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步芳

馬步芳

馬步芳,字子香,經名胡賽尼回族,甘肅臨夏人,為民國時期西北地區軍閥馬家軍重要人物。國民黨軍高級將領,陸軍中將上將銜, 民國時期 ,國民政府西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早年隨父馬麒投西北軍,歷任陸軍新編第二軍軍長兼第100師師長,青海省保全處處長,青海省政府代主席,西北"剿匪"第一路軍第五縱隊司令。曾派兵阻止英國經西藏向內地滲入的青藏戰爭、"圍剿"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參與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又積極參加反共內戰。解放後移居埃及,曾任台灣當局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1975年7月在沙烏地阿拉伯病逝。

  • 中文名
    馬步芳
  • 性別
  • 民族
    回族
  • 出生時間
    1903年
  • 軍銜
    陸軍中將加上將銜
  • 職業
    青海省政府主席、軍閥
  • 信仰
    伊斯蘭教
  • 逝世日期
    1975年7月31日

人物簡介

馬步芳,字子香,甘肅河州(今臨夏)人,1903年出生。早年曾入寧海軍官訓練團,結業後在其父馬騏和叔父馬麟統率的青海地方軍事集團中供職。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歷任旅長、師長、軍長、縱隊司令、集團軍總司令。1936年任青海省政府代主席,1938年任青海省政府主席。抗日戰爭期間任第四十集團軍總司令兼陸軍第八十二軍軍長,派兵參加抗日戰爭。1945年當選國民黨第六屆中央監察委員。1948年9月兼任西北軍政副長官。馬步芳家族統治青海40年,尤以馬步芳最為殘忍凶狠、荒淫橫暴,人稱“土皇帝”。

馬步芳馬步芳

1949年5月,華北、華東地區的戰爭情勢一日千裏,西北地區也解放在際。李宗仁一面在作倉皇南逃的準備,一面還強打精神與馬鴻逵共商改組西北軍政長官公署的計畫。原來,原西北軍政長官張治中已率代表團去北平參加和談,所遺職務現由甘肅省政府主席郭寄嶠以副長官名義暫行代理。盡管解放軍的攻勢已如破竹,卻還有少數執迷不悟者,仍舊在做著接任西北軍政長官職位、再當幾年“西北王”的黃粱美夢。

20世紀40年代後期

“群馬”中以馬鴻賓、馬鴻逵、馬步芳/馬步青三個集團最具實力,人稱“西北三馬”。當西北各族人民迎接翻身解放之時,“西北三馬”也面臨著前途的抉擇,他們因各自的行為而造就了天壤之別的結局。

西北三馬的最後結局

馬步芳

​新中國成立後,馬鴻賓歷任寧夏省副主席、甘肅省副省長、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委員等。為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和統一大業作出了有益的貢獻。1960年10月20日,馬鴻賓在蘭州病逝。

馬鴻逵  1949年9月底,馬鴻逵及其妻妾兒子飛到了台灣,馬鴻逵即受到台灣“國防部”次長郭寄嶠及馬步芳父子的指控,要他對西北敗局負責。不久,台灣當局發表給予他“撤職查辦”的處分。馬鴻逵心灰意冷,決定出走。他先把四姨太劉慕俠送到香港“治病”,不久報稱病危,馬鴻逵以此請假離台赴港,接著“赴美就醫”,以後長期居留美國洛杉磯。1970年1月14日,馬鴻逵在洛杉磯病逝。

馬步芳/馬步青 馬步芳 1949年9月下旬,馬步芳及馬步鑾、馬繼援等飛到了台灣(後馬呈祥也到了台灣)。到台之前,馬步芳已因“擅離職守”受到“撤職議處”的處分。到台後他預料會有不利,于是以三千兩黃金賄賂蔣介石的幾位親信,取得了出國護照,飛到埃及開羅做寓公。後來,又移居沙烏地阿拉伯。1957年,台灣當局任命他為“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1960年辭職。1975年7月31日,馬步芳在沙烏地阿拉伯病逝。

