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理達

馮理達

馮理達(1925.11~2008.2.8),女,安徽巢湖人,中共黨員。海軍總醫院原副院長。她組建了新中國第一個消毒研究室和我軍第一個免疫學研究中心,29次帶隊赴傳染病疫區和地震災區指導防疫治療工作,被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有突出貢獻的早期歸國定居專家"。

馮理達生活儉樸,對人民充滿感情,先後無償為災區民眾、癌症患者和孤殘兒童捐助錢物達300多萬元。作為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的女兒,她廣泛聯系海內外愛國人士,努力推動海峽兩岸民間交往,為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作出了積極貢獻。她用行動詮釋信仰,書寫了"黨的女兒"的信仰之歌。中組部等六部門聯合作出開展向馮理達學習活動的決定,並追授她"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頒發"白求恩獎章"。

馮理達是新中國第一批留蘇學生之一,是著名免疫學專家,主編學術專著8部260萬字,3次獲軍隊科技進步獎。1947年參加工作,1973年3月入伍,1975年12月入黨,專業技術2級。

  • 中文名稱
    馮理達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安徽巢湖
  • 出生日期
    1925年11月
  • 逝世日期
    2008年2月
  • 主要成就
    海軍總醫院原副院長。

個人簡介

她是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和新中國第一任衛生部部長李德全的長女,畢業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生物系,赴前蘇聯留學並獲醫學副博士學位。生前曾任全國政協第八屆常委和第七、九、十屆委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常務理事,先後兼任全國中醫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癌症研究基金會顧問、全軍中醫學會副會長等職。半個多世紀以來,她繼承先輩遺志,不懈奮鬥,歷經磨難,矢志不渝,用愛黨、愛國、愛軍、愛民的實際行動,譜寫了一曲一心追隨黨、一生熱愛黨、一貫忠于黨、一切獻給黨的信仰之歌。胡主席和其他中央、軍委領導同志先後作出重要批示,高度贊揚她是優秀的黨內專家學者,傑出的白衣戰士,愛國知識分子的榜樣,科教文衛戰線共產黨員的楷模,其事跡令人感動,精神值得弘揚

生平簡介

馮理達馮理達

1946年至1948年在美國學習並擔任其父馮玉祥秘書,做愛國華僑和愛國學生工作。

1949年至1958年在蘇聯列寧格勒大學學習並教中文。

1958年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其間曾在蘇聯列寧格勒衛生局中國針灸班講學。

1958年後回國,任中國醫學院流行病微生物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1970年至1973年任李德全同志秘書。

1973年任海軍總醫院主任醫師。

1983年後,任海軍總醫院副院長兼免疫研究中心主任、主任醫師,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執行委員。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委員,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1991年,她被國務院、中央軍委批準為“有突出貢獻的早期歸國定居專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並入選英國劍橋大學名人傳記中心20世紀和21世紀世界500名人、世界2000名傑出科學家。

是新中國第一批留蘇學生之一;她是國內外著名免疫學專家,主編學術專著8部260萬字,3次獲軍隊科技進步獎。

人物事跡

一、始終踐行“把一生獻給黨”的錚錚誓言。

馮理達馮理達

馮理達向往光明、追求真理,受父母愛國主義思想影響,自幼懷有強烈的報國之志,在民族危亡之時,積極投身民族解放事業,逐步認識到隻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她對黨忠誠、理想信念堅定,新中國成立後,新舊兩種社會製度的對比,使她更加堅信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從1949年到1975年的26年裏,她幾乎每年都向黨組織提出入黨申請。“文革”期間,她被污蔑為“雙料特務”,受到沖擊和排擠,但卻從未動搖對黨的執著信仰,年過半百,終了夙願。有人問她這麽大歲數入黨圖什麽?她說:“我親身經歷了兩種社會製度,所以我堅信隻有共產黨才能帶領中國走向光明,隻要我活著,就要入黨,把自己的一生獻給黨。”為了兌現這個誓言,她數十年如一日,緊跟黨的理論創新步伐,刻苦學習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先後撰寫了100多萬字的學習筆記和體會文章,還用毛筆恭錄十四大以來歷次黨章全文。黨的十七大召開後,82歲高齡的她仍以飽滿的政治熱情,仔細研讀胡總書記的報告,8次通讀新黨章,在學習中不斷加深對黨的深厚感情。她視黨為親人,把組織當成家,無論多麽繁忙,隻要在外工作時間超過一周,都以書信形式向黨組織匯報思想和工作情況,32年從未改變。她自覺踐行黨員先進性要求,模範履行黨員義務,先後15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或優秀黨支部書記,彌留之際還特別囑咐兒子為自己代交1萬元黨費。她把畢生精力和智慧獻給了國家和軍隊醫療衛生事業,直到去世前一個月還在忘我工作,實踐了她“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生命不息,戰鬥不止”的入黨誓言。“熱愛祖國忠于黨丹心一片,堅定信念踐于行堪稱楷模”,追悼會上的這幅挽聯,高度濃縮了她一生對黨無限忠誠的信仰之歌。 二、始終將報效祖國作為人生的追求。

