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延巳

馮延巳

馮延 (903--960),南唐詞人,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人。仕于南唐烈祖、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官終太子太傅,卒謚忠肅。他的詞多寫閒情逸致,文人的氣息很濃,對北宋初期的詞人有比較大的影響。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其詞集名《陽春集》。

  • 中文名稱
    馮延巳
  • 別名
    馮延嗣、馮正中
  • 國籍
    南唐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陵
  • 出生日期
    903年
  • 逝世日期
    960年
  • 職業
    宰相、詞人
  • 主要成就
    開創“以景寫情”的手法
  • 代表作品
    《陽春集》

​生平簡介

仕途之路

南唐開國時,因為多才藝,先主李昪任命他為秘書郎,讓他與太子李璟交遊。後來李璟為元帥,馮延巳在元帥府掌書記。李璟登基的第二年,即保大二年(944年),就任命馮延巳為翰林學士承旨。到保大四年(946年),馮延巳終于登上了宰相的寶座。第二年,陳覺、馮延魯舉兵進攻福州,結果死亡數萬人,損失慘重。李璟大怒,準備將陳覺、馮延魯軍法處死。馮延巳為救兩人性命,引咎辭職,改任太子太傅。保大六年(948年),出任撫州節度使。在撫州呆了幾年,也沒有做出什麽政績。到了保大十年(952),他再次榮登相位。

馮延巳

延巳當政期間,先是進攻湖南,大敗而歸。後是淮南被後周攻陷,馮延魯兵敗被俘,另一宰相孫晟出使後周被殺。958年,馮延巳被迫再次罷相。當時朝廷裏黨爭激烈,朝士分為兩黨,宋齊丘、陳覺、李征古、馮延巳等為一黨,孫晟、常夢錫、韓熙載等人為一黨。幾次兵敗,使得李璟痛下決心,鏟除黨爭。于958年下詔,歷數宋齊丘、陳覺、李征古之罪,宋齊丘放歸九華山,不久就餓死在家中,陳覺、李征古被逼自殺。至此,宋黨覆沒。而馮延巳屬于宋黨,居然安然無恙,表明李璟對馮延巳始終信任不疑,也可能是馮延巳作惡不多。罷相兩年後,即公元960年,馮延巳因病去世,終年五十八歲。也就是這一年,趙匡胤奪取天下,建立起北宋王朝。再過一年(961),李璟去世,李煜即位。

馮延巳的人品

馮延巳的人品,頗受非議,常常被政敵指責為“奸佞險詐”(文瑩《玉壺清話》卷十),“諂媚險詐”(陸遊《南唐書·馮延巳傳》)。他與魏岑、陳覺、查文徽、馮延魯五人被稱為“五鬼”。政敵的攻擊,難免言過其實,但馮延巳一再被人指責,似乎也不是毫無根據。馮延巳的政治見解和政治才幹確屬平庸。比如他曾說:“先主李昪喪師數千人,就吃不下飯,嘆息十天半月,一個地道的田舍翁,怎能成就天下的大事。當今主上(李璟),數萬軍隊在外打仗,也不放在心上,照樣不停地宴樂擊鞠,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據馬令《南唐書·馮延巳傳》)這番話,足見馮延巳政治上的平庸荒唐。

多才多藝

跟李璟、李煜一樣,馮延巳也多才多藝,這也是李璟信任他的重要原因。他的才藝文章,連政敵也很佩服。《釣磯立談》記載孫晟曾經當面指責馮延巳:“君常輕我,我知之矣。文章不如君也,技藝不如君也,詼諧不如君也。”陸遊《南唐書·馮延巳傳》記載孫晟的話是:“鴻筆藻麗,十生不及君;詼諧歌酒,百生不及君;諂媚險詐,累劫不及君。”兩處記載,文字雖不一樣,但意思相同。看來馮延巳為人確實多才藝,善文章,詼諧幽默。又據《釣磯立談》記載,馮延巳特別能言善辯。他“辯說縱橫,如傾懸河暴雨,聽之不覺膝席而屢前,使人忘寢與食”。他又工書法,《佩文齋書畫譜》列舉南唐十九位書法家的名字,其中就有馮延巳的大名。他的詩也寫得工致,但流傳下來的僅有一首。不過馮延巳最著名最有成就的,還是詞。

