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 -香港飛虎隊

飛虎隊

香港警察機動部隊特別任務連,俗稱"飛虎隊",是隸屬于香港警察的反恐特種部隊。于一九七四年七月成立,隸屬于香港警務處行動處行動部警察機動部隊總部;為一支集特種部隊、特警隊功能為一身的反恐力量,主要職責為處理高危險性的罪案、拯救人質、反恐、要員保護、偵測、搜尋、執行水底及水面(包括水底搜尋、跟蹤、蒐證及潛水拯救等)、空中及特別行動並且于災難中提供緊急醫療服務等。在戰爭期間,可直接作為特種偵查部隊執行軍事任務。

特別任務連于甫成立時即被設定為以特種部隊的模式運作,為世界上極少數具備特種部隊和特警隊水準及功能的武裝力量。而且在全世界特警隊中赫赫有名,為警務處的王牌之一,也是亞洲知名特種部隊、世界頂級特警隊之一。

  • 中文名稱
    警察機動部隊特別任務連
  • 外文名稱
    Special Duties Unit
  • 別    名
    飛虎隊
  • 性    質
    特種部隊、特警部隊
  • 國    籍
    中國香港
  • 成立時間
    1974年7月

​創始人簡介

"飛虎隊"創始人是美國飛行教官克萊爾·李·陳納德

陳納德陳納德

陳納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薩斯州,擁有出色的飛行技術。應國民政府邀請,1937年7月初,陳納德抵達中國考察空軍,擔任顧問。考察快結束之時,中日戰爭全面爆發。陳納德接受宋美齡的建議,在昆明市郊組建航校,以美軍標準訓練中國空軍,他還積極協助中國空軍對日作戰。迫于日本外交壓力,陳納德的活動逐漸轉為非公開。1941年,陳納德接受國民政府的委托,前往美國招募飛行員,在羅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機構名義,重金招募美軍飛行員和機械師,以平民身份參戰。

1941年7月中旬,陳納德回到中國時,已有68架飛機、110名飛行員、150名機械師和其他一些後勤人員到達中國。分為亞當和夏娃、雄貓及地獄天使三個中隊。

戰隊歷史

1941年8月1日,蔣介石發布命令,正式成立中國空軍美國志願大隊,任命"陳納德上校為該大隊指揮員"。陳納德立即開始對志願隊成員進行專門訓練。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志願隊人員的技戰術水準有了大大的提高。1941年9月1日,志願大隊部設在遷移到雲南壘允的"中央飛機製造廠"。

分隊組成

飛虎隊隊員們飛虎隊隊員們

飛虎隊隊員們(2張)

在飛虎隊建立時,陳納德根據隊員飛機上的標志(飛虎隊隊員們在飛機上作畫),將飛虎隊按作戰編成了3個中隊:第一中隊由前陸軍駕駛員組成,隊長是羅伯特·桑德爾,即"亞當和夏娃隊"。第二中隊外號"熊貓隊",傑克·紐柯克指揮。第三中隊由陸、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駕駛員組成,命名為"地獄裏的天使"由阿維特·奧爾森擔任中隊指揮官。初期仰光駐一個中隊,壘允駐兩個中隊,一般近距離作戰也可呼應。

戰機裝備

P-40 戰鬥機P-40 戰鬥機

P-40 戰鬥機(7張)

P-40飛機是飛虎隊的主要裝備,也是太平洋戰爭國中期美國陸軍的主力戰機。籌建空軍志願隊之時,除開飛行人員的招募,戰機的調撥也是一大難題,由于歐洲戰事同樣吃緊,加上德國于當時的海上封鎖相當嚴密,美國當時同樣也對歐洲戰場提供軍事援助。後由英國移讓了100架P-40機運到仰光將由錢昌祚接收,轉給中杭廠製造裝配合格試飛,再撥給美志願隊領走。這種戰鬥機裝有1台水冷活塞式發動機,流線型機身和機頭下方碩大的散熱器,構成該機優美的外形,梯形下單翼裝有武器,可收放後三點起落架。它的最大速度為552千米/小時。二戰期間,P-40主要對手是日本零式戰鬥機。對比而言,P-40機動性不如日本零式戰鬥機,但具有較高的俯沖速度。

