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戰役

馬拉松戰役

馬拉松戰役公元前490年強大的波斯帝國對雅典發動的戰爭。雅典方面參戰的一萬一千人全部是重裝步兵,他們按照慣例在馬拉松平原的西側排出八行縱深的密集方陣。此時正值雨季,馬拉松平原隻有中間地勢較高,兩邊都是泥沼地,雅典利用地形靠智謀獲得了勝利。波斯軍隊共陣亡6400人,雅典方面僅僅陣亡192人。雙方陣亡數位的懸殊差距充分體現了希臘密集陣對波斯方陣的壓倒性優勢。

  • 名稱
    馬拉松戰役
  • 地點
    馬拉松平原
  • 時間
    公元前490年9月
  • 參戰方
    波斯帝國,希臘聯軍
  • 結果
    希臘聯軍獲勝
  • 參戰方兵力
    希臘聯軍1萬多人,波斯10萬人
  • 傷亡情況
    希臘聯軍192人,波斯6400人
  • 主要指揮官
    米太亞得,大流士

環境

馬拉松平原坐落在雅典東北四十二公裏的愛琴海邊,面朝阿提克海峽,背後群山環抱。馬拉松平原呈新月形,有九公裏長,中間最寬處約有三公裏。公元前490 年9 月的一天,一支波斯大軍在這裏登入,打破了馬拉松平原慣常的寂靜。六百艘波斯戰艦把月牙形的海灣擠得水泄不通,岸上是三萬波斯大軍築起的一座龐大的營壘。波斯大軍已經在這裏停留了許多天,波斯人的運輸船往返穿梭,源源不斷地從小亞細亞的基地運來人馬,軍械和給養。在緊靠馬拉松平原的一座山頂上,是雅典軍隊的營地。雅典士兵可以居高臨下俯視整個平原,觀察波斯軍隊的一舉一動。兩支軍隊這樣對峙有好多天了,山下的波斯人休整以待,並不急于攻擊雅典軍隊,因為拖的時間越長,波斯海軍運來的部隊就越多,要知道在愛琴海對岸的小亞細亞,還有十萬波斯軍隊等著被送過來。山上的雅典營地裏,氣氛卻十分緊張,人人都是一臉的凝重。雅典軍隊隻有區區一萬人,而這是雅典除去衛戍部隊以外,能夠拿出來的全部家底。除了斯巴達以外,其他希臘城邦都拒絕援助雅典,而斯巴達的兩千援軍還要等好幾天才能到達。雅典的軍事委員會,由十位將軍組成,分別代表雅典十個最大的家族。委員會設軍政長官一名,每年在雅典貴族中選舉產生。這年的雅典軍政長官是卡利馬什(Callimachus ),他召開會議,要求大家投票決定是否立刻同波斯人決戰。投票結果是五票贊成,五票反對,這就意味著卡利馬什的一票將決定雅典的命運。卡利馬什沒有馬上做出決定,他走出大帳,站在山坡上遙望人喧馬嘶的波斯大營,心潮澎湃。希臘人面對的是一個近五十年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波斯帝國,無論在國力,軍力上希臘和波斯都無法相比。如果選擇與波斯為敵,則前途凶險,輸掉任何一場戰役就可能導致亡國。卡利馬什思前想後,始終無法痛下決心。

