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鈺

馬鈺

馬鈺(1123年-1183年),道教支派全真道祖師,原名從義,字宜甫,入道後更名鈺,字玄寶,號丹陽子,世稱馬丹陽。山東寧海(今山東牟平)人。道教全真道道士。在出家前,馬鈺孫不二是夫婦。馬鈺是全真道祖師王重陽在山東收下的首位弟子。大定十年王重陽逝世後,馬鈺成為全真道第二任掌教。在道教歷史和信仰中,他與王重陽另外六位弟子合稱為"北七真"。著有《洞玄金玉集》十卷。

  • 中文名稱
    馬鈺
  • 別名
    馬從義、馬宜甫、馬玄寶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寧海
  • 出生日期
    1123年
  • 逝世日期
    1183年
  • 職業
    全真教掌教、道士
  • 信仰
    道教
  • 代表作品
    《洞玄金玉集》
  • 道號
    丹陽子
  • 追贈
    丹陽抱一無為真人

簡介

馬鈺馬鈺

馬鈺(公元1123--1183)原名從義,字宜甫,後更名鈺,字玄寶,號丹陽子,故亦稱馬丹陽。山東寧海(今山東牟平)人。家富,號“馬半州”。弱冠能詩,擅針灸。金大定七年(1167)七月,王重陽到寧海傳道,遂與妻孫不二師事之,後拋棄巨大家業,皈依重陽君出家,勵行苦節,專務清靜。重陽君臨終時授以全真秘訣、托以弘教大業。

元世祖至元六年(公元1269)贈為“丹陽抱一無為真人”。世稱“丹陽真人”。為“北七真”之一。以修煉、傳承他的教理、思想為主的門人派別稱為全真遇仙派,簡稱遇仙派

傳奇與史實

重陽祖師將羽化之時,告丹陽留世語:“丹陽已得道,長真已知道。吾無慮矣!長生、長春則猶未也,長春所學一聽丹陽,命長真當管長生。後重陽祖師羽化于夷門,心喪三年,默坐環堵。”

馬丹陽悟道神速,《盤山錄》說:丹陽真人以悟生死而了道速,其旨如何?答雲:修行之人,當觀此身如一死囚,牽挽入市,步步近死,以死為念事事割棄,雖有聲色景物紛華,周匝圍繞,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念念盡忘,此身亦舍,何況其他?以此煉心,故見功疾。邱長春言,馬丹陽證道費時三年,譚長真五年,劉長生七年,邱自己則費時十七八年。

思想與著述

馬丹陽繼承重陽性命雙修理論,以清靜無為而定全真修煉風貌,以心合性,以神氣釋性命而終以靜凈無為統道。弟子極多,著名者十人,弟子李守寧元初四大高道之一。 著有《神光璨》、《洞玄金玉集》等 。

武功情況

1.北鬥七星陣,要有一個人成為中心、關鍵點、攻擊點,全真七子中,唯丘處機成為過北鬥陣的這一領軍人物。

馬鈺馬鈺

2.雙方均與江南七怪交過手,丘處機以一敵七,戰平;馬鈺則略輸一籌。

3.丘處機是王重陽第一弟子,馬鈺非王重陽第一弟子,一般來講,大弟子的武藝總是超群的。

4.丘處機的武功比王處一強。馬鈺和王處一差不多。

5.神雕裏:後來是馬鈺先當掌教,馬鈺去世後;丘處機任掌教。

相關詩詞

<長思仙·茶> 金 馬鈺

一槍茶,二旗茶,休獻機心各利家。無眠為作差。

無為茶,自然茶,天賜休心與道家,無眠功行加。

修道歷程

馬鈺馬鈺

馬鈺本名從義,系出京兆扶風(今陝西省),為東漢伏波將軍馬援的後裔;後因五代兵亂,族遷寧海(今山東省)。他出身豪門大族,天賦異秉,母唐氏受孕時,曾夢見麻姑賜丹一粒。童年時期即常吟誦塵外之語,成人之後更擅長于文字。昆嵛山道士李無夢見了馬鈺的長相,譽其為「額有三山、手垂過膝」的大仙之材,又作〈贊〉稱贊他說﹕「身體堂堂,面圓耳長,眉修目俊,準直口方,相好具足,頂有神光。」當地名門孫忠顯因為愛惜馬鈺的才德,于是將女兒孫富春許配給他。

