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世媳婦

驚世媳婦

《驚世媳婦》,又名《心蓮》是李岳峰執導的家庭倫理劇,由蕭大陸、張玉嬿、劉秀雯、王中皇、楊慶煌、周筱雲郭子乾、陳夙芬、孫鵬、王美雪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溫柔善良的白心蓮為抵父親的賭債,被迫做工而結識陳天生,結為夫妻。然而陳天生家裏在管家的陰謀設計下走向衰敗。一個破碎的家,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又重新增立起來。

  • 主演
    蕭大陸,張玉嬿,劉秀雯,王中皇,楊慶煌,周筱雲,郭子乾,陳夙芬,孫鵬,王美雪
  • 集數
    華視版70集、大陸版43集
  • 類型
    愛情、親情、本土劇
  • 出品時間
    1995年
  • 首播時間
    1995年5月30日至1995年9月4日
  • 出品公司
    中華電視
  • 主要獎項
    聯廣公司年度收視率排行榜第一名
  • 製片地區
    中國台灣
  • 導演
    李岳峰
  • 編劇
    宋文仲、林慧津、趙傳賢等
  • 中文名
    驚世媳婦
  • 其它譯名
    心蓮
  • 主題曲
    深深愛你
  • 主題曲演唱
    施文彬
  • 片尾曲
    放阮一個人等
  • 片尾曲演唱
    蔡幸娟、陳亞蘭
  • 語言
    閩南語、國語

演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陳天生蕭大陸
白心蓮、陳文蜜張玉嬿
蔡健忠楊慶煌
秀枝(陳母)劉秀雯
林玉琴周筱雲
張金源王中皇
陳坤山姜宏
周旺郭子乾
邱振發常楓

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李岳峰
編劇宋文仲、林慧津、趙傳賢

劇情簡介

陳家的管家張金源一心想侵吞陳家的財產。善良的心蓮是他實現陰謀的障礙,他挑撥陳母,欺騙天生,利用天生的表妹玉琴,趁天生不在家,把即將臨產的心蓮趕出了陳家,並欲置之死地。心蓮被逼瘋。心蓮的好友阿忠和秋鳳盡力照顧著心蓮母女。 張金源用陰謀騙取了陳母的信任,造成陳家母子反目,陳天生出走去尋找心蓮。張金源掌握了陳家的大權,將陳家的財產據為己有,胡作非為。陳母此時欲哭無淚,醒悟自己錯待了心蓮。

驚世媳婦

心蓮歷盡磨難,但她始終不渝地愛著天生。他們接來了陳母一起生活。經歷了巨大的家庭變故,陳家開始了貧窮但和睦的生活。心蓮做起了裁縫,天生也開始了創業的歷程。

張金源仍在不斷製造事端,企圖徹底打垮陳天生。天生在心蓮的支持和朋友們的幫助下,與張金源針鋒相對,終于使張金源受到法律的製裁。

分集劇情

第1集

白心蓮的父親白大樹,因妻子生病欠債,心蓮輟學開裁縫店替父還債。大樹妄想到賭場贏錢,不想大輸。寫下文書將心蓮抵押了一千元錢。等他悔悟已晚,他情急之下,搶下文書就跑,被賭場的打手追回,跳天橋摔傷。    陳天生在南洋做木材生意返家,與阿忠路過心蓮家時正碰上此景,阿忠與天生同去幫忙,由此受傷。心蓮被迫同意到醉月樓抵債做工,阿忠從小深愛著心蓮,而陳天生對心蓮十分惦念,常到醉月樓看望。    阿忠闖進醉月樓,告訴心蓮父親病重。心蓮告訴阿忠,天生已替她贖身。