馬拉松平原馬拉松平原

起因

馬拉松戰役是希波戰爭中的一次重要戰役。公元前491年,波斯皇帝大流士派遣使者到希臘各邦索取"土地和水",就是要求希臘各邦對波斯表示屈服,但遭到了雅典和斯巴達的拒絕。公元前490年,大流士親率波斯軍隊再次入侵希臘,在雅典城東北六十公裏的馬拉松平原登入,妄圖一舉消滅雅典,進而鯨吞整個希臘。當時斯巴達沒有及時援助雅典,隻有普加提亞提供了一千援軍,雅典在國家生死存亡時刻,隻有依靠自己力量與波斯帝國進行對抗。當時波斯軍隊有十萬人,裝備精良,還有騎兵,而雅典軍隊隻有一萬人,加上普加提亞援軍一千人,他們組成希臘聯軍,由雅典將軍米太亞得指揮。雙方軍隊在馬拉松平原展開激戰,希臘戰士為保衛祖國自由的熱情所鼓舞,奮起抗擊波斯軍隊,他們從正面發起佯攻,波斯軍隊突破了希臘的中線,但在兩翼希臘軍隊卻取得了勝利,他們于是從兩面夾攻突破中線的敵人。乘勝追擊,一直把波斯軍隊追趕到海邊,波斯軍隊慌忙登船而逃。有七條船被希臘軍隊截住。這次戰役波斯軍隊死亡達六千四百人,而希臘隻犧牲一百九十二人,雅典軍隊在馬拉松戰役後急忙趕回雅典,波斯軍隊一看到雅典軍隊已有防備,便調轉船頭駛回亞洲

為了把勝利喜訊迅速告訴雅典人,米太亞得將軍派士兵斐力庇第斯去完成任務,當他以最快速度從馬拉松跑到雅典中央廣場,對著盼望的人們說了一聲:"大家歡樂吧,我們勝利了"之後就倒在地上犧牲了。為了紀念馬拉松戰役的勝利和表彰斐力庇第斯的功績,1896年在雅典舉行的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上,增加了馬拉松賽跑項目,以此來紀念為馬拉松戰果傳遞的英雄。

雙方實力

古波斯帝國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帝國。公元前550年波斯王居魯士(Cyrus)統一波斯全境,開始大規模擴張,在短短的五十年間,除中國以外的所有文明古國,如埃及,巴比倫,腓尼基巴勒斯坦亞美尼亞和北印度等都被波斯征服,淪為波斯的行省或附庸。到希波戰爭前夕,波斯帝國已經控製了所有小亞細亞的希臘城邦,又用武力使希臘周邊國家色雷斯馬其頓臣服,希臘在波斯的狂飆突進中宛如汪洋中的一條小船,朝不保夕。

馬拉松戰役馬拉松戰役

波斯帝國代表世界古代文明的一個頂峰,波斯人擁有自己的書寫系統–楔形文字(Cuneiform)和自己獨特的信仰--拜火教(Zoroastrian )。楔形文字是和古埃及文和中國甲骨文齊名的古代象形文字,而拜火教源遠流長,是中國古代摩尼教和白蓮教的遠祖,直到今天在伊朗印度都還有不少信徒。發動波希戰爭的波斯王大流士,是波斯帝國秦始皇式的人物,他統一度量衡和貨幣體系,修建貫穿帝國全境的道路和灌溉工程,並採取措施促進帝國內的自由貿易,使波斯帝國成為古典時代首屈一指的富庶國家。波斯帝國的治國思想有些類似中國的"大同世界"的理念,對帝國內各民族的宗教和習俗都相當尊重和寬容,歷代波斯王都以身作則鼓勵波斯人和其他民族通婚。縱觀波斯帝國兩百多年的歷史,沒有一起宗教迫害事件,波斯人也從不強迫其他民族信仰拜火教,這和以後的阿拉伯帝國形成了鮮明對照。

雖然波斯是古往今來少有的開明帝國,其統治仍然是建立在暴力征服的基礎上,所以波斯帝國在被征服地區的綏靖政策往往是費力不討好,爭取民族獨立的起義此起彼伏。為了維護其統治,波斯帝國建立了一支龐大的軍隊。著名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得(Herodotus )對希波戰爭時期波斯帝國的軍隊有過一個精確的描述:波斯帝國海軍有一千二百零七艘戰艦,官兵五十七萬人;陸軍包括步兵一百七十萬人,騎兵八萬人,駱駝及戰車兵兩萬人,總計二百三十七萬人。這還隻是亞洲地區的部隊,波斯帝國在小亞細亞,色雷斯和馬其頓的歐洲附屬國必要時還能提供三十萬陸海軍。

