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立 -中國相聲泰鬥

馬三立

中國相聲泰鬥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馬三立(1914年10月1日-2003年2月11日),回族,中國相聲第五代演員,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大師。出生于北京,祖籍甘肅永昌縣,從小生活在天津,直至去世。在父兄的熏陶下,打下“說”、“學”、“逗”、“唱”的深厚功底。其師承周德山,以擅演“文哏”段子著稱。演出的傳統相聲有200多個,主要有《吃元宵》、《相面》、《賣五器》、《開粥廠》等。他創作、改編並演出新的相聲節目六七十個,包括《買猴》、《偏方治病》等。多年來他培養了閻笑儒、班德貴、連笑昆、方笑天、常寶華、高笑林等眾多相聲演員。2003年因病在天津辭世,享年90歲。

  • 中文名
    馬三立
  • 別名
    原名馬桂福
  • 國籍
    中國
  • 民族
    回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14年10月1日
  • 逝世日期
    2003年2月11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相聲大師
  • 畢業院校
    天津匯文中學
  • 師傅
    周德山
  • 身高
    179公分
  • 尊稱
    相聲泰鬥
  • 兒子
  • 體重
    51公斤
  • 其他作品
    吃元宵、賣掛票、黃鶴樓、相面、文章會、開粥廠、逗你玩
  • 性別

人物簡介

馬三立,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回族,1914年生于北京,祖籍甘肅省永昌縣。出生于曲藝世家,祖父馬誠方是著名的評書藝人,擅說《水滸》,名躁一時;父親馬德祿是“相聲八德”之一,又是相聲前輩藝人恩緒的寵徒和門婿;母親恩萃卿曾學唱京韻大鼓;兄馬桂元師承李德鍚,以擅演“文哏”段子著稱。 馬三立自幼讀書,曾就讀于天津匯文中學。家庭環境使他從小就耳濡目染,對相聲藝術十分熟悉。在父兄的熏陶下,打下“說”、“學”、“逗”、“唱”的深厚功底。國中畢業後,因家境不好,輟學說相聲。

馬三立馬三立

1930年開始登台演出,拜周德山為師。周是馬德祿的同門師兄弟,也是“相聲八德”之一。馬三立學藝,進步很快,視野也日漸開闊。經過長期的藝術實踐,形成了內緊外松、有條不紊、表演細膩、含蓄雋永的風格。 馬三立藝術功底扎實,有口皆碑,擅演“貫口”和文哏段子,如《誇住宅》、《地理圖》、《吃元宵》、《文章會》等。

解放前,先後與耿寶林、劉奎珍、侯一塵、張慶森搭檔。 建國後,積極編演新相聲。1952年主動申請參加赴朝慰問團。回國後加入天津廣播曲藝團,致力于相聲的整舊創新。後來轉到天津市曲藝團。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分子。1961年春回團工作,與趙佩茹搭檔在天樂戲院演出,首場演出的是《黃鶴樓》。 通過長期藝術實踐,馬三立形成了藝術上的獨特風格。他喜歡用第一人稱的表演方式,“我”,既是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的主人公,又是諷刺嘲諷的對象。有人曾這樣評論:“他就是被諷刺的對象,有時雖然捧哏的指出他的漏洞,但,並沒有公開的評論。他盡力把被諷刺的對象演活,而把評論工作交給觀眾。演員與觀眾配合默契,達到集體抒情。”

1992年,他從藝65周年。中國曲藝家協會、天津市曲藝家協會、甘肅省曲藝家協會在天津聯合舉辦馬三立從藝65周年慶祝活動,馬三立同志在漫長的舞台生涯中,飽經風霜,歷盡坎坷,矢志不移地以相聲為武器,諷刺假惡醜,歌頌真善美,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地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受到民眾愛戴,在海內外享有相當高的聲譽。他家學淵源,博採眾長,承前啓後,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推動了相聲藝術的發展,不愧為當代的相聲泰鬥、幽默大師。

2003年2月11日,深受廣大民眾愛戴的相聲泰鬥馬三立老人因病醫治無效,于早晨6點45分告別了人世,告別了他的觀眾,享年90歲。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1914~1949)

