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 -2008年英國同名電影

飢餓

《飢餓》是由史蒂夫·麥奎因執導,邁克爾·法斯賓德領銜主演的劇情片。

該片講述了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執政期間,關押在梅茲監獄的共和軍囚犯為了爭取政治地位而發起的絕食抗議行為的故事。

  • 中文名稱
    飢餓
  • 外文名稱
    Hunger
  • 編    劇
    史蒂夫·麥奎因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 導    演
    史蒂夫·麥奎因
  • 對白語言
    英語
  • 類    型
    劇情 / 傳記 / 歷史
  • 主要獎項
    第61屆坎城電影節 金攝影機獎(導演處女作獎)
  • 主    演
    邁克爾·法斯賓德,羅裏·馬倫
  • 上映時間
    2008-10-31
  • 色    彩
    彩色
  • 片    長
    96分鍾
  • 其它譯名
    大絕食

影片信息

主演:邁克爾·法斯賓德/Stuart Graham

飢餓

類型: 劇情 / 傳記 / 歷史

製片國家/地區: 英國 / 愛爾蘭

語言: 英語

上映日期: 2008-10-31

片長: 96 分鍾

又名: 大絕食(香港) / 絕食

IMDb連結:tt0986233

影片簡介

影片圍繞于桑茲死前最後六個星期的生命歷程而展開。故事開始于監獄警衛雷蒙德·洛韓準備離開去工作,臨走之前他檢查了汽車裏的炸彈,穿上了放在衣帽間裏的製服,並且對同事的搭訕不予理睬。監獄裏新來的愛爾蘭共和軍犯人戴維(布萊恩·米利根飾)拒絕穿上囚服,于是被貼上了"不合作"的標簽。而他的新室友格裏(利姆·麥克馬宏飾)則幹脆用糞便把房間弄得臭氣熏天。很顯然,他們是在宣泄對監獄政權的強烈不滿。本片的主人公就是被北愛爾蘭人尊為英雄、因罷工絕食而死的桑茲,他堅信自己是由于政治方面的不公正對待而關押在此並且也會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絕食六十六天之後,包括桑茲在內有十名共和派囚犯餓死。鮑比·桑茲由反拘押票選入國會,桑茲死後由他的代理人歐文·卡龍接替議席。

電影《飢餓》的劇照電影《飢餓》的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Bobby SandsMichael Fassbender ----
12-year-old BobbyCiaran Flynn----
Father Dominic MoranLiam Cunningham ----
Gerry CampbellLiam McMahon ----
Raymond LohanStuart Graham----
Davey GillenBrian Milligan----
Mrs LohanLaine Megaw----
Mrs Lohan​Laine Megaw ----
Gerry's girlfriendKaren Hassan----
the GovernorFrank McCusker----
William Lalor Roddy ----
Mrs SandsHelen Madden----
Mr Sands​Des McAleer----
Bearded manGeoff Gatt ----
PriestRory Mullen----
Stephen GravesBen Peel Riot Prison Officer
Raymond's mother​Helena Bereen----
Hitman Paddy Jenkins ----
Chief Medical OfficerBilly Clarke----
Loyalist orderlyB.J. Hogg ----
Young Bobby's friend​Aaron Goldring----

職員表

參考資料

導演

斯蒂夫·麥柯奎(Steve McQueen)的電影處女作《飢餓》(Hunger)或許是2008年思想和藝術上最激進的電影作品了。

一般來說,監獄是政治鬥爭結束的地方--強弱、成敗、是非在那裏似乎都已得到了最終的裁判。但在《飢餓》中,斯蒂夫·麥柯奎卻以耐心、冷靜的影像揭示,正是在監獄裏,真正殘酷的圍繞著身體展開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1981年,在貝爾法斯特的梅茲監獄,愛爾蘭共和軍成員以絕食抗議,要求恢復囚犯的政治犯待遇。當時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斷然拒絕了抗議者的這項要求,並指出:"罪行就是罪行就是罪行,無關政治(Crime is crime is crime; it is not political)"。

