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藏大臣

駐藏大臣

駐藏大臣是中國清代中央政府派駐西藏地方的行政長官。全稱是"欽差駐藏辦事大臣",又稱"欽命總理西藏事務大臣"。設正副各一員,副職稱"幫辦大臣"。雍正五年(1727)始置,至宣統三年(1911)、歷一百八十四年駐藏大臣共八十三任,計五十七人(內有再任及三任者)。幫辦大臣共五十二任,計四十九人。由幫辦大臣升任辦事大臣者九人。

  • 中文名稱
    駐藏大臣
  • 職責
    代中央政府派駐西藏地方
  • 又稱
    欽命總理西藏事務大臣
  • 朝代
    清代

駐藏職權

駐藏大臣代表中央政府會同達賴監理西藏地方事務,諸如高級僧俗官員的任免,財政收支的稽核,地方軍隊的指揮,涉外事務的處理,司法、戶口、差役等項政務的督察等。此外,並專司監督有關達賴喇嘛、班禪及其他大呼圖克圖(活佛)轉世的金瓶掣簽、拈定靈童、主持坐床典禮等事宜。

金瓶掣簽的金瓶金瓶掣簽的金瓶

建立之始,駐藏大臣僅統領駐藏官兵,督導藏王頗羅鼐總理西藏事務。乾隆十五年(1750),駐藏大臣傅清、幫辦大臣拉布敦為叛酋珠爾墨特那木扎勒所害。事平,據策楞等所奏《西藏善後章程》(即十三條),遂廢王爵,設噶廈(地方政府),任命四噶倫(三俗一僧)以分權,在駐藏大臣以及達賴喇嘛統馭下協辦藏務。

五十八年,在平定廓爾喀入侵後,清廷頒行福康安所奏《藏內善後章程》(即《欽定善後章程》,二十九條),加強了駐藏大臣的權力和地位,並對其職權作了明確規定。此後遂成定製。

歷史作用

縱觀有清一代百餘位駐藏大臣,良莠不齊,賢愚各異,臧否互見。駐藏前期(雍乾時期),清王朝鼎盛強大,駐藏大臣中出類拔蘋、政績卓然者眾,個別大臣甚至是奮不顧身,為國捐軀。如僧格、瑪拉、青保、苗壽、傅清拉布敦、和寧、松筠等等。而駐藏中後期(嘉慶朝至終清)雖有文碩、張蔭棠、趙爾豐、聯豫等奮發有為者,然誤國債事者、庸庸碌碌者也有之。究其原因,除了此期朝廷腐朽沒落、思想文化禁錮、民族歧視政策以及外國列強入侵、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加劇等因素以外,其用人製度也是一大原因。然瑕不掩瑜,"我們不能因為駐藏大臣中出現幾任庸才及一些錯誤,不能因為清朝朝廷的腐敗,實行了民族壓迫政策等等,就根本否定駐藏大臣製度,一筆抹殺駐藏大臣的歷史作用。

