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君武 -近代學者

馬君武

近代學者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馬君武(1881~1940) 中國近代獲得德國工學博士第一人、政治活動家、教育家廣西大學的建立人和首任校長。原名道凝,又名同,改名和,字厚山,號君武,漢族,祖籍湖北蒲圻,生于廣西桂林。1902年留日期間結識孫中山,1905年參與組建同盟會,是同盟會章程八位起草人之一,《民報》的主要撰稿人。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後,參與起草《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及《臨時政府組織大綱》,旋即擔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實業部次長,後又擔任孫中山革命政府秘書長、廣西省省長,北洋政府司法總長、教育總長。是國民黨元老級人物。

1924年,馬君武開始淡出政壇,精力逐步投入教育事業,先後擔任大夏大學、北京工業大學、中國公學國立廣西大學等學校校長。馬君武以其改造中國的封建教育體製、力推現代高等教育的理念奠定了他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的地位,與主張"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蔡元培同享盛名,有"北蔡南馬"之譽。

  • 中文名
    馬君武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西桂林
  • 出生日期
    1881年7月17日
  • 逝世日期
    1940年8月1日
  • 職業
    現代著名學者
  • 畢業院校
    德國柏林大學

人物簡介

馬君武(1881~1940)中國近代學者、教育家和政治活動家。原名道凝,又名同,改名和,字厚山,號君武。廣西桂林人。

馬君武馬君武

1881年7月17日(清光緒七年六月二十二)生。

早年就讀于桂林體用學堂。1900年入法國天主教會所辦丕崇書院(廣州大新街石室教堂)學習法文。

1901年入上海震旦學院,同年冬赴日本京都大學讀化學。

1905年8月第一批加入同盟會,和黃興、陳天華等人共同起草同盟會章程,並為《民報》撰稿。1905年底回國,任上海南洋公學教習。

1907年赴德國,入柏林工業大學學冶金。首次翻譯《共產黨宣言》綱領,在民報上發表。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回國,作為廣西代表參與起草《臨時政府組織大綱》和《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並任南京臨時政府實業部次長。

1912年出任國會參議員。

1913年二次革命失敗,出國,再赴德入柏林大學。

1916年獲工學博士回國,恢復國會議員職。

1917年在國會辯論中,反對一次大戰中國對德宣戰,並動手追打反對議員李肇甫。同年7月南下廣州參加孫中山護法運動,任廣州軍政府交通部長。

1921年任孫中山非常大總統總統府秘書長,並一度任廣西省省長。

1924年和馮自由、章炳麟等人發表宣言,反對國民黨改組和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等三大政策。同年出任上海大夏大學首任校長。

1925年出任北洋政府司法總長、教育總長,被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除黨籍。

1928年創辦省立廣西大學,曾三任廣西大學校長。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馬君武作詩《哀沈陽》兩首,諷喻張學良。

1940年8月1日,在桂林病逝。馬君武墓位于今桂林市雁山區。

人物經歷

馬君武先生早年讀于廣西體用學堂、上海震旦學院。1900年赴新加坡見康有為,銜命回廣西策應唐才常起義。1901年自費赴日本讀書,為廣西第一個留學生。初與梁啓超辦《新民從報》,旋追隨孫中山革命。1902年與章太炎等在東京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十二周年紀念會"。1903年入日本京都大學學套用化學。1905年中國同盟會成立,為首批盟員,參加起草同盟會章程,被選為執行部書記長。1906年回上海創辦中國公學。1907年赴德國入柏林工業大學,獲工學博士學位。 1881年7月17日(清光緒七年六月二十二)生。早年就讀于桂林體用學堂。1900年入廣州法國教會所辦丕崇書院學法文。1901年入上海震旦學院。同年冬赴日本京都帝國大學讀化學。此間,馬君武由改良主義者轉變為革命民主主義者。1905年8月,第一批加入同盟會,和黃興、陳天華等人共同起草同盟會章程,並成為《民報》的主要撰稿人之一。年底回國,任上海公學總教習,積極宣傳革命。為避免清政府迫害,于1907年赴德入柏林工業大學學冶金。武昌起義爆發後回國,作為廣西代表參與起草《臨時政府組織大綱》和《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並任南京臨時政府實業部次長。1912年出任國會參議員。1913年二次革命失敗,再度赴德入柏林大學學習,獲工學博士。1916年回國。1917年參加孫中山發起的護法運動,任廣州軍政府交通部長。1921年,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馬任總統府秘書長;接著就任廣西省省長。後因軍閥橫行,被迫辭職出走。1924年國民黨實行改組,馬君武跟不上革命情勢,思想趨于保守,和馮自由、章炳麟等人發表宣言,反對國民黨改組和施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1925年出任北洋政府司法總長,被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除黨籍。