馮延巳

馮延巳詞的特點,可以用四個字來概括:因循出新。所謂“因循”,是說他的詞繼承花間詞的傳統,創作目的還是“娛賓遣興”,題材內容上也沒有超越“花間詞”的相思恨別、男歡女愛、傷春悲秋的範圍。所謂“出新”,是說他的詞在繼承花間詞傳統的基礎上,又有突破和創新。

如馮延巳在表現愛情相思苦悶的同時,還滲透著一種時間意識和生命憂患意識。他在詞中時常感嘆人生短暫、生命有限、時光易逝。表現人生短暫的生命憂患意識,成為詩歌中常見的主題。但在詞中,是馮延巳第一次在詞中表現這種生命的憂患。人生本來就短暫,因此希望在有限的人生中充分享受愛情的幸福,在短暫的青春期及時享受愛情的歡樂,可偏偏“別離多,歡會少”。愛情失落的苦悶中又包含著一層生命短暫的憂患,這既強化了愛情失落的苦悶,也表現出了人生的悲劇,從而豐富了詞作的思想內涵,提升了詞的思想境界

馮詞寫愁的最大特點,是憂愁的不確定性和朦朧性。他詞中的憂愁,具有一種超越時空和具體情事的特質,寫來迷茫朦朧,含而不露。馮詞中的憂愁“閒情”,常常很難確指是什麽性質的憂愁,是因為什麽原因而苦悶。比如前面例舉過的《鵲踏枝》中的“閒情”,就很難說清是一種什麽樣的情,一種什麽樣的愁。他隻是把這種閒情閒愁表現得深沉而持久,想拋擲也拋擲不了,掙扎也掙扎不脫,像孫悟空的緊箍咒,始終纏繞在心頭。他的幾首《採桑子》詞,這個特點最為突出。作者所要表現的就是人生中常有的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憂愁苦悶,抑鬱不歡;一種可能已經存在又似乎是即將來臨的人生憂患。馮詞憂患苦悶的內涵性質,是無法確指的,無法界定的,從而留給讀者更大的自由創造聯想的空間,有著更大的藝術張力。讀馮詞,也會被感動,但需要聯想,需要深層的思考。

馮延巳

在藝術上,馮延巳詞也有特色。一是空間境界比較闊大,常以大境寫柔情,如“將遠恨,上高樓。寒江天外流”(《更漏子》);“樓上春寒山四面”(《鵲踏枝》)等。闊大無限的空間境界,表現出愁思的深重。二是善于用層層遞進的抒情手法,把苦悶相思表現得一層深似一層。這就是古人所說的“層深”之法,最典型的是“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其他詞作也屢用此法。三是在情景的配置上,善于用逆向配置法。詞中寫情,最常見的是情與景交融互寫,但情與景交融配置的方式有同向配置和逆向配置兩種。所渭同向配置,是客觀景物蘊含的情感指向與主觀情感的性質相同,逆向配置是客觀景物的情感指向與主觀情感性質正好相反。馮延巳詞中,常常喜歡用明媚燦爛的春景來寫悲哀的情緒。情景的逆向配置,加倍寫出了主人公的愁情。面對歡樂之景,尚且苦悶,如果是悲哀之景,其憂愁苦悶更可想而知。

馮延巳的詞集名《陽春錄》,有的題作《陽春集》,北宋時就有傳本,但宋代的本子早就失傳。現存最早的本子,是明人吳訥的《唐宋名賢百家詞》抄本,清代抄刻本也有不少。但各本收詞不盡相同,有的收有偽作。中華書局1999年出版的曾昭岷、曹濟平、王兆鵬和劉尊明編著的《全唐五代詞》,收錄馮延巳詞112首。(選自《南唐二主馮延巳詞選》)

主要詞作

鵲踏枝(誰道閒情拋棄久?) 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

鵲踏枝(六曲闌幹偎碧樹) 採桑子(花前失卻遊春侶)

