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隆

馬隆

馬隆,生卒年不詳,字孝興,東平平陸(今山東汶上)人,西晉名將,兵器革新家,官至東羌校尉,封奉高縣侯。

鹹寧五年(279)正月,河西鮮卑人禿發樹機能率眾反晉,攻佔涼州(治今甘肅武威),晉廷大震。時馬隆任司馬督,自請招募勇士3000前往收復。武帝準其所請,授他為討虜護軍、武威太守,允其至武庫任選兵器,並領三年軍資而後出發。十一月,率軍西渡溫水(今武威東),禿發樹機能領部眾數萬據險阻遏。馬隆改革兵器,作扁箱車。在廣闊地帶,依八陣圖聯車為營,插鹿角于車的外圍;遇道路狹窄,則將扁箱為木屋置于車上,以擋矢石。據《晉書·馬隆傳》記載,他還令晉軍著皮甲,于道旁累磁石幹擾身裹鐵甲的鮮卑人行動。如此且戰且進,不斷獲勝。武帝在久未聞馬隆軍音訊後獲得捷報,甚喜,詔授馬隆假節、宣威將軍。十二月,經大戰,斬禿發樹機能,克涼州。

太康初年,晉廷因西平(治今西寧)荒毀,任馬隆為平虜護軍、西平太守,率兵南下將其興復。馬隆戍邊十餘年,戰守盡力,聲威大震。後死于任上。

  • 中文名稱
    馬隆
  • 別名
    馬孝興
  • 國籍
    大晉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東平平陸
  • 職業
    平虜護軍、西平太守、東羌校尉
  • 主要成就
    平定鮮卑禿發樹機能之亂安守涼州十多年,革新兵器
  • 代表作品
    《八陣總述》
  • 封爵
    奉高縣侯

​人物簡介

馬隆,生卒年不詳,字孝興,東平平陸(今山東汶上北)人,西晉名將,兵器革新家。中國西晉將領,兵器革新家。字孝興,東平平陸(今山東汶上北)人,生卒年不詳。官至東羌校尉,封奉高縣侯。西晉鹹寧五年(279)正月,河西鮮卑人禿發樹機能率眾反晉,攻佔涼州(治今甘肅武威),晉廷大震。時馬隆任司馬督,自請招募勇士3000前往收復。武帝準其所請,授他為討虜護軍、武威太守,允其至武庫任選兵器,並領三年軍資而後出發。十一月,率軍西渡溫水(今武威東),禿發樹機能領部眾數萬據險阻遏。馬隆改革兵器,作扁箱車。在廣闊地帶,依八陣圖聯車為營,插鹿角于車的外圍;遇道路狹窄,則將扁箱為木屋置于車上,以擋矢石。據<晉書·馬隆傳>記載,他還令晉軍著皮甲,于道旁累磁石幹擾身裹鐵甲的鮮卑人行動。如此且戰且進,不斷獲勝。武帝在久未聞馬隆軍音訊後獲得捷報,甚喜,詔授馬隆假節、宣威將軍。十二月,經大戰,斬禿發樹機能,克涼州。太康初年,晉廷因西平(治今西寧)荒毀,任馬隆為平虜護軍、西平太守,率兵南下將其興復。馬隆戍邊十餘年,戰守盡力,聲威大震。後死于任上。

生平簡介

馬隆馬隆

馬隆自幼便智勇兼備,好立名節。魏兗州刺史令狐愚被誅殺,為避免牽連,全州竟無一人敢為其收屍。馬隆讓武吏裝成愚蠢之人,用自己的家財為其殯葬,並服喪三年,種植松柏,期滿後才回來,此事在當時傳為美談。後代理武猛從事。 泰始中期,晉武帝將興兵伐吳,下詔書說:“吳會未平,宜得猛士以濟武功。雖舊有薦舉之法,未足以盡殊才。其普告州郡,有壯勇秀異才力傑出者,皆以名聞,將簡其尤異,擢而用之。苟有其人,勿限所取”(《晉書·馬隆傳》)。兗州人舉薦馬隆,認為他“才堪良將”(《晉書·馬隆傳》),不久,便升馬隆為司馬督。