反清排滿興共和

馬君武是中國著名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家、著名的近代學者和教育家。1898年,馬君武進了原台灣巡撫唐景崧辦的體用學堂,專攻英文、算學。1900年入廣州法國教會所辦丕崇書院攻讀法文。後來,馬君武離開廣州投身革命。他曾赴新加坡拜謁康有為,銜命回廣西策應唐才常起義。失敗後,1901年入上海震旦學院。同年赴日本讀書。翌年任梁啓超主辦的<新民叢報>主要撰稿人。馬君武1903年考進了日本京都帝國大學工藝化學系。不久參加了留日學生反清運動,1903年春節。在東京中國留學生新年懇親會上,馬君武登台演講,公開提出中國的出路在于排除滿族專製,恢復漢人主權;得到近千名留學生的擁護。

馬君武與孫中山馬君武與孫中山

1905年7月,孫中山先生在日本東京召開中國同盟會籌備會,馬君武被推定為同盟會章程起草人。1905年8月20日,中國同盟會成立,馬君武成被選為書記部部長兼廣西支部長。又奉孫中山之命擔任《民報》主筆。這一時期,他以詩文宣傳革命,引起了清朝官吏的註意。1906年,馬君武回上海創辦中國公學,兩江總督端方指名要逮捕他。馬君武又匆匆赴德國。1907年入柏林工業大學學冶金。1911年辛亥革命前夕畢業回國,值上海起義,出任《民立報》主筆,呼號革命。他參加建立中華民國,推選孫中山任臨時大總統,參與起草《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大綱》。民國始元,任南京臨時政府實業部次長和臨時參議院參議員,參與起草《中華民國臨時約法》。1913年當選國會參議員。二次革命時回廣西謀舉事未成。再赴德國入柏林大學研究院四年,獲工學博士,是中國留德學生獲德國工學博士學位的第一人。1916年回國,次年隨孫中山南下廣東護法,任中華民國護法軍政府交通部部長、非常大總統府秘書長。1921年,孫中山任命馬君武為廣西省長。隨軍入桂討陸。1922年馬君武向孫中山辭去廣西省長之職。從此潛心科學及教育事業。1928年回廣西創辦廣西大學,任校長。"九·一八"事變發生後,堅主抗日。1937年抗戰爆發,積極主張抗戰,出任最高中國國防會議參議及第一屆國民參政會參政員。

文採風流譜華章

馬君武精通英、日、德、法等國文字,涉獵專業十分廣泛,哲學、文史、工科、農科、理科,無所不包。1906年,他創辦中國公學時,學生朱經農就感慨說,“凡是校內功課,沒有一門他不能教”。 馬君武讀書求學刻苦異常,每日必著述或翻譯二千字,不教一日閒過,他一生僅50多年,譯著便有《民約論》、《彌勒約翰之說》、《賦稅論》、《唯心派鉅子黑智兒之學說》、《代數學》、《礦物學》等。當年,他為梁啓超的《新民叢報》寫了大量哲學論文,誰都沒想到作者竟是個化學系學生。

1903年2月,馬君武在《譯書匯編》上發表了《社會主義與進化論比較》。在中國最早介紹社會主義,並對馬克思真正有全面了解的,除了梁啓超,就是馬君武了。

馬君武尤其崇拜歌德,是歌德詩的第一個中文譯者。 <米麗容歌> 是歌德最有名的抒情詩之一,以下是馬君武這首中國式古體譯詩的第一節:“君識此,是何鄉?/園亭暗黑橙橘黃。/碧天無翳風微涼,/芍葯沉靜叢桂香。/君其識此鄉?/歸歟!歸歟!/願與君,歸此山。”