馬鈺和佯狂顛走的王重陽相較,兩者的人生境遇大不相同。王氏雖然才氣縱橫、武藝高強,但其仕途卻不如意,一生隻擔任陝西省酒稅監這個小小官職,因此鬱鬱不歡,酣醉于酒。他終日恣意放情、散盡千金,反而惹得家人的怨恨。忽然一朝心破,遇仙于甘河,于是決意黜妻屏子,出家學道。相反地,未出家前的馬鈺家財豐厚,輕財重義,頗得鄉親們的信重。他在山東省福山縣為官,權總六曹,宦途甚為得意;其與妻子感情亦為融洽,育有庭珍、庭瑞和庭珪三子,可說是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此時在他的心中惟一的隱憂,就是有一次他夢見二豬哀告求救,卻來不及救牠們;術士孫子元佔卜此事,說他的壽期將不逾四十九歲。他自嘆曰﹕「死、生固然不是操之在人,那麽為長生計,何不親近有道之士?」于是他不僅在夜夢家園有鶴飛起之處建立道館,請陸道士來主持,並且常與高巨才、戰法師等道中人士往來。

未出家前的馬鈺,雖然擁有一些權勢,但在人情世故的虛與委蛇下,難免萌起一絲落寞寂寥之感。時光逐漸飛逝,盛年不再的他,開始豪縱好飲。一一六七年的秋天,他偕同好友高巨才、戰法師酒酣之餘,賦詩說道﹕「抱元守一是工夫,懶漢如今一也無。終日銜杯暢神思,醉中卻有那人扶。」中元節過後,王重陽遠自終南山來告訴他說﹕「不遠三千裏,特來扶醉人」,聽得此語,他暗自沉思,立刻向王氏請教﹕「何名曰道?」王氏答曰﹕「(道就是)五行不到處,父母未生時。」恍然若有所悟的他,因而邀請王重陽返家居住,立庵名曰「全真」。

王重陽背負著渡化七真的使命,不遠千裏而來,為的是要讓事業和家庭兩相如意的馬鈺舍俗入道。王重陽卯盡心思,顯現神通,演出一些膾炙人口的故事來渡化馬鈺。一一六七年十月,他鎖庵百日,叫馬鈺日給一食,夜晚則出神進入馬鈺的夢中,警示有天堂、地獄和輪回之苦;並且又贈馬鈺和孫氏梨和傈子,暗示他們夫妻兩人必要分離。馬鈺在他所著《漸悟集.卷上》記述其夢境說道﹕「重陽祖師百端誘化,予終有攀緣愛念。忽一夜,夢立于中庭,自嘆曰﹕我性命有如一隻細瓷碗,失手百碎。言未訖,從空碗墜,驚哭覺來。師翌日乃曰﹕汝昨晚驚懼。方才省悟。」同卷〈自覺篇〉說道﹕「夢見嬌妻稱是母,又逢愛妾還稱女。因為前生心不悟,心不悟,改頭換面為夫婦。」

在重重夢境的覺醒之後,他決定跳出這種生死輪回的痛苦煎迫,于是將全部的資產交給兒子庭珍等人,修離書付妻孫氏,同時對他心所系念的孫姑寄以共同修道的期許。他說﹕「奉勸孫姑修大道,時時隻把心田掃。殺了三屍並六耗,無煩惱,常清常靜知玄奧。」

一一六八年正月,重陽百日啓鎖之時,他乞求道名及法號出家。這年,馬鈺四十六歲,距離術士所預言的壽期已相去不遠了。

一一六八年二月,在全真堂王重陽門下的有馬鈺、譚處端丘處機和王處一等四人。他們跟隨祖師至昆嵛山煙霞洞共修。這時候馬鈺忽患頭痛之症,被祖師趕下山治病,在《重陽教化集》卷二記錄了當時的實況。王重陽寫道﹕「挈丹陽居昆嵛山煙霞洞,因心未死,于是感疾,患偏頭痛。其痛不可忍,有若釜劈。令其下山在家調治,其痛愈甚。有人上山報雲﹕某來時,馬先生已痛死。聞之,因鼓掌大笑曰﹕我來欲化為神仙,肯教死了。為他不信,感此疾。」

王重陽認為馬鈺是因為迷戀塵俗,信道不篤,而染患此疾。他加持法水,給馬鈺喝下後,病立除,並且寄言曰﹕「凡人入道必戒酒、色、財、氣,攀緣愛念,憂愁思慮。此外,便無良葯矣。」但是經過此事之後,祖師便以馬鈺愚頑,避不見面。十月,令馬鈺焚燒誓狀之後,才在文登重新相見。

