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寅初

馬寅初

馬寅初(1882年6月24日-1982年5月10日),字元善,漢族,中國當代經濟學家、教育學家、人口學家。浙江嵊州人。曾擔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員,新中國建立後曾歷任中央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任、重慶大學商學院院長兼教授、南京大學教授、北京交通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校長、浙江大學校長等職。1957年因發表"新人口論"方面的學說而被打成右派,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得以平反。他一生專著頗豐,特別對中國的經濟、教育、人口等方面有很大的貢獻,有當代"中國人口學第一人"之譽。

  • 中文名
    馬寅初
  • 外文名
    MaYinchu
  • 國籍
    中國
  • 民族
    回族
  • 出生地
    浙江紹興
  • 出生日期
    1882年6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82年5月10日
  • 職業
    經濟學家,教育家
  • 畢業院校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 其他成就
    財經經濟和教育人口學專著
  • 其他作品
    《新人口論》、《馬寅初文集》等。

人物簡介

馬寅初(1882—1982),著名經濟學家教育家江嵊縣(今嵊州市)人,回族。早年留學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獲經濟學博士學位。1915年回國,曾任北京大學經濟系主任、教務長,重慶大學商學院院長,國民政府立法委員。1949年後,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席,浙江大學北京大學校長,是中科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有《馬寅初演講集》、《馬寅初經濟文集》、《中國經濟改造》、《通貨新論》、《新人口論》等著作存世。1960年1月4日, 因發表《新人口論》被迫辭去北大校長職務。1979年9月, 平反後擔任北大名譽校長, 並重新當選為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委員。1981年2月27日, 當選為中國人口學會名譽會長, 1981年3 月29日, 當選為中國經濟學團體聯合會第一屆理事會顧問。馬寅初教授畢生從事經濟學的教學與研究工作,為國民經濟綜合平衡、穩定物價、控製人口等重大問題獻計獻策,為國家經濟建設和經濟科學、人口科學學科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馬寅初馬寅初

生平經歷

1882年6月24日,馬寅初出生在浙江省紹興嵊縣。20歲的時候他到美國留學,潛心攻讀經濟學,是我國第一個到國外學習經濟,並獲得博士學位的學者。回國以後,他先後在北京大學、中央大學、交通大學、重慶大學、浙江大學擔任教授,還曾經擔任過北京大學經濟系主任和教務長。在舊中國,馬寅初不僅是享有盛譽的經濟學家,而且是一位英勇不屈的民主戰士。抗日戰爭爆發以後,在民族危機的緊急關頭,他挺身而出,寫文章,作演講,反對官僚資本主義和通貨膨脹,反對出賣民族利益和獨裁統治。因為這些愛國行為,馬寅初受到國民黨反動派的迫害,被囚禁于集中營達數年之久。但他沒有屈服,始終堅持愛國愛民的鬥爭。

馬寅初馬寅初

馬寅初是中國共產黨的老朋友,正如他自己說過的,自1939年開始“無時無刻不與共產黨在一起”。建國後,他以一個學者的專長,以主人翁的態度進言獻策。

50年代中期,由于國民經濟的恢復和發展,人民生活有了顯著改善,人口死亡率下降,自然成長率激增。就在大多數人還沒有註意到人口問題時,馬寅初先生就首先在1957年7月召開的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提出了一個關于節製人口問題的提案,這就是所謂的“新人口論”。

馬寅初主張我們有計畫經濟,也應該有計畫生育,並且提出三點非常具體的建議,建議確定我國的人口政策,宣傳節製生育和晚婚的好處,控製人口成長。“新人口論”的基本觀點就是要通過控製人口發展,進一步提高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準。經過30多年的社會實踐,馬寅初“新人口論”的觀點被證明是正確的,許多主張是可行的,直到今天,它對于我們研究人口理論、推行計畫生育、控製人口成長、促進四個現代化建設,仍然具有重要的參考作用。

馬寅初還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他在教育園地辛勤耕耘了60多年,桃李滿天下。解放後,他熱心于教育事業,一再強調辦教育要“學習新思想,確立為人民服務的立場”,“全體師生隻有在共同的政治思想基礎上,才能團結無間,精誠互助,培養出切合實際要求的專門技術人才。”他維護中國共產黨對教育工作的領導,對那種不要黨領導的錯誤思潮曾據理批駁。當他再任北京大學名譽校長時,他笑著說:“具有光榮傳統的北京大學,今後要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為實現四化做出新貢獻。”