1949年9月下旬,馬步青飛到了台灣,馬步青在台灣歷任“國防部”中將參議,台灣“總統府”國策顧問,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等職。1977年2月9日因病在台北市死去,終年79歲。

參與戰爭四馬拒孫戰爭

1933年冬,孫殿英以奉命入青屯墾為名,率大軍進入寧夏,志在吞並西北。馬鴻逵、馬鴻賓、馬步芳、馬步青等恐被各個擊破,地盤難保,乃聯合拒孫,史稱:“四馬拒孫”,同時,蔣介石也希望孫殿英與馬家軍相互攻伐,兩敗俱傷。經過激戰,四馬將孫殿英擊敗。

對紅軍的圍剿

1936年10 月,紅四方面軍2.18萬人西渡黃河組成西路軍,經河西走廊向新疆方向前進。馬家軍馬步芳部,馬步青部對紅軍作戰,馬步芳派遣馬元海,馬步青派遣馬廷祥(後被紅軍擊斃)為前線總指揮。紅軍(徐向前為總指揮,戰敗後率殘部退至寧夏)與馬家軍在黃河沿岸,古浪以及永昌城進行了激烈戰鬥。由于戰略錯誤以及馬家軍的凶狠攻擊,最終不能擊敗馬家軍,西路軍失敗。西路軍的五軍、九軍和三十軍共兩萬多人,隻剩了四百餘人,大部分同志都在作戰中英勇犧牲了。這年五月一日,中共中央派陳雲、滕代遠帶著幾十輛汽車,滿載著服裝和慰問品,與西路軍在星星峽會見,送他們到了新疆,結束了這次悲壯的西征。

馬步芳 蔣介石馬步芳 蔣介石

抗日戰爭

1937年8月,馬步芳、馬步青派遣軍隊參加抗戰,征調大通、互助、湟源3個縣的民團共8000餘人組成。其中有回、漢、撒拉、東鄉、保全、藏等各民族人民,以回族較多。全師轄3個旅。 馬步芳、馬步青先後派出了兩個師的兵力,分別是暫編騎兵第一師和暫編騎兵第二師。第一師師長是馬彪,第二師師師長是馬祿。馬家軍作戰英勇,以騎兵見長,曾發生過馬家軍士兵不願做俘虜,數百名騎兵投河自殺的壯舉。

內戰

1949年5月,華北、華東地區的戰爭情勢一日千裏,西北地區也解放在際。李宗仁一面在作倉皇南逃的準備,一面還強打精神與馬鴻逵共商改組西北軍政長官公署的計畫。原來,原西北軍政長官張治中已率代表團去北平參加和談,所遺職務現由甘肅省政府主席郭寄嶠以副長官名義暫行代理。盡管解放軍的攻勢已如破竹,卻還有少數執迷不悟者,仍舊在做著接任西北軍政長官職位、再當幾年“西北王”的黃粱美夢。

“西北群馬”中實力最強的,是寧夏馬鴻逵和青海馬步芳兩家。馬步芳大力開展“黃金外交”,走上層路線,給李宗仁、白崇禧、閻錫山等國民黨大員送禮。白崇禧幾經考慮,認為馬步芳是匹“野馬”,雖難駕馭,但還可以拿出來拼一拼,容易利用,而馬鴻逵則是一匹“滑馬”,常以“保境安民”為由儲存實力,有些靠不住。當然,馬步芳的實力還是在馬鴻逵之上的,這也是他最後競得軍政長官一職的主要原因。

1949年5月18日,馬步芳被任命為代理西北軍政長官,同時還以陸軍中將加上將銜,實現了他夢寐以求的當“西北王”的夙願。7月,由于張治中留在了北平,馬步芳就正式擔任了西北軍政長官。