從一一六八到一一六九兩年之間,王重陽在山東省的寧海、萊州登州建立七寶、金蓮、三光、玉華和平等五會,馬鈺的妻子孫氏則在一一六九年五月五日詣金蓮堂出家。祖師訓名不二,號清靜散人。同年十月,王重陽攜馬鈺、譚處端、劉處玄和丘處機四弟子西行至汴梁(今開封),居王氏之旅邸。一一七○年正月,王重陽升遐之前,傳授馬鈺五篇秘語,並說﹕「丹陽已得道,長真已知道,吾無慮矣。」馬鈺當下發願說﹕「一欲將師父全真集印行,二願欲與師父守服三年,三願勸十方父母舍俗修仙。」此三願後來在劉蔣村的「祖庭」一一實現。

一一七四年,馬鈺與三道友月夜共坐于秦渡鎮真武廟(陝西省)前,各言其志。馬鈺說鬥貧,譚處端鬥是,劉處玄鬥志,丘處機鬥閒,此時四子似乎已達成分途發展教門的協定。翌日散去,馬鈺返居祖庭入圜,至一一七八年才出圜。

馬鈺居圜堵修行,為的是去奢從儉,洗心煉性。此間陳設非常簡陋,隻有一幾一榻,筆硯和羊皮而已,曠然而無餘物。他赤著腳,不點火燭,早晨吃一碗粥,午間則一缽面,過午不食。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長期苦行的結果,使得他的身體非常嬴弱。一一七八年出圜,離祖庭雲遊,才至華亭,即咳嗽吐血染患重症。在他所著《洞玄金玉集.卷八》記載著﹕「西至華亭,投宿于窯洞,偶中土津火毒,吐血發嗽。病誓來之甚緊,眾道友饋葯,拜而受之,不敢嘗。又謂予曰﹕當食生蔥釅醋,可解其毒。予再三思之,道家有病,他人莫能醫,當以自治乎。」此一時期的馬鈺,已經是參破生、死,隨遇而安了。因此,當一一八二年有所謂的牒發事件,也就是金朝廷發布遣送無度牒的道士各還本鄉的政令傳來,馬鈺也順應天命,東歸故鄉。

一別經年,老年的馬鈺已儼然成為一代宗師,受到山東故舊、鄉人夾道歡迎。猶如落日餘暉,煥發出美麗的光彩。他行化所至,風行雷動,激起一陣狂熱的信道熱潮。在文登和芝陽兩地主醮時,鄉民遵行所勸,焚燒船網,均出現海市重樓的奇異景觀。大定二十二年(1184)十二月二十八日,馬鈺以歌舞自娛,似有非常之喜。翌日,門人傳報孫仙姑枕肱棄世于河南洛陽。馬鈺于是敘述自己前一夜唱歌跳舞,是因為親見孫仙姑伴隨著仙樂,乘彩雲,返歸海上的緣故。

一一八三年九月,馬鈺于文山城北三教堂宴坐,有王道師抱著木琴來。他提筆寫就〈歸山操〉,以示歸真之意。歌雲﹕

能無為兮,無不為。能無知兮,無不知。

知此道兮,誰不為。為此道兮,誰復知。

風蕭蕭兮,木葉飛。聲嗷嗷兮,雁南歸。

嗟人世兮,日月催。老欲死兮,猶貪痴。

傷人世兮,魂欲飛。嗟人世兮,心欲摧。

難可了兮,人間非。指青山兮,當早歸。

青山夜兮,明月飛。青山曉兮,明月歸。

飢餐霞兮,渴飲溪。與世隔兮,人不知。

無乎知兮,無乎為。此心滅兮,那復為。

天庭忽有雙華飛。 登三宮兮,遊紫微。

同年(1184)十二月二十二日,祖師王重陽仙誕,在萊陽遊仙宮致醮後,他便與弟子夜話至二更。忽然風雨大作,他勉勵弟子﹕「吾今赴仙會,堂堂歸去也,作個快活仙。汝等欲作神仙,須要勵修功行,縱遇千魔百難,慎勿退惰。」說完,端坐而逝。

在王重陽的諸弟子中,馬鈺的悟道最深也最快,他的師弟丘處機在比較兩人悟道的異同之時說道﹕「我與丹陽悟道有淺深,是以得道有遲速。丹陽便悟死,故得道速。我悟萬有皆虛幻,所以得道遲。悟死者,當下以死自處,謂如強梁。人既至于死,又豈復有強梁哉。悟虛幻,則未至于死,猶有經營為作,是差遲也(指因此差別,而悟道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