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短留長父子兵

飛短留長父子兵

《飛短留長父子兵》,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2006播出的時裝電視劇,由梁材遠監製,鄭嘉穎黎耀祥陳松伶、陳敏之、劉丹等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鄭嘉穎、劉丹父子間的隔閡如何在互相諒解與關愛中消逝。

  • 中文名稱
    飛短留長父子兵
  • 外文名稱
    Trimming Success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20集
  • 編    審
    陳靜儀
  • 導    演
    梁材遠
  • 首播時間
    2006年5月15日
  • 類    型
    時裝、愛情
  • 發行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 出品時間
    2006年
  • 語    言
    粵語
  • 主    演
    鄭嘉穎陳松伶黎耀祥,陳敏之,劉丹
  • 拍攝地點
    中國香港
  • 監    製
    梁遠材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子承父業開創發型屋

名發型師天朗在蘭桂芳創立的Crossover發型屋,由于技藝高超,兼待客細心,客人總是絡繹不絕,全都是名女藝人或高級模特兒,故Crossover開辦三年以來,業務總是蒸蒸日上,忙得天朗不可開交。而天朗亦有結識四年的同居模特兒女友卓琪,正是事業與愛情兩皆得意。可是,平時長袖善舞、機敏伶俐的天朗不知為何,總是未能解決自己與父親光榮之間的矛盾。

位于港島南岸,風景怡人,華洋雜處的赤柱正是天朗"生于斯、長于斯"之地。赤柱大街的一號鋪位,開設著有數十年歷史的大眾理發廳,乃天朗父親光榮多年來的心血,身為老板的光榮亦親力親為的替客人剪發,發型師號碼為一號,故當赤柱的老街坊提起"赤柱一號"時,都會想起光榮和他的大眾理發廳。

各有宏願欠溝通 父子起沖突

光榮待人以誠,熱心公益,亦熱愛家庭,是個傳統的好丈夫好父親。隻是光榮自己雖非常敬業樂業,卻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有一個更好的前途,不想隻是當一個別人口中的"洗頭仔"、"剪發佬",故一心供兩個兒子到外國升讀大學,但次子天明至中七輟學後,一直遊手好閒,隻有志于滑浪風帆運動,父子倆因這分歧而極不咬弦,身為妻子和母親的淑英自然擔憂,便致電天朗要他回家勸解。

天朗回家後,最終卻勸解不成,反而與光榮大吵一場,光榮還在盛怒中抖出當年曾送天朗到外地升讀大學,但天朗在外地竟瞞著光榮,私自往修讀發型設計,令光榮大為不滿。

青梅竹馬隻可惜神女有心

天朗失落之際,于聖士提反灣巧遇童年摯友澄,澄是滑浪風帆的教練,亦是機械工程師,現正幫其父根打理祖傳的士丹尼船廠。澄小時與天朗同讀一所國小,當時根曾逞強的替澄剪發,結果剪出來的效果相當差勁,醜得令澄不敢上學,隻懂躲在暗處哭,被天朗瞧見了,便拿起勞作用的小剪刀替澄修剪。天朗剪得居然似模似樣,令澄破涕為笑,澄從此便對天朗抱有好感。

一日,赤柱來了個不速之客,自稱"拐"仔堅兒子的祖升從荷蘭回來,為要完成亡父心願。光榮深覺祖升孝義,大為欣賞。祖升亦感雷射榮當年恩情,對光榮及淑英皆敬重有加,程度比天朗和天明還深,最後甚至入住于光榮的家,天朗兩兄弟在旁瞧著,心裏滿不是味兒,加上赤柱褲屋的一個員工慧姿欲偷天後廟內的香油箱錢,根誤以為升是小偷,更痛恨之,穎和樂亦覺祖升居心叵測。

根對祖升心生厭惡,但祖升卻非常欣賞澄,並對澄展開熱烈追求,澄對祖升的追求攻勢感到又好氣又笑,但最終仍婉拒。原來澄每次遇上追求時,心中便不禁把追求者與天朗暗地相比,總覺天朗勝一籌。祖升說明澄一直暗戀天朗,更鼓勵澄向天朗表達心意,但澄卻怕破壞現在與天朗的友情而拒絕。祖升至此亦和澄發展出一段純真的兄妹之情。