馮理達馮理達

馮理達把報效祖國當作自己生命的全部意義,在幾十年歲月裏,滿懷振興中華的強烈願望,全力投入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她堅決執行黨的統一戰線政策,關心支持祖國和平統一事業,作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常務理事,積極參加中國統促會舉辦的各種會議和活動。 廣泛聯系愛國民主人士和醫學界人士,努力推動海峽兩岸民間交流溝通。2007年台灣退役軍人協會組團訪問大陸,她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和體驗,大力宣傳祖國建設大好情勢、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和“和平統一、一國兩製”方針政策。一位台灣退役軍官動情地說:“謝謝您讓我們更加了解今天的大陸,相信兩岸一定會統一,因為炎黃子孫的血脈永遠是相通的!”她特別關心到大陸求學的台灣學生,不僅傳授醫學知識,還傳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啓發他們關心祖國、熱愛祖國,為加深兩岸同胞相互了解、促進兩岸民間關系發展作出重要貢獻。馮理達把崗位作為傾力報國的平台,她常說:我願做中國勞苦大眾的“牛”,為黨的事業拉車不止。在中國醫學科學院工作期間,她數次帶隊赴傳染病疫情地區和地震災區調查研究,指導防疫治療工作,為廣大農民送醫送葯。到海軍總醫院工作後,在沒有資金、設備和資料的情況下,她自力更生建立了免疫室,堅持每天深入病房了解患者病情,以精湛醫術和熱忱服務贏得了患者的信賴。無論何時何地,馮理達總是心系祖國、無怨無悔。1992年她應邀到美國進行學術交流,美一家研究機構提出高薪挽留,1999年她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後,很多親友和父親老部下請她到國外安度晚年,都被她婉言謝絕,她說:“我的根在中國,我的事業在中國!"”

三、始終堅持面向部隊服務官兵的方向。

馮理達馮理達

馮理達說,我是一名軍醫,我的職業就是為官兵服務,為人民服務。她經常深入駐京部隊,為官兵上健康知識輔導課,引導大家在日常戰備訓練中科學預防傷病,養成健康良好的生活習慣。她組織力量研究抗疲勞、抗嚴寒、抗飢餓等方面的課題,為增強官兵體質、提高部隊戰鬥力作出貢獻。退居二線後,她一如既往地關心官兵健康、支持部隊建設,到訓練一線為官兵進行恢復性治療,幫助解決存在的困難和問題。“非典”期間,她主動向院領導請戰,積極向官兵和民眾宣傳預防知識,加班加點收集整理出5套4447條疫情資料,為抗擊疫情作出了貢獻。她把病人當作親人,把患者當作朋友,積極主動地為他們排憂解難。一天深夜,駐京某倉庫的一名19歲的戰士,因頭疼被緊急送到海軍總醫院。凌晨3時,馮理達緊急趕到醫院參加腦外科會診,經診斷為先天性腦血管畸形。那時醫院沒有呼吸機,病人由于肝水腫壓迫呼吸中樞,隻能靠人捏著氧氣皮球給病人供氧,24小時不能間斷。接連5天,馮理達一直守護在這名小戰士的病床邊,直到脫離生命危險。出院的那天,小戰士用一個庄嚴的軍禮表達對馮理達的感激之情。一次,飛行員王志虎因患嚴重痢疾住進了傳染病科,由于他經常大小便失禁,弄得床上和房間裏到處都是糞便。馮理達主動要求負責這個病人。一天晚上11點,馮理達走進病房,一股惡臭迎面撲來,病人身上、床上、地上到處都是糞便。她二話沒說,走上前去把病人抱了起來,用手把他身上的髒物和床單清理幹凈,打來熱水為病人擦拭身體,並為病人清洗換下來的髒衣服,等收拾完已經是凌晨兩點了。看著馮理達額角流出的汗水,小王感動得流下了熱淚。 四、始終弘揚嚴謹求實的科學精神。

馮理達馮理達

馮理達視黨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在免疫學的理論研究與實踐領域取得開創性成果,先後主編學術專著8部260萬字,發表論文60餘篇。她提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免疫學學科建設思想,建立了免疫巨觀學與微觀學、老年免疫學、免疫康復學和部隊免疫學等基礎理論,並由一般性研究發展到全方位、多層次研究,探索出一條防病治病新途徑。她把免疫學研究與臨床治療結合起來,運用電學、力學、電動力學等學科知識,對細胞、分子進行傳統醫學和免疫學研究,取得了一批有價值的成果,其中“人體科學對免疫功能的研究”、“腫瘤細胞的免疫研究”和“免疫功能的研究”3項課題獲軍隊科技進步獎。她創造性地以物理學理論為指導,進行機體免疫研究,受到錢學森等知名專家好評。她積極倡導健康健美長壽理念,提出大量新觀點和新療法,歷時近10年,撰寫了《健康健美長壽學》專著6部,深受各界民眾和廣大官兵歡迎。她傾心弘揚中華傳統醫學,先後到28個國家和地區講學,成為蜚聲海內外的免疫學專家,贏得了國際廣泛贊譽。