野心勃勃的馬步芳,決心由過去僅統治青海一隅,擴大到統治整個西北。他帶著青海省政府秘書長馬驥、建設廳長馬祿和國民黨青海省黨部主任馬紹武到蘭州上任。

馬步芳馬步芳

馬步芳大刀闊斧,對西北長官公署的原有高級人員,作了大規模調整,凡行政、財經、建設等“肥缺”,一律由“馬家將”充當,隻留下屬桂系的副長官兼參謀長劉任等人。

另外,馬步芳故意留下甘肅省政府主席郭寄嶠,以抵製馬鴻逵,等時機成熟再逼他讓位。馬步芳還發動各地大肆獻馬獻旗,派代表來蘭州祝賀,為自己大造聲勢。蘭州擠滿了前來獻禮的代表,連日大擺宴席,跳舞作樂。馬步芳任命的蘭州城防警備司令趙瓏大肆搜捕共產黨和進步人士。馬步芳指示他們要“寧可錯殺一千,不讓走脫一人”,凡發現對馬步芳黑暗統治有不滿言行的,便施以拷打或者槍殺,之後更是頒布了《緊急治罪法》,實施法西斯統治,把死刑擴大到了無所不包的範圍。

但馬步芳的迷夢很快破滅。8月20日,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在彭德懷指揮下發起了蘭州戰役。就在解放軍對蘭州發起總攻的前一日,馬步芳悄悄溜回了老巢西寧,留兒子馬繼援督促部下作拼死一戰。馬步芳花重金僱陳納德“飛虎隊”9架飛機,將歷年搜刮來的財富源源不斷地運往國外,先運往香港,後運往中東。

8月27日,蘭州解放。廣州國民政府不放過馬步芳,8月27日,國民黨國防部長徐永昌受閻錫山委派,飛抵西寧,一面要追究馬步芳的責任,一面指示他以西寧為基地作困獸之鬥。馬步芳不服氣,同徐永昌大吵一通。

最後,馬步芳借口要向國民黨中央求援,帶著一大群姨太太乘上陳納德的民航大隊飛機,背著徐永昌飛往重慶,永遠離開了自己殘暴統治了40年的青海。

9月6日,到達重慶的馬步芳得知西寧已被解放軍攻佔,號啕大哭。也抵達重慶的徐永昌一方面責難馬步芳,另一方面借機扣留了馬步芳運到重慶的一部分財富。馬步芳不敢在重慶久留,不久就飛抵廣州。馬步芳電令還在西北戰場上的兒子馬繼援速來廣州會合。不久,馬氏家族和青馬集團的部分核心人物也先後匯集到廣州。

但廣州也非久留之地。9月下旬,馬家所有人員遷到香港,聚居于皇後大道100號,這是北臨海灣、南靠香港山腳下的一條繁華大街。在此期間,10月上旬,蔣介石電召馬步芳去台灣。馬步芳無奈,不得不遵命到了台灣。他把西北戰場失敗的全部責任完全推到了馬鴻逵的身上,而蔣介石卻命他重返西北,收拾殘部,繼續同解放軍對抗。西北戰局已無法挽回,這實際上是叫馬步芳去送死,馬步芳不寒而傈,遂萌生去意。

10月初,台灣當局的“行政院”召集第52次會議,以馬步芳擅離職守,給予“撤職議處”的處分。馬步芳感到此生作惡太多,再在台灣呆下去後患無窮,決定離開。他施展了慣用的“黃金外交”,以2000兩黃金賄賂了能在蔣介石面前說得上話的國民黨元老吳忠信,由吳向蔣周旋,才獲準暫不返回西北。馬步芳深知自己的所作所為和惡人先告狀的做法難以持久,一旦馬鴻逵赴台,一定會同他算賬。

馬步芳馬步芳

10月11日,馬步芳飛回香港,以到麥加朝覲為由請假,辦了出國護照。爾後,他同逗留在香港20多天的親屬部下,包租了英國航空公司的3架專機,大人小孩共200多人,從香港飛往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首都利雅得。

到利雅得後,沙特國王特地接見了他,並表示要贈送他一輛小汽車,馬步芳婉言謝絕了。馬步芳安排完大家的生活,購買了4輛小汽車,率部分人員前往麥加朝覲,並到麥地那朝拜穆罕默德陵墓。因為當地天氣太熱,隻得暫時轉到塔伊夫省避暑。之後,馬步芳又帶著隨行人員遷往吉達海港,那裏氣候比較涼爽,各國駐沙特領事館多建在該市。

