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加爵

馬加爵

馬加爵(1981年5月4日-2004年6月17日),男,漢族,廣西賓陽人,雲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2000級學生,戶籍地為廣西賓陽縣。

96年至1997年在賓州國中讀初三,以優異成績考取省重點賓陽中學;1997年至2000年就讀于賓陽中學;1999年至2000年讀高中,成績優異,曾獲得全國奧林匹克物理競賽二等獎,被預評為"省三好學生";2000年至2004年就讀于雲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2004年2月13日晚殺一人,2月14日晚殺一人,2月15日再殺兩人,後從昆明火車站出逃。2004年3月15日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2004年6月17日被執行死刑。

  • 中文名
    馬加爵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西 賓陽
  • 出生日期
    1981年5月4日
  • 逝世日期
    2004年6月17日
  • 信仰
  • 職業
    學生
  • 畢業院校
    雲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
  • 主要事件
    2004年雲南大學宿舍殺人事件
  • 判決
    于2004年6月17日被執行死刑

新聞事件

​2004年在雲大宿舍連殺四個人,引發了轟動全國的“馬加爵事件”。

2004年2月23日 雲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接報後,在雲南大學學生公寓一宿舍櫃子內發現4具被鈍器擊打致死的男性屍體。

2月25日 雲南省公安廳發出A級通緝令,懸賞18萬元人民幣捉拿雲南大學凶殺案犯罪嫌疑人馬加爵。4受害學生均為馬加爵同學。

馬加爵馬加爵

2月26日 廣西自治區公安廳發出通緝令,並懸賞5萬元捉拿馬加爵。此前,警方查明,馬加爵為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賓州鎮人。

3月1日 公安部發布A級通緝令,通緝在逃殺人犯罪嫌疑人馬加爵。公安機關懸賞20萬元人民幣在全國範圍內公開通緝。

3月6日 馬加爵父親接受記者採訪時,寫下一封家書,勸兒自首。他在信中說:“你平時都說長大了要報答父母恩,現在從你失蹤後,我們每天都放聲大哭,你母親已經病得很重了,她是多麽想看見你啊!……兒子,你從小就是一個孝敬父母的好孩子,我們相信,你不會讓我們永遠去承受這種痛苦的。”

3月初 公安部統一指揮針對馬加爵的全國大排查,全國出現數十名“疑似者”。

警方查明,2月15日,馬加爵曾在雲南省工商銀行匯通支行學府路儲蓄所分兩次提取了350元和100元人民幣現金;2月8日至13日以及2月15日馬加爵上過網際網路,查詢江西省贛州市、湖南邵東縣和廣州市等地的地理、交通、就業等情況,並流覽了有關身份證的製作、核查等有關規定,訪問過網際網路上“公安部”、“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等網站。上網時間集中在晚上11時至次日7時。

3月12日 廣東省公安廳轉發公安部查緝馬加爵線索的通告:警方調查發現,馬加爵極可能于2004年2月17日下午乘火車離開昆明前往廣東,所涉車次及時間包括:2060次昆明—湛江,時間為20:41;1166次昆明—廣州,時間為23:23。3月15日晚7時30分左右 馬加爵在海南省三亞市河西區落網。

4月22日,昆明中院公開審理了馬加爵涉嫌故意殺人、附帶民事訴訟一案,並于4月24日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認定馬加爵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公權終身;判令馬加爵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文楊、唐先和人民幣兩萬元,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邵渭清、黃燮梅人民幣兩萬元,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楊紹權、馬存英人民幣兩萬元。宣判後,在法定期限內,馬加爵沒有提出抗訴,昆明中院即依法報送雲南省高級法院核準對馬加爵的死刑判決。

2004年6月17上午9時,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核準了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馬加爵死刑,剝奪公權終身的刑事判決。宣判結束,馬加爵即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

