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貸 -貸款

高利貸

貸款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利貸是指索取特別高額利息的貸款。或叫大耳窿、地下錢庄,這些現今稱為"放數"的放債人,向"高利貸"借錢,一般毋須抵押,甚至毋須立下字據。它產生于原始社會末期,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它是額度的基本形式。也就是說,在資本主義社會出現之前,在現代銀行製度建立之前,民間放貸都是利息很高的。

  • 中文名稱
    高利貸
  • 外文名稱
    Usury
  • 別    名
    大耳窿、地下錢庄
  • 特    點
    利率高、剝削重、非生產性

基本概念

​高利貸或叫大耳窿、地下錢庄,這些現今稱為“放數”的放債人,向“高利貸”借錢,一般毋須抵押,甚至毋須立下字據。

昔日主要在街市放數,街市檔口無論肉檔菜檔,遇有賭輸錢,或周轉不靈,便向“大耳窿”借錢,正所謂“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債仔有檔口在街市,每日也要做生意,不怕走數,照借如儀。昔日錢銀交易,大銀碼多數用“大頭”(銀元),小數目為“銅板”(銅仙),高利貸者收數後,多數將銀元、銅仙之類塞在耳窿,日子有功,久而久之把耳窿也撐大,故稱為“大耳窿”。

經濟史學者通常會按照如下方式定義高利貸:選定一個“我們覺得合適的”數位,比如20%的年利率,然後把利率超過了20%的任何借貸定義為高利貸。這樣的定義從字面意思上看並沒有錯,因為超過20%的利率的確比較“高”。

詳細介紹

高利貸是指索取特別高額利息的貸款。它產生于原始社會末期,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它是額度的基本形式。

自清光緒初年至1946年,我國境內民間的高利貸有驢打滾、羊羔息、坐地抽一等種類。

驢打滾:多在放高利貸者和農民之間進行。借貸期限一般為1個月,月息一般為3-5分,到期不還,利息翻番,並將利息計入下月本金。依此類推,本金逐月增加,利息逐月成倍成長,像驢打滾一樣。

羊羔息:即借一還二。如年初借100元,年末還200元。

坐地抽一:借款期限1個月,利息1分,但借時須將本金扣除十分之一。到期按原本金計息。如借10元,實得9元,到期按10元還本付息。

利率高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4倍就屬于高利貸。

高利貸作為一種殘酷剝奪借貸者私人財產的手段,在中國的舊社會尤為盛行,最為常見的是所謂"驢打滾"利滾利,即以一月為限過期不還者,利轉為本,本利翻轉,越滾越大,這是最厲害的復利計算形式。

主要作用

1.高利貸額度促進了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的解體和商品貨幣關系的發展

在前資本主義社會,勞動生產力水準低,人們的勞動產品主要是滿足自己的消費,用于交換的比率很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佔主導地位。但是,由于高利貸的盤剝,小生產者為了歸還高利貸,就不得不把勞動的產品拿到市場上去賣,這就提高了勞動產品的交換比率,促使了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的解體和商品貨幣關系的發展。

高利貸額度對生產力有破壞作用。由于高利貸的利息太高,不但阻礙著小生產的發展,而且使得大量的小生產者破產(因為要變賣生產資料歸還高利貸),無法維持原有的簡單再生產,造成生產萎縮,生產規模縮小。

2.高利貸額度在生產方式向資本主義過渡中有著雙重的作用

一方面從客觀上看,高利貸額度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到來提供了兩個基本前提條件:一是集中了大量的資本,二是提供了僱傭工人隊伍。由于高利貸的盤剝,使得放高利貸者手中集中了大量的資本,這些資本有可能投入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去。同時,也是因為高利貸的盤剝,使得大量的小生產者破產、失業,成為無業遊民。這些人在法律上是自由的,而財產上是一無所有的,他們不得不出賣自己的勞動力來維持生活,這就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提供了僱傭工人。另一方面從主觀上看,放高利貸者也要盡量維持封建社會的生產方式,維護高利貸的存在基礎,因為最適宜高利貸存在和發展的經濟條件是小生產佔優勢地位的封建社會的生產方式。所以,高利貸者必然力圖阻礙生產方式由封建社會向資本主義社會過渡。