個人觀點

主要著作有:《通貨新論》(1944)、《戰時經濟論文集》(1945)、《我的經濟理論哲學思想和政治立場》(1958)、《中國國外匯兌》(1925)、《中國銀行論》(1929)、《中國關稅問題》(1930)、《資本主義發展史》(1934)、《中國經濟改造》(1935)、《經濟學概論》(1943)、《新人口論(重版)》(1979)、《馬寅初經濟論文集(上、下)》(1981)等。早在50年代初,他就註意並開始研究中國人口成長過快的實際問題。在著名的《新人口論》中,較系統的論述了中國的人口問題。

馬寅初馬寅初

提出了“中國人口成長過快”的命題,認為1953~1957年,中國人口很可能已超過1953年人口普查得出的年增殖率為20%的結果。如果按1953年統計的20%的增殖率估算,“三十年後同實際的人口數位一比,就會差之毫釐而失之千裏了”。並分別從加速積累資金、提高科學技術、提高勞動生產率和人民的物質文化水準以及增加工業原料等方面,對控製人口的必要性、迫切性進行了論述:①人口成長與資金積累的矛盾。他認為,因為中國人口多,消費大,所以積累少,隻有把人口控製起來,使消費比例降低,才能多積累資金;②搞社會主義,就必須提高勞動生產率,多搞大工業,搞農業電氣化、機械化,然而,為安排好多人就業,就不得不搞中小型工業,農業搞低效率勞動,實際上是拖住了高速度工業化的後腿;③和工業原料的矛盾。大辦輕工業可以有效地積累資金,但是輕工業原料大多數來自農業。由于人口多、糧食緊張,就騰不出多少地種諸如棉花、蠶桑、大豆、花生等經濟作物。同時,也由于農產品出口受到限製,就不能進口很多的重工業成套設備,影響了重工業的發展;④全國人均不到3畝地,大面積墾荒短期內又做不到,“就糧食而論,亦非控製人口不可”。他尖銳地指出,控製人口實屬刻不容緩,不然的話,日後的問題益形棘手,愈難解決。政府對人口若再不設法控製,難免農民把一切恩德變為失望與不滿。他提出了定期舉行人口普查,把人口成長納入第二個、第三個五年計畫的建議。

主要著作

1、馬寅初經濟論文選集 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

2、中國之新金融政策(上) 商務印書館1939

3、通貨新論 商務印書館1947

4、新人口論 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

5、馬寅初人口文集 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

6、我的經濟理論哲學思想和政治立場 財政出版社1958

7、新人口論 廣東經濟出版社1998

8、馬寅初抨官僚資本 重慶出版社1983

9、馬寅初選集 天津人民出版社1988

10、我的經濟理論哲學思想和政治立場 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80

11、馬寅初經濟論文選集(上) 北京大學出版社1981

12、馬寅初全集 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

13、財政學與中國財政:理論與現實 商務印書館2001

14、財政學與中國財:理論與實踐 商務印書館1948

15、中國國外匯兌 商務印書館1930

16、中華銀行論 商務印書館1929

17、馬寅初演講集 商務印書館1933

18、經濟學概論 商務印書館1946

19、馬寅初戰時經濟論文集 作家書屋1945

20、中國經濟改造 商務印書館1935

21、馬寅初經濟論文集 商務印書館1932

22、中國關稅問題 商務印書館1935

23、馬寅初經濟論文集 作家書屋1947

24、中國當前之經濟問題:馬寅初講演 膠濟鐵路同人學術研究會

25、馬寅初演講集 商務印書館1928

家庭生活

1882年6月,馬寅初出生在浙江紹興一個以釀酒為業的小作坊主家庭。他出生後不久,父親為尋求更好的釀酒水質,將全家移居地處黃澤江和剡江會合處的嵊縣浦口鎮。馬寅初就在這鄉風淳樸,風景秀美的小鎮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

