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秋裏

餘秋裏

餘秋裏(1914-1999),江西廬陵(今吉安)縣人,中將軍銜,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新中國石油工業的建立者,經濟工作的傑出領導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卓越的政治工作領導者,原國務院副總理,中共第九屆、十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第十一屆、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常委,原中央軍委委員、副秘書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 中文名
    餘秋裏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西廬陵(今吉安)縣
  • 出生日期
    1914年11月15日
  • 逝世日期
    1999年2月3日
  • 職業
    中將
  • 軍銜
    中將

人物生平

1914年11月15日,出生于江西廬陵(今吉安)縣坪裏村。

餘秋裏餘秋裏

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1929年參加江西省吉安縣農民暴動,後任吉安赤衛隊大隊戰士、分隊長

1931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後在吉安永陽軍事部工作。

1933年任湘贛省蘇維埃政府工農檢查委員會委員,曾在紅軍大學第四分校學習,任中國工農紅軍學校第四分校二連指導員

1934年任紅六軍團政治保衛隊隊長

1935年任紅二軍團六師十八團政治委員。參加了長征。其間,率部任紅二軍團前衛。

1936年11月入抗日紅軍大學學習,後轉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中央軍委委總政治部直屬政治處副主任

1938年起任八路軍總政治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兼巡視團主任,八路軍第一二○師幹部大隊政治委員,一二○師獨立第三支隊政治委員。

1939年1月,率一二○師獨立第三支隊開赴平、津、保三角地帶,開展遊擊戰爭

1940年5月,參加百團大戰。同年11月,任一二○師三五八旅八團政治委員、團長。

1941年5月,率一二○師三五八旅八團開進寧武地區,開闢建立以寧武為中心的管涔山革命根據地。

1944年起任一二○師三五八旅政治部主任

1945年任晉綏軍區第七軍分區司令員。

抗日戰爭勝利後,任一二○師三五八旅政治委員,晉綏野戰軍縱隊政治委員。

1949年2月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一軍一師政治委員,6月起任第一軍副政治委員,後兼任青海省軍政委員會副主席、青海軍區副政治委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0年1月起任中共川西區黨委委員、常委

1950年10月起任西南軍政大學副政治委員。

1951年起任第二高級步兵學校校長兼政治委員。

1952年2月起任西南軍區後勤部部長兼政治委員、軍區黨委常委。

1954年12月至1955年9月任解放軍總財務部第一副部長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

1955年9月至1957年5月任總財務部部長。

1955年1月至1957年5月任總財務部黨委書記

1957年5月至1958年3月任解放軍總後勤部政治委員、總後勤部黨委第二書記。

1958年2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石油工業部部長。

1958年5月至1965年2月任部黨組書記。

1959年9月,在大慶地區發現石油資源以後,兼任大慶石油會戰指揮部工委書記。

餘秋裏餘秋裏

1964年12月至1970年6月任國家計畫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秘書長,領導中央"小計委"工作。

1966年9月,經毛澤東批準,中央決定由他和谷牧協助國務院領導同志抓經濟工作。

1970年6月至1975年1月任國家計委革委會主任、國家計委主任、黨的核心小組組長。

1975年1月至1982年5月任國務院副總理。

1975年1月至1980年3月兼任國家計委主任、黨的核心小組組長、黨組書記。

1977年8月至1987年11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1979年3月起任國務院財經委員會委員。

1980年2月至1987年11月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

1980年3月至1982年5月兼任國家能源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

1982年5月至1983年6月任國務委員。

1982年9月至1987年11月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軍委副秘書長,其間:1982年10月起任總政治部黨委第一書記、書記。

1983年6月至1988年4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1987年11月至1992年10月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

1988年7月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9年2月3日在北京逝世。

名字由來

衛士長輕輕地進來給倆人沏茶,又輕輕地退出。他聽到身後毛澤東爽朗的自言自答:"秋裏秋裏,你這個名字很有詩意啊!"

