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桂芬

馮桂芬

馮桂芬(1809~1874)晚清思想家、散文家。字林一,號景亭,吳縣(今江蘇蘇州)人,曾師從林則徐。道光二十年進士,授編修,鹹豐初在籍辦團練,同治初,入李鴻章幕府。少工駢文,中年後肆力古文,尤重經世致用之學。在上海設廣方言館,培養西學人才。先後主講金陵、上海、蘇州諸書院。馮桂芬為改良主義之先驅人物,最早表達了洋務運動"中體西用"的指導思想。著有《校邠廬抗議》、《說文解欄位註考證》、《顯志堂詩文集》。

  • 中文名稱
    馮桂芬
  • 外文名稱
    Guifen Feng
  • 別名
    林一
  • 國籍
    中國
  • 民族
    不詳
  • 出生地
    江蘇蘇州
  • 出生日期
    1809年
  • 逝世日期
    1874年
  • 職業
    思想家/散文家
  • 畢業院校
    曾師從林則徐
  • 信仰
    不詳
  • 代表作品
    著有《校邠廬抗議》、《說文解欄位註考證》、《顯志堂詩文集》。

簡介

馮桂芬(1809~1874),字林一,又字景亭(又作景庭),自號鄧尉山人。江蘇蘇州府吳縣(今蘇州)人。清道光二十年(1840)庚子科李承霖榜進士第二人。精歷算、鉤股之學。嘗避兵至上海,總司江南機器製造局添建廣言館事。書宗歐、虞,工行草,疏秀簡逸,別具畦町。著《校邠廬抗議》。卒年六十六。

人物生平

馮桂芬因出生時,正值桂花開放,故得名桂芬。馮桂芬祖輩累世名門望族。到他父親這一代,家中失火,從此一蹶不振。他自幼博覽群書,通經史,精歷算、鉤股之學,以才學聞名鄉裏。自幼聰慧特異,讀書能一目數行。20歲弱冠,補為縣學的生員。馮桂芬在貧困交加中發憤圖強。年輕時,曾為該邑縣令記室,兼治錢谷。縣令由于拖欠納糧,要被奪職罷官。他盡力為縣令爭辯不得,拂衣而去。馮桂芬遇事能深思熟慮,雖然沉默寡言,但是面臨大事、決斷大疑,他就會慷慨激昂,直任不辭。馮桂芬嚴于律己,不輕易與人交往,尚未出仕,已經名重大江南北。

馮桂芬像馮桂芬像

道光十二年(1832)參加鄉試,考取舉人。道光十二年(1833),林則徐任江蘇巡撫時,識拔了素昧平生的馮桂芬,稱他為"百年以來僅見"的人才,並招入撫署讀書,收為學生。又參加道光二十年(1840)庚子科禮部試、殿試,欽賜一甲二名進士及第,授翰林院編修。在道光二十三年,他任順天鄉試同考官。道光二十四年(1844)五月,馮桂芬為廣西鄉試正考官,旋丁母憂,服闋,曾任金陵"惜陰書院"山長。道光二十四年,典廣西鄉試,得士多名宿。道光二十八年(1848),馮桂芬重返京城。

鹹豐三年(1853),太平天國于南京建都,他則被指派于南京附近的蘇州,協助組織軍隊與太平軍對抗。鹹豐十年(1860),太平軍攻下蘇州,兵敗的他前往上海,並繼續參與李鴻章的湘軍以鎮壓太平天國運動,之後並協助李鴻章,以英美兵器經驗自創淮軍幕僚期間,他完成了政論代表作《校邠廬抗議》四十篇,提出"以中國之倫常名教為原本,輔以諸國富強之術"。他的主張對洋務派有很大影響,被資產階級維新派奉為先導。俞樾曾經贊揚他"于學無所不通,而其意則在務為當世有用之學"(《顯志堂集序》)。

清軍奪取蘇、常後,他于同治元年(1862)力請李鴻章奏減蘇南田賦,最後朝廷同意蘇州、松江、太倉三州府減稅三分之一,常州、鎮江府減稅十分之一。章太炎在《訄書·定版藉》中曾予以抨擊。晚年移居木瀆後,在家開修志局,纂修成《蘇州府志》153卷。曾先後主講南京惜陰、上海敬業、蘇州紫陽、正誼諸書院,輿地、算學、國小、水利、農田,皆有講求對當時的河漕、兵刑、鹽鐵等問題尤有研究。論學不為門戶之爭,能接受資本主義影響,主張"採西學","製洋器"。工書法,書宗歐、虞,工行草,疏秀簡逸,別具畦町。馮桂芬後卒于木瀆寓所,葬在天池山北竹塢雞窠嶺,木瀆現闢有"榜眼府第"。蘇州紳民為他立祠奉祀。在他去世後,光緒九年(1883)《蘇州府志》付梓出版。

