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鳳潛龍 -梁羽生武俠小說

飛鳳潛龍

梁羽生武俠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飛鳳潛龍》,是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亦是梁羽生小說中篇章最短。

講述南宋初年以魯世雄、獨孤飛鳳、孟中還之間的傳奇故事。

  • 書名
    飛鳳潛龍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66年
  • 章回
    七回
  • 連載報刊
    正午報

基本資料

主人公:魯世雄獨孤飛鳳、孟中還

故事歷史年代:南宋和金國對峙時期

看點:偵探故事

前集:無

續書:《狂俠·天驕·魔女

首發資料:始于1966年11月,不知終于何時,正午報

內容簡介

(由梁羽生家園天山遊龍整理):

研經院士的考場上,一位由檀元帥推薦的少年魯世雄,通過了醫術、武術的測試,卻被送進牢獄。隨後又經歷了一場意料不到的考試,終于贏得了金國皇叔完顏長之的重重考驗,成為驗經院士。這研經院是金國的秘密研究機關,網羅天下達人研究從大宋搶劫來的武林珍寶"穴道銅人圖解"和陳博所撰的"指元篇"內功心法。

研經院的規矩嚴格,防範森嚴,達人眾多,魯世雄小心從事,而且研究每有所得,深得完顏長之賞識。為收買人心,完顏長之將義女獨孤飛鳳嫁給了魯世雄,在婚宴後,又讓魯世雄刺殺南宋潛伏在金京的暗探,皮貨商人楊老板。魯世雄從命殺害了楊老板,完顏長之才完全的信任他。此後魯世雄安分守己的在研經院研討武學,時光流逝,不覺過了五年,魯世雄和獨孤飛鳳也生了一對兒女,但各自心中都抹不去舊時的情侶

此時南宋暗探外號潛龍的人在金京有所活動,完顏長之加強了研經院的防守,魯世雄的馬車夫意外身亡,由完顏長之的下屬,剛從蒙古回來的孟中還繼任。一天晚上,獨孤飛鳳迷倒了丈夫,來到郊外與舊日情侶相會,他就是孟中還。孟中還自幼由獨孤飛鳳的父親推薦到王府,與獨孤飛鳳原是一對情投意合的情侶。同天晚上,魯世雄的少時情侶珠瑪從蒙古來到魯府,要魯世雄務必在一個月內盜出武功秘籍,並聯絡了接頭地點。

魯世雄接到命令之後,苦于防守嚴密,無從下手。不料有天晚上潛龍偷襲了研經院,破壞了院內的所有暗器機關。完顏長之命令魯世雄重新設計研經院機關,魯世雄心中竊幸喜。當夜魯世雄潛入研經院,盜出武功珍寶,藏在接頭地點,等待珠瑪來取。

魯世雄完成任務後,心想將要永遠離開金國,便回到家中看一看妻兒。不料獨孤飛鳳對他的所為早有所察覺。魯世雄不得不說出真相。原來魯世雄是蒙古國的暗探,任務就是找入研經院盜取兩宗武學秘籍。這時完顏長之已派人包圍了魯府,抓拿魯世雄。孟中還及時出現打敗了眾多達人,並生擒了完顏長之的愛子完顏定國。原來孟中還正是南宋的潛龍,他多年潛伏在王府,意圖也是奪回屬于大宋的珍寶,當他救了珠瑪,並從珠瑪手中取得珍寶,為營救獨孤飛鳳夫婦,隻身來尋獨孤飛鳳。

飛鳳潛龍小說插圖飛鳳潛龍小說插圖

魯世雄突聞驚變,自覺有負使命,也愧對妻子,自殺身亡。孟中還以完顏定國為人質,脅迫完顏長之放了獨孤飛鳳和兩個孩子,準備帶他們母子遠走高飛。不料獨孤飛鳳礙于愛國之情和養育之恩,把兒子托付給孟中還後,回劍自刎。孟中還傷痛之後,把孩子和秘籍托付給南宋前來接應的英雄,也殉情自殺。