馬寅初馬寅初

前店後坊的馬家,生意越做越紅火。父親見五個兒子中,排行老五的寅初最為聰明伶俐,有心讓他繼承父業,想先讓他學會酒店管帳、再承家業。因此,父親隻讓馬寅初讀私塾,無意讓他繼續求學。馬寅初不喜歡私塾的四書五經,向往城裏的新學堂,他見父親強讓他學酒店管帳,非常不滿。常常以怠學、怠工以示反抗,為此,多次遭到父親打罵。

有一次,父親鄭重地與他談話:“你也不小了,應該學會酒店管賬,以後……”“不,我要到城裏讀書。”未待父親講完,馬寅初搶先表示了自己的態度。“我不會讓你外出讀書!”父親顯然生氣了。

“我就是要到城裏讀書!”馬寅初也不示弱。“你給我跪下!”父親大聲吼著,“就是跪,我也到城裏讀書!”馬寅初的執拗使他再次飽受皮肉之苦。父親的蠻橫,深深傷害了馬寅初,他見求學無望,一氣之下跑到鎮外,一頭扎進了黃澤江,幸虧被人救起,馬寅初竟由此因禍得福。

原來,恰在此時,父親的老友張江聲由滬來嵊縣探親訪友。得知此事,覺得馬家老五有志氣,說服了馬寅初的父親,由他帶馬寅初到上海讀書。從此竟改變了馬寅初的一生。

1898年,17歲的馬寅初在張江聲的安排下進了上海教會學校育美書館讀中學。強烈的求知欲和勤奮刻苦,使他學習成績始終名列班上前茅。1901年,馬寅初回家鄉度假。父母作主,讓他與家鄉一位叫張團妹的姑娘結婚。這一次,馬寅初沒有像求學那樣以死抗爭,他順從父母之命,與張姑娘完了婚。

張團妹雖目不識丁,但生性忠厚、善良,會做一手口味醇正的家鄉菜。她為自己能嫁給會讀書的丈夫而心滿意足。婚後,張團妹孝敬公婆,善待馬家兄妹,馬寅初見妻子賢惠體貼,頗覺滿意,小夫妻很是和諧。婚後一年,馬家雙喜臨門,張團妹生了個胖兒子,馬寅初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天津北洋大學。

天津北洋大學是一所專門教授國外先進科學技術,培養中國高級工程人才的學校。學校要求非常嚴格,每年都有不少學生遭淘汰。

1903年,家鄉傳來噩耗:馬寅初不滿周歲的兒子因意外傷害不幸夭折。他強忍悲痛、堅持學習。1904年,馬寅初的妻子又生一女,他景仰東漢史學家班超,故為女兒取名馬仰班。

1907年,馬寅初以優異成績從北洋大學畢業,並被清政府保送至美國耶魯大學官費留學。出國留學前,馬寅初特意趕回家鄉與父母妻兒告別。張團妹雖與丈夫兩地分居多年,但每年總有團聚的時候。

想到丈夫就要遠涉重洋,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不禁暗暗抹淚。臨別前的夜晚,張團妹悄悄告訴馬寅初,自己又懷上了孩子。馬寅初很高興,囑咐妻子多多保重。妻子對他說:“孩子出生時,你又不在家,你給孩子取個名吧?”馬寅初略思片刻答道:“若生女孩,就叫馬仰曹,若生男孩就叫馬仰峰。”馬寅初這次話別,一去竟是十年。第二年,張團妹生下一女孩,于是取名馬仰曹。

在耶魯大學,馬寅初選擇經濟學作為專攻方向。1910年,他獲得耶魯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繼而又考取了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生。

32歲那年,馬寅初獲得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和哲學博士學位。

1916年,馬寅初拒絕了導師的盛情挽留,回到了祖國。不久,北大校長蔡元培邀請馬寅初擔任北大經濟學教授。進入而立之年的馬寅初,獨處海外10年,接受西方教育近20年。既未受開放社會影響、移情別戀,也未擺脫舊中國封建社會一夫多妻製的舊式婚姻影響。

1917年,馬寅初與嵊縣一位叫王仲貞的姑娘結婚。王仲貞生于1904年,比馬寅初小22歲,年少漂亮,有國小文化程度。此後,馬寅初將王仲貞、張團妹先後接到北平。從此,馬寅初的家裏就有兩個妻子