古波斯軍隊以步兵為主,根據希羅多得介紹,波斯步兵頭戴一頂軟帽,身穿色彩鮮艷,做工考究的寬袖長袍和長褲。波斯步兵方陣(Sparabara )相當特別,這種方陣一般是十行縱深,每一個縱列代表一個基本戰術單位"十人隊",隊長站在最前列,裝備一面長方形盾牌,和一支約兩米的長矛,上身披輕便的鱗片甲;他身後的九名步兵,每人裝備一副弓箭和一柄彎刀,一般不被甲。戰鬥時隊長負責抵擋敵人步騎兵的沖擊,而身後的九名弓箭手以密集的齊射殺傷敵軍,其中隻有第二排的弓箭手能夠從隊長的身旁直射敵人,後面的八人則是對空放箭,射角由前到後逐漸抬高至45度,這樣在陣前三百米以內構成弓箭的火力覆蓋。當敵人被波斯人的箭雨大量殺傷,潰不成軍之時,波斯步兵就開始沖鋒,他們將弓收入箭囊,拔出彎刀,沖入敵陣近身格鬥。

馬拉松戰役馬拉松戰役

波斯人的弓箭齊射時遮天蔽日,對敵軍有相當強的威攝力。溫泉關戰役時,斯巴達將領迪埃尼斯(Dieneces)面對波斯軍隊的弓箭齊射風趣地說:"波斯人放的箭遮住了太陽,正好讓我們在陰涼下作戰。"此時中亞遊牧民族獨有的組合反曲弓在波斯軍中隻有少量裝備,大部分士兵還是使用普通的直木弓。波斯人的箭用一種三棱寬刃箭鏃,青銅質地,帶倒鉤,殺傷力強大,但穿透力不足;這在對希臘的戰爭中被證明是一個致命的弱點,因為波斯人的箭雨不能對希臘的重裝步兵構成足夠的威脅。這個時候的波斯騎兵主要是輕騎兵,隻有將領被甲,他們的裝備是一副弓箭和一柄長刀。

波斯騎兵借鏡遊牧民族的遊擊戰術,主要依靠弓箭殺傷敵人,戰鬥時波斯騎兵一般會迂回到敵人的側後方發起攻擊,等到敵軍陣形散亂時才會排成密集隊形沖擊敵人。面對這樣一支數量龐大,戰術成熟的軍隊,希臘軍隊頗有螳臂攔車之感。這個時候雅典所有的青壯年男子不超過三萬,整個希臘半島的可用之兵從來沒有超過十萬人。希臘最終贏得希波戰爭,靠的是一支訓練有素的精兵,和著名的希臘長矛密集陣戰術(Phalanx )(希臘方陣) .希臘軍隊的主力是重裝步兵(Hoplite ),他們的裝備包括青銅打造的頭盔,胸甲和肩甲,軀幹的其它部位著鱗片甲;一面淺碟形圓盾直徑約一米,表面是一層青銅蒙皮;主要兵器是一支長約三米的矛,輔助兵器是一柄六十公分長的短劍。希臘步兵戰鬥時組成密集的方陣,通常有八行縱深,前四排士兵持矛水準向前,後排的長矛疊在前排長矛之上,而後四排則將矛豎立。希臘的密集陣戰術對士兵的身體貭素和戰術素養要求非常高,一個全副武裝的步兵需要負重四十公斤,進行長距離的奔跑和高強度的沖刺。一個希臘方陣必須在任何情況下保持隊形緊密,步調一致,這需要長時間的佇列訓練才能達到。

希臘密集方陣的正面攻擊銳不可當,其弱點在側面,因而往往需要散兵或騎兵在兩翼保護。希臘的密集陣戰術在希波戰爭中被證明是波斯步兵方陣的剋星,但在馬拉松平原兩軍初次相遇時,希臘人卻是心中無底。他們面對波斯大軍時的心情大概和努爾哈赤的八旗兵在薩爾滸面對明朝大軍時一樣,有幾分自慚形穢,有幾分忐忑不安,而更多的是豁出去了的義無反顧。

