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天薇

馮天薇

馮天薇5歲開始打球,7歲就開始拿到哈爾濱市第一、黑龍江省第一。1997年,隻有11歲的馮天薇被黑龍江體育運動學校破格錄取,和比自己大四、五歲的隊員一起訓練。馮天薇在2002年就奪得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女單冠軍,同年入選國家青年隊。2007年3月正式加入新加坡乒總。2012年世界桌球團體錦標賽亞軍。

  • 中文名稱
    馮天薇
  • 別名
    樂樂
  • 國籍
    新加坡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黑龍江哈爾濱
  • 出生日期
    1986年8月31日
  • 身高
    1.64米 / 5尺5寸
  • 體重
    58公斤 / 128磅
  • 運動項目
    兵乓球
  • 所屬運動隊
    大同金地礦業
  • 主要獎項
    2010年亞洲杯女單季軍2010年國際桌球精英賽女單亞軍2012年世界桌球團體錦標賽亞軍

基本簡介

馮天薇5歲開始打球,7歲就開始拿到哈爾濱市第一、黑龍江省第一。1997年,隻有11歲的馮天薇被黑龍江體育運動學校破格錄取,和比自己大四、五歲的隊員一起訓練。馮天薇在2002年就奪得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女單冠軍,同年入選國家青年隊。2007年3月正式加入新加坡乒總。2012年世界桌球團體錦標賽亞軍。

人物介紹

姓名:馮天薇

小名:樂樂

星座:處女座

馮天薇

生肖:虎

國籍:新加坡

原籍:中國

籍貫:黑龍江哈爾濱

職業:桌球運動員

打法:右手橫板兩面反膠

世界排名:第6名(2012年12月的最新世界排名)

最高世界排名:第2名

2008乒超俱樂部:山東魯能·潞安集團

2009乒超俱樂部:北大方正

2010乒超俱樂部:大同金地礦業

2011乒超俱樂部:山東魯能

2012乒超俱樂部:大同雲岡·金地礦業

運動經歷

馮天薇5歲開始打球,7歲就開始拿到哈爾濱市第一、黑龍江省第一。1997年,隻有11歲的馮天薇被黑龍江體育運動學校破格錄取,和比自己大四、五歲的隊員一起訓練。馮天薇在2002年就奪得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女單冠軍,同年入選國家青年隊。2007年3月正式加入新加坡乒總。在2002年參加全國青少年錦標賽奪得女單冠軍(在比賽前20多天,天薇爸爸因病去世,她頂著喪父之痛,踏上全國青少年錦標賽賽場,奪下冠軍),同年入選國家青年隊。進入國家二隊後,成績一直不錯,正當她自信滿滿地向一隊發起沖擊的時候,遭遇了人生的第二次坎坷。第一次一二隊升降級比賽,取前10,馮天薇列第11,與一隊擦肩而過。不久後,馮天薇被診斷出心肌炎。2005年的一天,教練呂林找到她,問她有沒有意思到日本打職業球。“教練當時說,你的身體,萬一怕出什麽事,可能也支持不了那麽大壓力和強度訓練。”于是天薇選擇去到日本打聯賽。這個決定,幾乎意味著馮天薇從此告別了世界乒壇的最高舞台。直到2007年初,她到陝西訓練時,遇到了伯樂劉國棟。“你怎麽胖成這個樣子呀?”這是劉國棟和她說的第一句話。一兩天後,劉國棟主動找了馮天薇。當被問到這一幕命運的轉捩點,馮天薇噓了口氣說:“他沒說太多,就說了你在哪兒打球?我說:日本;他說,你想不想來新加坡打球?來新加坡可以參加世界比賽,你考慮一下,我說,我考慮一下。” “我覺得我還是特別幸運的,很多好的事情都會找上我。嘴上說我考慮一下,其實心裏已經答應了 ,就覺得機會終于來了。”07年3月正式加入新加坡乒總,開始代表新加坡參加比賽。2012年倫敦奧運會新加坡開幕式旗手。

榮譽記錄

2002年全國青少年錦標賽女單冠軍

2007年中國台北公開賽女單亞軍

2007年中國台北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2007松下中國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奧地利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利勃海爾瑞典公開賽 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大眾汽車職業巡回賽總決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俄羅斯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亞軍

2007年利勃海爾德國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亞軍

2008年德國公開賽女團冠軍

2008年波蘭公開賽女單冠軍,女雙亞軍(天薇第一個巡回賽冠軍)

2008年第49屆世兵賽女團女團亞軍

2008年亞洲杯女單亞軍

2008年北京奧運女團亞軍,女單8強

2008年女子世界杯季軍

2008年乒超女團冠軍(山東魯能)

2008年國際乒聯巡回賽總決賽女單季軍

2009年乒超女團第五名(冀中能源-北大方正)

2009年天津中國公開賽女單季軍、女雙季軍

2009年韓國公開賽女單冠軍(天薇第二個巡回賽冠軍)

2009年女子桌球世界杯第四名

2009年女子桌球世界杯團體亞軍

2009年英國公開賽女單季軍,女雙季軍

2009年亞錦賽女子團體亞軍

2009年波蘭公開賽女單季軍

2009年第25屆東南亞運動會女團冠軍 女單冠軍 女雙亞軍 混雙亞軍

2009年國際乒聯巡回賽總決賽女單季軍

2010年新加坡國內桌球比賽女單冠軍、女雙冠軍、混雙冠軍

2010年德國公開賽女單季軍

2010年亞洲杯女單季軍

2010年國際桌球精英賽女單亞軍

2010年第50屆莫斯科世兵賽女團冠軍

2010年韓國公開賽女單亞軍

2010年乒超女團亞軍(大同雲岡-金地礦業)

2010年桌球世界杯女團亞軍

2010年第十九屆英聯邦運動會女團冠軍、女單冠軍、女雙亞軍、混雙亞軍

2010年廣州亞運會桌球女子團體亞軍、女單八強

2010年乒聯總決賽女單冠軍

2011年第51屆荷蘭鹿特丹世乒賽女單八強

2011年中國公開賽女單亞軍

2011年中國VS世界挑戰賽女團冠軍

2011年韓國公開賽女單冠軍

2011年日本公開賽女單冠軍

2011年乒超女團冠軍(山東魯能-潞安集團)

2011年世界杯女子單打四強

2011年桌球團體世界杯四強

2012年倫敦奧運會女單季軍,女團季軍

2012年乒聯總決賽女單四強、女雙冠軍

戰績記錄

2007年韓國公開賽女單16強,21歲以下女單預選未過(第一次參加國際兵聯巡回賽)

2007年日本公開賽女單32強,21歲以下女單16強

2007年中國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亞軍

2007年中華台北公開賽女單亞軍,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松下中國公開賽女單16強,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俄羅斯公開賽女單32強,21歲以下女單亞軍

2007年奧地利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7年利勃海爾法國公開賽女單16強, 21歲以下女單4強

2007年利勃海爾德國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亞軍

2007年利勃海爾瑞典公開賽21歲以下女單冠軍2007年職業巡回賽總決賽(北京)女單16強,21歲以下女單冠軍

2008年科威特公開賽女單8強

2008年卡達公開賽女單16強

2008年巴西公開賽女單16強,女雙8強

2008年智利公開賽女單4強,女雙16強

2008年中國公開賽女單8強

2008年日本公開賽女單16強

2008年韓國公開賽女單16強,女雙16強

2008年新加坡公開賽女單4強,女雙8強

2008年中國公開賽女單16強,女雙16強

2008年德國公開賽女單8強,女團冠軍

2008年波蘭公開賽女單冠軍,女雙亞軍

2008年職業巡回賽總決賽(中國澳門)女雙8強,女單4強

2008年第49屆世兵賽女團亞軍(半決賽天薇第三場VS福原愛3:0勝 決賽第二場VS張怡寧1:3負)

