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連良

馬連良

馬連良(1901年2月28日 - 1966年12月16日),回名尤素福,原籍陝西扶風,生于北京,字溫如。中國著名國劇藝術家,老生行當的代表性人物之一,"馬派"藝術創始人,國劇"四大須生"之首,民國時期國劇三大家之一,扶風社的招牌人物。代表劇目有《借東風》、《甘露寺》、《清風亭》、《四進士》、《失空斬》等。父馬西園與著名國劇演員譚小培熟識,三叔馬昆山在上海唱戲,受家庭的熏陶,使馬連良從小熱愛國劇藝術。9歲入北京喜連成科班,23歲自行組班,發展成為獨樹一幟的"馬派"表演風格,自1920年代至1960年代盛行不衰。20世紀,他與餘叔岩高慶奎、言菊朋並稱前"四大須生";後三人去世,他又與譚富英、奚嘯伯、楊寶森並稱後"四大須生"。1931年馬連良在天津與周信芳同台演出,因他們技藝精湛,各具風採,被譽為"南麒北馬"。

1966年"文化大革命"時期,因主演《海瑞罷官》而被迫害致死。

  • 中文名
    馬連良
  • 別名
    尤素福
  • 國籍
    中國北京
  • 民族
    回族
  • 出生地
    北京西城阜城門外檀家道
  • 出生日期
    1901年2月28日
  • 逝世日期
    1966年12月16日
  • 職業
    國劇藝術家,老生演員
  • 其他作品
    《借東風》,《甘露寺》,《青風亭》

人物簡介

馬連良是與梅蘭芳齊名的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國劇大師,著名的“四大須生”之首,他開創的馬派藝術影響深遠,甚至超越了國劇的界限,是我國國劇裏程碑式的代表人物。9歲入北京喜連成科班學戲,10歲登台演出。與餘叔岩、高慶奎、言菊朋並稱“四大須生”;後三人去世,又與譚富英、奚嘯伯、楊寶森並稱後“四大須生”。兼蓄各派藝術之長,改革傳統老生唱腔,30年代將月琴移到樂隊前排,與京胡協奏,加強唱腔力度,逐步創立起柔潤、瀟灑的“馬派”藝術,繼程長庚譚鑫培之後,把老生表演藝術提到新高度。1949年後任北京國劇團團長等職。主演過《借東風》、《群英會》、《甘露寺》、《四進士》等。“文化大革命”開始,因《海瑞罷官》劇被迫害致死。

馬連良馬連良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撥亂反正,馬連良分別得到平反昭雪。《海瑞罷官》的冤案也得到平反。這個戲還由北京國劇院重新搬上舞台,煥發出了璀璨的光彩!

學藝經歷

8歲入喜連成(後改富連成社)科班。先從茹萊卿學武小生,後 從葉春善、蔡榮桂、蕭長華學老生,一年以後即登台演出。

馬連良馬連良

11歲時同時學演老旦、醜和小生戲,有時扮演龍套。

14歲開始主演老生。15歲變聲後,學習重念劇目《審潘洪》、《十道本》、《胭脂褶》、《盜宗卷》。他時常觀摩譚鑫培所演《連營寨》、《天雷報》、《捉放曹》、《南陽關》等傑作,潛心揣摩,獲益頗深。

17歲,學藝十年期滿出科,應邀去福州擔任主演。

18歲北返,聲譽鵲起。南赴福建之後,繼續深造之心迫切,再次坐科三年以上。每天清晨去西便門外喊嗓、練念白,回家吊嗓,堅持不輟,不動煙酒,嚴格律己。富連成社科班每天演出日場,他為學習前輩藝術成就,則于晚間看戲。

21歲時初演于上海,標以譚派須生。當時變聲尚未恢復,嗓音較低,但已贊聲四起,灌製唱片數張,風行各地。辭出富連成社搭班演出期間,為追摹譚派藝術,時常登門求教于王瑤卿。

馬連良對藝術學而不厭,虛懷若谷。出科再入科,對藝事渴求不已。他曾私淑前輩賈洪林;時常觀摩名家演戲;挑班前後,不斷求教于錢金福、王長林、王瑤卿;30歲時專程赴天津拜名家孫菊仙為師;39歲時向山西梆子老藝人張寶璽、高文翰學到《春秋筆》劇中的《燈棚換子》和《換官殺驛》。足見他為國劇藝術事業精益求精、不驕不滿的胸襟。