五、始終保持共產黨人的崇高品格和道德風範。

馮理達馮理達

幾十年來,馮理達隻講奉獻、不求回報的初衷矢志不移。在擔任全國政協委員和常委的20年裏,她圍繞構建和諧社會、關註弱勢群體、普及健康教育等問題提出議案155項、書面發言53份。在她的倡議下,北京市撥款120萬元為抗癌樂園解決了活動場所。從醫院領導崗位退下來後,她不顧年事已高,經常深入部隊和社會各界,熱心宣講科學健康知識和健康理念。她先後為社會各界民眾作講座1000餘場次,從未收取任何報酬。她一直保持著節儉樸素的作風,直到80歲時,除了參加公務活動外經常騎腳踏車上下班,平時穿的基本是軍裝,一條毛褲穿了20多年,病逝前還穿在身上。她始終把老百姓的冷暖疾苦放在心上,積極扶貧幫困。張家口地區發生地震,第二天她就給該市民政局寄去1000元;農村女孩王惠患結核性腦膜炎並發腦積水,她把王惠安排在自己身邊吃住2個多月,康復後又送其到電腦學校學習;免疫中心工作人員李群患子宮瘤交不起住院費用,她拿出3000元為其交齊,並資助李群的兒子上大學;她還為北京市石景山區紅十字紹家坡康復醫院的孤殘兒童募捐2.3萬元,被孩子們親切地稱為“愛心阿麼”。2006年11月23日是馮理達的生日,她的兒子羅悠真拉著她到商店購買生日禮物,她卻讓兒子購買了4000支原子筆,當天就寄給了西北貧困地區的希望國小。她把國外講學的酬勞和受贈物品,捐獻給醫院和災區人民,價值達300多萬元,去世後工資卡裏僅剩85.46元。2008年2月16日,馮理達遺體告別儀式一結束,兒子就將她生前坐的專車上交醫院,他說:"媽媽一生奉獻,我們不能給她臉上抹黑!"

入黨記

馮理達馮理達

馮玉祥將軍與孫中山先生早年相識。早在1911年辛亥革命時,馮玉祥就參加過灤州起義。1914年任北洋陸軍第十六混成旅旅長、第十一師師長。1926年春加入國民黨。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積極主張抗日,反對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在蔣的排擠下蟄居泰山。1933年5月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在張家口組織民眾抗日同盟軍,任總司令。後在蔣、日聯合大進攻下失敗。1937年2月與宋慶齡、何香凝向國民黨三中全會提議“恢復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 作為馮將軍長女的馮理達,深受父親的愛國行為影響。還在馮理達五六歲時,她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一本厚厚的書遞給母親,由母親念給父親聽,這本書的名字叫<資本論>。在家裏,她還經常聽見父親與同仁講革命,談共產黨,她雖然不懂共產黨的真正含義,但她從父母的談話中隱約地感到共產黨人是令人欽佩的。1938年抗戰爆發,馮理達在重慶讀中學。為了尋求國共合作的道路,周恩來董必武鄧穎超等人多次到她家中,與馮將軍共商國事。周總理還為馮理達題詞“艱苦奮鬥、好好學習”,這些共產黨人的可親可敬,特別是他們為了中國的前途,出生入死,忘我的革命精神,使馮理達肅然起敬。

抗戰勝利後,由于蔣介石挑起內戰,發生了“七君子事件”。正在齊魯大學念書的馮理達,對什麽是真正的民主、科學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共產黨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她積極投入反蔣學生運動。1946年馮將軍因反對蔣介石打內戰,被解除軍職到美國“考察水利”,馮理達隨之轉往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生物系學習。在美期間,馮將軍發表了<告全國同胞書>,馮理達的母親李德全參加了世界婦女運動大會,揭露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的黑暗統治。馮理達一邊給父親當秘書,打字、開車,甩開一個又一個特務盯梢,一邊積極參加在美愛國華人舉行的活動。