馬君武馬君武

馬君武學的是自然科學,但對文學非常喜愛。著有<馬君武詩稿>。其文採風流冠于一時。馬君武是南社詩人,他的詩,以鼓吹新學思潮和愛國主義為特色。如《自由》、《從軍行》等,《華族祖國歌》宣揚物競天擇思想,號召中華民族“肩槍腰劍”,奮起救亡。《從軍行》塑造了一個深明大義的母親形象,她殷勤教子,鼓勵他從軍殺敵,保衛祖國。《京都》抒發“欲以一身撼天下”的雄圖壯志。《去國辭》寫流亡異國前夕的怨憤。在艱難的條件下,馬君武不消沉:“祖國前途正遼遠,少年發想要雄奇”(《贈虞君》);“誓使華嚴從地起,莫臨滄海患途窮”(《〈變雅樓三十年詩征〉題詞》)。

馬君武反對擬古,強調獨創。《寄南社同人》詩說:“唐宋元明都不管,自成模範鑄詩才。須從舊錦翻新樣,勿以今魂托古胎。”他的詩多描寫國外風光,又好以西方故實、科學知識和資產階級哲理入詩,代表了黃遵憲以來作家們吸收新詩料、開拓新詩境的努力。

醒民救國辦教育

經歷了十年宦海沉浮和飽嘗了各種艱辛之後,馬君武後半生致力于科學教育事業。1924年以後,他全心全意投身于中國教育事業,以期實現其科技救國、教育救國的理想。馬君武將自己的民主思想、科技知識、行政管理經驗都融會到所致力的教育事業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方法。 1924年,馬君武受聘擔任上海大夏大學首任校長,以自己的博學帶動學校形成了濃厚的學術研究氛圍;1925年,馬君武應北京工業大學師生的五次請求出任該校校長。1930年,應蔡元培之邀,馬君武出任上海中國公學校長之職。

1927年受廣西省政府委托,馬君武在梧州創辦廣西大學;1928年被任命為校長。1936年廣西大學轉移到桂林雁山西林公園與省立廣西師範專科學校合並。1939年,省立廣西大學經國民政府批準升格為國立廣西大學,馬君武第三次出任廣西大學校長。為了辦好廣西大學,他廢寢忘食、嘔心瀝血,身體每況愈下,卻毫不在意,經常帶病堅持工作。1940年秋天,他因胃穿孔醫治無效,于8月1日病逝,終年60歲。

馬君武擔任的諸多大學校長之職,以在廣西大學時間最長,建樹最多,最能顯示他的辦學理念、教育思想及管理才智。作為教育家的馬君武與蔡元培並肩,一南一北活躍在改造封建中國的教育體製,極力推廣歐洲教育、尤其是歐洲現代高等教育的辦學理念的實踐中。由于辦學有成,馬君武在教育界與蔡元培同享盛名,在中國有“北蔡南馬”之譽。馬君武去世時,周恩來寫的挽詞是“一代宗師”;朱德彭德懷的挽詞是“教澤在人”。

憐香惜玉動真情

馬君武的婚姻生活平淡而又多舛。和那年代許多讀書人一樣,1906年,他娶周氏為妻,後又納了彭文蟾女士為妾,全由母親包辦。1922年11月,省長任上的馬君武奉孫中山命將廣西省政府移往梧州,途中船隊遭軍閥叛軍狙擊。彭玉蟾女士中彈身亡,令馬君武萬念俱灰,從此離開政壇。然馬君武是位詩人。詩人性格上的最大特點就是感情特別熾烈。他一生中感情上遭遇過一些糾葛就很難免了。

馬君武的初戀發生在19歲。1900年,他剛剛到廣州求學。附近外國醫院的福音堂裏有一位少女天天在那裏演講,闡揚新學,批評時政。少女叫張竹君,口齒伶俐、豐姿綽約,加上思想激進,作風新潮,被人尊稱“女梁啓超”。年輕的馬君武一見鍾情,主動接近交往。張竹君對馬君武也十分欽佩。不久,馬君武便用法文給張竹君寫了一封求婚信,傾訴了愛慕與熱戀。張竹君感動得直流眼淚,回信詳細訴說了自己奉行獨身主義,無法接受求愛的苦衷。初涉情海便遭挫折、馬君武難以接受此結果,決定離開廣州。1901年到了日本。但他仍對張竹君念念不忘。梁啓超在日本主辦《新民叢報》,請他當撰稿人。馬君武立即寫了一篇《張竹君傳》見報,對張竹君頌揚備至。《新民叢報》發行面很廣。張竹君因而名揚海內外。後來,張竹君終身未嫁,致力于女權運動,成了“辛亥女傑”。