家庭成員

馬連良原配夫人王慧如,生馬崇仁、馬崇義、馬崇禮、馬崇智、馬崇延五子及長女馬萍秋、次女馬莉,繼配夫人陳慧璉,生子馬崇政、馬崇恩及女馬靜敏、馬小曼。

馬連良和他的家庭馬連良和他的家庭

藝術生涯

艱辛的廣征博採與不斷的舞台實踐,使他的表演藝術不斷精進 。

他24歲演出《打登州》、《白蟒台》等戲,發出創新光彩被觀眾譽為獨樹一幟。

25歲開始整理改編、演出傳統劇目。1927年26歲時挑班演出,名掛頭牌。

馬連良作品馬連良作品

1930年組成扶風社。翌年與周信芳同台演于天津,技藝精湛,各具風採,被譽為“南麒北馬”。

1934年赴武漢演出。1936年為改革國劇征股籌建新新戲院(今北京西長安街首都電影院)。

1938年獲丁果仙所贈《反徐州》劇本,改為《串龍珠》,表現反抗異族壓迫,首演于新新戲院。方擬再演,被日偽當局勒令停演。

1943年被日偽脅迫赴偽滿演出,《蘇武牧羊》亦遭禁演。因受敵偽壓迫,抑鬱成疾,新新戲院被迫賣出。抗戰勝利後,在北平多次參加義演。

1946年春,赴上海為宋慶齡主辦之兒童福利基金會義演多場。後以赴偽滿演出事受誣,返北平病休。

1947年受誣事得以澄清,在北平義演十餘場。同年秋,赴上海,直至1948年春,連續演出四個月。

1948年冬,由滬赴港演出,因患病滯留于港。

1951年10月1日,馬連良因渴望早日返回內地,謝絕了台灣的約請,秘密乘車至羅湖經深圳到達廣州,隨即轉往武漢與張君秋組成中南聯誼國劇團演出,然後北返。

1952年7月1日受到周恩來總理接見,他熱愛祖國、熱愛社會主義、毅然返回內地之舉受到周恩來的贊揚。

同年8月建立“馬連良國劇團”。先在青島演出,演期未滿即返京主動

參加第三屆赴朝慰問團,在朝鮮演出《四進士》等劇。次年,歸國即參加鞍山三大工程建成典禮的慶祝演出。返京後,參加慰問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演出。

1955年,馬連良國劇團與譚富英、裘盛戎之北京市國劇二團合成北京國劇團,馬連良任團長,次年底,張君秋領銜之北京市國劇三團並入。

此後,該團與中國國劇院合作排演《赤壁之戰》,與譚富英、張君秋、裘盛戎等人合演《秦香蓮》、《趙氏孤兒》、《青霞丹雪》、《官渡之戰》、《海瑞罷官》、《狀元媒》。

1961年趙燕俠領銜之燕鳴國劇團並入,他與趙燕俠合演《坐樓殺惜》。

1962年兼任北京市戲劇專科學校校長。1963年赴港澳演出近三個月。

1964年他以64歲高齡參演現代戲《杜鵑山》。

次年排出《南方來信》,參加華北地區現代戲會演,又排出現代戲《年年有餘》。

“文革”初,馬連良因演出《海瑞罷官》遭受迫害,于1966年12月16日逝世。

藝德雙馨

馬連良的演唱,以譚鑫培唱腔為基礎,結合本身條件,吸取各家之長,大膽突破傳統,發展自己的所長,創立與人不同的唱法。27歲後,他多次灌製唱片,劇目之多,發行量之大,為當時所少有。他的演唱,流利、舒暢、雄渾中見俏麗,深沉中顯瀟灑,奔放而不失精巧,粗豪又不乏細膩,他以獨特的風格,為國劇開創一代新聲,成為廣大民眾喜聞樂唱的馬腔,豐富了國劇老生的唱腔藝術。《借東風》、《甘露寺》、《十道本》、《春秋筆》、《四進士》以及其它馬派劇目的唱段,幾乎被到處傳唱,可見馬派唱腔動人的藝術魅力。 馬連良15歲變聲後,側重學習念工戲《審潘洪》、《十道本》、《胭脂褶》、《盜宗卷》等,為其念白打下深厚功底。此後,馬派代表性劇目多是唱念並重,甚或念重于唱。20歲時初演的《三字經》,自始至終全為念白,韻味悠然,念白如唱。在經常演出的劇目中,念白有時老辣,有時蒼勁,有時是幽默風趣的聲調,有時是忠告諫勸的語氣,用以表達人物的不同性格和感情需要。他善于將念白處理得像唱一樣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悅耳動聽。馬派念白和馬派唱腔互為表裏,彼此依托,統一于馬派聲腔藝術之中。