馬三立曾就讀于天津匯文中學, 國中畢業後,因家境不好,輟學說相聲。出身于曲藝世家, 祖父馬誠方是著名的評書藝人,擅說《水滸》,名噪一時;父親馬德祿是“相聲八德”之一,又是相聲前輩藝人恩緒的寵徒和門婿;母親恩萃卿曾學唱京韻大鼓;兄馬桂元師承相聲八德之一李德鍚,以擅演“文哏”段子著稱。家庭環境使他從小就耳濡目染,對相聲藝術十分熟悉。在父兄的熏陶下,打下“說”、“學”、“逗”、“唱”的深厚功底。1930年開始登台演出,學藝進步很快,視野也日漸開闊。他12歲跟父親馬德祿學藝,後拜著名相聲演員,相聲八德之一周德山(綽號“周蛤蟆”,與馬三立父親馬德祿是同門師兄弟)為師。解放前,先後與耿寶林、劉奎珍、侯一塵、張慶森搭檔。1947年,他登上了被全國的說唱藝人視為大台口的天津大觀園劇場,與侯一塵搭檔,大受觀眾追捧;翌年,他第三次來到北京,在華聲電台和茶社戲園演出,以他風格獨特的馬家相聲在曲藝迷中引起“核子彈爆炸一樣”的轟動。

馬三立馬三立

藝術之春

(1949~1958)

建國後,馬三立積極編演新相聲。1950,應新聲戲院之邀,馬三立殺了個回馬槍,重回天津衛,在同行和觀眾心目中確立了自己的地位。

自此之後近十年間,馬三立一帆風順,心情舒暢,新製度,新生活,一切都是新的。這全新的一切給他帶來了新的身份、新的地位。他已經“翻身”了,由“臭作藝的”變成一名職業文藝工作者,他參加赴朝慰問團文藝隊並任副隊長,他當上了市曲藝團副團長,他被定為市政協委員,他滿腔熱情地改編表演新相聲,他要求團裏的同志們熱愛黨熱愛新中國,他說,“黨和政府讓我們有了單位,有了正式工作,享受幹部待遇,每月都有工資領,還發給我們工作證。”

冬天來了

(1958~1977)

但是,1958年很快到了,反右派運動很快地開始了,馬三立很快被打成了“右派”。 關于他為何被打成右派,佔主流的說法是他改編並表演了《買猴兒》,塑造了一個聞名全國的辦事馬虎、工作不認真的人物形象“馬大哈”。但1979年平反時才發現,在他的檔案裏,沒有任何“右派”認定材料,完全是因為指標由起初的4個增加到11個,太多了,隻好把他報上去湊數。就是這個“湊數”的右派,徹底地改變了馬三立的一切。他也抗爭過,甚至跳過樓,但毫無用處。一次批判會上,他被逼急了,吼了一聲:“你們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一位昔日舊友冷笑兩聲,啪地推開窗戶:“喲嗬,你還拿死嚇唬人?行啊,你要真有那麽大氣性,從這兒跳出去,算你小子有種!”馬三立二話沒說,猛地站起來跳向窗外,大半個身子已經懸在窗外了,桌邊一個彈單弦的藝人趕緊一伸胳膊,夾住了馬三立的一隻腳,保住了馬三立一命。

馬三立與趙佩茹馬三立與趙佩茹

這個時候的馬三立,四十多歲,正值盛年,按照馬志明的說法,正是出活、出好活的時候。但是,從1958年秋天當上右派到1977年秋天返回市曲藝團,19年間馬三立隻說了3年相聲,相對應的是長達11年的四次下放勞動,以及被關進“牛棚”做了5年的團煤球、打掃衛生等雜役。

馬三立馬三立

1970年,回響戰備疏散城市人口,馬三立全家離開天津,到南郊區北閘口村落戶。馬志明在回憶北閘口生活時說:“當時一起下放六家,後來落實政策,我們是最後一家走的。房子壞了,下大雨,裏外屋沒有不漏的,我和弟弟打個傘坐著,爸媽在門檻上坐著。不下雨了,我到市裏找曲藝團革委會,不同意回來,把我們調到已經空下來的一處空房子,又住了兩年。後來,家裏養了四十隻雞,兩隻鵝,一條狗,院子裏所有邊邊沿沿都種上向日葵、茄子、黃瓜、豆角,滿院都是。光蓖麻一年就能收幾麻袋,雞蛋多得連洗澡盆都盛不了。我們在那兒小康啊,落實政策時,老爺子都不想回來了。”