清平樂(雨晴煙晚) 謁金門(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南鄉子(細雨濕流光)

馮延巳詞全集

三台令

春色,春色,依舊青門紫陌。日斜柳暗花蔫,醉臥誰家少年。年少,年少,行樂直須及早。

三台令

明月,明月,照得離人愁絕。更深影入空床,不道幃屏夜長。長夜,長夜,夢到庭花陰下。

三台令

南浦,南浦,翠鬢離人何處。當時攜手高樓,依舊樓前水流。流水,流水,中有傷心雙淚。

上行杯

落梅著雨消殘粉,雲重煙輕寒食近。羅幕遮香,柳外秋千出畫牆。

春山顛倒釵橫鳳,飛絮入檐春睡重。夢裏佳期,隻許庭花與月知。

玉樓春

雪雲乍變春雲簇,漸覺年華堪縱目。北枝梅蕊犯寒開,南浦波紋如酒綠。

芳菲次第長相續,自是情多無處足。尊前百計見春歸,莫為傷春眉黛蹙。

如夢令

塵拂玉台鸞鏡,鳳髻不堪重整。綃帳泣流蘇,愁掩玉屏人靜。多病,多病,自是行雲無定。

更漏子

金剪刀,青絲發,香墨蠻箋親札。和粉淚,一時封,此情千萬重。

垂蓬鬢,塵青鏡,已分今生薄命。將遠恨,上高樓,寒江天外流。

更漏子

秋水準,黃葉晚,落日渡頭雲散。抬朱箔,掛金鉤,暮潮人倚樓。

歡娛地,思前事,歌罷不勝沉醉。訊息遠,夢魂狂,酒醒空斷腸。

更漏子

風帶寒,秋正好,蕙蘭無端先老。雲杳杳,樹依依,離人殊未歸。

搴羅幕,憑朱閣,不獨堪悲寥落。月東出,雁南飛,誰家夜搗衣。

更漏子

夜初長,人近別,夢斷一窗殘月。鸚鵡睡,蟪蛄鳴,西風寒未成。

紅蠟燭,半棋局,床上畫屏山綠。搴綉幌,倚瑤琴,前歡淚滿襟。

更漏子

雁孤飛,人獨坐,看卻一秋空過。瑤草短,菊花殘,蕭條漸向寒。

簾幕裏,青苔地,誰信閒愁如醉,星移後。月圓時,風搖夜合枝。

拋球樂

酒罷歌餘興未闌,小橋秋水共盤桓。波搖梅蕊當心白,風入羅衣貼體寒。且莫思歸去,須盡笙歌此夕歡。

拋球樂

盡日登高興未殘,紅樓人散獨盤桓。一鉤冷露懸珠箔,滿面西風憑玉闌。歸去須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