2008年3月亞洲杯女單亞軍女單決賽 0:4負于郭躍(1/4比賽時天薇第一次戰勝張怡寧4:2)

2008年8月北京奧運女團亞軍,女單8強(半決賽對陣韓國隊頂住壓力拿到關鍵兩分,幫助新加坡隊順利進入決賽。女單1/4中1:4負于張怡寧,五局較量雙方都將比分膠著至10-10,展示出馮天薇不懼強敵,勇于搏鬥的精神。)

2008年9月女子世界杯女單季軍(女單1/4中4:1勝郭躍 銅牌賽 4:0勝王越古)

2008國球大典世界桌球總冠軍賽女單8強

2008年國際乒聯巡回賽總決賽女單季軍

2009年德國公開賽女單16強、女雙8強

2009年第50屆世乒賽女單八強 女雙八強 混雙十六強

2009年亞洲杯女單第六名

2009年蘇州中國公開賽女單8強

2009年天津中國公開賽女單季軍、女雙季軍

2009年韓國公開賽女單冠軍、女雙8強

2009年女子桌球世界杯第四名

2009年世界杯女團亞軍

2009年英國公開賽女單季軍,女雙季軍

2009年亞洲桌球錦標賽女團亞軍 女雙銅牌 女單16強

2009年波蘭公開賽 女單季軍 女雙8強

2009年第25屆東南亞運動會女團冠軍 女單冠軍 女雙亞軍 混雙亞軍

2009年國球大典世界桌球總冠軍賽女單8強

2009年國際乒聯巡回賽總決賽女單季軍

2010年卡達公開賽女單16強 女雙16強

2010年科威特公開賽女單16強 女雙8強

2010年新加坡國內桌球比賽女單冠軍、女雙冠軍、混雙冠軍

2010年德國公開賽女單季軍、女雙八強

2010年亞洲杯女單季軍

2010年國際桌球精英賽女單亞軍

2010年第50屆莫斯科世兵賽女團冠軍

2010年韓國公開賽女單亞軍

2010年蘇州公開賽女單八強 女雙八強

2010年乒超女團亞軍

2010年桌球世界杯女單十六強

2010年桌球世界杯女團亞軍

2010年第十九屆英聯邦運動會女團冠軍、女單冠軍、女雙亞軍、混雙亞軍

2010奧利地公開賽女單16強、女雙8強

2010年國際乒聯職業巡回賽總決賽女單冠軍

2011年斯洛維尼亞公開賽女單八強

2011年英國公開賽女單八強

2011年卡達公開賽女單32強

2011年迪拜公開賽女單32強

2011年波瀾公開賽女單16強

2011年大眾杯精英賽女單8強

2011鹿特丹世乒賽女單8強 女雙16強

2011深圳公開賽 女雙八強

2011年中國VS世界挑戰賽女團冠軍

2011年韓國公開賽女單冠軍

2011年日本公開賽女單冠軍

2011年乒超女團冠軍(山東魯能-潞安集團)

2012年亞洲桌球錦標賽女團亞軍

2012年世界桌球團體錦標賽亞軍

2012年倫敦奧運會桌球女單季軍

2012年倫敦奧運會桌球女團季軍

2013年科威特公開賽女單亞軍

經歷簡介

馮天薇出生在中國東北城市哈爾濱,那是一個冬天氣候可以降到零下20幾度的城市,聞名于世的是冰雕。

她由于性格開朗,一副樂天的模樣,所以有個叫“樂樂”的小名。

來自哈爾濱,小名“樂樂”的馮天薇,5歲小就跟男孩一起打球。她是啓蒙老師時亞洲的第一個女徒弟。也不知道為什麽,她從小就是愛打桌球,在學校裏的休息時間,就是喜歡和同學打打球。周日下午5點左右下課後再到體校訓練到晚上9點,接著做功課,上床睡覺,周末都在訓練場度過,幾乎沒有娛樂生活。由于她天資聰明,很多技術一點就會,上手很快,後來還打出了好成績,2002年她15歲那年,獲得參加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資格,這對于許多中國年輕選手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因為隻要在這項比賽打得好,就能直接進入國家二隊! 天賦過人的馮天薇從少兒乒乓比賽打到市乒乓賽,11歲就被相等于中專級別的體校破格錄取,16歲那年奪下中國全國青少年錦標賽女單冠軍,由此進入了中國國家二隊。她大約14歲時,父親得了肌肉硬化症,母親為多賺錢給父親治病並支持馮天薇打球,換到了郊區的農場工作,每天路程要多3小時,一個月多賺100多人民幣(約20新元),並且把父親病重的訊息瞞著女兒。當馮天薇知道時,父親已病危,她在父親臨終前半小時回到家,看到父親最後一面。20天後,她頂著喪父之痛,踏上全國青少年錦標賽賽場,奪下冠軍。

其實,為了讓家裏唯一的掌上明珠能打球,爸爸媽媽已經非常辛苦地省下一分一毫,就是要把錢花在女兒身上。隻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家裏經濟已經捉襟見肘的時候,父親在馮天薇13歲的時候生病,而且病情拖得很久,而馮天薇的母親劉春萍,隻好獨自撐起這個家,為了讓女兒打球能用上多一點錢,母親換了一份工作,不惜每天到距離哈爾濱較遠的郊區農場工作,每天來回3小時,就隻為了多賺10元人民幣!馮天薇說:“母親很偉大,她含辛茹苦地工作,就是為了供我打球。我一定要好好地報答她。”

進國家隊三年沒進展被“淘汰”

人生的坎坷沒有放過她。馮天薇在國家隊裏訓練了3年沒有明顯進展,醫生診斷她換上心肌炎。2005年的一天,教練找了她,問她有沒有意思到日本打職業球。“教練當時說,你的身體,萬一怕出什麽事,可能也支持不了那麽大壓力和強度訓練。”

說起那段被“淘汰”的經歷,馮天薇沒有埋怨:“隨著年齡的增大,再往上沖,機會也不是很多了。在國家隊生活機會也不是很大,有幾次往上打的機會,也沒有把握住,對自己打擊也挺大的。(患上心肌炎)國家隊對我還是不錯的,給我一個月調整,身體也沒有大礙了。後來有了一個機會去打球,也就接受了。”

那一個改變,原本意味著馮天薇從此告別了在世界體壇上競賽的夢想。

直到2007年初,她一次在陝西參加訓練時,意外遇到劉國棟。當時馮天薇已比原先胖了七八公斤,以致劉國棟一開始幾乎認不出她是那個曾經在國家隊見過的馮天薇。

“你怎麽胖成這個樣子呀?”這是劉國棟和她說的第一句話。一兩天後,劉國棟主動找了馮天薇。當被問到這一幕命運的轉捩點,馮天薇噓了口氣說:“他沒說太多,就說了你在哪兒打球?我說:日本;他說,你想不想來新加坡打球?來新加坡可以參加世界比賽,你考慮一下,我說,我考慮一下。”

“我覺得我還是特別幸運的,很多好的事情都會找上我。嘴上說我考慮一下,其實心裏已經答應了 ,就覺得機會終于來了。”

2007年5月,在世界乒壇上不為人知,在世界排名一片空白的馮天薇,開始披上新加坡的戰袍到處出征,受訓、打比賽。排名從無到73,41,26,20到12,在奧運會舉行之前,1年半裏,她的排名已像直升機一樣沖上第9了。