危害

一些利率奇高的非法高利貸,經常出現借款人的收入成長不足以支付貸款利息的情況。當貸款拖期或者還不上時,出借方經常會採用不合法的收債渠道,如僱傭討債公司進行暴力催討等。于是,因高利貸死亡。家破人散、遠離他鄉、無家可歸的現象數不勝數。這些人已經被高利貸吸去了最後一滴血,往往都是身無分文,在外流浪,也成為了社會不安定的因素。由于民間“高利貸”利率普遍高于銀行基準利率,受利益驅動。一部分人便將自有資金用于民間借貸,對地方金融機構(尤其是農村額度社)吸收存款造成很大壓力。又由于其貸款機製靈活、便利,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對銀行信貸的沖擊。另外由于民間“高利貸”多為私人之間的協定,大多沒有信貸擔保和抵押,而且對借款人的資信僅憑個人的主觀判斷,主觀性和隨意性很強,對風險的產生也無從控製,因此隱藏了極大的風險。如果借款人不能歸還貸款,對貸款人來說打擊是巨大甚至是終身的。因而極易沖擊正常的金融秩序。

借高利貸的危害

(1)高利貸雖然能夠在短時間內解決資金短缺問題,但利息過高,造成自己負擔過重;

(2)一些利率奇高的非法高利貸,經常出現借款人的收入成長不足以支付貸款利息的情況,如果不能及時還貸,會造成家庭問題,輕則妻離子散,重則家破人亡

放高利貸的危害

(1)高利貸的利息約定過高,造成借款人負擔過重;

(2)高利貸催收含有暴力性質,破壞經濟秩序和社會穩定;

(3)高利貸行為的隨意性,存在較大的風險,因借款不能按時歸還而引發的糾紛和案件有所增加,影響了社會的穩定;

(4)高利息也加重了企業的負擔,導致企業資金使用進入惡性迴圈。

高利貸危害高利貸危害

相關信息

額度區別

高利貸額度與現代額度的區別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1)從存在的基礎看,高利貸額度存在的基礎是小生產佔優勢的舊生產方式。現代額度存在的基礎是社會化的大生產方式,經濟中廣泛存在盈餘或赤字單位

(2)從借貸的目的看,高利貸主要用于生活性消費,與生產沒有密切聯系。現代額度主要用于生產,可以促進經濟的發展;

(3)從對經濟的作用看,高利貸具有資本的剝削方式,它的主要借貸對象——小生產者僅用于維持簡單生產活動,導致生產力發展緩慢。現代額度可以最佳化資源配置,調整經濟結構,節約了流通費用,保證了社會化大生產的順利進行。

現代高利貸現象

在實行高度集中的計畫經濟條件下,高利貸曾一度銷聲匿跡。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生活的日漸活躍,在我國很多地方高利貸又死灰復燃,並有日趨蔓延之勢。當前,全國各地農村均存在不同形式、不同手段的“高利貸”現象。除了經濟條件落後、資金匱乏的農村,城市的高利貸也從沒有滅絕。看來現代銀行作為高利貸的掘墓人,作用發揮得並不太徹底。

一高利貸之借與貸

從高利貸的名稱我們知道高利貸最突出的特點就是“高利率”,正是高利貸驚人的利息成本,決定了它長期以來的“非生產性”特點,即借高利貸的目的不是為了擴大再生產或投資,而是為了保證生存。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如此。現代社會也沒有太多改變。據調查,借高利貸者真正用于再生產的隻有百分之十一,百分之八十九的錢都是用于消費,尤其在農村。

我們可以把借高利貸者的消費歸納為以下幾種:

(1)天災人禍導致食不果腹時,隻好借貸。

(2)疾病治療。由于經濟條件差,平時缺乏對身體的必要保養。再加之長年的辛苦勞作,往往導致嚴重疾病的發生,而治療所需費用又是一般家庭所不能負擔的,此時就需要高利貸的支援。

(3)婚喪嫁娶。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在婚喪禮儀方面,貧苦的人們也一定要體體面面,而婚喪禮儀的花費又很高。借貸者往往在禮儀準備期間借貸,等禮儀完成收到禮錢後再還款。