小說目錄

第一回 古怪離奇的考試

第二回 穴道銅人的秘密

第三回 婚宴風波

第四回 洞房之夜

第五回 新來的馬車夫

第六回 潛龍出現研經院

第七回 真相大白

人物簡介

一、主要人物

孟中還 "南海潛龍",南宋有名劍客

獨孤飛鳳 "沖天鳳",完顏長之的養女,魯世雄之妻,孟中還的舊時情侶。

魯世雄 蒙古間諜

二、其他人物

班建侯 金國御林軍統領,研經院主持人。

珠瑪 魯世雄的舊時情侶。

小龍 魯世雄與獨孤飛鳳之子。

小鳳 魯世雄與獨孤飛鳳之女,小龍之妹。

麻三爺 馬車夫,為魯世雄駕車往返于家與研經院之間

三,反派人物

完顏長之 金國第一達人,皇叔,御林軍統領

完顏定國 完顏長之之子。

四、提到人物

柳元宗

德充符 金國第一杏林國手,魯世雄的大師父。

德充望 武學名家,德充符之弟,魯世雄的二師父。

趙構 當今南宋皇帝。

趙匡胤 宋太祖,宋國開國之君,"二聖"之一,武學達人。

趙匡義 宋太宗,"二聖"之一,趙匡胤之弟。

陳摶 華山隱士,趙匡胤之師。

楊繼業 宋國楊家將。

作品點評

飛鳳翔于天,潛龍藏于淵。那麽,便是飛鳥與魚的悲哀,隻能遙望而不可企及的愛戀。

梁羽生筆下作品梁羽生筆下作品

--猶記得,這是當初看完《飛鳳潛龍》時寫下的兩句。印象中,梁老筆下的愛情,轟轟烈烈的有之,就如一道弄墨重彩,張揚而絕烈。平淡如水的有之,是坐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淡然。而讀罷《飛鳳潛龍》,忽然涌上頭的,以我言所能贊的也隻是一句"淡妝濃抹總相宜"。可以說,整本書,除卻結尾,對愛情的描寫是很少的,隻言片語,並沒有像以往書中那樣奪目。飛鳳的愛,顯得平靜,平靜地不像她,那樣一個一出場便給人一種不輸男兒氣質的女子。沖天鳳,她有一飛沖天之能,卻始終隻是淡然的接受著一切,沒有強烈的反抗,就那麽的嫁了出去,嫁給一個或許並不討厭,也絕不喜歡的人。一步一步,隻是一場場勾心鬥角中的無可奈何,隻是完顏長之手中一顆有利用價值的棋子。以她的聰明,當然知道,但已如此,能如何?此時,似乎沒有誰能感覺到她對心中想的那個男子有多深的情意。或許,不過萍水相逢,匆匆一遇之中的點點記憶而已,根本不足以泛起太大的漣漪。一切的一切,隻圍繞著穴道銅人展開。讀下去,為的是魯世雄的身世之謎,為的是這場風雲的勝負結局,為的是一個又一個縈繞在我們心頭的疑問,困惑,而絕對難以對其中的兒女之情過多的關心。貌合神離的夫妻,或許都另有意中人,但于他們而言這意中人在某些利益面前可以退居次席。一個鐵定是臥底,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何方的臥底。漢?那麽殺楊家後人,查潛龍行蹤又是為何?這其中當然又引出書中最大的疑問。誰是潛龍?其實這個問題剛提出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魯世雄。然後很快的否定。接著。"飛鳳潛龍"四字一反復咀嚼,又想起開始時提到過的飛鳳心中所屬,倒也猜到了七八分。但,卻因那兩三分未猜到的,我仍懷著好奇心在讀。 一直到,孟中還的出現,好像一切就在那一刻扭轉了,晃如休眠千年的火山,忽然,一剎那間,人們能清晰的聽見火山中即將岩漿在期待噴涌的聲音。"潛龍。"!那便是"潛龍",也是飛鳳心中的所思所愛。然後,仿佛是隱匿多時了,彈指間,私會,夜闖研經院,盜寶,隨著所有所有疑團一個一個陸續揭開之時,飛鳳的愛也似乎表達的越來越濃烈。模糊中的影子終于變得清晰,褪去那淡掃娥眉的氣韻,濃妝艷抹的愛情來得決絕,也來得轟烈。龍鳳,果真才是那上天註定的因緣。"你是奸細"與夢囈一段,身世之謎解開,身份暴露,本隻是一個小插曲,卻讓人忽然的恍然大悟,這一時,連魯世雄一直仿佛左右徘徊,卻都是淡水清水的心也確定下來。夫妻,夫妻,做了幾年的夫妻,兩人所愛卻是另有他人,這本因是可悲可憐的。在此時,卻隻覺得理所應當。 但是,一時忘了,正在這個時候,也是外面風雨飄搖之時。小兒女心結開啟,然後等待他們的卻是厄運的悄然而至。 然後,三人一會,然後完顏長之道盡機關,再來便是城外換人,或許,真的可以龍鳳比翼,從此天涯海角,瀟灑執手,也是一段佳話。但,片刻間,又是急轉。飛鳳自盡,全了完顏長之的養育之恩,潛龍殉情,全了他們龍鳳之戀。不禁唏噓,幾時,愛變得這樣強烈。共赴黃泉,共赴黃泉。忽然的明白,她是瘋,他是龍,隻可惜,她是飛鳳,而他是潛龍。點目成淚,載酒歸家路,果是不斬相思不忍顧 多少別?多少離?數年情思,百年來渡,幾番難相付。問是非?成敗當逝。兩行清淚已結冰,生不死語還休。或許,其實一開始本就愛的濃烈,隻是梁老筆尖不過輕觸,才讓結局的生死相許更加的出乎意料。他與她,都有自己的志,自己的願。他是為了國,她卻為了家。若生,倒倘真是三春草,燃盡心思也隻能成就朝花與晚晴的悲哀,;若死,或許還有,天盡頭,海無涯處的攜手。忽然發現,短短的幾回,梁老講述著一個並不復雜的故事。卻像金庸在《天龍八部》中所寫到的那一局珍瓏棋局,一環一環,一子一子,不到最後解不開,參不透,悟不了。而那或許隻是佐料的情愛,由淡轉濃,由淺及深,一直到最終演繹的一段天上人間相誓相從的傳說又仿佛是百花間的依稀綠草,不耀眼,卻不可或缺。