行使職責

清代,歷任駐藏大臣對上直接受皇帝指揮,稟承中央政府政令辦事。其奏章直陳,不隸屬中央部院。而與中央主管機構--理藩院有關事項,由皇帝下部院議,然後呈皇帝飭駐藏大臣遵照執行。對下,駐藏大臣主持一切政要,在理論上,他雖與達賴、班禪地位平等,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即權力的實施上,則遠超其上。駐藏大臣不會也不可能在西藏政治舞台上,由駐藏大臣、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三方各自掌政一隅,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事實上,駐藏大臣位高權大,凡是包括達賴、班禪在內的西藏地方各級重要官員,都要遵其指示、受其挾製。如乾隆、嘉慶、道光皇帝曾多次反復諭旨八世、九世、十世達賴喇嘛:"爾喇嘛(爾呼畢勒罕)乃黃教企望之大喇嘛,嗣後惟感激主朕恩,一應事件,遵照欽差大臣指示(或教導)辦理……。"再有,達賴、班禪及全藏一切陳稟及西藏地方一切應辦事宜,皆須經駐藏大臣轉奏皇帝裁決,其本人不得直稟朝庭更無權私自決定。乾隆年間,達賴喇嘛曾一度通過年班貢使,將上奏折子直稟朝庭。弘歷皇帝認為這樣做有損駐藏大臣權力,特別是容易轉致掣肘,旋即下令禁止,並昭示達賴。在反映主僕隸屬關系的土地問題上,清代凡受封過的汗王、高僧大德、郡王、第巴、噶倫等,無不以"奉皇帝聖徽……" 向屬下貴族。寺院頒發封地文書。以後駐藏大臣設立,一些曾得到過封地文書的僧俗領主,又呈請駐藏大臣發給土地文書執照、令牌等,這充分體現了中央政府對西藏的主權統轄關系。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清政府為了遏製廓爾喀以劣質合金幣流入西藏,換取我同等重量的銀子,從中謀取巨額暴利,在駐藏大臣並四川總督多方呼吁努力下,終于圓滿地監督鼓鑄流通"乾隆寶藏"銀幣,于西藏首次實行銀本製,開創了中國貨幣史之先河,反映了西藏地方與祖國大家庭血肉相連不可分割的歷史。清季,英帝以大炮、刺刀兵臨拉薩城下,強迫地方政府簽訂了非法的《拉薩條約》。在賠款期限上,英帝為隔閡西藏與中央政府的關系,為達到長期侵佔我國領土的目的,拒不同意清政府代付250萬盧比賠款,同時要求西藏地方政府每年隻償還10萬盧比。在大是大非事關國家主權面前,作為中國政府全權代表的駐藏大臣張蔭棠,與英帝展開激烈的爭論。他態度鮮明,毫不相讓,堅持由清政府3年內付清賠款,盡早收回國土,挫敗了他們的險惡用心。英帝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在賠款方式上,英帝又大做文章,旨在離間西藏與祖國的隸屬關系。他們明知英藏間不得私下往來,卻故意要噶倫將賠款支票親交英人。為維護西藏事務應由中央政府出面做主對外交涉的主權,英人的無理要求當然遭到拒絕。事後,英帝侵藏頭子榮赫鵬也被迫確信:"張蔭棠氏之旨趣,殆欲堅決行使中國在藏主權,而不許地方當局自決,並欲阻礙英藏間一切交往。……"

抵御外侮

據不完全統計,清政府對于西藏地方遭受外敵入侵,向不惜耗費巨額黃金,動用數十萬大軍遠征進剿來犯之敵,前清僅大的用兵就達5次之多。在這些正義的反侵略戰爭中,絕大多數駐藏大臣與藏族人民同命運、共患難。如雍正年間,準喀爾侵藏,清庭派大軍驅逐後,駐藏大臣僧格、青保、苗壽派兵繼續設卡防御,並定期輪回巡視邊界,睥準軍不敢再犯,西藏相安多年。乾隆末年,廓爾喀入侵後藏,駐藏大臣成德、額爾登保、鄂輝、和琳協助清名將康福安率領的若幹個民族組成的近二萬大軍,千裏迢迢,經過一年多的征戰,打敗了侵略者,追回了扎什倫布寺被劫金冊及貴重財物,拯救出被擄往境外的官弁及百姓。在這次戰爭中,駐藏大臣之勇武、公忠,其克展天威,督辦前後藏烏拉台站糧餉轉運事務,力斬魔爪的功德永垂青史。清道光至鹹豐朝,西藏又遭拉達克地方軍及廓爾喀的兩次進犯。前者駐藏大臣孟保下令藏軍數千征討,結果以擊斃敵酋、殲敵200餘,俘敵800人,收復失地1700餘裏的戰績取得勝利。而後一場戰爭,駐藏大臣赫特賀、滿慶征調漢藏弁兵200餘與敵戰鬥,可是終因國內太平天國運動,清庭無力顧及藏邊,而西藏地方又因十一世達賴圓寂,無暇用兵,地方軍戰鬥力不強等原因失利,駐藏大臣被迫簽訂了"藏尼條約"十條。條約雖不平等,但足以說明駐藏大臣在西藏重大軍事行動、即保疆為國上是承擔了責任的。光緒中葉,眾所周知的隆吐山抗英鬥爭中,駐藏大臣文碩更是主張抗英,同腐敗的朝庭進行了堅決的鬥爭,他雖然丟官被革職處分,但他主張正義,支持藏族人民的民族自衛鬥爭、上書籌餉、籌兵、籌將的自衛之計,督促地方政府派官親臨前線指揮作戰,還親自率兵領將面授各種作戰機宜等等,真可謂用心良苦。