(4)子女學費。農民親身體驗無知識的苦處,意識到教育的重要,因此希望子女努力學習,而目前昂貴的學費實非農民所能承受,高利貸成為主要來源。

(5) 償還舊債。那些隻能靠天吃飯的貧困山區農民,有時沒有能力償還到期的債務。然而,出于額度考慮,借貸者一般採用的辦法是借一筆新債以還舊債,因為如果借貸者賴帳不還的話,他就再也難以獲得任何借貸。

(6)農業投入或日常家用。為了正常生產,少不了農具購買、牲畜、化肥等農業必須投入。但由于收入少,貸款又困難,隻好求助高利貸。甚至特別貧苦者就連一般日常家用品都購買不起,也要借貸。另外還有些人借高利貸是用于非法賭博等其他方面。在城市,同樣也有很多是因為天災人禍、生老病死去借高利貸。

在經濟市場化、各類個體商戶、小企業大量涌現的今天,高利貸已經不再純粹是非生產性的。很多借貸者是為了解決企業資金困難。2003年,國家統計局對2434家民營企業融資情況調查結果顯示,有近4%民企的部分流動資金來自高利貸。其中有近l%企業流動資金中25%以上是靠高利貸籌措的。農村中有些高利貸也有生產性,比如為了滿足向非農業過渡,如外出打工、做小本買賣等所需資本。

當前,發放高利貸者主要有三大類群:

一個是較為富裕、有一定積蓄的普通人家,這個族群比較分散,財力也不怎麽雄厚,放貸指向主要針對經濟困難的居民和個體工商業者,放貸期限一般在一年之內,收益率大約為年息10-20%之間

另一個是國家公職人員,特別是有一定灰色收入者,這部分人在個人放貸族群中佔有相當比重,放貸指向主要為效益較好的國營及民營企業,放貸期限較長,一般3—5年不等,往往隨著工作調動的變化而變化。由于其所放貸款多以暗中投資的形式進行,收益具有明顯的雙重或多重性,既有利息收入,還有股紅收入、賄賂收入。收益率在200%一500%之間。甚至更高;

再一個是專門從事投資和融資的民間機構。放貸指向為風險較小的單項工程和單個生產經營項目,期限不定。收益率在年息60%一80%之間。另外還有些非法或者黑社會性質的中介機構利用額度卡套現等形式取得資金去放高利貸。或以貸養貸,放貸對象一般為個人或個體商戶。

二高利貸存在的原因

目前個人要從銀行貸到款,除了房貸、車貸等消費類貸款,其它的個人貸款一般都要求有抵押物,雖然有少數銀行提供不需要任何抵押物的額度貸款。但隻面對銀行認定的一些特定優質客戶。銀行的高門檻攔住不少人。正常、公開的渠道籌不到錢,民間借貸甚至一些地下高利貸就有市場。另外,由于多數民營企業缺乏誠信,一些金融機構擔心借給民企的錢會變成壞賬,所以也不敢輕易與企業合作。因此,一些小型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當急需資金而又無法從銀行取得的時候,他們隻能通過借高利貸來“渡過難關”。

對農村來說,由于各國有銀行相繼退出縣域領域,隻有額度合作社可以提供貸款。這遠遠不能滿足需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曾經對近2000個農戶做過問卷調查,發現目前大約隻有1/5的農戶能夠從正規的農村金融機構獲得貸款。銀行和額度社為避免“壞賬”,在放貸時往往倍加小心,再加上部分借貸者額度意識差或還貸能力差,為保險起見,他們一般都謹慎放貸。比起銀行貸款來,高利貸條件靈活、手續簡便快捷,時間不像銀行卡的那麽緊,往往可以拖延幾天或續貸。因此,農民更傾向于高利貸借貸而不是銀行貸款。中國金融體製改革滯後于經濟成長,正規金融發展滯後,為非正規金融提供了很大的生存和發展的空間。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從縣城撤退。逐步收縮網點,使城鄉信貸出現了斷層。金融的城鄉結構、地區結構不合理,為民貸提供了發展契機。一方面。非國有經濟是國民經濟新的利潤成長點,它們的迅速崛起需要金融支持。另一方面,這些企業處于起步或成長階段,原始積累不足,收益具有不確定性,難以符合正規金融機構的審貸標準。2004年溫州調查資料表明,68.4% 的中小民企沒有合格的抵押資產,36.8%的民企資信狀況不符合銀行要求。再加上國家信貸政策的限製、融資成本過高、手續繁瑣和缺乏正規的財務會計記錄等,中國中小企業幾乎被排擠在正規金融機構之外。