1948年,馮將軍回國參加新中國政治協商籌備會,途中不幸輪船失火,遇難身亡。馮理達悲痛欲絕,決定循著父親的足跡立即回國,參加新中國的建設。回國後她作為新中國第一批留學生,被派到蘇聯列寧格勒大學學習。當時王稼祥同志任駐蘇大使,馮理達向他遞交了入黨申請書。1951年回國探親,馮理達等人受到毛主席的接見。新中國的日新月異,激勵著馮理達,她再次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但由于當時留學生黨支部沒有發展黨員的任務,她的願望未能實現。1955年馮理達獲得免疫學博士學位回國。正當她以實際行動爭取入黨、在免疫學科研究中取得成果之際,“文革”開始了。她的母親作為我國第一任衛生部長,被扣上“中國第一號老爺”的帽子,受到沖擊。馮理達因為留學美、蘇,被扣上“雙料特務”的帽子,被剝奪了工作的權利,遭到迫害。但是,她沒有動搖過追求光明的信念,沒有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鄧穎超同志知道這些情況後,親自過問此事。她征求馮理達的意見後說:"部隊相對安全些,你到海軍總醫院工作吧。"在鄧穎超為代表的共產黨人身上,馮理達感到了黨的溫暖,再次提出了入黨的要求。然而在當時的背景下,她的願望沒能實現。

“文革”結束後,1975年12月23日馮理達實現了多年的願望,成為鮮紅黨旗下的一名新戰士。她同時迎來免疫學研究的春天。1987年馮理達的研究成果獲得全軍科技進步獎,她先後接治3萬多病人,在癌症治療上取得突出成果。

人物信仰

辦公室還是原先的樣子:牆上掛著年輕時與父母的合影,窗台上擺著一盆吊蘭,一個底座已經生銹的紅色暖壺和一個白瓷杯放在茶幾上,裹著黑皮的椅子扶手處磨得露出木色,一個素色的方格布墊靜靜地靠在椅背上……

吊蘭蔥綠依舊,照片上的笑容青春依然,可是,曾經在這裏工作了35個春秋的主人卻再也回不來了。2008年2月8日,海軍總醫院原副院長馮理達走完了飽經滄桑又激情燃燒的83載人生——

信仰:一心追隨黨,歷經磨難矢志不移

馮理達馮理達

1949年遞交第一份入黨申請書,入黨時已過完50歲生日,臨終前讓兒子代她繳納1萬元黨費……雖然一心向黨,但馮理達的入黨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困難和挫折。今年80歲、曾任海軍總醫院傳染科黨支部書記的于利華老人說,介紹一個國民黨重要將領的女兒入黨,有風險,卻也是自己軍旅生涯中一件很光榮的事。 新中國成立後,馮理達作為首批留學生被派往蘇聯列寧格勒學院攻讀免疫學。那時,她向中國留學生黨支部遞交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1951年,馮理達再次遞交入黨申請書。但由于當時留學生黨支部沒有發展黨員的任務,她的願望未能實現。

“文革”期間,馮理達一家受到沖擊。母親李德全被扣上“中國第一號老爺”的帽子,受到批判;她的丈夫羅元錚被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失去自由;兒子羅悠真被下放到鋼鐵廠,當高爐裝填工;她自己也被打成“雙料特務”,剝奪了工作權利。重重磨難,絲毫沒有動搖馮理達對黨的信仰。

1973年,馮理達到海軍總醫院工作的第一年,就先後5次遞交入黨申請書,每個月都主動向黨支部匯報思想。

張傑是馮理達的另一個入黨介紹人,她們同一年到海軍總醫院。當時,張傑隻有21歲,在軍校已經入黨;馮理達已經48歲和張傑的母親同歲。“馮理達工作上加班加點,任勞任怨,每天擦玻璃、拖地板都搶著幹,比我們年輕人還積極。按她的表現早符合入黨條件了,可由于種種原因一直沒能及時批準她的申請。可她從不灰心,從無怨言。”張傑說。這麽大年紀了為什麽還要求入黨?迫切入黨又圖個啥……面對組織的考察,馮理達袒露心聲:“當年父親追隨共產黨,與國民黨徹底決裂,為此還獻出了生命。1958年,母親在62歲高齡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永遠跟黨走是我堅定的人生信仰。”

在馮理達家裏,張傑看到了一張發黃的紙頁,那是馮理達在母親入黨那年寫于蘇聯的一份思想小結: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像飄零多年未有依靠的孩子,真正回到了母親身邊,感到黨的慈愛、黨的偉大,黨是真正為人民服務的黨,更感到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改變,時代變了,人也變了的意義……

“我今年隻有48歲,比我母親入黨時年輕多了,我隻要活著,就要入黨。”馮理達的話,深深感染了于利華和張傑。“那時候有人說介紹她入黨要擔當風險,我心裏說你們愛怎麽說就怎麽說,我願意介紹她入黨,而且我堅信沒有錯,她是一個好黨員。”于利華說。1975年12月23日,一個普通而又平常的日子,對馮理達而言卻是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從這一天起,她終于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了。“她站在鮮紅的黨旗下,庄嚴地舉起右拳,眼含熱淚向黨宣誓……”30多年過去了,張傑仍忘不了馮理達宣誓時的那幕場景。