雲南省高級法院經復核認為,馬加爵無視國家法律,因不能正確處理人際關系,因瑣事與同學積怨,即產生報復殺人的惡念,並經周密策劃和準備,先後將4名同學殘忍殺害,主觀上具有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在整個犯罪過程中,馬加爵殺人犯意堅決,作案手段殘忍;殺人後藏匿被害人屍體並畏罪潛逃,犯罪行為社會危害極大,情節特別惡劣,後果特別嚴重,應依法嚴懲。馬加爵的辯護人關于馬加爵認罪態度好,有悔罪表現的辯護意見雖然符合事實,但馬加爵罪行極其嚴重,對其不予從輕處罰。一審判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式合法。遂作出裁定,核準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馬加爵死刑。

事件的受害者

馬加爵殺人事件的受害者為:唐學李、龔博、楊開紅、邵瑞傑四人。四人都是來自農村的貧困學生。

唐學李家住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瀘水縣老窩鄉崇仁村。唐學李本準備報考研究生,但因家裏負擔很重,為供他和弟弟讀書已經欠下了大量債務而被迫放棄了考研。

龔博家住漢中市勉縣老道寺鎮丁家庄。龔博一家4口人,阿公年老體弱,父母靠種田和做小生意維持生活和供他上大學。 被殺害前,龔博已經考取了碩士研究生。

楊開紅是雲南開遠市羊街鄉臥龍谷村委會紅塘子村人。楊開紅是苗家子弟,家境十分貧寒,上高中時的不少衣服都是班上同學資助的。

邵瑞傑是廣西梧州市蒼梧縣夏郢鎮周睦村人.邵瑞傑家境困難,在他考上大學的時候家裏就已經外借了7000多元,之後又陸續貸款了1萬多元。

犯罪起因

邵瑞傑:馬加爵大學三年半最好的朋友,因為打牌與馬加爵發生口角,批評了馬加爵的為人,于是被殺。

馬加爵馬加爵

馬加爵供述:我跟邵瑞傑很好,邵還說我為人不好。我們那麽多年住在一起,我把邵當作朋友,真心的朋友也不多。想不到他們這樣說我的為人。我很絕望,我在雲南大學一個朋友也沒有……我把他當朋友,他這麽說我,我就恨他們。”

唐學李:沒有在邵瑞傑和馬加爵的奪命牌局中爭吵,也不曾和馬加爵有任何過節。在唐學李女友看來,二人甚至算是不錯的朋友,唐平時喊馬加爵“馬哥”,從來沒有言語不慎得罪馬加爵,隻因為他暫時借住在馬加爵宿舍裏,那兩天又總是睡在宿舍不愛出門,妨礙了馬加爵的殺人計畫,因而被殺。

馬加爵親口承認為什麽第一個殺唐:“不是先後的問題,而是下手的機會來了,他恰好那時在寢室。如果是別人,結果也會一樣。”

龔博:和馬加爵從來沒有沖突,來往不多,同樣沒有參與馬和邵的牌局,因為過生日沒請馬加爵,而邵瑞傑又用此事教訓馬加爵:“就是因為你人品不好,所以龔博過生日都沒叫你”因而被馬加爵懷恨,慘遭殺害。

楊開紅:馬加爵正在宿舍裏處理殺死邵瑞傑時留下的血跡時,恰巧來到馬加爵的宿舍找人,馬加爵擔心事情泄露,殺害了楊開紅。

​犯罪細節

動機

受不了同窗譏諷

這個寒假由于要找工作,馬加爵沒有回家,而邵瑞傑和唐學李早早就返回了學校。案發前幾天的某一天,馬加爵和邵瑞傑等幾個同學在打牌時,邵瑞傑懷疑馬加爵出牌作弊,兩人發生了爭執。其間,邵瑞傑說:“沒想到連打牌你都玩假,你為人太差了,難怪龔博過生日都不請你......”這樣的話從邵瑞傑口中說出來,深深地傷害到了馬加爵。邵瑞傑和馬加爵都來自廣西農村,同窗學習、同宿舍生活了4年,馬加爵一直十分看重這個好朋友,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邵瑞傑眼中竟然會是這樣的評價,而且好朋友龔博居然也是如此。就是這句話使馬加爵動了殺邵瑞傑和龔博的念頭。