拋球樂

逐勝歸來雨未晴,樓前風重草煙輕。谷鶯語軟花邊過,水調聲長醉裏聽。款舉金觥勸,誰是當年最有情。

拋球樂

坐對高樓千萬山,雁飛秋色滿闌幹。燒殘紅燭暮雲合,飄盡碧梧金井寒。咫尺人千裏,猶憶笙歌昨夜歡。

拋球樂

梅落新春入後庭,眼前風物可無情。曲池波晚冰還合,芳草迎船綠未成。且上高樓望,相共憑欄看月生。

拋球樂

霜積秋山萬樹紅,倚簾樓上掛朱櫳。白雲天遠重重恨,黃草煙深淅淅風。彷佛梁州曲,吹在誰家玉笛中。

拋球樂

莫怨登高白玉杯,茱萸微綻菊花開。池塘水冷鴛鴦起,簾幕煙寒翡翠來。重待燒紅燭,留取笙歌莫放回。

拋球樂

年少王孫有俊才,登高歡醉夜忘回。歌闌賞盡珊瑚樹,情厚重斟琥珀杯。但願千千歲,金菊年年秋解開。

芳草渡

梧桐落,蓼花秋。煙初冷,雨才收,蕭條風物正堪愁。人去後,多少恨,在心頭。

燕鴻遠,羌笛怨,渺渺澄江一片。山如黛,月如鉤。笙歌散,魂夢斷,倚高樓。

採桑子

中庭雨過春將盡,片片段預告飛。獨折殘枝,無語憑闌隻自知。

玉堂香暖珠簾卷,雙燕來歸。後約難期,肯信韶華得幾時。

採桑子

笙歌放散人歸去,獨宿紅樓。月上雲收,一半珠簾掛玉鉤。

起來點檢經由地,處處新愁。憑仗東流,將取離心過橘洲。

採桑子

風微簾幕清明近,花落春殘。尊酒留歡,添盡羅衣怯夜寒。

愁顏恰似燒殘燭,珠淚闌幹。也欲高拌,爭奈相逢情萬般。

採桑子

馬嘶人語春風岸,芳草綿綿。楊柳橋邊,落日高樓酒旆懸。

舊愁新恨知多少,目斷遙天。獨立花前,更聽笙歌滿畫船。

採桑子

昭陽記得神仙侶,獨自承恩。水殿燈昏,羅幕輕寒夜正春。

如今別館添蕭索,滿面啼痕。舊約猶存,忍把金環別與人。

採桑子

畫堂昨夜愁無睡,風雨凄凄。林鵲單棲,落盡燈花雞未啼。

年光往事如流水,休說情迷。玉箸雙垂,隻是金籠鸚鵡知。

採桑子

寒蟬欲報三秋候,寂靜幽齋。葉落閒階,月透簾櫳遠夢回。

昭陽舊恨依前在,休說當時。玉笛才吹,滿袖猩猩血又垂。

採桑子

洞房深夜笙歌散,簾幕重重。斜月朦朧,雨過殘花落地紅。

昔年無限傷心事,依舊東風。獨倚梧桐,閒想閒思到曉鍾。

採桑子

花前失卻遊春侶,獨自尋芳。滿目悲涼,縱有笙歌亦斷腸。

林間戲蝶簾間燕,各自雙雙。忍更思量,綠樹青苔半夕陽。

採桑子

櫻桃謝了梨花發,紅白相催。燕子歸來,幾度香風綠戶開,

人間樂事知多少,且酹金杯。管咽弦哀,慢引蕭娘舞袖回。

採桑子

西風半夜簾櫳冷,遠夢初歸。◇過金扉,花謝窗前夜合枝。

昭陽殿裏新翻曲,未有人知。偷取笙吹,驚覺寒蛬到曉啼。

採桑子

小堂深靜無人到,滿院春風。惆悵牆東,一樹櫻桃帶雨紅。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語還慵。日暮疏鍾,雙燕歸棲畫閣中。