初戰告捷

1941年12月7日,陳納德率第1中隊和第2中隊到昆明。20日,防空台偵測到一批日機向雲南飛來,陳一白將軍急告陳納德所有戰機都升空迎擊。之前入雲南人民飽受日機轟炸之苦,由于戰爭初期,國民政府的戰機和飛行員在作戰中損失較大,使得本已珍貴的戰機和飛行員難以得到補充,而難以組織空中力量截敵。日機有時甚至在無戰鬥機保障護航的情況下,就出動轟炸機起飛進行轟炸。當天,入侵日機10架,被擊落6架,擊傷3架,志願隊無1架損失。志願隊初戰告捷,昆明各報相繼報導戰鬥經過,稱美國志願隊的飛機是"飛虎",志願隊此戰成名,被稱呼為--飛虎隊

成為英雄

飛虎隊空戰多次,陳一白將軍指揮偵報日機情報電訊精確;同時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在各地也建立了相關情報站,偵測當時日軍飛機起降動態,給敵機以重創,每次擊落10多架,而我無損,志願隊已掌握製空權,令中國軍民士氣大增,戰果輝煌。從1941年9月至1942年4月,共8個月,40多次空戰,總計擊落日機300多架,我損失11架。陳納德和陳一白對中國抗戰的貢獻是巨大的,開始了日寇"空軍全部覆滅的厄運"。12月23日,陳納德派第3中隊轉往仰光,協同英軍作戰。在兩個多月的空戰中,美英戰機對日作戰31次,共擊落日機217架。

當時日軍空軍在與志願隊(飛虎隊)數次交戰後,也終于明白了,若僅起飛轟炸機去轟炸戰略目標,而不派遣戰鬥機保衛護航,無異白費力氣。1942年2月3日,宋美齡致電陳納德,要他出任駐華空軍指揮官,軍銜升為準將。陳納德從一個鮮為人知的退役陸軍航空上尉,一躍成為世界各國的新聞人物。在美國,太平洋戰爭開始後,各個戰場上的訊息都不佳,戰爭正處于黑暗的時刻。這時突然冒出陳納德帶領一小批空軍隊員,取得輝煌勝利的訊息,立即引起美國人民的轟動和興奮,陳納德頃刻之間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英雄,獲得"飛虎將軍"的美稱。

主要戰鬥

保衛滇緬公路

戰爭爆發後,日軍迅速封鎖了當時中國的重要港口和沿海地區,限製住了當時的海上援助,西北公路和滇越鐵路由于國際情勢的變化,先後斷絕。國民政府出于考慮到了上述可能出現的危機,在諸多付出之後,修建了一條從昆明至緬甸的公路--滇緬公路,用來運輸當時的國際援助物資和從國外購買的物資,還有抗戰後方相關的生活用品。這條運輸線為當時抗戰之輸血管,為前線抗戰軍民提供物資保障。日軍為了掐斷這條運輸線,斷絕中國後方的物資補給,迫使國民政府屈服,經常出動飛機,轟炸公路,1940年10月起。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裏,日軍共出動飛機四百多架次。滇緬公路關系重大,此時飛虎隊也肩負上了保衛滇緬公路的任務。日軍飛機轟炸頻繁,線路上的運輸車輛和線路的橋梁咽喉要道皆是他們的攻擊目標,由于數量上的差距,為了應對日軍飛機作戰,飛虎隊飛行員經常需要頻繁起機作戰。