在1948年新華社公布的43名戰犯中,馬步芳名列第40。  

人物經歷

西北三馬

民國時期,在我國西北的甘、寧、青地區,存在著數股強大的回軍武裝力量。由于其首領皆為甘肅河州回族馬姓,故稱“馬家軍”,俗稱“西北群馬”。因割據範圍不同,又分成“寧(夏)馬”、“青(海)馬”、“甘(肅)馬”等,其勢力還曾擴張到新疆。馬家軍原為家族武裝勢力,它們參與了當時中國政壇的紛爭,先後依附清政府、北洋軍閥、馮玉祥蔣介石等,統治西北地區數十年,產生了一批顯赫一時的馬姓軍閥。他們以“甘、河、回、馬”(即甘肅人、河州人、回族、馬姓)這四條為用人標準,核心權力採取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封建繼承方式,經數十年的發展,逐漸成為左右西北局勢的軍閥武裝。

馬步芳馬步芳

西北群馬

中實力最強的,是寧夏馬鴻逵和青海馬步芳兩家。馬步芳大力開展“黃金外交”,走上層路線,給李宗仁、白崇禧閻錫山等國民黨大員送禮。白崇禧幾經考慮,認為馬步芳是匹“野馬”,雖難駕馭,但還可以拿出來拼一拼,容易利用,而馬鴻逵則是一匹“滑馬”,常以“保境安民”為由儲存實力,有些靠不住。當然,馬步芳的實力還是在馬鴻逵之上的,這也是他最後競得軍政長官一職的主要原因。

1949年5月18日,馬步芳被任命為代理西北軍政長官,同時還以陸軍中將加上將銜,實現了他夢寐以求的當“西北王”的夙願。7月,由于張治中留在了北平,馬步芳就正式擔任了西北軍政長官。

個人事跡

荒淫無恥

馬步芳的女眷馬步芳為人荒淫無恥,在國民黨上層中少見。在大陸時,他曾公開說:“生我、我生者外無不奸。”部屬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難逃他的魔爪。在埃及,馬步芳仍然難改其風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廳的舞女、隨他到開羅謀生的部屬的家眷,都被他奸淫。甚至連他的外孫女,也遭其強奸,後生下一個兒子。為了掩人耳目,馬步芳親手將這個嬰兒殺死。據後來旅居中東的回族僑民向台灣國民黨當局的控訴,包括漢、回、滿、蒙、藏、哈(薩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內,被馬步芳蹂躪過的,不下5000人。

馬步芳獸性暴淫的行徑主要表現在五個方面:一、憑借政治特權,奸淫某些部屬的妻女,多次玩弄轄區內軍政要員、土豪劣紳的眷屬;二、罔顧綱常,違背倫理,勾引部分親眷的內室,對自己的胞妹、侄女,堂兄、堂弟的妻妾也不放過。三、引誘或設計禍害在校女學生;四、搶奪民間某些婦女,魔爪伸向貧民的妻女和女難童;五、收買與霸佔妓院的一些妓女

據記載,被他玩弄過的女人有近千人。他曾為了同時霸佔一對漂亮的親姐妹,將該戶人家殺死三人。真是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據說他經常到西寧和蘭州街頭獵艷,看到美女後,就秘密將其抓到尾隨他的一輛密閉卡車裏,送回西寧公館。他還在自己的公館裏養了一批“乳姐”,不但每天要親自在她們身上飲人乳,還要盡其淫樂。當年他趁到南京出席國民黨代表大會的機會,還專門跑到上海去搞俄國和日本的妓女,搞到最後連南京國民政府的大員們都看不下去,紛紛在暗地裏指責他,批評他。

