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振川

馬振川

馬振川,15歲入公安學校。曾任戶籍警、治安警、刑警、北京市公安局局長。2010年1月30日在北京市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上,馬振川被選舉為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現任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中國警察協會副主席。

  • 中文名
    馬振川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49年11月
  • 主要成就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 性別

工作履歷

1991年-2001年9月,任北京宣武公安分局副局長;密雲縣公安局局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處長;朝陽公安分局局長;市公安局副局長、交管局局長;

2001年9月-2003年,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黨組副書記;

2003年-2004年4月,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

2004年4月起,任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副書記,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北京市總隊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

2004年7月晉升為副總警監警銜;

2010年1月,當選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2013年8月,免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一職。

任職履新

在1月30日上午閉幕的市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上,馬振川當選為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在1月30日上午閉幕的市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上,馬振川當選為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2010年1月30日上午,北京市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選舉,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馬振川當選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按法律規定,馬振川將辭去北京公安局長職務,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將任命新的公安局長。

2010年1月30日上午,馬振川高票當選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並與全體人大代表見面。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相關規定,市人大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不得同時擔任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的職務。

這意味著,當選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馬振川不能在“一府兩院”兼職,隨後他將向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提交關於辭去市公安局局長職務的請求,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將任命新的公安局長。

職業經歷

工作 警服一穿45年

馬振川,共和國的同齡人,15歲穿上警服,這一穿就是45年。從戶籍警乾起,治安、刑偵、出入境、交管,幾乎做遍了所有警種,一直做到市公安局長。

也許馬振川沒有想到,花甲後的人生,會脫掉相伴大半生的警服,登上全新的舞台。接受海淀代表約見後,他的眼圈紅紅的,似有淚光閃過。

這是第二次見他流淚。上一次是4年前,從警20餘年的吳寶山因公殉職,走出吳寶山的靈堂,馬振川的眼圈是紅的,沒說一句話。可是,此前他說過,“當了這么多年警察,眼淚很少了。可是只要看到犧牲民警的家屬,眼淚就有點忍不住,作為一個局長,我覺得對不住他們”。

接訪 下屬失誤他致歉

馬振川致辭馬振川致辭

“苦孩子出身”,此前接受海淀代表約見時,馬振川曾如此自報家門。並說自己有看民眾來信的習慣,可還是很多問題了解不到。

他清楚自己的下屬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個別警察甚至刺激被侵害人;有的警察法律適用不當;有的偵查員個人水平有限,案件定性不準”,所以,在接訪現場,他鞠躬致歉,“由於日常失誤,使一些市民受了委屈。在這裡,我表示歉意。”

執法 廢除指標制

喜歡打比喻,說話實在,這是京城媒體圈對馬振川的評價。不少記者還記得他的妙語,如解釋為什么廢除指標制,他說,有的交警站在太陽底下,指揮交通;有的交警躲在樹蔭下,衝車招手只為罰款。廢除指標,就是讓躲在樹蔭下的交警,站到太陽底下好好乾活。熟黯每一個警種每一個環節,“糊弄不住”,這是不少基層民警對馬振川的評價。

安保 編織四張防控網

在局長任上,馬振川做了9年,這正是北京籌辦奧運的9年。2003年開始,大批機關民警“下沉”一線,北京警務改革正式啟動。

馬振川的腦子裡,有一個“沙堆”,他用這個“沙堆”推動警務改革。奧運會前數次採訪,他總會講起他的“沙堆理論”:“挖沙堆的底,讓沙堆尖塌下來,嚴打打掉的大要案是沙堆尖,可沒動沙堆底,而沙堆底全是輕微犯罪,所以嚴打剛過,沙堆尖很快就長了出來。”基於此,他“編織”了覆蓋京城的整體防控四張網:治安網、巡邏網、社區網和內保網。

奧運安保、國慶安保,北京治安經歷了重大活動的考驗,作為一名局長,馬振川終於為自己的警察人生,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