在那個普通的村庄裏,馬三立一呆就是7年,其間,他甚至還學會了一手很不錯的木匠活。 馬三立不管是在城裏還是農村,不管是下放還是蹲牛棚,他從來沒有忘記過背詞,幾乎每天早晨都要練上一番,身上的功夫並沒有荒廢。作為一個技藝超群的老藝人,他心裏無時不在想著舞台,想著舞台下那些愛他捧他的觀眾。

尋常晚景

(1977~2001)

平反以後,年屆古稀的馬三立和王鳳山搭檔,將《西江月》、《文章會》、《開粥廠》、《賣掛票》等眾多拿手絕活再度搬上舞台。尤為難得的是,老人在無人捧哏的情況下,又積畢生之功,編創表演了一系列膾炙人口的單口小段:《逗你玩》、《家傳秘方》、《檢查衛生》、《八十一層樓》、《追》等等。

這些小段一方面融合了傳統相聲諷刺、幽默的固有特點,一方面又帶有馬派相聲的特色,有著濃鬱的市井氣息,因此,一經推出,歷久不衰,形成馬三立藝術創作上的另一高峰。

也許是看淡了,也許是更清醒了,即便總是要被掌聲包圍,總是要被前呼後擁,歷經磨難的馬三立對紛至沓來的榮譽和光環總是要保持距離。在掌聲中,在人群中,他一次又一次地說:“我不是大師,不是藝術家,我隻是個普普通通的老藝人,是個熱愛相聲、喜歡鑽研相聲的老藝人。”

在傳統相聲的精髓未被充分汲取即被曲解以及業內風氣已經日趨庸俗的背景下,這位老藝人的節操不能不令人感喟再三: “幾年以來,我在劇場、學校、機關、工廠、部隊等處演出,都是通過咨詢委員會領導下達的任務或義務演出。得到的禮品有相冊、花瓶、鏡子、鋼筆架等等。有的演出,什麽也沒有。給民警、武警、政協、人代會、車站、外環、平房改建、居委會、焊條廠、油墨廠等單位演出,沒有禮品報酬,一分錢也沒給。北京笑星約我一星期,沒經過組織聯系,我婉言謝絕。打來長途,約我去香港、新加坡,吃住全管,報酬給港幣,我回答暫時不去。他們又來掛號信,提些待遇,我沒給回信。貴州某單位組台演出,約我坐飛機去,寄來一千元演出費。郵遞員讓我蓋章取款,錢我不收,請郵遞員按地址退回。

馬三立馬三立

每年的六一兒童節,我是五個國小的校外輔導員。兒童節我必須趕場,最少要去三個學校講話、說故事,報酬是戴紅領巾。 我去八裏台南邊的養老院,慰問演出。我連說四段小笑話,老爺子、老阿麼們樂的高興極了。愛聽,不讓我說了,怕我累著。我回答,不累,隻要你們高興,心情愉快,我可以多來幾次。有一個姓朱的老頭子,稱我三哥。他說,您也到這地方來吧,這裏的孤老戶、老大娘很多,能搞個對象。想用美人計騙我。 我參加居民委員會的義務值班巡邏,戴紅袖箍兒,在樓群、路口轉一轉,防匪防盜,維護治安。每月我輪班兩次。不管是風雨冬夏,我決不缺勤。查一查各戶的門鎖,還有門前的腳踏車上鎖沒有。監督路口的車輛停車,交警就不敢讓我在路口值班,因為有我,堵塞交通。”

在一份大概寫于八十年代初的思想匯報中,馬三立十分細致地描述過多年來自己的真實一面:“二十年來,我是見人不主動說話,見人不主動握手。事事寡言,不聞不問。內心總有自卑感,一直不肯去親友家、同行家串門聊天,也不參加任何人的合影照相,避免人家小看我,歧視我。”

這當然又是一段令人心酸的描述。但是,可以告慰老人的是,又一個二十年過去了,就在去年,天津市民投票推選出10個地方名人,要在海河邊上為他們樹立雕像,供後人瞻仰,最後,他們把最多的票投給了這位為他們說了一輩子相聲的老人——馬三立。

告別舞台

(2001)