馬連良作品馬連良作品

馬連良早年除受葉、蔡、蕭諸業師傳授外,表演上還潛習做工老生賈洪林,在繼承、發展傳統的基礎上,形成了馬派的表演風格。他的表演,手、眼、身、步結合一體,準確嚴謹,凝重瀟灑,將人物蘊涵的復雜感情,節奏鮮明地形之于外,形成獨具藝術魅力的馬派豐彩。

馬氏早年即矢志國劇改革,重視一出戲中人物情節的完整性以及與時代要求的合拍。從1925年起,他將傳統劇目《廣泰庄》和三國戲《流言計》(即《雍涼關》接《罵王朗》)整理演出。1927年自行挑班演出,將《戰北原》(又名《武鄉侯》)、《範仲禹》二戲增添首尾整理演出。此後歷年均有新排劇目推出,如《雪擁藍關》、《安居平五路》、《天啓傳》(原名《南天門》)、《蘇武牧羊》(原名《萬裏緣》)、全部《白蟒台》、全部《一捧雪》、《胭脂寶褶》、《串龍珠》、《春秋筆》、《十老安劉》,均系將傳統劇目予以豐富情節,貫穿首尾,經過整理而成。同時,也有不少經挖掘整理重新排演以及經常演出的劇目,如《磬河戰》、《秦瓊發配》、《渭水河》、《火牛陣》、《大紅袍》、《應天球》、《許田射鹿》、《要離刺慶忌》、《摘纓會》、《澠池會》、《楚宮恨》、《

朱砂井》、《清風亭》、《龍鳳呈祥》、《打漁殺家》、《八大錘》、《群英會、借東風》、《四進士》、《九更天》、《打嚴嵩》等,其中多數久經錘煉,成為馬派代表性劇目。馬連良在其拿手劇目中,擅于分飾前後二個或三個角色,人物性格絕不雷同。20世紀50年代後,馬連良演出的新編、改編的歷史故事劇有:《將相和》、《三顧茅廬》、《赤壁之戰》、《趙氏孤兒》、《青霞丹雪》、《秦香蓮》、《官渡之戰》、《海瑞罷官》、《狀元媒》,還有現代戲《杜鵑山》、《南方來信》、《年年有餘》。馬連良在科班時就重視演出服裝的整潔。出科後,更不斷有所改革。組成扶風社時,要求全體演員做到三白(護領白、水袖白、靴底白)。除此之外在其他許多方面亦加以改革。例如,黑絨罩面的紗帽,突出雙龍的王帽,打破赭藍二色、增添多種顏色的鴨尾巾,喬玄戴的香色素相紗,登壇借風的鶴氅,魯肅的青絨官衣,蒯徹的黑色改良蟒,永樂皇帝的箭衣蟒,輕薄適度的髯口,甚至灰色的小腰包等,均依塑造人物的需要而設計。其它如聖旨、令箭、酒壺、文房四寶等道具,也都處處留意以使之既合理又美觀。20世紀30年代初期,他將舊式門簾台帳革新為後幕和邊幕,以收簡潔新穎之效。1936年新新戲院建立時,他親自設計製成米黃色綢質後幕附側幕四片,綉棕色漢代武梁祠石刻車馬人圖案,上掛簾幕,垂黃色絲穗,橫懸小紅燈五盞。另以同樣圖案的綢圍,將樂隊圍起。戲院開幕時,觀眾反映強烈,贊美不已。這一設計,較前者更進一步,收到典雅、庄重、寧靜、美觀的效果。從此,此幕由他攜帶著赴各地演出,成為扶風社標志。20世紀30年代起,馬連良對舞台上飲場、打扇、扔墊、換裝等陳規陋習陸續予以剔除。

馬連良馬連良

馬連良嚴格要求一台無二戲,歡迎同台演員盡抒所長,以取得互動輝映,相得益彰的效果,他畢生堅持搭配整齊的藝術陣容,嚴謹嚴肅而認真的演出作風。包括音樂伴奏,一般配角,甚至龍套演員,都必須一絲不苟,向觀眾負責。

藝術成就

代表劇目:

《羊角哀》、《要離刺慶忌》、《春秋筆》、《臨潼山》、《串龍珠

馬連良作品馬連良作品

》、《重耳走國》、《十老安劉》、《甘露寺》、《群英會·借東風》、《清官冊》、《一捧雪》、《九更天》、《四進士》、《梅龍鎮》、《玉碑亭》、《十道本》、《坐樓殺惜》、《清風亭》、《三娘教子》、《三字經》、《汾河灣》、《武家坡》、《桑園會》、《範仲禹》、《白蟒台》、《火牛陣》、《胭脂寶褶》、《焚綿山》、《渭水河》、《狀元譜》、《盜宗卷》、《斷臂說書》、《寶蓮燈》、《珠簾寨》、《鐵蓮花》、《打嚴嵩》、《廣泰庄》、《三顧茅廬》、《法門寺》、《打登州》、《南陽關》、《定軍山》、《陽平關》、《胭脂虎》、《蘇武牧羊》、《將相和》、《海瑞罷官》、《趙氏孤兒》、《十老安劉》古裝戲和《杜鵑山》、《年年有餘》等。電影資料:

20世紀40年代,馬連良曾在香港拍影片《借東風》、《打漁殺家》、《遊龍戲鳳

20世紀50年代後又攝製了《群英會、借東風》、《秦香蓮》

《借東風》

桃李芬芳

他善于發現人才,樂于提攜後進。無論是誰,隻要具有才華,他都給予重視和鼓勵,給予其展露才華的機會。

馬連良作品馬連良作品

20世紀50年代末,北京國劇團為培養傳人招收學員,作為劇團團長的馬連良,親自挑選新人。

20世紀60年代初他任北京市戲劇專科學校校長,演出工作之外,還教授在校學生《白蟒台》、《審頭刺湯》等戲。

一生收徒很多,南北各地多有馬派傳人。

較著名者有王和霖、遲金聲、尹月樵(女)、馬長禮張學津、馮志孝、梁益鳴、安雲武等。

含冤去世

馬連良在舞台上塑造的海瑞形象特別成功,除了精湛的表演藝術外,還因為是正直的藝術家。他熱愛海瑞,是用赤誠的心來擁抱角色,人們看到的是個活海瑞。可以說《海瑞罷官》是馬連良在晚年推出的極具光彩的巔峰之作。

馬連良作品馬連良作品

然而,政治鬥爭風雲變幻,誰能料到,這兩個海瑞戲竟成為“文革”首先開刀的對象!心懷叵測的江青早就對《海瑞罷官》虎視眈眈。

1964年下半年,她找北京的評論家批判《海瑞罷官》,人家沒同意 。1965年2月,江青來到上海,在柯慶施的支持下,與張春橋共同策劃,由姚文元執筆炮製批判《海瑞罷官》的文章。活動非常秘密。文章寫好後,送給毛澤東審閱。此時毛澤東正在醞釀發動一場重大的政治運動,對文章表示了肯定,意圖從北京市委開啟缺口。

這樣,1965年11月11日《文匯報》發表了署名姚文元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首先向《海瑞罷官》發難。文章一開始就給《海瑞罷官》下了政治結論,說它“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一株毒草”。接著分“《海瑞罷官》是怎樣塑造海瑞的”、“一個假海瑞”、“《海瑞罷官》宣揚了什麽”、“《海瑞罷官》要人們學習什麽東西”四個小標題進行了牽強附會、強詞奪理的“分析批判”。

文章指責作者塑造“假海瑞”目的是宣揚“地主資產階級國家觀”、“階級調和論”、“美化作為地主階級專政工具的清官和法律”。劇中寫了“退田”,就是要人民公社向地主退田,就是搞復闢,刮單幹風;劇中寫了“平冤獄”,就是要為地主、資產階級翻案;劇中歌頌海瑞剛直不阿,就是反對黨的領導和無產階級專政。這篇黑文一出,一場批判《海瑞罷官》的運動隨之而起。

1965年12月21日,毛澤東在杭州同陳伯達等人談話,在肯定姚文元文章的同時,指出:但是沒有打中要害。他說:“《海瑞罷官》的要害問題是‘罷官’。嘉靖皇帝罷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彭德懷也是‘海瑞’。”毛澤東的這番話使已經掀起的批判《海瑞罷官

》的運動更加升溫,完全從學術問題轉向政治問題,調子也越來越高,從刮單幹風到替廬山會議上罷了官的彭德懷鳴冤叫屈,一直到罵皇帝就是罵毛主席。這樣,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此拉開了序幕。馬連良墓地

馬連良馬連良

文章誣稱1960年演出的《海瑞罷官》支持單幹風、翻案風,然而批單幹風、翻案風,那是1962年的事了。

對《海瑞罷官》的批判,完全是“四人幫”為了政治鬥爭需要所製造出來的一起冤案。在這場冤案中,吳晗、周信芳、馬連良、許思言以及一批領導幹部、著名藝術家被牽扯了進去,被打成黑幫、反革命、牛鬼蛇神等等。

馬連良從1966年8月開始,家庭遭到洗劫,自己被囚禁,家屬遭株連。在半年多時間裏,馬連良在精神上、肉體上受盡侮辱與折磨,憂憤成疾,于1966年12月16日含冤去世,終年隻有66歲。馬連良原是回族,按照伊斯蘭教風習應予土葬,但當時造反派卻強迫將他火化了。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撥亂反正,馬連良分別得到平反昭雪。《海瑞罷官》的冤案也得到平反。這個戲還由北京國劇院重新搬上舞台,煥發出了璀璨的光彩!