採桑子

畫堂燈暖簾櫳卷,禁漏丁丁。雨罷寒生,一夜西窗夢不成。

玉娥重起添香印,回倚孤屏。不語含情,水調何人吹笛聲。

採桑子

酒闌睡覺天香暖,綉戶慵開。香印成灰,獨背寒屏理舊眉。

朦朧卻向燈前臥,窗月徘徊。曉夢初回,一夜東風綻早梅。

金錯刀

日融融,草芊芊,黃鶯求友啼林前。柳條裊裊拖金線,花蕊茸茸簇錦氈。

鳩逐婦,燕穿簾,狂蜂浪蝶相翩翩。春光堪賞還堪玩,惱煞東風誤少年。

金錯刀

雙玉鬥,百瓊壺,佳人歡飲笑喧呼。麒麟欲畫時難偶,漚鷺何猜興不孤。

歌宛轉,醉模糊,高燒銀燭臥流蘇。隻銷幾覺懵騰睡,身外功名任有無。

長命女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長相思

紅滿枝,綠滿枝,宿雨厭厭睡起遲。閒庭花影移。

憶歸期,數歸期,夢見雖多相見稀,相逢知幾時。

南鄉子

細雨濕流光,芳草年年與恨長。煙鎖鳳樓無限事,茫茫,鸞鏡鴛衾兩斷腸。

魂夢任悠揚,睡起楊花滿綉床。薄幸不來門半掩,斜陽,負你殘春淚幾行。

南鄉子

細雨泣秋風,金鳳花殘滿地紅。閒蹙黛眉慵不語,情緒,寂寞相思知幾許。

玉枕擁孤衾,挹恨還同歲月深。簾卷曲房誰共醉,憔悴,惆悵秦樓彈粉淚。

思越人

酒醒情懷惡,金縷褪,玉肌如削。寒食過卻,海棠零落。

乍倚遍欄桿,煙澹薄,翠幕簾櫳籠畫閣。春睡著,覺來失秋千期約。

相見歡

曉窗夢到昭華,阿瓊家。欹枕殘妝一朵,臥枝花。

情極處,卻無語,玉釵斜。翠閣銀屏回首,已天涯。

酒泉子

庭下花飛,月照妝樓春事晚。珠簾風,蘭燭燼,怨空閨。

苕苕何處寄相思,玉箸零零腸斷。屏幃深,更漏永,夢魂迷。

酒泉子

雲散更深,堂上孤燈階下月。早梅香,殘雪白,夜沉沉。

欄邊偷唱系瑤簪,前事總堪惆悵。寒風生,羅衣薄,萬般心。

酒泉子

庭樹霜凋,一夜愁人窗下睡。蕭幃風,蘭燭焰,夢遙遙。

金籠鸚鵡怨長宵,籠畔玉箏弦斷。隴頭雲,桃源路,兩魂銷。

酒泉子

春色融融,飛燕乍來鶯未語。小桃寒,垂楊晚,玉樓空。

天長煙遠恨重重,訊息燕鴻歸去。枕前燈,窗外月,閉朱櫳。

酒泉子

深院空幃,廊下風簾驚宿燕。香印灰,蘭燭小,覺來時。

月明人自搗寒衣,剛愛無端惆悵。階前行,欄畔立,欲雞啼。

酒泉子

芳草長川,柳映危橋橋下路。歸鴻飛,行人去,碧山邊。

風微煙澹雨蕭然,隔岸馬嘶何處。九回腸,雙臉淚,夕陽天。

清平樂

深冬寒月,庭戶凝霜雪。風雁過時魂斷絕,塞管數聲嗚咽。

披衣獨立披香,流蘇亂結愁腸。往事總堪惆悵,前歡休要思量。

清平樂

雨晴煙晚,綠水新池滿。雙燕飛來垂柳院,小閣畫簾高卷。

黃昏獨倚朱欄,西南新月眉彎。砌下落花風起,羅衣特地春寒。

清平樂

西園春早,夾徑抽新草。冰散漪瀾生碧沼,寒在梅花先老。

與君同飲金杯,飲餘相取徘徊。次第小桃將發,軒車莫厭頻來。

莫思歸

花滿名園酒滿觴,且開笑口對穠芳。秋千風暖鸞釵嚲,綺陌春深翠袖香。莫惜黃金貴,日日須教貰酒嘗。

喜遷鶯

宿鶯啼,鄉夢斷,春樹曉朦朧。殘燈吹燼閉朱櫳,人語隔屏風。

香已寒,燈已絕,忽憶去年離別。石城花雨倚江樓,波上木蘭舟。

喜遷鶯

霧蒙蒙,風淅淅,楊柳帶疏煙。飄飄輕絮滿南園,牆下草◇(左目右千)瞑。

燕初飛,鶯已老,拂面春風長好。相逢攜手且高歌,人生得幾何。

菩薩蠻

金波遠逐行人去,疏星時作銀河渡。花影臥秋千,更長人不暝。

