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仙芝

高仙芝

高仙芝(?-756年1月24日),高句麗人,姿容俊美,善于騎射,驍勇果敢。幼時隨父入唐。20歲時被授予將軍。官至安西副都護、四鎮都知兵馬使等職,封密雲郡公。

吐蕃佔領小勃律,唐王朝三次出兵不捷,遂于天寶六年(747年)命他為行營節度使。率軍出擊,智取小勃律,升安西節度使。天寶九載進攻石國(今烏茲別克塔什幹一帶),先約和,後突襲,生俘其國王和部眾。次年,石國引大食來攻,他出擊大食敗歸。後入朝,授開府儀同三司,任右羽林大將軍。

天寶十四年(756年),安祿山叛亂時,高仙芝以副統帥之職出征討叛逆,前線失利,退守潼關,為監軍宦官邊令誠誣陷殺害。

  • 中文名
    高仙芝
  • 國籍
    唐朝
  • 民族
    扶餘族
  • 逝世日期
    756年1月24日
  • 職業
    將領
  • 主要成就
    擊敗吐蕃取小勃律征服撒馬爾罕和塔什幹,滅石國
  • 官職
    右羽林大將軍、行營節度使
  • 封爵
    密雲郡公

人物生平

少年戎馬

高仙芝少年時隨父親高舍雞至到安西(即龜茲,今新疆庫車東郊皮朗舊城),因父親有功被授予遊擊將軍。20餘歲時即拜為將軍,並與父親班秩相同。高仙芝先後在安西四鎮節度使田仁琬、蓋嘉運手下任職,未受到重用。後來夫蒙靈察擔任節度使時,發現了高仙芝的才幹,一再提拔重用。到了開元末年,高仙芝已官至安西副都護、四鎮都知兵馬使​。

帝國雙壁

高仙芝任都知兵馬使時,每次出軍時,身邊僅隨從就有三十多人,而且衣服鮮明。夫蒙靈詧門下的封常清見高仙芝很有才能,也想成為高仙芝的隨從,便慷慨激昂向高仙芝投書一封,毛遂自薦。但封常清的形象卻非常差,不但身材細瘦,而且還斜眼、腳短跛足。高仙芝見到封常清後,嫌他相貌醜陋,不願接受。第一天失敗後,封常清沒有灰心,于第二天再次投書。

高仙芝

高仙芝不勝其煩地說:"侍從已錄取夠了,哪裏用得著又來呢?"封常清發怒說:"我仰慕您的高義,願意侍奉您,所以沒人介紹自己來了,您為什麽一定要拒絕呢?看容貌錄用人,會把子羽看錯,您還是考慮一下吧。"高仙芝還是沒接受他,他就每天到門口來等候,高仙芝沒辦法,就把他錄取到侍從中。

天寶初年,達奚諸部叛亂,從黑山以北,直到碎葉城(又稱素葉城、索虜城,在今中亞細亞伏龍芝市北楚河南岸楚伊斯闊葉附近,一說在今中亞細亞的托克馬克附近),唐玄宗詔令夫蒙靈詧前去平叛。夫蒙靈詧派高仙芝率2000精騎自副城向北,直至綾嶺下邀擊叛軍。達奚部因行軍勞頓,人馬皆疲,盡為唐軍所殺。

封常清在帳中私下寫好捷報,捷書中詳細地陳述井眼、泉水、駐軍地點、勝敵的情況和戰術,條理分明。高仙芝想說的,封常清都周到地替他講出來,高仙芝因此大為吃驚,便馬上採用。回軍後,夫蒙靈詧迎接、慰勞他,高仙芝已解下奴襪帶刀拜見,判官劉眺、獨孤峻等爭著問:"此前送來的捷報是誰寫的?您帳下怎麽有這樣的人才?"高仙芝回答說:"是我的侍從封常清。"劉眺等人很吃驚,對封常清施禮讓座,並和他談話,認為他是奇才。此後,經高仙芝不斷提拔,封常清先後授鎮將、果毅、折沖。