清洗

導演麥柯奎在電影中展示對"無關政治"的深刻理解:把政治犯變成一般罪犯本身就是政治鬥爭的策略,或者說,去政治化本身就是一種基本的政治,就像清洗是政治鬥爭中的一個基本動作。

在《飢餓》中,麥柯奎以超常的耐心反復展現"清洗"這個基本動作:獄官清洗自己拳頭上的血跡;清洗牆上的糞便;清洗到處是尿液的監獄過道(幾分鍾的固定長鏡頭,這個鏡頭可與鐵窗邊玩弄蒼蠅、與牧師對話的長鏡頭相提並論);清洗絕食者潰爛的身體留在床單上的痕跡……

清洗的場景也很容易讓我們聯想到希區柯克在《精神病患者》中營造的經典場景。女主角珍妮在浴室被謀殺後,諾曼開始仔細地清洗整個浴室,珍妮的血匯成一個漩渦消失在浴缸的洞中。

希區柯克耐心地展示了一個謀殺現場向一個日常生活場景轉變(恢復表面正常)的過程。

更重要的是,這種清洗-恢復正常的過程同樣在諾曼的精神層面上反復進行。在諾曼正常的社會身份(認同)之下,還有另一種被壓抑的以母親-權威為核心的反常精神認同。諾曼的身體成了兩種認同爭奪的場所。

在社會-政治領域中,反抗者的身體同樣成為了殘酷鬥爭(不是簡單地消滅/被消滅)的場所。

在《飢餓》中,清洗和反清洗鬥爭的關鍵就在于:反抗者要把自己的身體產生的血跡、糞便、尿液等留在可見的地方,拒絕讓它們像珍妮的血一樣消失在浴缸的洞中,拒絕在監獄這個反常的地方(政治鬥爭中的強者用來囚禁弱者的地方)恢復表面的正常;拒穿囚衣保持裸體的鬥爭也同樣如此--拒絕自己的身體被強加上囚衣所代表的身份,進而成為監獄正常秩序的一部分。

政治鬥爭

清洗與反清洗的鬥爭

不僅是梅茲監獄中特殊的鬥爭現象,更觸及了政治鬥爭的實質。

政治-社會的象征秩序要實現有效構建,就必須把某些異質、剩餘排除掉(或者把它們強行納入現存秩序內部),維護其秩序表面的平整,政治-社會由此才是一個可理解的正常機體。而抗爭者所要做的就是要把他們嘗試"清洗"的一切留在可見的地方,暴露現存秩序的反常(暴力)本質。

裸體、血跡、糞便、尿液……這些拒絕消失或被掩蓋的異物,暴露著監獄和統治者意識形態的暴力本質。但是,電影要展示的最終極的鬥爭是:絕食--自覺地運用身體的真實死亡來抗議和團結。

電影開場25分鍾之後,麥柯奎終于讓絕食的主角--鮑比·山茲(Bobby Sands)出場了。在絕食之前,一直吝嗇話語的導演突然用一段長達近20分鍾純對話來勾勒山茲的思想狀況。其中,展現長達17分鍾對話的固定長鏡頭(沒有用通常的正反打鏡頭)已經成為這部電影的標志。

麥柯奎表示,他不喜歡演員通過正反打鏡頭直接面對鏡頭和觀眾說話,而是希望"you become the camera"。從形式上看,這種冷靜的與人物保持距離的紀錄風格與整部電影的風格和思想立場一致。

和山茲對話的是一位天主教牧師,他嘗試用宗教的話語(比如對生命的尊重、自殺不會得到寬恕等)消除山茲(他是天主教徒)的抗爭意志。但山茲表達了他的決心:他要去做那些別人不敢做並認為不該做的事情,他知道那是對的。