馬寅初對兩位妻子都很好,他外出度假總是讓兩位妻子同往,一床三人,在家閒暇時,也常是讓兩位妻妾陪他在庭院小路花叢中散步,左擁右抱。張團妹和王仲貞之間也相處得非常融洽,彼此互相關心、體貼照顧,這在當時類似家庭中,實屬少見。張團妹與馬寅初後來又生了一個女兒,這樣他們婚後除了一個兒子夭折外,共有三個女兒。王仲貞和馬寅初婚後,生有兩個女兒、兩個兒子。馬寅初和他的兩位妻子共有五個女兒、兩個兒子,是擁有七個孩子的多子家庭。 (馬寅初最小的孩子馬本初生于1926年,距他提出新人口論還有30年。)

由于歷史的原因,馬寅初這位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教育家和人口學家在婚姻家庭生活上,也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封建時代的烙印。

大事年表

1901年入天津北洋大學(1951年更名天津大學),選學礦冶專業。同年與張團妹結婚。

1906年赴美國留學,1910年獲耶魯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1914年獲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

1915年回國,任北洋政府財政部職員。

1916年任國立北京大學經濟系教授兼系主任,1919年出任首任教務長。

1917 年,留學歸來的馬寅初又回嵊縣老家迎納了與女兒馬仰班同歲的王仲貞為妾。國小畢業的王仲貞比馬寅初小22歲,當時年僅13歲。馬寅初與兩位妻妾共生育有五個女兒、兩個兒子,是擁有七個孩子的美滿家庭。(馬寅初最小的孩子馬本初生于1926年,距離他提出新人口論還有30年。)

1920年,繼國立東南大學(1928年更名國立中央大學)首任商科主任楊杏佛之後,出任國立東南大學附設上海商科大學(現上海財經大學)教授兼教務主任,曾兼任中國銀行總司券(總發行人)等職。

1927年後任浙江省政府委員、南京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委員長、財政委員會委員長等職。並先後出任國立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南京大學)經濟系教授兼系主任、重慶大學商學院教授兼院長。曾任中山大學、交通大學、蘇州東吳大學、重慶陸軍大學、立信會計專科學校、中華工商專科職業學校等校教授。

1932年——-1936年 任交通大學教授

1938年抗戰期間,馬寅初先生在重慶大學商學院任院長兼教授,著重研究中國戰時經濟問題。1940年,馬寅初在陪都重慶,因反對國民黨政府所推行的財經政策,公開發表演講,嚴正抨擊蔣介石政權的戰時經濟政策,痛斥孔、宋貪污,要求開征“臨時財產稅”,重征發國難財者的財產來充實抗日經費,字字句句鏗鏘有力的演說,矛頭直指“四大家族”。馬寅初剛正不阿的性格和大無畏的舉動,惹惱了蔣介石,馬寅初因而被捕,並被關入了息烽集中營。

1948年當選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任,浙江大學校長。

1951年出任北京大學校長,1960年1月4日因發表《新人口論》被迫辭去校長職務,居家賦閒。

1979年9月任北京大學名譽校長,兼中國人口學會名譽會長。

人物軼聞

1947年5月23日,上海大、中學校學生為了聲援南京“五二〇”慘案舉行罷課。當時在中華工商學院執教的馬老毅然貼出一張聲明:“本教授遵照上海市學聯罷教一天。”接著又準備到南京演講,揭露國民黨發動內戰,出賣民族利益等罪行。據說有人威脅說:“馬寅初敢去演講,就幹掉他!”馬老不顧個人安危,隻身前往南京,臨行給家屬留下了遺囑。

馬寅初馬寅初

同年冬天,馬老在學校小禮堂做演講。會前,發現場內有特務,馬老從容不迫走進會場,義憤填膺的說:“我曉得人群裏面就有特務,正用手槍瞄準我的胸膛。我不怕!怕就不會到這裏講話了。我反對國民黨貪污腐化,反對蔣介石的獨裁……我不要當立法委員……有人罵我當學生尾巴,有人卻當了美國人的尾巴,那才是可恥的……”會場上報以暴風雨般的掌聲。