馮桂芬馮桂芬

學術主張

文學主張

馮桂芬自幼善于寫駢文,未作官時,已經名重江南。他平生好讀書,從未荒廢學業。中年後,他致力于古文辭。學習各種經說,師宗漢代儒家,也以宋代儒家為老師。除經史外,馮桂芬對其他書也無所不窺,凡天文、輿地、兵刑、鹽鐵、河漕等,全都細心研究,窮思極慮,探求本原,大有撥亂反正的志向。

馮桂芬的文學主張,要求突破桐城派的樊籬。主張"稱心而言"。他在《復庄衛生書》中聲言"不信義法之說",並針對桐城派所標榜的孔、孟、程、朱的"道統",指出文雖載道,"道非必天命、率性之謂,舉凡典章製度、名物象數,無一非道之所寄,即無不可著之于文"。又針對桐城派標榜的韓、柳、歐、蘇的文統,指出"長于經濟者,論事之文必佳,宣公奏議,未必不勝韓、柳;長于考據者,論古之文必佳,貴與《考》序,未必不勝歐、蘇"。明確要求"稱心而言",擴大散文的思想內容,解放散文的語言形式。他認為桐城義法是束縛散文創作之例,反對"周規折矩尺步繩趨"。因此,在他的《校邠廬抗議》中對"于經國大計,指陳剴切","凡所陳敷,皆所以救當世之急,在百年前不失為有識之言。"他的文章"長于持論,而拙于敘事"。體現了鴉片戰爭前後要求打破桐城枷鎖的進步潮流。

馮桂芬行書六言聯馮桂芬行書六言聯

馮桂芬文,長于持論,不為浮詞,以政論文成就最高,往往心細慮周,指陳剴切,氣理暢達。有《校邠廬抗議》40篇,最為突出,曾被俞樾比作仲長統的《昌言》。如《製洋器議》開頭說:"有天地開闢以來未有之奇憤,凡有心知血氣,莫不冠發上指者,則今日之以廣運萬裏地球中第一大國而受製于小夷也。"但其子所編的《顯志堂集》,則將《採西學議》、《製洋器議》等最有代表性的18篇略去,僅收22篇。

秉承顧炎武思想

馮桂芬受顧炎武的學術思想影響,十分尊重敬仰顧炎武。凡抵京城,必前往顧炎武祠致祭。馮桂芬自己相信二種操守:第一,是萬鍾粟千匹馬也不能改變他的節操。年少受貧時他懂得通曉和了解民情,留意民間掌故。第二,是私下自謂:不居人之下,在人們眼裏,他永遠是個文人學士,不以吏事相許,不憑官位對待他人。?

博採眾長

馮桂芬做學問講求以有用為主,做文章主張沒有空話。他論述改革政治的道理,確實能夠闡明古代先人統治的哲理精神,而針砭末流的過失。他曾經寫過四十篇評議,按他自己的說法:"讀書十年,涉歷艱難情偽三十年,間有私議,不能無參以雜家,佐以私臆,甚至羼以夷說、而要以不叛三代聖人之法為宗旨。"就是說博採眾長而不離代聖人進言的宗旨。

洋務思想

馮桂芬之思想,上接林、魏,下啓康、梁,其意義不單單隻是"求西學、思變法"的一脈相承,而在于其率先提出了消解現代化過程中的中西、古今矛盾的方法,即"惟善是從"。馮桂芬"惟善是從"的思想根基于中國文化中的見賢思齊、剛健有為的傳統,是從中國文化本土生長出來的、可以導致中國文化與時俱進的極其寶貴的思想,也是中國文化具有強大生命力的生動體現。

