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俅 -北宋歷史人物

高俅

北宋歷史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俅(gāo qiú)(?-1126年),北宋末年權臣,汴京(今河南開封)人。宋徽宗時期的官員,初為蘇軾小史(書僮),善蹴鞠(踢球)。哲宗(趙煦)時,改從樞密都丞旨,高俅因奉命送禮物至端王趙佶處,被留用。趙佶即位為徽宗,更為所寵,擢為殿前都指揮使。加至太尉,與蔡京等"六賊"專權用事,為時人所恨。1126年(靖康元年)金兵南下,他隨徽宗南逃,金軍退,返京後,即病死。因是《水滸傳》的主要反派人物而廣為人知,也是北宋新黨領袖之一。

他為人乖巧,擅長抄抄寫寫,不僅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有一定的詩詞歌賦的功底,且會使槍弄棒,有一定的武功基礎。對宋徽宗百般討好,迎合徽宗好名貪功的喜好。高俅管理禁軍,在軍隊訓練上玩了不少花架子。

  • 別名
    高太尉
  • 國籍
    宋朝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公元1126年
  • 職業
    三衙管軍,太尉
  • 中文名
    高俅
  • 擅長
    蹴鞠
  • 其他成就
    隨劉仲武立下過功

​人物簡介

北宋晚期社會生活為題材的歷史小說《水滸傳》裏,朝廷中有一個殿前都太尉(掌管軍事的高官)高俅,這是個令人討厭的反派人物,他逼得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背井離鄉,把另一位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弄得家破人亡。他時時出奸計與梁山好漢作對,最後還陷害宋江等人。高俅在歷史上實有其人,但是史書上對這個人記載不詳。南宋王明清的《揮麈後錄》說,“高俅者,本東坡先生小史,草札頗工。東坡自翰苑出帥中山,留以予曾文肅,文肅以史令已多辭之,東坡以屬王晉卿。”

高俅高俅

由此可見,高俅原是蘇軾的小史(也就是小秘書一類的角色,《水滸傳》中說是書童),他為人乖巧,擅長于抄抄寫寫。元祐八年(1093年)蘇軾從翰林侍讀學士外調到中山府,將高俅送給曾布,雖然蘇與曾布分屬新舊兩派,二人在元祐年間是有所交往的,而且還有著一定的交情。據一些學者考證,《揮麈錄》作者王明清的外祖父乃是曾紆,而曾紆就是曾布的兒子,他所記載的曾家發生的事情應該是可以信賴的。但是曾布婉拒了蘇軾的好意。于是蘇軾又把高俅推薦給了他的朋友小王都太尉王銑(即王晉卿),于是高俅又回到了東京(今河南開封)。

人物生平

發跡原因

出身寒微的高俅何以後來會青雲之上他發跡的原因是什麽呢?《水滸傳》中說,他後來遇上了貴人小王都太尉,和內侄端王交好的小王都太尉派高俅到端王府送物由此結識了端王,即後來的徽宗;被端王看上從此留在端王身邊。這種說法是有依據的。王詵是宋神宗的妹夫端王徽宗的姑夫;《宋史》中說王詵雖然是堂堂駙馬,但卻是一個招蜂引蝶之輩,冷落蜀國長公主。公主後來鬱鬱而死,氣得神宗在公主葬後立刻將王詵貶謫。不過王詵卻是一個丹青書法的好手,徽宗在潛邸時就常與之切磋關系很好。元符三年1100年高俅的人生因為一次偶然事件而發生了重大轉折,這就是與端王趙佶的相識。

高俅高俅

《揮麈後錄》中說王詵與趙佶在等候上朝時期相遇,趙佶忘了帶篦子刀于是向王詵借了一個修理了一下鬢角。趙佶用後對王詵說:“這篦子刀的樣式非常新穎可愛”。王詵回道:“我最近做了兩個還有一個沒用過稍後就派人給你送去。”晚上王詵就派高俅到端王府去送篦子刀。碰巧趙佶正在園中踢毬,高俅便站在一旁看露出不以為然之色。或許是趙佶註意到了這個小廝的神情便問道:“你也會踢嗎?”高俅倒也年輕氣盛回答說能。于是二人對踢,高俅拿出全身本領將毬踢得如鰾膠粘在身上一般甚合趙佶的口味。趙佶大喜當即派人傳話給王詵:“謝謝你給的蓖刀連同派來的人我一起收下了。”,高俅于是變成了端王趙佶的親信。