鹹寧五年正月,涼州(治今甘肅武威)刺史楊欣因與羌族關系不和睦,馬隆料其必敗。不久,被鮮卑首領禿發樹機能攻陷涼州,楊欣被殺,致使河西地區與中原朝廷斷絕聯系,晉廷震動。時禿發樹機能已起兵九年,並相繼斬殺秦、涼二州四位刺史。晉武帝常為西部邊境安全憂慮,每次臨朝議政都嘆息地說:“誰能為我討此虜通涼州者乎?”朝中無人相應。唯馬隆上前奏道:“陛下若能任臣,臣能平之。”武帝說:“必能滅賊,何為不任,顧卿方略何如耳。”馬隆說:“陛下若能任臣,當聽臣自任。”武帝問:“雲何?”馬隆說臣請募勇士三千人,無問所從來,率之鼓行而西,稟陛下威德,醜虜何足滅哉”(《晉書·馬隆傳》)!晉武帝答應了馬隆的請求,並任命他為武威太守。公卿僉卻說:“六軍既眾,州郡兵多,但當用之,不宜橫設賞募以亂常典。隆小將妄說,不可從也”(《晉書·馬隆傳》)。武帝力排非議,則未聽其言。

馬隆受命後,立即招募勇士,其條件是,能靠腰部力量拉開三十六鈞強弩的人,並且當場立靶測試。自清晨至中午,共招募勇士3500人。馬隆到武庫挑選兵器,武庫令卻不準,與馬隆忿爭起來。御史中丞也乘機彈劾馬隆。馬隆對武帝說:“臣當亡命戰場,以報所受,武庫令乃以魏時朽杖見給,不可復用,非陛下使臣滅賊意也”(《晉書·馬隆傳》)。于是晉武帝命武庫兵器盡供馬隆挑選,並供給三年的軍資。

馬隆馬隆

十一月,馬隆西渡溫水(即溫圍水,今甘肅武威東)。禿發樹機能等部眾數萬人,據險阻擊其前軍,設伏襲擊其後軍。馬隆依八陣圖作扁箱車,上置木屋,遇開闊地帶則以車結營,遇山路狹窄即以木屋置于車上穿行,晉軍即且戰且進。晉軍箭矢所射之處,羌兵應弦而倒。

據<晉書·馬隆傳>所載,馬隆于道路兩旁堆積磁石,吸阻身著鐵鎧的禿發樹機能部眾,使其難以行進,而晉軍均被犀甲,進退自如。禿發樹機能部眾在為震驚,以為晉軍為神靈。

馬隆軍轉戰千餘裏,殺傷甚眾。自馬隆西進,音信斷絕,朝廷上下甚憂,有人以為已戰死,後馬隆遣使夜到京城,武帝大喜,撫掌歡笑。翌日早朝,武帝對群臣說:“若從諸卿言,是無秦、涼也。”于是下詔:“隆以偏師寡眾,奮不顧難,冒險能濟。其假節、宣威將軍,加赤幢、曲蓋、鼓吹”(《晉書·馬隆傳》)。

馬隆兵至武威,當地鮮卑首領猝跋韓、且萬能率萬餘戶投降。十二月,馬隆聯合沒骨能等部與禿發樹機能決戰,晉軍大勝,禿發樹機能被部下所殺。涼州遂告平定。

此役,馬隆知難而進,勇于創新,在戰法和兵器的結合上運用尤為巧妙,故能長距離征戰,以少勝多,安定邊塞,為爾後晉滅吳解除了後顧之憂

馬隆馬隆

武帝朝議準備加賞馬隆等將士,有司卻上奏說:“隆將士皆先加顯爵,不應更授。”衛將軍楊珧反駁說:“前精募將士,少加爵命者,此適所以為誘引。今隆全軍獨克,西土獲安,不得便以前授塞此後功,宜皆聽許,以明要信”(《晉書·馬隆傳》)。武帝遂從楊珧之言,重獎馬隆等將士。 太康初年,晉廷因西平(治今西寧)荒毀,任馬隆為平虜護軍、西平太守,率其所部精兵及牙門一軍,屯據西平。當時少數民族成奚部屢次進犯邊境,馬隆到後,率軍征討。成奚率軍據險而守,馬隆令士兵都背負農具,裝作耕田的農民,偷襲成奚部。成奚認為馬隆不敢前來進攻,便放松了警惕。馬隆乘其無備,率軍而攻,大破其軍,西平遂平。