玉箏彈未徹,鳳髻鸞釵脫。憶夢翠蛾低,微風涼綉衣。

菩薩蠻

沉沉朱戶橫金鎖,紗窗月影隨花過。燭淚欲闌幹,落梅生晚寒。

寶釵橫翠鳳,千裏香屏夢。雲雨已荒涼,江南春草長。

菩薩蠻

畫堂昨夜西風過,綉簾時拂朱門鎖。驚夢不成雲,雙蛾枕上顰。

金爐煙裊裊,燭暗紗窗曉。殘月尚彎環,玉箏和淚彈。

菩薩蠻

欹鬟墮髻搖雙槳,採蓮晚出清江上。顧影約流萍,楚歌嬌未成。

相逢顰翠黛,笑把珠璫解。家住柳陰中,畫橋東復東。

菩薩蠻

梅花吹入誰家笛,行雲半夜凝空碧。欹枕不成瞑,關山人未還。

聲隨幽怨絕,雲斷澄霜月。月影下重簾,輕風花滿檐。

菩薩蠻

嬌鬟堆枕釵橫鳳,落溶春水楊花夢。紅燭淚闌幹,翠屏煙浪寒,

錦壺催畫箭,玉佩天涯遠。和淚試嚴妝,落梅飛曉霜。

菩薩蠻

西風嫋嫋凌歌扇,秋期正與行人遠。花葉脫霜紅,流鶯殘月中。

蘭閨人在否,千裏重樓暮。翠被已消香,夢隨寒漏長。

菩薩蠻

回廊遠砌生秋草,夢魂千裏青門道。鸚鵡怨長更,碧籠金鎖橫。

羅幃中夜起,霜月清如水。玉露不成圓,寶箏悲斷弦。

賀聖朝

金絲帳暖牙床穩,懷香方寸。輕顰輕笑,汗珠微透,柳沾花潤。

雲鬟斜墜,春應未已,不勝嬌困。半欹犀枕,亂纏珠被,轉羞人問。

虞美人

畫堂新霽情蕭索,深夜垂珠箔。洞房人睡月嬋娟,梧桐雙影上朱軒,立階前。

高樓何處連宵宴,塞管吹幽怨。一聲已斷別離心,舊歡拋棄杳難尋,恨沉沉。

虞美人

碧波簾幕垂朱戶,簾下鶯鶯語。薄羅依舊泣青春,野花芳草逐年新,事難論。

鳳笙何處高樓月,幽怨憑誰說。須臾殘照上梧桐,一時彈淚與東風,恨重重。

虞美人

玉鉤彎柱調鸚鵡,宛轉留春語。雲屏冷落畫堂空,薄晚春寒無奈,落花風。

搴簾燕子低飛去,拂鏡塵鸞舞。不知今夜月眉彎,誰佩同心雙結,倚欄桿。

虞美人

春山拂拂橫秋水,掩映遙相對,隻知長坐碧窗期,誰信東風吹散,綠霞飛。

銀屏夢與飛鸞遠,隻有珠簾卷。楊花零落月溶溶,塵掩玉箏弦柱,畫堂空。

壽山曲

銅壺滴漏初盡,高閣雞鳴半空。催啓五門金鎖,猶垂三殿簾櫳。階前御柳搖綠,仗下宮花散紅。鴛瓦數行曉日,鸞旗百尺春風。侍臣舞蹈重拜,聖壽南山永同。

舞春風

嚴妝才罷怨春風,粉牆畫壁宋家東。蕙蘭有恨枝猶綠,桃李無言花自紅。

燕燕巢時簾幕卷,鶯鶯啼處鳳樓空。少年薄幸知何處,每夜歸來春夢中。

醉花間

獨立階前星又月,簾櫳偏皎潔。霜樹盡空枝,腸斷丁香結。

夜深寒不徹,凝恨何曾歇。憑欄桿欲折。兩條玉箸為君垂,此宵情,誰共說。

醉花間

月落霜繁深院閉,洞房人正睡。桐樹倚雕檐,金井臨瑤砌。

曉風寒不啻,獨立成憔悴。閒愁渾未已。人心情緒自無端,莫思量,休退悔。

醉花間

晴雪小園春未到,池邊梅自早。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

山川風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看卻老。相逢莫厭醉金杯,別離多,歡會少。

醉花間

林雀歸棲撩亂語,階前還日暮。屏掩畫堂深,簾卷蕭蕭雨。

玉人何處去,鵲喜渾無據。雙眉愁幾許。漏聲看卻夜將闌,點寒燈,扃綉戶。

醉桃源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

花露重,草煙低,人家簾幕垂。秋千慵困解羅衣,畫梁雙燕歸。

醉桃源