由于寫了《張竹君傳》等一批深受讀者歡迎的文章,馬君武的稿子成了《新民叢報》的支柱。但《新民叢報》不僅稿酬少而且經常拖欠。馬君武的撰稿積極性大受影響。為了鼓動馬君武多撰稿,梁啓超請同學羅孝高作秀,用“羽衣女士”署名在《新民叢報》上發表了一些作品。梁啓超還加編者按:“羽衣女士,吾粵之順德人也。才貌雙全,中英文造詣俱佳,頃在香港某女塾執教。本報得其惠稿,至為榮幸……”果然引起了馬君武的註意,便向羅孝高打聽。羅孝高將“羽衣女士”吹得像天仙一樣,說她是自己表妹,將來東京留學。馬君武可先和她通信,像贈詩張竹君那樣,也贈她幾首詩。馬君武以為艷遇來了,詩興大發,頻頻撰寫帶情詩文譯作在《新民叢報》上發表。“羽衣女士”也不斷回應。一時間,《新民叢報》熱鬧非凡,版面上凈是馬君武與“羽衣女士”互相調情的詩文。如此折騰了幾個月,《新民叢報》賺得盆滿缽滿。馬君武知道真相後氣憤之極,但除了把羅孝高痛罵一頓外,隻能自咽苦果了。

馬君武多次在海外留學,也產生過異國戀情。他1907年到德國留學,借住在一位德國機械工程師家裏。這家人將馬君武捧為貴賓。日子一長,熱情漂亮的房東小姐愛上了他。26歲的馬君武對這位德國姑娘早存好感。于是,他們開始相戀了……辛亥革命爆發後,馬君武決定回國。房東小姐死活要馬君武將她娶回中國去。馬君武卻犯難了,因為早在五年前,他在中國就娶了親,現已有了孩子…… 馬君武成名之後,也有過紅顏知己。抗戰桂林文化城時,藝名小金鳳的桂劇名伶尹曦是位聲色藝俱全的當紅明星。桂林人將她與馬蹄和腐乳並稱為“桂林三寶”。那時,歐陽予倩在桂林主持桂劇改革,寫了<桃花扇> , <木蘭從軍> 兩部新戲,全由小金鳳主演。為她捧場的文化人很多,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時任廣西大學校長的馬君武。小金鳳常陪馬校長乘車出遊,在各種體面場合出現,令許多官人商賈眼紅眼熱。馬君武還認尹曦做幹女兒,有次出差赴南京,專為她賦《小別》詩一首:“百看不厭古時裝,剛健婀娜兩擅場。為使夢魂能見你,倚車酣睡過衡陽。”據說有人影射嘲諷他與義女的關系不尋常,便跟他開個玩笑,把對聯改了。

上聯:春滿梨園,種樹如培佳子弟;下聯:雲深巫山,卜局恰對好湖山。更幽默的是把橫額改為:是乃缺德魂牽夢縈之情可謂淋漓盡致了。馬君武病逝時,小金風也挽以聯雲:“撫我若親生,慈父心腸,大人風度;現身而說法,桃花舊恨,木蘭新辭。”

主要著作

馬君武先生生平譯著甚豐,主要有:<物種起源>、<達爾文> 、<民約論> 、 <彌勒約翰之說>、 <賦稅論> 、<唯心派鉅子黑智兒之學說> 、 <代數學> 、 <礦物學>等書。 馬君武是南社詩人,也是達爾文主義在中國最早的傳播者之一。他的詩,以鼓吹新學思潮和愛國主義為特色。 <華族祖國歌>宣揚物競天擇思想,號召中華民族"肩槍腰劍",奮起救亡。 <從軍行>塑造了一個深明大義的母親形象,她殷勤教子,鼓勵他從軍殺敵,保衛祖國。<京都>抒發"欲以一身撼天下"的雄圖壯志。<去國辭>寫流亡異國前夕的怨憤。在艱難的條件下,馬君武不消沉:"祖國前途正遼遠,少年發想要雄奇"(《贈虞君》);"誓使華嚴從地起,莫臨滄海患途窮"(《〈變雅樓三十年詩征〉題詞》)。他的詩總是洋溢著樂觀、光明的基調。