第2集

天生回家,遭母親責罵,原來天生父親就是為一個酒家女而拋棄她們母子。家僕阿旺替天生認罪。    陳家的管家張金源為陷害心蓮,暗中給了醉月樓老板更多的錢,使心蓮又入火坑。    天生的表妹玉琴,深愛著天生,從日本回來與他訂婚。張金源挑唆她,踏入他的圈套。    心蓮父親病重而亡,阿忠答應好好照顧心蓮。秋鳳也愛著阿忠,她去告密,使心蓮和阿忠逃跑未遂。    天生在母親的威逼下,終于屈服。卻又去醉月樓看望心蓮,並在關鍵時刻救了心蓮。    天生向阿貴姨保證七天內再為心蓮贖身。    陳母仍逼他與表妹訂婚。在訂婚宴的當天,心蓮找到躲到海邊的天生,兩顆相愛的心碰到了一起。

第3集

心蓮求貴姨一是要給阿忠自由,二是陪天生住一晚,隨後自殺未遂。秋鳳帶阿忠逃跑被抓回,心蓮表示如果再要她陪客,隻有一死。    心蓮此時已有身孕,阿忠得知告訴天生,天生決心贖回心蓮為妻,卻遭母親堅決反對,天生以離家出走相逼,表妹玉琴實在無法挽回天生的決定,隻得幫天生求母親同意了這樁婚事。天生要娶心蓮,阿忠十分苦惱。拒不接受秋鳳的愛意。阿忠把母親留下來的銀鐲送給心蓮做嫁妝,心蓮至此才明白了阿忠的感情。

第4集

天生與心蓮婚後感情融洽。可是好景不長,管家張金源為報父仇,奪去陳家財產用盡心機,從中挑撥使陳母對心蓮極為不滿。    玉琴看到她們幸福快樂,心中十分苦楚,張金源乘機接近討好玉琴,玉琴亦表示離開陳家。    天生不久到南洋做生意,欲帶心蓮同行,遭母親反對。心蓮隻好留在家中伺候婆婆,料理家務。    天生走後,婆婆漸漸聽信張金源的挑唆中傷,婆媳關系開始緊張起來。    為減輕感情痛苦,阿忠要到外面讀書,秋鳳要幫他還債遭拒絕。阿忠臨走看望心蓮。

第5集

心蓮與阿忠的會面被張金源告知陳母,而後張金源又做手腳誣告心蓮偷錢給阿忠,陳母大為生氣。心蓮有口難辯,痛苦萬分。愈加思念天生。    正巧天生在南洋生病,張金源請來風水先生,買通他說心蓮克夫克家,要趕走她才能家運昌順。善良的玉琴為她說了不少好話,陳母叫心蓮去到木材行幫忙管理帳務。心蓮在木材行管理帳務很用心,查出張金源在帳務上做手腳,告知玉琴,玉琴質問金源,金源搪塞過去,他怕事情敗露,竟然放火燒了木材庫,嫁禍于心蓮。    陳母與阿旺去查看失火情況,三輪車發生事故,是阿忠秋鳳救下。張金源不準他倆去看心蓮。

第6集

張金源向陳母挑唆說:"心蓮到哪裏,哪裏出事。"玉琴雖一再為心蓮解釋,陳母終不能釋懷。    心蓮因摔傷動了胎氣,張金源暗中使壞讓陳母把心蓮趕出家門。心蓮無奈,隻好屈住在倉庫,做家中粗重活計,等待天生歸來。    張金源為謀奪陳家財產鋪平道路,把手鐲交給陳母,說是心蓮給情人的定情物。    天生終于來電報,三天後回家,陳母對心蓮一反常態的體貼。    陳天生回來全家人都很高興,小兩口親親熱熱。

第7集

天生發現心蓮身上的傷痕詢問心蓮,她仍然不敢說實話。陳母惡人先告狀,以手鐲之事威脅心蓮。阿旺終將心蓮受虐待之事告訴天生,天生與母親理論,陳母反說是心蓮與阿忠私通,把手鐲交給天生。    秋鳳帶天生找到阿忠,阿忠十分氣憤,說出心蓮所受種種虐待,指責天生沒有盡到丈夫責任。    心蓮向天生解釋手鐲之事,並要以死明志,天生心中方釋誤會。他倆沒過幾天好日子,張金源又設計支走了天生。陳家不再趕心蓮住倉庫了,但張金源慫恿陳母迫害心蓮的陰謀仍未停止。    面對陳家的虐待,心蓮忍氣吞聲,幸玉琴、阿旺對她關心保護,才得以保護孩子。