滇緬公路滇緬公路

阻敵怒江

1942年3月,日軍對緬甸發動了突然進攻,仰光港的大批沒有來得及運輸的物資被日軍繳獲,隨後日軍向北推進,並且迅速打敗了前來保衛的中、美、英聯軍,5月攻入雲南境內佔領了怒江以西的地區。迫于戰事不利,飛虎隊和相關機械師、製造人員等從壘允撤退,來不及轉移的飛機,雖然遺憾,為了不使飛機落于日軍手中,而採取了就地自毀措施,相關的飛機檢修和零件製造工廠也採取了相關的自毀措施,同時部分飛虎隊的機場和基地也一並陷落。當月,日軍先頭部隊已逼近怒江江邊,與守衛的中國守軍發生交戰,日軍企圖迅速突破中國守軍的防線,從怒江之上的惠通橋迅速通過,為阻止日軍乘勢進犯,守軍部隊將事先安放于橋上的炸葯引爆,日軍進攻沒有得手。日軍後續部隊達到集結後,為了一舉突破怒江防線,企圖採取將卡車等投入怒江,阻斷江水而進軍的措施,但是當車輛剛投入怒江之中時,便被滔滔江水所吞噬沖走。于是日軍準備另尋方法過江,飛虎隊接到命令,阻擊準備強渡怒江的日軍。陳納德指揮志願隊連續出擊。襲擊保山、騰沖、龍陵一帶的日軍運輸隊,企圖強渡怒江的一隊日軍在志願隊的轟炸下幾乎全軍覆沒。6月,陳納德率司令部及兩個中隊前往桂林。12日,飛虎隊在桂林上空一舉擊落日機8架,自己僅受傷1架。桂林人民為之歡欣鼓舞,集資2萬元慰勞美飛行員。日軍遭受打擊後,飛行員上天心慌膽怯,因而要求增派飛機。

為保衛戰略後方,徹底阻止日軍從怒江通過,後續幾個集團軍部隊相繼趕至怒江沿線布防,嚴陣以待,加上飛虎隊的空中支援,日軍難以逾越怒江天險,于是雙方對峙于怒江兩岸。然而滇緬公路的運輸線被日軍所切斷。

隊伍解散

1942年7月3日,陳納德根據美國陸軍部和蔣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國航空志願隊,而以志願隊部分隊員為主組建隸屬美國陸軍第10航空隊的第23大隊。美國航空志願隊在中國、緬甸、印度支那作戰7個多月,以空中損失12架飛機和地面被摧毀61架的代價,取得擊落約150架敵機和摧毀297架敵機的戰績。美國航空志願隊共損失26名飛行員。

1942年7月4日,美國獨立紀念日,美國志願隊奉命在這天的午夜12 時0分解散。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美國志願隊這一天仍在空戰!整整一天,陳納德都在發布命令和擬訂公文。工作結束後,陳納德參加了美國志願隊工作結束儀式--告別宴,並通知了凡是能參加晚宴志願隊隊員必須前往。各界政要和軍方代表都來參加了晚宴,重慶市民像過節一樣,為志願隊祝福。晚宴由黃仁霖主持,晚宴開始時,樂隊奏起了《啊,小小的伯利恆鎮》,一些志願隊隊員也跟著樂曲低聲唱著。晚會主持宣讀著美國志願隊戰績:"美國志願隊自從成立以來,在緬甸、印度支那、泰國和中國戰鬥歷時7個月,共擊落日機299架,擊傷153架。美國志願隊4名駕駛員在空戰中陣亡,6名被高射炮射中陣亡,3名被敵人炸彈炸死,3名被俘,10名在空難事故中喪生。美國志願隊共在空戰中損失飛機12架,在地面上損失飛機61架(包括撤退時自毀的22架戰機)……"

改編擴建

美國航空志願隊解散之後,飛虎隊所留飛機和人員歸並美國陸軍航空隊第23大隊,與派駐中國的第16戰鬥機中隊組成美國空軍駐華特譴隊,隸屬美國陸軍第10航空隊,美國駐華空軍特遣隊的骨幹力量。陳納德改任美國駐華航空特譴隊司令,軍銜仍為準將。日軍得知飛虎隊解散的訊息,遂將原在南洋的第3飛行師調往中國,企圖一舉殲滅新組建的美空軍。7月份,日空軍憑借數量上的優勢,對華中的美空軍基地發起進攻,面對數倍于己的敵軍,陳納德仍採取志願隊的空中遊擊戰術,以奇襲和機動的作戰方式打擊日軍。到7月底,共擊毀日軍戰鬥機2架,轟炸機12架。自己損失戰鬥機5架,轟炸機1架。特譴隊初試鋒芒,粉碎了日軍一舉殲滅在華美空軍的企圖,也表明該隊有能力與數倍于己的日本空軍周旋。

