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玉祥

馮玉祥

馮玉祥(1882年11月6日-1948年8月22日),譜名基善,表字煥章,安徽巢縣(今巢湖市夏閣鎮竹柯村)人,生長于直隸省保定府(今河北省保定市),民國軍閥,國民革命軍陸軍元帥,西北軍領袖。曾任陸軍第十六混成旅旅長,第十一師師長,陸軍檢閱使。1924年10月23日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發動“北京政變”,將其所部改組為國民軍,任總司令兼第一軍軍長,後任國民軍聯軍總司令,參加北伐,1926年9月17日馮在綏遠五原誓師,任國民革命軍聯軍(後改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司令,1927年5月5日,馮玉祥率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出師潼關,進入河南,策應武漢方面北伐的國民革命軍,協同作戰。1927年7月7日,馮玉祥禮送共產黨出境。1933年8月3日,馮玉祥辭去同盟軍總司令職。後因與蔣介石集團發生利害沖突,舉兵反蔣,自美回國乘船途經黑海時,因輪船失火于1948年8月22日遇難。

  • 中文名
    馮玉祥
  • 外文名
    Feng Yuxiang
  • 別名
    馮基善、馮煥章
  • 國籍
  • 民族
  • 出生地
    直隸青縣(今河北省滄州市)
  • 出生日期
    1882(壬午年)年11月6日
  • 逝世日期
    1948年9月1日
  • 信仰
    基督教
  • 職業
    軍人,高級將領
  • 主要成就
    第一(二)次蘭封之戰
  • 代表作品
  • 軍銜
    北洋陸軍上將、國軍陸軍一級上將
  • 籍貫
    安徽巢縣(今合肥巢湖)
  • 政黨
  • 綽號
    基督將軍、倒戈將軍

人物簡介

馮玉祥安徽巢縣人,原名基善,字煥章,中國近代軍事家,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北洋軍閥時期,曾任陸軍第十六混成旅旅長,第十一師師長,陝西、河南督軍,陸軍檢閱使。1924年10月23日,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發動“北京政變”,將其所部改組為國民軍,任總司令兼第一軍軍長,後任國民軍聯軍總司令,參加北伐,1927年任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後因與蔣介石集團發生利害沖突,舉兵反蔣,先後爆發了蔣馮戰爭和中原大戰,自美回國乘船途經黑海時,因輪船失火于1948年8月22日遇難。

馮玉祥

不幸遇難

1948年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邀請,搭蘇聯輪船“勝利”號,由美返國準備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8月22日,不幸中途因輪船出事而于黑海遇難,“勝利”號正向敖德薩港口進發時,輪上失火,馮玉祥被煙熏窒息致死,與女兒馮曉達一起罹難,享年65歲,其墓位于泰山西麓。

生平經歷

家庭出身

馮玉祥的父親馮有茂,1845年生于安徽巢縣竹柯村,家庭赤貧,馮玉祥的父親做了一個泥瓦匠,馮玉祥的伯父與三叔做了裁縫,馮玉祥的四叔是佃農。太平天國運動席卷到安徽時,馮玉祥的父親外出逃荒,投靠一家地主做傭工,陪著地主家的少爺學武學,考武舉,結果馮玉祥的父親考中了武庠(官辦武學),畢業于投身淮軍將領劉銘傳的“銘軍”,在差遣隊當差,後來慢慢地升到哨長和哨官,參加了平定陝甘回亂,之後隨左宗棠進軍新疆。隨軍從新疆調防內地進駐山東濟寧。