第8集

正當張金源派人來害心蓮時,阿忠與阿旺及時趕到痛打張金源,阿忠將心蓮接回自己家中。陳母與金源乘機將心蓮趕出家門。    阿忠找醫生替心蓮看病,秋鳳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心中很不是滋味。心蓮發覺後冒雨離開阿忠家,但陳母將她拒之門外。大雨中心蓮生下了女兒阿蜜。阿忠不時地偷偷送些吃的交給阿旺,照扶心蓮母子,不料又被張金源發現。上海一家紡織廠老板邱振發常到醉月樓,並愛上了秋鳳,要替她贖身,貴姨告知他秋鳳苦戀的是阿忠。    張金源夜晚防火企圖燒死心蓮母子,正巧阿忠來看心蓮將她救下。張金源反誣阿忠防火,將二人抓住屈打。心蓮被張金源在水中放了安眠葯一直昏睡不醒。    張金源重金買通官員,阿忠、阿旺被關在牢中。

第9集

秋鳳到獄中探望,求貴姨幫助。貴姨乘機勸秋鳳找邱老板。為救阿忠,秋鳳嫁給了好心的邱老板。    張金源買通了官府三郎和爪牙,酷刑打昏阿忠,在招供狀上按了手印。並且殘暴地弄啞了阿旺。秋鳳終于救出了阿忠和阿旺。可阿忠卻對秋鳳誤會亦深。    天生終于回家了,但他聽信母親說的話,又看了阿忠的招供,十分氣憤,責罵心蓮不該與阿忠不軌。阿旺向天生哭訴無聲。心蓮遭受了一連串的打擊,又受天生的誤解,除了女兒和阿旺之外,不認識所有的人了,她的精神徹底地垮了。    心蓮瘋了,攪得陳府無寧日。陳母更是害怕之極。    陳母以裝病使天生服從她,另娶玉琴休了心蓮。

第10集

天生從阿旺的手勢中知道心蓮受到傷害才瘋的,希望能治好她的病。    張金源一直在玉琴身上下功夫,要她把天生搶回來,除掉白心蓮。阿忠從獄中出來,準備離家做生意,臨行前他到陳府去看心蓮,正遇張金源將心蓮推落水池中妄想把她溺死,阿忠又一次救了她。張金源以為心蓮已被溺死,跑到水池邊去燒紙,反被哧掉水池。心蓮醒來,阿忠發現她已經瘋了。張金源買通警局人去找人。他們毒打心蓮,又搶走她的女兒把她引到山崖上,企圖讓她墜崖摔死。阿忠四處找尋跟蹤追去,看見幾人在戲弄心蓮,使她墜崖。    張金源伙同警局人員將心蓮推下崖,將贓栽到阿忠頭上。天生、阿旺四處尋找無下落,阿忠再次被抓入獄,阿貴姨看望阿忠,阿忠知道警局與張金源勾結陷害她,貴姨決定幫他逃獄,並將秋鳳嫁給邱老板的原因告訴了阿忠。    心蓮失蹤,陳母認定她已死,迫天生娶玉琴,玉琴對天生女兒阿蜜的照料,善良溫存,天生決定娶玉琴。

第11集

蓮墜崖在湖中,被漁民救起。    天生一家興高採烈準備婚禮,秋鳳十分擔心,邱振發聽到了阿忠逃走的訊息,並告訴秋鳳陳天生結婚,為給心蓮抱不平,秋鳳穿喪衣去悼唁。回來路上可巧碰到心蓮。    正當天生給玉琴戴上結婚戒指的時候,秋鳳送回了心蓮,天生見心蓮未死,喜出望外,當眾宣布他與玉琴的婚事作罷。    正當玉琴痛苦委曲之時,張金源趁機向她表示愛意。從此玉琴成了張金源向陳家報復的工具。