1943年3月10日,美國陸軍航空隊將駐華特譴隊編為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陳納德晉升少將司令。陳納德上任後,強烈要求羅斯福總統加強駐華空軍力量,奪回中國戰場的製空權,並伺機攻擊日本本土。後陳納德擔任中國空軍(而不是中國戰區)參謀長。

駝峰航線

駝峰航線駝峰航線

駝峰航線(2張)

1943年,志願航空隊改為第14航空隊,除了協助組建中國空軍,對日作戰外,還協助飛越喜馬拉雅山,從印度接運戰略物資到中國,以突破日本的封鎖,人稱"駝峰航線"。航線全長800多公裏,橫跨喜馬拉雅山脈,沿線山地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達7000米。從印度阿薩姆邦汀江,經緬甸到中國昆明、重慶,運輸機飛越青藏高原、雲貴高原的山峰時,達不到必需高度,隻能在峽谷中穿行,飛行路線起伏,有如駝峰,駝峰航線由此得名。飛機飛行時常有強烈的氣流變化,遇到意外時,難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飛行員即使跳傘,也會落入荒無人煙的叢林難以生還;日軍飛機的空中攔截也給運輸隊造成巨大威脅;飛行過程中,由于氣流影響,機器儀表時常故障,會偏離飛行航線。因為惡劣的飛行環境,飛機墜機事件是經常發生的狀況,伴隨墜機事件,機毀人亡的情況逐步上升。與死亡的近距離接觸,一些無法預知的狀況,在飛機上,伴隨飛機駕駛員左右的,除開副駕駛等人外,估計還有的就是死神了。飛行也許是當時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們最強烈的夢想,但是穿越駝峰航線,差不多就是將夢想構築在死亡上,因為每次一航行,也許都會是這些飛行員們的最後一次飛行,每損失一架飛機,就必須重新補充一架飛機,每架飛機都有相對應的編號,事故頻發的時候,每天都會看到新編號的飛機。

"駝峰航線"途徑高山雪峰、峽谷冰川和熱帶叢林、寒帶原始森林、以及日軍佔領區;加之這一地區氣候十分惡劣,強氣流、低氣壓和冰雹、霜凍,使飛機在飛行中隨時面臨墜毀和撞山的危險,飛機失事率高得驚人。有飛行員回憶:在天氣晴朗的時候,我們完全可以沿著戰友墜機碎片的反光飛行。他們給這條撒著戰友飛機殘骸的山谷取了個金屬般冰冷的名字"鋁谷"。因此,"駝峰航線"又稱為"死亡航線"。

這種運輸方式的代價是巨大的,運輸一次資源和運輸過程途中所消耗的資源形成嚴重的比例反差,而且一旦出現飛機事故,則損失更是加劇。為了重新打通滇緬公路開闢地面運輸通道,航空隊還擔任運輸作戰人員的任務,將中國的作戰部隊,經過運輸,送至當時印度進行軍事訓練,再聯合當時國內作戰部隊,同時出擊,反攻日軍,恢復失地,打通滇緬公路

在這條航線上,中美雙方3年多共向中國戰場運送了70萬噸急需物資,人員33477人,航空隊共損失563架飛機,犧牲1500多人以及諸多失蹤機組人員,如果加上中國航空公司所損失的飛機和飛行員,這個數位將會更加巨大。雖然犧牲巨大,但是航線的開通意義重大,是繼滇緬公路暫時性的斷絕之後的又一重要運輸線,成為當時維持抗戰的空中生命線,是飛行運輸歷史上的一大奇跡。