殺機紛紜:馮玉祥刺殺徐樹錚殺機紛紜:馮玉祥刺殺徐樹錚

馮有茂在濟寧與當地婦女遊氏結婚,次年生長子馮基道,後來一共生了七個兒子,其中馮玉祥是次子。長子出世次年,銘軍解散,當時因為生活艱難,營養不足,七個兒子死了五個。文盲的馮有茂南下回老家,考武舉未成,不得已,又重新入伍,隨淮軍至直隸青縣興集鎮。1882年,即光緒八年秋天,生下了馮玉祥,當時按族譜起名為馮基善。這時李鴻章為直隸總督,淮軍在保定府“五營練軍”,馮有茂攜家到保定府,因此保定成了馮玉祥兒童時代的養育之地,第二故鄉。馮玉祥一生都是保定府口音。馮玉祥的父母早年都染有鴉片的嗜好。這在清末,已成為一種最普遍的風氣,尤其是軍政界,簡直無人不吸。

1891年農歷九月,馮玉祥的哥哥補上一份綠營的馬兵的空缺從軍,馮玉祥接替其哥哥的位子進入村裏的私塾讀書,本來馮家隻打算供養長子讀書。馮玉祥開蒙後練習寫字,家貧買不起紙筆,于是就用一根細竹管,頂端扎上一束麻,蘸著稀薄的黃泥,在方磚上練習寫字。馮有茂千方百計想把次子也補上一個兵額,以緩解家庭經濟窘迫。

光緒11年(1892年),營裏有一個兵額,苗管帶決定補給馮有茂的次子,當時怕耽誤了時刻,被別人搶去兵額,來不及問馮有茂次子的名字,就給直接編造了一個名字“馮玉祥”登記入冊。從此,馮基善就更名為馮玉祥,11歲,不用隨營操練,發餉時到營中應名領餉外(步兵,每月3兩6錢銀子),其餘時間仍在家中過活。這在保定府的淮軍,叫做“恩餉”。

12歲時,結束了1年零3個月的私塾教育,入保定練軍營拿槍操練。後來馮玉祥的父親因傷丟了差事,斷了經濟來源。馮玉祥為了多掙一點銀子,就四年如一日在教場練喊佇列口令想成為傳令教習,結果練出一副驚人的大嗓門。

民初仕途

馮玉祥清末1896年加入淮軍,1902年改投袁世凱的武衛右軍。1911年擔任由武衛右軍改編而成的新編陸軍第二十鎮第八十標第三營管帶,曾參與灤州起義。

1926年10月2日:馮玉祥大軍1926年10月2日:馮玉祥大軍

1914年7月馮玉祥任陸軍第7師第14旅旅長,參加鎮壓白朗起義。9月任陸軍第16混成旅旅長。1915年奉令率部入川與討袁的蔡鍔所部護國軍作戰,曾一度擊敗蔡鍔,獲袁世凱頒發三等男爵。後暗中與蔡鍔聯絡,于1916年3月議和停戰。1917年4月被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長職,7月率舊部回響段祺瑞的討伐張勛復闢,復任第16混成旅旅長。1918年2月率部南下攻打孫中山的護法軍,在湖北武穴通電主和,被免職留任。6月率部攻佔湖南常德後,被復原免職處分,11月任湘西鎮守使。

建軍西北

1921年8月任陸軍第11師師長,從屬直系軍閥,率其部隊入陝西,在陝西督軍閻相文自殺之後,接任陝西督軍,並以此地為地盤擴充,受到蘇聯大力支持壯大,其軍隊因此被稱為“西北軍”。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中,出潼關,擊敗河南督軍趙倜,任河南督軍,因殺降將寶德全,被撤河南督軍,赴京改任陸軍檢閱使。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戰爭時,負責在熱河一路抵抗奉軍,在參戰途中,接受張學良50萬銀元的賄賂,率軍返回北京,發動北京政變,囚禁總統曹錕,推翻北洋政府,脫離北洋軍系,改編所部為“國民軍”,電請孫文北上。導致山海關一路的吳佩孚失敗。于11月5日逐溥儀出宮。因無法抗拒直、奉系軍閥的壓力請來段祺瑞主政,遭到排擠。