"主席,我這個名字其實很土。小時候家裏窮,請不起先生起雅名,所以家裏人就把我叫狗娃子。後來參加了紅軍,領導問我叫啥名字,我說不上來,又問我是啥年月日出生的,我回答說我媽說我是割谷子後的秋裏生的。領導一聽就說,那你就叫餘秋裏吧。"

將軍的話引來毛澤東一陣爽笑:"好嘛!秋裏這名字蠻好的,秋天總是個豐收的季節,又是火紅的歲月……"

重要著作

《餘秋裏回憶錄》,人民出版社2011年6月版,曾慶紅作序。

獨臂將軍

"獨臂將軍"餘秋裏是如何失去臂膀的,事情要追溯到紅軍長征途中,在貴州省烏蒙山區的哲庄壩。

餘秋裏餘秋裏

指揮戰鬥 左臂屢中彈

1936年2月,賀龍總指揮率領紅二、六軍團長征行進至黔滇交界的烏蒙山區。3個月前,當紅軍撤離湘鄂川黔根據地時,敵人就糾集了大量兵力包圍阻截紅軍。3月12日,國民黨萬耀煌部突然改變行軍路線,折向鎮雄方向,妄圖在那裏阻截、包圍紅軍。這時,時任紅二軍團18團政委的餘秋裏接到賀總指揮的命令,要他們火速前進到哲庄壩,截擊敵人。餘秋裏率團隊趕到幹溝梁子。紅軍佔領了製高點,敵人被打得措手不及,死傷累累,滾落到溝底。敵人縮進了一道山溝,憑借著有利的地形進行頑抗。成本興(成鈞1911-1988)團長站起身來觀察地形,選擇進攻路線。突然,餘秋裏發現逃到對面山坡上的敵人已部署完畢,正準備著向我方陣地射擊,他高喊一聲"危險!"不顧一切地站起來,一把把成團長拉倒在地。話音未落,一排子彈射來,擊中了餘秋裏的左臂。他簡單包扎一下傷口,隨戰士們沖向溝底。

正在這時,餘秋裏接到我軍將撤出戰鬥,要求18團掩護主力部隊轉移的命令。就在他帶領部隊沖上山頂時,敵人一梭子機槍子彈打了過來,又打在他那已負傷的左臂上,噴涌的鮮血頓時染紅了他的衣衫。餘秋裏低頭一看,打斷的骨頭白茬已穿出皮肉,有兩根筋露在外面,微微顫動。他進行了簡單的包扎,並用綳帶把左臂掛在脖子上,與成團長一起繼續指揮戰鬥。

條件艱苦 無法動手術

此役,紅軍把正在行進中的萬耀煌縱隊攔腰截斷,使敵人首尾不能相顧,萬耀煌潰亂中隻身脫逃。敵人開始了更加瘋狂的圍追堵截,紅軍每天都要打仗和行軍,根本沒有時間對餘秋裏進行治療,更不用說動手術了。

這時,朱德總司令來電,命令紅二、六軍團渡過金沙江後,設法與紅四方面軍會合。渡江前,總指揮部派人給餘秋裏送來一床鴨絨被。當時他的傷口已經發炎,正在發高燒,處于昏迷之中。他全然不知地被戰友們抬上小船,在大家的保護下渡過了江。渡過金沙江後,部隊進入康藏地區,徹底擺脫了十幾萬敵軍的圍追堵截。當部隊開始在中甸地區的格羅灣休整時,賀總指揮,任弼時政委指示醫院領導:可利用這段休整時間,為餘秋裏做手術,把他的傷好好治一治。醫院領導回答:"部隊過金沙江時,因不慎醫療器械全掉進江裏,現在已無法做手術了。"

一天,曾任紅軍18團團長、後任師長的賀炳炎專程來看望他,勸道:"老餘呀,幹脆把手鋸掉算了,像我一樣,當個'一把手',多省事。我現在不照樣幹革命,一點也不比別人差。"餘秋裏搖搖頭說:"不能鋸,我還要留它幹革命呢!"1935年12月,賀炳炎率部在雲南瓦屋塘同敵人發生了一場激烈戰鬥,右臂不幸中彈。醫生為了保全賀炳炎的生命,用最原始的木鋸為他作了截肢手術。