馮天薇的打法是右手橫板兩面反膠,在技術特點上與張怡寧非常像,而最為難得的是比賽無論輸贏,馮天薇在場上都顯現出了一副寵辱不驚的良好心態。北京奧運會,馮天薇連續戰勝韓國球手唐娜、荷蘭名將李佼,四分之一決賽與張怡寧展開一場別開生面的激烈大戰,五局較量雙方都將比分膠著至10-10,可以看出馮天薇不懼強敵,勇于搏鬥的精神讓人敬畏。雖然張怡寧以4-1最終獲勝,但意義非常深遠,馮天薇雖敗猶榮。

歷史排名

日期   排名   積分  

2013年5月   4   2859  

2013年4月   4   2883  

2013年3月   4   2881  

2013年2月   6   2779  

2013年1月   6   2776  

2012年12月   6   2726  

2012年11月   6   2776  

2012年10月   6   2805  

2012年9月   7   2785  

2012年8月   7   2808  

2012年7月   8   2721  

2012年6月   10   2698  

2012年5月   8   2712  

2012年4月   9   2698  

2012年3月   5   2733  

2012年2月   5   2780  

2012年1月   5   2810  

2011年12月   5   2841  

2011年11月   4   2844  

2011年10月   4   2823  

2011年9月   4   2846  

2011年8月   2   2893  

2011年7月   5   2780  

2011年6月   6   2673  

2011年5月   6   2600  

2011年4月   6   2600  

2011年3月   6   2662  

2011年2月   3   2714  

2011年1月   2   2710  

2010年12月   3   2669  

2010年11月   3   2698  

2010年10月   3   2730  

2010年9月   2   2752  

2010年8月   2   2776  

2010年7月   2   2776  

2010年6月   2   2844  

2010年5月   2   2750  

2010年4月   2   2780  

2010年3月   4   2658  

2010年2月   5   2643  

2010年1月   6   12434  

2009年12月   6   12469  

2009年11月   5   12494  

2009年10月   7   12393  

2009年9月   6   12429  

2009年8月   7   12354  

2009年7月   7   12356  

2009年6月   6   12376  

2009年5月   6   12420  

2009年4月   6   12410  

2009年3月   6   12455  

2009年2月   6   12485  

2009年1月   6   12464  

2008年12月   6   12436  

2008年11月   7   12370  

日期   排名   積分  

2008年10月   7   12397  

2008年9月   9   12315  

2008年8月   9   12277  

2008年7月   9   12277  

2008年6月   9   12229  

2008年5月   9   12176  

2008年4月   12   12144  

2008年3月   20   12010  

2008年2月   28   11953  

2008年1月   28   11953  

2007年12月   36   11922  

2007年11月   37   11863  

2007年10月   41   11824  

2007年9月   40   11826  

2007年8月   73   11628  

2007年7月   73   11628  

2004年9月   104   1350  

2004年8月   104   1350  

2004年7月   105   1348  

2004年6月   104   1346  

2004年5月   104   1340  

2004年4月   104   1339  

2004年3月   104   1337  

2004年2月   104   1338  

2004年1月   101   1334  

走近天薇

馮天薇:曾經每天哭,也曾經讓張怡寧感到威脅 馮天薇並不認為自己是本屆奧運會桌球比賽中的大黑馬,"黑馬還沒沖出去,被張怡寧攔下了。"說這話時,她圓圓的臉上閃過一絲羞澀的笑容。坐在北大體育館附近的上島咖啡一隅,馮天薇和記者聊著天,不時地瞄幾眼電視,王楠和郭躍的半決賽正在緊張地進行著。一天前,這個新加坡的"假小子",在與張怡寧爭奪4強席位時,以一種讓所有中國球迷手心出汗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2008奧運之旅。那一天,距她22歲生日隻有9天。

不少人是在今年初廣州世乒賽女團決賽上知道馮天薇的。她第一次和張怡寧打,輸了,卻給張怡寧留下了"她的威脅要比我想象的大得多"的印象。更多球迷是在兩個月後的亞洲杯上認識了她,因為她爆了張怡寧的冷,這是張怡寧在雅典奧運會後第二次輸給非中國隊選手。奧運會前,施之皓說:"對新加坡的馮天薇要多小心。" 女單1/4決賽證實了施之皓的擔心,兩人打得難解難分,整場比賽張怡寧隻凈勝6分。 "第3局我10-8領先的時候她有一個擦網球,之後我心裏有點慌,出手沒那麽堅定了,到後來越打越急,結果失誤太多。雖然每局都是輸兩分,但真正拼勝負的時候還是和她有差距,(世界排名)第1和第9的差距。"馮天薇又笑了。

17個月前,連世界排名都沒有的馮天薇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會出現在北京奧運會的賽場上。入籍不到一年,這位新加坡乒乓隊年紀最輕、資歷最淺的姑娘,竟然成為幫助新加坡獲得48年來首枚奧運獎牌的頭號功臣。有人說她是乒壇"灰姑娘",她隻是淡淡地說這些年經歷的比較多,這17個月過得很不易。

她說,她要重重地感謝一個人,她的教練劉國棟。

冥冥之中,爸爸給了我力量

故事的源頭是1991年的哈爾濱。喜歡打乒乓的媽媽想讓5歲的女兒有一技之長,又不想太傷身體,于是為小天薇選擇了"比較優雅"的桌球,但是她仍然會用髕骨受傷的速滑運動員葉喬波的故事鼓勵女兒刻苦訓練。從接觸桌球那天起,小天薇便進入哈爾濱市男子體校。"對,男子體校。我媽考慮我從小就和男孩訓練,在力量、打法上肯定能佔很多優勢。"過人的天賦加上早期的強化,馮天薇從小成績就特別好,哈爾濱市第一、黑龍江省第一。1997年,隻有11歲的馮天嶶被黑龍江體育運動學校破格錄取,和比自己大四、五歲的隊員一起訓練。

對于走專業道路的人來說,本來平民化的桌球其實也是一項開銷不菲的運動。馮天薇小時候,家裏每月隻有1000多元的收入。除了要維持日常開銷,還要支付她日益看漲的陪練費,從最初的幾塊錢到後來的幾十元、上百元∙∙∙∙∙∙工薪階層的父母越來越力不從心,但考慮到女兒已經打到這個份兒上了,隻能咬著牙扛著。

14歲那年,父親得了肌肉硬化,本不寬裕的家庭無疑雪上加霜。為了多賺錢給父親治病、供馮天薇打球,母親換到了郊區的農場工作,一個月多賺100多元,每天路程多3個小時,並一直對馮天薇隱瞞著父親的病情。馮天薇知道父親病情時,父親已病危。她在父親臨終前半小時回到家,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父親的辭世讓她悲痛欲絕。一個月後,馮天薇在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賽場上奪得冠軍。"比賽前都沒怎麽練球,能打成那樣真是神奇。很多人都說是我爸冥冥之中給了我力量。"憶起那段日子,馮天薇若有所思地看著遠處,語氣依然平靜。

進入國家二隊後,馮天薇的成績一直不錯,正當她自信滿滿地向一隊發起沖擊的時候,遭遇了人生的第二次坎坷。第一次一二隊升降級比賽,取前10,馮天薇列第11,與一隊擦肩而過。"就多輸了一場自己肯定能贏的球。一天打5場,第4場打完之後有點盯不住了,就沒那麽拼了,太不應該犯這種錯誤。" "輸球之後那口氣兒一下就沒了,每天都特迷茫。"不久後,馮天薇被診斷出心肌炎。每天的訓練變成了痛苦的煎熬,隊裏給她放了假。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理,身體恢復正常,但是心裏還是憋悶,"那段時間特疼自己,唯恐自己累著,再出什麽事。"眼看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馮天薇卻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轉機發生在2005年的一天。時任女二隊主教練呂林找到馮天薇,問她想不想到日本打俱樂部。"我心想如果要是出去了,想參加世界比賽就沒戲了,不去吧,按當時的狀態在國家隊也沒有太大意義,頂多在二隊多待幾年。去!" 這個決定,幾乎意味著馮天薇從此告別了世界乒壇的最高舞台。直到2007年初,她到陝西訓練時,遇到了劉國棟。"你是馮天薇嗎?臉怎麽變得這麽大了?"這是劉國棟和她說的第一句話。在日本打球的兩年,馮天薇找回了些許打球的感覺和自信,也長了體重,比出國前胖了十多斤。 "想來新加坡打球嗎?" "去新加坡打球可以參加世界比賽,那是對我最大的誘惑,我就說,想"。一切看似那麽輕松和自然,馮天薇開始轉運了。