1925年底馮玉祥參加反奉戰爭,1926年1月1日通電下野,赴包頭。4月9日國民軍再度發動政變,逼走段祺瑞,釋放曹錕,但軍事上失利,不得不撤出北京,在南口堅守。5月馮赴蘇聯考察,同年8月回國。國民軍在南口堅守四個月後,于8月退回西北,9月17日馮在綏遠五原誓師,任國民革命軍聯軍(後改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司令,宣布所部加入國民黨。在擊潰劉鎮華的鎮嵩軍之後,率領西北軍出潼關參加北伐,為國民革命軍指揮官之一。1927年4月寧漢分裂之後,先在鄭州與汪精衛會面,後在徐州與蔣中正會面,最後選擇與南京蔣中正合作,清除內部的中國共產黨人。

與國民黨中央的關系

1929年4月,馮玉祥不滿國軍編遣會議比例式裁兵原則的決議,稱病離開南京。5月14日于潼關出任“護黨救國軍西北軍”總司令,但迅速被南京方面內外夾攻而失敗,被迫離職前往山西。1930年聯同閻錫山、李宗仁等與蔣中正對抗,引發中原大戰,兵敗後隱居山東泰山。

馮玉祥 利他社 反蔣被請出馮玉祥 利他社 反蔣被請出

1933年5月26日與吉鴻昌方振武佟麟閣在察哈爾張家口建立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任總司令,時任察省主席的部將宋哲元並不支持,但又不便反對,因而離職,之後馮率軍攻下由親日軍隊佔領的多倫,引起一陣騷動。惟因實力不足且北平軍事委員會分會方面也派遣凃思宗及徐思賢先生,策反馮系將領與給予番號,因此,馮玉祥忖于大勢已去,遂電請北平軍分會派員整編,願意將抗日同盟軍旗幟放下,1933年6月9日北平軍分會代表凃思宗及徐思賢抵張家口,馮玉祥親迎並請自圖書館由塗將軍擔任主席舉行整編會議,商討善後事宜後返魯。

抗日戰爭時任國防最高委員會常委,第三、第六戰區司令長官,不久被蔣中正撤職。1946年赴美國考察水利,並發表反蔣言論。1948年參加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任中央政治委員會主任。最終與以蔣介石為總裁及主席(總統)的國民黨中央及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徹底決裂。

逝世

1948年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邀請,搭蘇聯輪船“勝利”號,由美返國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8月22日,不幸中途因輪船出事而于黑海遇難,“勝利”號正向敖德薩港口進發時,輪上失火,馮玉祥被煙熏窒息致死,與女兒馮曉達一起罹難,享年65歲,其墓位于泰山西麓。

情感生活

第一任妻子 劉德貞

第一子 馮洪國

第二子 馮洪志

第一女 馮弗能

第二女 馮弗伐

第三女 馮弗矜

第二任妻子 李德全

第三子 馮洪達

第四女 馮理達

第五女 馮穎達

第六女 馮曉達

主要著作

《我的生活:馮玉祥自傳第1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

《我的抗日生活:馮玉祥自傳第二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  

《我所認識的蔣介石》,台北市,捷幼,2007年07月09日。

人物評價

1、1917年馮氏皈依基督教受洗,並利用宗教力量來控製軍隊,故有“基督將軍”的稱號。

2、1953年時任政務院總理的周恩來在馮玉祥骨灰安放儀式上評價:“馮玉祥將軍是一位從舊軍人轉變而成的堅定的民主主義戰士;雖然和所有的歷史人物一樣,由于政治視野的局限,在他身上不可避免地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馮玉祥將軍為中國民主事業的貢獻,將是永垂不朽的。”

馮玉祥:陸軍上將好吟詩作畫馮玉祥:陸軍上將好吟詩作畫

3、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林彪稱彭德懷“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是馮玉祥式的人物。”