另外,如前文所述,在偏遠的農村,天災人禍、婚喪嫁娶、子女升學情況又比比皆是,產生大量的借貸需求。

高利貸的存在也是市場經濟下利益的必然驅動。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逐步深入,很多有頭腦有機會的人先富起來了。但由于前幾年銀行利息的不斷下詞,證券市場的不景氣,苦于沒有投資機會,因此轉而採用傳統的高利貸借貸方式,高息放貸。以獲得更多利益。隨著2006年下半年股市的走強和利息的上調,相信這種情況會有所好轉。

三高利貸的社會影響

由于高利貸有主體分散,個人價值取向、風險控製無力等特點。高利貸活動不可避免地會引發一定的經濟和社會問題。一些利率奇高的非法高利貸,經常出現借款人的收入成長不足以支付貸款利息的情況。當貸款拖期或者還不上時,出借方經常會採用不合法的收債渠道,如僱傭討債公司進行暴力催討等。于是,因高利貸死亡。家破人散、遠離他鄉、無家可歸的現象數不勝數。這些人已經被高利貸吸去了最後一滴血,往往都是身無分文,在外流浪,也成為了社會不安定的因素。由于民間“高利貸”利率普遍高于銀行基準利率,受利益驅動。一部分人便將自有資金用于民間借貸,對地方金融機構(尤其是農村額度社)吸收存款造成很大壓力。又由于其貸款機製靈活、便利,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對銀行信貸的沖擊。另外由于民間“高利貸”多為私人之間的協定,大多沒有信貸擔保和抵押,而且對借款人的資信僅憑個人的主觀判斷,主觀性和隨意性很強,對風險的產生也無從控製,因此隱藏了極大的風險。如果借款人不能歸還貸款,對貸款人來說打擊是巨大甚至是終身的。因而極易沖擊正常的金融秩序。

正因為高利貸有上述各種危害,所以以往無論是小說、電影,還是學術著作,都將高利貸描畫為面目猙獰,充滿血腥,吸盡農民脂膏的惡魔。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高利貸用于日常生活也有其積極的方面,它至少使難以為繼的農民暫時渡過難關,延續生命。也隻有生命得以延續,才能談得上維持家庭生產。

由于高利貸盤剝過狠,極大地摧殘了農村地區的生產力,破壞了正常的社會秩序,所以在抗戰時期中共在根據地實行了減租減息運動。

民間借貸

民間借貸俗稱高利貸,普通老百姓談之色變,很多人會聯想到黑社會,甚至視之為萬惡之源。今天,筆者以多年的民間金融從業經驗,試著從經濟學的角度做些分析,來探討一下高利貸背後的經濟學本質。

1民間借貸的含義

民間借貸是指個人之間、個人與企業之間的借貸行為,有著十分久遠的歷史,是民間金融的一種形式。民間借貸屬于直接融資,而銀行借貸則屬于間接融資。其主要特點是手續簡便,但利息較高,因此俗稱高利貸。

2民間借貸的合法性

民間借貸屬于民事行為,受到民法契約法的約束和保護。但根據《契約法》第二百一十一條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契約約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限製借款利率的規定”。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的有關規定:“民間借貸的利率可以適當高于銀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因此,民間借貸的本金受到保護,不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四倍的利息同樣受到法律保護,而超出部分則不受法律保護。

3借貸的特點

任何一個行業都有用于交易的產品(如製造業,以合適的價格採購原材料或者半成品,然後經過加工過程再售出,獲得銷售收入),民間私借行業亦相同,其產品就是資金。資金有成本,部分資金是以一定的成本(即利息)向他人吸納的,而向借款人收取的利息即銷售收入。從這個角度講,民間借貸行業與其他行業並無本質不同。

4金融體系的構成

中國的金融體系主要分為地上金融和地下金融。地上金融的主體是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信托,當然也包括補充性的擔保公司、典當行、金融租賃公司等,受到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的監管,屬于陽光金融;地下金融就是我們常說的民間借貸,通常是以私人之間、私人對企業法人的借貸為主。這一部分沒有專門的機構和法律法規來規範約束,隻有按照民法的一般借貸行為來處理,因此存在諸多灰暗地帶。加上不斷見諸報端的負面新聞,使之充滿負面色彩,普通老百姓聞之色變。