山茲和牧師

因為以下這點而變十分有趣:導演把山茲在獄中的形象塑造得神似受難前的耶穌--通過裸體、傷口和發須。其中巧妙地傳遞了這樣一個激進的信息:"耶穌不是基督教徒",就像通常說的"馬克思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一樣--思想一旦意識形態化(成為宗教或教條)就喪失其激進性(革命性),而山茲就是要用身體(最後的武器)恢復這種激進。

順便要指出的是,電影中的宗教隱喻遠不止于此。山茲被剪去頭發的場景直接來自《舊約·士師記》中鬥士參孫的典故:上帝通過參孫的頭發賜給他將以色列人從非利士人的奴役下解放出來的力量,但他的頭發最終被人設下陷阱剪去,他因此犧牲。

對于絕食,麥柯奎沒有製造任何有煽情或褒揚意味的影像,而是再次以超常的耐心展現了一個活生生的身體在絕食中走向死亡的過程,並記錄了其中的細節:肌肉萎縮、便血、潰爛、暈厥……以及死亡在一隻眼睛中的顯現。

這種絕食的力量與其說在于直接喚起他人的同情,不如說在于它讓一種異質的死亡鮮明地出現在公共領域,成為一個任何人都不得不面對和思考的反常事件,進而有力地摧毀了意識形態的虛假平整和統一。最虛弱的身體由此變成了最激進有力的身體。

麥柯奎在《飢餓》中始終給身體以突出的位置和超常的耐心。這種耐心讓人肅然起敬--在我們這個速度取代深度的時代,耐心總是會顯得激進和尖銳。

但是,這種激進不是出于某個特定的意識形態立場(愛爾蘭共和派的政治立場)對另一種立場的控訴--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過是一部平庸的政治宣傳片。麥柯奎嘗試超越意識形態特定立場的努力是顯而易見的。

電影在開頭同樣耐心地展示了一個獄官的日常起居的細節:起床,穿衣,吃早飯,檢查汽車炸彈(把這一點放到日常生活序列中,具有諷刺意味),開車上班,摘婚戒,換製服……當然,他對日常生活的慣例、對統治者意識形態的依靠越深,他在施暴時就越不假思索,暴力就越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這是一部分人的現實,也正是另一些人希望打破的正常-堅硬現實。麥柯奎讓這名獄官在痴呆母親的懷中被槍殺,顯示了一定程度的同情。

意義

麥柯奎在20多年後用影像"復活"山茲,當然不是為了重復人們已經知道的那些宏大意義,而是通過影像耐心地留住了那些通常在政治鬥爭(及其宏大話語)中不會留下痕跡的東西和細節,他所做的和監獄中的反清洗鬥爭一樣具有政治意義。

不隻是山茲,還有麥柯奎看似冷靜的影像,都是"飢餓"的。"飢餓"不隻是來自絕食者的胃,更來自所有激進的革命者對現存秩序總是嘗試抹去某些異質和剩餘的暴力本性的不滿,來自對正義的飢渴。

一句話評論

飢餓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經歷。影片過分壓抑令人極其難受,然而它又是充滿詩意的。

--《泰晤士報》

來自坎城電影節:《飢餓》是一部同原始的弓充開滿力量穩的電影投寅品,時刻警醒世人在英國墟和愛爾蘭歷史中還有一段如此醜陋不堪的悲慘往事。

--《衛報》

這是一部非常續精彩的電影處女作品,無所畏懼而且態度強硬,比任何一部電影都要勇敢,將是未來英國電影長久的希望。

--《每日電訊報》

對于從視覺藝術家轉型為名電影導演的史蒂夫·麥奎因而言,這是一部充滿了力量、中肯但並非評十全十美的處女作。

--《綜藝雜志》

《飢餓》裏關註個人的同時也就是在講愚政濫治。影片真正的突破在于導演麥奎因將"眩暈"與"挑戰"並駕齊驅,處理得恰到好處。

--《帝國雜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