4、1982年烏蘭夫(次年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在馮玉祥誕辰100周年紀念大會上評價:“馮玉祥將軍是一位傑出的愛國主義者,可敬的民主鬥士,著名的軍事家和政治家,中國共產黨的真摯朋友。”

5、馮玉祥雖身材魁梧,但膽子極小。曾在抗戰中與其共同作戰的張發奎、白崇禧等人,均在回憶錄中敘述馮因過度懼怕日本空軍空襲而鬧出笑話之事。

6、另外,由于馮氏一生中時常背主倒戈,因此有人將其字“煥章”改為“換章”(換章意即打麻將換牌之意),以諷刺其經常倒戈的行為。他還有“倒戈將軍”和“植樹將軍”的稱號。

7、馮玉祥曾多次謀害政敵,張建功、郭堅、馬廷勷、徐樹錚等人均為其所暗殺。

人物貢獻

對不遵守時間的人深惡痛絕

1927年,因為汪精衛不守會議時間,開會經常缺席、遲到,馮玉祥一怒之下,編成一副對聯送給了他:

一桌子點心,半桌子水果,哪知民間疾苦;

兩點鍾開會,四點鍾到齊,豈是革命精神。

重視植樹

自1915年,孫中山倡導全民植樹後,馮玉祥就忠誠執行孫先生訓教,熱心植樹造林。他曾在他管轄的範圍內,如山西、陝西、內蒙、北京、山東、江蘇等地大量植樹。他在徐州時,他一邊練兵,一邊大力種樹,他曾針對濫伐林木,破壞植被的行為,寫下一首詩:

老馮駐徐州,

大樹綠油油。

誰砍我的樹,

我砍誰的頭。

當代著名軍旅書法家曹學德將軍作品馮玉祥詩當代著名軍旅書法家曹學德將軍作品馮玉祥詩

無償獻血

1922年某日,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將軍得知一名傷兵因患急性敗血症急需輸血搶救,馮玉祥首先對醫生說:“我是O型血,先抽我的血”,很快馮玉祥將軍的300毫升鮮血輸到了傷兵的體內。從而,馮玉祥將軍也就成了中國最早進行志願無償獻血的將軍。

倒戈將軍

馮玉祥一生倒戈三次(另亦有8次的說法,下文有介紹),有“倒戈將軍”之稱!毛澤東謚其為“偽君子”。林彪廬山批判彭德懷時,就把彭德懷歸入馮玉祥一類的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之列。從側面可看出共產黨骨子裏對魏延式人物馮玉祥的評價不高。

影視劇中馮玉祥影視劇中馮玉祥

第一次“倒戈”參與灤州起義,主要目的是反對清王朝。20世紀初,清政府對外出賣主權,對內搜刮人民,勞動人民不甘壓榨,多次舉兵反抗。在1910年春,當時馮玉祥在清朝北洋軍任第八十三標三營管帶,他受到革命思想的影響,與王金銘(第二十鎮七十九標一營管帶)等人發起組織“武學研究會”,在士兵中秘密宣傳反清革命,積極開展革命活動。武昌起義爆發後,馮玉祥與王金銘等積極密謀回響,決定加緊積蓄革命力量,準備在灤州武裝起義,並與天津革命組織“共和會”會長白毓昆等人密切合作,共商舉義事宜。1911年12月31日灤州起義爆發,1912年1月2日,宣布灤州獨立,成立“北方革命軍政府”,並向全國發出通電,發表對內對外宣言及各種文告,闡明軍政府的各項方針政策。可是起義軍準備進攻天津,在雷庄附近與清軍展開激戰。因敵眾我寡,漸居劣勢,戰至次日黎明,起義軍失敗。灤州起義失敗後,馮玉祥被革職遞解保定。