危及生命 將軍痛斷臂

當紅二方面軍抵達甘孜後,餘秋裏的左臂愈加疼痛,醫務人員開啟綳帶檢查,隻見整條臂膀已發黑萎縮,傷口上爬滿了白蛆。但由于無醫無葯,隻得重新換上新綳帶,讓他躺在擔架上,抬著繼續前進。1936年9月,紅二方面軍到達甘肅徽縣,醫生見他傷勢越來越重,左手五指已腫脹壞死,如不及時手術治療就會危及生命。方面軍衛生部長侯政決定親自為餘秋裏實施手術,當時正好打了一個勝仗,繳獲了一批醫療器械、消毒棉和紗布。手術時,侯政用繳來的鎮痛劑先給餘秋裏註射,由于不知該葯的使用劑量標準,一針下去,餘秋裏就昏迷過去了。侯政先刮掉餘秋裏臂上的腐肉,再用一把自製小鋸鋸斷其壞骨,然後又忙著搶救失去知覺的餘秋裏。經過搶救,餘秋裏才緩緩蘇醒過來。醒來後,餘秋裏對守候在身邊的賀龍說:"老總,敵人打斷了我的左臂,我還有右臂,隻要還有一口氣,我就要將革命進行到底。"自此,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高級將領中又多了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獨臂將軍。

50多年後,著名的西方記者索爾茲伯裏著述《長征,一個聞所未聞的故事》時,當他聽到餘秋裏斷臂的經歷後,聳聳雙肩,欣賞地贊嘆道:"餘先生,你真是一個典型的軍人,可敬可敬。"圖為1986年6月,在檢閱主席台上,向南京軍區某部指戰員致意。

主要事跡

抗擊日寇

抗日戰爭爆發後,餘秋裏又走上了新的征程, 先後任軍委總政治部直屬政治處副主任、組織科科長兼巡視團主任、八路軍第120師幹部大隊政治委員等職。1938年9月,日軍華北方面軍在對晉察冀邊區進行圍攻後,又以重兵對冀中抗日根據地進行連續"掃蕩"。1939年1月,正當冀中情勢嚴峻之時,餘秋裏奉命率領獨立第3支隊開赴北平、天津、保定三角地帶,開展遊擊戰爭。這一帶村庄稠密,民風強悍,自古就有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的說法。但自從日軍侵入華北以後,國民黨軍隊聞風南撤,使得這裏的局勢處于無政府狀態,混亂不堪。一些不願當亡國奴的愛國民眾,紛紛自發舉起抗日義旗,在大清河北岸建立遊擊武裝。同時,也出現了一些地方鄉紳武裝、會道門武裝和土匪漢奸武裝隊伍。這些武裝隊伍都打著抗日的旗幟,雖然兵力不多,但牌子卻不小,到處是"司令"、"主任",正如老百姓戲稱的:"司令遍天下,主任賽牛毛。"有的武裝隊伍甚至打著抗日的幌子魚肉、欺壓百姓,引起民眾不滿。一天,餘秋裏率部剛駐進新城縣板家窩村,偵察員就來報告,發現300多日軍分乘7輛汽車向蠻子營開來,已離板家窩不遠了。餘秋裏一聽非常高興,決定好好打一仗,壯一壯老百姓的膽,讓地方遊擊武裝看一看。于是他馬上命令部隊做好準備,搶挖工事,佔領房頂等有利地形。雙方交火後,日軍不知道對方是八路軍,妄圖從村西、村西南開啟缺口,用迫擊炮、機槍、步槍一齊朝村裏開火。八路軍頑強阻擊,敵人進展緩慢。黃昏時,敵人瘋狂發動第五次攻擊,餘秋裏指揮戰士節約彈葯,等敵人靠近以後再打。日軍見八路軍陣地一點動靜也沒有,便大著膽子沖上來,隻聽餘秋裏一聲令下,子彈便像暴雨一樣射向敵人,敵人應聲倒下了一片,但大群的敵人依舊朝村裏沖來。餘秋裏見情勢危急,果斷命令戰士們:"上刺刀,肉搏!"。戰士們沖上去了,板家窩村的民眾也紛紛沖出家門,有的揮動鐵鍬、棍棒,有的舉著火把,抬著門板,吶喊著為八路軍助威。戰士們越戰越勇,直殺得敵人哭爹喊娘,四散奔逃。板家窩首戰告捷,趕走了日本侵略者,打出了八路軍的威風,人們奔走相告,歡慶勝利。附近各路武裝首領段克全、翟躍宗、尚玉峰等紛紛要求第3支隊將其隊伍收編。不久,江東生、左清臣領導的河北遊擊軍也自願接受了第3支隊的收編。隊伍擴大後,餘秋裏為了加強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提高戰鬥力,在部隊開展了整飭活動。他先是將收編部隊編為第3支隊第7、第8、第9團,然後利用戰鬥間隙對部隊進行政治培訓,發展黨員,建立建全基層組織。另外,他還放手發動民眾,在雄縣、霸縣、固安、新城等地建立抗日民主政權。就這樣,在僅僅一年多的時間裏,餘秋裏的部隊就由剛組建的三個連300多人發展到三個團5000餘人的規模,成為冀中有名的抗日支隊,多次受到120師領導的表揚。賀龍高興地說:"第3支隊剛來冀中時沒幾百人,可是你們東一搞,西一搞,就搞出個隊伍來。這個隊伍打得很硬嘛!敵人一聽見'一把手'的隊伍,離老遠就嚇得溜掉了。"