凶器

曾兩次購買加工

為了實施他的殺人計畫,馬加爵在網上查閱了許多資料,最後確定用殺人後流血相對較少的鐵錘作為他的作案工具。他到一個舊貨市場上買了一把石工錘,為了使用順手,他請店主把過長的木柄鋸短,悄悄把錘帶回,並藏在了宿舍樓內洗手間的隱蔽處,想等到作案時再取出來。但不知怎麽的,石工錘卻被人偷走了。不得已,他又回到上一次買錘的商店再買了一把石工錘,同樣讓老板把過長的木柄鋸短後帶回宿舍。其間他還買了用于捆扎屍體的黑色塑膠袋、膠帶紙,並上街請製證窩點製作了假身份證,以備出逃時使用。

開殺

第一個是排除障礙

唐學李原本不住校的,一直在校外租民房住,但那幾天由于還在假期,宿舍床位普遍空著,唐學李就暫時住進了馬加爵和邵瑞傑住的317宿舍。而邵瑞傑那幾天經常跑到隔壁宿舍玩,玩晚了有時也就住在隔壁。唐學李的存在成為了馬加爵殺邵瑞傑的最大障礙。2月13日晚,馬加爵趁唐學李不備,就用石工錘砸向唐學李的頭部,將其砸死後,用塑膠袋扎住唐的頭部藏進衣櫃鎖好,並認真處理好現場。14日晚,邵瑞傑上網回來晚了,隔壁宿舍的同學已經休息,他就回到了317室住。就在邵瑞傑洗腳的時候,馬加爵用石工錘將邵瑞傑砸死。

狠心

 半日內再殺兩人

15日中午,馬加爵正在宿舍裏處理頭夜殺死邵瑞傑時留下的血跡。這時,楊開紅來到317宿舍找馬加爵打牌,已經殺紅了眼的馬加爵做賊心虛,一不做二不休,用同樣手段奪走了楊開紅的性命。當晚,馬加爵找到龔博的宿舍,說317室裏打牌正三缺一,叫龔博過去打牌。結果,龔博就在當晚慘遭馬加爵的毒手。

逃亡

差點上不了火車

被殺害的這4名同學,全部都是頭部被石工錘擊中致死。馬加爵把他們一一藏在宿舍的衣櫃內,用黑色塑膠袋扎住頭部,防止血流出來,然後用膠帶紙把報紙蒙住衣櫃,用鎖鎖好。隨後,馬加爵開始了逃亡之路。17日,他到火車站乘車時,所使用的假身份證被鐵路警方查獲。但可惜的是,由于當時在317宿舍內的4具屍體還沒有被人發現,他狡猾地逃脫了鐵路警方的處理,悄悄搭上了去往廣州的火車。

抓捕過程

馬加爵身上帶著一部復讀機和三盒磁帶,在路上他曾聽外語資料並用復讀機的錄音功能記下自己的作案動機。馬加爵在2月18日下半夜到達三亞,並混入拾荒者的人群中。因為看到自己的通緝令,他不敢去飯店購買食物,隻在街頭撿別人吃剩的飯盒。他白天和拾荒者活動,晚上多在銀行、招待所、商店門前睡覺。

馬加爵馬加爵

警方經過偵查後,認定317室即為作案現場;被害人均系鈍器打擊頭部致顱腦損傷死亡,死亡時間約一周左右;作案時間初步認定在2月13日至15日,作案工具即現場遺留的石工錘。同時,警方將嫌疑對象為雲南大學本校學生、當時居住于該寢室的馬加爵。2004年2月23日晚11時,雲南省公安廳向全省公安機關發出A級通緝令;公安部于24日向全國發出A級通緝令。