第二次“倒戈”發動北京政變,主要目的是反對直系軍閥統治。

1923年曹錕、吳佩孚控製北洋政府後,具有進步思想的馮玉祥將軍在孫中山推動下,與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上的馮玉祥陝軍暫編第1師師長胡景翼及第15混成旅旅長孫岳結成同盟,決心尋機推倒曹、吳軍閥統治,擁護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國民革命。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直奉兩軍在山海關一線正面接觸,展開連日激戰,雙方投入20萬以上兵力,均出動了海、空軍參戰,戰爭的規模是近代軍閥混戰史上空前的。馮玉祥將軍時任直軍第3軍總司令,他趁直、奉兩軍在石門寨、山海關等地激戰,直系後方兵力空虛,率部倒戈,星夜回師北京,發動著名的“北京政變”, 囚禁曹錕,通電主和,推翻直系軍閥政府,驅逐清遜帝溥儀出宮,改所部為中華民國國民軍,自任總司令兼第1軍軍長,電邀孫中山赴京共商國事。此時的孫中山已是重病纏身,為了國家的前途他毅然北上,並提出“召開國民會議和廢除不平等條約”兩大號召,同帝國主義和北洋軍閥作鬥爭。不幸的是孫中山于1925年1月26日,被確診為肝癌,3月12日病故,雖然孫中山提出的兩大號召沒有實現,但直系軍閥統治遭到毀滅性打擊。

第三次“倒戈”發動反蔣戰爭,主要目的是反對蔣介石獨裁。北伐革命勝利後,蔣介石任國民政府主席兼陸海空軍總司令,他為了確立個人獨裁統治的局面,決定改組國民政府,實行“以黨治國”的“訓政,以“裁軍建設”相號召,力圖“編遣”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的軍隊,加劇了與國民黨內部各軍事實力派之間的矛盾,遂至兵戎相見,1930年5月馮玉祥將軍率部倒戈,與晉綏軍閻錫山部隊聯合共同發動反蔣戰爭,史稱中原大戰,這場戰爭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蔣軍雖攻佔河南歸德(今商丘)等地﹐但總的情勢不利,蔣軍撤守魯西南和豫南漯河地區。第二階段反蔣各派在北京召開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擴大會議﹐宣布成立以閻錫山為主席﹐閻錫山﹑汪精衛﹑馮玉祥﹑李宗仁等七人為委員的國民政府﹐與南京國民政府對峙﹐但由于其內部各派各懷鬼胎,尤其是閻錫山的一些做法引起了反蔣軍的主力——馮玉祥的西北軍很多將領的不滿,在蔣軍的反攻下,戰局每況愈下﹐8月閻軍放棄濟南,馮玉祥的“八月攻勢”也遭到失敗。蔣軍在兩湖﹑津浦﹑隴海﹑平漢各戰場取得全面勝利。第三階段持觀望態度的張學良9月18日通電擁蔣後,張學良率東北軍入關佔領平﹑津﹑河北﹐反蔣聯軍迅速瓦解﹐北京擴大會議遷至太原舉行﹐不久即風流雲散,閻、馮二將軍通電下野,中原大戰以馮閻聯軍失敗而告終。

對于馮玉祥的倒戈次數,已經有很多歷史學家和研究者進行更正,馮玉祥一生倒戈的次數準確的應該是八次,依次為:

第一次 灤州起義 倒滿清

第二次 護國運動 倒袁世凱

第三次 武穴停兵 倒段祺瑞

第四次 北京政變 倒吳佩孚

第五次 拉郭松齡 倒張作霖

第六次 五原誓師 倒北洋

第七次 國共分裂 倒共產黨

第八次 中原大戰 倒蔣介石

基督將軍

1917年馮氏皈依基督教受洗,並利用宗教力量來控製軍隊,故有“基督將軍”的稱號。

馮玉祥馮玉祥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馮玉祥與其部將張之江、李鳴鍾、張樹聲、韓復榘等人打起反清旗號,參與了“灤州起義”,可惜被人出賣,功敗垂成。事後,馮玉祥被革職遞解保定,不久後卻輾轉來到北京。到北京後,得到軍政執法處處長陸建章的營救和提拔,作了京衛軍營長。在北京的這段時間,馮玉祥對基督教有了更多的接觸,他幾乎每個禮拜天都要去美以美會的亞斯立堂(即崇文門堂)參加禮拜,並和該堂主任牧師劉芳結為好友,與其暢談信仰之道。此時,馮玉祥對基督教信仰的理解深刻了許多。他說:“耶穌是個大革命家。他講貧窮的人得福音,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他還責備法利賽人假冒為善。”此言中明顯地包含著以宗教救國的思想。