--出自月自明的淡妝濃抹總相宜--記《飛鳳潛龍》中的愛情

初次看《飛鳳潛龍》,是在羽生先生小說差不多看完的時候,對照羽生先生的作品目錄,發現還有一部《飛鳳潛龍》,為了完成看完羽生先生小說的心願,便到租書店尋找。租到手發現隻有一本,還是偉青書店的原版,不由有點失望,匆匆看完之後,也沒有留下多少感覺。因為看武俠總是感覺長篇比中篇好,中篇又比短篇好,短篇小說總是有點不癮。感覺上這是一部武俠偵破小說,其次感覺上小說中還有完顏長之和"穴道銅人"、"指元篇",看來與狂俠還是有點聯系,不過除了完顏長之其他又聯系不上,第三小說太短了一點,剛看出點意思就完了,很不過癮。不管怎麽說,又完成了一部梁羽生著作。過了一年多,自己買了一套《塞外》、《冰魄》和《飛鳳》的"三合一"《塞外奇俠》,重溫了這三部書,覺得羽生先生的短篇寫起來也真有點意思,出色的是三篇各有不同的主題,不同的創作思路,雖為短篇也表現了羽生先生的創作水準。之後或多或少重溫了這部小說,慢慢地感覺到這部小說的價值,其中部分是與偵探交流中受啓發而產生的想法,在此簡單談一談對這部小說的一些個人想法。