5供求決定價格

供求原理是經濟學的基本原理,產品的價格由供給和需求共同決定。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供給增加會導致產品價格下降,需求增加會導致產品價格上漲。也就是說一件產品的價格並不是由生產者說了算,就是你想賣得高也未必有人會買,總要市場買你的帳才行。

資金作為一種商品,也服從于供求關系,其價格就是利息。因此在整個中國範圍內,資金的價格是由國內資金供給方和需求方的力量對比決定的,而局部區域如廈門的資金價格則主要由廈門地區的資金供求雙方的力量對比決定。因此,利息的高低本質上不是由資金提供者自己說了算,而是供求雙方的力量對比。

6風險與收益

決定了不同方式的借款具有不同的價格

風險與收益匹配原理是金融學重要原理,簡單的說就是風險越大,就要求收益越高,否則就不會有人願意提供這種產品。

在借貸產品中,銀行從事的往往是風險最低的業務。銀行一是對客戶資質的審核最為嚴格,要求最高,同時一般都要求抵押物,因此這類信貸產品的整體特點就是低風險,自然地,其收益(即銀行貸款利息)也是最低的,這也是為何大家要借款首選銀行的原因,按照目前銀行貸款的利率,客戶需要支付的月利大約為0.4%-0.7%。

如果借款人無法達到銀行的要求,或者想放大銀行能夠給予的授信金額,則這時就需要擔保公司的介入。擔保公司通過自己的內部控製措施,將借款人的額度放大,使得借款人能夠得到貸款或者比原本銀行給予的更多的貸款。當然,相應的,擔保公司要收取擔保費(通常是一次性2%-3%),作為擔保公司替借款人承擔了一定風險的補償。因此,對于等級較差的客戶,其風險較高,相應的付出的成本也較高(加上擔保費,比銀行貸款的月利率要增加0.2%-0.3%),符合風險與收益匹配的原則。

對于部分擔保公司都不願意介入的客戶,或者急需用錢因而無法完成銀行貸款或者擔保公司要求的必需程式的客戶,則隻能通過典當行或者向私人拆借。考慮到該部分客戶或者該種情形下借貸的風險進一步提高,因此自然地,債權人要求的收益進一步提高。按照現在市場的行情,如果借款人能夠提供房產抵押的,一般月利在2%-4%左右,如果能夠提供車輛抵押的,月利在3%-6%左右,如果無法提供抵押物,即無抵押私借的,則很少有人願意涉及。主要是風險太高,以至于你願意付高息都沒人願意提供產品了。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其實大眾對民間借貸的看法有一定的偏頗之處。客觀的講,民間借貸對滿足不少商家短期資金需求有著重要意義,因為畢竟能夠符合中國地上金融所求的資質和條件的企業或者個人佔所有資金需求者的比例是很小的,而且由于地上金融在程式上的繁瑣和復雜更加劇了這一窘境。而民間借貸在這方面起到了無法替代的重大作用。

因此那些痛罵高利貸的人不妨構想一下,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十分需要錢,並且馬上要用,但無法通過銀行等正規機構借到,也無法從親戚朋友處籌措,那著急的你會怎麽辦?難道就真的不借了嗎?或者有人願意借給你,但由于高于銀行貸款利息你就堅決不用嗎?其實生意就是生意,借給客戶與否完全是個考慮風險與收益是否匹配的問題,而不是什麽關乎道德的事情。畢竟不能在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期望活雷鋒會出現,就是當別人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也不一定會當活雷鋒。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大家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如果用一種理性的眼光來看待高利貸就會明白,這隻是生意而已,無關其他。

高利貸利息 高利貸的資金價格都是指1元錢一個月的月息,6分相當于年利率72%,1毛則接近120%,比5.31%(2008-12-23 貸款利率)左右的銀行借貸(年)利率至少高出14倍。

一毛的月息,換算成年利率就是120%,而現行的銀行貸款年利率為5.31%(2008-12-23 貸款利率)。

一毛的月息(10%)。10×12=120%。

崩盤風險

“處處有借貸,時時有借貸。”一位義烏人用“瘋狂”來形容該地區民間借貸目前的火暴。在巨觀緊縮政策的大背景下,民間借貸更加活躍,甚至借助信托、典當、貸款中介等各種眼花繚亂的金融形式,成為銀行收緊短期貸款之後的新融資渠道。