書畫作品

1.馬連良《花鳥圖》(冊頁)

2.馬連良畫-富貴榮華

演出年表

1914年6月27日,農歷甲寅年閏五月初五日:1914年6月27日吉祥園演出

馬連良馬連良

1916年2月27日,農歷丙辰年正月廿五日:1916年2月27日廣和樓演出

1916年7月30日,農歷丙辰年七月初一日:1916年7月30日廣和樓演出

1917年,農歷丁巳年:歐陽予倩、貫大元、馬連良聯袂赴漢口演出

1917年3月2日,農歷丁巳年二月初九日:馬連良、李連貞、趙連華、宴連恭、趙連成、陳連洪、高連登、李連英滿科

1918年,農歷戊午年:富連成社首演全本《取南郡》

1918年10月1日,農歷戊午年八月廿七日:1918年10月1日廣和樓演出

1918年12月16日,農歷戊午年十一月十四日:馬連良首演《胭脂褶》

1919年5月9日,農歷己未年四月初十日:1919年5月9日廣和樓演出

1919年7月13日,農歷己未年六月十六日:馬連良首演《白蟒台》

1919年8月3日,農歷己未年七月初八日:1919年8月3日廣和樓演出

1919年10月8日,農歷己未年八月十五日:1919年10月8日廣和樓演出

1919年11月21日,農歷己未年九月廿九日:馬連良首演《罵王朗》

1919年11月27日,農歷己未年十月初六日:馬連良首演《雲台觀》 

1920年3月9日,農歷庚申年正月十九日:馬連良首演《三字經》

1920年8月14日,農歷庚申年七月初一日:1920年8月14日廣和樓演出 

1920年9月13日,農歷庚申年八月初二日:北京梨園公益總會十六省水災急賑義務戲 

1921年12月10日,農歷辛酉年十一月十二日:1921年12月10日廣和樓演出 

1922年,農歷辛酉年:馬連良搭沈華軒的臨時班 

1922年,農歷壬戌年:馬連良搭尚小雲的玉華社 

1922年1月24日,農歷辛酉年十二月廿七日:北京城南遊藝園1922年1月24日演出 

1922年7月26日,農歷壬戌年六月初三日:慶樂園1922年7月26日演出 

1922年12月16日,農歷壬戌年十月廿八日:中和園1922年12月16日演出

1922年12月23日,農歷壬戌年十一月初六日:中和園1922年12月

23日演出

馬連良馬連良

1923年,農歷癸亥年:尚小雲、馬連良參加雙慶社

1923年1月10日,農歷壬戌年十一月廿四日:中和園1923年1月10日演出

1923年1月14日,農歷壬戌年十一月廿八日:中和園1923年1月14日演出

1923年1月31日,農歷壬戌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和園1923年1月31日演出