馬老曾經當過蔣介石的老師。在抗日期間蔣介石送來名片,用委員長的名義請他赴宴。馬老對來人說:“委員長是軍事長官,我是個文職,文職不去拜見軍方!再說我給委員長講過課,他是我的學生。學生不來拜見老師卻叫先生去拜見學生,豈有此理!他如真有話說,叫他來找我!”蔣介石又派人遊說:“委員長說了,您是他的老前輩,既是老師,又是浙江同鄉。委員長推薦您任財政部長,或者是中央銀行行長。”馬老笑道:“你們想弄個官位把我嘴巴封住,辦不到!”來人說:“那麽,請馬老先生買些美鈔吧,政府批給您一筆外匯,這可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啊!”馬老答道:“不,不!這種豬狗生意我不做!我不去發這種國難財!”來人隻得灰溜溜的走了。

馬寅初曾斬釘截鐵地跟主席講:“中國人口太多是因為農村晚上沒有電!!!”。但毛主席反駁馬寅初 說“你馬寅初生了七個子女,是不是你家晚上也沒有電啊?” 馬寅初頓時滿面通紅,無言以對。

馬老墨寶

1934年,國立上海商學院(現上海財經大學)第三屆畢業生籌印紀念刊,遍請當時學界、商界和政界名流題詞,馬寅初欣然題寫了“經濟匡時”四個大字。1935年10月,國立上海商學院在江灣的新增院舍落成,馬寅初十分興奮,致函祝賀,並再題詞一幅,可惜這一題詞至今尚未找到。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著手國立上海商學院的恢復工作。1946年3月,國立上海商學院復校籌備委員會成立,馬寅初為籌備委員之一,並主持了籌備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為這所國立商學院的恢復出謀劃策,使之很快于當年11月正式開始上課。

馬寅初

後世紀念

寅初亭

重慶大學校園內,有座綠色琉璃瓦六角亭,名“寅初亭”,經數十年風雨顯得滄桑,看上去極尋常,亭子也不大,然而在重大師生心中,卻是光芒四射。馬寅初這個名字銘刻在北京“中華世紀壇”上,與孔子、老子、魯迅、蔡元培等並列為“四十位中國文化巨人”。

馬寅國中學

馬寅國中學始建于1990年10月,是隸屬于浙江省嵊州市的完全中學,現有國中部和高中部兩個校區,國中部位于嵊州市區剡湖以南,面臨剡溪,高中部位于剡溪江畔,鹿胎山下,風光秀麗,環境優美。 馬寅國中學以“繼承馬老遺志,弘揚馬老精神”為宗旨,以馬老倡導的“剛正、博學、強身、創新”為校訓,以“勤學、精思、慎問、求真”的學風,勤奮教育,成績卓著。先後被認定為浙江省重點中學、浙江省文明學校、全國優秀家長學校、全國適合學生發展的實驗學校等。

馬寅初墓

馬寅初于1982年北京逝世,遵其遺願,部分骨灰送回家鄉嵊州,安葬于下王舍村母親王太夫人墓旁。

馬寅初墓地馬寅初墓地

馬寅初墓墓碑背後有這樣的文字,是他們的子女寫的,記錄于後:先父馬寅初生于浙江紹興,後遷嵊縣,留學美國,獲博士學位。為著名的經濟學家、人口學家及教育家。先母張桂君,浙江嵊縣人,賢淑仁惠,勤儉持家,堪稱賢內楷範。先父留美九年,先母獨承家務,仰侍俯畜,克盡婦職,其後先父在國內各地供職,先母始終伴隨,甘苦與共。先父去世後始南遷至滬,倆老共同生活八十餘年。杭州系其久居之地,今遵遺願,擇葬于此,謹綴語。國之賢良 家之德配 偕老百年 盛世人瑞。

北京故居

馬寅初北京住所(現稱“馬寅初北京故居”):位于北京東城區東總布胡同32號,是朝陽門南小街路東從南往北數的第二條胡同;胡同自西向東,溝通朝陽門南小街和建國門北大街,長600多米,南側自西向東分別與頂銀胡同、貢院西街、南牌坊胡同相通,北側自西向東分別與大羊宜賓胡同、寶珠子胡同、北總布胡同、弘通巷、北牌坊胡同相通。明代,與西總布胡同統稱“總鋪胡同”,因胡同內有總捕衙署而得名;清乾隆年間改稱“總部胡同”,宣統年間以朝陽門南小街為界,西段稱“西總布胡同”,東段稱“東總布胡同”。