第12集

心蓮回來後被陳母關在倉庫中,天生十分不忍,決心為她治病而不棄她。一天趁天生外出時,張金源令人再次將心蓮送出陳家,企圖餓死她,不想心蓮跳窗逃出。    心蓮的再次失蹤,天生憤怒之至,痛責母親和玉琴無仁愛之心。阿忠巧遇秋鳳,秋鳳鼓勵阿忠要奮發。阿忠知心蓮失蹤,料定是張金源所為,闖入陳家執刀威脅,張金源說出心蓮下落,到倉庫找時發現已逃走了。    心蓮躲入土地廟,每天偷供食為主,終被發現,上供人追打心蓮,被阿忠救回家中。    天生苦悶之極,到醉月樓,阿貴姨向天生講出實情,天生十分慚愧。但又不能違母親意願。阿忠一頓毒打。使天生與他之間誤會消失。

第13集

天生把心蓮接回家中,陳母堅決不準收留。天生忍無可忍帶心蓮離家。阿忠、阿旺、天生一起,慢慢使心蓮恢復了一些記憶,病情有所好轉。    天生離家,對玉琴打擊更大,痛苦中張金源幹脆取代了天生的位置,強暴了玉琴。    隨天生四處找工作,但鎮上的人都怕惹事,不願接收。阿忠時常來鼓勵接濟,    二人相處似兄弟,天生靠阿忠的幫助做小販賣水果為主。    陳母為天生離家很苦惱,張金源四處活動阻止天生找工作,並派些地痞去攪生意,打傷天生與女兒。    善良的玉琴懷疑是張金源所幹,又被他的花言巧語騙過。

第14集

陳母叫玉琴騙天生說她有病糾纏天生回家,天生表示陳家不接受心蓮,拒不回家。    天生放心不下母親回去看望,發現上當。玉琴為表清白自殺,天生送她去醫院,險惡的張金源假造天生寫的信,交給阿旺與阿忠說棄心蓮而帶玉琴去南洋了,又讓警局人來抓心蓮,並攆他們離開此地。天生回來不見心蓮她們,便四處尋找,使陳母和玉琴大失所望。阿忠帶心蓮、阿蜜和阿旺離開,靠做布匹生意過活。    玉琴看天生人雖在家裏,心卻念著心蓮,無奈答應與天生離婚。這時玉琴已有了身孕,但懷的是張金源的孩子。張金源威脅玉琴,如不聽他的指揮就把秘密說出。玉琴害怕,從此完全被張金源控製。玉琴要求墜胎,張金源不準。    天生在家看到了心蓮的日記,知道心蓮對他的感情忠貞不二,以及她受的種種磨難,方知她發瘋的原因。痛責張金源與玉琴,張金源耍手腕威脅陳母,陳母糊塗地護著張金源。

第15集

邱振發要幫助阿忠做布匹生意,幾經考驗認為他忠誠可靠,便收阿忠到布庄做經營,而阿忠誤認為是秋鳳幫忙,不肯領情。    阿忠、阿旺辛苦工作照顧心蓮與女兒,可心蓮一直以為阿忠是天生。每日在惡夢中生活。一天頭腦居然清醒走出去。天生與前來尋找心蓮的阿忠、阿旺碰到一起,阿忠痛責天生不負責拋棄心蓮。    心蓮關昏關醒朦朦朧朧回到了自己的老家。看到家中的縫紉機等物,使他想起了父親和過去。    玉琴知天生與她離婚,心境很差,張金源緊緊拴住她,玉琴明知自己已成為張金源的工具,又出于對天生的怨恨,而委身于張金源。

第16集

身為本市著名企業家的林海洋包養情人的隱私被挖了出來,令林海洋陷入了絕境。 林海洋的請求非但沒有打動袁浩東,反而為了寫文章大肆渲染。林紫雲多次勸阻,袁浩東置若罔聞。林海洋到家中威脅林紫雲,瘋狂的袁浩東遭遇了綁架。 林紫雲流產,失去孩子使倆人的關系達到了冰點。在千禧年的前夜夫妻分居了,同時雜志社再次被停刊。找不到心蓮屍體,大家十分悲痛。陳母因心虛害怕心蓮冤魂,張金源乘機裝神弄鬼,又假裝保護她,使陳母覺得他比兒子還體貼。    布行的老板要與阿忠簽約做生意,經過一番試探,邱老板認為阿忠確實可靠,把布行生意大權交給了阿忠和林進羲二人經營。    陳家的生意出了大問題,玉琴覺得是張金源搗鬼,張金源給玉琴講是為了她和孩子,他要復仇。