獲得榮譽

馬君武在早年留學日本時即開始翻譯生涯。曾編印《新文學》一冊,譯載歌德、胡德、拜倫詩若幹首。被柳亞子譽為:“抗手無時輩,椎輪異昔賢。歐花兼米錦,哀怨雜鮮妍。”1902年他與人在日本創辦《翻譯世界》,月出一冊,共出6冊。他精通日語、英語、法語和德語,翻譯面很廣,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文學,都譯。《共產黨宣言》的綱領部分就是1906年夏由他譯成中文登在《民報》上的。編譯了<德華字典>等書,並第一個翻譯出版了達爾文的《物種原始》,他對德國18、19世紀人文科學的光輝成就十分贊嘆,翻譯過席勒的《威廉退爾》,介紹過黑格爾的學說,產生了較大影響。

馬君武的文學翻譯最著名的是詩歌翻譯,這是馬君武翻譯雨果憶舊的一首情詩:“此是青年有德書,而今重展淚盈裾。/斜風斜雨人增老,青史青山事總虛。/百字題碑記恩愛,十年去國共艱虞。/茫茫天國知何處?人世倉皇一夢如。”他是第一個翻譯雨果作品的翻譯家。馬譯詩的特點一是把西方事物盡量地中國化,而又大體不失原意;二是用了中國古詩和民歌中連章半重體的形式。既有中國古體格律詩風格,又較好地表達了原作的風格和韻味。他譯的英國詩人拜倫的《哀希臘》、英國詩人胡德的《縫衣歌》、歌德的《米麗容歌》、《少年維特之煩惱》中的<阿明臨海岸哭女詩>等,傳誦一時。馬君武是近代與蘇曼殊齊名的詩歌翻譯家。

人物評價

馬君武反對擬古,強調獨創。 <寄南社同人> 詩說:"唐宋元明都不管,自成模範鑄詩才。須從舊錦翻新樣,勿以今魂托古胎。"他的詩多描寫國外風光,又好以西方故實、科學知識和資產階級哲理入詩,代表了黃遵憲以來作家們吸收新詩料、開拓新詩境的努力。留學日本期間,馬君武曾編印 <新文學> 一冊,譯載歌德、胡德、拜倫詩若幹首。柳亞子曾譽之為:"抗手無時輩,椎輪異昔賢。歐花兼米錦,哀怨雜鮮妍。"(《寄君武柏林,時讀其所著〈新文學〉》)著有 <馬君武詩稿> 。 “種樹如培佳弟子,卜居恰對好湖山。”這是廣西大學首任校長馬君武先生在廣西大學任內撰寫的一幅對聯。正是懷著這種為壯鄉培育佳弟子、為八桂輸送棟梁才的雄心壯志,馬君武先生與他的一批同道者于1928年10月創辦了廣西大學。從此,廣西這片古代的蠻荒之地終于點燃了現代文明的火種。

人物事跡

勇武校長馬君武:"北蔡南馬"曾與蔡元培齊名

馬君武(1881~1940)字貴和,廣西桂林人,學者,國立廣西大學首任校長。若為民國知識分子的勇武好鬥排個座次,馬君武想必位于前列。其多次“當眾鬥毆”的記載,屢屢散見于各類野史稗抄裏。

民國初,馬君武懷疑宋教仁倒向袁世凱,對宋“言語討伐”。宋按耐不住性子,打了馬君武一耳光,馬君武“奮起還擊”,重傷宋教仁左眼。宋在醫院躺了大半個月,傷口才“勉強愈合”。

1917年初,國會討論對德宣戰,馬君武為反戰之中堅,但“政學系”骨幹李肇甫卻贊成對德宣戰。馬君武勃然大怒,大喝道:“放狗屁!”說罷舉杖繞桌追打李肇甫。

即便是在對詩賞月的風雅場合,馬君武也難脫勇武之氣。一次“南社”對詩,馬君武被蘇曼殊的詩“噎”得半天說不出話,“轉羞為怒,急起,奮拳欲毆曼殊”。蘇詩人竟“茫然不知所措”,幸虧眾人勸住。