餘秋裏餘秋裏

1940年5月,餘秋裏奉命率獨立第3支隊開赴晉西北,參加著名的"百團大戰"。11月,他主動要求將第3支隊縮編為第358旅第8團,將多餘人員補充到兄弟部隊,自己任政治委員。1941年5月,餘秋裏率領第8團開赴寧武地區,放手發動民眾,積極開展軍事鬥爭政治鬥爭,開闢和建立了以寧武為中心的管涔山革命根據地。1943年5日,蔣介石發動第三次反共高潮,集結兵力準備進攻延安。餘秋裏又率部回師陝北,守衛延安南大門。在駐防期間,第8團與其他部隊一起開展大生產和大練兵運動。餘秋裏經常深入連隊,了解情況,註意發現典型,並總結推廣先進經驗,取得了很好成績。在大練兵活動中,他提倡能者為師,選拔戰士中的射擊能手、投彈能手、刺殺能手擔任教員,開展了"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互教互學"的民眾性練兵活動,極大地提高了部隊訓練質量,受到中央軍委的表揚。毛澤東同志指出,這一練兵方法"是突破歷史的新創造"。抗日戰爭勝利前夕,餘秋裏升任第358旅政治委員。1945年8月,餘秋裏和黃新廷同志率358旅挺進晉西北,參加對日軍的大反攻,連續攻克孟門、柳林、離石等城鎮,迎來了抗日戰爭的勝利。就這樣,餘秋裏抗戰八年,帶出了一支能征善戰的部隊。隨後,他原所在的第8團部隊被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軍第1師第1團。賀龍高興地說:"八年抗戰,餘秋裏打出了個天下第一團。"