角聲吹斷隴梅枝,孤窗月影低。塞鴻無限欲驚飛,城烏休夜啼。

尋斷夢,掩香閨,行人去路迷。門前楊柳綠陰齊,何時聞馬嘶。

憶江南

去歲迎春樓上月,正是西窗,夜涼時節。玉人貪睡墜釵雲,粉消香薄見天真。

人非風月長依舊,破鏡塵箏,一夢經年瘦。今宵簾幕揚花陰,空餘枕淚獨傷心。

憶江南

今日相逢花未發,正是去年,別離時節。東風吹第有花開,恁時須約卻重來。

重來不怕花堪折,隻怕明年,花發人離別。別離若向百花時,東風彈淚有誰知。

憶秦娥

風淅淅,夜雨連雲黑。滴滴,窗下芭蕉燈下客。

除非魂夢到鄉國,免被關山隔。憶憶,一句枕前爭忘得。

謁金門

聖明世,獨折一枝丹桂。學著荷衣還可喜,春狂不啻◇。

年少都來有幾,自古閒愁無際。滿盞勸君休惜醉,願君千萬歲。

謁金門

楊柳陌,寶馬嘶空無跡。新著荷衣人未識,年年江海客。

夢覺巫山春色,醉眼花飛狼籍。起舞不辭無氣力,愛君吹玉笛。

謁金門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閒引鴛鴦香徑裏,手挼紅杏蕊。

鬥鴨闌桿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應天長

石城山下桃花綻,宿雨初收雲未散。南去棹,北歸雁,水闊天遙腸欲斷。

倚樓情緒懶,惆悵春心無限,忍淚蒹葭風晚,欲歸愁滿面。

應天長

朱顏日日驚憔悴,多少離愁誰得會。人事改,空追悔,枕上夜長隻如歲。

紅綃三尺淚,雙結解時心醉,魂夢萬重雲水,覺來還不睡。

應天長

石城花落江樓雨,雲隔長洲蘭芷暮。花草岸,和煙霧,誰在綠楊深處住。

舊遊時事故,歲晚離人何處,杳杳蘭舟西去,魂歸巫峽路。

應天長

蘭房一宿還歸去,底死謾生留不住。枕前語,記得否,說盡從來兩心素。

同心牢記取,切莫等閒相許。後會不知何處,雙棲人莫妒。

應天長

當時心事偷相許,宴罷蘭堂腸斷處。挑銀燈,扃珠戶,綉被微寒值秋雨。

枕前和淚語,驚覺玉籠鸚鵡,一夜萬般情緒,朦朧天欲曙。

臨江仙

秣陵江上多離別,雨晴芳草煙深。路遙人去馬嘶沉。青簾斜掛,新柳萬枝金。

隔江何處吹橫笛,沙頭驚起雙禽。徘徊一晌幾般心。天長煙遠,凝恨獨沾襟。

臨江仙

冷紅飄起桃花片,青春意緒闌珊。畫樓簾幕卷輕寒。酒餘人散後,獨自憑欄桿。

夕陽千裏連芳草,萋萋愁煞王孫。裴回飛盡碧天雲。鳳笙何處,明月照黃昏。

臨江仙

南園池館花如雪,小塘春水漣漪。夕陽樓上綉簾垂。酒醒無寐◇,獨自倚欄時。

綠楊風靜凝閒恨,千言萬語黃鸝。舊歡前事杳難追。高唐暮雨,空隻覺相思。

點絳唇

蔭綠圍紅,夢瓊家在桃源住。畫橋當路,臨水雙朱戶。

柳徑春深,行到關情處。顰不語,意憑風絮,吹向郎邊去。

歸自謠

何處笛,終夜夢魂情脈脈,竹風檐雨寒窗滴。

離人數歲無訊息。今頭白,不眠特地重相憶。

歸自謠

春艷艷,江上晚山三四點,柳絲如剪花如染。

香閨寂寂門半掩。愁眉斂,淚珠滴破燕脂臉。

歸自謠

寒山碧,江上何人吹玉笛,扁舟遠送瀟湘客。

蘆花千裏霜月白。傷行色,來朝便是關山隔。

鵲踏枝

梅落繁枝千萬片,猶自多情,學雪隨風轉。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無限。

樓上春山寒四面,過盡征鴻,暮景煙深淺。一晌憑欄人不見,鮫綃掩淚思量遍。

鵲踏枝