更為湊巧的是不久皇帝宋哲宗駕崩,端王幸運地被太後選中繼位成了大宋皇帝。而高俅這個搭上末班車的潛邸“舊臣”也鴻運當頭,一下子從一個閒散王爺的玩伴兒一躍進入了大宋王朝的官場,並且在官場中青雲直上。

宋王朝在仕進位度上採用“揚文抑武”的政策,不過這是針對權力和威望而言的,武臣的俸祿和品級實際並不低。但既然文臣的地位佔先,對其的要求也就比武臣高得多。北宋一朝擔任縣令以上的文官基本上都具有三考出身的進士資格,對于像高俅這般的閒雜人等要想要擠入文官圈子是不現實的。而武臣體系相對望低權小,但用人的資格方面比較低升遷的伸縮性也大。對于高俅這類人物來說顯然是步入仕途的捷徑。

不過宋朝的武官任用也有製度,沒有邊功就不得為三衙的長官。徽宗為提拔高俅可謂煞費苦心,先讓高俅下放到基層托給守衛邊境的大將劉仲武以此來“鍍金”為以後升遷打下基礎。《宋南渡十將傳》卷一“劉錡傳”中說先是高俅嘗為端王邸官屬上即位欲顯擢之。舊法非有邊功不得為三衙。時劉仲武為邊帥上以俅屬之俅競以邊功至殿帥。”

       一向被人厭棄的破落戶子弟高俅,靠踢球被端王看中,後來這位端王作了皇帝徽宗高俅一直被提拔到殿帥府太尉,而這位皇帝也不過是個專會串瓦走舍的浮浪紈絝兒。他的親信大臣還有蔡京、童貫和楊戩等他們構成了一個最高統治集團蔡、高等人以他們的親屬門客為黨羽心腹如梁世傑、蔡九知府、慕容知府、高廉、賀太守之流在他們的下面則是一些貪官污吏、土豪惡霸從上到下狼狽為奸殘害忠良欺壓良善對人民進行殘酷的剝削和壓迫形成了一個統治網。

人物戰功

高俅立過何種邊功史無記載,但是劉仲武在崇寧三年1104年約十月吐蕃趙懷德等叛宋的事變中指揮得當,獲得大勝,而使趙懷德等復降。有學者認為可能當時高俅也參加了以上戰役。大觀二年1108年童貫及劉仲武在西邊又取得了一次較大的勝利,他們成功地招降羌王子臧征僕哥,收復了積石軍。徽宗對此十分高興親自接見了劉仲武,頗為恩寵並悉命仲武的九子為官。

從徽宗的表現來看,他是認為這是一次很大的勝利,高俅也有可能參與了其役。《揮麈後錄》說高俅“數年間建節循至使相遍歷三衙者二十年。”高俅升遷的資本很可能出于在劉仲武軍中的經歷,而劉仲武深知徽宗將高俅托給自己的目的也有可能擴大高俅的功勞做個順水人情。這從高俅以後與劉仲武家的密切關系中可以看出。劉仲武在政和五年打了敗仗,但他的仕途卻沒有受到影響,高俅在朝中替他說了好話。劉仲武死後高俅又極力向徽宗推薦其子劉錡擔任大將。

趙懷德叛宋事件實際上是西夏聯合青唐當地勢力對北宋佔領青唐地區的一次大規模反撲,時間是崇寧四年初。劉仲武在這一事件中既不是指揮,也沒有功勞,反倒有罪。他作為副將隨高永年出兵救援宣威城,在高永年被帳下親兵叛變,送給了多羅巴被殺之後,劉仲武作為軍中僅次于高永年的副將,不但沒有穩住軍心繼續完成救援任務,反倒一路逃回西寧坐看宣威城被圍。兩個月後才由其他兩名將領帶兵解去宣威城之圍。而劉仲武也被監禁在秦州大獄。根據《十朝長編》的記載劉仲武本來至少會被判流放,但因為賄賂童貫,所以不但沒有流放反而坐上了前上司高永年的位置。而高俅在崇寧四年的記錄則是以客省使的身份隨林攄出使遼國。此時高俅和劉仲武應該沒搭上線。

