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 -社會製度

養老

社會製度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農村人口的養老隱性問題將顯性化。解決農村人口養老問題將是社會不得不面對的重要任務。在目前廣大的農村地區,家庭養老、土地養老、社會保險養老三種模式是基本的養老保障方式,而社區養老模式則是一種新的嘗試。

  • 中文名稱
    養老
  • 拼    音
    yǎng lǎo
  • 出    處
    《史記·龜策列傳》
  • 解    釋
    奉養老人,養老送終

歷史起源

養老起源于原始社會末期,夏商兩代繼承之,但西周才在製度上臻于完善。《禮記·王製》:“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後氏以饗禮,殷人以食禮,周人修而兼用之。五十養于鄉,六十養于國,七十養于學,達于諸侯。”這說明西周規定按年齡大小由地方或國家分別承擔養老責任,在政策上,不僅中央要負責養老,地方也要負責養老。凡年滿五十的則養于鄉遂之學,年滿六十的則養于國學中的國小,年滿七十的則養于國學中的大學。這種養老製度,自天子以達諸侯,都是相同的。不過一國的長老,由諸侯致養,若是天下的長老,則由天子致養。西周養老不僅鑒于老年人積累有豐富的知識經驗,更出于宗法的等級社會的需要:按長幼之序,定尊卑之禮。正如《王製》所說:“養耆老以致孝。”《禮記·鄉飲酒義》也說:“民知尊長養老而後能入孝弟;民入孝弟,出尊長養老,而後成教;成教而後國可安也。”這就是西周重視養老製度的根本原因。

養老養老

農村養老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農村人口的養老隱性問題將顯性化。解決農村人口養老問題將是社會不得不面對的重要任務。在廣大的農村地區,家庭養老、土地養老、社會保險養老三種模式是基本的養老保障方式,而社區養老模式則是一種新的嘗試,以上四者共同構成了農村養老體系。農村現行的養老模式包括:

保單裏的保單裏的

家庭養老

家庭養老模式是儒家文化的“孝”的強調,是中華民族綿延了幾千年的優良傳統,贍養老人的義務已經變成了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內在責任和自主意識,是其人格的一部分。這在廣大農村也表現得毫不例外,而且由于我國廣大農村的社會經濟發展水準低下,實施其他養老模式的條件不太具備,家庭在提供生活照顧和精神慰籍方面又具有無可替代性。因此,目前家庭養老仍是我國農村養老的最主要模式。

土地養老

土地是廣大農民賴以生活的基礎。土地對農民而言,既是生產資料,也是生活資料。尤其是在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推行以後,農村老人可以依靠土地收入解決一部分生活來源。在現有的生產力發展水準之下,用土地維持最基本的生存,可以說土地是他們最穩定也是最後一道養老保障安全網。

社會保險

民政部于1992年出台的《縣級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基本方案(試行)》(以下簡稱《方案》),即為“農村社會保險”開了先河。在方案中,提出了個人、集體、國家三方共同付費,由社會統籌解決農村養老問題的新思路。該方案于1994年在一些農村經濟發達和比較發達地區開始試點。其主要做法是,以縣為單位,根據農民自願原則,在政府組織引導下,從農村和農民的實際出發,建立養老保險基金。保險基金以農民個人交納為主,集體補助為輔,國家予以政策扶持,實行儲備積累的模式,並根據積累的資金總額和預期的平均領取年限領取養老金。

養老養老

社區養老

社區(含鄉鎮)養老是指集體經濟實力比較雄厚的鄉村或鄉鎮企業,仿照城鎮企事業單位的做法,給農村老年人發放養老金。社區養老的實施範圍比較窄,往往受製于該地區的農村經濟發展水準。

消費養老

消費養老是新近崛起的一種養老模式,其核心是消費者在購買企業的產品後,企業應該把消費者的消費視為對企業的投資,並按一定的時間間隔,把該企業的利潤按一定的比例返還給消費者,這樣消費者不僅關心自己所購買商品的數量和質量,也關心購物後所帶來的利益。

企業會擁有大量來自消費者的返利而成為資本市場的強者,並且會為養老保險提供一個廣闊的巨大資金來源,能在不增加消費者負擔的情況下,逐步為消費者積攢一筆可觀的養老資金,從而解決許多與養老有關的難題。