遠征小勃律

開元年間,唐朝國力空前強盛,史稱"開元盛世"。國力的增強,使唐朝的軍事實力也隨之增強,唐在與吐蕃(今青藏高原)的戰爭中也逐漸佔有優勢。這一時期,唐朝在西域的戰略主要是依托安西、北庭(治金滿,今新疆吉木薩爾北破城子)所轄各軍鎮,號令當地土著,或攻或守,不斷鞏固和擴大控製區域。吐蕃(今青藏高原)起初是和後東突厥汗國及突騎施等(主要是和後者)聯盟,同唐軍多次較量,爭奪的重點在安西四鎮及北庭一帶。後來東突厥及突騎施衰落後,唐蕃爭奪的重點逐漸轉移到蔥嶺(今帕米爾高原)以南地區。

蔥嶺上有兩個國家,即小勃律(在今克什米爾西北部,都城孽多城,今吉爾吉特)和大勃律(今克什米爾中部一帶,都城巴勒提斯坦)。小勃律原為唐屬國,是吐蕃(今青藏高原)通往安西四鎮的交通要道。吐蕃贊普把公主嫁給小勃律王蘇失利之為妻,小勃律國遂歸附于吐蕃,吐蕃進而控製了西北各國,因此"西北二十餘國皆臣吐蕃",中斷了對唐朝的朝貢,唐幾任安西節度使田仁琬、蓋嘉運、夫蒙靈察數次派兵討伐,因地勢險要,加之吐蕃進行援助,皆無功而反。

天寶六年(747年)三月,唐玄宗下詔以安西副都護、都知兵馬使、充四鎮節度副使高仙芝為行營節度使,率軍萬人,征討小勃律(參見唐擊小勃律之戰)。由于這次行軍要翻越雄偉的蔥嶺,所以高仙芝在出征前做了充分的準備。

待一切備妥,便率部從安西出發,一路西行,經十五日至撥換城(今新疆阿克蘇)、又經十餘日至握瑟德(今新疆巴楚)、再經十餘日至疏勒(今新疆喀什),隨後揮軍南下,踏上蔥嶺,開始了異常艱苦的行軍。蔥嶺即今天的帕米爾(塔吉克語,意為世界屋脊)高原,由天山山脈、昆侖山脈、喀喇昆侖山脈和興都庫什山等交匯而成。高原海拔4000-7700米,擁有許多高峰。帕米爾高原分東、中、西三部分,東帕米爾以中山為主,是帕米爾高原海拔最高的部分,海拔平均6100米或更高,山峰相對高度1100-1800米,山體渾圓,山間谷地寬而平坦,海拔3690-4200米。唐軍行軍路線不但要經過東帕米爾,而且還要經過海拔7564米的青嶺(慕士塔格山),其艱難程度可想而知。當時唐軍士兵皆有私馬相隨,後勤方面在規定的時間內都能得到保障;加上唐軍選擇從平坦寬闊的山間谷地行軍,這才使行軍的困難降至最低。經過二十餘日的艱苦行軍,唐軍到達了蔥嶺守捉(今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然後再次向西,沿興都庫什山北麓西行,又經二十餘日到達播密水(今阿富汗瓦漢附近)。唐軍繼續前行,再經二十餘日到達特勒滿川(今瓦罕河)。至此,唐軍經過百餘日的跋山涉水,于同年六月完成了第一階段的行軍。

隨後,高仙芝兵分三路,會攻吐蕃在中亞的陣地連雲堡(今阿富汗東北部噴赤河南源蘭加爾):一路由疏勒守捉使趙崇玼統3000騎兵從北谷向吐蕃連雲堡;一路由撥換守捉使賈崇瓘統領,自赤佛堂路南下;一路由高仙芝與中使邊令誠率主力從護密國南下。三路兵馬約定于七月十三日辰時在連雲堡下會合。