高俅高俅

大觀二年克復積石軍活捉臧撲征哥一役童貫總領全局軍事上的臨時總指揮是劉法。本來給劉仲武安排的任務是堵住臧撲征哥的退路,但劉仲武利用其他幾路軍隊的勝利,冒險派自己的大兒子劉錫進入溪哥城勸臧撲征哥投降獲得成功。實際上這是利用自己兒子的性命博老子的富貴啊。事後童貫大概認為劉仲武有搶功之嫌,就沒有特別強調劉仲武的功勞。而劉仲武這一功勞得以彰顯是在政和年間,徽宗許其蔭補一人享受這一指標的就是老大劉錫。從這個角度看劉仲武和高俅的關系應該是在政和五年攻打西夏時建立的。

政和五年劉仲武率十萬大軍攻打西夏臧底河城大敗而回。用《宋史·夏國傳》的話來說就是“秦鳳第三將萬人皆歿”。而宋史大約是為尊者諱的緣故,把王厚拉來陪綁說王厚賄賂童貫,但據《建昌鄉土志》墓志銘部分記載王厚已經在大觀元年下葬。一個死了八年的人怎麽可能跟劉仲武一起領兵出戰怎麽可能去賄賂童貫,所以真有賄賂行為那也是劉仲武幹的。高俅估計也幫忙說了好話。搞不好高俅正是此戰的監軍。

也有人認為如果高俅僅僅是因踢得一腳好球而得到皇帝寵愛以至平步青雲。這未免小看了高俅。高俅不是尋常之輩,在為官弄權上還是有些手段的,所以能居高位數十年而不倒。首先他乖巧善佞,對上司尤其是皇帝徽宗百般討好迎合徽宗志大才疏好名貪功的心理。高俅管理禁軍在軍隊訓練上玩了不少花架子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記載。高俅主持的軍隊爭標競賽開始是“橫列四彩舟上有諸軍百戲如大旗、獅豹、棹刀、蠻牌、神鬼、雜劇之類。又列兩船皆樂部。”爭標之前先是吹吹打打後面的爭標競賽也要搞出“旋羅”、“海眼”、“交頭”等各種花樣頗為熱鬧。讓徽宗看了十分滿意。同時這個人還有一個好處對有恩于他的故人不忘報答。除了他與劉仲武家保持密切關系外對他原來的主人蘇軾一家也頗為照顧。一些野史上記載他“不忘蘇氏每其子弟入都則給養恤甚勤。”因此他的這些作為也獲得朝中一些人的好評。

逃過一劫

靖康元年徽宗得知金軍渡過黃河後便連夜倉皇逃往東南避難。《靖康要錄》記載徽宗南逃到了泗州童貫、高俅各帶領若幹勝捷兵和禁軍也趕到與之匯合一時間又組成了一個

徽宗的親信小班子。但是徽宗的寵臣們卻為了邀寵而爭風吃醋勾心鬥角相互傾軋。在到達泗州後不久童貫便與高俅發生沖突。“童貫以勝捷兵三千扈從渡淮如淮陽。高俅以禁衛三千留泗上控扼淮津。”童貫扈從徽宗等人繼續南下而把高俅留在了泗州名為“控扼淮津”,高俅于是以生病為由回到了開封。史書上說當時隨從皇帝的童貫、梁師成一伙人都被連坐殺死,童貫被處死並梟首于開封,蔡攸也被欽宗下旨處死。恰恰是因為高俅提前離開了江南沒有參與當時徽宗集團與欽宗集團的鬥爭,反而使他得到了一個比童貫、蔡攸等人幸運得多的下場。惡人未必全有惡報這也能算是歷史留下的遺憾吧。

.《宋史.李若水傳》中提到高俅死于靖康元年1126“李若水……靖康元年為太學博士。開府儀同三司高俅死故事天子當掛服舉哀。若水言‘俅以幸臣躐躋顯位敗壞軍政金人長驅其罪當與童貫等得全首領以沒尚當追削官秩示與眾棄而有司循常習故欲加縟禮非所以靖公議也。’章再上乃止。”

史典記載

正史中

高俅是開封府人。父親名高敦復,有兩名兄弟,四名兒子。

他的事跡可見于《揮麈錄》。根據該書的記載,他原是蘇東坡的小廝,“筆札頗工”。後來跟隨王詵,徽宗時曾隨劉仲武立下過功,然後又隨林攄出使遼國,擢為三衙管軍,官至太尉。在徽宗退位後,他即失勢,宋欽宗靖康元年五月十四日病逝。《宋史·李若水傳》提到:“開府儀同三司高俅死,故事,天子當掛服舉哀。若水言:‘俅以幸臣躐躋顯位,敗壞軍政,金人長驅,其罪當與童貫等,得全首領以沒,尚當追削官秩,示與眾棄;而有司循常習故,欲加縟禮,非所以靖公議也。’章再上,乃止。”