太熙初年,晉廷封馬隆為奉高縣侯,加授東羌校尉。馬隆戍邊十餘年,戰守盡力,聲威大震。當時略陽太守馮翊嚴舒與楊駿是親屬,想取代馬隆,便詆毀馬隆年邁,不在適宜鎮守邊關。于是朝廷將馬隆召回,讓嚴舒取代馬隆。氏、等族聞訊後,聚結起來,準備再次反叛。朝廷怕叛亂再起,便將馬隆官復原職,後馬隆死于任上。

相關記載

《晉書.列傳第二十七.馬隆》 (節選)

馬隆字孝興,東平平陸人。少而智勇,好立名節。魏兗州刺史令狐愚坐事伏誅,舉州無敢收者。隆以武吏托稱愚客,以私財殯葬,服喪三年,列植松柏,禮畢乃還,一州以為美談。署武猛從事。泰始中,將興伐吳之役,下詔曰:「吳會未平,宜得猛士以濟武功。雖舊有薦舉之法,未足以盡殊才。其普告州郡,有壯勇秀異才力傑出者,皆以名聞,將簡其尤異,擢而用之。苟有其人,勿限所取。」兗州舉隆才堪良將。稍遷司馬督。初,涼州刺史楊欣失羌戎之和,隆陳其必敗。俄而欣為虜所沒,河西斷絕,帝每有西顧之憂,臨朝而嘆曰:「誰能為我討此虜通涼州者乎?」朝臣莫對。隆進曰:「陛下若能任臣,臣能平之。」帝曰:「必能滅賊,何為不任,顧卿方略何如耳。」隆曰:「陛下若能任臣,當聽臣自任。」帝曰:「雲何?」隆曰:「臣請募勇士三千人,無問所從來,率之鼓行而西,稟陛下威德,醜虜何足滅哉!」帝許之,乃以隆為武威太守。公卿僉曰:「六軍既眾,州郡兵多,但當用之,不宜橫設賞募以亂常典。隆小將妄說,不可從也。」帝弗納。隆募限腰引弩三十六鈞、弓四鈞,立標簡試。自旦至中,得三千五百人,隆曰:「足矣。」因請自至武庫選杖。武庫令與隆忿爭,御史中丞奏劾隆,隆曰:「臣當亡命戰場,以報所受,武庫令乃以魏時朽杖見給,不可復用,非陛下使臣滅賊意也。」帝從之,又給其三年軍資。隆于是西渡溫水。虜樹機能等以眾萬計,或乘險以遏隆前,或設伏以截隆後... ...