艱難行軍

三路兵按時出發,如期抵達。連雲堡南面依山,北臨婆勒川,堡中吐蕃守軍僅有千人,又在城南15裏處因山為柵,有兵八九千人,遙相聲援。當唐軍進至婆勒川時,河水暴漲,無法渡河。高仙芝認真分析了當前的情勢,認為唐軍必須盡快渡過婆勒川,否則吐蕃守軍一旦發現唐軍,勢必做好準備,那樣一來將大大增加唐軍攻佔連雲堡的困難。于是他命兵士每人自備三天幹糧,準備次日清晨渡過。將士都不敢相信高仙芝會下這樣的命令,都認為他瘋了。次日清晨,婆勒川河水低緩,唐軍迅速渡過了婆勒川,以至"人不濕旗,馬不濕韉,已濟而成列矣"。高仙芝見此情景,興奮不已,對邊連誠說:"如果我們渡河渡到一班,賊兵來了,我們一定失敗,如今已經渡河成功而且列陣,這是上天賜給我破賊的良機。"隨後高仙芝指揮唐軍攻城。吐蕃守軍未料到唐軍能突然至此,大為驚駭,慌亂中隻能依山拒戰,滾木擂石如雨而下,不可攀登。高仙芝任命郎將李嗣業為陌刀將,下令說:"在中午前一定要打敗敵人!"李嗣業手持一旗,領陌刀手自險處先登,奮力殺去,自辰時至巳時,大敗吐蕃,斬首5000級,俘虜千餘人,餘眾都逃入山谷。唐軍繳獲戰馬千餘匹,衣資器甲數以萬計。

高仙芝準備乘勝追擊,但邊令誠認為孤軍深入敵境過遠,懼而不敢進。高仙芝遂讓邊令誠率老弱士卒3000留守連雲堡,親率大軍繼續前進。唐軍疾行三日,到達坦駒嶺(今克什米爾北部德爾果德山口,在今克什米爾西北境巴勒提特之北、興都庫什山米爾峰東)上。坦駒嶺長四十裏,山口海拔4688米,是興都庫什山著名的險峻山口之一,下嶺就是阿弩越城。登臨山口,必須沿冰川而上,別無其它蹊徑。這裏有兩條冰川,東面的一條叫雪瓦蘇爾冰川,西面的一條叫達科特冰川,冰川的源頭就是坦駒嶺山口。這兩條冰川長度都在10公裏以上,而且冰川上冰丘起伏,冰塔林立,冰崖似牆,裂縫如網,稍不註意,就會滑墜深淵,或者掉進冰川裂縫裏喪生。

高仙芝怕兵將畏險不敢前進,就偷偷派二十名騎兵,穿上阿弩越胡的服裝來迎接,他先對部將說:"阿弩越胡來迎接了,我沒有擔心了。"到了山邊,兵將不肯下山,說:"您把我們帶到哪裏去?"碰上先派出的二十人來了,聲稱":阿弩越胡來迎接大軍,我們已切斷了娑夷橋。"高仙芝馬上假裝高興,命兵將都下山。娑夷水(即今克什米爾西北吉爾吉特之北的印度河北岸支流)即古弱水,水上架有一座藤製橋,是小勃律通往吐蕃的唯一之路,斷橋則吐蕃不能入援。高仙芝奉迎之語後,假裝聞訊歡喜,兵士聽後,畏懼心理頓消,唐軍得以迅速下嶺,向阿弩越城進發。