第17集

心蓮跳河自殺,被村民救起,勸導下她又回到了陳家,此時陳家正在放炮竹逐鬼,陳母抱著阿蜜說玉琴把她當親女對待。心蓮深感此家不能容下她,又回到自己老家。    邱老板對阿忠經營很賞識,阿忠勸秋鳳要珍惜邱老板對她的情意。    陳家木材生意出了問題,陳母叫天生趕去處理,將女兒交阿旺照看。    阿旺細心照顧阿蜜,陳母在張金源挑唆下給阿旺吃了下葯的飯,使他昏睡,把阿蜜偷走。    阿忠看望孩子,正遇上張金源用一袋子交給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又給他們錢。原來他們是要把阿蜜丟到河裏。    阿旺醒來不見阿蜜,與張金源拼命,被打傷。阿忠追到河邊。孩子被一夫婦救起帶回。    心蓮這時回到救她的人家中,幫做家務。    天生得知此事怒打張金源,陳母反責怪是阿旺的責任。

第18集

這時心蓮回到家中得知女兒丟失,決心殺死張金源,搏鬥中誤傷一名工人,去警局投案,臨行前向婆婆道出心裏話。    天生找律師為心蓮辯護。天生告訴母親一切皆由張金源陰謀而起。陳母為張金源所感認他為子,並與天生脫離母子關系。 天生、阿旺幾經周折找回阿蜜,他們要揭穿張金源的罪惡陰謀。    心蓮被張金源買通警局人關在麻瘋病人房中,不敢接觸別人。    玉琴不忍看到天生的遭遇,張金源騙她放棄天生,與他一起過好日子。

第19集

陳天生的父親陳坤山,在南洋二十年,回到陳家門口,家中依舊,可妻子卻不能原諒他,得知兒子天生也離家出走,他無地自容。    由于陳坤山回來,使陳母想到他父子兩代人對她的背叛,精神崩潰而病倒。天生得知母親收張金源為義子,與她理論,陳母反將家中大權交給張金源。    邱老板受秋鳳、阿忠之托,請律師救心蓮出獄。並將她送入醫院治療。心蓮不願連累大家,留下一封信悄悄離開,一個人去流浪。    天生離家後,張金源又去布庄勾結林進義陷害阿忠。    陳父看望天生勸他與母親和好,天生卻同樣不能原諒他,將他送走,拒絕接受父的援助。

第20集

心蓮流浪一小山村,碰見一位老伯,使他想起父親,她悄悄潛回老家,聽到鄰裏議論天生與阿忠,偷偷來看望,看見天生拉三輪車做生意感慨萬分。    天生帶著女兒販水果謀生,在街上碰到母親和母親和玉琴,天生表示要自立,陳母大怒要去尋死。陳父看見擔心出事,跟蹤而去,不料摔到水中,被心蓮救起。心蓮細心照料天生父親的病,稱他為義父,二人相依為命,陳父告訴心蓮,他得的隻是皮膚病。    天生不放心母親,寫信叫阿旺送給母親。阿旺看見張金源與玉琴已象夫婦一般,告訴天生,又遭張金源毒打。天生忙去救阿旺,留下阿狗照看阿蜜。

第21集

心蓮來看孩子,阿狗勸她回來住,心蓮說自己有病,並要阿狗替她保密。    天生怕警局的人對阿旺下毒手,守在警局不走。    由于天生守著阿旺,警局的人告訴張金源無法對阿旺下手,待邱老板與阿忠一起趕來救出阿旺時,他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在玉琴的房中,陳母找到了曾經丟失的錢。阿珠跪著向陳母述說了阿旺遭害的經過和張金源所為,陳母開始留心觀察張金源的舉動,發現他與玉琴行為確為詭秘,陳母斥責她不該誣陷阿旺,玉琴良心受遣,可又經不起張金源誘惑。    陳母開始反思自己與丈夫和兒子的關系,她把天生交給她的心蓮日記找出來看,方知誤會了心蓮。張金源怕她們一家和好,又開始打新的鬼主意。    玉琴陪陳母去看望天生與阿蜜,遭阿忠數落,天生對此不表態。陳母原有的悔悟之心又打消了。