主要經過

天降大任

值得雅典人慶幸的是,在投票贊成決戰的五位將軍中有一位傑出的軍事家,他將力挽狂瀾,領導雅典軍隊史無前例地擊敗波斯大軍。

米提亞德(Miltiades )出生于雅典一個最古老的家族。他的祖父曾經取得了一個色雷斯小國切新力(Chersonese)的宗主權,因而米提亞德既是雅典公民,又是切新力的王子。幾年前波斯王大流士征服色雷斯以後,率軍越過多瑙河進入南俄草原,企圖征服那裏的遊牧民族塞提亞人(Scythian),他臨行前將多瑙河上的一座浮橋交給幾個希臘藩邦守護(其中包括切新力),以備不虞之時能夠安全返回。後來大流士果然在南俄草原受挫,不得不撤回來。這時米提亞德建議拆毀浮橋,將大流士困在多瑙河對岸。這一招相當狠辣,因為大流士大軍此時糧草將盡,後面又有塞提亞騎兵緊緊追趕,如果不能及時渡過多瑙河,大流士即使不死于塞提亞人的箭下,也會死于飢饉。可惜其他的希臘城邦首領無人有這樣的膽識,米提亞德隻得眼睜睜地看著大流士安全返回。很快有人將這件事報告給大流士,于是米提亞德成為波斯帝國頭號通緝犯,不得不逃到雅典。他剛到雅典,就主持收復了淪落敵手多年的兩個愛琴海島嶼,立刻成為雅典炙手可熱的人物。這時雅典剛剛驅逐獨裁者希皮亞斯(Hippias ),成立了民主共和體製,米提亞德的政敵于是指控他在切新力搞獨裁統治,欺壓人民。這個罪名倒是證據確鑿,可是米提亞德在崇拜英雄的雅典人氣正旺,這項指控最終被雅典議會束之高閣。

米提亞德曾經作為藩屬參加過波斯的軍事行動,對波斯軍隊的組織和優劣了如指掌。波斯軍隊雖然人多勢眾,但他們大多數是被脅迫參戰的藩邦士兵,士氣低落,協同作戰的能力差,局勢危急時往往會喪失鬥志,潰不成軍。從戰術角度來看,波斯的弓箭無法穿透希臘步兵的盔甲,而波斯步兵方陣隻有一層盾牌防護,如果前排被希臘密集陣突破,後面的輕裝步兵根本無法和希臘長矛對抗。

從政治角度來看,時間並不站在雅典人一邊。幾年前被驅逐的雅典國王希皮亞斯投奔了波斯,成為大流士的高級顧問。他不但向波斯人獻上完整的希臘地圖,而且積極為波斯遠征軍出謀劃策,馬拉松平原這個登入地點就是希皮亞斯選定的。並不是所有的雅典人都有堅強的鬥志,許多人懾于波斯帝國的軍威,淪為內奸。通向馬拉松的航道曲折艱險,但一路上都有人在岸上用青銅盾牌反射陽光,為波斯艦隊指引航向。雅典軍隊在馬拉松和波斯大軍對峙的時間越長,雅典的政治局勢就會變得越復雜,而投降派的顛覆陰謀就越有可能得逞。

正當卡利馬什猶豫不決的時候,米提亞德走上前來說道:"現在整個雅典的命運握在你的手上,你必須決定是甘願被波斯人奴役,還是奮起抗爭為雅典贏得自由,也為你贏得千古不朽的名聲。如果我們不立刻與敵決戰,波斯軍隊會越來越強大,而雅典的投降派會越來越囂張。我堅信雅典健兒強過波斯人百倍,勝利一定屬于我們!"米提亞德這一席話打消卡利馬什的顧慮,他終于投票支持和波斯大軍決戰。