2000年,馬三立先生被確診為膀胱癌,他于2001年12月8日在天津舉辦了從藝八十周年的告別演出。馬老在天津人民體育館登台演出,向喜歡他的相聲藝術觀眾們做從藝80周年暨告別舞台演出。

馬老當時87歲高壽,仰慕者遍布四面八方。為馬老辦好告別舞台演出,也成為文化界特別是相聲界的一件大事。當時,全國文化界多位著名人士和相聲界眾多名家雲集天津,參演人員當中有中央電視台著名節目主持人趙忠祥倪萍;演藝界名流有馬季、姜昆、馮鞏、黃宏、李光曦、馬玉濤、郭頌等,馬三立在節目進行當中也登台為觀眾獻藝。

星鬥隕落

(2003)

馬三立老人因病醫治無效,于2003年2月11日6點45分告別了人世,告別了他的觀眾,享年90歲。

臨終遺言

1、遺囑

我是一個相聲演員,也是一名普通的共產黨員。我按照黨的要求,用相聲,用笑聲,為人民服務。各級領導,天津的父老鄉親,給予了我很多榮譽和關愛。 我也曾被評選為“天津市優秀共產黨員”,我心裏的感謝之情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

人總是要死的。我有一個最後的請求,就是在我過世後,請將我喪事從簡辦理,我不願讓各級組織再為我費心費神;同時我的朋友、學生和再傳弟子也比較多,所以不搞遺體告別,不接受花藍、花圈、挽聯,不接受錢物。我畢生隻想把笑留給人民,而不能給大家添麻煩,給國家浪費錢財。我衷心祝願相聲繁榮,人民幸福,國家富強。

2003年1月10日

2、遺筆

馬三立馬三立

弟兄十二我行七

推倒四六二十一

祖傳秘方太找樂

東北買猴樂不疲

包羅萬象西江月

入木三分開會迷

老叟從藝八十載

江湖笑面寫傳奇

主要作品

《說瞎話》

《老頭醉酒》

《追》

《汽車喇叭聲》

《查衛生》

《相聲的魅力》

《秘方》

《吃餃子》

《馬虎人》

《八十一層樓》

《寫對子》

《開會迷》

《相面》

《情緒與健康》

《西江月》

《黃鶴樓》

《誇住宅》

《偏方》

《大樂特樂》

《逗你玩兒》

《對對子》

《三字經》

《拉洋片》

馬三立與馬季馬三立與馬季

《算卦》 《找糖》

《美容院》

《開會》

《釣魚》

《起名的藝術》

《賣黃土》

《讓座》

《蘇三不要哭》

《十點鍾開始》

《似曾相識的人》

《法語的誤會》

《大上壽》

《迎春曲》

《買猴》

《講衛生》

《練氣功》

《白事會》

《吃元宵》

《扒馬褂》

《賣掛票》

《開粥廠》

《天王廟》

《搖煤球》

《學外語》

《八大改行》

《病從口入》

《文章會》

經典段子

《逗你玩》是來自馬三立的相聲,也是馬三立最著名的段子之一。

這個段子是單口,所以不光是台詞,還要聽馬三立天津味的的旁白。

咱們應該在自己的行為安排上註意,交通法規上,遵守交通安全,生活上呢,時時防火夜夜防盜。你覺得自己住在大雜院,居民區沒事;那可不行,應當註意。外出,外衣兜裏不要放錢,把錢放在裏面。買東西,賊要盯上你,買東西一拿一大把錢,其實就幾塊錢的東西。讓賊看見了,小偷可腦門上沒寫上小偷,你前邊走,他在後面一靠上,你的錢就沒了, 手快極了。你有事,換房子,從一樓到四樓一走,誰家門口放得鞋啊,衣服,就拿走了,要註意。

特別是門臉住宅,沒幹買賣,是住戶,也沒院子,煤爐子就放在外邊,洗幾件衣服,就得栓繩子,曬在馬路上。這說這衣裳時常丟又不是院子,關上大門,樓上晾台,門臉沒地方。又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嫂晾幾件衣裳,又怕丟,也不能老在外面看著,回去還要幹活、做飯,讓孩子看著吧!孩子又太小,五歲,傻子又不傻,機靈又不機靈,也沒幹過。