1923年8月15日,農歷癸亥年七月初四日:廣德樓1923年8月15日演出

1923年9月7日,農歷癸亥年七月廿七日:廣德樓1923年9月7日演出

1923年10月2日,農歷癸亥年八月廿二日:慶祝端康皇貴太妃五十整壽演出

1923年10月17日,農歷癸亥年九月初八日:廣德樓1923年10月17日演出

1923年12月7日,農歷癸亥年十月三十日:尚小雲首演《紅綃》

1924年,農歷甲子年:馬連良搭朱琴心的和勝社 

1924年1月20日,農歷癸亥年十二月十五日:廣德樓1924年1月20日演出

1924年1月25日,農歷癸亥年十二月二十日:尚小雲首演《張敞畫眉》

1924年9月13日,農歷甲子年八月十五日:馬連良搭和勝社後首次演出

1924年11月20日,農歷甲子年十月廿四日:華樂園改建完成首日演出

1924年11月24日,農歷甲子年十月廿八日:1924年11月24日華樂園演出

1924年11月30日,農歷甲子年十一月初四日:1924年11月30日華樂園演出

1924年12月13日,農歷甲子年十一月十七日:1924年12月13日華樂園演出

1924年12月20日,農歷甲子年十一月廿四日:1924年12月20日華樂園演出

1925年,農歷乙醜年:馬連良搭尚小雲的協慶社

1925年,農歷乙醜年,年底:第一舞台1925年年底窩窩頭大義務戲

1925年2月7日,農歷乙醜年正月十五日:1925年2月7日華樂園演出

1925年2月8日,農歷乙醜年正月十六日:馬連良首演《廣太庄》

1925年2月28日,農歷乙醜年二月初六日:1925年2月28日華樂園演出

1925年3月20日,農歷乙醜年二月廿六日:朱琴心首演《無雙》

1925年4月4日,農歷乙醜年三月十二日:馬連良首演《化外奇緣》  1925年5月29日,農歷乙醜年閏四月初八日:馬連良首演《流言計》

馬連良馬連良

1925年6月7日,農歷乙醜年閏四月十七日:1925年6月7日華樂園演出

1925年7月,農歷乙醜年:中國紅十字會天津分會舉辦救濟陝甘兩省難民義務戲

1925年12月17日,農歷乙醜年十一月初二日,晚:1925年12月17日三慶園演出

1925年12月20日,農歷乙醜年十一月初五日:1925年12月20日三慶園演出

1926年,農歷丙寅年:馬連良搭朱琴心的協合社

1926年1月28日,農歷乙醜年十二月十五日:1926年1月28日吉祥園演出

1926年2月23日,農歷丙寅年正月十一日:馬連良首演《玉鐲記》

1926年5月28日,農歷丙寅年四月十七日:1926年5月28日吉祥園演出

1926年11月27日,農歷丙寅年十月廿三日:1926年11月27日開明戲院演出

1926年11月28日,農歷丙寅年十月廿四日:1926年11月28日開明戲院演出

1926年12月15日,農歷丙寅年十一月十一日:1926年12月15日開明戲院演出

1926年12月20日,農歷丙寅年十一月十六日:朱琴心首演《玉鐲記》

1927年,農歷丁卯年:馬連良代朱琴心掛頭牌演出

1927年1月6日,農歷丙寅年十二月初三日:朱琴心首演《秋燈淚》

1927年1月20日,農歷丙寅年十二月十七日:朱琴心首演《關盼盼

1927年2月,農歷丁卯年:周信芳與馬連良在上海聯袂合作

1927年2月6日,農歷丁卯年正月初五日:馬連良首演《青梅煮

酒論英雄》

馬連良馬連良

1927年6月9日,農歷丁卯年五月初十日:馬連良首次挑班

1927年6月26日,農歷丁卯年五月廿七日:馬連良首演《武鄉侯》

1927年11月3日,農歷丁卯年十月初十日:馬連良首演《戰宛城》

1927年11月10日,農歷丁卯年九月十五日:馬連良首演《焚綿山》

1927年12月4日,農歷丁卯年十一月十一日:馬連良首演全本《火牛陣》

1928年1月8日,農歷丁卯年十二月十六日:馬連良首演《鴻門宴》

1928年1月13日,農歷丁卯年十二月廿一日:1928年1月13日第一舞台演出

1928年2月23日,農歷戊辰年二月初三日:馬連良首演《臨江館》

1928年3月1日,農歷戊辰年二月初十日:馬連良首演全本《浣花溪》

1928年3月18日,農歷戊辰年二月廿七日:馬連良首演《範仲禹》

1928年8月25日,農歷戊辰年七月十一日:1928年8月25日中和戲院演出

1928年8月26日,農歷戊辰年七月十二日:馬連良首演《清風亭》

1928年12月8日,農歷戊辰年十月廿七日:馬連良首演《三顧茅廬》 1929年3月24日,農歷己巳年二月十四日:馬連良首演全本《天啓傳》

1929年4月,農歷己巳年:1929年第一舞台夜戲山西賑災會募款義演

1929年9月4日,農歷己巳年八月初二日:扶春社改組為扶榮社

1929年9月29日,農歷己巳年八月廿七日:馬連良首演《許田射鹿》

1929年12月17日,農歷己巳年十一月十七日:馬連良在開明灌製七張唱片

1930年,農歷庚午年:馬連良組扶風社

1930年3月23日,農歷庚午年二月廿四日:馬連良首演《要離刺慶忌》

1930年3月29日,農歷庚午年二月三十日:1930年3月29日中和戲院演出

1930年5月4日,農歷庚午年四月初六日:1930年5月4日天津中原大劇場演出

1930年6月1日,農歷庚午年五月初五日:馬連良在開明灌製唱片首批發行

1930年9月8日,農歷庚午年七月十六日:馬連良在開明灌製唱片二批發行 1930年9月26日,農歷庚午年八月初五日:扶風社首次演出

1930年10月12日,農歷庚午年八月廿一日:馬連良首演《安居平五路》

1930年12月21日,農歷庚午年十一月初二日:馬連良、梅蘭芳合演《法門寺》

1930年12月22日,農歷庚午年十一月初三日:馬連良、梅蘭芳合演《探母回令》

1931年,農歷辛未年:第一舞台為江西水災舉辦籌款賑災義務戲

1931年1月21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三日:梅蘭芳、馬連良在百代公司灌錄唱片