馬拉松之戰

米提亞德由于眾望所歸,被推選為戰役總指揮。正當雅典軍隊準備下山列陣時,一支援軍出人意料地到達了。這支援軍來自希臘小國普拉提亞(Plataea ),多年前雅典曾經幫助他們打退了鄰國的侵略,普拉提亞對雅典感恩戴德,這次得知雅典有難,立刻發舉國之兵來援。雖然普拉提亞援軍隻有一千人,但極大地鼓舞了雅典人的士氣。為了使雅典的陣線不被波斯騎兵從兩翼迂回,米提亞德決定不惜削弱中央方陣的力量,將雅典陣線向兩側延伸,使兩邊的泥沼地成為天然屏障。這樣重新部署以後,雅典的步兵方陣在中央隻有四行縱深,而兩翼仍然保持八行的厚度。雅典步兵列陣完畢以後,米提亞德立刻下令沖鋒,這時雅典軍隊距離波斯陣線大約有1500米。通常希臘密集方陣先是穩步前進到敵軍弓箭射程以內,然後開始高速沖向敵陣。為了不給波斯軍隊足夠的時間組織和調度,米提亞德一開始就命令士兵跑步前進,然後逐漸加快速度,距敵三百米時全速沖刺。希臘步兵表現出極高的訓練水準,他們背負著沉重的武器裝備,一路狂奔,而陣形絲毫不亂。

馬拉松古戰場遺址馬拉松古戰場遺址

波斯人看到兵力懸殊,且沒有騎兵掩護的雅典步兵遠遠地沖了過來,就好象是看著一群撲火的飛蛾在自取滅亡。波斯步兵嚴陣以待,等到雅典人沖到三百米距離時,開始弓箭齊射。波斯人射出的箭密如飛蝗一波接一波地落在高速奔跑雅典方陣之上,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在雅典步兵的盔甲和盾牌上紛紛彈開,不能造成任何傷害。沒等波斯人放出幾輪弓箭,雅典步兵就已經沖到近前。希臘方陣密集如林的長矛帶著巨大的動能猛烈沖擊波斯人的盾牌,在一片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聲中,兩支軍隊搏殺到一起。果然不出米提亞德所料,波斯人兩翼的盾牌防線根本承受不住希臘密集陣的猛烈沖擊。波斯方陣的隊形比希臘方陣疏松許多,為的是給輕裝步兵足夠的空間彎弓射箭。這樣波斯前排每一個持盾的隊長必須承受希臘兩個縱列十六名步兵的合力沖擊。波斯的盾牌防線在如此猛烈的撞擊下頓時崩潰,很多人被希臘長矛連人帶盾刺穿。前排的波斯隊長們力戰以後全部陣亡,而將他們身後的輕裝步兵暴露在雅典人的長矛之前。失去盾牌保護的波斯步兵們毫不畏懼地拔出彎刀上前格鬥,他們三五成群,拼命用彎刀撥開雅典人的長矛,企圖靠近肉搏;與此同時,他們後面的步兵仍然在堅持不懈地放箭。但雅典人的密集陣前四排的長矛重疊向前,波斯人即使能撥開第一排長矛,也很難躲過接踵而來的後三排長矛的攢刺。這樣波斯步兵前僕後繼浴血奮戰,但始終無法靠近一步。

波斯騎兵本想迂回到雅典陣線後面,但雅典方陣的兩翼幾乎是緊貼著平原兩邊的泥沼地,波斯騎兵根本沒有機動的空間。無奈之下,他們隻好以緊密隊形沖擊雅典人的方陣,但由于缺乏盔甲保護,結果也是紛紛倒在雅典方陣的矛下。面對雅典人無堅不摧的凌厲攻勢,波斯士兵的戰鬥意志開始動搖。波斯陣線中央是由身經百戰的波斯老兵組成,戰鬥力相當強勁,而攻擊他們的雅典中央方陣又隻有四行縱列,沖擊力不足,戰局在這裏膠著起來。波斯步兵一度突破了雅典人的陣線,迫使雅典的中央方陣集體後撤以保持完整隊形。但是波斯的兩翼此時已呈潰逃之勢,雅典的兩翼開始向中央包抄過來,夾擊波斯的中央方陣,而後退的雅典中央方陣也乘機殺了回來。會戰到這個時候波斯軍隊敗局已定。