日本封閉,連輸帶罰一共交了30多萬日元

2008年8月15日中午,北京驕陽似火。馮天薇塞著耳機,坐在趕往場館的大巴上。她把音量調到最大,MP4裏反復播放的是羽泉的歌,《要你堅強》。天真是熱,穿著短衣短褲的馮天薇頭上直冒汗,但一摸手,卻是凍的。 隨後開始的比賽是一場生死戰。如劉國棟所料,新加坡隊在半決賽遇到了韓國隊。打頭陣的馮天薇對唐娜。不久前的中國公開賽,馮天薇輸給了她。"上場前我非常緊張,不知道勝率有多大,隻能一分一分地拼,沒上場就假定自己已經輸了。這麽一想,反而沒有包袱了。倒是她比我還緊張,表情像被凍僵了一樣。"馮天薇以輕松的心態順利地拿下了第一分。 當雙方打成2比2時,第五盤馮天薇對陣樸英。"隻要把自己的水準發揮出來就沒有遺憾了,結果就交給老天吧。"馮天薇再次"不管不顧"地上了場。 第4局,樸美英大分1比2,小分9-10落後,臉上寫滿堅毅。馮天薇冷靜而專註著等待對手的第二個發球。發球失誤!馮天薇先是一愣,隨即振臂高呼。就在她發愣的時候,劉國棟已沖進場地,緊緊地把她抱了起來。"大家抱在一起的時候眼眶都濕了。那一刻大家都很激動,為了這塊獎牌,太不容易了,劉指導付出太多太多了。" 說起奧運前夕在日本50天的封閉訓練,馮天薇用了"窒息"這個詞。那50天裏,馮天嶶每天都在祈禱訓練快點結束,奧運會快點來臨。

劉國棟對馮天薇施行的是"魔鬼訓練"。所有人中馮天薇是練得最苦的一個,"每天在大家走了以後我還得加班,劉指導給我發多球。一天下來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除了身體的折磨,更多的是心理和意志力的煎熬。很多訓練內容都是在不公平情況下進行的。劉國棟要求馮天薇與男隊員打比賽,打團體,馮天薇必須要拿兩分。一定得贏,輸了就罰錢,男隊員輸了罰1000日元,馮天薇輸了要交2000日元;積分要喊,不喊也罰,一個球10000日元。"我這人挺蔫兒的,原來我一聲都不喊。我在場上喊都是被他逼出來的。"重壓之下,平時訓練賣力的她終于叛逆了,一次比賽中,在被罰過幾次錢後,馮天薇把自己剩下的所有十幾萬日元全扔到桌上,"我心想就不喊,一局的錢全給你了。人被壓到那個份兒上,都麻木了。他還使勁逼你。"

師徒倆僵持不下,一段時間裏,二人互不理睬。

每天訓練結束後就坐在場地裏哭,成了馮天薇唯一的宣泄。看到她哭,劉國棟心裏也犯過嘀咕:"是不是給她的壓力真的太大了?"但是現在不施壓,到比賽時就扛不住!他堅信自己的方式,也相信馮天薇,"把你壓得越低,你反彈得就越大!"在與馮天薇進行了懇談後,師徒二人恢復了彼此的信任。"劉指導從帶新加坡到現在,幾乎所有的獎牌都拿了。除了中國隊以外,我們是最強大的。我沒有理由懷疑他。" 慢慢地,馮天薇習慣了高壓下的訓練,一向安靜的她也開始在場上高聲叫喊。 離奧運會還有十天時,馮天薇被一個男隊員打了11-0,她的信心幾近崩潰。"將近半個月的時間,怎麽打怎麽輸。我感覺我被灌滿了,不知道用哪套戰術好。狀態那麽差,這奧運會沒法打了。"劉國棟不急不慌,"時間差不多了,現在我給你減壓。" "之前我特煩的時候,劉指導總和我聊,說任何人大賽之前都這樣,包括中國隊。等你進入奧運村,一比賽你就覺得一切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沉重。‘馮天薇你該做的都做了,比賽能打成什麽樣那是老天的安排,自己不後悔。’他這麽一說我頓時感覺一點壓力都沒有了。世界太美好了!"果然,進了奧運村後,馮天嶶一身輕松,這就是減壓的效果。

現在馮天薇打心眼裏感謝那段令她"窒息"日子,"心理上不先窒息,技術就沒法呼吸。"封閉期間,馮天薇連輸帶罰一共交了30多萬日元。"學費交得還是少,再交多點,說不定單打還有希望。" 馮天薇說,劉國棟確實是一個神奇的教練。把她的潛能都挖了出來,希望他能繼續挖掘下去。

劉指導就是我的西點教官 。

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馮天薇同時擁有了絕佳的機會和賞識她的伯樂,但前提是她得是匹好馬,不僅要具有奔跑的潛質,更要樂此不疲。

讓我們回到17個月前,馮天薇開始轉運的時刻。

"劉指導的想法很大膽,我去了他就希望我能打奧運會。"2007年3月,馮天薇跟隨劉國棟來到了新加坡,那時她沒有新加坡公民身份,也沒有世界排名。 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處處孕育著希望。隻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機遇來得如此之快。 "說實話我覺得不可能,那時都3月末了,第二年8月就打奧運會?我覺得打世界比賽都得是幾年以後的事呢。"但是劉國棟並不這麽想,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麽,態度也毋庸置疑。"你一定要獨贏兩分!而且要負責拿下最後一盤!"從在新加坡大巴窯乒總訓練那一天起,她的角色和任務就已被製定。 "你想不想打奧運會?" "我來新加坡的目的就是為了參加世界比賽,我當然想打。" "奧運會是一趟快車,它永遠不會為你停下來。隻有你自己拼命跑才能追上。否則你就要再等4年。4年以後你都多大了?你的身體和精力還會是最棒的時候嗎?"劉國棟語速飛快,但語重心長。"你現在什麽都沒有,有的隻是一年半的時間,你能不能受得了這種壓力?" "我能。" 對任何人來說,這無疑是巨大的挑戰。當然,馮天薇也很清楚,這樣的機會,簡直是萬裏挑一。

首要任務是賺積分,爭得世界排名。第一站韓國公開賽,她連21歲以下組的預選都沒打進去。日本公開賽,21歲組她輸給一個削球手,成年組輸給了姜華珺。 最難受的一場球是在中國公開賽上和隊友于夢雨的21歲組決賽,馮天薇在3比0領先的情況下被對手翻盤。"輸後特別痛苦,那場球我是輸在心態上。我太想贏了,反而打得一塌糊塗,自信心特受打擊。" "賽後劉指導和我說,你這麽下去奧運會一點希望都沒有,還剩一年時間,你自己好好考慮,到底怎麽辦!"之後的封閉訓練裏,馮天薇沉下心來,踏踏實實地苦練一個月。她從來就不怕吃苦,隻是苦于沒有找到突破的辦法。在緊接著的中國台北公開賽上,馮天薇厚積薄發,一鳴驚人。21歲組冠軍,成年組輸給李佳薇,獲亞軍。她自我總結,"每次我打得好的時候,都是我心態比較放松的時候。" 接下來的中國公開賽單打決賽,馮天薇3比4輸給郭躍,第7局僅有兩分之差。"輸得有些可惜,但至少讓我覺得跟頂尖選手差距不是很大,打完自己的氣兒就上來了,也有信心了。"