煩惱韶光能幾許,腸斷魂銷,看卻春還去。隻喜牆頭靈鵲語,不知青鳥全相誤。

心若垂楊千萬縷,水闊花飛,夢斷巫山路。開眼新愁無問處,珠簾錦帳相思否。

鵲踏枝

芳草滿園花滿目,簾外微微,細雨籠庭竹。楊柳千條珠◇◇(鹿敕,兩字均上加網部),碧池波縐鴛鴦浴。

窈窕人家顏似玉,弦管泠泠,齊奏雲和曲。公子歡筵猶未足,斜陽不用相催促。

鵲踏枝

誰道閒情拋擲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敢辭鏡裏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樓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鵲踏枝

霜落小園瑤草短,瘦葉和風,惆悵芳時換。懊恨年年秋不管,朦朧如夢空腸斷。

獨立荒池斜日岸,牆外遙山,隱隱連天漢。忽憶當年歌舞伴,晚來雙臉啼痕滿。

鵲踏枝

幾度鳳樓同飲宴,此夕相逢,卻勝當時見。低語前歡頻轉面,雙眉斂恨春山遠。

蠟燭淚流羌笛怨,偷整羅衣,欲唱情猶嬾。醉裏不辭金盞滿,陽關一曲腸千斷。

鵲踏枝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飛來,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裏無尋處。

鵲踏枝

粉映牆頭寒欲盡,宮漏長時,酒醒人猶困。一點春心無限恨,羅衣印滿啼妝粉。

柳岸花飛寒食近,陌上行,杳不傳芳信。樓上重檐山隱隱,東風盡日吹蟬鬢。

鵲踏枝

六曲闌幹偎碧樹,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誰把鈿箏移玉柱,穿簾海燕驚飛去。

滿眼遊絲兼落絮,紅杏開時,一霎清明雨。濃睡覺來慵不語,驚殘好夢無尋處。

鵲踏枝

秋入蠻蕉風半裂,狼籍池塘,雨打疏荷折。繞砌蛬聲芳草歇,愁腸學盡丁香結。

回首西南看晚月,孤雁來時,塞管聲嗚咽。歷歷前歡無處說,關山何日休離別。

鵲踏枝

叵耐為人情太薄,幾度思量,真擬渾拋卻。新結同心香未落,怎生負得當初約。

休向尊前情索莫,手舉金罍,憑仗深深酌。莫作等閒相鬥作,與君保取長歡樂。

鵲踏枝

蕭索清秋珠淚墜,枕簟微涼,展轉渾無寐。殘酒欲醒中夜起,月明如練天如水。

階下寒聲啼絡緯,庭樹金風,悄悄重門閉。可惜舊歡攜手地,思量一夕成憔悴。

鵲踏枝

花外寒雞天欲曙,香印成灰,起坐渾無緒。檐際高桐凝宿霧,卷簾雙鵲驚飛去。

屏上羅衣閒綉縷,一晌關情,憶遍江南路。夜夜夢魂休謾語,已知前事無尋處。

鶴沖天

曉月墜,宿雲披,銀燭錦屏幃。建章鍾動玉繩低,宮漏出花遲。

春態淺,來雙燕,紅日初長一線。嚴妝欲罷囀黃鸝,飛上萬年枝。

浣溪沙

春到青門柳色黃,一梢紅杏出低牆,鶯窗人起未梳妝。

綉帳已闌離別夢,玉爐空裊寂寥香。閨中紅日奈何長。

浣溪沙

醉憶春山獨倚樓,遠山回合暮雲收,波間隱隱仞歸舟。

早是出門長帶月,可堪分袂又經秋。晚風斜日不勝愁。

浣溪沙

轉燭飄蓬一夢歸,欲尋陳跡悵人非,天教心願與身違。

待月池台空逝水,蔭花樓閣漫斜暉。登臨不惜更沾衣。

如夢校錄製作,來自絕妙好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