收復涼州之戰

分類: 以少勝多的戰爭

馬隆馬隆

西晉鹹寧五年(279年)正月至十二月,晉將馬隆率軍擊敗攻佔涼州(治今甘肅武威)的鮮卑軍的作戰。鹹寧五年正月,涼州刺史楊欣因與羌族關系不和睦,而被鮮卑首領禿發樹機能攻陷涼州,致使河西地區與中原朝廷斷絕聯系,晉廷震動。司馬督馬隆向晉武帝司馬炎自薦,選募勇士3000西進平定涼州,晉武帝力排群臣非議,遂詔命其為討虜護軍、武威太守。馬隆受命後,立即招募勇士,其條件是,能靠腰部力量拉開三十六鈞強弩的人,並且當場立靶測試,馬隆選募勇士3500人。晉武帝命武庫兵器盡供馬隆挑選,並供給三年的軍資。十一月,馬隆西渡溫水(即溫圍水,今甘肅武威東)。禿發樹機能等部眾數萬人,據險阻擊其前軍,設伏襲擊其後軍。馬隆作扁箱車,上置木屋,遇開闊地帶則以車結營,遇山路狹窄即以木屋置于車上穿行,晉軍即且戰且進。據載,馬隆于道路兩旁堆積磁石,吸阻。身著鐵鎧的禿發樹機能部眾,使其難以行進,而晉軍均被犀甲,進退自如。馬隆軍轉戰千餘裏,殺傷甚眾。自馬隆西進,音信斷絕,朝廷上下甚憂,有人以為已戰死,後馬隆遣使夜到京城,武帝大喜,加封馬隆為宣威將軍、假節。馬隆兵至武威,當地鮮卑首領猝跋韓、且萬能率萬餘戶投降。十二月,馬隆聯合沒骨能等部與禿發樹機能決戰,晉軍大勝,殺禿發樹機能。涼州遂告平定。

1700多年以前,西晉大將馬隆率領3000中原士兵與10000多羌兵在那裏廝殺,雙方死傷慘重,卻多時分不出勝負。馬將軍身經百戰,足智多謀,他認為敵眾我寡,硬拼下去我方必敗,隻能靠智取勝,于是鳴金收兵,退守營寨。經過多方偵察和詢問百姓,得知附近有一個磁性很強的鐵礦,那時人們對吸鐵石能吸鋼鐵類的兵器和盔甲早巳熟知,于是馬隆一邊用少量兵盯住守營地,一邊派大隊人馬開採鐵礦,無論羌兵如何挑戰,他是免戰牌高懸。士兵們把一塊塊沉重的礦石搬運到一個險要的道口,在兩旁築起又厚又長的黑黝黝的石牆。一切備妥,馬隆命令全體將士脫掉鋼盔鐵甲,換上牛皮衣,摘掉免戰牌出陣迎敵。稍一接觸晉軍佯敗將敵誘至道口,從另一面迅速撤走,羌軍窮追不舍,誰知通過谷道時穿鐵甲的羌兵個個像著了魔似的,不能控製自己,不是向石牆撞擊,就是相互粘連,刀槍也不聽使喚,原來鋼鐵製的盔甲、打的兵器,在磁鐵礦石強大的磁場作用下都被磁化了,也變成了磁鐵。恰巧這時,天上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晉軍趁勢殺回,羌軍大敗。這場戰鬥的聲音就被礦石牆“錄”了下來。以後,隻要氣候條件與當時戰場的氣候大體相當,大地就會放出“錄音”。由此可見,這場“錄音”是人為的,卻又是無意製造的,當時的將士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隻是利用了磁鐵礦的磁性來消滅敵人。

歷史評價

<晉書·馬隆傳>:“孝興、玄威,操履無違。”

歷史著作

<八陣總述> (節選)

馬隆馬隆

治兵以信,求聖以奇。 信不可易,戰無常規。 可握則握,可施則施。 千變萬化,敵莫能知。

〈匹陳贊〉 動則為奇,靜則為陣。陳者陣列,戰則不盡。分苦均勞,佚輪輒定。有兵前守,後隊勿進。〈天陳贊〉 天陳十六,內方外圓。四面風沖,其形象天。為陳之主,為兵之先。潛用三軍,其形不偏。〈地陳贊〉 地陳十二,其形正方。雲生四角,沖軸相當。其體莫測,動用無疆。獨立不可,配之于陽。 〈風陳贊〉 風無正形,附之于天。變而為蛇,其意漸玄。風能鼓動,萬物驚焉;蛇能圍繞,三軍懼焉。 〈雲陳贊〉 雲附于地,則知無形。變為翔鳥,其狀乃成。鳥能突擊,雲能晦冥。千變萬化,金革之聲。 〈飛龍〉 天地後沖,龍變其中。有手有足,有背有胸。潛則不測,動則無窮。陣形亦然,名其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