又過了三天,阿弩越城守軍果然派人前來請降。次日,唐軍順利進入城中。入城以後,高仙芝先令將軍席元慶、賀婁餘潤率兵先修橋梁、道路。為了避免強攻造成大的傷亡,高仙芝決定用"假途滅虢"之計智取孽多城。次日,高仙芝令席元慶率1000餘眾行至小勃律首府孽多城下,對小勃律王說:"不取汝城,亦不斫汝橋,但借汝路過,向大勃律去。"城中有五六個首領,皆死心塌地投靠吐蕃。但高仙芝對此也早有準備,席元慶依計而行,果然俘獲小勃律眾大臣。小勃律王及吐蕃公主慌忙逃入石窟躲避,使唐軍一時無法找到他們的蹤跡。高仙芝率唐軍主力到達後,首先處死了那五六個首領,然後急令席元慶率軍砍斷通往吐蕃的藤橋。藤橋離孽多城有六十裏,席元慶在日落時終于將藤橋砍斷。藤橋剛砍斷,吐蕃兵馬已至婆夷水東岸,但橋已砍斷,這座藤橋長有一箭之地,修復需要一年的時間,吐蕃兵馬隻得隔水觀望,束手無策。接著,高仙芝又派人招諭小勃律王,小勃律王得知吐蕃兵眾被隔在水東,援軍路絕,生路無望,隻得攜公主出降,其國遂平。自平定了小勃律國之後,唐軍聲威大震,拂菻、大食諸胡七十二國都震驚投降歸附了。

凱旋而歸

天寶六年(747年)八月,高仙芝押著小勃律國王和吐蕃公主經赤佛堂路凱旋而歸。九月,行至婆勒川連雲堡,與邊令誠會師,一起返回。九月末,高仙芝回軍至播密川,即令劉單起草捷報,並派中使判官王廷芳進京告捷。由于事前未告訴四鎮節度使夫蒙靈察,招致了他的妬嫉與怨恨。當高仙芝一行人回到河西時,夫蒙靈察不派一人前來迎接慰勞。一見面,就大罵高仙芝:"高麗奴才,于闐使你從誰那裏得到的?"高仙芝憂懼不安,回答說:"是御史中丞您的大力栽培。"夫蒙靈察不依不饒,又問:"焉耆鎮守使、安西副都護、都知兵馬使,都是從誰那裏得到的?"

高仙芝回答說:"也是御史中丞您的大力栽培。"夫蒙靈察說:"知道這些,捷報不經過我就敢上奏,是為什麽?奴才該殺,看你剛立了功,饒了你。"高仙芝不知如何是好。邊令誠秘密對朝廷報告了這事,並且說:"如果高仙芝立了功卻憂愁而死,以後誰會為朝廷賣力呢?"皇帝就提升高仙芝任鴻臚卿、代理御史中丞,代替夫蒙靈察任四鎮節度使,下詔命夫蒙靈察回京,他害怕了。高仙芝早晚拜見他,像過去一樣行禮,他更慚愧了。副都護程千裏,衙將畢思琛,行官王滔、康懷順、陳奉忠等人都曾在夫蒙靈察面前說過高仙芝的壞話。

高仙芝上任後,把程千裏喊來罵道:"您外表是個男子,但內心卻像個娘們,是為什麽?"又對畢思琛說:"你奪走了我城東的一千石種子田,還記得嗎?"畢思琛回答說":是您賞給我的。"高仙芝說:"那時我怕你的威風,哪裏是因可憐賞給你的呢?"他又把王滔喊來,想打他們,過了一陣,把他們都放了,說:"我的氣出了。"因此全軍都安心了。

高仙芝出任安西四鎮節度使後,以封常清為慶王府錄事參軍,充節度判官,賜紫金魚袋。不久,又加朝散大夫,專門負責四鎮的倉庫、屯田、甲仗、支度、營田等事宜。以後高仙芝每次出征,常令封常清為留後使。

否極泰來

天寶八年(749年),高仙芝入朝,加特進,兼左金吾衛大將軍同正員,一個兒子也被授五品官。

同年十一月初五,吐火羅葉護失裏怛伽羅上表請求唐朝出兵,高仙芝奉命出軍。從安西到竭師國(今巴基斯坦奇特拉爾)的距離還要遠于小勃律,由于有了第一次遠征的經驗,高仙芝這次準備更加充分,加上形式對唐軍有利,唐軍的行軍雖然艱苦,但卻很順利。天寶九年(750年)二月,高仙芝擊敗了竭師國的軍隊,俘虜了竭師王勃特沒。三月十二日,唐廷冊立勃特沒的哥哥素迦為朅師王。