解放戰爭

解放戰爭時期,餘秋裏所部屬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在彭德懷的指揮下,部隊連續攻城略地,取得了不少勝利。然而,在隨後對陝北重鎮榆林的戰鬥中卻兩攻不克,遭遇失敗。原因除了輕敵以外,最主要的還是部隊經過三個多月的反攻作戰,由原來的兩個縱隊擴編為五個縱隊,俘虜成分增多,有的連隊竟達百分之八九十以上。加上戰鬥頻繁,教育時間短,部隊思想不穩定,有的俘虜階級界線不清,不知為誰而戰。更為惡劣的是,有的"解放戰士"破壞紀律,隨便拿老百姓的東西,打罵民眾的事也時有發生。最嚴重的是有個戰士竟然讓一位沒過門的大姑娘懷了孕,造成極壞的影響。彭德懷司令員非常生氣,親筆簽字批準,把那個戰士槍斃了。隨後,在野司黨委會上,彭德懷決定從嚴整飭部隊。會後,餘秋裏便下到了連隊,希望從基層多了解一些情況。一天,文工團為戰士們演《白毛女》,當戰士們看見黃世仁逼迫楊白勞在喜兒的賣身契上摁手印時,都禁不住流下眼淚,一時群情激憤。餘秋裏正在抹眼淚時,一位同志告訴他,他們團也有一個戰士受過這樣的苦。原來該團第6連有一名剛"解放"過來的四川籍戰士,晚上一個人獨自跑到荒郊野地痛哭,邊哭邊訴說其母如何慘死、本人又如何被抓壯丁,並發誓一定要報仇雪恨。他的哭訴感動了一旁悄悄跟來的指導員,他們都有類似的苦難,于是兩人抱頭痛哭起來。餘秋裏聽完,右手一揮:"好!太典型了。不但要請這個戰士在全營講,全團講,還要在全旅裏講。"隨後,餘秋裏又繼續在戰士們中間了解情況,逐漸有了底,找到了好辦法。于是,餘秋裏帶著工作組又去了第6連,引導大家開展訴苦運動。大多數戰士都出生于窮苦人家,都有一本血淚賬,一旦開啟思想的閘門,就像決了堤的河水,滔滔不絕,憶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隨後,餘秋裏又組織巡回訴苦團,到各團去訴苦,效果同樣不錯。餘秋裏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認真寫了一份報告,提出以階級教育為龍頭,以鞏固部隊士氣為目的,在全旅展開一次思想上、組織上的徹底整飭。彭德懷看完報告後連連贊揚,又轉送毛澤東過目,受到毛澤東的大力贊許。于是,一場以"訴苦"和"三查"方法進行的新式整軍運動便在西北野戰軍第358旅全面展開了。經過"訴苦""三查",增強了解放軍的軍內外團結,幹部戰士的立場更加堅定,鬥志更加旺盛,進一步提高了部隊的戰鬥力。為此,西北野戰軍表揚了358旅的做法和餘秋裏同志深入實際的工作作風,並向各部隊介紹了他們的經驗。1948年1月,毛澤東同志詳細聽取了餘秋裏的匯報,充分肯定了他們的這一創造性做法和新鮮經驗。1948年1月,經過新式整軍運動的西北野戰軍取得了著名的宜川大捷,殲滅胡宗南集團主力第29軍,斃傷俘敵近3萬人。不久,餘秋裏升任第1縱隊副政委,率軍參加了解放大西北的多次重大戰役

石油部長

新中國成立後,餘秋裏先後任西南軍政大學副政治委員、第二高級步兵學校校長兼政治委員、西南軍區後勤部部長兼政治委員、軍委總財務部第一副部長、部長,總後勤部政治委員。1955年,餘秋裏被授予中將軍銜。解放後新中國的石油供應十分匱乏,以至嚴重影響到中國國計民生。1958年初,不少汽車被迫拋錨,軍隊中有的部隊取消演習,連首都街頭也出現了背負沉重煤氣包的公共汽車。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立即開會研究石油問題,國務院也開會研究石油問題,石油成了亟待解決的國家大事。為此,中共中央決定派一員得力領導同志去尋找石油,以解燃眉之急。彭德懷同志等力薦餘秋裏擔綱負責,于是毛澤東親自召見他,讓他脫下軍裝,去當石油部長。會談中,毛澤東叮囑托餘秋裏:"我過去說過,奪取全國勝利,這隻是萬裏長征走完了第一步。我們熟悉的東西有些快要閒起來了,我們不熟悉的東西正在強迫我們去做。我們必須克服困難,我們必須學會自己不懂的東西。我們必須向一切內行的人們學經濟工作,拜他們做老師,恭恭敬敬地學,老老實實地學。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裝懂。不要擺官僚架子。餘秋裏脫下穿了幾十年的軍裝,擔任了中國政府剛組建不久的石油部部長,準備迎接新的挑戰。

餘秋裏(左)餘秋裏(左)

1964年1月,經中央批準,石油部組織了華北石油勘探會戰,先後發現並建成了勝利油田、大港油田、遼河油田、任丘油田、中原油田等一批油田,為中國的國民經濟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1964年12月,周恩來總理在全國第三屆人大第一次會議上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中國經濟建設、國防建設和人民生活所需要的石油,不論在數量或者品種方面,基本上都可以自給了!"