1931年1月21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三日:馬連良在開明灌製唱片三批發行

1931年1月23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五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一天

1931年1月24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六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二天

1931年1月25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七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三天

1931年1月28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初十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六天

1931年2月1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十四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十天

1931年2月3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十六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十二天

1931年2月6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十九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十五天

1931年2月7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二十日:馬連良在百代公司灌錄唱片

1931年2月8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廿一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十七天

1931年2月10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廿三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十九天

1931年2月12日,農歷庚午年十二月廿五日:1931年上海榮記大舞台馬連良、楊小樓、新艷秋合作戲第二十一天

1931年4月30日,農歷辛未年三月十三日:馬連良首演《取滎陽》

1931年5月17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初一日:馬連良首演全本《轅門斬子

1931年5月23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初七日:馬連良首演《蘇武牧羊》

1931年6月9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廿四日,15時:上海杜氏祠堂落成會演第一天

1931年6月10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廿五日,12時:上海杜氏祠堂落成會演第二天

1931年6月11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廿六日,12時:上海杜氏祠堂落成會演第三天

1932年6月22日,農歷壬申年五月十九日:馬連良首演《假金牌》

1933年4月13日,農歷癸酉年三月十九日:馬連良與周信芳在天津聯袂合作

1934年1月25日,農歷癸酉年十二月十一日:馬連良二次赴武漢演出第一天

1934年1月26日,農歷癸酉年十二月十二日:馬連良二次赴武漢演出第二天

1934年1月27日,農歷癸酉年十二月十三日:馬連良二次赴武漢演出第三天

1934年2月7日,農歷癸酉年十二月廿四日:馬連良二次赴武漢演出最後一天

1934年12月24日,農歷甲戌年十一月十八日:楊寶忠首次為馬連良操琴

1936年8月21日,農歷丙子年七月初五日:馬連良首演《胭脂寶褶》

1936年9月19日,農歷丙子年八月初四日:馬連良凈化改革國劇舞台

1936年11月13日,農歷丙子年九月三十日,晚:梅蘭芳為天津市慈善事業聯合會公演冬賑義務戲第二場

1937年,農歷丁醜年:《戲劇旬刊》評須生“四傑”