整飭軍政

乾隆末年,清政府在出兵戡平廓爾喀入侵西藏事件後,有鑒于西藏地方各項製度松弛、政治腐敗、軍備不修、弊端頗多,致使大敵當前,無資抵御,所以決心大力整飭西藏事務。本著這個精神,大將軍福康安、駐藏大臣和琳等人,奉命于乾隆五十七年末至五十八年初(1792-1793年),數月間擬定起草了有關西藏地方並駐藏大臣衙門應遵照執行的章程總計一百零一條,以後又從中匯總若幹條,經中央政府核準後,正式頒行西藏地方政府遵行,這便是對後世頗具影響的《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該章程是一個劃時代的裏程碑,標志著清政府在西藏的施政措施,已經達到比較完備的階段。它集西藏地方一切權力于駐藏大臣一身,並以法律條款的形式固定下來。其內容包括駐藏大臣的地位與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平等,督辦西藏一切政務;嘎他以下各級官吏及各高僧活佛均為隸屬關系,其任免、升遷由駐藏大臣會同達賴、班禪負責;駐藏大臣負責西藏防務,統率綠營兵弁、指揮操練地方軍隊,每年定期輪流巡察邊界;稽察財政收支,督察地方司法、戶口、差役;辦理一切涉外事宜,主管對外貿易及鑄造錢幣;監督主持達賴班禪等高僧轉世靈童掣簽和坐床等等。總之,行政、人事、宗教、監管、軍事、司法、外交、財稅等一切大權,均由駐藏大臣牢牢掌握著,深深地影響著清代及其以後中央政府對西藏的施政。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英俄等帝國主義為謀求其擴張殖民領土的欲望,紛紛把侵略的魔爪伸向西藏及廣大藏區。他們打著"探險"、"遊歷"、"傳教"等各種幌子滲透藏區,幹著罪惡的勾當。英帝國主義甚至撕下假面具,悍然對西藏發動了兩次侵略戰爭。面對藏區危危可發的局勢,駐藏大臣張蔭棠心急如焚,多次上奏朝庭:藏區為川、滇、秦、隴四省禁止,設有疏虞,不堪構想。惟用兵收回政權、整飭西藏、泯滅外人覬覦之心……。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就在川滇邊務大臣趙爾豐積極經營川邊藏區,實行改土歸流,以為聲援西藏的同時,素諸外交事務的駐藏大臣張蔭棠走馬上任,目睹英帝國主義侵藏暴行及地方政府的無能,他強烈的意識到效法歐美資產階級變法圖強,添練新兵,實行政治、經濟方面的改革,方能安民治藏,否則不足以挽救危局。因此他首先彈劾了昏債誤國、劣跡昭昭的滿、漢、藏官員10多人,繼之著手整飭西藏內部事務,主張優待達賴、班禪,恢復藏王製,以漢宮監督;清查戶口、租賦,設西藏行部,會辦大臣統治全藏,分理外交、督練、財政、學務、鹽茶、巡警、農務、工商、路礦九局事務;籌餉練兵、興辦教育、革除苛政、廢除差役等等。張蔭棠卸任之後,清代最後一任駐藏大臣聯豫,在國勢衰敗、內憂外患之際,仍不遺餘力"革新",為駐藏大臣衙門的改革,為西藏政治的改良,為挽回主權、粉碎英帝分裂西藏陰謀立下了汗馬功勞。