高俅被認為是宋徽宗一朝以個人好惡重用才德不符人物的典型例子;不過,雖然在當時即風評不佳,史實的高俅並未有著名的惡行傳世。

水滸傳中的故事

《水滸傳》中的高俅發跡史根據《揮麈錄》加以改編而成。高俅以一市井小流氓的身份出場,因為具有很高蹴鞠技術,被喜愛蹴毬的端王所賞識。在端王登基成為皇帝後,高俅便飛黃騰達,很快官至太尉。

由于高俅的養子高衙內看上了林沖的妻子,高俅便設計陷害林沖,將其發配滄州。後又遣陸謙和富安去殺林沖,結果反被林沖所殺,此事之後,林沖就上了梁山

梁山壯大之後,高俅領兵想要鏟除這個眼中釘,結果反而被活捉。

後來,宋冮被招安後,他因仍猜忌梁山的人,而用毒酒毒殺宋江、盧俊義及李逵等人,花榮吳用等人則自刎,而林沖則得病而死。

人物軼事

剛開始,高俅在東京並不吃香。隻是陪著別的公子哥,闖紅燈、鬥雞玩馬,風花雪月的到處逛逛。後來被發放出界,隻好到淮西柳大郎處安身。三年後,哲宗大赦天下,他也想回家了,便由柳大郎一紙書信,送到了東京董將士家裏。董將士見他是個破落戶,怕留在家中會帶壞孩子,便又一紙書信,將他送給了小蘇學士。出于同樣的考慮,小蘇學士也來一封信,把他送人了小王督太尉府裏。這時的高俅,就像一個皮球一樣,被人傳來傳去,日子也不好過。

但也是他合該發跡。一日,小王督太尉差他去給端王送東西,端王恰巧正在踢球。這渾球一見那圓圓的東西,獻技之心癢癢,便上前踢了一腳,這一腳,把球踢到了端王腳下,其實也就是把自己踢進了統治集團。後來的宋江等人,還打算“到邊庭上一刀一槍,博得個封妻蔭子”。而高俅隻一腳便定了乾坤。足球的魅力,在此可見一斑。

之後的道路便十分平坦了,哲宗駕崩,端王即位,是為徽宗。沒過半年,高俅便當上了殿帥府太尉。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草包當了皇帝,便把下面的饅頭也一個個封了官,而且還是大官。那個充其量隻能當個足球教練的高俅,一下子當上了“軍委主席”,便很快地跟著人五人六起來了。

但是,饅頭畢竟是饅頭。或許你一時運氣,憑著自己巴結,主子賞賜,能得到無限的榮華富貴。可是,肚裏的學問和那身上的本事,卻不是幾個馬屁就能拍出來的。像高俅這樣的貨色,平時給三軍將士領個獎、簽個名,還能像個模樣;真到了是驢是馬拉了來溜溜的時候,那骨子裏的渾球本質,就畢露無遺了。後來他組織軍隊,多次進剿梁山,竟沒一次成功,空費了許多兵馬錢糧。最後一次,他掛帥親征,率十節度一同討伐,卻跟耍猴一樣,隻三陣,便被宋江殺得屁滾尿流,自己也被張順捉上山去。要不是宋江招安心切,放他回去,隻怕高太尉的腦袋,真得讓好漢們當球踢了。

高俅高俅

像這號人,幹好事,未必能幹好;幹壞事,卻絕對能幹壞,你看他上任伊始,既不整飭軍紀,也沒檢閱兵馬,第一件事,就是把跟他有過節的王進修理了一頓。沒過幾年,又因為幹兒子高衙內青春躁動,看上了林沖的老婆,就機關算盡,硬是把這個一貫忍氣吞聲的老實人給逼反了。後來還把楊志弄得流落街頭,無處容身。梁山水泊之所以能聚起這麽一批虎狼之徒,高太尉實有不可磨滅之功。

這樣的喜劇在中國歷史上上演,並非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上帝在創造領袖的時候,總不忘再造幾個小人,放到他身邊去,給他聊天解悶,歌功頌德,于是,阿鬥身邊出了個黃皓,乾隆身旁也來了個和珅。連那個世稱明皇的唐玄宗,在任用姚崇為相的同時,還不忘把李林甫在身邊,時不時地講個葷笑話來解悶呢。