以房養老

新京報訊 我國將有規劃地試點“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具體操作辦法和實施計畫,有望明年一季度出台。

2013年9月13日,中國政府網全文公布近日由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幹意見》,明確提出,“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

“以房養老”提出多年未有實質進展

事實上,多年前已經有一些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開始嘗試“以房養老”的模式。2003年,時任中國房地產開發集團理事長的孟曉蘇將這一理念介紹到了中國。2007年他成立了幸福人壽保險公司並親自參與這一“倒按揭”產品的研發,但至今仍沒有實質性進展。

養老養老

2007年11月,從上海市公積金管理中心傳出訊息,“以房養老”方案研究和試點工作已取得突破。試點方案暫定名為“以房自助養老”協定,與“倒按揭”模式不同的是,該“以房自助養老”的試點從一開始就變更了房屋的產權人。除了選取一對80多歲的老人家庭做試點外,再無取得進展的訊息傳出。

2011年《北京市“十二五”時期老齡事業發展規劃》就明確提出,北京市鼓勵商業保險企業、商業銀行或住房公積金管理部門,建立公益性中介機構以開展“以房養老”試點業務。

去年4月,南京出台《南京市老齡事業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中就提及“以房養老”,這一年多來,南京的以房養老試點業務沒有任何進展,相關負責人透露,因為法律製度缺陷,此模式仍停留在政策研討階段。

某股份製商業銀行也在兩年前推出過“養老按揭”業務,即老年人本人或法定贍養人可以房產作為抵押向銀行申請貸款用于養老用途,借款人隻需按月償還利息或部分本金,貸款到期後再一次性償還剩餘本金。不難看出,這一產品與“倒按揭”還是有很大區別。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這一業務屬于叫好不叫座,幾乎沒引來什麽客戶。

70年產權是最大障礙

多名金融界人士認為,房屋產權70年,是“倒按揭”的最大障礙,也是與國外政策環境最大的差異。雖然2007年出台的《物權法》已經規定,“住宅建設用地使用權期間屆滿的,自動續期”,但“自動”並不意味著“無償”。如果70年產權到期後,抵押房屋要有償續期,那麽續期費用將是一個巨大的未知風險。如果續期費用太高,金融機構很可能會無利可圖,甚至虧本。

養老養老

此外,房價的未來走勢,也是金融機構必須考慮的問題。北京一家保險公司的負責人指出,未來房價不一定像這幾年一樣隻升不降。即使房價上升確定無疑,但上升幅度會有多大,很難現在就作出準確判斷,這對保險公司而言將是不小的風險。

老人願意把房子留給子女

業內人士還指出,中國人傳統的把房產等遺產留給子女的做法也是“以房養老”的一大障礙。

從老家來北京幫子女看孩子的張女士,今年64歲。當北青報記者問她是否會選擇“以房養老”的模式時,她堅決搖頭表示不同意。“我能留給子女的就隻有那套房子,怎麽能給保險公司呢?”她還認為,如果自己用這種方式養老,別人知道了,會認為子女不孝,自己也會覺得很沒面子。

有業內人士認為,素有“養兒防老”傳統觀念的中國老人大部分可能都不會選擇這種模式。這種形式應該更適合那些無子女的孤寡老人。歐美國家倒按揭之所以流行,與高額的遺產稅有很大關系,人們在“以房養老”和“留房給子女但交大筆稅金”之間很容易作出選擇。

古代養老

漢朝養老

國人一直非常關心孩子的成長,有關家教方面的理論與實踐很多,甚至一些名門望族的家訓成了傳家法寶,像嚴氏和曾氏就是比較著名的。但對老人的贍養似乎遜色得多,既缺乏必要的機製,也缺乏系統的理論。特別是今天的中國,已經進入老齡社會,老年人口過億半,養老越來越成為社會的大問題。縱觀古今,各朝各代贍養老人的做法差異很大,最好的要算漢代了。