英雄歸宿

第14航空隊除開擔任運輸任務,還有力地配合了中國軍隊的戰鬥,至抗日戰爭結束,第十四航空隊共擊落日敵機2600架,可能擊毀的約有1500架,擊沉或重創223萬噸敵商船44艘日軍海軍艦隻,擊斃66700名以上日軍,毀損日軍的13000艘100噸以下的內河船隻,摧毀573座橋梁!而他隻付出了約500架飛機的代價!為抗戰勝利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同時,這些勇敢的戰士,來華作戰,他們揮灑的不僅是青春歲月,還有生命。在輝煌的戰績的背後,也有那些眾多永遠長眠于長空、大地的戰士。

由于政治上的分歧,抗日戰爭即將勝利之際,陳納德被迫辭職,乘坐飛機回國。臨別之時,蔣介石宋美齡親自設宴送行,並且授予陳納德將軍當時國民政府最高軍事榮譽--青天白日勛章。陳納德回國後不久,日本便宣布投降了,沒能見證這最後的勝利時刻成為他的遺憾。戰後,飛虎隊大多數隊員均得到了中國政府的 嘉獎。有十多名飛行員獲得美、英政府頒發的飛行十字勛章。

昔日戰績

歷史資料

在飛虎隊員們來華時期,當時的東方大陸對這些飛行員們來說是神秘的和充滿吸引力的,同樣對于中國軍民來說,這些漂洋過海而來的年輕人也同樣讓他們感到新奇。但是語言不通成為了雙方語言交流上的障礙,中國軍民為了表達對這些援華作戰的年輕人的敬意,于是豎起大拇指,說"頂好(ding hao)"。這些飛行員非常喜歡這個標語和手勢,他們經常和當地軍民互相豎起大拇指,說"頂好(ding hao)",這成為了當時當地軍民和飛虎隊隊員中的流行語言和動作,有的飛行員甚至也將此標語的拼音寫在了飛機上以及宣傳畫上。

飛虎隊來到中國時,彩色照相機剛發明不久,他們在與中國軍民交流的過程中用彩色相機拍下了當時中國的風土人情,成為寶貴的彩色照片歷史資料。

深厚情誼

飛虎隊員攜帶條幅飛虎隊員攜帶條幅

飛虎隊員攜帶條幅(2張)

飛虎隊隊員在執行任務之時,"援華助戰條幅"也是隨身攜帶的。在與日軍作戰之時,會遇到駕機被擊傷或者擊落,飛行員跳傘的情況。在飛虎隊飛行員們跳傘落地後,經常會被當地的民眾們救起,同時幫助受傷的飛行員療傷。然後想辦法組織人員將飛行員送回飛虎隊的基地。

當時國民政府為了盡可能保護這些援華飛行員,據說還下達過通知,凡是救起了當時援華飛行員的,護送回到國民政府處或者飛虎隊的軍事基地等處,皆可得到豐厚的回報和獎勵。當時的老百姓們並沒有想得那麽多,獎勵和回報那些可能他們都沒有思考過,但是他們知道這些駕駛著飛機在天空與日軍搏鬥的"天人",是來幫助他們的,面對傷員,必須要給予救助。救助飛行員同時也是危險的,飛虎隊飛行員墜機跳傘後,有時日軍會尾隨而至,搜捕跳傘的飛行員的蹤跡,飛虎隊飛行員被當地百姓救起藏起來後,當地民眾面對日軍的逼問,而沒有吐露被救飛行員的下落,有時候抓不到受傷的飛虎隊飛行員,當地百姓便會成為報復對象,受到迫害。據說曾經一位飛行員受傷跳傘後,被當地寨子中的民眾救起,躲藏起來療傷,日軍搜捕飛行員未果,遂將寨子中老少聚集起來,揚言倘若不說出飛行員下落,便將寨子中的人殺死,結果毫無結果,最後寨子中數名百姓遭遇毒手。事後,獲救飛行員了解到事情經過後,十分感謝那些出手相救的當地百姓,他取下隨身攜帶的"叢林之王"匕首,贈予了當地民眾,以紀念這段難忘的情誼。在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中,便是這種溢于言表的感情,締結了飛虎隊隊員們和抗戰軍民們深厚的情誼。