1917年聖誕節,劉芳牧師在亞斯立堂主持隆重的洗禮,共有94人接受洗禮,馮玉祥將軍也在其中。自此,馮玉祥正式加入基督教,成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馮玉祥正式歸主後,便嚴格按聖經的要求做人,無論治軍,還是生活,都活出了基督徒應有的品格,也盡上了基督徒應盡的本分。

馮玉祥倡導“以教治軍”,用基督教的教導來管理官兵。提倡節儉,反對奢華,要求官兵潔身自好。馮玉祥與士兵一樣,穿灰布軍裝,睡稻草地鋪,每餐僅一菜一湯,數十年如一日。在馮軍中嚴禁吃喝嫖賭,嚴禁穿著綢緞,甚至嚴禁吸食香煙,馮玉祥自己也從來不用煙酒待人。為了使官兵對基督教信仰有更多了解,馮玉祥經常邀請教會的牧師到軍中傳講福音,教導官兵以基督教信仰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並為願意歸主的官兵施洗。同時,馮玉祥也為軍中聘請了隨軍牧師,以更好地傳揚福音並牧養軍中的信徒。在馮玉祥的這種努力下,部下不少官兵歸信了基督。單1924年一次聚會中,就有官兵5000人接受了洗禮。馮軍中信仰基督教的官兵,最為著名的是張之江將軍,張之江曾經極力反對基督教,但在馮玉祥的影響下,最終成為虔誠的基督徒。他曾于1925年花去30000銀圓,印刷了10000冊聖經,封面上燙有金字:“此乃天下之大經也”。此批聖經分發給部下閱讀,也分送給一些願意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慕道友。

1919年馮玉祥被調任湘西鎮守使,駐守常德。期間,結識了美國傳教士羅感恩大夫,羅氏時常給馮部下的官兵看病、講道。後來,羅感恩在給馮玉祥的妻弟治療精神病時,被其開槍打死,馮玉祥對此深感愧疚。為了補償內心的虧欠,馮玉祥給遠在美國的羅感恩之子寄去800塊大洋作為學費。不料,羅子卻將此款原封不動地返還。馮玉祥便用此款建造了一座可容納500人的禮拜堂,定名“思羅堂”。此堂全部為木質結構,可以隨時拆遷,隨意挪動。此後,馮玉祥的軍隊遷在哪裏,就把這座活動禮拜堂搬到那裏。

1922年,任陝西督軍後,馮玉祥依然對信仰保持著極大的熱情,和陝西教會的同工多有聯系,其中關系最篤的是時任陝西聖公會會長的浦化人牧師。浦化人被國民黨逮捕後,還是馮玉祥設法將其保救出獄。在陝西期間,馮玉祥計畫在察哈爾省(今屬河北省)的張家口興建一個“福音村”,並已請人繪製了藍圖。村的中央是教堂,四圍是住宅,還有學校和戲院。可惜後因戰爭爆發,使這一美好的計畫最終未能實現。

1936年,南京基督教會在莫愁路舉行新堂破土儀式,馮玉祥應邀參加了布道活動,還給教堂的奠基石題了詞——“因為那立好了根基的就是耶穌基督”。馮玉祥的墨寶至今依然存留,常常吸引遊人駐足欣賞。