在開羅,馬步芳繼續過著他“青海王”時的荒淫生活。埃及與新中國建交後,他又變賣房產,移居沙烏地阿拉伯。馬步芳剛到沙特時,有一次帶著一大群姨太太去麥加朝覲,阿訇見了大為詫異,他從沒見過一個男人會有這麽多妻妾,認為馬步芳肯定是拐了別人的老婆。因此當面罵他道:“你這人帶別人的太太來朝覲天房,把天房褻瀆了。我要打你的耳光,趕你出去,還要報告沙特政府,驅逐你出境!”嚇得馬步芳趕快把太太們就近送人,別人說養不起,他又貼上一些錢。等朝覲結束後,又去討回來,在當地傳為笑話。

與馬鴻逵

馬步芳隨著國民黨在各個戰場軍事上的失敗,西北的局勢亦岌岌可危,此時,三馬亦開始了分化。馬鴻賓于1948年7月出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後,國民革命軍第81軍軍長職務由其子馬敦靖接任。1949年初,蔣介石想以第八十一軍和甘肅白海風的騎兵師合編為固海兵團,以馬敦靖為司令,希望馬鴻賓部配合馬鴻逵、馬步芳部抵抗人民解放軍解放大西北。對蔣介石的命令,馬鴻賓不能不執行,但是,此時,馬鴻賓已愈來愈感到前途無望,他約束部隊,靜觀局勢發展再作出抉擇。

1949年4月,張治中作為國民黨方面和談首席代表到北平與中共談判,遺下西北軍政長官一職,成了馬鴻逵與馬步芳爭奪的目標。西北軍政長官一職,在二馬的眼中,就如同“西北王”,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寶座,雖然在蔣家王朝分崩離析之際,二馬仍不放過這一機會。當時,甘肅省主席郭寄嶠以副長官名義暫時兼代理軍政長官職務。馬鴻逵認為,要想獲得西北軍政長官之職,必須要到蘭州活動,同時,要想辦法擠走郭寄嶠。于是,4月下旬,馬鴻逵以養病為名住到蘭州,每日宴請各方大員,請他們為自己製造輿論。他還邀請馬步芳、馬鴻賓來蘭州,共商西北大局,儼然以“西北王”自居,但馬步芳、馬鴻賓並不買他的賬,來電拒絕。與此同時,馬鴻逵抓住郭寄嶠準備發行三百萬元公債一事,大肆揭露和指責,弄得郭寄嶠狼狽不堪。就在馬鴻逵得意洋洋,以為大功告成之際,忽然從廣州方面得到訊息:代總統李宗仁和行政院長閻錫山打算委任馬步芳為西北軍政長官。

原來,就在馬鴻逵在蘭州大肆活動的時候,馬步芳卻悄悄地走上層路線,施展“黃金外交”。青海生產黃金,馬步芳依靠手中掌握的黃金,很輕易打通了李宗仁、閻錫山等的門路,李、閻等認為:馬步芳是匹野馬,馬鴻逵是匹滑馬,在此“戡亂”的緊要關頭,隻能用野馬。當然,黃金有很大的效用,而馬步芳的實力勝于馬鴻逵,這也是李、閻任用馬步芳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馬鴻逵比馬步芳長十一歲,是馬步芳的長輩,1936年9月加授陸軍上將銜,1945年12月即任西北軍政副長官,軍銜、職位都比馬步芳高,敗在馬步芳手下,令他十分惱怒。然而,自己的實力終遜一籌,隻得讓步,另做打算。

馬步芳5月上旬,馬鴻逵約馬步芳到西寧與蘭州之間的享堂會面,經過討價還價,雙方達成“君子協定”:馬鴻逵保舉馬步芳為西北軍政長官,馬步芳保舉馬鴻逵當甘肅省政府主席,並且將寧夏兵團開赴隴東,與馬步芳之子馬繼援率領的青海兵聯合作戰,阻止人民解放軍西進,以保住甘寧青。于是雙方各懷鬼胎分了手,馬鴻逵回到蘭州後,一面致電國民黨中央保舉了馬步芳擔任西北軍政長,一面電令寧夏國民革命軍第128軍軍長盧忠良出兵隴東,與青海兵團組成寧夏聯合兵團合力進攻陝西