在浙江金華,曾有一些“當”字標記的所謂的寄售行,表面上是受物主委托寄賣東西的地方,但實際上它的最大功能是非法融資和放高利貸,寄售行老板為了賺取差價,經常以私人名義,以月息3分利從親戚朋友處融資,再以5分、8分甚至更高的利息,向一些急需用錢的人放高利貸。

在溫州,高額的利率回報甚至吸引了一些海外熱錢,一些外資企業通過在國內的分公司,或者通過有合作關系的企業,試水民間借貸。

台州市發改委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民間借貸在台州當地已經風靡,在利益驅動下,台州的一些企業都參與了這種高利率的民間融資活動。

值得警惕的是,緊隨而來的支付危機以及屢屢發生的企業主逃逸事件,也讓民間借貸人士人人自危,仿佛是躲避一顆尚未引爆的“定時炸彈”。

神秘借貸圈

操作類似于私募

圈內人士分析,通常情況下,小企業主相互拆借慢慢發展成組織,這在當地的借貸圈被稱為“會”,另外還有一種稱呼是“調劑銀行”、“流動銀行”。一個甚為流傳的說法是,在義烏,大約有三四十個做拆借資金的“會”。

“會”有專人日常運作,從幾個小企業主的小圈子互相拆借資金,到逐漸通過朋友圈子擴大,並且逐漸橫向縱向,連成線、網。

運作“會”講究資歷,一些“會”在形成規模以後,影響力擴大,其中的一些人就成為一定區域的公認的主持人,主持人有一定的提成(據說,一種來自直接的利差,另外一種是類似于委托理財的傭金)。

如果誰手裏有閒置資金,可以找主持人在“會”裏登記,如果有人向“會”籌錢,在主持人的牽線下,雙方談好一個比例以後,想要錢的人就能很快拿到錢,手續很簡單,一般寫個條子,幾百萬上千萬幾分鍾就能辦好。

不過,“會”的運作非常神秘。事實上,即便是借出資金的一方,也不一定知道自己進入了哪個“會”,“買賣自由,能少說就少說,不該問的不問,隻要等著收錢就行。”這是業內人士口中的規矩。

階梯模式危險逐利

在浙江,到底有多少人加入民間借貸大軍無從考證,但借貸網逐漸出現分層分級別的體系,專事民間借貸、不同級別的“主持人”越來越多。

據了解,在這種分層模式下,如果第一層的回報是本金的25%,那麽第二層則為比例18%左右,第三層是10%左右,第四層在8%左右,最低的一般都在3%。因為存在多級格局,所以萬沐表示,整個民間借貸網“誰也不知有多大”。

隱秘的陰陽借條

一份是公開契約,另一份是私底下的契約,約定利率、給付時間、借款期限、以何抵押等細節。

理論上,“陰陽借條”足以支撐所有風險。借款人如果無法按照口頭約定的履行,那麽債權人就可以以這張“陽借條”起訴主張自己的權益,而且沒有時間期限。

先期扣除利率部分,也是民間借貸操作手法隱秘的表現之一。

衢州民企猝死 民間借貸崩盤風險隱現

多家浙江民企近日再現倒閉危機。

2011年8月1日,溫州巨邦鞋業公司老板王和霞失蹤,大量農民工聚集廠區討薪。同一天,溫州市原人大代表謝公榮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提起公訴,他被曝向58名個人和一家企業非法吸收存款1.7億元。浙江民企的生存困境仍在蔓延。

8月14日,封慶華被警方押回衢州。就在一周前,他因上億元高利貸無法歸還而潛逃江蘇丹陽,其名下的浙江豐華木業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遭遇債主堵門。據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經偵大隊登記,封慶華尚欠三家銀行合計3300萬元貸款未還。而民間債權人中,借款450萬以上的報案人有10個左右,100萬以上的有20多個。坊間傳言封慶華總共欠了1.3億。