經過這兩次的征戰,使唐朝在對吐蕃的戰爭中取得了全面勝利,唐朝也發展到了其頂峰。同時高仙芝也為自己贏得了極大的聲譽,被吐蕃(今青藏高原)和大食譽為山地之王。高仙芝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的一個弱點就是貪婪,這個弱點在他處理民族關系時暴露無疑。

當時大食(阿拉伯帝國)勃興于西南亞地區,並不斷向東擴張,中亞的安國、火尋、戊地、石國、吐火羅等國屈服,讓它們按時交納沉重的賦稅。唐與大食(阿拉伯帝國)在爭奪西域的統治地位時發生了矛盾。由于唐朝在西域實施了有效的對策,有效地遏止了大食向東繼續擴張的勢頭。當時由于唐玄宗有好大喜功,使唐朝邊帥經常不顧大局,肆意作成作福。西域的邊帥也不例外。這些行為都嚴重損害了唐朝和西域各國的關系,從而導致邊疆出現不穩定的局面。

當時地處中亞的石國(昭武九姓之一,都城拓折城,在今烏孜別克斯坦塔什幹)地處絲綢之路,農業發達,居民善于經商,可謂富甲西方。高仙芝垂涎于石國力財富,想要掠為己有。天寶九年,高仙芝誣告石國王"無蕃臣禮",領兵前去討伐。其實石國與唐朝關系還是不錯的,據《冊府元龜》卷971記載,自從他繼位後,對唐朝一直朝貢不斷:天寶二年(743年),遣女婿康國大首領泰染緬獻方物;天寶五年(746年)。遣使獻駿馬十五匹,石國副王伊捺吐屯屈也遣使獻方物;天寶六年,遣使獻馬,天寶八年(749年),還派王太子遠恩入關朝覲。對比西域各國,石國國王對唐朝的態度可以說是比較恭順和真誠的。

石國國王那俱車鼻施繼位之後,因為對唐朝忠誠,曾被唐玄宗冊封為懷化王,並賜予優待和免罪的證明--鐵券。所以當唐軍到來後,那俱車鼻施同意高仙芝的約和。高仙芝假意遣使者將那俱車鼻施騙到長安,然後趁乘其不備,出兵掩襲,俘虜石國部眾。隨後高仙芝縱兵殺掠,甚至連老弱病殘都不肯放過。這次行動,高仙芝共獲石國"瑟瑟十餘斛,黃金五六橐駝,其餘口馬雜貨稱是,皆入其家。"高仙芝從石國回軍的途中,又誣蔑突騎施反叛,攻打了突騎施,俘虜了移撥可汗。

與石國一樣,突騎施也是當時西域各國中與唐朝關系最親密的國家之一。石國與突騎施的被攻打,引起當地民眾的反抗,唐軍因此大肆鎮壓,被害者除石國的老弱之外,多為在石國貿易的昭武九姓的胡商。于是,高仙芝在向朝廷報功隊又多了一項"破九國胡"。

天寶十年(751)正月二十四日,高仙芝入朝,獻其所俘獲的突騎施可汗、吐蕃(今青藏高原)酋長、石國王、朅師王。那俱車鼻施行至長安的西北的開遠門時,被唐玄宗所殺。移撥可汗也被處斬。唐玄宗以高仙芝功勛卓著,加授開府儀同三司。大概是不長時間,唐玄宗識破了高仙芝西征的底細,遷就了高仙芝,沒有治他的罪,所以高仙芝及其部下雖有滅國之功,但卻沒得到重賞。不久,唐玄宗任命高仙芝為武威太守,並代安思順為河西節度使,欲將其調離西域。但由于安思順諷勸部下"割耳捴面"苦苦相留。此時監察御史裴周南也上奏,故此令未能實行,遂改任右羽林大將軍。