第22集

心蓮得知大伯原是天生的父親,在她細心服侍下陳父身體好轉。張金源一面百般討好陳母,一面四處陰謀迫害天生與阿忠。    張金源提出要離開陳家,陳母愛子心切,隻好同意讓他離去。陳母即讓玉琴叫天生回來。    張金源離開陳家,挑唆一批陳家佃戶和工人找陳母鬧事,使陳母處理不了,隻好又請張金源回來。心蓮偷偷下山祭拜父親,阿貴姨得知告訴天生,心蓮卻躲起來了。    阿狗幫助心蓮把縫紉機抬上山,做衣服,與陳父相依為命度日,盡心孝敬陳父。    陳母感到沒有張金源做靠山自己無力承擔家裏大事,把帳本鑰匙全部交給他。    林進義因受張金源的挑唆趁阿忠外出時,把帳目塗改,陷害阿忠計畫成功。

第23集

陳父帶著心蓮給陳母做衣服再次回到陳家,阿忠告訴他陳母已收張金源為義子。陳父見到張金源告訴他二十年前與張父到南洋,他父親是因病而亡,請他以寬容之心善待陳家母子。    陳母穿上心蓮為她做的新衣,發現心蓮與陳父在一起,帶人製造事端,挑唆村民陷害他倆是賊,將他們打傷。阿忠將他倆救下,送往醫院,醫生告訴心蓮,她患的是皮膚病。而陳父卻患肺癆病,病情嚴重。陳母終于原諒陳父。    陳母到醫院看望丈夫,陳父方知心蓮是天生的媳婦,陳父向妻子認錯並懇求她接受心蓮讓兒子一家團聚。陳母深受感動。    阿忠在獄中受刑,天生為救他與警長搏鬥。    邱老板不肯救阿忠,秋鳳由此離開了他,決心自己設法救阿忠。

第24集

阿貴姨將"醉月樓"抵押,也去救阿忠。    阿忠再次越獄逃跑,哪知又中警長和張金源的圈套,將他抓回,並用石灰弄瞎了阿忠的眼睛。    為救兒子,陳母請律師變賣家產,通過法律形式認張金源為養子,但沒有加蓋印章。陳父到醫院,將張金源的詭計告訴陳母,要陳母提防。陳母開始懷疑張金源的誠意。

第25集

張金源為騙取陳母信任,假惺惺地將陳母接回家中,又以照顧陳母為名,派心腹阿春貼身監視,企圖得到印鑒。    陳母為提防張金源,要陳父設法將印鑒藏到別處,不想被張金源聽到,知道印鑒在心蓮處。

第26集

天生在獄中憂慮心蓮和母親的安危,陳父告訴天生印鑒的秘密被張金源知道,天生要陳父想辦法救心蓮。    張金源到瘋人院要帶走心蓮,陳父趕到阻攔未果。    心蓮回到家中,張金源追問印鑒下落,心蓮故意瘋言瘋語胡攪蠻纏。    張金源威逼阿珠要其聽自己話,否則將她趕出家門。阿珠被迫答應。    張金源使出最後一招,抱著阿蜜來到關押心蓮的倉庫,用毒米湯喂阿蜜喝,以此逼心蓮交出印鑒。陳母、陳父、阿旺及時趕到,阿旺舍命打翻湯碗,被打成重傷。    阿忠得知情況,要找張金源拼命,被貴姨等人勸阻。    陳父把張金源的惡行告訴天生,天生氣憤至極,發誓出獄後找張金源算賬。