2004年3月2日,公安部召開了全國公安機關查緝雲大“2·23”專案作案嫌疑人電視電話會議,全警動員。中央電視台在新聞頻道公開發布通緝令、新華社也向全國各新聞媒體發通稿,發布通緝馬加爵的公開通緝令,公安部、雲南省公安廳作出決定,對提供準確線索的公民給予人民幣20萬元獎勵。2004年3月10日,公安部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再一次進行組織和部署,要求全國公安機關積極行動起來,全力追捕“殺人狂魔”。

2004年3月15日下午7時20分許,海南省三亞當地人摩的司機陳賢壯向三亞市河西派出所派出所舉報:在三亞的河西路一河堤附近,發現一相貌極似馬加爵的男子。警方接報後,迅速趕往發現地抓獲該人,經初步審訊,此人交待了在雲南大學殺害四名學生的犯罪事實,經鑒定,確認是馬加爵本人。公安部刑偵局代表于3月16日下午向三亞市現場向舉報有功人員、摩的司機陳賢壯頒發獎金20萬元;此外,三亞市政府也將給予陳賢壯獎勵,總計25萬元。

2004年3月17日凌晨,犯罪嫌疑人馬加爵被押解回到昆明。

對雲南大學“2·23血案”中國全國總計動員約170萬警力,重點對汽車站、客運碼頭、火車站、機場、賓館(旅店)、出租房、網咖、電子遊戲廳等公共場所搜查;通緝令廣泛張貼于城市、鄉村的大街小巷、樓宇庭院,動員公共汽車、計程車、人力車駕駛員通力協查。此案全國警察部門總計獲取1500多起民眾提供的有用線索。

審判及死刑

2004年4月22日,馬加爵一案在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二法庭開審,馬加爵父親曾為其聘請北京中孚律師事務所向陽律師,但因“馬加爵拒絕聘請律師”,法院安排雲南照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趙耀和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的主任馮姓律師為其辯護。馬加爵在法庭稱自己作案時未有受傷,但在案發現場發現多處馬的血跡。辯護律師曾以此為由請求對被告重新作精神鑒定,被法庭以“未能提供相關法律依據”為由拒絕,法庭又請出雲南省公安廳法醫鑒定中心的法醫為辯護方解釋。馬加爵當庭稱“請求法院對我判處極刑”。[邵瑞傑、楊開紅、唐學李的家屬對馬加爵提出總數為82萬餘元人民幣的要求。

4月24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馬加爵死刑,剝奪公權終身。判令馬加爵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文楊、唐先和人民幣兩萬元,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邵渭清、黃燮梅人民幣兩萬元,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楊紹權、馬存英人民幣兩萬元。宣判後,在法定期限內,馬加爵沒有提出抗訴,昆明中院即依法報送雲南省高級法院核準對馬加爵的死刑判決。[有媒體報道,馬加爵聽到判決時似哭似笑,臉部表情非常復雜。家人則哭求其提出抗訴,並在庭後提出對馬加爵的精神狀態做二次司法鑒定。但最終馬加爵並無提出抗訴。

2004年6月17日,馬加爵被執行死刑。

個人懺悔

夜已經很深了,面對著這高牆鐵網,我無法入眠,思緒像灰。幾年的大學生活仿佛就在眼前,但我此刻卻是在這樣一個地方。表面上看我很平靜,但到了這種境地,試問誰又能做到心如止水呢?

兩個月前我的身份是一名重點大學的大學生。一名即將進入社會展示自己才能的畢業生,家人和國家都對我寄予厚望,而我本人又何嘗不是滿腔熱血地想為祖國的現代化建設作出一份貢獻,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我的母校在整個雲南省當中是名氣最高、實力最強的高校,就業前景是很看好的,這些我都從師兄師妹(老鄉)和老師那裏打聽得很清楚了,所以很多報紙上所渲染的大學生就業壓力我是從來沒有感受到的。

馬加爵馬加爵

寫到這裏我真的很痛苦。可以說這“天之驕子”的身份是國家給予的,也可以說是我個人經過十二年努力奮鬥而得來的,但我當初怎麽就輕易地毀了這一切呢?那四名被害者也和我一樣,家裏都有父親母親,兄弟姐妹,也和我一樣經歷了多少年的寒窗苦讀,也和我一樣對未來充滿期待。但我當初怎麽就那麽輕易地毀了他們呢?人雲: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又說:事物的發展總有內因和外因,而內因是佔主導地位的,所以現在每天我都努力思索,嘗試從自己身上尋求原因,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此刻我亦很糊塗,隻能說當初很偶然!