溫州巨邦鞋業有限公司也因高利貸崩盤于近日停業。這也是繼溫州鐵通電器、江南皮革、波特曼、三旗、天石電子等公司之後,又一家宣告倒閉的知名民企。

浙商投資研究會秘書長蔡驊對本報指出,溫州目前有大約36萬家中小企業,其中30%處于半停工或停工狀態。[1-3]

借貸之城額度坍塌

跑路運動

曾經是民營製造業之都的溫州,已成為“借貸之城”。擔保公司、投資咨詢公司、寄售行,甚至地下錢庄雲集,僅大大小小的擔保類金融機構就不下300家。2011年8月以來,溫州至少有20起以上的借貸人“跑路”事件爆發。溫州小企業主資金鏈崩盤的事例越來越密集,一批債主集體“失蹤”。

高利貸

這在當地已是見怪不怪。一名市級政法系統的人士透露,這一波“跑路”的企業主,都或多或少牽涉到高利貸,本身也涉足借貸領域,已不是真正的製造業主了。

兩大因素讓這些企業主躋身借貸領域,以實業為幌子,做資金投機的生意。

首先是不斷高企的民間借貸利率,讓借貸者有利可圖。人民銀行溫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6月份民間借貸利率監測資料顯示,溫州民間借貸綜合利率24.38%,雖然比上季度末回落0.43個百分點,依然處于歷史高位。

其次是投資渠道的缺乏催生了借貸潮。溫州附近的投資者,幾乎全民熱衷于樓市投資。但是,因為國家政策調控,整個市場成交低迷,作為投資替代品的民間借貸意願再度高漲。

根據溫州人行二季度儲戶問卷顯示,民間借貸意願繼一季度創出新高後持續保持攀升勢頭,並首度超越其他投資方式,成為最合算的投資方式。其中,選擇民間借貸的儲戶佔到了24.5%,較上季度提高4.75個百分點,較去年同期提高11.25個百分點。

而選擇房地產投資的佔比則較上季大幅下降5.25個百分點。顯然,民間借貸在逐步取代樓市投資的地位。調查顯示,有40%以上的企業參與民間借貸。

陸續“失蹤”的企業主,從當地法院的公告中可見其龐大的陣容。

8月30日,鹿城區法院發布了首個限製高消費令。28名私營企業主被列入限製之列,一知情人士透露,“這個公告中披露的人,實際上大批屬于‘跑路’了”。

鹿城隻是溫州市區的三區之一,並非是借貸人“失蹤”的重災區。

三種方式

在溫州,放高利貸的人有個統一的稱號,叫做"老高","老高"整日開著名貴的跑車在溫州街頭來往,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當地,高利貸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親戚朋友之間的相互拆借;第二種就是批著合法的一個外衣的,比如說像擔保公司、寄售行、典當行、投資公司等等,變相的從事一些借貸的活動;第三種就是行事隱秘的地下錢庄

三種形式

民間借貸大致分為三種形式:第一種是短期借貸,比如某個企業找到一個好項目,短期內需要大筆資金,項目結束,借貸也隨著結束,這種借貸時間短、利息高;第 二種是長期借貸,借方有固定的點或固定的人,放貸就跟到銀行存款一樣,隨時存、隨時取,採取這種借貸方式主要是那些已經做出一定規模和積累了較好額度的企 業,利息低,但風險小;第三種稱為"老鼠會",比如,A以2分月息把錢借給B,B又以3分月息借給C,C再把錢以4分的月息借給D,很少有人知道末端是誰。

以第三種模式為突出代表,一旦有一家企業的資金斷鏈,很可能就如多米諾骨牌,牽扯其他相關企業陷入危境。

而更加讓人擔憂的是,珠三角地區以人情借貸居多,這是放大上述風險的導火索。以血緣、親緣、商緣為基礎的人際關系資源是借貸關系成立的重要前提,這種"人情保"方式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多數隻憑借彼此的情面,卻沒有實在了解企業的經營情況,潛在的風險可想而知。

而在這個鏈條中,銀行扮演的角色也十分微妙,不少銀行職員利用體製性漏洞挪用公款放貸已成公開秘密,而不少高利貸資金的源頭都是銀行的低息貸款,個中隱患不言而喻。

高利貸放款

截止2011年9月6日,59家上市公司共發布119份有關委托貸款的公告,其中高于銀行當期貸款利率且涉嫌放高利貸共35家,放高利貸總金額總計93.80億元。中糧地產以借貸37億元位居頭名,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中糧地產、山東高速、騰達建設、興蓉投資和廣宇集團,涉嫌貸款金額最少的為英特集團的50萬元。