平定內亂

清代,藏族地區曾多次發生內亂。屈指數來,先是蒙古和碩部拉藏殲與第巴桑結嘉措權力之爭,互相殘殺,西藏局勢動蕩。欽差大臣赫壽被派赴藏,監理拉藏汗辦事,很好地體現了中央政府"撫綏人民,以安眾番"的用意。雍正初年(1727年)巴藏戰爭爆發,首任駐藏大臣僧格、瑪拉在郡王頗羅鼐的支持下,一面保護達賴喇嘛于布達拉宮,極力避免被人劫持;一面積極設法平定內江,安撫人民,迎接清軍的到來,最終嚴懲了阿爾布巴等犯亂者17人,安定了西藏的社會秩序。乾隆十一年(1747年),前藏又發生了達賴拉章(公館)蘇本堪布扎克巴達顏,以咒術詛咒郡王頗羅鼐一事,至使頗羅鼐與達賴喇嘛不和,產生了矛盾和裂痕。駐藏大臣傅清聞訊,認真履職,在調查弄清事實後,擒獲製裁了肇事者,圓滿地解決了此事,得到朝廷的好評。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後不幾年,珠爾默特那木扎勒襲其父頗羅鼐"郡王"位後,多行不義,乖戾詭譎,"自立名號",伐其兄及侄,荼毒屬部;與達賴喇嘛構釁,勾結準噶爾部發兵以為聲援,偽言奏撤駐藏官兵,廣布私探,凡駐藏大臣一舉一動輒偵邏之。阻絕駐藏大臣與中央政府塘汛往來,致"年書不得達旬日"。更有甚者,他還調兵運炮,擬于1750年10月殺盡欽差大臣並塘汛官兵客民,陰謀發動分裂叛亂。就在國家主權殘遭蹂躪,西藏地方有受到要威脅的緊要關頭,駐藏大臣傅清、拉布敦臨危不懼,不顧弘歷皇帝"你二人孤懸在藏,甚屬危險,末可輕舉"的勸諭,將叛酋引至駐藏大臣衙門,數其罪惡正法之。須臾,二大臣與圍樓縱火、數十倍于已的叛亂分子展開了激烈的肉博戰。傅清手刃數名,身被三傷。力竭自刎以死;拉布敦揮淚挾刀跳樓,殺數十敵,腸出委蛇于地,然後死……他們以自己一腔熱血,譜寫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愛國主義的詩篇。

賑恤災黎

公元十八世紀末,適逢廓爾喀侵藏戰禍數年之際,廣袤的後藏地區戰禍猶在,滿目瘡痍。恰于此時禍不單行,天花癘疾又泛濫西藏,患病罹難者甚多。按當地風俗,患者皆被驅之曠野岩洞或山崖下,任其凍餓,無一生還。駐藏大臣和琳對此甚深憫惻,下令為之修房設寨,捐廉購辦葯品、柴草及食物,僅半年光陰"治愈患者數百人","全活者十有其九"。和琳還不甘任內平庸無為,訂立了一切衛藏章程,撫輯藏族各部落,勸例達賴、班禪定例捐糧救助痘疹患者,闢地為窮苦百姓建造義冢公地,掩埋屍首等等。和琳之後,松筠、和寧就任駐藏大臣,針對西藏戰後大片土地荒蕪、牲畜死亡、房屋坍塌、百姓衣不遮體、食不果腹,而地方政府種種苛捐雜稅及世家、寺廟和官吏橫行霸道,迫使其大量逃亡的實情,採取果斷措施,奏請朝庭允許達賴豁免了本年應交糧石計銀5萬餘兩,及節年所欠糧銀4萬餘兩。兩位大臣還攜銀4萬兩分三路救濟後藏各地災民,招回逃亡失業者、散給糌粑及青稞種子,修好坍房,為其迅速耕作生息、擺脫窮困境地,提供了可能。不僅如此,駐藏大臣們為落實長期賑恤計畫,還酌定有關章程十條,勒令地方政府減租免役、嚴禁地方官勒榨勞苦百姓,草除弊端、發展生產,改善人民生活和條件等等,字裏行間無不浸透了封疆大吏們體恤、愛撫庶民之情,其精神實在難能可貴。

駐藏大臣之設立是自唐宋以來中央政府對西藏地方管理製度的重大發展。雖入選良莠不齊,明庸互見,但這一製度對于加強祖國統一,鞏固邊防,促進民族團結均起過積極作用。

歷任大臣

姓 名 現任職銜 上諭任免期 實際任卸期

僧 格

僧 格 總理 雍正五年正月至十一年正月(1727.2-1733.2) 十一年七月離藏返京瑪 拉 總理 雍正五年正月至六年十一月(1727.2-1728.12) 六年十一月送七世達賴至裏塘後返京