瓷器情篤

馮玉祥常以瓷器來自示儉樸。據說他任國民黨行政院副院長等職時,請客吃飯,用的都是自備的粗瓷碗粗瓷碟。

自編軍歌  

軍歌是凝聚軍心、激發鬥志的軍旅共同語言。一支戰鬥部隊唱一次軍歌,就等于上一堂政治課;唱一次軍歌,也等于磨礪了一次鋼刀,激勵了一番情懷。

馮玉祥將軍深知軍歌的作用。在那個烽火年代他寫了很多的軍歌,體現將軍帶兵打仗的風範。

馮玉祥書法馮玉祥書法

自1912年始,馮玉祥帶領的部隊中,流傳著許多首馮玉祥作詞的歌曲,最主要的有3首——《射擊軍紀歌》、《戰鬥動作歌》、《利用地物歌》。馮玉祥要求官兵在出操、訓練來回的路上,首先唱這3首歌,如果唱畢尚未到操場或營房,再唱其他歌。為什麽馮玉祥會寫這3首歌呢?

1912年2月19日,馮玉祥到陸建章處,正值陸編練左路備補軍5個營。陸委任馮玉祥為第2營營長,並讓他自己招募兵員。馮玉祥在景州(現景縣)親自招募,要求身體健康、貭素淳樸。這一營人的訓練由馮玉祥自定計畫,除按陸軍課目正規訓練外,加設拳擊技術班、器械體操班,並編了《八百字課本》、《六百字課本》,供士兵學文化,同時他還編了歌曲教全營唱。在他訓練這一營人的時候,第80混戰團(即馮曾任過管帶的原80標)正于百靈廟作戰。他寫信給該團的老朋友們,探問作戰實況,並問及以前的訓練是否適合實際作戰的需要。該團1營營長王石清、2營營長鄭金聲等都按實際作戰的詳細情況作了回答。馮玉祥研究了這些信件的內容,認真修改訓練內容和計畫,並把要點編成歌曲教唱,使士兵易于通曉,便于記憶,以提高部隊戰鬥力,減少戰時的傷亡。

《射擊軍紀歌》(共5段詞,附第一段):射擊軍紀重要,皆須確實施行。雖在敵火之下,務要堅韌沉著。力求發揚槍火效力,時常註意利用地形,時常註意利用地形。

《戰鬥動作歌》(共5段詞,附第一段):戰鬥動作切要,目兵(士兵)均須牢記:一聞前進命令,奮勇不顧敵火。戰友傷亡取其子彈,如無命令不得顧之。馮理達

《利用地物歌》(共2段詞,附第一段):戰鬥時,重射擊,殺敵為第一。選擇地物遮蔽身體最忌是聚。留神小排指揮地域,不可擅離。攻擊之時切莫佔據難超之地,礙鄰兵發槍擊,要註意。

馮玉祥很重視軍民關系。他為搞好軍民關系,1922年編了一首《愛姓歌》。他在談到為何編這首歌時寫道:“我在國民軍時候,新兵入伍,首先教他們一首《愛百姓歌》,使他們一當兵就知道軍民是怎樣的關系,那他們以後再不敢欺壓良民。而這樣國民軍也能得到民眾的愛護。我想這個歌是有大作用的。”他講到一次由常德開拔到津市,在大雨滂沱中,兵分5路。“人馬車炮肅靜整齊,完全照著預定計畫,平平安安到達目的地,後來遇見常德各界紳商,談到那次我們開拔,地方百姓都不知道,還以為是平常的行軍演習,口口聲聲地誇獎。在那時的軍隊中是難有的。我覺得國家養軍隊,責任就在保護人民。不驚擾百姓,隻是守了本分而已,有什麽可誇的?”

《愛百姓歌》(共2段詞,附第一段):軍人須知愛惜百姓,我之糧餉民所供。食民之膏衣民之脂,遇有禍患我們保。平內亂,御敵擾,不使百姓受苦惱。紀律嚴,名譽好,軍民一體國之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