但了解那段歷史的人都說,馬君武雖“性烈”,卻有其“烈”的道理。他曾經是孫中山的秘書長,又是同盟會章程八位起草者之一。辛亥革命後,歷任南京臨時政府實業部次長、北京臨時執政府司法總長、教育總長等,實為國民黨元老級人物。

這位留德工學博士,精通英、日、德、法等數國文字,又寫得一手好詩。《共產黨宣言》的綱領,是他首次譯成中文,刊登在《民報》上。他還是第一個翻譯並出版達爾文<物種起源>的中國人。其時,有人開玩笑說,“馬君武”對上“達爾文”,真是一副“絕世好聯”。

如此文人脾性,在政壇自是四面碰壁。因固執己見,馬君武曾被國民黨開除。後來,國民黨廣西黨部欲為其恢復黨籍,就讓他填個表。表上有“何時入黨”一欄,馬君武卻填上“同盟會章程是我起草”,黨部的官員們哭笑不得,隻得作罷。

馬君武一度任廣西省長,但多次與桂系軍閥交惡,其座船被軍閥襲擊,連隨侍身邊的妻子都中彈殞命。死裏逃生的馬君武向老友陸費逵痛陳道:“政治生活,真是我所不能過的……可惜數千冊心愛的書籍和許多未刊行的詩文譯稿,完全丟了,實在令我心痛。” 陸費逵答曰:“你是文學家、工業家、教育家。中國應該做的事多得很,你的脾氣,不宜搞政治,何不去做本行的事業呢?”從此,中國政壇上便少了一個“勇夫”,卻多了一個雷厲風行的大學校長。

馬君武墓馬君武墓

其時,恰逢國立北京工業大學校長空缺,全校學生一致公議,要求教育部任命馬君武為校長。他的學生回憶,馬校長一到,“久不冒煙之實習工廠,亦濃煙冉冉升空;嚴冬冷寂之教室與圖書館,亦得有煤升爐取暖,全校員生振奮不已。”

在出任廣西大學的首任校長後,馬君武又奉行“鋤頭主義”。他要求學生拿起鋤頭參加建校勞動,既培養學生吃苦耐勞,又使家境貧寒的學生通過勞動得到一點報酬,以補貼生活費用的不足。

抗戰期間,為了讓學生適應戰鬥生活,馬君武還大力提倡軍訓。西大學生過著軍事化的生活,戴軍帽、扎皮帶、裹綁腿,每日三餐,號兵吹號,學生列隊進入食堂,有時候還要搞夜間演習。

在用人方面,馬君武不拘一格。按照當時國內慣例,大學畢業生必須擔任一定年限的助教,才能晉升為講師。馬君武卻從中學教師暑期講習班中選拔人才,來廣西大學擔任助教。反之,對不安心本職工作、學生不滿意的教師,則不管資歷、學識如何,一旦聘期已滿,立即予以解聘。

馬君武的同代人,顯然很清楚地意識到他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的地位。這位校長以其改造中國的封建教育體製、極力推廣現代高等教育的辦學理念,與蔡元培同享盛名,有“北蔡南馬”之譽。

但這個一度“恃才傲物”的馬校長,卻多次因學校的工作低下“勇武”的頭顱。他曾求張學良為其捐助一筆辦學款,張學良拒見,他便在張的公寓門房外呆了一夜,張學良隻好接見。康有為去世後,他的家人將其藏書出售,馬君武得知這一訊息,立即派人前往,苦苦哀求,才得以花費巨資,將康的藏書收于校圖書館。

1936年,廣西當局改組西大,規定校長由省政府主席兼任。馬君武請求擔任理工學院院長,遭拒,隻得離開他一手建立的西大。離別前,他意味深長地對學生說,我一生做的許多工作,都是別人求我,隻有辦西大,是我求別人。

但他似乎從未後悔。1939年,59歲的馬君武再度出山,重任國立廣西大學校長。他的居所位于校區內杉湖旁,門前是他親撰的一副對聯:“種樹如培佳弟子,卜居恰對好湖山。”有後人評說,這副對聯,“早洗凈先前勇武之氣,顯得溫情脈脈這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