那一年,馮理達剛剛過完50歲生日。那一天,馮理達在日記本上寫道:“生我者是母親,育我者是黨,做了黨的人,就要為黨的事業奉獻自己的一生。”

追求:一生熱愛黨,胸懷祖國情系人民

馮理達馮理達

多年來,馮理達的辦公桌對面牆上,都會掛著一幅她與父母在美國舊金山海邊的照片。兒子羅悠真曾問她為什麽非要掛這張照片,馮理達沒有回答;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問過她,馮理達還是搖搖頭,不說話。直到馮理達去世後,人們在整理她的遺物時,發現了她寫于2007年7月17日的日記中的一段話:每天看著爸爸、媽媽和我在舊金山海邊的照片,媽媽那麽慈祥,爸爸那麽偉岸,囑咐著我要關心祖國,關心民眾,好好學習。親愛的爸媽,女兒沒有辜負你們的期望…… 1,大海,帶給馮理達的,是一段揮之不去的黑色記憶。

1948年8月,因反對內戰與蔣介石發生分歧,舉家被逼到美國“考察水利”的馮玉祥和夫人李德全回響中國共產黨的號召,準備回國參加新中國政治協商會議。沖破了美國政府和國民黨特務的層層阻撓,馮玉祥全家登上了從紐約去蘇聯再回國的“勝利”號輪船。在甲板上,馮玉祥對馮理達說:“我一生走了許多曲折的道路,回國以後,我願意到解放區,為了新中國,像國小生一樣,從頭做起。”誰也沒有料到,當輪船航行至蘇聯敖德薩附近海域的黑海上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火災,讓馮理達永遠失去了她最敬重的父親和可愛的妹妹。

2,無邊的黑海,也成為馮理達心中永遠的痛。

陌生的黑海和黎明前的黑暗,無法遮住一雙探尋光明、向往真理的眼睛。從列寧格勒醫學院畢業時,面對校方的真誠挽留,馮理達說:“我是祖國派來的,我要用學到的知識報效我的祖國。”歸國後,馮理達先後作為中央、國務院和衛生部防治傳染病工作組負責人,29次帶隊奔赴浙江湖北湖南血吸蟲病、流腦、霍亂、浮腫、痢疾等重疫區一線,以及邢台地震中心區,挨家逐戶救治病人。

1959年至1966年,馮理達結合工作實際,撰寫了<北京市肝炎偵檢及防治措施研究>,<02弧菌對不同葯物耐受情況>和<湖北江陵縣地區流腦發病及防治措施的研究>等14篇學術論文,被衛生部轉發用于指導全國防疫工作。1978年,馮理達組建了海軍免疫中心,組織力量研究抗疲勞、抗嚴寒、抗飢餓等課題,登艦船、下海島,多次深入部隊為官兵進行免疫調理和治療,為海、陸、空官兵進行衛生健康知識授課500多場次。1999年,不再擔任海軍總醫院副院長職務後,許多親友和父親老部下一再邀請馮理達到國外安度晚年,她婉言謝絕:“我的事業在中國,我要為我的祖國貢獻力量。”

3,一個從愛國父親這棵大樹上發出的枝丫,漸漸長大,並且長出了枝枝蔓蔓。

“我想,人活著總要留下一點金錢之外的東西,那麽,還有什麽比愛國主義更有價值呢?”2007年7月29日,82歲的馮理達與兒子羅悠真交談到深夜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她在日記裏寫下了這樣的話,“今天與悠真談到愛國主義,他談得很好,很有見解,愛國主義有了後代傳人,我特別高興。”在馮理達的75本日記中,出現次數最多的是“感謝黨、感謝人民”和“為黨增光添彩”。在每個馮理達認為值得紀念的日子,她都會在日記裏寫出自己的深切感想。2005年,在母親誕生109年紀念日,她寫道:親愛的媽媽,您的女兒理達每日都在想念著您,努力做一個你們希望中的女兒,將一切獻給黨、獻給祖國、獻給人民。2006年7月1日,黨的85周年紀念日,她寫道:先進性常在,生命力永存。2007年7月1日,黨的86歲生日,她寫道:作為一名黨員,我要永不忘黨的教導,一輩子為人民服務。

“八十春秋一瞬間,歲月滄桑未等閒。少小即懷報國志,畢生幾曾敢息肩。”一首 《八十抒懷》,道出了馮理達這位一生愛黨愛國老人的心聲。

品質:一貫忠于黨,永葆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

在馮理達心目中,黨比親生父母的地位還要重。對黨,她一輩子沒有說過一句牢騷怪話,也聽不得任何有關黨和國家的負面問題,即便說這話的人,是她最愛的兒子。

馮理達馮理達

“和母親聊天時,我經常就中國的醫改、教育、腐敗和房地產等問題發些牢騷。可每當這時候,母親都會從正面、用非常光彩的東西教育我。”羅悠真回憶說,“母親常說,有哪個開發中國家能同時舉辦奧運會、世博會?那都是競爭出來的,共產黨要是沒有能力領導好這個國家,中國要是不好的話,人家能讓咱們辦嗎?”