宋徽宗的情況,較以上幾位又更為復雜。他在登基之前,是個不問政事的人物,整日琴棋書畫,品竹調絲。比起高俅來,他才是真正的魅力男性,不但球踢得好,而且有文化,有內涵。談情說愛古今無雙,再加上天生的英俊面龐,及一身的榮華富貴,放到現在,肯定傾倒一片。他如果老老實實地當他的文學家、藝術家或情聖的話,或許還能在史書上留下不少美談,可誰知他那寶貝哥哥哲宗,連太子都沒生下,就忙著西去了。眾大臣商量來商量去,最後還是把那隻逍遙猴給推了上去。

可想而知,在這之前,大臣們當中,肯定很少有人去他的端王府做客。都忙著巴結皇上哪,誰有空去給這花花公子請安呀?所以,當他那屁股剛沾上龍椅的時候,面對階下那一張張陌生的臉孔,心裏是很緊張的。這幫渾球表面上都在山呼萬歲,心裏想什麽?天曉得!他不禁生出一陣孤獨感。

高俅高俅

一日,他上朝回來,碰到了高俅。他仔細看了看,覺得那身段,那造型,竟是當忠臣的絕好素材!而在高俅看來,徽宗又未嘗不是一塊當聖上的好料呢?隨著這群小醜的粉墨登場,北宋王朝那走向覆滅的步伐大大加快了。

高俅原名高毬,本是東京一個潑皮無賴、市井流氓,連他的父親都容不得他,忍無可忍之下到官府告了他一狀,結果,高俅被“斷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發放”。後來,高俅到淮西投奔了一個開賭坊的閒漢柳世權。

不料柳世權不想長期收留這個無賴。經柳世權推薦,高俅回到了東京投奔葯商董將仕。董將仕也不願收留他,便打發他去投奔小蘇學士,小蘇學士又將他推薦給小王都太尉。這一次,高俅算是找到了知音,小王都太尉居然待他“如同家人一般”。不久,小王都太尉的小舅端王看中了高俅。自從高俅投奔小王都太尉之後,實際上已露出了發跡的契機,這時的高俅雖然還是一個幫閒者,但無形中已攀上了高枝,平步青雲是遲早的事了。《水滸》作者別具匠心地在王都太尉和其舅端王的前面各加了一個“小”字,說明凡為老百姓所深惡痛絕的小人,自然受小人的賞識,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那個小舅端王不是別人,正是後來即位的徽宗皇帝。徽宗是個足球迷,恰好,踢球是高俅的長項,所以東京人才稱他作“高毬”。當然,僅僅踢一腳好球是不夠的,高俅自有別的本事。且看他初見徽宗時的表現:先使個“鴛鴦拐”將恰好滾到自己腳邊的球踢還徽宗,這一手令徽宗驚嘆不已;然後,在回答徽宗問話時連忙“向前跪下”,繼而又“叉手跪覆”,並且“拜道”、“再拜道”,恭敬得不得了。徽宗令他踢球,他便“叩頭謝罪”,“把平生本事都使出來奉承端王。”

再說徽宗皇帝遇到了高毬這麽個知音,自然欣喜非常。他登基後,半年間便提拔高毬為殿帥府太尉。高毬發跡了,便將“毬”改做“俅”。大概他覺得“毛”字旁有禽獸之嫌,改作單立人,便人模人樣的了。

但凡小人得志,第一件事便是公報私仇。高俅發現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正在其分管之下,而王進的父親曾揍過高俅。所以,高俅要報復王進了,害得武藝高強的王教頭連夜攜母出逃。當時宋朝邊患頻仍,正值用人之際,而作為國家有用之才的王進卻被逼得走投無路。北宋不亡、徽宗不被金軍活捉才怪呢!

《水滸傳》開篇先寫一無賴高俅的發跡史,而隻字不提作為全書主角的梁山好漢,寓意甚明:國家動蕩,民不聊生,直至官逼民反,罪在皇帝和他寵任的貪官污吏。七十年代舉國大批人讀《水滸傳》時,人們都認為《水滸傳》“隻反貪官,不反皇帝”,其實不然。在帝製時代,施耐庵不得不用曲筆而已。試想,高俅、童貫、蔡京、楊戩之流,又是誰在賞識、重用他們呢?沒有昏君,何來奸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