曲折的情節設定

本書可以說是羽生先生武俠創作中第一部將武俠與創作相結合,通過懸念的揭開慢慢將小說情節推向高潮、結局。小說一開始就充滿著懸念而引人追看,開始是一場考試,但是沒有明說是什麽考試,第一個小標題是"他若死了,要你償命",第二個小標題是"朝向病人就是一刀",小說情節發展就令人耳目一新而出人意料之外,至此讀者方覺原來是一場類似于現代外科手術的考試,不由得松了一口氣。然而在第三道試題還未開始,主角被關進地牢,又讓人始料不及,而後卻發覺這就是試題。一切都圍繞著魯世雄這個人物,為這個人物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究竟是什麽人?而書名《飛鳳潛龍》,飛鳳已出現,那魯世雄是否另一主角潛龍。恐怕很多人都會有此想法。而之後研經院之行更讓人相信魯世雄為此而來,既然作為主角,他是潛龍無疑。讓人意料不到的是,作者在魯世雄新婚之夜竟會又安排了一場考試,這次殺的卻是宋代名將楊令公的後人,魯世雄在猶疑中前往,他將如何應付。而出人意料的是魯世雄真的完成任務,親手殺了完顏長之要殺之人,至此又是一個轉折,他不是潛龍,因為潛龍是不會殺大宋義士。真正的主角出現了,出賣是一名車夫,武功高得不可思議,如果魯世雄不是潛龍,那麽隻能是他了,但是作者又說明他是完顏長之最為信任的家將。之後潛龍受傷,孟中還卻沒傷,再次證明了孟中還不是潛龍。魯世雄意外發現獨孤飛鳳受傷又讓情勢更為復雜,同時魯世雄的身份、目的也逐步暴露出來。最終是魯世雄盜書失敗,陷入絕境,孟中還出現,原來潛龍還是他。從整部小說看,其情節設計還是成功的,利用潛龍這個神秘人物吸引讀者追看,其次是短短的小說中採用一實一虛二主角,明是魯世雄,暗是孟中還,各有其特點、個性,作者對該部小說還是花費了一定心思,看後感覺是不會後悔。

武俠創作的創新嘗試

很多人指責羽生先生武俠小說缺少變化,這是不公平的,事實上在中期開始,羽生先生有意識地進行武俠小說創新的嘗試,《飛鳳潛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羽生先生作為一個有成就、有影響的武俠小說家,對創新還是持較為謹慎的態度,利用一部短篇小說作一個嘗試無疑是一個好的選擇。但是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創新畢竟還是要花很大的工夫。如偵探認為由于在《飛鳳潛龍》進行的嘗試可能花費了太多的精力,導致《狂俠·天驕·魔女》的創作中出現嚴重的虎頭蛇尾現象,個人認為這個意見是極有見地的,也表現了偵探對羽生先生小說探索的深度,實非我所能及之。

本作的創新主要有幾個方面,一是在武俠的創作中引入偵探小說的素材,融武俠與偵破為一體,盡管作為一個短篇匆匆結筆,但這次的創作無疑為羽生先生最後的著作《武當一劍》的懸念大布局打下了一個基礎。二是小說結構中進行了創新。本書開篇沒有常見的詩詞,而是一個小標題"他若死了,要你償命",直截了當,完全沒有梁氏武俠中那種含蓄優美之感。之後全書在每一回中引入了若幹小標題的結構,這更是小說結構的第一次創新,大量的情節通過人物對話表現出來,這個結構之後在《武林三絕》被再次運用,在《幻劍靈旗》是第三次使用。或許羽生先生最終對這種小說結構還是不持欣賞態度,稍作嘗試,便予放棄。或許這也是《武林三絕》一直沒有出版的原因之一,但願一切終有答案。三是小說大量運用了虛寫的手法,主角人物潛龍孟中還所佔的筆墨不多,但他的影子又似乎無處不在,對武功描述也大量運用虛寫,整部小說真正的武打場面隻有魯世雄與獨孤飛鳳地牢之戰,魯世雄與完顏定國婚宴較量,本來很好寫的魯世雄刺殺楊老板及孟中還與完顏長之的一戰作者均是一筆帶過,尤其是孟中還與完顏長之這場正反面人物的最終較量之慘烈當是可想而知,結果是孟中還突圍而出,避開了正反面人物的一戰,這在羽生先生35部小說中是極為罕見的,此部分讀者可能有失望之感,但也表現了作者在創作手法上所作的創新嘗試。

