央第一屆執行委員會委員。8月擔任第一屆團中央執委會書記。10月30日,他與蔡和森因同時擔任著中共二屆中央執委,故同時辭去團中央執委職務。1923年2月起,他連續9次代表中共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列席團中央執委會議。是此屆黨中央列席團中央會議最多的一位,人們回顧共青團的歷史,不能忘記這位開拓者。

故事

■如今的北京陶然亭公園內,有高君宇和戀人石評梅之墓,述說著兩枚象牙戒指引發的動人情話

高君宇對陶然亭情有獨鍾。陶然亭建于清康熙年間,從清末到民初就是仁人志士進行革命活動的地方。高君宇和李大釗、毛澤東、周恩來、鄧中夏等人曾在這裏召開秘密會議,商討中國革命前途,同時也和石評梅經常在此漫步。

石評梅是高君宇生命中最摯愛的女性,生于1902年,山西平定人,是"五四" 時期著名的青年女作家,著有《濤語》《禱告》《偶然草》等書。他們在北京的山西同鄉會上相識,共同的進步追求和興趣使二人相互吸引。高君宇家中曾有過包辦的不幸婚姻,在心靈受過創傷後對石評梅有火一般的戀情。

石評梅雖然也愛對方,卻因初戀失敗抱定獨身主義的宗旨而固守著"冰雪友誼" 的藩籬。高君宇內心十分痛苦,但仍然以尊重的態度對石評梅寫道::"你的所願,我願赴湯蹈火以求之,你的所不願,我願赴湯蹈火以阻之。不能這樣,我怎能說是愛你!"

為了表明自己對愛情的忠貞,高君宇特意從廣州買了兩枚象牙戒指,一枚連同平定商團叛亂時用過的子彈殼寄給北京的石評梅作為生日留念,另一枚戴在自己手上。石評梅戴上了這枚特殊意義的象牙戒指,"用象牙的潔白和堅實,來紀念我們自己靜寂像枯骨似的生命。"

高君宇患病動手術後于第二天突然去世,對石評梅猶如青天霹靂,後悔當初沒有接受他的求愛。她在高君宇的墓碑上題寫了他生前最喜歡的海涅那幾句勵志詩句:"我是寶劍,我是火花,我願生如閃電之耀亮,我願死如彗星之迅忽。"並作《墓畔哀歌》表達刻骨的思念之情:"假如我的眼淚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綴織成繞你玉頸的圍巾。假如我的相思真化作一顆一顆紅豆,到如今我已替你堆集永久勿忘的愛心。我願意燃燒我的肉身化成灰燼,我願放浪我的熱情怒濤洶涌,讓我再見見你的英魂。"

1928年9月,年僅26歲的才女石評梅因悲傷過度,在泣血哀吟中走完短短的一生,巧的是她也在北京協和醫院病逝。人們也把她葬于陶然亭內的高君宇墓旁,"生前未能相依共處,願死後得並葬荒丘"。

■高君宇在返京探望石評梅的途中特意在天津看望了鄧穎超,並把周恩來的求愛信轉給了她,促成了一對革命伴侶

■鄧大姐說:"我和恩來對君宇和評梅女士的相愛非常仰慕,對他們沒有實現結婚的願望,卻以君宇不幸逝世的悲劇告終,深表同情。"

高君宇為人熱情,好交友,與同時代的革命家有著很深的友誼。是他促成了周恩來和鄧穎超的結合。

1925年年初,高君宇和周恩來互相吐露了心中的愛情隱秘。27歲的周恩來當時雖為赫赫有名的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在戀愛問題上畢竟還有些靦腆,正暗戀著天津達仁女校的教師鄧穎超,但一直未能向心愛的姑娘表白心跡。高君宇欣然當起了鴻雁傳書的使者,在返京探望石評梅的途中,特意在天津看望了鄧穎超,並把周恩來的求愛信轉給了她,促成了一對革命伴侶。

周總理和鄧大姐對這段情一直念念不忘,新中國成立後,他們曾幾度到陶然亭的墓前憑吊。1965年6月,周總理在審批北京城市規劃總圖時,特別強調要儲存"高石之墓",他說:“革命與戀愛沒有矛盾,留著它對青年人也有教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