東總布胡同32號,舊時是東總布胡同62號,在胡同中段南側,整座建築為西洋風格。圍牆較高,西式街門,面北,有五步台階;院內主要建築是二層西式樓房,樓房與圍牆之間樹木繁茂,構成典雅、寧靜、宜居的庭院風貌。

據房屋檔案記載,馬寅初北京故居佔地1092.7平方米,有房屋43間,其中樓房30間,建築面積為444.1平方米。1950年5月,經修葺由馬寅初全家居住。1952年大學院系調整,北京大學自東城區沙灘遷至海淀區燕園,為避免遠道奔波,馬寅初改在燕南園63號居住。

馬寅初燕南園住所:坐落在燕南園東南部的63號院,是一座別致的中西結合、中國南北方風格的‘凹’形平房建築。正門面南,有大片開闊園地。整個建築坐落在虎皮石台階上,周邊環繞花崗岩條石,仿木結構的鋼筋混凝土半圓形柱子,兩扇大門,兩側各有四扇中式窗戶,相當對稱;窗下坎牆是中式凹形,建築頂層是西式鋼筋屋架,呈直線三角形,上鋪機製大瓦,有中國傳統尊貴廡殿屋頂風格。房屋高度從台階到檐口有4米左右,屋檐下突出仿中國傳統梁頭,沒有彩畫和雕刻,體現著傳統建築的幽雅與寧靜。(摘自陳芳:《燕東園和燕南園話舊》)

紀念館

2000年10月,經浙江省委、省政府報請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批準,同意由浙江省馬寅初人口福利基金會在馬寅初舊居建馬寅初紀念館。經過3個月的試開館後,2004年9月22日,馬寅初紀念館正式向社會公眾免費開放。

修繕後的舊居基本保持了原貌,現一樓和二樓闢為展廳,並恢復了馬老的書房和臥室。館內展出馬老各個時期的照片、史料、著作及手跡,分“負笈西洋”、“民族衛士”、“共商國是”、“一代宗師”、“人口宏論”、“堅持真理”、“光耀人間”等10個專題,展示馬老百年絢麗人生。展廳陳列的書桌、書櫃、台燈、高凳和躺椅、輪椅及陳列的衣帽等等,均為馬寅初生前使用的原物。

2005年馬寅初紀念館被命名為杭州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國人口和計畫生育理論宣傳教育基地。 2006年馬寅初紀念館被民政部授予“全國民辦非企業單位自律與誠信建設先進單位”的稱號。

研究會

2004年6月24日,浙江省馬寅初研究會在嵊州成立。

人物評價

郭沫若:“你這個馬寅初啊,可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爆的響當當的一枚‘銅豌豆’。”當時輿論界認為:“今日馬寅初先生在中國經濟學界的聲望和地位,可與過去文學界的巨人魯迅相比。在爭取國家自由、民族解放的過程中,馬寅初與魯迅一樣,遭受著惡勢力的仇恨,但卻雄視闊步于各種壓迫之下,始終敢說,敢笑,敢怒,幾十年來態度一貫。”

在馬寅初的葬禮上,有人送上這樣的挽聯——馬師在舊社會不畏強暴,敢怒敢言,愛國一片赤子之心,深受同仁敬重;先生為新中國嚴謹治學,實事求是,堅持真理不屈不饒,堪為晚輩楷模。

胡適在日記中記錄了哥倫比亞老校友馬寅初的幸福生活:“飯後與馬寅初同到公園,……寅初身體很強,每夜必洗一個冷水浴。每夜必近女色,故一個婦人不夠用,今有一妻一妾。” 。

藝術形象

小說:《馬寅初》由著名劇作家張波創作,張波是學者型的劇作家。

影視劇:《馬寅初》被演繹為8集電視連續劇。《馬寅初》以正劇的結構,悲劇的命運,喜劇的結局,為真善美催生,為生活隱患作警示,謳歌了社會主義祖國,張揚了不朽的共產主義精神。

越劇:《馬寅初》是為紀念中國當代著名的經濟學家、人口學家、教育家馬寅初130周年誕辰和逝世30周年,在越劇故鄉、馬寅初故鄉——浙江省嵊州市排演的大型現代越劇《馬寅初》並分別在杭州北京演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