中國版影子銀行

通脹持續走高,銀行緊縮銀根、中小企業資金飢渴,2011年,中國金融業的生態正發生深刻變化——越來越多資金“跳”出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以各種渠道進入實體經濟,“影子銀行”,漸漸浮出水面。

“影子銀行”是一個體系,指稱那些脫離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借貸平台,比如委托貸款、信托、小額信貸乃至典當行,也包括“灰色”的民間借貸甚至高利貸。“影子銀行”正野蠻生長,一則頑強,民間對它有很大需求及培育它發展的土壤;二來其“看不見”的部分,對現有規則和監管發出了強力挑戰。

據央行在官網發布的2011年1-6月社會融資規模統計報告,社會融資規模增加7.76萬億元,其中人民幣貸款增加4.17萬億元,佔53.7%;而在2010年,這一比例為55.6%。歷史資料研究表明,2002年新增人民幣貸款達社會融資總量的92%,佔絕對主導地位。不到10年,這將近40%的佔比落差意味著什麽?此前即有報道稱,中國內地“影子銀行”放款量或已佔社會融資總量的“半壁江山”。

在監管弱化的情況下,非正規的貸款公司、擔保公司、典當行這些中國版的影子銀行正在經歷著“野蠻”式生長,主要體現在“銀信合作”和地下錢庄等金融形式上。

“銀信合作”是指銀行通過信托理財產品的方式“隱蔽”地為企業提供貸款。具體來說,通過銀信合作,銀行可以不採用存款向外發放貸款,而通過發行信托理財產品募集資金並向企業貸款。由于信托理財產品屬于銀行的表外資產而非表內資產,可以少受甚至不受銀監部門的監管。

某業內人士表示,這些影子銀行是當前金融管製的伴生物。在銀根收緊的當下,他們敏銳地嗅到了潛在的市場機會,這些民間借貸機構抓住這個機會,和銀行信貸部門、相關公司“合作”,做起了金融“掮客”的生意。據記者暗訪,某貸款公司業客戶經理曾表示“沒有拿到好處,銀行人員當然不會將資金貸給你了”,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公司隻是提供了一種向銀行“進貢”的渠道而已。為此,除了正常的貸款利息之外,借款者需要一次性另外支付給公司5%的服務費。而公司給予借款人的承諾是,貸款將在15天左右打到所指定的賬戶。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實這類民間機構一般會“兩端”通吃:一方面他們會通過提高借貸利率來截留一部分利差,另一方面,他們會通過收取高昂的服務費來盤剝借款人。[7-8]

作品高利貸簡介

2010年8月8日,山西省中陽縣許多人的手機上都收到了這樣一條簡訊:中陽自殺未遂企業家寫書《高利貸》,細說放貸血本無歸和借款人逃亡自殺的真實原因,是一本作者冒著生命危險而作,利于老百姓創業生活借貸的警示書……在這本書的封面上,他這樣寫道:“綁架億萬債奴,吃垮無數企業”,這就是他的心聲。這本書記錄了他背負多年高利貸,一直都沒有辦法還清的真實經歷。

作者

該書作者任直平,男,1971年生,中陽縣暖泉人,畢業于山西銀行學校城市金融管理,現為山西中陽順發耐材公司董事長。呂梁市政協委員,呂梁市工商聯常委,中陽縣政協常委,民盟成員。曾榮獲山西省工商聯文化建設示範單位,呂梁市光彩事業先進單位,呂梁市光彩事業先進集體,山西中陽縣村通公路特等功臣,中陽縣支持公益事業先進個人等榮譽。任直平是一個典型的高利貸的債奴,至今還沒有徹底擺脫高利貸的魔圈。2002年,他投資100萬元開辦了一個小的耐火磚廠,三年多的時間發展到了固定資產上了4000萬的大廠,2005年下半年任直平想再建第三個廠,生產高檔耐火磚以搶佔更大的市場。由于工廠賺的錢基本上都用在擴建上,手頭的流動資金並不多,建新廠有1000多萬元的資金缺口。

高利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