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精英之套票出征

飛虎精英之套票出征

《飛虎精英之套票出征》是彭浩翔執導的電影,杜汶澤、餘文樂主演。

  • 中文名稱
    飛虎精英之套票出征
  • 導演
    彭浩翔
  • 分類
    電影
  • 主演
    杜汶澤

宣傳活動

餘文樂杜汶澤曾國祥拍攝彭浩翔執導的新片《飛虎精英之套票出征》,昨日在香港旺角鬧市舉行拜神儀式,大批途人圍觀及舉機拍照,一度阻塞交通,警員到場勸喻途人返回行人道。杜汶澤飾演飛虎隊隊長,帶領隊員到澳門,當中有女演員跟他演戲。

杜汶澤說:“劇情講我帶飛虎隊員偷渡到澳門,餘文樂角色正直,跟我唱反調。有很多內地新女演員參演鏡頭。我會?我會挑戰底線,老婆田蕊妮沒有抗告,隻要有片酬便可。”杜汶澤承認曾為工作應酬到夜總會,但沒有,“小姐們要求簽名合照,似是我應酬她們多些。”

餘文樂除了拍戲,沒去過夜總會,戲中肉搏戲全由杜汶澤負責,“我不是惜身,而是身形沒看點。”

劇情簡介

香港一家珠寶店裏發生了一起持槍搶劫事件。香港警察到達現場後,劫匪情緒不穩定並劫持了一名女人質,警察要求飛虎隊支援,同時談判專家劉志偉督察上前談判,劫匪要求一架直升機,還說要吃薄餅。薄餅店店員送來薄餅,卻因為沒有芝心惹得劫匪十分不滿,揚言要殺了人質。

劫匪失手把槍匣掉出來,原來隻是把假槍。飛虎隊到時被告知劫匪已經被製服了。小強是飛虎隊B隊隊長,他看到警局通告飛虎隊A隊被派去美國培訓,小強不滿,上司說B隊35分鍾跑不完十公裏。小強意外得知隊友阿富想要調去A隊。晚上小強和隊友阿富、蝦米、家豪一起在聯和墟酒吧喝酒等球賽。

家豪又說起蝦米這個外號的來歷。原來當初蝦米在一次任務中表現膽小,才被別人叫做蝦米。阿富認為今晚球賽葡萄牙一定會輸,小強故意和阿富對賭今晚球賽的結果。家豪提出去澳門新夜店一號會所嫖妓,阿富認為身為飛虎隊成員不能這樣做。家豪說可以坐走私快艇過去。

阿富覺得偷渡去澳門嫖妓不好。阿富想自己留下看球賽,小強等人去澳門,小強執意要麽全體前往澳門要麽都留下來陪阿富看球賽。家豪十分想去,哀求阿富答應,最終阿富抵不過家豪的哀求答應了。于是小強給這次行動命名為“淫戰”,飛虎隊四人前往碼頭。

小強買好了套票。前往碼頭時阿富說車有點問題,小強卻以為是阿富不想去找借口。小強為了不讓飛虎隊身份被發現,把證件和鑰匙都放在車上,把錢都交給家豪,四人坐走私快艇前往澳門。走私船船長讓四人一定要在天亮前離開。小強四人來到了澳門著名的夜總會一號會所。

家豪熟門熟路地帶著兄弟來到了包房,媽媽桑安迪何何帶來了他手下的小姐,每個小姐都做了介紹。安迪何何讓小強等人挑選,蝦米提出要短發平胸的女按摩師就好,被大家嘲笑了一番。小強選了來自福建的小姐祖蓮,家豪選了大胸美女蓮達,阿富從未嫖過,隨便選了比較一般的瑪尼。

家豪提出要培訓員,阿富不想要,小強用一套說辭說服了阿富。四人各自到房間裏。家豪發現蓮達是假很是不滿。阿富不願意進去,被瑪尼拉進房間,阿富發現培訓員細細是個什麽都不懂的小女孩。小強到了房間後祖蓮主動開始服務,還提出讓培訓員玲玲也參加進來。安迪何何幫家豪換了個小姐。

瑪尼去洗澡時阿富和細細閒聊起來,阿富還讓細細吃糖。而安迪何何給蝦米找的按摩師想要挑起蝦米的興致,被蝦米慌張地拒絕了。蝦米無意中得知司警要來,需要證件,但他們的證件都在香港碼頭的車上,蝦米趕緊通知小強,小強無奈隻得撤退。按摩師不小心給蝦米用了增強情趣的神仙水。