學,還沒學會呢,娃在門口看會兒,門口晾著衣裳呢,看小偷,別讓小偷偷去了。看見了喊我,別動,有事叫我,老娘們回去幹活了,幹活、做飯。

小孩就在門口看著,呆著也不動,老實。小偷過來了,晾好幾件衣服。幾歲了,小孩五歲了。叫嘛,小虎。小虎你認識我嗎?不認識。咱倆一塊玩,我叫逗你玩,我姓逗,叫逗你玩。小虎,答應,叫我。逗你玩。小虎,啊,叫我。逗你玩。行行,太好了,叫了幾句,過去把衣服拽下來了。媽媽,拿咱褂子呢,誰呀,逗你玩。好好看著。又把褲子拽下來了。媽媽,拿咱褲子呢!誰呀!逗你玩。這孩子,一會我揍你!看著,別喊。一會把被單拿下來了。媽媽,他拿咱被窩面子呢,誰呀!逗你玩。這孩子,你老實不老實,一會兒我揍你。

出門一瞅,孩子還站著呢,一看衣服沒了,咱衣服呢?拿走了。誰拿走了?逗你玩。還逗你玩呢。

人物地位

提起相聲,現在的觀眾大都會想到馬季馮鞏。其實馮鞏與姜昆劉偉等人是一輩,他們的祖師爺是馬三立,而師爺則是侯寶林,馬季隻能算是他們的師父。 在相聲圈裏,輩分是有嚴格規定的。現在普通的說法是“德壽寶文明”,“德”字輩的老先生現在都已作古了;“壽”字輩的隻有眾所周知的馬三立老先生,如今馬老也走了,那麽馬老被稱做相聲界的祖師爺的位置也就隻剩下天津的于佑福女士了;“寶”字輩的傑出人物很多,像相聲大師侯寶林等即是,雖然侯寶林也已經逝世了,但現在說起來他這一輩分上的人,全國也不會超過20個了,有尹笑聲、田立禾,以及馬老的兒子、相聲大師馬志明先生等;“文”字輩的領袖是蘇文茂先生,之所以被稱作“文”字輩,就是從他的名字來的;“明”字輩的相聲演員很多,有蘇明傑、郭德綱等等,基本上就是現在活躍在舞台上的中青年演員們。

壽字輩

壽字輩還有張壽臣、常連安、郭榮起郭啓儒、朱闊全

人物評價

馬季

馬季1985年我與馬老共同參加春節聯歡晚會,演出前後,馬老先生完全服從晚會的整體安排,反復排練,一點沒有額外要求,也沒有“大腕”的脾氣,特別是演出結束後,其他演職員都忙活各自的工作去了,把老人給忽略了,但老人並沒有在意,隻是輕輕地問我,我們可以走了吧。直到這時工作人員才反應過來,表示非常抱歉,但老人並沒有說什麽。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老人的襟懷。在相聲界,他的藝術、人格、品德應該是擺在第一位的,讓人感到可親可敬。

馬季馬季

戴志誠

戴志誠:我1978年考進天津市曲藝團,當時馬老是團裏年紀最大的,而我和鄭健是年紀最小的,記得有一次演出完自己挺得意,在後台遇見馬老,就說:馬老師您給說說。馬老當時回了一句話“瞎嚷”,往後每逢演出下來,馬老經常給我們指點。馬老還特別強調,你們學相聲千萬別學我,要根據自己的條件創個人的風格,說真心話,馬老的東西有些我們還真學不了,一句話,功夫不到家。與馬老共事的幾年中,馬老給我們指點的每一句話都是他幾十年磨出來的,能夠毫不保留地告訴我們,一般相聲演員做不到。

黃宏

黃宏:1978年我隨文工團到天津演出學習,第一次欣賞到馬三立和王鳳山合作的《揀行》,真正感受了他老人家的舞台風採,馬老相聲中的東西太多了,它除了相聲技巧外,還有人物在裏面閃光,也有灰色幽默的東西。現在的社會人心浮動,我們搞一個作品花費半年時間,一次晚會就曝光,然後就棄置不用了。而馬老的作品是一生的積累,經過千錘百煉的,能夠傳幾代人。