由于高仙芝的一系列的錯誤行為,使唐朝在西域的威望大大下降,"由是西域不服"。石國王子逃到諸胡部落,將高仙芝欺誘貪暴之事遍告諸胡昭武。諸胡部落大怒,就暗中聯合大食國欲共攻安西四鎮。大食遂以此為借口,實施其擴張計畫。

高仙芝獲知此事後,收中不安,遂決定先發製人。四月,高仙芝親率蕃、漢兵3萬攻打大食。唐軍深入大食國境700餘裏,到怛羅斯城(又作咀邏私,即今哈薩克共和國東南部江布爾城),與大食軍遭遇(參見怛羅斯之戰)。雙方激戰五日,未見勝負。在雙方相持的重要時刻,唐軍中的葛羅祿部眾突然叛變,與大食夾擊唐軍,高仙芝大敗,乘夜間逃跑。由于道路阻隘,拔汗那部眾又在前面擋住去路,人馬壅塞道路,幸虧右威衛將軍李嗣業奮起大棒,為他殺開一條血路,才得以逃脫。這次戰役,"士卒死亡略盡,所餘才千餘人"。

怛羅斯之戰後,高仙芝被解除了安西四鎮節度使之職,入京任右金吾大將軍,節度使一職由王正見擔任。

天寶十一年(752年),王正見死,封常清接任節度使之職。天寶十四年(755年),高仙芝被封為封密雲郡公。

出兵勤王

天寶年間,在一派歌舞升平聲中,唐玄宗開始不願過問政事,委政于李林甫、楊國忠等奸佞之人,一味縱情享樂,政治日趨腐化。

天寶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初九,安祿山以討楊國忠為名,從範陽(今北京城西南)發兵15萬,號稱20萬,南下反唐,向洛陽、長安(今西安)進攻(參見範陽起兵)。中原已多年沒有戰事,很多郡縣無兵可用,毫無應變準備。地方官吏聞叛軍將至,或棄城逃跑,或開門出迎。叛軍長驅南下,幾乎沒有遭到什麽抵抗,很快佔領了黃河以北大部分地區。唐玄宗驚恐,急派入京朝見的安西節度使封常清趕赴洛陽募兵迎戰。又倉猝部署對安祿山的全面防御:命郭子儀為朔方節度使,右羽林大將軍王承業為太原尹,衛尉卿張介然為河南節度使,程千裏為潞州長史;任命榮王李琬為元帥,高仙芝為副元帥,率飛騎、彍騎及朔方、河西、隴右等兵,又出禁中錢召募了關輔新兵,計5萬人。十二月一日,高仙芝從長安出發,玄宗親自在勤政樓為榮王、高仙芝舉行宴會,又到望春亭為他們送行,並命邊令誠為監軍,進屯陝郡(治陝城,今河南三門峽市西)。

十二月,安祿山率眾從靈昌(今河南滑縣東)渡過黃河。由于叛軍皆是精銳部隊,所到之處無不披靡。封常清雖然善于用兵,但所募之兵皆是市井之徒,無法與叛軍急鋒,連戰連敗,叛軍很快便攻下洛陽。封常清率殘部遲守陝郡時,陝郡太守竇廷芝已逃往河東,城中吏民皆已逃散。封常清向駐守該地的高仙芝說:"常清連日血戰,賊鋒不可當,況且潼關無兵,如果叛軍攻破潼關,那麽長安就危險了,關陝之地就無法防守,不如引兵前往潼關與叛軍對抗。"這在當時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是明智之舉。高仙芝聽了封常清的詳細匯報,知其所言非虛,于是接受了他的意見,率軍退往潼關。急忙開啟太原倉,把庫中的繒布全部分賜給將士,放火焚燒了倉庫,率兵向潼關方面撤退,中途被叛軍追及,官軍一觸即潰,"甲仗資糧委于道,彌數百裏"。唐軍退到潼關後,高仙芝馬上整飭部伍,修完守備,據險抗擊,士氣也漸漸振作起來。安祿山部將崔乾佑率部趕至,一時不能攻下,隻好退居陝郡。安祿山派部將崔乾佑率兵屯于陝郡,臨汝、弘農、濟陰、濮陽、雲中等郡都降于安祿山。當時,唐廷所征的朔方、河西、隴右諸道兵,尚未抵達長安,關中震動。幸好安祿山滯留洛陽準備稱帝,沒有全力進攻,加之高仙芝、封常清及時退守潼關,作好拒守準備,遏製了叛軍攻勢,關中軍民慌恐之情才得以稍安。