雍正皇帝雍正皇帝

邁 祿 協理雍正五年十一月至十一年正月(1727.12-1733.2) 十一年四月瑪拉抵藏後還京

周 瑛

周 瑛 協理 雍正五年十一月至七年六月(1727.12-1729.7)

瑪 拉 總理雍正七年六月至九年二月(1729.7-1731.3) 九年十一月仍在藏,次年三月抵京

包進忠 協理雍正七年六月至十年六月(1729.7-1732.7)

青 保 協辦雍正九年二月至十二年二月(1731.3-1734.4)

苗 壽 協辦雍正九年二月至十二年二月(1731.3-1734.4) 九年六月抵藏

李 柱

李 柱 協理雍正十年四月至十一年正月(1732.4-1733.2)

瑪 拉 協辦雍正十一年正月至乾隆元年八月(1733.2-1736.9) 十一年四月抵藏

阿爾珣雍正十二年二月至十二年(1734.4-1734) 十二年八月抵藏

那蘇泰雍正十二年二月至乾隆二年九月(1734.-1737.10)

杭奕祿乾隆二年九月至三年九月(1737.10-1738.10) 四年六月還京

紀 山

紀 山 乾隆三年九月至六年九月(1738.10-1741.11)

索 拜 副都統乾隆六年九月至九年六月(1741.11-1744.7)

傅 清乾隆九年六月至十三年三月(1744.7-1748.4)

續表姓 名 現任職銜 上諭任免期 實際任卸期

瑪 瑺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至三十一年十二月(1765-1767.1) 乾隆三十年九月到任,三十二年四 月 換回

官 保

官 保乾隆三十一年四月至三十二年七月(1766.5-1767.8) 乾隆三十一年十月到任,三十三年二月換回

托 雲乾隆三十一年十二月至三十四年七月(1767.1-1769.8) 乾隆三十二年四月到任,三十五年正月換回

莽古賚乾隆三十二年七月至三十八年十一月(1767.8-1773.12) 乾隆三十三年二月到任,三十九年四月換回

常 在

常 在乾隆三十四年七月至三十六年三月(1769.8-1771.4) 乾隆三十五年正月到任

索 琳乾隆三十六年三月至三十八年正月(1771.4-1773.2) 乾隆三十六年六月到任,三十八年五月換回

恆 秀乾隆三十八年正月至四十一年(1773.2-1776) 乾隆三十八年五月到任,四十二年三月換回

伍彌泰乾隆三十八年十一月至四十年十月(1773.12-1775.10) 乾隆三十九年四月到任,四十一年二月換回

留保柱

留保柱乾隆四十年十月至四十四年正月(1775.10-1779.3)乾隆四十一年二月到任,四十四年四月換回

恆 瑞乾隆四十一年至四十五年十一月(1776-1780.12) 乾隆四十二年三月到任,四十六年九月換回

索 琳乾隆四十四年正月至四十五年正月(1779.3-1780.2) 乾隆四十四年四月到任

保 泰 幫辦大臣乾隆四十五年二月至四十八年二月(1780.3-1783.3) 乾隆四十五年七月到藏,四十八

年八月換回

博清額辦事大臣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至四十九年十一月(1780.12-1785.1) 乾隆四十六年九月到任

慶 麟

慶 麟 幫辦大臣乾隆四十八年二月至五十三年十月(1783.3-1788.11)乾隆四十八年八月到任,五十四

年二月換回

留保柱 辦事大臣乾隆四十九年十一月至五十一年八月(1785.1-1786.10)乾隆五十年四月到任,五十二年二月換回

雅滿泰幫辦大臣乾隆五十一年八月至五十三年十二月(1786.10-1788.12) 乾隆五十二年二月到任,五十四年二月換回

佛 智辦事大臣乾隆五十三年八月至五十四年二月(1788.9-1789) 乾隆五十三年十二月到任

舒濂(廉)辦事大臣乾隆五十三年十月至五十五年五月(1788.11-1790.6) 乾隆五十四年二月到任

續表姓 名 現任職銜 上諭任免期 實際任卸期

策巴克

策巴克辦事大臣 嘉慶九年十月至十年十月(1804.11-1805.12) 嘉慶十年五月抵藏,當年十 一月

換回

文 弼 幫辦大臣 嘉慶十年十月至十三年十月(1805.11-1808.11) 嘉慶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已在藏