1938年,農歷戊寅年:時慧寶末次赴滬演出

1938年2月27日,農歷戊寅年正月廿八日:楊小樓送聖儀式

1939年2月14日,農歷戊寅年十二月廿六日:1939年同義會濟貧義務戲第二天

1939年11月,農歷己卯年:趙炳嘯拜金少山為師

1940年,農歷庚辰年:扶風社1940年赴天津演出

1940年1月22日,農歷己卯年十二月十四日:新民會貧民救濟義務戲

1942年10月12日,農歷壬午年九月初三日:扶風社至新京演出

1945年10月,農歷乙酉年:馬連良1945年赴滬演出

1945年10月31日,農歷乙酉年九月廿六日:慶祝蔣主席六秩華誕國劇大公演

1945年12月,農歷乙酉年:北京各界慶祝抗戰勝利假懷仁堂演出堂會戲

1946年6月20日,農歷丙戌年五月廿一日:1946年6月20日上海天蟾舞台演出

1946年6月21日,農歷丙戌年五月廿二日:1946年6月21日上海天蟾舞台演出

1946年6月22日,農歷丙戌年五月廿三日:1946年6月22日上海天蟾舞台演出

1947年9月12日,農歷丁亥年七月廿八日:為陝西水災義演暨杜月笙六十華誕南北名伶義演第十天

1950年7月,農歷庚寅年:楊寶森赴香港演出

1951年,農歷辛卯年:上海國劇界為捐獻飛機大炮第一次義演

1951年4月,農歷辛卯年:上海國劇界為捐獻飛機大炮第三次義演

1951年9月,農歷辛卯年:中南實驗國劇團成立

1951年10月1日,農歷辛卯年九月初一日:馬連良秘密返回內地

1951年11月,農歷辛卯年:高維廉任中南實驗國劇團團長

1953年10月4日,農歷癸巳年八月廿七日:中國人民第三屆赴朝慰問團赴朝

1954年5月,農歷甲午年:梅、程、馬、楊競演上海

1955年,農歷甲午年,年初:1955年初懷仁堂國劇演出

1955年12月,農歷乙未年:北京國劇團成立

1956年,農歷丙申年:國劇電影《群英會》、《借東風》開拍

1956年3月10日,農歷丙申年正月廿八日:北京國劇團1956年赴上海演出

1956年9月1日,農歷丙申年七月廿七日:北京市國劇界為成立“北京市國劇工作者聯合會”舉行義演第一天

1956年9月2日,農歷丙申年七月廿八日:北京市國劇界為成立“北京市國劇工作者聯合會”舉行義演第二天

1956年9月3日,農歷丙申年七月廿九日:北京市國劇界為成立“北京市國劇工作者聯合會”舉行義演第三天

1956年9月4日,農歷丙申年七月三十日:北京市國劇界為成立“北京市國劇工作者聯合會”舉行義演第四天

1956年11月,農歷丙申年:張君秋加盟北京國劇團

1956年12月25日,農歷丙申年十一月廿四日:馬連良向中國民主同盟北京市委遞交入盟申請表

1956年12月27日,農歷丙申年十一月廿六日:馬連良加入中國民主同盟

1957年1月2日,農歷丙申年十二月初二日:北京國劇團合團紀念演出舉行

1957年5月14日,農歷丁酉年四月十五日:北京國劇團1957年赴上海演出

1959年4月29日,農歷己亥年三月廿二日:北京市文藝界抗議帝國主義和印度擴張主義分子幹涉我國西藏問題座談會舉辦

1959年6月3日,農歷己亥年四月廿七日:馬連良收梁益鳴為徒

1959年8月2日,農歷己亥年六月廿八日:北京勞動劇場1959年8月2日演出

1960年,農歷庚子年:北京國劇團首演《海瑞罷官》

1961年2月13日,農歷庚子年十二月廿八日,晚:北京國劇團舉行春節聯歡晚會

1961年8月10日,農歷辛醜年六月廿九日:梅蘭芳公祭舉行

1961年11月22日,農歷辛醜年十月十五日:北京國劇團1961年集體拜師儀式舉行

1962年,農歷壬寅年:馬連良任北京戲校校長

1962年1月15日,農歷庚子年十一月廿九日:侯喜瑞收趙志遠為徒

1962年3月1日,農歷壬寅年正月廿五日:高盛麟1962年赴京交流演出組抵京

1962年3月6日,農歷壬寅年二月初一日:高盛麟1962年赴京交流演出首演 1962年3月28日,農歷壬寅年二月廿三日,上午:高盛麟收楊少春為徒

1962年8月8日,農歷壬寅年七月初九日:北京舉辦梅蘭芳逝世一周年紀念演出第一場

1963年,農歷癸卯年,秋:國劇影片《秦香蓮》開拍

1963年4月1日,農歷癸卯年三月初八日:馬連良收申鳳梅為徒

1963年4月4日,農歷癸卯年三月十一日:曲劇《奪印》的劇本移植、改編、表導演和音樂問題座談會舉行

1963年4月26日,農歷癸卯年四月初三日:北京國劇團1963年赴香港演出

1963年6月27日,農歷癸卯年五月初七日:北京國劇團赴澳門演出

1964年7月9日,農歷甲辰年六月初一日:北京國劇團觀摩寧夏國劇團《杜鵑山》座談會舉行

1966年6月4日,農歷丙午年四月十六日:馬連良最後一次演出

1966年6月5日,農歷丙午年四月十七日,上午:首張針對馬連良的大字報貼出

紀念郵票

為了紀念馬連良先生,以表彰其舞台藝術的貢獻,國家郵政局定于2009年11月28日發行《馬連良舞台藝術》特種郵票1套2枚。

郵票發行的詳情如下:

郵票志號:2009-29

圖序圖名面值

(2-1)T 借東風 1.20元

(2-2)T 趙氏孤兒 1.20元

郵票規格:30×40毫米

齒孔度數:13.5度

整張枚數:20枚

整張規格:150×240毫米

版 別:影寫

防偽方式:防偽紙張、防偽油墨、異形齒孔、熒光噴碼

設 計 者:劉釗

攝 影 者:佚名

責任編輯:佟立英

印 製 廠:北京郵票廠    

他的作品

借東風

國劇《空城計》我正在城樓觀山景 馬連良

特種郵票

為了紀念馬連良先生,以表彰其舞台藝術的貢獻,國家郵政局定于2009年11月28日發行《馬連良舞台藝術》特種郵票1套2枚。

郵票發行的詳情如下:

郵票志號:2009-29

圖序圖名面值

(2-1)T借東風1.20元

(2-2)T 趙氏孤兒 1.20元

郵票規格:30×40毫米

齒孔度數:13.5度

整張枚數:20枚

整張規格:150×240毫米

版 別:影寫

防偽方式:防偽紙張、防偽油墨、異形齒孔、熒光噴碼

設 計 者:劉釗

攝 影 者:佚名

責任編輯:佟立英

印 製 廠:北京郵票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