第27集

陳父到獄中,向天生懺悔自己的過錯。    陳母告誡玉琴,不要上張金源的當,陳母的真心話感動了玉琴。    張金源再次詢問陳母印鑒下落,陳母故裝糊塗。    陳父約張金源想徹底了結自己與張父的恩怨,願承擔一切責任。張金源承認對陳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復。陳父願以死挽救陳家的安寧,張金源不從。陳父與之拼命,被張金源打落河中。被阿珠看見。阿珠將真相告訴陳母,張金源假意派人到河裏撈人,未果。    天生被警長押到河邊,為父招魂,天生得以和心蓮相見,但心蓮不敢在眾人面前祭奠陳父,隻能壓抑心中悲憤繼續裝瘋。玉琴知道心蓮裝瘋,用話刺激心蓮,但心蓮不為所動。    張金源為得到印鑒,讓心蓮、阿蜜、陳母獨處一室,暗中派阿珠監視。心蓮從窗戶窺見阿春,知道這是張金源設的計謀,繼續以瘋語與陳母交流,趁機暗示陳母印鑒下落。

第28集

陳母責備玉琴,玉琴感到愧疚。張金源卻以救天生為由,要陳母交出印鑒。    陳父決心和張金源以死相拼,挽救陳家。不料不敵張金源,反被張用火燒傷掉落水中,生死未卜。阿珠看到這一幕,求張金源救陳父。陳母得知此事,十分著急。    張金源又來試探心蓮是否真瘋。在溪邊,天生與心蓮見面,天生對著溪水訴說的每一句話都象刀子刺著心蓮的心,而她隻能裝瘋來掩飾自己。    秋鳳和貴姨開了一間小吃店,照扶著阿忠、阿旺兩個被害致殘的人。這時阿珠來報陳父死訊。    玉琴看著天生與心蓮在河邊抱頭痛哭,心中十分嫉妒,她與張金源大吵大鬧,發狠要逼心蓮于死地。    張金源將心蓮、阿蜜領到陳母房中,讓阿春暗中監視。心蓮暗示婆婆她是裝瘋。

第29集

張金源與玉琴卿卿我我,被阿春撞見大為嫉妒與張金源大吵。心蓮趁機跑回陳母房中,陳母確知心蓮未瘋。心蓮無意叫到阿春與張金源談話,真相大白,原來阿春是張金源在鄉下的妻子。    玉琴也開始對張金源與阿春的關系產生懷疑。一天,陳母親眼看到張金源在玉琴房中,明白了他倆的奸情,趁機找到心蓮,向她認錯,婆媳溝通誤會,兩顆心連在一起了。    張金源自己也察覺到陳母開始懷疑他了。    阿忠、阿旺去攔警察局長的轎車,為天生喊冤。心蓮準備帶著阿蜜和印鑒逃出陳家,被張金源發現,心蓮無逃跑機會,求阿珠幫忙,陳母假裝祭祖問卜拖住張金源等人。阿狗接心蓮逃跑未成,被張金源打成重傷。因阿忠已告警廳長,張金源找印鑒的事也更急切了,他們四處翻尋,仍找不到印鑒下落。    阿珠找來阿旺,合力救出了阿狗。    張金源威脅心蓮如交不出印鑒要摔死阿蜜,阿旺忙來保護,張金源又把阿旺抓起來。阿珠十分佩服阿旺的勇敢,愛上了這個忠厚的啞巴。    陳母托阿珠去找律師送信更換印鑒。

第30集

為了救天生、阿旺,陳母交出了舊的印鑒。帶著全家去過清苦生活,把財產全部交給了張金源。    警局得張金源授意,救出天生。天生全家團圓,大家十分高興。陳母請阿忠原諒她的過錯。     張金源大宴賓客,發給他們紅包,陳警長大拍馬屁。       陳警長把紅包分給新的警員,說明是張金源的謝禮。新警員原來是廳長秘書,接阿忠報案後來查證的。現人贓俱獲,陳警長被抓問罪。    張金源為奪得陳家全部財產,從未停止他的復仇野心。

音樂原聲

曲別

歌名

歌手

作詞

作曲

主題曲深深愛你施文彬
片尾曲你惦我心內尚深的所在蔡幸娟

片尾曲

放阮一個人陳亞蘭

獲獎記錄

台灣聯廣公司年度收視率排行榜第一名

1997年入圍電視金鍾獎最佳女配角:劉秀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