謝添

謝添:馬三立的表演,不主張大喊大叫而工于“蔫逗”,盡管他的聲音像平常講話一樣,觀眾卻情願湊合他,他也能把全場觀眾都攏得住,這一點似“雲遮月”,餘味無窮。

人物逸事

1、為觀眾幾度落淚

他平素沉默寡言,極少外露感情,但是就在成為右派之後,他竟然幾次當眾落淚,而每一次都是因為相聲。

第一次1961年3月16日晚上,在天津東郊軍糧農場,馬三立已經下放到這裏勞動了兩年。這天晚上農場開大會,領導突然宣布馬三立是摘帽右派了,可以返回原單位重操舊業。馬三立當場落淚。

第二次是1961年3月24日,馬三立闊別觀眾兩年之後,在勸業場樓上天樂曲藝廳進行首場演出,台下暴風雨般的掌聲持續了幾分鍾,久久平息不下來。面對闊別兩年多而且如此歡迎、鍾愛自己的觀眾,他以慣有的方式,向台下諸位頻頻作揖,人們終于靜下來了。他喉間哽塞,盡量平和地說:“老沒見我了吧(場內一陣應和的笑語聲),我——病啦!”話音剛落,掌聲再次響起,馬三立不知不覺間,兩行熱淚潸然而下。

2、住院趣事

馬三立生病住院期間,在病房裏,老人也總跟醫護人員和陪伴他的兒子、兒媳、小孫子說笑話,病房裏不時發出開心的笑聲。

據悉,馬老手術那天,醫護人員怕老人情緒緊張,便對他說:“馬老,您別害怕。我們都愛聽您說的相聲。一會兒還讓您給我們說‘逗你玩兒’呢!”馬老連忙擺 手,煞有介事地說:“千萬別。這回可是動真格的,我不‘逗你玩兒’,你們也別‘逗我玩兒’。”在融洽的氣氛裏,手術非常成功。

馬老住院期間,每天都有許多人前去醫院探望他。有一天,馬老對小兒子馬志良說:“志良,在我病房門上貼個告示。”志良應了一聲,正準備寫“請勿打擾”什麽的,老人卻說:“你就寫本室代賣鮮花。”志良一愣,望望病房裏擺滿的一束束、一盆盆鮮花,立時明白老人是躺在病床上“抖”了個包袱。

後人追憶

馬志良追憶:我的父親馬三立

馬志良,馬三立先生最小的兒子,一直和父親母親生活在一起

父親說他臉上“沒買賣”,所以不準他說相聲。

于是,由于父親的阻止,已經被某部隊文工團錄取的馬志良沒能入行。

馬三立認為,志良如果不能成為一名出色的相聲演員,從小裏說,是糟踏了馬家的相聲;往大裏說,是糟踏了相聲藝術。

志良說,“我不怨父親,他是對的,我能理解。”

一個耿直的父親

在馬志良的眼中,父親是一個耿直的人。他老派、傳統、不諳世事,志良說,那甚至有些固執。但是,這也正是志良欽佩父親的一個方面。

有這麽一個故事讓志良記憶猶新,這也是他的童年在動蕩中度過的原因。盡管由此他們一家人吃了很多苦頭,但也正是這樣一件事,樹立了父親在志良心目中無可替代的位置。

五十年代末的大躍進時期,中國大地的浮誇風正值盛行,曲藝團裏當然也受到影響。在一次年初工作準備會上,領導要求所有演員都要表決心。于是,人們爭先恐後地說,一年創作作品多少多少,大段幾段、小段幾段。馬三立則靜靜地坐在一旁,在掌聲和口號中註視著這一切,當有人站起來表示一年要創作相聲作品15段的時候,他不自禁地皺起了眉頭。

領導發現了依然沉默的馬三立,“馬三立,你表個態。”馬三立不慌不忙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他一貫的口吻慢條斯理地說,“我決心,一年創作相聲作品50000段。”人們一下子安靜下來,沒有掌聲,也沒有了歡呼,大家在面面相覷。

“他們說的話你信嗎?”馬三立質問著領導,言語中帶著明顯的氣憤。

事後,趙佩如勸馬三立說,“三叔,您就不能走個形式,誰不知道那是胡說的。”馬三立依然很生氣地說,“我沒有錯。”

結果,耿直的馬三立被很快打成了右派。

一個謙和的父親

雖說耿直,但馬三立並不是事事計較,在很多的事情上,他表現得相當地謙和。

一次,志良陪父親到外地演出,主辦方依照慣例給了馬老一筆勞務費,馬三立看都沒看就裝進了口袋中。這時,有好事者過來搭訕:

“馬老,給你多少錢哪?”