就因為一次打牌吵架,我決定了走上這條路。現在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這是多麽荒謬,多麽無知啊!這是多麽地悲哀,多麽地殘酷啊!難道生命就這麽脆弱?難道這世界上就沒有什麽值得留戀的嗎?不是的!現在我是這麽想的,以前也是!但是那幾天我的心裏隻有苦惱,隻有恨,諸多後果都未曾構想。很多事情來不及思考,就這樣發生了。事後才知道造成的影響是多麽大,才知道給親人造成了多麽大的傷害。也才明白傷心難過的遠遠不止我的親人朋友。後悔啊,但木已成舟,我是無力挽回的了。我是想對整個社會說聲對不起,想對那四名同學的親人朋友說對不起,但你們會接受麽?對于這麽一個惡魔,你們會接受麽?

我是在農村上的六年國小,有一位老師特別嚴厲,自備了一小木條來懲罰學生。在眾多學生當中我是最頑皮的了,但大概是四年級吧,這位老師開始對我疼愛有加了,盡管我仍然是那麽頑皮,因為他發現我有小聰明。所以說,我對學習感興趣是從那時候開始的,是拜這位嚴厲而又負責任的老師所賜。老師,真的很感謝您,您是我的啓蒙老師啊。

唉,往事回憶起來總是那麽的甜蜜。

我高中時的那位班導是一位仁慈有愛心而又負責任的人。我再也找不到什麽華麗的詞語來刻畫他了——要想把自己內心的感受清晰全面地表述完全是很難的,相信每個人都有過這種體會。我們班導幾乎每天早晨六點整都來到我們宿舍來催我們起床做早操,因為好幾個人很不自覺,常賴床不起。有一個學期我對班導說我不想做早操,想多睡點兒好養足精力學習,老師也馬上答應了。那麽多的學生當中就僅我有這個特權。這位老師講課詳細,我私底下總覺得太過花費時間,覺得很多細節是沒必要一一細點。但我終于明白,老師面對的不隻是我,而是全班同學。俗話說:十個手指都有長短,各人有各人的資質,水準參差不齊。他是對全班同學負責啊!有人說小事情才是最感人的。這樣的小事真是太多了,但我卻描述不出來,隻知道它們感動了我很多,很多。

還有很多人都讓我感到了溫暖,感到了內疚,但我不想一一寫出來,以免像流水賬,所以這樣做就是很不負責任了。

這篇短文取名“懺悔”,除了想寫出自己的所感所想以對所有受到傷害的人有個交代之外,還想以此警醒世人,千萬不要犯罪,凡事要三思。當你想犯罪的時候你要明白——最大的受害者其實是你最親最愛的人!

其實,我最想對親人們說聲對不起。父親母親對我從小就疼愛有加,從小就對我寄予厚望,希望我出人頭地,希望我為家鄉爭光。他們為我含辛茹苦了幾十年,而我在即將成功的時候,卻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這對他們的打擊是多麽地沉重啊,可憐天下父母心,對不起......