馮桂芬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更加全面地論述了向西方學習問題。他繼承了林則徐、魏源的傳統,肯定了"師夷長技以製夷"的口號,主張學習西方的軍事工業。不過,軍事工業隻是他學習的一個方面了。馮桂芬指出"此外,如算學、重學、視學、光學、化學,皆得格物致理。輿地書備山川厄塞風土物產,多中人所不及。"看到了"農具、織具百工所需,多用機輪,用力少而成功多,是可資以治生。"明確提出在農、工業生產中採用機器的主張。究竟夷之長技有哪些?馮桂芬的認識較魏源有較大的進步。他總結出中國五不如夷。除了認識到船堅炮利不如夷外,還認識到"人無棄才不如夷,地無遺利不如夷,君民不隔不如夷,名實必符不如夷"這裏馮桂芬除了在技術方面外,還提出了"君民不隔"問題,這是很可貴的。馮桂芬提出了"自強攘夷"的主張,他把其主張概括為"以中國之名教倫常為原本,輔之以諸國富強之術。"

馮桂芬非常強調中國自己掌握新式技術。他用了一段很精彩的話:"或曰,購船僱人何如?曰,不可。能造,能修,能用,則我之利器。不能造,不能修,不能用,則仍人之利器也。利器在人手,以之轉漕,而一日可令我飢餓;以之運鹽,而一日可令我食淡;以之涉江海,而一日可令我復溺┅┅借兵僱船皆暫也,非常也。目前固無隙,固可暫也。日後豈能必無隙,固不可常也。終以自造、自修、自用之為無弊也。"這裏包含著開發中國家在向發達國家學習中必須自己掌握經濟命脈,才能確保獨立的思想。這個思想,對于今天第三世界諸國在同發達國家打交道有借鏡意義。

馮桂芬對清朝的腐敗統治有所不滿,建議改革時政。他重視西方經世致用之學問,主張採用西學、製造洋器,他以中國的倫常名教為本,輔以外洋諸國富強新術。他的思想理論對洋務派有很大影響,同時也被資產階級改良派奉為先導。

馮桂芬去世以後,他的治國理論,如:裁減冗員、精製規則、停捐輸、變科舉、廣取士、廢武科、採用西學、製造洋器等等評議,全都被朝廷甄別、採納,大部分得以施行。即使到光緒年間大搞變法,也是要變法而沒能背離他的統治之道。

其它成就

他擅長于書法,以篆書、隸書著稱于世,尤其精于隸書。馮桂芬人品方正,舉止嚴肅,清心寡欲,摒棄安逸。入朝為官初期,林則徐在江蘇做巡撫,就看重馮桂芬,認為他是國家的人才。在林則徐編輯西北水利的書籍時,馮桂芬參與編校工作。

他曾經輔佐陶澍,以及作李鴻章的幕僚;建立會防局,調和中外,處于清王朝內外交困之際,馮桂芬是最富治世之才的學者之一。馮桂芬家居遇事奮發,不避勞怨,服官雖僅十年,凡漕河,建學,積儲諸政,以及條議等等皆出其手。他精研算學,賞以意造定向尺,及反羅經,以步田繪圖。馮桂芬著述頗豐,其中《校邠廬抗議》二卷,關于改革腐敗時政的見解,切中要害;顯示了馮桂芬熟諳西洋事務和他的進步思想。因此該書尤為世人所重。?

主要論著

著有《校邠廬抗議》、《兩淮鹽法志》、《說文解欄位註考證》十六卷、《弧矢算術乞田草圖解》、《西算新法直解》、《顯志堂詩文集》十二卷、《使粵行記》、《兩淮鹽法志》等書,成卷數以百計。?

藏書之家

清思想家、藏書家。字林一,號景庭,晚號懷叟,別號鄧蔚山人,江蘇吳縣(今江蘇蘇州)人。補縣學生。道光十二年(1832)舉于鄉。二十年(1840)中進士,授編修,補右春坊右中允,入李鴻章幕府。對清朝腐朽統治有所不滿,多次建議改革時政。重視經世致用之學,先後主講南京惜陰、上海敬業、蘇州紫陽、正誼諸書院,約20年。所學甚博,經史掌故之外,于天文、輿地、算學、國小、水利、農田,皆有講求。任《蘇州府志》總纂官,為東南文史耆宿。家有"一仁堂"、"耕漁軒"藏書樓,牙簽萬軸,並請龔子韋負責管理和整理藏書,同治十二年(1874)葉昌熾偕管禮耕等人曾為之整理書籍20架,分為經史子集四部。藏書印有"檢校邠詩小經濟"、"校邠廬"、"鄧蔚山人"等。著《校邠廬抗議》、《顯志堂集》、《說文解欄位註考證》、《弧失算術細草圖解》、《西算新法直解》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