“我也沒數。”

“您數數。”

馬老並不情願地把錢掏出來數了數說,“五百。”

“不會吧,在您前邊表演的那個模仿您說相聲的演員給了兩千哪!”

馬老皺了皺眉頭,“錢多少並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他喜歡我,喜歡我的相聲。錢多少又有什麽關系。”

沉了沉馬老憂慮地說,“我最擔心的倒是,這個孩子如果單純學我,會限製他的發展。”

提起謙和,志良有很多故事要說。還有一次,下鄉演出,組織者開來一輛面包車接演員。有的演員看是面包車就不願意上車,馬三立第一個走上車,回頭對其他人說,“我都上來了,你們還不快點。”

一個勤奮的父親

在志良眼裏,父親對相聲是摯愛的,他無時無刻不在思考著有關相聲的問題,由此他變得非常地勤奮。

就在兩年前,馬三立老人87歲高齡的時候,他還每天在紙上默寫相聲段子《10點鍾開始》,他對志良說,“我得鍛煉我的記憶力,像這些長段子不能生疏了。”就在昨天,志良從父親的遺物中找出了那本厚厚的文稿《10點鍾開始》,志良說,睹物思人,看著那工整的字跡,一字不漏的內容,又想起父親對相聲的那份執著和努力。

志良說,父親回家很少說話,他總在默默地想事情。有時志良怕父親有心事,就問他想什麽。父親說,想著今天演出的時候為什麽有個“包袱”沒抖響,也許把那兩個字放在後面要好一些。

志良說,父親總是這樣,為了一個小“包袱”都會不思茶飯,直到下次演出變換方式獲得成功之後才會滿意。往往這時,他會一改對人的謙和態度,變得“斤斤計較”,變得“睚眥必報”。

一個勤儉的父親

老年人都是比較勤儉節省的,這和他們過過苦日子有關。但是對于志良來講,父親的勤儉猶甚。志良提起放在門口的一雙軟底兒皮鞋說,“這是給我爹買的,他不穿,隻好我穿。”

馬三立與常寶華、馬季、蘇文茂、姜昆等馬三立與常寶華、馬季、蘇文茂、姜昆等

皮鞋是志良特意給父親買的,軟牛皮的,軟底兒,穿起來很舒服。馬老知道兒子孝順,也很高興,拿過皮鞋便穿在腳上,在屋裏走了幾步說,“真舒服,多少錢呀?”志良知道父親切入了主題,隻好怯生生地回答,“三百多吧。”父親一下子愣住了,之後氣呼呼地說,“太貴了,我不穿。”

志良知道拗不過父親,隻好一雙新鞋“便宜”了自己。于是,志良“吃一塹長一智”,再買東西就不說實話了。一次,志良給父親買了件八百多塊的羊絨衫,父親穿在身上很合適。于是他一邊摸著軟軟的毛衣,一邊按慣例又問起了價錢。早有準備的志良脫口而出,“80,馬路邊兒買的。”

“這好,不錯。”父親滿意地笑了。

一個平淡的父親

其實,父親給志良留下最深印象的還是他處世的平淡。志良說,父親做人很淡薄,他的名利思想很輕。什麽排名先後,什麽暖場壓軸,對于父親都不是問題。他最關心的是觀眾的反映,隻要觀眾喜歡,才是他最大的滿足。

志良說,在父親的心底裏,有一種影響他一生的東西,這種東西當然也影響著他的藝術風格和藝術創作。這是一種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是一種在他的作品裏才可以體會到的東西。比如“張二伯”吃蘋果這個細節,父親的“包袱”是暗藏著的。別人要是抖這個“包袱”,可能會是“張二伯一口下去,連蘋果核都給咬沒了。”可父親卻說,“給你剩那半拉多好,沒核。”同樣是說明“張二伯”一口咬下多半個蘋果,表達方式不同,效果也就不同。

當然,從父親的遺囑中,志良也體會到父親的淡薄名利。作為中國最有名的相聲大師他沒有搞遺體告別儀式,沒有更多的聲張。他平靜地離去,留給人們的是笑聲。

志良說,他是為人民而活著,他不愧為“人民的藝術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