馬加爵

2004年4月6日

事件背後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為揭開“馬加爵何以成為殺人凶手”的謎底,犯罪心理學教授李玫瑾奔赴雲南,對此案進行了全面調查,還專門為馬加爵設計了心理問卷,做了心理測試,之後寫出了上萬字的《馬加爵犯罪心理分析報告》。報告指出,真正決定馬加爵犯罪的心理問題,是他強烈、壓抑的情緒特點,是他扭曲的人生觀,還有“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馬加爵案發生之後,許多社會公眾,包括一些媒體,對馬加爵表現出了同情,把其殺人動機歸結于他的貧困和受到的“歧視”,及因此而對社會產生的仇恨。甚至認為,這是當前社會矛盾和不公平的結果,社會應對此悲劇負主要責任,對馬加爵的量刑應予從寬。

李教授的報告對這種觀點進行了反駁:如果馬加爵真的因為貧困和受歧視而殺人,那麽他報復的對象,應該是那些憑借自身富有而對其付諸了歧視行為的人。但事實是,受害者多數是跟他一樣家境貧寒的同學,甚至包括他最要好的朋友、身邊對他最友善的人之一。李教授的這一反駁是成立的。馬加爵的殺人行為,與貧窮無關、與歧視無關,應該對此血案負責的,不是社會而是馬加爵本人。而現行的法律,也沒有任何條文規定,在犯下此種罪行後,僅僅因為貧窮就可以減輕處罰。

現象反思

1.人都是善惡並存的,我們要懂得警覺人性中的惡,人們要想實現利益最大化,需要做出一定的自我約束,因此,日常生活中,人人都做了大量的揚善抑惡的努力,所以,我們輕易不會看到人性中惡的一面。避免這種惡的方式很多,最簡單的就是立刻脫離刺激環境,以及絕不在情緒沖動時做決定。當然,僅有這點遠遠不夠,還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才對。

2.與馬加爵過度的“去聖化”傾向有關,因為過度的“去聖化”傾向,而喪失了人所擁有的一種最基本和最健康的本能:悲憫之心。他自己也因此失去了最後的機會,偶然就這樣成了必然。一個人,常常是因為不懂得珍重自己的生命,而輕視別人的生命,並最終毀掉自己。

馬加爵

3.馬加爵沒有做人的原則和底線倫理,具備底線倫理有助于形成道德焦慮,也就是會使人在考慮是否傷人的時候產生強烈的擔心、害怕和不安,這種感覺往往可以有效製止一個人的惡行。

4.不懂得用建設性方式幫助自己。人要確立建設性幫助自己的理念,使自己進入解決問題的良性迴圈。因此,假如一個人以貧困為由而採取反社會的行為,是自己去選擇被貧困和社會不公正的第二次傷害。

5.缺乏一些基本的有助于人健康發展的人格特點。此外,在現實生活中還有一個重要的人格特點是:同情能力,也就是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的能力。

6.學生缺乏最基本的自我保護常識。人與人相處,如果發生了沖突,一定要就事論事,實事求是,絕不翻舊賬,這是最容易激怒對方的事,尤其是不能戳別人痛處,這最容易讓別人惱羞成怒,怒不可遏。

7.馬加爵缺乏社會支持系統。每個人從客觀上都存在一些天然的社會支持系統,如父母、老師、領導等,他們都有支持我們的基本義務。如果一個人平時有良好的人際關系,那麽,他的親朋好友在他需要時,都會成為樂于支持他的人。

8.一個人過于自卑,喜歡孤僻。現實生活是殘酷的,一個人的良好心態也能決定他的人生,生活環境的影響是最為重要的,有些因素也可能是因為本身家境貧窮,朋友不多,缺乏的友情是一種缺陷。

個人遺書

十四叔、十四嬸:

你們好,本來這封信我在3月10號的時候就想寫了。但是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是3月16號了,我是在海南省三亞市看守所寫的。發生這種事情,肯定給整個大家庭帶來了很壞的影響,但是對不起的話我再也講不出來了。

收到這封信後我希望你們立即向我的父親母親轉達我的意願——勸我的父親母親不要再理我的事了,我真的不想再見到他們二人。因為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知道在父母的心中,無論我長得有多高、有多大,我始終是小時候的“十二”。但是我真的變了很多很多,一個人從思想上變壞是不可救葯的了。我真的希望父母不要再理我的事了,至于屍體、後事之類的,就由政府處理得了,總之,越省事越好,骨灰之類千萬不要辦,我這個人是從來不迷信的。