年底的幾站訪歐,馮天薇打得很痛苦。第一站俄羅斯U21歲組,馮天薇一天連打3場削球,4個多小時,打完腰和肩都傷了。每動一下都是鑽心的疼,為了保證後面的比賽,平時很能扛的馮天薇終于頂不住了,申請回家養傷。沒想卻招來劉國棟一頓數落。"你現在不打,奧運會上碰到這種情況你也不打?"馮天薇說:"不會,但是我現在忍不了。""你能忍的時候誰都不需要你忍,需要你扛的時候必須得扛!" 接下來的20天,馮天薇每天帶著腰傷和厚厚的綳帶、護腰上場比賽。"能贏的盡力贏,贏不了的拖也得打完比賽。每次比賽之前,我都早早把孫蓓蓓叫起來,讓她幫我往身上粘長長的綳帶,她那會兒也挺崩潰的。"馮天薇訪歐的最好成績是前8,贏了帖雅娜。劉國棟說,"你腰傷成這樣,都能贏帖雅娜,證明你還能打,根本沒有那麽嚴重。"

"其實他知道我挺嚴重的,他了解我,我從來不裝。但他就是這麽逼我。"5站比賽扛了下來,腰傷竟然神奇般地好了。劉國棟說:"你知道為什麽好嗎?你天天堅持比賽,腰的力量肯定會增強,要是一躺,再打還會疼。現在每分每秒對你來說都很寶貴,沒有時間讓你治療。"

排名從無到73、41、26、20到12,在奧運會之前的1年半裏,馮天薇的排名像直升機一樣沖到了第9。

亞洲杯之後,馮天嶶狀態不錯,在日本封閉訓練期間,她和孫蓓蓓打了一場PK賽,誰贏了誰去參加東南亞預選賽。"那是我唯一的機會,我一定得把握住。前一天晚上準備工作做得很充分,光筆記就寫了12篇。第二天我4比0就贏了。"

打奧運會預選賽的時候比奧運會還緊張,最後主場作戰的馮天嶶,輕松拿到奧運會入場券。"那一刻我覺得一切的努力沒有白費。" 直到現在,馮天嶶也不知道劉國棟當初看中她哪點。但她知道,她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絕對不能對不起劉指導對她的信任。

馮天薇平時愛看書,她讀過一本講美國西點軍校的《西點法則》,感悟頗深。"我感受到了一種堅忍不拔的精神。還有就是不要以自己的情緒來左右判斷。對教官,第一是服從,第二是絕對服從,第三是完全服從。有些東西,你自己看不到,別人能看清,不斷吸收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就會更成熟。" 她笑著說,"劉指導就是我的西點教官。"

在賽場上虎虎生威的馮天薇,其實是個說話細聲細語的女孩子。她不想在弄頭發上花費時間,"打球時就要集中精力把球打好,等真正大了,談婚論嫁的時候有些東西自然會改變的。" 馮天薇非常喜歡自己的名字,爸爸給她起的。她說很像自己的性格,大氣又不失細膩;和自己的球風也極相符,"剛柔並濟"。

奧運會結束後,馮天嶶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回家待幾天,陪陪老媽,她是個懂事的孩子,2002年進入國家隊後,她的工資卡就放在媽媽手裏。這次獲得團體銀牌的獎金,第一件事就是要給媽媽換一套更舒服的房子。她說自己挺戀家,和家人舒舒服服地吃頓飯,聊聊天兒,在家裏睡個好覺就很滿足了。 "我就是我,那些稱贊隻是對我表面的一種肯定,我還是踏踏實實地走好每一步。" "輸給張怡寧會不會有點遺憾?"

她笑笑:"現在輸球,對我來說是件好事。也許會有些遺憾,但也不希望自己太一帆風順。2012年的倫敦,我一定要拿到單打的獎牌。 馮天薇的終極夢想(2010.8乒乓世界專訪)

終極夢想

卷首語

本期的封面人物是馮天薇,這是“海外使團”的成員第一次以世界冠軍的身份登上《乒乓世界》的封面。 《乒乓世界》的這次突破,是由于“海外使團”的突破——我們無法不正視“海外使團”第一次從中國隊手中搶走世界大賽冠軍的現實。說實話,從本期的專訪“馮天薇的終極夢想”之中,並不太容易找到答案。我們的記者形容,“和馮天薇約採訪並不是件困難的事”、“和馮天薇相處是個愉悅的經歷”,對她的採訪挺成功的,但即使這樣,我們也很難看出馮天薇在北京奧運會之後發生了什麽樣的質變。馮天薇講述了她去新加坡之前在日本打球時曾經“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孤單”,“有時覺得自己特委屈,其實沒什麽事兒,但還是覺得委屈,吃吃飯就哭了。”但更早之前,“海外使團”中比她受到更多磨難的高水準球員多了去了。文章還中提到,“總決賽之後,馮天薇休了一個長假,她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哈爾濱,回到了北京陪阿麼。再回來時已是三周之後。經過那次‘折騰’,馮天薇徹底練出來了,任何比賽不會有太多情緒波動,輸了找原因,贏了也不會太興奮。”

忍者神龜

這一天是7月2日星期五,太原驕陽似火。早上8點25分,馮天薇一身短打扮,背著雙肩球包,蹬著一雙白色CROCS,出現在漳澤商務酒店的大廳裏。不時有人在她不遠處比比劃劃,說的話大同小異,“看,那就是新加坡的馮天薇。”

馮天薇看起來和兩年前沒什麽變化,依舊是帥氣的短發,依舊很有禮貌,微笑著和你打招呼。隻是眼睛有點腫,看起來像沒睡好覺似的。

5分鍾後,馮天薇和隊友劉娟鑽進了銀灰色的商務轎車。轎車穿過繁鬧的市區,20分鍾後,駛入位于晉陽街100號的山西體育職業學院院內。路上,馮天薇從包裏掏出一管兒眼葯水,熟練地把葯水滴入雙眼。一個月來,每天如此沖洗眼部6次,馮天薇練出了在任何時間、任何環境都能自如上葯的本領。

一層是桌球館,有十幾張台子,四周牆壁有些斑駁,每張台子旁邊擺放兩個木製的小板凳,用于放置隊員的球包、球衣和球鞋。館內沒有空調,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孩子早已大汗淋漓。兩個大一點的隊員給馮天薇和劉娟騰了張球台出來。馮天薇換好衣服和球鞋,一邊圍繞著球台活動身體,一邊和劉娟說說笑笑,黑色的運動上衣被汗水浸濕了一大塊。做好準備活動後,馮天薇用發卡把額前的頭發別了起來,開始和劉娟進行對練。少傾,臉上便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倔強的頭發也完全被汗水打濕,伏貼地貼在腦後。為了不讓汗水流到眼睛裏,馮天薇不時走到旁邊拿白色毛巾抹去臉上的汗水。

之前的一個月和接下來的兩個月,這裏都是馮天薇的大本營。6月1日,莫斯科世乒賽結束後的第二天,馮天薇在新加坡隻休息了兩個小時,便馬不停蹄地飛到太原,這時她的身份是大同雲岡—金地礦業俱樂部的隊員。6月9日,馮天薇打了乒超聯賽第一役,3比0贏了山東魯能的韓國外援金暻娥。也是從那時起,馮天薇的眼睛出了問題——水土不服過敏了。

