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雨 -漢語辭彙

驟雨

《驟雨》是宋代詩人華岳創作的一首七言律詩。這是一首寫景詩,寫牧童眼中農村夏日急雨之壯觀,富於生活情趣。首聯說烏雲尚在牛身後,大雨卻已經打翻了牛前的水車車軸;頷聯寫山洪暴發的情景;頸聯寫牛引出牧童,在溪流猛漲時騎牛過溪,又急又慌;尾聯寫山雨驟歇,雨後日出,周圍山色更加蒼翠。全詩多用口語,筆勢雄健,富有生活氣息,顯示其詩風的粗獷豪放。

  • 中文名稱
    驟雨
  • 拼音
    zhòu yǔ
  • 別名
    暴雨、陣雨
  • 解釋
    為時不長的降雨
  • 音樂劇主演
    李在真等
  • 影視作品導演
    湯姆·菲茨傑拉德

基本介紹

1、暴雨。《老子》:“驟雨不終日。” 宋 秦觀《滿庭芳·詠茶》詞:“曉色雲開,春隨人意,驟雨才過還晴。” 明 無名氏《白兔記·訪友》:“百花逢驟雨,萬木怕深秋。”《花城》1981年第3期:“有次,下了場仲夏的驟雨,甜菜組的姑娘和小媳婦們,都急著忙著朝林帶里躲。”

驟雨

2、氣象解釋:驟雨為時不長,下得很急,很突然,有時候比較大,讓人措手不及。所以大家在聽天氣預報時,有驟雨的話,要多加小心。

形成原因:驟雨多數由積雨雲產生。由於積雨雲覆蓋的面積不大,積雨雲一旦移開後,雨就會停止。驟雨一般為時數分鐘至數十分鐘。如果連續有數個積雨雲通過天空,降雨強度的變化可能會很大。

3、可形容猛烈的進攻。

同名音樂劇

韓國音樂劇:驟雨

主演:李在真(FTIsland)/ 勝利(BigBang)

內容:鄉村少年少女的美好初戀故事

同名古詩

驟雨

華岳(宋)

牛尾烏雲潑濃墨,牛頭風雨翩車軸。

怒濤頃刻卷沙灘,十萬軍聲吼鳴瀑。

牧童家住西溪曲,侵早騎牛牧溪北。

慌忙冒雨急渡溪,雨勢驟晴山又綠。

——據文淵閣《四庫全書

古詩解釋

一個家住溪西水灣里的牧童,大清早騎著牛來到溪北放牧。正在放牧的時候,忽然風雨驟至。詩歌就從暴雨將至的一剎那寫起。在牧童的身後,烏雲密布,一片陰沉。潑濃墨,是說天空呈現出深黑色,就像潑上了大片濃墨一般。在他的眼前,暴雨已經傾瀉了下來。翻車軸,形容風雨聲的巨大,就像是農村里用水車汲水,軸翻水涌,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波濤頃刻間卷上了沙灘,轟鳴的瀑布如同十萬軍隊發出喊聲。讓原先心情悠閒早早出門的牧童慌忙冒雨渡溪,誰知天突然晴了。

作者簡介

華岳(?-一二二一),字子西,號翠微,貴池(今屬安徽)人。寧宗開禧元年(一二○五)韓侂胄當國,岳以武學生上書請誅韓侂胄、蘇師旦等,下大理獄,臨管建寧。侂胄誅,放還。嘉定十年(一二一七)復入學登第,為殿前司官屬。十四年,謀去丞相史彌遠,下臨安獄,杖死。有《翠微南征錄》十一卷,其中詩十卷。《宋史》卷四五五有傳。華岳詩,以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為底本。校以《四部叢刊》影印舊抄本(簡稱抄本),並酌采抄本書末所附近人張元濟所作校勘記(簡稱張校)。新輯集外詩附於卷末。

鑑賞

南宋詩人華岳是一個出了名的硬骨頭。他以武學生出身,上疏請殺權相韓詫胃,結果自己被關進了監牢,直到韓倪胃死後才得以出獄做官。後來又策劃剷除奸臣史彌遠,事敗而遭杖殺。他的一生屢遭打擊,卻堅守特立不馴的人格,“不肯附和浮議”。其詩歌也一反江西詩派和江湖詩派的飯仃、雕琢習氣,把自己的真情實感痛快淋漓地表達出來,體現出蒼勁豪健的風格。

這首《驟雨》詩非常真切地寫出了農村中夏日急雨的壯觀景象。驟晴寫雨來得急、去得快,暗扣詩題;山又綠寫出了下雨前後景色變化,隱含牧童因雨停而輕鬆的心情。

這是一首寫景詩。寫牧童眼中農村夏日急雨之壯觀,富於生活情趣。牛尾的烏雲如濃墨潑灑,牛頭的風雨急如水車波涌軸翻。頃刻之間,怒濤洶湧卷上了沙灘,就像千軍萬馬鏖戰急,陣陣吼聲如飛瀑鳴雷令人心寒!牧童家住溪西灣,清早騎牛去那河北灘。慌忙中冒雨渡溪返村,沒想到暴雨驟停,又綠了群山。本詩語言風格不事雕鑿。通俗易懂的比喻,使人覺得樸實清新,平淡無華的語言組合又極富有生活情趣。本詩給人的突出印象是一個“驟”字。暴雨來的“驟”,去的也“驟”。作者從視覺和聽覺的不斷轉換來描繪這壯觀的景色。夏日陰晴瞬息變化的奇景,在作者的筆下自然地表述了出來,使人讀罷為之叫絕。

此詩寫夏日暴雨景象,以三個場面突出描寫雨勢之驟。一、二句說烏雲尚在牛身後,但大雨已經打翻了牛前的水車車軸。此種雨在雲先的奇特景象,表明雨勢之急猛,有急促突發之感。三、四句寫山洪暴發的情景。用“十萬軍聲”寫大雨中山洪傾瀉奔吼的聲勢,創意頗新。五、六、七句由牛引出牧童,在溪流猛漲時騎牛過溪,又急又慌。末句寫山雨驟歇,雨後日出,周圍山色更加蒼翠。全詩多用口語,筆勢雄健,富有生活氣息,顯示其詩風的粗獷豪放,在宋代詩人中,頗有特色。

作者巧妙地把風雨驟至之場景提到開頭,突兀而起,使人驚心動魄。“潑濃墨”,喻雲色之黑;“翻車軸”的“車”是水車,水車戽水,軸翻水涌,發出聲音,這裡用以形容風雨之聲。一以喻色,一以喻聲。一以寫暴雨將至未至;一以寫風雨已經到來。而兩者相距,只有牛頭牛尾之間,突出了夏雨特徵。

三四句進一步用多種比喻寫風雨之勢。“頃刻”言來勢之猛,“十萬軍聲”狀雨聲之壯。“怒濤卷”上“沙灘”,借潮水之洶湧,一喻雨勢奔騰。“軍聲吼”如“鳴瀑”,以“鳴瀑(瀑布)”喻“軍聲”,又以“軍聲”喻風雨之聲。後三句是補筆。“溪西”應指西南,“溪北”應指西北,即修辭學上所謂“互文”。牧童迎著風雨向西南走,故牛頭已經下雨,而牛後還只是烏雲。點得清楚,補得必要。尤妙的是第四句忽又一轉,寫出雨晴山綠,夏日陰晴瞬息變化的奇觀。

作者刻畫壯觀,自見豪氣,轉折自如,多用口語,樸素清新,富有生活氣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