三國之爭

《飛鳳潛龍》另一可貴之處是在短短的篇章中通過"穴道銅人"和"指元篇"描述了一個新的宋金蒙三國演義的故事,充分達到了以小見大的效果。金國通過滅亡北宋奪取了這兩部武功秘籍,其目的是通過對這兩部秘籍的研討保持自身武學上的領先;而宋朝俠士則以這是大宋之國寶,不能落入金國之手,以奪回國寶為使命而作出的不懈努力;蒙古則是希望從金國手中奪回這一武學瑰寶,以增強自己的力量,明寫的是對武學秘籍的爭奪,表現的卻是天下大勢。金國作為既得利益者,也是勢力最強者,其目的是在天下爭奪中保住自身的優勢地位,進而謀求一統天下,蒙古何等為一個新興的競爭者,面對成為其發展的最大障礙金國,首要的目標是從各方面打擊金國,削弱金國,在不斷打擊敵人中壯大自己。而在這場爭奪中作為這兩部秘籍的原所有者南宋朝廷卻沒有作出表示,代表南宋一方發言的卻是以孟中還為首的俠士,從另一個側面表現了南宋朝廷的昏庸,不思進取的苟安局面。這也難怪,對迎回被擄二帝洗刷"靖康之恥"都漠不關心甚至感到恐懼的宋家皇朝,又何在乎這區區的武學典籍?而結局的安排也耐人尋味,完顏長之的一番布局落空,表明了金國的優勢地位已充分受到了挑戰,蒙古方面的計畫失敗,說明爭霸天下還有待時日。而南宋方面孟中還也獻出了生命,在抗金力量上也受到損失。以犧牲孟中還而換取武學典籍,這算成功嗎?保住孟中還,以他在完顏長之身邊的地位,或許在抗金大業中能有更大的作為,畢竟武學秘籍是死的,而人更是無價的。宋朝並未因為武學典籍而避免了"靖康之恥",金國也不因奪得武學典籍而盛極一時,盡管他們在研討、開發中花費了極大的功夫。何況世間武學成千上萬,各有所長,精研這兩部典籍的完顏長之甚至還不是孟中還的對手,那麽為了這部武學典籍的回歸而"火中取傈",讓本來力量薄弱的抗金力量受到損失這又是否值得。但是盡管如此,作者還是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這是值得的。正如孟中還所說:"這兩件寶物,本來就是我們的國寶,我一定要它回到我們漢人的手中。你們的盜寶,卻隻是為了大汗的利益,意義完全不同。你懂不懂?"這本就是我們漢人的國寶,是屬于千千萬萬漢人所有,因此不能讓我們的國寶淪為他人爭奪的獵物而我們卻不發出我們的聲音,朝廷已是昏庸無道,致使國家淪落他鄉,那麽作為一名俠客,更作為一名漢人更應該發出我們的聲音,使之回到故國。盡管這疑要付出代價,但是大丈夫有所為而有所不為,這個代價是值得的。因為這表現了民族蘊藏的力量,這個民族永遠不會滅亡。

震撼人心的悲劇故事

本書不僅在短短的篇章描繪了一個三國演義的風雲變幻時代,更深而有力刻畫這個時代背景所給人造成的悲劇。政治人物為了爭霸天下而視他人生存他人命運之無物,將一個個悲劇命運加于一個又一個鮮活的個人。完顏長之對獨孤飛鳳未必沒有一點父女之情,但是為了政治利益卻將獨孤飛鳳視為手中的一顆棋子,犧牲她一生的幸福隻為監視魯世雄。蒙古的當權人物為了奪取武學典籍而苦心布局長達十餘年,害死了多少人命,讓多少家庭為之破碎。孟中還一身武功,同獨孤飛鳳心心相印,本可以帶著獨孤飛鳳遠走高飛,但是肩負的使命使他隻能犧牲自己和默默忍受,隻為了那一擊。魯世雄本可以帶著珠瑪在大漠中馳騁,但為了完成奪寶的任務,不得不從十歲開始成為金人,苦待機會,不得不和自己不愛的也不愛自己的獨孤飛鳳成婚,生兒育女,對于愛人隻能在夢中呼喚。獨孤飛鳳無疑承受著更大的悲劇,作為完顏長之的養女,背負著是養育之恩;作為魯世雄之妻,盡管她不愛她,但在倫理上、道義上她承受著一名妻子所應有的責任;而對于舊日愛侶孟中還,又殘留著依依不舍的舊情,這一切恰似一條條繩索纏繞于她的心靈,把她推向難以自處的境地。面對背負著的悲劇,魯世雄、獨孤飛鳳隻有選擇死亡,以求得一絲心安,而孟中還傷痛于獨孤飛鳳的離去,也帶著一絲大事已成的輕松,選擇了隨獨孤飛鳳而去。但是悲劇人物遠不止這些人,還記得真魯世雄母子嗎,尤其是魯世雄的母親,日以繼年思念著愛子而又天天面對著是自己仇人的假魯世雄,心中充滿的仇恨而又不得不在外人面前表現出母子之親,這是多大的痛苦。