西漢初期,國家剛剛恢復安定,皇帝就頒布了養老詔令,凡80歲以上老人均可享受“養衰老、授幾杖,行糜粥飲食”的待遇。漢高祖詔曰,凡五十歲以上的子民,若人品好,又能帶領大家向善的,便可擔任“三老”職務,由鄉而縣,與縣令丞尉“以事相教”。盡免徭役,每年十月還賜予酒肉。漢文帝詔令:“老者非帛不暖,非肉不飽。今歲首,不時使人存問長老,又無布帛酒肉之賜,將何以佐天下子孫孝養其親?今聞吏稟當受鬻者,或以陳粟,豈稱養老之意哉!具為令。”

到了成帝建始年間,又將享受這種法定待遇的老人最低年齡降到了70歲。每年秋天,由地方政府普查人口,對高齡老人進行登記造冊,舉行隆重的授杖儀式。如《後漢書·禮儀志》中記載:“仲秋之月,縣、道皆案戶比民,年始七十者,授之以玉杖,哺之糜粥。八十、九十,禮有加賜。玉杖長尺,端以鳩飾。鳩者,不噎之烏也,欲老人不噎。”從這個記載來看,漢代的養老敬老,不僅務實,而且還有良好的健康祝願。

據1959年在甘肅武威縣咀磨子18號漢墓內出土的一根鳩杖杖端系著的王杖詔書木簡,以及1981年在同一地點漢墓中出土的一份西漢王杖詔書令冊木簡記載,漢朝的養老敬老法規始終一致,沒有間斷過,而且每隔一段時間皇帝就要詔告天下。

最耐人尋味的是西漢詔書中明確寫道:“高年賜王杖(即前文中的玉杖),上有鳩,使百姓望見之,比于節。”“年七十以上杖王杖,比六百石,入官府不趨。”當時的“六百石”官職為衛工令、郡丞、小縣縣令,相當于處級幹部。那也就是說,漢代的七十歲老人在“政治”上享受處級待遇,持王杖進入官府不必趨俯,可以與當地的官員平起平坐。

漢代老人的“政治”待遇還體現在可以“行馳道旁道”。馳道是專為天子馳走車馬的,絕對禁止他人行走。即便是皇子,也不允許。可見漢代老人是何等特殊!

詔書還明確規定,各級官府嚴禁對高齡老人擅自征召、系拘,也不準辱罵、毆打,違者“應論棄市”。其中記載了汝南地區雲陽白水亭長張熬毆辱了受王杖者,還拉他去修道路。這件事影響很大,太守判決不了,廷尉(相當于今天的最高法院院長)也難斷決,隻好奏請皇帝定奪。皇帝說:“對照詔書,就該棄市。”張熬被判處死刑。今天看來不可思議。

其他朝代

也許是受漢代的影響,後來各朝各代對老人的待遇都有不同程度的體現,逐漸形成了中華民族敬老養老的傳統美德。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便是金玉良言。

困局根源

覆蓋面窄

包括4000多萬已退休人員在內,我國上年末的參保人數隻有1.6億多人,僅佔城鎮人口的30%左右,不及勞動力人口的15%,覆蓋率不到世界水準的一半。

歷史包袱

在計畫經濟體製下,職工的養老、退休是由單位和國家包下來的。到了上世紀90年代,已經退休的老職工和新製度實施前參加工作的職工都沒有個人賬戶的積累,那麽他們的“養老錢”從何而來?這個任務“順理成章”地落到了在職職工肩上。

製度缺陷

缺乏社會保障應有的社會性和福利性現代社會養老保險雖然強調要增強個人參與的自我保障意識,但仍要有國家、集體和社會各方面的參與。我國實行的是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基本養老保險製度。但從近幾年改革的實踐看,“統賬結合模式”並未真正實現。根據《縣級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基本方案》的規定,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在基金籌集上堅持以“個人繳納為主,集體補助為輔,國家給予政策扶持”的原則。但是大多數集體無力或不願對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給予補助,有些地方甚至在實施中還進一步把“個人交納為主”改為“全部由個人交納”。這就使得現階段的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實際上是一種鼓勵性儲蓄,因而也就不可能強製農民參加。而“強製性”一向被視為社會保險的固有屬性,沒有強製性的社會保險,既難推行,又失去其社會性。