家豪和阿富接到通知後趕緊準備離開,卻已經被司警發現,四人跑到頂樓,家豪、小強、阿富都跳到另一棟樓上,蝦米因為被按摩師用了神仙水的原因加上膽小,不敢跳,小強又不願意拋下隊友離開,最後四人都被帶到警局,司警們要看球賽,四人被關在雜物室裏。小強和阿富在警局的雜物室裏大吵起來。

小強和隊友四人逃出了警局。司警上司聽說有四個疑犯逃跑,立即聯想到被通緝的賊王滔和同黨,他要求抓捕四人。小強等人到碼頭時發現四人的錢都在家豪的褲子上,而家豪的褲子落在一號會所了。家豪發現是蓮達拿了自己手機和錢,這時細細來到家豪他們所在的房間幫他們解了圍。

小強等人到洗手間躲著,阿富態度消極,家豪指責阿富,家豪說他相信小強。小強本想上洗手間,發現蝦米躲躲閃閃,另外三人這才知道蝦米是同性戀。四人分頭行動,阿富來到酒吧區想找走私快艇回去,又一次遇到細細。小強看到自己和隊友已經上了電視,趕緊偷偷離開。

阿富得知快艇都被扣留了,無法回香港。阿富看到細細被人調戲,拉起細細就離開了。家豪帶著蝦米進入民居偷錢,蝦米不小心吵醒了住戶,這時才知道原來這棟房子的住戶是家豪的爸爸和他朋友。家豪爸爸知道家豪欠財務公司錢,以為家豪是賭博輸錢,家豪和父親吵起來,氣得家豪的父親舊病復發。

家豪帶著細細來到病房和小強等人匯合,小強帶著隊友迅速離開,從家豪爸爸朋友坤叔口中得知炳記可以找到走私快艇。小強看到一個懷孕的女人便跟著進了一家水蟹粥店,于是隊友也跟著進去,隊友們一邊吃水蟹粥一邊看小強那邊。原來那個女人是小強的前妻陳小靜,小強和陳小靜之間漸漸爭吵起來。

小強在隊友的勸慰下,決定先完成淫戰行動。小強到了炳記找到開走私快艇的飛鷹,飛鷹拿了小強四千港幣的訂金,留給小強號碼,約好晚上十一點上船。細細的朋友發來簡訊讓細細參加新工作面試,細細先離開了。蝦米的葯效還沒退,小強決定把陳小靜留給自己的手表當了換錢,帶蝦米去了泰國男妓店。

小強、家豪和阿富幫蝦米挑選男妓,男妓馬達嘴得到了四人一致認可,蝦米跟著馬達嘴進去了,剩下三人看著球賽等蝦米。旁邊的包房很吵,家豪忍不住沖過去大吼,發現是蓮達。小強知道阿富去找開走私快艇的人時看見舊友阿龍卻沒有打招呼,質問他為什麽。阿富說出他和阿龍的往事。

阿富曾經為了當上飛虎隊隊員,誣告了阿龍販賣毒品,對于此事阿富一直耿耿于懷。蝦米解決完四人趕緊前往碼頭。蝦米又有了反應,就去無人處解決。小強發現飛鷹的號碼是空號,家豪打電話給阿龍。阿龍正好在附近,雖然接了客人還是同意讓小強幾人上船。阿龍的客人正是被警察追捕的賊王滔。

小強和隊友偽裝成男妓和賊王滔周旋。蝦米解決好正要出來,小強看到了給他一個手勢,蝦米偷偷躲起來。賊王滔發現了小強等人的身份。小強和隊友們齊心協力,終于抓捕了賊王滔和四個同伙。此時司警也趕到了,小強怕被發現身份,和隊友們坐上阿龍的快艇就離開了。司警們抓到了賊王滔。

阿富和隊友要在七點前回到總部,而阿富的車半路拋錨,小強聽到說拋錨點離總部十公裏,決定和隊友一起跑回總部。四個隊友在天剛亮的時候奔跑在公路上。四人齊心協力地跑回總部,正好35分鍾。四個人都為自己的隊伍感到驕傲,也都對隊長小強心服口服。家豪和父親和好了。阿富和細細在一起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