而最終的結局是滿懷著重見兒子的希望到了蒙古卻是母子二人被殘忍地殺害,這是多大的罪惡?還有魯世雄和獨孤飛鳳一雙兒女,跟隨宋人而去,他們的父親是蒙古人,母親是金人,本是一次陰謀中一次錯誤的結合而生下了他們,而養大他們的是宋人,那麽他們長大了之後得知自己的身世又將如何自處,那兒才是他們之邦,這對兒女與生俱來的悲劇命運將更比《天龍八部》中的蕭峰和《武林天驕》中的檀羽沖更具悲劇色彩。然而在政治家爭霸的時代中,還有數不清像孟中還、魯世雄、獨孤飛鳳的悲劇人物,又多少個像真魯世雄的悲劇家庭?

本書存在的一些問題

作為一篇創新的短篇小說,本書呈現給讀者以耳目一新之感,也表現了羽生先生創作生涯中的求新求變,也但本作畢竟是作者的一種全新的嘗試,一些創作技法都未能趨于成熟。盡管本作的懸念設計有其獨到之處,但是比起很多知名的偵破小說,還是遠遠不如。偵破小說的最大特點是出乎所有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全書圍繞的偵破焦點就是"誰是潛龍",綜觀全書,我們都可以知道不是魯世雄就是孟中還。而當魯世雄刺殺楊老板,我們可以否定他不是潛龍。這是孟中還的出現,盡管作者為他的身份作了掩飾,但是在非此即彼的安排中讀者還是很容易確定出誰是潛龍,當"真相大白"一切卻在人的意料之中,這不能不說是本作的一個缺陷。個人認為,本作最好能夠多設定一個人物,以吸引讀者的註意力,他既可以是宋金蒙三國中的任一人物,將潛龍的焦點吸引在他身上,那麽最後當真相大白孟中還才是潛龍時,以出乎大多數人的意料,達到這樣效果本書會更加成功。另一個問題是完顏長之既是識破魯世雄,何不安排假的武學典籍,讓魯世雄盜走,畢竟隻有他一人見過全套秘籍,魯世雄知之不是很全面,完顏長之完全可以用一套似是而非的武學典籍引出敵手,這樣無疑一來無疑他更會成功。但不管怎麽說,本書作為一種可貴的全新嘗試還是值得肯定,它充分表現了羽生先生若是致力于此,那麽其在這方面的成就不會比其他作家差,對于這樣一位卓有成就的作家,讓人向之致以深深的敬意。

作者簡介

梁羽生(1924年3月22日-2009年1月22日),是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師。2009年1月22日于澳洲病逝,享年84歲。

梁羽生本名陳文統,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證件標明日期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誤)原籍廣西壯族自治區蒙山縣。生于廣西蒙山的一個書香門第,自幼寫詩填詞,接受了很好的傳統教育。1945年,一批學者避難來到蒙山,太平天國史專家簡又文和以敦煌學及詩書畫著名的饒宗頤都在他家裏住過,梁羽生向他們學習歷史和文學,很受教益。

抗日戰爭勝利後,梁羽生進廣州嶺南大學讀書,學的專業是國際經濟。畢業後,由于酷愛中國古典詩詞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報》作副刊編輯。一九四九年後定居香港,現僑居澳大利亞雪梨(一名雪梨)。他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梁羽生從小愛讀武俠小說,其入迷程度往往廢寢忘食。走入社會後,他仍然愛讀武俠小說,與人評說武俠小說的優劣,更是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深厚的文學功底,豐富的文史知識,加上對武俠小說的喜愛和大量閱讀,為他以後創作新派武俠小說打下了牢固的基礎。在眾多的武俠小說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賞白羽(宮竹心)的文字功力,據說"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變化而來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