“你看我現在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之前最嚴重的時候眼睛隻剩一條縫兒,腫得和鼻梁一樣高。”馮天薇指著自己的眼睛和記者說,“還通紅,忍者神龜似的。我都不好意思出門。”為了不耽誤比賽,那段時間,馮天薇跑遍了大同大大小小的醫院,每天輸液,有一次扎到了血管外面,當時胳膊上就鼓了一個大包。即便是這樣,馮天薇仍然一場比賽不落。“其實這時候她要是不上場,大家也都能理解,但她一定堅持要上。”大同俱樂部的段領隊說。

7月1日下午2點,剛剛打完“世界VS中國桌球團體挑戰賽”的馮天薇,從上海飛到太原,稍作休整,就來到酒店的健身房練身體。第二天從上午8點半練到中午11點。中午在酒店自助餐廳吃飯時,不時有人過來要她簽名合影。下午又練了三個多小時,發多球,打雙打,練套路……下午6點50分,球館隻剩下她、劉娟以及新加坡女隊主教練周樹森和大同俱樂部教練卜幫民。幾個小隊員等不及要和馮天薇合影,照完像馮天薇又和劉娟摳起了技術細節。之前,因為眼睛的問題,馮天薇有三個星期沒怎麽練,她要抓緊一切時間“補課”。

這次在太原,有更多的人認得馮天薇。與兩年前北京奧運會時相比,她的頭頂不僅多了一個世界冠軍的光環,更因為新加坡女隊戰勝的是“不敗”的中國隊。在那場令人窒息的決賽中,馮天薇獨拿兩分,為新加坡創造了歷史。

成熟的標志

即便過去了一個多月,跟馮天薇聊起莫斯科世乒賽奪冠的點點滴滴,她還是會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馮天薇清楚地記得,奪冠後的幾天,自己一直處于恍惚之中,仿佛在夢裏一般。“我的白日夢都成真了。之前想參加奧運會,沒想到真就參加了,還拿了銀牌。然後想成為世界冠軍,沒想到這次就真拿了。”

賽後,馮天薇被無數次問及同一個問題:“拿世界冠軍,有沒有想到?”她連聲說:“沒想到,沒想到,打成這樣自己都有些驚訝。”

莫斯科世乒賽前,馮天薇和隊友在台灣進行集訓。賽前目標是第二,對手列了5、6個,中國隊並不在其中。集訓時間一共不到40天,時間緊巴巴的。

小組賽抽簽時,新加坡隊的運氣不錯,沒有碰到亞洲隊,比賽也打得順風順水。半決賽3比0勝了德國後,馮天薇松了一口氣,任務完成了!

決賽前,新加坡女隊主教練周樹森在接受央視體育頻道李武軍的採訪時說:“對中國隊我們絕對是下風,估計局面會出現一邊倒。”而當馮天薇被問道獲勝的機會有多大時,她呵呵一笑,“不知道。”

2010年5月30日,對新加坡來說,註定不是個平凡的日子。

距離比賽還有兩個多小時,新加坡女隊和中國女隊乘坐同一輛巴士,從宇宙酒店出發前往莫斯科奧林匹克體育館。馮天薇和中國隊員們有說有笑,還和劉詩雯、丁寧相約比賽結束後好好逛逛莫斯科。

那時估計連馮天薇自己都沒有想到,幾個小時之後,女團決賽會出現“出人意料”的結果。

第一盤,馮天薇3比2逆轉丁寧,一下子讓所有在場的、電視機前的人或者緊張或者興奮起來。最後一球結束,電視機裏傳來中國國家桌球隊領隊黃飈來自前方的聲音,“後面三局,馮天薇關鍵時刻發揮非常穩定,表現出了世界超一流的技術水準。馮天薇在0比2落後的情況下,接發球有變化,敢于挑打。在進攻上勇于搏殺,沒有選擇穩,頻頻採用進攻性的擊打……”

關于馮天薇為何能夠逆轉,有很多種說法。而馮天薇自己的總結是,除了對方壓力太大影響了發揮,還要歸結于自    己“心態平穩”。從現場的表現看,無論是0比2落後,還是第四局3∶8落後,還是追平逆轉,馮天薇始終是一張“撲克牌臉”,甚至還掛著一絲輕松。

“那天我也不知道怎麽了,就是比較平穩,這是不是成熟的一種標志?”馮天薇微笑著反問記者。

實際上,成熟註定是用很多代價換來的。在馮天薇的記憶裏,和丁寧有過一次極其類似的交手,隻是角色發生了置換。那是半年前,國際乒聯職業巡回賽總決賽上,馮天薇3比1領先,被丁寧追到3平,決勝局馮天薇7∶3領先,卻莫名其妙連續丟分,最終惜敗。

那是馮天薇與丁寧六、七次交手中唯一一次領先,她回憶說:“當時我想馬上就快贏了,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了,能明顯感覺到自己失控了。在場上失控也正常,但打到像我們這樣的水準,領先時失控是不可原諒的。”

那一次失控強烈地刺激到了馮天薇,在進行了一番深刻透徹的剖析之後,先贏後輸的情況明顯減少。也許正是對“失控”有過刻骨銘心的體會,莫斯科世乒賽決賽場上,馮天薇能敏銳地捕捉到對手的變化。“跟我領先失控的感覺很相似,我能感覺到她們已經控製不了自己的手了。”

與劉詩雯的決勝局後半局,馮天薇不像之前那麽平靜了,每勝一球,必振臂吶喊。馮天薇後來回憶:“那時就看誰更堅定,從心態上來看,我不比她下風。打到後來,我明顯感覺她出手沒有那麽果斷,有些猶豫。”

這正是馮天薇的“可怕”之處,它可以在世乒賽團體決賽賽場上,冷靜地控製自己、看清對手,可以給自己之前沒有勝過的丁寧、劉詩雯以突然一擊,可以讓場外的周樹森從“絕望”到驚喜得合不攏嘴。

當然,正如周樹森所說,新加坡隊此次奪冠是因為自己沒有包袱,可以放開了拼,而且“趕上了好時候”——沒有了張怡寧、王楠的中國女隊尚顯稚嫩。

關于這一點,馮天薇做出了這樣的解讀,“每個人都會犯錯誤,張怡寧2004年奧運會之前也有過失常,郭躍、李曉霞成熟之前也輸過很多。現在反過來看丁寧和劉詩雯,覺得她們更可怕了,因為她們又要成長了。”

母親的懷疑

莫斯科奧林匹克體育館興奮劑檢驗室,氣息尚未平復的馮天薇等待著接受尿檢,在她還嘀咕著“可別有什麽問題,那可全完了”時,她的手機裏已經有100多條新簡訊和十幾個未接來電。其中一個電話是馮天薇的媽媽劉春萍打來的。馮天薇回撥過去時明顯感覺到媽媽的興奮,“我覺得她比我激動,以前她很少表揚我,但她在電話裏表揚我了。”

5月31日,新加坡機場。劉春萍手捧鮮花,夾雜在歡迎的人群中,等待著女兒的出現。抱著獎杯的馮天薇第一個走出來,和母親深情擁抱在一起,“媽媽,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高興嗎?”“高興,高興……”劉春萍還沒說完,眼圈紅了。現在回憶起那一幕,馮天薇仍然會鼻子發酸。其實,從一開始,劉春萍對女兒在球上沒有太高的要求,隻求女兒有個好身體。之前馮天薇來到新加坡,對媽媽說:“我想打奧運會,我要在奧運會上拿牌。”劉春萍一臉狐疑,“可能嗎?”在所有的銀牌都拿過之後,馮天薇動了拿世界冠軍的念頭,劉春萍看了她一眼說:“你行嗎?”“你看著吧。”女兒真拿了世界冠軍,劉春萍笑了,“看來你真是行。”

現在回頭再看,馮天薇認為這是媽媽的激將法。女兒拿了世界冠軍,劉春萍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也終于找到機會“釋放”了。“打完比賽,我媽火了。很多記者要採訪她,天天像大紅人似的。現在都一個月了,我媽心情還沒平靜呢。給我打電話,說誰誰又說什麽了,我說‘行了吧,都一個月了,你還這樣呢?’”