波斯主帥達提斯(Datis )看到大勢已去,下令撤退。波斯士兵放棄陣地,拼命逃向海邊的波斯戰艦,雅典士兵在後面緊緊追趕,將許多腿腳不夠快的波斯兵刺個透心涼。雅典人追到海邊以後並沒有停住,他們開始分散開來攻擊停泊在岸邊的波斯戰艦,企圖將其付之一炬。波斯士兵在逃生欲望的驅使下拼命反抗,而雅典人本次戰役的傷亡大多發生在這裏,包括雅典軍政長官卡利馬什,以及十位將軍中的兩位都在此犧牲。最終波斯人在損失七艘戰艦以後,大部隊得以安全撤退。 斯巴達的兩千援軍一直到戰役結束以後才到達,他們列隊在戰場繞行一周,觀看雅典的戰果,戰場上波斯人屍橫遍野讓斯巴達戰士們驚嘆不已。所謂患難見真情,普拉提亞人在危急關頭前來援助,贏得了雅典人的敬重。戰役以後雅典授予所有普拉提亞人雅典公民資格,普拉提亞從此正式成為雅典大家庭的一員。

馬拉松之戰對希臘人來說無疑是改變命運的一戰。兩千四百多年以後中國的一位巨人(其實那個人是毛澤東)氣沖霄漢地宣告:"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而希臘人通過馬拉松之戰對此有了深切的體會。一個民族的自信心一向都是打出來的,希臘人在馬拉松戰役中收獲了前所未有的自信,而民族自豪感和文化優越感也開始無比高漲。馬拉松之戰以後,雅典在希臘半島威名遠揚,成為希臘聯盟的盟主。

對波斯帝國來說,馬拉松之敗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挫折,幾乎沒有在波斯人的歷史上留下絲毫痕跡。十年以後,新即位的波斯王薛西斯(Xerxes)率領百萬大軍又卷土重來。薛西斯對馬拉松之戰已經沒有什麽印象,更不用說吸取任何教訓。在以後的一系列戰役裏,波斯軍隊要在希臘密集陣前撞得頭破血流,喪師數十萬才善罷甘休。

著名戰術

雅典軍之所以能夠在馬拉松戰役中打敗波斯軍,主要歸功于雅典軍當時所排列的那種戰鬥序列。在這場會戰中,雅典軍擺出的是一種在簡單平行戰鬥序列的基礎上,加強兩翼兵力的戰鬥序列;而波斯軍隻是擺出了簡單平行戰鬥序列。隨著戰事的行進,雅典軍的這種重兩翼的平行戰鬥序列的中央部分開始向內凹入,最後呈現出近于垂直的戰鬥序列,對深入敵陣的波斯軍形成兩面夾擊。

實際上,從重兩翼的平行戰鬥序列到垂直戰鬥序列的套用,並非出于雅典軍的預謀,而是隨著戰局的發展而自然形成的,雅典軍在戰鬥之初會強固兩翼隻是出于一種防止被在兵力方面勝出三分之一的波斯軍包圍的考慮。兩百多年後,漢尼拔在坎尼會戰時,又一次採取了這種戰鬥序列,並且大獲全勝。不過,漢尼拔對于這一戰鬥序列的運用是出于精心計算的,他在戰鬥之初便擺開了一種中央部分凹入的戰鬥序列,誘使敵軍深入,最後將之包圍殲滅。