5月18日,國民黨行政院明令發表馬步芳代理西北軍政長官(不久又實任)。馬步芳率領自己的一套班底從西寧趕到蘭州上任,原長官公署的要員幾乎全部撤換,隻留下屬桂系的副長官兼參謀長劉任等人。另外,馬步芳故意留下甘肅省政府主席郭寄嶠,以抵製馬鴻逵,等時機成熟再逼他讓位。與此同時,馬步芳還發動各地大肆獻馬獻旗,派代表來蘭州祝賀,為自己大造聲勢,完全把馬鴻逵撂到一邊。

馬鴻逵在蘭州左等右盼,也不見馬步芳保舉自己當甘肅省主席,一怒之下電令寧夏兵團往後撤。此時,寧夏兵團近十萬人由馬繼援指揮,正在進攻陝西,但由于二馬交惡不和,彼此無法協同行動。馬繼援在進軍時,故意把寧夏兵團擺到正面第一線,而寧夏兵團則隻聽命于馬鴻逵,對馬步芳父子的命令根本不理。這樣,寧夏兵團進攻陝西很快遭到失敗,兩部爭相往後撤退。青海兵團撤退在先,想截住寧夏兵團退路。寧夏兵團一夜猛沖,沖過了馬繼援的警戒線

馬鴻逵當不成甘肅省主席,心裏感到很氣憤,又無從發泄,還是最得專寵的四姨太劉慕俠給他出了主意,趁馬步芳暫回西寧之機,到廣州見李代總統。馬鴻逵到了廣州,見到李宗仁,但李宗仁並不支持他,想飛往台灣見蔣介石,但李宗仁又不予批準。馬鴻逵唯有再電令寧夏兵團繼續後撤,結果,很快丟失了長武、涇川、平涼等重鎮。

最後足跡

還須交待西北三馬的最後蹤跡。新中國成立後,馬鴻賓歷任寧夏省副主席、甘肅省副省長、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委員等。為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和統一大業作出了有益的貢獻。1960年10月20日,馬鴻賓在蘭州病逝。

馬步芳在埃及1949年9月底,馬鴻逵及其妻妾兒子飛到了台灣,馬鴻逵即受到台灣“國防部”次長郭寄嶠及馬步芳父子的指控,要他對西北敗局負責。不久,台灣當局發表給予他“撤職查辦”的處分。馬鴻逵心灰意冷,決定出走。他先把四姨太劉慕俠送到香港“治病”,不久報稱病危,馬鴻逵以此請假離台赴港,接著“赴美就醫”,以後長期居留美國洛杉磯。1970年1月14日,馬鴻逵在洛杉磯病逝。

1949年9月下旬,馬步青飛到了台灣,馬步青在台灣歷任“國防部”中將參議,台灣“總統府”國策顧問,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等職。1977年2月9日因病在台北市死去,終年79歲。

1949年9月下旬,馬步芳及馬步鑾、馬繼援等飛到了台灣(後馬呈祥也到了台灣)。到台之前,馬步芳已因“擅離職守”受到“撤職議處”的處分。到台後他預料會有不利,于是以三千兩黃金賄賂蔣介石的幾位親信,取得了出國護照,飛到埃及開羅寓公。後來,又移居沙烏地阿拉伯。1957年,台灣當局任命他為“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1960年辭職。1975年7月31日,馬步芳在沙烏地阿拉伯病逝。

國外生活

1950年初,馬步芳率其家小及馬步康、馬步鑾、馬步龍、馬步鰲、馬繼融、馬步瀛及其家屬等分乘歐亞公司四架包機飛抵世界伊斯蘭教聖地——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城,向世界穆斯林的聖地作了伊斯蘭教最隆重最庄嚴的祈禱,履行穆斯林教徒們終生向往和渴求的宗教儀式。朝覲活動持續了三個月之久。他們除了做各種“功課”外,還遊覽了麥加聖地的風光。馬步芳以國民黨政權官員的身份晉見了沙特國王。國王對這位流亡將軍表示了他們政府的關懷,並派了幾部汽車供馬氏等備用,可是馬步芳拒絕了這一安排,他自己買了兩部車子,並在麥加城一家旅館住宿。