寒暑代序,海軍總醫院領導換了一屆又一屆,但不管哪一任領導,提起馮理達,最佩服的就是她的黨員本色。醫院原政治部主任張允說:馮理達的組織觀念很強,她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後,每次開完政協會議,就抱著一摞檔案,像個國小生一樣向我們匯報。醫院原政委龍連模說:馮理達經常叫我黨代表、老政委,但是我覺得自己不如她。有段時間我們探討蘇聯為什麽解體時,她說著說著握著雙拳就站起來了,接連說了4遍“共產主義一定會實現”。醫院原院長楊曄說:我當了10年的院長,她從來沒有向我提過任何個人要求。醫院現任院長段蘊鈾說:當院長8年來,馮理達每次出國回來,都會自覺向我們匯報情況……

嚴格按照規定定期向組織匯報思想,主動向組織遞交自我鑒定,外出時間超過兩周,都以書面形式匯報——從遞交第一份入黨申請書直至去世,馮理達整整堅持了59年。馮理達的辦公室裏,<毛澤東選集>中夾滿了用紙條作的書簽,書頁上寫滿了心得主解;翻閱了多遍的<鄧小平文選> ,書的邊緣都磨破了;一本<"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學習綱要>中滿是圈圈點點、各種標記;一本<國防和軍隊建設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學習綱要>,她隨身帶,反復學。熟悉馮理達的人都知道她有一個習慣,每次黨代會召開後,她都會用毛筆正楷恭錄修訂後的黨章全文,送給醫院的領導和身邊的黨員。從十四大到十七大,她一直堅持這麽做。在馮理達身邊工作了24年的陳淑英一開始曾問她,馮老,您為什麽要抄黨章?馮理達說:“讀8遍不如抄一遍。一個黨員選擇什麽?應該追求什麽?答案都在黨章裏。”羅悠真清楚地記得,當聽到蘇聯解體的訊息後,母親整整3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停地抄寫黨章,為的就是在那裏找到真正的答案。馮理達一生獲得無數榮譽和證書,但她最看重的,是15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黨支部書記。一張1988年3月5日由海軍總醫院頒發的“學雷鋒積極分子”榮譽證書,也被馮理達儲存至今。馮理達最喜歡的歌曲是<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共產黨員好比種子>;最喜歡的植物是蘭花和翠竹,曾作詩<蘭竹頌>詠之:芝蘭幽且香,竹虛節亦強。人向頌蘭竹,學它品高尚。

情懷:一切獻給黨,畢生踐行黨旗下的誓言

馮理達屬牛。她家中收藏有7尊牛的擺件,一一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她說:“我要像牛一樣,活著幹,死了算,一輩子就知道傻幹。”

馮理達馮理達

海軍總醫院原傳染科護士李永妹記得,1974年冬天,醫院收治了一名中毒性痢疾患者。有天晚上11時多,病人把被褥和床上弄得到處都是大便。馮理達二話沒說,抱起病人就開始換衣服,還打來熱水幫他擦洗身體,一直忙到凌晨。1995年,13歲北京女孩王惠身患結核性腦膜炎並發腦積水,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馮理達為她進行輔助治療後,專門請來腦腫瘤專家對她進行手術。為了減輕患者家庭負擔,馮理達安排她住到自己的辦公室,並為她買了食堂就餐卡,時間長達2個多月。痊愈後,馮理達又出資讓她學習電腦。

馮理達是專業技術2級,享受高級領導幹部待遇。80歲之前,除了參加公務活動,她每天騎腳踏車上下班,直到2004年騎腳踏車上班途中被汽車撞傷,在醫院領導的一再勸說下才開始坐配給她的專車。多年來,馮理達的住房面積一直沒有達到標準,可她從未提起。2000年,醫院按規定標準補給她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可她說:“我的房子夠住了,請組織上把這套房子分給住房困難的同志吧。”從1988年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成立之日起,馮理達即擔任了常務理事。每逢參加各種會議和活動,她都結合自身特殊經歷和深切體驗,宣傳“一國兩製”方針,積極推動海峽兩岸民間交往。擔任全國政協委員後,馮理達每年都深入社區、部隊和機關調研,參政議政。“開會時我去得都夠早的,沒想到馮大姐比我還早。討論<反分裂國家法>時,她第一個站起來發言,平常不大鼓掌的委員們,那天集體為她熱烈鼓掌。”全國政協委員、北京海淀區法院法官尚秀雲說。