從莫斯科回到新加坡後的第三天,馮天薇獲得2009年新加坡最佳女運動員獎,在頒獎典禮上,劉春萍與新加坡副總理隔著馮天薇,她對女兒說:“你到那邊坐著,我和總理聊會天。”

“一般人會特別拘束,她不會,聊得特別好,沒一會人家有幾個孩子她都問清楚了。” 馮天薇說自己的性格和母親完全相反,要是母親的性格,就打不了桌球了,踢足球還行。

但事實上,馮天薇受母親的影響很深。馮天薇平時很少和劉春萍說球,說了也幫不上什麽忙。但當她遇到不開心的事,和別人說不了的話時,就會向母親傾訴。每次說完,馮天薇都會覺得渾身輕松。正是劉春萍樂觀積極的性格,讓馮天薇覺得發生再大的事,也沒什麽大不了的。

成長

在新加坡,有一家近兩千人的球迷俱樂部,其中很多是馮天薇的冬粉。閒暇時,馮天薇會和球迷吃吃飯,聊聊天。而回到中國,馮天薇也會感到國內冬粉的“瘋狂”。在湖南打比賽時,有球迷為看她比賽特意從廣州逃課來到長沙,還有很多請假來的。“我真的很感謝大家的支持,但是心裏也很過意不去,真的不希望他們因為我耽誤自己正常的工作學習。”

世乒賽後,新加坡的媒體,連續一個星期火熱報道女隊奪冠的訊息。6月26日,新加坡還為桌球女隊舉行巡遊慶典活動,這樣的活動在新加坡歷史上隻有兩次,上一次是她們的桌球女隊獲得北京奧運會團體銀牌的時候。 現在,無論在新加坡,還是在中國,馮天薇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但按照馮天薇的個性,“越是這種時候,越要保持清醒。”

有人說馮天薇很幸運,也有人說馮天薇的野心很大。這些說辭基于馮天薇兩年來的變化。2008年夏天,“白手起家”的    馮天薇不僅代表新加坡參加了北京奧運會,還拿了銀牌。兩年後,又得了世乒賽團體冠軍。對于中國隊來說,這個對手未免成長得太快了。

從銀色到金色,內行人都知道,對于桌球項目上的非中國隊選手來說,需要付出怎樣的努力。就像中國國家桌球隊的教練們常說的:從達人到頂尖達人,看似一步之遙,但哪一個不是從非人的折磨和煎熬中走過來的?

2008年下半年對馮天薇來說有些難過。和任何一個剛剛經歷大賽的運動員一樣,她也有狀態起伏的低潮期。馮天薇回憶,剛打完奧運會時,在一些小場地打比賽就會提不起精神,覺得沒什麽意思,覺得隻有在奧運會賽場上才能展現自己,這讓她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思想境界不夠高。

奧運會後緊接著是世界杯,馮天薇打了季軍。成績還算不錯,但她至今仍覺得遺憾,因為自己犯了不該犯的錯誤。

8進4時馮天薇贏了郭躍,半決賽對帖雅娜,這並不讓馮天薇擔心,畢竟自己還沒輸給過她。出人意料的是,帖雅娜一上場發揮極好,而馮天薇則像不會打了似的。這次,馮天薇不但輸了,而且是0比4完敗。

“那場球真不應該輸,贏了我就可以和李曉霞爭冠亞軍了。雖然我肯定是下風,但畢竟還有機會拼一下啊。”當時馮天薇幾乎把所有的第二都拿過了,她第一次感覺拿冠軍的渴望如此強烈。

這場比賽讓馮天薇一下子陷入了苦悶,輸了都不知道為什麽輸。訓練中時不時就會嘀咕: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是不是該調整一下?馮天薇很討厭自己的這種狀態,對她來說最難過的不是問題有多大,而是找不到問題。

有人說運動員的第一個重大比賽都不會打得太好,但這條“定律”顯然不適用于馮天薇。參加奧運會時,她不知道什麽叫害怕,一路殺出來。但是,奧運會後一切似乎變得不那麽順暢。她不得不認真地重新審視自己,“其實奧運會時我還沒有絕對的實力佔住那個位置,成績是拼出去的,奧運會後我在別人眼裏位置變了,別人來拼我。如果我還是用以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肯定不行。”

意識到這一點,馮天薇的心情奇跡般地好了起來——雖然問題還未得到解決。此後,馮天薇對自己的要求更加苛刻,這不光表現在平時訓練加班加點,她時刻提醒著自己,無論是大錯小錯都不能輕易犯。有人問她有必要這麽緊張嗎?她認定一點:雖然還沒在大賽中犯過很大的錯誤,但如果不註意小問題,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會栽大跟頭。

2009年,馮天薇的賽程表排得滿滿當當。除了要參加世乒賽、世界杯、亞洲杯等“規定項目”,還有十餘場大大小小的公開賽,另外,還要回中國打為期三個月的乒超聯賽。終于,在年底長沙舉行的總冠軍賽上,馮天薇扛不住了。

那次馮天薇輸給了帕夫洛維奇,這又是一場不該輸的球。馮天薇邊打邊想哭,比賽一結束眼淚奪眶而出。在她印象中,那是她第一次因為輸球而流淚,“狀態特別不好,平時能贏的卻輸了。讓我難受的不是這個,是那會兒打球打惡心了,在場上我都不想拿起球拍。”在總冠軍賽之前,馮天薇剛剛在第25屆東南亞運動會上拿了女團冠軍、女單冠軍、女雙亞軍和混雙亞軍,密集的賽事已讓她的身體和心理接近極限。

為了不影響參加國際乒聯職業巡回賽總決賽,井浚泓(新加坡女乒教練)耐心地安撫馮天薇,還給她放了一周假。總決賽之後,馮天薇休了一個長假,她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哈爾濱,回到了北京陪阿麼。再回來時已是三周之後。經過那次“折騰”,馮天薇徹底練出來了,任何比賽不會有太多情緒波動,輸了找原因,贏了也不會太興奮。

馮天薇說自己很幸運,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會遇到不同的“貴人”。剛到新加坡時,是劉國棟激發出了她的求勝欲望;在她徘徊不定時,是井浚泓堅定了她的信心;現在,有著豐富執教女隊經驗的周樹森又給了她更多的空間。

“老天對我真的很好。有很多人付出的比我多,但是機會不如我多。可能16歲之前我經受的挫折比較多,16歲之後就轉運了。”

但事實上,馮天薇對自己有著再清楚不過的認識。周樹森說:“打比賽輸了,馮天薇從來不找客觀原因。”對于這個不低的評價,馮天薇的“理論”是:“一旦找了客觀原因,就意味著你要一直為這個‘客觀原因’找下去。就像你撒了第一個謊,你以後都要為這個謊去圓謊。之所以有‘客觀原因’,還是因為你主觀有問題。比如海綿不好打,輸了,為什麽海綿不好打呢?因為你比賽前沒有挑一塊好打的海綿,還是你自己的問題。隻要時刻想到自己存在問題,你就可以進步。”