製度上存在不穩定性各地農村社會養老保險辦法基本上都是在民政部頒布的《基本方案》的基礎上稍作修改形成的,這些辦法普遍缺乏法律效力。因此各地對保險金的籌集、運用以及養老金的發放都隻是按照地方政府部門,甚至是某些長官的意願執行的,不是農民與政府的一種持久性契約,因此具有很大的不穩定性。

養老養老

保障覆蓋面小,保障水準過低目前全國適齡人口的參保率相當低,覆蓋面非常狹窄,使得保險的互濟性很差。全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統計資料顯示,到2005年底,全國僅有5500萬農民參加了養老保險,佔全國農民人數的5.8%。在保障水準方面,《基本方案》規定,農民交納保險費時,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分2元至20元10個檔次繳費。大多數地區農民投保時都選擇了保費最低的2元/月的投保檔次。在不考慮通貨膨脹等因素的情況下,如果農民在繳費10年後開始領取養老金,每月可以領取4.7元,15年後每月可以領取9.9元,這點錢對農民養老來說,幾乎起不到什麽作用。即使農民每月投保4元、6元甚至是20元,也仍然難以起到養老保障的作用。

養老保險基金保值增值困難。《基本方案》規定,“基金以縣為單位統一管理,主要以購買國家財政發行的高利率債券和存入銀行實現保值增值”。由于管理是以縣為單位,相關的成本隻能在縣的範圍內分攤,邊際成本隻在較小的數值上移動,規模不經濟就非常明顯。另外,在實際運行過程中,由于缺乏合適的投資渠道,有關部門一般都採取存入銀行的方式。1996年下半年以來,銀行利率不斷下調,再加上通貨膨脹等因素的影響,農村養老保險基金要保值已經相當困難,更不用說增值。一方面造成政府的包袱加重,現已出現參保的人越多,國家賠得越多的局面。另一方面,為了使資金能夠平衡運行,國家原先承諾的養老保險賬戶的利率隻好下調,造成投保人實際收益明顯低于按過去高利率計算出的養老金,使人們對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的信心下降。

社會老齡化

我國已于2000年進入老齡化社會,到2010年,城鎮退休人員將達到7000萬人,2020年,將超過1億人。到2030年,預計中國60歲以上老人佔人口比率將會達到24.46%,比世界平均水準高出約8.5個百分點。全國老齡辦發布《中國人口老齡化發展趨勢預測研究報告》[6]分三部分介紹了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現狀發展趨勢:

第一階段,從2001年到2020年是快速老齡化階段。這一階段,中國將平均每年新增596萬老年人口,年均成長速度達到3.28%,到2020年,老年人口將達到2.48億,老齡化水準將達到17.17%,其中,8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3067萬人,佔老年人口的12.37%。

養老養老

第二階段,從2021年到2050年是加速老齡化階段。伴隨著20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第二次生育高峰人群進入老年,中國老年人口數量開始加速成長,平均每年增加620萬人。到2023年,老年人口數量將增加到2.7億,與0-14歲少兒人口數量相等。到2050年,老年人口總量將超過4億,老齡化水準推進到30%以上,其中,8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9448萬,佔老年人口的21.78%。

第三階段,從2051年到2100年是穩定的重度老齡化階段。2051年,中國老年人口規模將達到峰值4.37億,約為少兒人口數量的2倍。這一階段,老年人口規模將穩定在3-4億,老齡化水準基本穩定在31%左右,80歲及以上高齡老人佔老年總人口的比重將保持在25-30%,進入一個高度老齡化的平台期。

《報告》提出,中國的人口老齡化具有老年人口規模巨大、老齡化發展迅速、地區發展不平衡、城鄉倒置顯著、女性老年人口數量多于男性、老齡化超前于現代化等六個主要特征。綜觀中國人口老齡化趨勢,可以概括為四點主要結論:第一,人口老齡化將伴隨21世紀始終。第二,2030年到2050年是中國人口老齡化最嚴峻的時期。第三,重度人口老齡化和高齡化將日益突出。第四,中國將面臨人口老齡化和人口總量過多的雙重壓力。

提前退休

在過去的經濟結構調整和國有企業的改革過程中,困難企業欠繳社會保險費嚴重,特別是為安置富餘人員,大量職工提前退休,將負擔轉嫁給養老保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