老兵回訪

抗戰結束後,志願隊的飛行員們先後回到了故土。有的飛行員轉業從事了其他工作,但是他們幾乎都有一個特點,會在自己的物品上塗上"飛虎"的標志或者當年P-40戰鬥機上的鯊魚嘴圖案,對于他們來說,這段戰鬥的歲月是他們此生難以忘懷的記憶。P-40系列各型飛機曾經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所有主要戰場的作戰行動,是航空博物界的重要收藏品。二戰期間共生產了這類飛機13738架,現儲存在博物館和收藏家手中的尚有70餘架。這些曾經翱翔藍天的"飛虎"已經退役,曾經年輕的飛行員們也逐漸老去和消逝,多年後,尚在志願隊的老戰士和他們後人們來訪了故地,他們再次回到了當年戰鬥過的地方,重拾了當年的難忘歲月,見到了多年不見的老友。去看望那些長眠于中國的戰友。

雖然隨著時間推移和發展,一些曾經熟悉的地方已經改變了模樣,但是部分建築還是保留了當時的原貌,當這些映入那些老兵的眼中之時,他們難掩激動,無不感慨萬千,往事歷歷在目,也許正如他們所說--這裏有他們的青春和記憶……

五邑籍華僑

據台山博物館館長蔡和添介紹,在抗戰期間,許多台山籍華僑參加了美國人陳納德組建的"飛虎隊",他們有的是"飛虎隊"的飛行員,有的是"飛虎隊"的地勤人員。當年陳納德率領的2000多名"飛虎隊"隊員中,有九成左右的美籍華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從台山、恩平、開平等地赴美華人的後裔,特別是美國陸軍航空隊第14空勤大隊,基本上都是祖籍廣東的地勤人員。

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後,美國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國會也于1942年初通過了征兵法案。當時,在美華裔青年被征入伍的有兩萬多人,在歐洲、太平洋、亞洲戰場上為國效命,其中有1300多名華裔軍人被編入以華人為主的第14服務大隊,被派遣到中國戰場支援美國第14航空隊作戰。

現在大部分台山籍"飛虎隊"隊員已經去世,現在廣東台山市建有"飛虎亭"紀念,此亭建成于1991年3月,位于台山市東北2公裏處,素有"台山八景"美譽的石華山風景區內,由原"飛虎隊"空軍上尉祖籍台山台城鎮城南村的梁炳聰等10多位美籍華人飛行員捐資,委托台山市海外聯誼會修建。

據五邑大學副教授梅偉強介紹,台山人在220多年前就有到異邦謀生的記錄,到抗戰爆發時在海外已有100多萬僑胞。台山籍華僑大多生活在北美地區,經過幾代人的辛勤耕耘,不少華僑已經過上了較富裕的生活,年輕一輩也在當地接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高等教育,有些還掌握了飛行技術。在抗戰爆發後,這些華僑子弟身懷飛行絕技,毅然回國抗擊日本侵略者,當中有不少人加入了"飛虎隊"。

"飛虎隊"在漢中機場

抗戰時期,漢中是大後方的重鎮,日本飛機從武漢起飛,溯漢江而上,常來漢中偵察、騷擾和轟炸。美國空軍將領陳納德領導的"飛虎隊",有一部分駐扎在漢中。他們的兵營就在城外西北部,從城內北校場的西北角可以去。當時城牆上有一根井繩下垂到城外,沿著井繩攀登,可以上下自如去到兵營。美國"飛虎隊"在漢中時期,留下了異常難得的影像資料。這些照片不僅成為了漢中市民參與抗戰的明證,還是研究漢中民國時期建築、城市發展等方面的珍貴史料。

陳納德將軍和他的陳納德將軍和他的

陳納德將軍和他的"飛虎隊"(16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