玉 寧辦事大臣嘉慶十年十月至十三年十月(1805.12-1808.11) 嘉慶十一年二月十九日到藏,十

三年十二月換回

文 弼辦事大臣嘉慶十三年十月至十六年二月(1808.11-1811.2) 嘉慶十五年二月換回

隆 福 幫辦大臣 嘉慶十三年十月至十四年六月(1808.11-1809.7) 嘉慶十三年十二月抵藏,十四年

七月換回

陽春保

陽春保 幫辦大臣 嘉慶十四年六月至十六年二月(1809.7-1811.2) 嘉慶十四年十一月抵藏

陽春保辦事大臣嘉慶十六年二月至十七年三月(1811.2-1812.4) 嘉慶十七年三月換回

慶 惠 幫辦大臣 嘉慶十六年二月至十七年三月(1811.2-1812.4) 嘉慶十六年三月已在藏,十七年

五月換回

瑚圖禮

瑚圖禮 辦事大臣 嘉慶十六年十月至十八年九月(1811.12-1813.10) 嘉慶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抵藏,十

九年七月換回

豐 紳 幫辦大臣 嘉慶十七年三月至十七年四月(1812.4-1812.5) 嘉慶十七年五月抵藏,七月奉旨

回任,在藏僅住四十餘日

祥 保 幫辦大臣 嘉慶十七年四月至十九年二月(1812.5-1814.3) 嘉慶十七年七月抵藏,十九年七

月換回

喜 明

喜 明 幫辦大臣 嘉慶十九年二月至十九年二月(1814.3-1814.3) 嘉慶十九年七月抵藏

喜 明辦事大臣嘉慶十九年二月至二十二年五月(1814.3-1817.7) 嘉慶二十三年三月換回

珂實克 幫辦大臣 嘉慶十九年二月至二十四年十一月(1814.3-1819.12) 嘉慶十九年七月抵藏,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換回

玉 麟辦事大臣嘉慶二十二年五月至二十五年十月(1817.7-1820.11) 嘉慶二十三年三月抵藏,道光元

年三月換回

靈 海 幫辦大臣 嘉慶二十四年十一月至道光元年十月(1819.12-1821.11) 嘉慶二十五年四月抵藏,道光二年三月換回

文 幹辦事大臣嘉慶二十五年十月至道光三年六月(1820.11-1823.6) 道光元年三月抵藏

那丹珠 幫辦大臣 道光元年十月至元年十月(1821.11-1821.11)

續表姓 名 現任職銜 上諭任免期 實際任卸期

訥爾經額

訥爾經額幫辦大臣 道光十七年九月至十八年十月(1837.10-1838.12)

孟 保 幫辦大臣 道光十八年十月至十九年十月(1838.12-1839.12) 道光十九年四月抵藏

孟 保辦事大臣道光十九年十月至二十二年十一月(1839.12-1842.12)

海 樸 幫辦大臣 道光十九年十月至二十二年十一月(1839.12-1842.12)

海 樸辦事大臣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至二十三年三月(1842.12-1843.4)

訥勒亨額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至二十二年十一月(1842.12-1842.12)

鍾 方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至二十四年五月(1842.12-1844.7)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十二日抵藏

孟 保 辦事大臣 道光二十三年三月至二十三年十月(1843.4-1843.12)

琦 善

琦 善 辦事大臣 道光二十三年十月至二十六年十二月(1843.12-1847.2)

瑞 元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四年五月至二十六年四月(1844.7-1846.5)

文 康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六年四月至二十六年六月(1846.5-1846.8)

穆騰辦事大臣道光二十六年六月至二十八年正月(1846.8-1848.2)

斌 良辦事大臣道光二十六年十二月至二十八年正月(1847.2-1848.2) 道光二十七年七月抵藏,十月十

九日因病出缺

穆騰額辦事大臣道光二十八年正月至鹹豐二年六月(1848.2-1852.8) 鹹豐三年十二月仍在藏

崇 恩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八年正月至二十八年十二月(1848.2-1849.1)