就在馮理達生命的最後一個月,她每天的工作仍排得滿滿當當。辦公室裏一張至今沒有擦去的記事板上,藍色的水筆字跡依然清晰:

2008年1月13日,修改健康健美講課稿;

2008年1月14日:聽取北京市抗癌樂園工作人員的工作匯報;

2008年1月15日:接待廣東從化市市委書記,聯系廣州中醫葯城落成簽約事宜;

2008年1月16日:與衡水市委書記商談社區健康健美長壽活動開展情況;

2008年1月18日:去領“迎奧運科學健身獎證書”。——這是馮理達一生中最後一個獲獎證書。這一天,住院中的馮理達病情惡化,出現昏迷狀態。

“她是累倒的!”馮理達住院期間的治療組組長、海軍總醫院幹部病房一科主任朱曉法掩面而泣,“馮老的病症是老年肺間質纖維化改變伴感染,主要是由于長期受涼、勞累後不休息,每次感染都沒有徹底治療好引起的。”彌留之際,馮理達拉著兒子羅悠真的手,斷斷續續地說出她留給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句話:“悠真,你爸爸想我了,我要走了……”

2008年2月8日18時10分,夜幕降臨,華燈初上,馮理達靜靜地走了。然而,她高擎的理想信念之火炬,依然在熊熊燃燒……

民眾懷念語錄

1,馮理達老鄉,家鄉巢湖人民永遠懷念您!

2,你是一位讓人從內心敬佩的人,祝一路走好!

3,黨和人民軍隊需要這樣的人才!

4,一個有理想,並為著這種崇高的理想堅定的實踐、求索、追求的人,我們是後來著,向您學習……

5,中國海軍的驕傲,致敬!

我見到過這位可敬的女將軍,她樸素善良和藹,和我們這些來自貧困地區的幹部交流談心,贈送她的著作,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6,生命雖終結,精神永留存。

7,她作為醫生,她對生命懷著深深的同情和敬重。任何生命的到來,都有其充分的理由;任何生命的歷程,都充滿著艱辛和磨難;任何生命的花朵,都應當美麗而多彩。然而生命又是那樣的脆弱,不說時間之河無情的流轉,單隻風變災異、遭際乖舛,已經足以給生命不堪的重壓。我們從幼稚可憐的嬰兒,到飽經滄桑的老者,總能夠讀到生命驚天動地的歷史,總能夠看到生命頑強的拼爭。我們應當扮演最佳的同伴,我們不僅分享著生命的光輝,更應當時刻準備著施以援手。我們相信,她生命因有我們的撫慰和關照而會增加其應有的尊嚴。

8,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裏,馮理達同志以自己的人生經歷抒寫了又一段“將門虎女”的故事。她的一生,是繼承先輩遺志、不懈奮鬥的一生;是愛黨、愛國、愛軍、愛民的一生;是忘我拼搏、無私奉獻的一生。

9,在無垠的空中,有著這樣的聲音:治病救人,是我的責任。

10,沒用永久的生者,隻要永恆的勇士!

生命之花

馮理達馮理達

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裏,馮理達同志以自己的人生經歷抒寫了又一段"將門虎女"的故事。她的一生,是繼承先輩遺志、不懈奮鬥的一生;是愛黨、愛國、愛軍、愛民的一生;是忘我拼搏、無私奉獻的一生。 她是一朵永不凋謝的生命之花。把馮理達同志未竟的事業進行到底,是我們每一位醫護人員所要為之奮鬥的。

作為一名黨員,她幾十年如一日,持續寫了百萬字的政治學習筆記和體會文章,病榻上依舊囑咐兒子在自己去世後代交黨費一萬元。她把報效祖國當作自己生命的全部意義,在台灣問題上,註重開展對台灣人民的工作,努力溝通兩岸同胞情誼,為加深兩岸同胞相互了解,促進兩岸關系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她對工作一絲不苟,對病人滿腔熱情;作為一位領導,她平易近人,和藹可親,起到了模範帶頭的作用。她的一生將“把一生都獻給黨”這一錚錚誓言體現得淋漓盡致。

這是一團烈火,燃燒著報國濟世的赤誠之心;

這是一泓清泉,流淌著大愛無疆的仁慈之情。

當人們追尋馮理達的漫長人生旅程時,不能不為一個共產黨人擁有如此博大忘我、活力四射的精神世界所震撼。

或許是傳承著名將之父的人格魅力,馮理達天生疾惡如仇、熱情似火,而這種可貴的品行在熔鑄了共產黨人的崇高理想信念之後,其報國為民的畢生追求,變得方向更明確、意志更堅定、行動更自覺。

馮理達風雨傳奇的一生充滿挑戰。難能可貴的是,無論青年時代探求真理,還是日後懸壺濟世,她始終如向陽之花追隨黨的腳步,直至在天命之年實現了數十年之久的入黨夙願,而經由艱難困苦的砥礪,其精神品格愈顯堅毅高尚,更顯生機勃發。