晚節難全

馬拉松之戰以後米提亞德在雅典如日中天,受到所有希臘人的崇敬和愛戴。可惜的是米提亞德並沒有擺脫自古以來盛極必衰的宿命。波斯軍隊敗退以後,波斯小亞細亞的據點就顯得孤立無助,正是雅典人偷襲的好機會。米提亞德勸說雅典議會撥給他一支部隊,揚帆出海。沒有人知道米提亞德真正的攻擊目標並不是某個波斯要塞,而是一個叫帕羅(Paros )的希臘小島國。當年米提亞德在波斯王帳下效力時,曾經被一個帕羅貴族當眾羞辱,因此懷恨在心,一直想找機會報這一箭之仇。沒想到馬拉松一戰成名的米提亞德,居然奈何不了區區一個愛琴海島國。米提亞德的部隊屯兵帕羅堅城之下屢戰屢敗,米提亞德本人還受了重傷。訊息傳到雅典,議會立刻嘩然。雅典人對米提亞德愛之愈深,就恨之愈切。米提亞德的政敵立刻活躍起來,提議將米提亞德以叛國罪論處,很快在議會通過。雅典法律規定,被告人有權在判決前做最後一次自辯。身負重傷的米提亞德被人抬進議會,昔日的民族英雄如今躺在擔架上潦倒不堪地乞求眾人寬大處理,而雅典人為紀念馬拉松之戰所刻的米提亞德大理石雕像就豎立在議會門外。

也許是這具雕像讓雅典議員們想起了米提亞德的不世功勞,他終于免于一死,而被罰一筆巨款了事。僅僅幾個月後,米提亞德就因為傷重不治,在孤苦伶仃中去世,此時距離馬拉松之戰還不到一年。

報捷勝利

馬拉松戰役中希臘人打敗了波斯軍隊,希臘指揮官派一名使者費裏皮德斯(Pheilippides)由馬拉松平原跑回雅典報捷,全程約42.195公裏,途中從未停頓。當費裏皮德斯回到雅典,隻說了一句:"我們勝利了!"後,就倒了下去,當即死去。為了紀念這位英雄,希臘人在1896年舉行了第一次馬拉松賽跑大會,後來馬拉松長跑項目稱為奧運會上固定比賽項目。

戰役意義

馬拉松戰役中,雅典人取得了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終于打敗了敵人,取得了鼓舞全希臘人的勝利,對以後各個戰役有重要的意義。

馬拉松戰役後,希臘各城市國家進一步加強了團結,結成了三十個國家的同盟,並由斯巴達領導,加強了反對波斯帝國的力量。希臘各城邦的實力也進一步增強。

馬拉松戰役可以說是雅典,也可以說是整個希臘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擊退波斯的一場會戰,對于希臘文明在之後三個世紀中所達到的光輝無比的成就而言,馬拉松戰役無疑是這一成就的最初的台階。然而,對于希臘和波斯之間的戰爭而言,馬拉松戰役的勝敗並不具有決定性意義,因為,希波戰爭一直到前449年方始結束。

(概述圖片)

關于長跑

馬拉松戰役是希波戰爭中的重要戰役。雅典人聞悉10萬波斯大軍將在馬拉松登入時,立即傾其全部兵力前往阻擊。雅典將軍米太亞得將1萬重裝步兵、1千鄰邦援軍配置成中央弱、兩翼強的長方陣。激戰時,雅典軍的兩翼如鉗子似的合攏,一舉擊潰了波斯軍。擅于長跑的費裏皮德斯奉命返回雅典報捷,他一口氣跑了42千米,抵城時隻喊了一聲:"我們勝利了!雅典得救了!"便力竭倒地而死。後人為紀念馬拉松戰役和費裏皮德斯的壯舉,設立了馬拉松長跑這一運動項目。1896年舉行首屆奧運會時,顧拜旦採納了歷史學家布萊爾(Michel Breal)以這一史事設立一個比賽項目的建設,並定名為"馬拉松"。比賽沿用當年費裏皮德斯所跑的路線,距離約為40公裏200米。此後十幾年,馬拉松跑的距離一直保持在40公裏左右。1908年第4屆奧運會在倫敦舉行時,為方便英國王室人員觀看馬拉松賽,特意將起點設在溫莎宮的陽台下,終點設在奧林匹克運動場內,起點到終點的距離經丈量為26英裏385碼,折合成42.195公裏。國際田聯後來將該距離確定為馬拉松跑的標準距離。女子馬拉松開展較晚,1984年第23屆奧運會才被正式列入比賽項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