馬步芳一行自幼生活在中國西北,突然來到這炎熱的亞洲大地,生活上、氣候上均很不習慣。朝覲畢便去沙特的塔乙夫避暑。在此馬步芳又一次遇到新的打擊;其三弟馬步瀛因中暑死亡。馬步瀛的小妻(藏族)也與之辦理了離婚手續,改嫁給一個當時也在麥加朝覲的中國寧夏阿訇。

料理完其弟的喪事,馬步芳一行抵達阿拉伯著名海港準德馬步芳城。這裏國民黨領事館還保留著合法地位,當時的臨時代辦是王嘉祥。在王嘉祥和其侄馬躍武的安排下,馬步芳決定到埃及的開羅定居,並通過此二人在開羅買了房子,辦理了入境手續。

1950年5月,馬氏一行乘輪船過紅海至開羅,由王嘉祥陪同晉見了埃及國王,獲得在埃及僑居的許諾。此後他們便搬至開羅郊外的馬爾地住宅區,住馬爾地33號。馬步芳在這裏共買下二幢樓屋,一座大樓共九層,為隨行人員及家屬親眷佔用;一座二層小樓為馬步芳及其妻子所居。為了生活上的方便,他們買了三部汽車,僱用了一個會做中國菜的埃及廚師,馬步芳還請來二名阿拉伯阿訇,幫助他們補習阿文、講經和讀報,後來又為各家親屬子女辦起了一個私人學校,請人幫助他們學習英文。

馬到開羅不久,佯稱其妻病重,去電要馬繼援離台速去埃及看望母親。他不願自己和兒子再留在蔣氏身邊。馬繼援素以孝子自居,接電即飛開羅,及至,馬步芳便再不放行,並從經濟上控製他。不久,馬呈祥由新疆轉道印度趕到開羅,馬步芳當時對馬振武通電起義一事尚恨聲不絕,責其敗壞門庭聲譽,馬步芳向其子侄弟們宣布,他此生再不做事,再不做官,將來死後,也就在此埋掉。

1955年馬步芳(左一)與國民黨駐沙特大1955年馬步芳(左一)與國民黨駐沙特大

馬步芳在開羅定居不久,蔣介石從台灣給他匯來了一萬元美金,作為生活津貼,同時多次來函來電或派人去開羅看望,希望馬氏及他身邊師以上軍政人員盡早返台,馬步芳均未置可否。後台灣方面又提出在阿拉伯或埃及大使一職中供其挑選,馬步芳亦表示拒絕。

馬氏集團流亡國外,政治上沒有出路,生活上坐吃山空,一切完全是異國風情,精神上十分苦悶。

馬步芳大有看破紅塵,遁入空門之意,他閉門不出,專心于伊斯蘭經典,並讓馬步康、馬步鑾、馬驥等每日陪他念經。上午一般在自己樓內做祈禱和功課,下午多去他沒有公開的秘密妻子法圖麥處(經名法圖麥,臨夏人,與馬步芳在西寧時生有一子,四九年外逃時已八歲,由西北軍政長官公署中校參謀馬發元負責將其母女連同各家眷屬一起攜往)。在國外,馬步芳盡管已失去了往日的權勢,但在整個集團和家庭中仍保持著獨有的威嚴。在馬爾地他深居簡出,很少進開羅市區,偶爾也陪同家人外出暫短旅行,但生活範圍十分狹小,僅限于二座樓內。對屬員和家人管理也十分嚴格,不許輕易遠離。 

隨著時間的推移,“反共救國”、“光復大陸”一切都已成為泡影。馬步芳自知在台灣無立足之地,後來終于出任阿拉伯大使,並于1975年死于麥加。

據傳聞,1975年,一位到麥加朝聖的青海穆斯林老人曾暗訪馬步芳。彌留的馬步芳已說不出話,兩人在袖中用西部獨有的方式手談。說到欠下家鄉的感情時,老人出示一個羊頭、一個馬頭和一個牛頭。馬步芳連連搖頭。再問時,馬步芳老淚縱橫,他顫抖著指指天、指指地、又指指自己的心,用生命做思念的情感豈是金錢能夠衡量的?馬步芳在無限的鄉愁中辭世,屍骨留在了數千裏之外的沙烏地阿拉伯。