面對面地看到這樣的馮天薇,不得不讓人驚嘆于她的理智成熟和嫻熟的表達能力。凡是跟馮天薇有過接觸的人,對她的評價都是一致的好:沉穩、堅韌、落落大方、處事得體……她自己也覺得這兩年成長了不少,“境界不低,但還有待提高,在成長,但還不成熟。我還沒辦法完全地駕馭自己,有時以前出現過的問題還會反復。什麽時候能做到像張怡寧、王楠那樣就好了。”

讀書

馮天薇是新加坡女乒的隊長,這是大家一致推舉的結果。平時的“管轄範圍”就是比賽前統一下大家的服裝,沒什麽實權。5個人中,除了于夢雨,她的年齡最小,但大家對她比較認,覺得她不像一般女孩那樣斤斤計較,一是一,二是二。

平時在隊裏,馮天薇比較能侃,一般人侃不過她,但僅限于跟比較熟的人,並且很有分寸。跟生人初次見面,她會禮貌地打個招呼。一個人時,她比較安靜,會看看書,練練字。實際上,能自如地和人溝通還是近幾年的事。小時候的馮天薇比現在沉默得多,要是遇到不認識的人,根本不講話。這種習慣一直到2005年,馮天薇到日本打球時才改變。

剛到日本時,馮天薇不會講日語,為了盡快融入環境,馮天薇強迫自己和別人溝通,不會說的就比劃。馮天薇11歲就離開家住體校,獨立生活。但即便這樣,在日本,她還是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孤單。“那時算是我最難受的時候了,來電話讓你去交費,你不知道去哪兒交,真是體會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滋味了,好像這世界隻有你一個人。那段時間天天上網,一天24小時恨不得20小時泡在網上,一看有認識人上來就和人家說,眼睛也是那時候近視了。心情不好時就去逛街,沒事就逛,日本的商店都快被我逛爛了。有時覺得自己特委屈,其實沒什麽事兒,但還是覺得委屈,吃吃飯就哭了。”

直到認識了王雁,情況才有所好轉。她們是通過打球認識的,巧的是在日本已經生活了十多年的王雁也是哈爾濱人。王雁很熱心,把馮天薇當作女兒一樣對待。除了在生活上關照馮天薇,還經常給她講道理,鼓勵她支持她,幫助她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現在,馮天薇隻要一到日本,肯定要去看望她。

馮天薇說在日本那兩年,自己的變化很大,一年好像成熟好幾歲。有時劉春萍實在心疼女兒,“別那麽累了,找個有錢的男朋友,過得一樣挺好啊。”馮天薇從來沒想過靠誰,自己有能力,才過得踏實。不僅自己過得好,還要讓身邊的人也過得好。

跟面前的馮天薇聊天,時常會產生錯覺,覺得她不像個運動員,至少不典型。馮天薇現在的生活很簡單,她不上網,不看電影,不看連續劇,除了訓練比賽,就是看書,學英文,被記者笑稱是古人的生活。

馮天薇確實愛看書,從古典名著到當代小說,從勵志到心理,出去比賽時,也要隨身帶上一本。“看書能給我帶來愉快的體驗。我喜歡看不同方面、不同作者的書,這能幫助我從不同角度看問題。比如心理方面的,並不是想多了解對手,主要是了解自己,我是什麽性格,在什麽時候會出現什麽問題,了解了這些你才能控製自己,控製不了自己,球就沒法打了。”

馮天薇說自己雖然是運動員,但骨子裏很細膩,雖然沒上過什麽學,但喜歡有學問的人,如果有一天不打球了,肯定會去上學。在“世界VS中國桌球團體挑戰賽”中,馮天薇臨時給福原愛講起了戰術,儼然一副教練範兒,“我覺得我還是有做教練的資質的,但是運動員還有很多事情等我去做呢。”

世乒賽後,有記者問她:“奪冠後你會覺得壓力大嗎?”馮天薇回答:“有壓力才會有動力,壓力大,動力更大。”“但其實我覺得很沉重,之前大家就已經瞄準你了,現在你是世界冠軍了,而且又戰勝了中國隊,中國隊整個一個團隊研究你一個人。怎麽樣真正做到從零開始,對我來說是一個考驗。”

馮天薇的“野心”有多大,她的終極目標是什麽?採訪行將結束時,面對這個必答題目,馮天薇給出了這樣的回答,“目標……先不要說超越自己,還有很多人需要我去超越呢。倫敦奧運會時候,中國隊員肯定會更可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麽,我能想得出。”

“我希望自己能在倫敦奧運會上拿金牌,這是一個夢想,我知道難度會非常非常大。比較現實一點的目標是拿團體銀牌的情況下,單打拿一枚獎牌。胸無大志的人也不會打到這個份兒上,當然胸有多大志,就要付出多大努力。”

不管有多難,不管能否實現,倫敦奧運會冠軍甚至大滿貫,都不是她的終極夢想。不管是什麽,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女孩絕不像一杯溫吞的白開水。她的未來什麽樣,誰知道呢?

記者手記

和馮天薇約採訪並不是件困難的事——雖然不喜張揚的她在奪冠後隻接受了本刊的獨家專訪——她回復簡訊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個小時,並且措辭有禮有節。

和馮天薇相處也是個愉悅的經歷,她會在訓練前買水時主動問你喝什麽,會把周樹森指導送給她的楊梅分一半給你。更主要的是,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採訪中,時常給記者驚喜。有些話確實不像出自一個運動員之口,至少不是她這個年齡的人能說得出來的。

和所有年輕人一樣,馮天薇也很“潮”,也喜歡時尚的東西。尤其對手機情有獨鍾,到新加坡後買下的“最新款”有五六個。

“我不是古人,隻是有點古人的情結。我在日本時還寫過詩呢,描述自己孤獨的狀態。”

“其實我的承受能力還是挺強的,遇到困難我先想到比較積極樂觀的一面,隻是有時會有點小傷感。”

馮天薇的手機裏存著很多自己的藝術照,有些很酷,有些則嫵媚動人。就像有些網友評價她那樣:又帥又美。果然。

教練眼中

劉國棟:我六七年以前看過這個小孩子打球,我看她第一場上拼勁兒比較足,而且比較認真。新加坡缺少馮天薇這樣的球手,特別踏實,讓她怎麽練就怎麽練,再苦都會扛下來。從技戰術角度而言,馮天薇的打法就很先進。另外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個孩子非常聽話,非常要,在場上能夠貫徹教練員意圖。

國乒教練李曉東:馮天薇當時在二隊也是好的,也算前幾號,甚至一隊都帶她練過。後來心髒不好去到日本最後去到新加坡。而且從馮天薇來講,我覺得她是上進心很強的,而且她有一種向上的非要打好球不可的勁頭,這一點還是蠻招人喜歡的。

國乒領隊黃飈:馮天薇當時是在我們國家二隊,是比較好的,當時是呂林擔任女二隊主教練,呂林給我說過,對馮天薇她是抱了很大希望,認為他的潛力是比較大的,後來因為一段時間身體狀態不是很好,回到省隊。從這個隊員來講,她整個打球的綜合能力比較強,正手反手比較合理。

北京大學副教授世界冠軍劉偉:馮天薇私下很隨和,平時訓練很刻苦,很要強。

新加坡女乒主教練周樹森:她很熱愛桌球,訓練很刻苦,很認真,所以才能保持現在這樣的水準,沒有很好的自覺性或者是毅力、意志,在那兒支撐著,要堅持到現在,不可能。

她真的很迷球,很熱愛桌球,因為她總感覺到她自己沒打出來,她應該能打出來,她憑著這股毅力,平常訓練很苦,她能夠堅持到現在也不容易。”

大同主教練卜幫民:馮天薇這孩子比較成熟,待人接物方面都非常好,貭素比較高,而且具有團隊精神,我們的隊員在她身上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