枉死刀下

唐玄宗聽說封常清兵敗,便削其官爵,讓他以白衣在高仙芝軍中效力,高仙芝命封常清巡監左右廂諸軍,以助自己。高仙芝率軍東征時,監軍邊令誠曾向高仙芝建議數事,高仙芝不從,使邊令誠懷恨在心。高仙芝退守潼關後,邊令誠入朝奏事,向玄宗反映了高仙芝、封常清敗退之事,並說:"封常清說叛軍強大動搖軍心,而高仙芝放棄了陝郡幾百裏地,偷偷克扣士兵的糧食和賞賜。"唐玄宗聽了邊令誠的一面之辭後,大怒不已,派遣邊令誠赴軍中斬高仙芝與封常清。

天寶十四年十二十八日(公元756年1月24日),邊令誠到了潼關,先把封常清叫來,向他宣示了敕書,將其斬首,暴屍于蘆葦之上。高仙芝回到官署後,邊令誠帶著100名陌刀手,對高仙芝說:"御史大夫也有詔命處死。"高仙芝急忙下馬,說:"我退兵是有罪,死罪我不敢否認。但認為我偷偷克扣賞賜和軍糧,是誣蔑。"他對邊令誠說:"上有天、下有地,兵將都在這裏,您難道不知道?"

他又回頭對部下說:"我把你們招募來,當然是想打敗叛軍多得重賞,但叛軍力量正強,所以撤退到這裏,也是為了加強潼關的防守。我如有罪,你們可以說,如沒有罪,你們就喊冤枉。"全軍都喊:"冤枉!"喊聲動地。高仙芝看著封常清的屍體說":您是我提拔的,又接替我當節度,我現和你一起死,難道是命嗎?"于是被殺死了。

高仙芝與封常清是當時名將,他們的被冤殺引起了軍心的動搖,也使唐廷喪失了兩員具有作戰經驗的大將,對平定安史之亂造成了嚴重的不利影響。

軍事思想

1、長途奔襲,分進合擊的作戰指導。玄宗時期的西域戰場,長途奔襲是一大特點,以唐、吐蕃(今青藏高原)為首的各方都經常採用這一作戰指導,而高仙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無論是攻打小勃律、竭師,還是石國、突施、大食,其行軍距離少則數百裏,多則上千裏。不僅如此,高仙芝的行軍常常是隱蔽的,這樣一來更能出其不意。而當接近目的地後,高仙芝又會採用分進合擊的方法攻打敵軍。如攻打連雲堡時,高仙芝鑒于連雲堡地形險要,易守難攻,為了避免頓兵堅城之下,于是兵分三路,對連雲堡實施戰略包圍,從而一戰取勝。