1964年12月,餘秋裏任國家計畫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秘書長。1965年1月,中央決定成立由餘秋裏等同志組成的小計委,主持編製了第三個五年計畫,被稱為"一個有骨有肉的好計畫。"第三個五年計畫剛開始執行不久,"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文革"初期,餘秋裏被造反派從四川揪鬥回北京,讓他交待彭德懷和賀龍的問題,遭到了他的嚴厲駁斥。造反派惱羞成怒,將餘秋裏非法監禁在衛戍區,逼迫他寫交待材料,給他戴高帽遊鬥。1968年5月的一天,在首都十多萬人的遊行批鬥會上,餘秋裏僅剩的一隻右手被反翦著,脖子上吊著一個碩大的鐵牌,兩名彪形大漢按住他的頭,讓他接受聲勢浩大的民眾批判。避居西山的賀龍得知後,更是痛惜地說:"秋裏同志革命幾十年,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剩了一條胳膊,因為我遭這個罪喲。"所幸的是,"文革"中期,餘秋裏被解放出來,先後任國家計委副主任、主任。在他主持計委工作期間,協助周恩來總理做了大量艱苦的工作,使遭受嚴重破壞的國民經濟能夠繼續運轉。1975年1月,餘秋裏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計畫委員會主任。1982年9月,黨中央、中央軍委任命餘秋裏擔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在離開軍隊二十四年之久後,餘秋裏又重新穿上了軍裝。鄧小平親自約見他,對他說:"秋裏同志,經過'文革'十年的折騰,軍隊的現狀大不如從前,一些傳統被破壞了,政治工作遭到了削弱。軍隊內部問題很多,派性、文革餘毒……編製不合理、機構重疊。你去了總政,要放手幹,下大力氣,當然,這還得有個過程。"上任後,餘秋裏在黨中央、中央軍委的領導下,卓有成效地開展新時期軍隊政治思想工作,在全面否定"文革"、部隊專業化建設、百萬大裁軍等重大工作中傾註了大量心血,並協助鄧小平同志再次進行了新時期軍隊的整飭工作。1985年百萬大裁軍後,軍隊實行幹部年輕化、知識化,餘秋裏與許多老同志一樣,開風氣之先,主動從總政治部主任的崗位上退下來。1999年2月3日,餘秋裏在北京病逝。

個人榮譽

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人物評價

餘秋裏將軍中等身材,天庭飽滿,眉宇剛毅,任石油部長、國務院副總理仍喜戴軍帽,帽沿上推,朝天翹。雖斷左臂,則雄風不減,大氣縱橫,軍人氣質依然。抗日戰爭時期某日,任弼時于某次幹部會上表揚餘秋裏將軍曰:"餘秋裏,現在已經成為大知識分子了。"餘秋裏將軍急煞,嚷嚷道:"任政委,我是大老粗,正正派派的大老粗!"全場哄堂大笑。1983年5月,餘秋裏將軍回鄉探親,子侄輩來見,先打招呼曰:"你們不要想從我身上沾什麽光。"其弟餘財發與將軍言:"你當那麽大的官,從未給家鄉辦點事。"將軍對曰:"我是擔任過副總理、國家計委主任。但我不是江西省計委主任,更不是吉安縣計委主任。"

餘秋裏餘秋裏

餘秋裏將軍敢講真話。1959年4月,將軍參加黨的八屆七中全會。會間休息時,毛澤東問餘秋裏:"餘秋裏同志,四川的情況怎麽樣?"將軍朗聲答道:"報告主席,四川情況不好。"1960年1月,餘秋裏參加上海的中央工作會議。毛澤東問大家:"前幾天報紙上評尼赫魯的一封信,你們看過了吧?"且一一點名,如柯慶施、吳德、謝富治等均答"看過了。"問至餘秋裏將軍,則答曰:"報告主席,我沒有看過。"毛澤東曰:"我看餘秋裏講的是實話。那麽長的文章怎麽一下子就看了呢?!"會後,羅瑞卿對將軍言:"你可幫了大忙,替我們大家解了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