人物特寫

性格特點

馬步芳陰沉持重,極富心計。在二十多年的政治軍事生涯中,無論是操控內部還是周旋中央政府,他處事果決,思慮周密,諸事分寸把握有度,拿捏得當,同時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內,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踢開叔父兄長,獨攬青馬軍政大權,恩威並重統馭宗親部屬;外,授封疆大吏,以甘、青為根據地,浸染新疆西藏,征伐藏區,追堵紅軍。他做的每件事都可為自身和其“團體”攫取最大利益。

馬步芳是個政客,雖自幼就混跡于行伍,但軍事指揮上沒什麽建樹,他隻參與戰略決策,除了征討藏區因離得近管管籌劃外,其他很少具體介入戰役戰鬥指揮,也很少上前線。這一點和他的父親馬麒不同,馬麒喜歡“親征”。打西路軍馬步芳請出老將馬元海掛帥,解放戰爭隴東戰事中則幹脆把軍隊交給兒子指揮。但他決不是不過問,對前線戰事,他通過現代通訊工具時時了解情況並督導。

馬步芳公館

馬步芳公館始建于1942年6月(民國31年),馬步芳公館耗資3000萬大洋,次年6月建成,為馬步芳私邸,取名為“馨廬”。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題寫“馨廬”二字現仍鑲砌在大門上部,“馨廬”取意是按唐代詩人劉禹錫陋室銘》中的詞句“惟吾德馨”中的“馨”,“馨”字下是香,暗合馬家父子的名號“子香、少香”,“廬”取《陋室銘》中“諸葛武侯廬”的“廬” 。在馬公館裏許多建築的牆面鑲有玉石,故人們亦稱為“玉石公館”。公館由多個院落和不同形式的房舍以及花園組成,各個院落的房舍布置有序,結構嚴謹。構成了統一和諧的整體。位于公館南端的後花園栽種了名貴的花卉和樹木,還有亭榭,著名的“曉泉”也在其內。

馬步芳

“馬步芳公館”是青海省儲存最為完整的民國時的建築,也是全國唯一一座選用玉石建造的官邸,具有較高的歷史文物價值和濃鬱的地方民族文化特色,1986年被省政府確定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公館”保留下來的院落佔地近3萬平方米,建築面積6800餘平方米,共有房屋298間,分別由前院、中院、南院、西一號院、西二號院、西三號院以及後花園等7個獨立而又聯系的院落組成,各院和重要廳宅都有暗道相通,院落設計精巧,建築古樸典雅,整個院落透出老宅的深沉、庄嚴和神秘氣息。

公館的六個院落,第一個是辦公和接待賓客的院子,這個院子裏有玉石廳,貴賓廳和東西兩廳等;第二個院落是正院,是馬步芳居住和工作的地方,這裏是當年青海省的政治、軍事中心,這個院子裏有馬步芳居室,他兒子馬繼援居室;馬繼援夫人張訓芬居住的小樓;另外還有副官、參謀樓及北會議廳和南接待廳;第三個院子是女眷樓,它是女賓住宿的地方,是古典廻廊木結構的中式二層樓四合院,一樓是女傭住的,二樓是女賓住的,這個樓當年絕對禁止男人入內;第四個院子是小花園,大馬步芳公館伙房和小伙房也在此院;第五個院子是馬步芳親信警衛部隊的駐地,稱為“警衛樓”。院子裏還有古油坊,古水磨;第六個院子是僕役、車夫住的地方,現開闢新作為遊客的用餐場所。

2004年將公館修復,開闢為西寧市市區內唯一的人文古跡旅遊景區,在這裏遊客可以通過實物,了解到青海近百年的一段歷史和馬步芳及其家人在青海的生活情況。

景區2007年已經被評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

地理位置

馬步芳公館位于:青海省西寧市為民巷13號,省醫院附近

旅遊指南: 景點門票30元,導服30元/團。

註意事項:可以坐17路公車到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