十四叔、十四嬸,我真的是有很多話想跟你們講,我對你們家對我家的幫助從來就是很感激的,在我的心中從來就沒有忘記過,隻不過我這個人動情的話歷來就講不出口,連信都很少寫給你們,講起你們對我家的幫忙,我可以回想起許多,比較大的事情很多,小的事情就數不清了。要知道生活看似平常,其實生活中可以發生很多小事,比如你家和我家的日常生活中就有很密切的聯系,一些小恩小惠,過後就很容易忘記,但是我知道,很多事情看起來小事一樁,但是如果沒有你們家的幫忙,我們家做起來就會有困難,甚至行不通,對于這麽多的幫忙,我不想細舉,但我不會忘記,我哥更不可以忘記。雖然講同個大家庭,親兄弟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但是能做到也不容易。看看我們村其他家庭的情況就知道了。

我想起了我讀大一的時候十哥給我的一封信,寫的是對我的鼓勵,對我的安撫,信中他對我的稱呼是“弟”,我真的是熱淚盈眶,那一刻我想起了許多的往事。我想起了和十哥一起去原來陸村附近的果苗園找果苗,我找到了一棵桃樹苗。回到家後,我父親不讓我種樹在家裏,十哥就說“給我吧”,但是我把果苗折斷了,我記得當時是在我家樓頂上,當時隔壁“壞六”家還沒有起樓,我們都還小,十哥可能早就不記得了,但是有一次我跟十哥打架,他鼻出血,我把他推倒在十六叔家門前的一堆沙上。我還記得我和十哥、十三等好幾個小孩去住在趙村的萍姑家玩。萍姑很疼我們,讓我們各選一個玩具回來。我跟十哥同搶一個玩具車,最後還是歸我了。這些都是小時候的事,以十哥開朗的性格早就不記得了。後來十哥去鍾乃逸姑丈那裏讀書,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在一起了,長大後十哥有他在賓高附近的好幾個哥們,但是他還是很關心我。有一次十哥拿了他的幾件八成新的衣服要送給我,但是我拒絕了他的誠意。有一次十哥邀請我去他房間一起玩飛鏢,我去了,但很拘束。其實很多時候我跟十哥在一起都很拘束,不能放開自己。事後想起來,我真的感受到了十哥的那份厚厚的友情。我跟十哥的年齡很接近,他一直想跟我做好兄弟好朋友,但想必十哥一直很無奈。對一些事情你隻能是無奈,別無他想。我想我跟十哥之所以不能作一對真摯的知心朋友,是因為我太自憐。直到上大學之後,一個農村小窮人見世面了,長見識了,也就開朗多了。才有了深深的悔意。“人窮志不窮”這句話從小就讀過,但是我一直沒有將它引進到我的信念裏。

八妹很懂事,對我家的感情是很好的,經常過來玩。沒嫌棄過什麽(我說這句話是顯得見外了)。記得七姐以前是經常到八妹那裏睡的,我家來人的話就更不用說了。一到曬谷的時候,那谷往往是放到八妹的房間,人睡在裏面肯定是蠻難受的。但八妹從來都沒說過什麽,曬谷時如果遇到下雨,八妹、十四嬸、十哥都會急忙趕來,掃谷、裝谷、張口袋口等事做完後,皮膚都會很不舒服,連我都會經常偷懶,但八妹即使下雨也會來幫忙。當然,這些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想起來總會有一股暖意。我上大學以後八妹給我寫了好一些信,但我都沒有好好地回信,真的很對不住她,不知她會怎麽想。想起七姐在家住的那幾年,我覺得就不得不感謝八妹,是她給七姐排遣了很多寂寞,真的多謝她了。

九哥對我家也很不錯,有了什麽事也是會熱情幫忙的。想起2000年的時候,九哥陪我去南寧,對我真的很好。那時我什麽都不懂,真的多虧了九哥。有一個假期,我回去後得知九哥在學修機車,我真的好為他高興。因為我想象中幹這一行是很賺錢的,而九哥有什麽學不會的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