2、高超的山地行軍藝術。中外戰爭中,不乏出色的山地行軍,如漢尼拔、拿破崙、蘇沃洛夫等西方名將都有過類似的壯舉。但縱觀中外名將,能夠在帕米爾高原那種極為惡劣的環境下,統率大軍兩次完美地完成行軍任務的,隻有高仙芝一人。這主要得益于高仙芝所做的充分準備:在後勤保障方面,高仙芝做了充分準備。由于高原上補濟困難,高仙芝遂讓唐軍將士攜帶私馬,用來馱運物資,這使使後勤補濟在規定的時間內都能得到保障。在行軍路線方面,高仙芝也做了精心的選擇。首先是決定翻越帕米爾高原,這樣一來在戰略上可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在進入帕米爾高原後,又挑選平坦寬闊的山間谷地或河道行軍,從而將困難降至最低。在行軍時間的選擇上,高仙芝同樣做了周密的安排。選擇氣溫最熱的三至十月份行軍,這樣一來可使唐軍避免在嚴寒中艱苦行軍,從而使唐軍將士和馬匹都的體力不至于消耗過大,從而保證了戰鬥力。最值得稱道的地方是,高仙芝不僅考慮到了出征時所用的時間,還想到了作戰時所用的時間和回軍時所用的時間,使唐軍免受嚴寒之苦。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高仙芝在第二次行軍時更顯遊刃有餘,居然選擇在最冷的冬季翻越帕米爾高原,再一次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從開元八年十一月初五接到奏書時算起,到九年二月擊敗竭師國,隻用了短短四個月的時間,其達山地行軍藝術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3、奪取戰略要地的思想。從強攻連雲堡到不戰而取阿弩越城,從計智取孽多城到砍斷藤橋,高仙芝先後採取了出其不意、乘勝追擊、假途伐虢、斷橋阻援的策略,拔其要點,速戰速決,將唐軍的傷亡降至最低。在謀略的運用上又環環相扣,一氣呵成,牢牢掌握著戰場的主動權,使敵無機可乘。

歷史評價

《舊唐書》:"大盜作梗,祿山亂常,詞雖欲誅國忠,志則謀危社稷。于時承平日久,金革道消,封常清、高仙芝相次率不教之兵,募市人之眾,以抗凶寇,失律喪師。哥舒翰廢疾于家,起專兵柄,二十萬眾拒賊關門,軍中之務不親,委任又非其所。及遇羯賊,旋致敗亡,天子以之播遷,自身以之拘執,此皆命帥而不得其人也。《禮》曰:'大夫死眾。'又曰:'謀人之軍師敗則死之。'翰受署賊庭,苟延視息,忠義之道,即可知也,豈不愧于顏杲卿乎!抑又聞之,古之命將者,推轂而謂之曰:'閫外之事,將軍裁之。'觀楊國忠之奏事,邊令誠之護戎,又掣肘于軍政者也,未可偏責三帥,不尤伊人。後之君子,得不深鑒!"

贊曰:"羯賊犯順,戎車啓行。委任失所,封、高敗亡。虔劉圻甸,僭竊衣裳。醜哉舒翰,不能死王。"

《新唐書》:"祿山裒百鬥驍虜,乘天下忘戰,主德耄勤,故提戈內噪,人情崩潰。常清乃驅市人數萬以嬰賊鋒,一戰不勝,即奪爵土。欲入關見天子論成敗事,使者三輩上書,皆不報,回斬于軍。仙芝棄陝守關,遏賊西勢,以喪地被誅。玄宗雖為左右蒙瞽,然荒奪其明亦甚矣。卒使叛將得借口,執翰以降賊。嗚呼,非天熟其惡,使亂四海,舉黔首而殘之邪!彼二將奚誅焉?"

陳弘謀:"唐自中葉以後,方鎮皆選列校以掌牙兵。是時四方豪傑,不能以科舉自達者,皆爭為之。往往積功以取旄鉞。雖老奸巨盜,或出其中。而名卿賢將,如高仙芝、封常清、李光弼、來瑱、李抱玉、段秀實之流,所得亦已多矣。"

胡秋原:"數目不少的軍隊,行經帕米爾和興都庫什,在歷史上以此為第一次,高山插天,又缺乏給養,不知道當時如何維持軍隊的供應?即令現代的參謀本部,亦將束手無策。""中國這一位勇敢的將軍,行軍所經,驚險困難,比起歐洲名將,從漢尼拔,到拿破崙,到蘇沃洛夫,他們之越阿爾卑斯山,真不知超過若幹倍。"

史書記載

《舊唐書·列傳第五十四》

《舊唐書·列傳第五十四》

影視形象

2009年電視劇《楊貴妃秘史》:李承鉉飾演高仙芝。

高仙芝高仙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