鄂順安 幫辦大臣 道光二十八年十二月至鹹豐元年三月(1849.1-1851.4)

恩特亨額(額勒亨額) 幫辦大臣 鹹豐元年三月至鹹豐二年九月(1851.4-1852)

寶 清 幫辦大臣 鹹豐二年二月至三年正月(1852.4-1853.2)

續表姓 名 現任職銜 上諭任免期 實際任卸期

錫 縝

錫 縝 幫辦大臣 光緒四年十月至五年二月(1878.11-1879.3)

色楞額 幫辦大臣 光緒五年二月至五年十 一月(1879.3-1879.12) 光緒五年八月十八日抵藏

色楞額辦事大臣光緒五年十一月至十 一年十一月(1879.12-1885.12)

維 慶 幫辦大臣 光緒五年十一月至八年正月(1879.12-1882.2) 光緒六年五月十一日由川赴藏,六年九月初一日抵藏

鄂 禮 幫辦大臣 光緒八年正月至八年三月(1882.2-1882.5)

崇 綱 幫辦大臣 光緒八年三月至十二年五月(1882.5-1886.6)

文 碩辦事大臣光緒十一年十一月至十四年正月(1885.12-1888.3) 光緒十三年四月仍未到任,光緒

十四年六月初五日離藏回京

尚 賢 幫辦大臣 光緒十二年五月至十二年十月(1886.6-1886.11)

升 泰 幫辦大臣 光緒十二年十月至十六年五月(1886.11-1890.6) 光緒十四年五月 二十六日抵藏

長 庚辦事大臣光緒十四年正月至十六年五月(1888.3-1890.6) 光緒十四年七月初二日由伊犁赴藏

升 泰辦事大臣光緒十六年五月至十八年八月(1890.6-1892.10)

紹 緘 幫辦大臣 光緒十六年五月至十七年二月(1890.6-1891.3)

奎 煥 幫辦大臣 光緒十七年二月至十八年九月(1891.3-1892.11) 光緒十七年十二月到任

奎 煥辦事大臣光緒十八年九月至二十二年二月(1892.11-1896.3) 光緒二十三年三月十三日交卸,

四月十一日起程回京

延 茂 幫辦大臣 光緒十八年九月至二十年四月(1892.11-1894.5)

訥 欽 幫辦大臣 光緒二十年五月至二十四年七月(1894.6-1898.9) 光緒二十一年十月抵藏,二十四年九月二十六日離藏返京

文 海辦事大臣光緒二十二年二月至二十六年三月(1896.3-1900.4) 光緒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行至拉裏接準訥欽。 二十六年二月在王卡塘出缺

裕 綱 幫辦大臣 光緒二十四年七月至二十六年九月(1898.9-1900.10) 光緒二十五年六月初三日抵藏

慶 善

慶 善 辦事大臣 光緒二十六年三月至二十六年八月(1900.4-1900.8) 光緒二十六年八月十一日卯時,

行至昂地行寓因病出缺

自雍正五年(1727)至宣統三年(1911),凡185年間,清廷派往西藏之大臣計173人次:其中辦事大臣102人次(重任3次者瑪拉1人,復任2次者索拜等14人,由幫辦大臣擢職者18人,未到任者6人,實際到任者64人);幫辦大臣共71人次,(復任者5人,未到任者15人,實際到任者51人)減去重任、復任、擢職者37人,清廷先後遣臣往藏136人,未到任22人,實際到任114人。

衙門遺址

在拉薩有三處,分別為:"朵森格"、"秀赤林卡"和"蔓珍"。"朵森格",意為石獅,因衙門前有一對石獅,故名。在大昭寺西南方,今西藏軍區第二招待所。"秀赤林卡",意為寶座,據說該地原有七世達賴的寶座,故名。在今文化宮周圍。"蔓珍",為貴族家房名,在今西藏話劇團的後面。清朝建立後,沿襲明朝管理西藏地方的製度。雍正五年(1727),西藏內部發生叛亂,藏王康濟鼐被殺。清政府為安定西藏局勢,決定從雍正六年起,設駐藏大臣。

駐藏大臣衙門駐藏大臣衙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