“生我者是母親,育我者是黨,做了黨的人,就要為黨的事業奉獻自己的一生。”她這樣告誡自己,更竭盡躬身踐行,終于以一大寫之人的盡善盡美風範,完成了作為改革開放時代先鋒的道德升華,為世人留下了一座無言的豐碑。

一個黨員就是一面旗幟。在歷經八十七年的風雨考驗,度過黨的又一個生日之際,我們對此感念尤深。馮理達就是一面永遠高高飄揚的旗幟。她畢生愛黨愛國愛人民,高風亮節如明鏡高懸,必將使忠誠者全力前行,怠惰者自強奮起,貪婪者無地自容。

馮理達馮理達

“世間清品至蘭極,賢者虛懷與竹同”。馮理達對蘭竹的頌揚,正是她黨員本色的真實寫照。斯人已去,大愛留世,香馨人間。願所有共產黨員都以此為標竿,在改革開放新征程中交出滿意答卷。

日記選集

愛黨愛國篇

1990年1月6日星期六

很想回家,回家。隻有自己的祖國、自己的家才是好的,隻有自己的國家強又和所有的國家友好才能一切順利,自己的國民才能真正幸福,否則就要受欺侮。家也是一樣,要很好的一個家,有榮譽,信譽,才能站的住腳,而一個人也是一樣,一定要站住腳,才能自己幸福,而自己幸福又是主要先使他人幸福。

1990年6月28日星期四

我是共產黨員,請把最困難的任務交給我。堅定性、純潔性、先進性,要註意在思想上入黨,半個世紀找到黨。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做合格的黨員。

2004年11月23日星期二

今天實足年齡已整整79歲了,虛歲80歲了。過得快真快,匆匆,八秩,隻有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負爸、媽、親人、朋友、同志的希望、期望和願望。當然更要記得自己是黨的女兒,是人民的女兒,是全國老百姓的女兒。

馮理達馮理達

反思激勵篇

2000年7月17日星期一

爸爸媽媽和我在San Fransico舊金山海邊的像片,慶莉洗好作為模板像,真好,媽媽那麽慈祥,爸爸那麽偉大,給我囑咐著要關心祖國,關心民眾、人民老百姓。快快好好學習,報效祖國人民。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的女兒,一定不辜負你們和祖國人民的期望,永遠做一個人民的勤務員,努力學習,努力工作。

2005年8月5日星期五

親愛的媽媽:您的女兒理達每日都在想念著您:您對世界人民、對祖國、對黨的感情鼓舞著我,支撐著我;親愛的媽媽:今天是您109歲壽日,您知道嗎?親愛的媽呀!您的理達還是您的理達。她會跟隨您--我親愛的媽媽走一條您們希望我走的路。那也就是:為了人民、為了祖國獻出自己的一切,而為了這一切就要努力、再努力,努力做一個您們希望中的女兒,努力學習,像您們一樣學到永遠,再努力將一切獻給祖國、獻給人民。像爸爸說的“人民是主宰,科學是救星”。

2006年11月23日星期四

不少朋友來,為了自己的生日,心中很感動,今後一定要更努力學習,工作。

想著親愛的爸爸、媽媽的恩愛,教育,就是永遠不要忘記,是人民培養自己的一家,更教育了自己。

想到親愛的錚,共同生活了幾十年,明年就是六十年了,也永遠不會忘記你和我的恩愛和互相幫助。同時,錚,我們永遠在一起。

想到親愛的兒子又新、貞紀和舜舜,想到他們那麽好,又新那麽忙,但工作那麽努力。

想到那麽多朋友來,心中感動,隻有向大家學習,努力工作。

2007年1月17日星期三

學習李中華同志:

1、人民的驕傲,祖國的脊梁

2、民族的希望、國家的希望,強國之路,民族振興之路

3、國之棟梁,軍中之魂

4、生死關頭才顯藝高人膽大,堅忍不拔更見赤子譜忠心

馮理達馮理達

感謝篇

1999年11月23日星期二

今天已經整整74歲了,仍在上班,仍是現役軍人,自己要感謝黨和人民的培養和關懷。

自己要感謝父母的教育和他們身心所給予自己的榜樣。

自己更要感謝自己親愛的丈夫,五十多年來對自己無微不至的關心和照顧。要感謝親愛的兒子對自己的照顧。

自己隻有努力、再努力,使親人們、同志們更健康、健美、長壽。

2000年7月31日星期一

上午發工資,二級十檔,長了53.8元,感謝黨和人民,感謝爸媽,這次主要是總政科技局、海政科技處考核兩小時後,對自己和免疫中心的工作,認為確實是創新、認真、求實、並且忠于黨和人民。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