究竟澄能否突破友誼界限和天朗發展成為情侶。而天朗面對澄及同居女友卓琪這段三角戀又如何選擇。而父親光榮跟兒子的誤會和深層矛盾又可否冰釋前嫌呢。一個個如發絲般糾纏不清的親情、愛情和友情,會逐漸一一解開。

分集劇情

第1集 光榮天朗 理發精英

光榮祖居赤柱,一直以來以理發為生,而他的兒子天朗更是高級發型屋"飛短留長"的首席發型師,為人腦筋靈活,而且辦事能力高,深得客戶信任。光榮因細仔天明在英國的成績欠佳而大為震怒,淑英唯有趁"做禡"急召天朗回家。天朗返回赤柱,重遇舊同學彭澄,她雖然身為女兒家,但卻是機械工程師,更是滑浪風帆達人;其父親彭根是赤柱船廠東主,妻子早死,所以父兼母職,對一對女兒愛護有加。彭根被選為新一屆街坊福利會的理事長,為慶祝新委員會就任,眾委員決定舉辦盤菜宴,而且更會向年長街坊大派禮物,為了舉辦是次盤菜宴,所以便要向各商戶收取一千元的費用,當中體育用品店的阿威對此舉甚為反感。為籌辦盤菜宴,淑英到市區購買贈予老人家的金器,因發型屋突然有事而天朗未能送她回家,以致她跌倒受傷,光榮父子因而再次鬧翻。天朗記起光榮之前提及老人家適宜穿冷背心,所以特地在盤菜宴之上送來一批贈予長者,令光榮大為安慰。

第2集 不請自來 耿耿于懷

祖升在盤菜宴中不請自來,令村中各人如丈八剛摸不著頭腦。直至他自報身世,寒暄問好一番之後,天朗方知祖升父子于廿多年前曾因偷竊被趕離赤柱;之後更得光榮接濟,方能遠渡荷蘭改過自身。然而雖事隔多年但彭根仍耿耿于懷。眼見祖升對光榮、淑英等態度異常熱情,猶如多年不見的親人,直教天朗等孤疑;加上他對理發店各事了如指掌,又花心思修好被棄置的陳舊理發椅。最後更親自下廚逗得各人大悅,不禁令人猜度多年音信全無,此時突然重歸故裏是別有用心。另外祖升報稱山上遇劫,證件金錢盡失身,要得光榮接濟,卻有意無意勾起被天朗賣掉的舊樓一事;令天朗本本欲向光榮提出,希望父親借鋪面為相集背景的如意算盤告吹。所幸最後在彭澄出面幫助下,終能成功安排借出。原為模特兒的卓琪卻因皮膚敏感而出滿紅疹;逼不得已之下,天朗唯有找彭澄頂替。彭澄因缺乏充當模特兒的自信,本欲拒絕;但天朗重提兒時理發的舊事,終勸服彭澄。在天朗的巧手技藝下,彭澄猶如脫胎換骨,教各人眼前一亮。

第3集 失竊疑雲 眾矢之的

祖升為尋找容姑訊息,往街坊福利會向德順查探;不料被卷入香油錢失竊疑雲之中。光榮為祖升好話說盡,卻被彭根直指偏坦;但最後因苦無證據證,在報警備案後隻有悻悻然不了了之。彭澄因座駕故障,而與剛因證據不足而放行的祖升碰面;二人言談甚歡,旋即熟稔起來。另一方面,彭澄臨時拉夫充當模特兒的相片集效果出眾,惹來多方贊譽;錯失機會的卓琪感觸良多,天朗卻驚覺自己鮮與家人共處,抽空回赤柱一盡孝心。遊艇宴會上,卓琪因貪慕虛榮,加上為一時之氣,在天朗醉酒神志不清下,要他下購入二手遊艇。當天朗送交遊艇給彭澄檢查時,卻發現原來遊艇暗藏問題,需要花時間修理妥當,極有可能無法趕及卓琪的生日。卓琪在瞞上欺下的情況下,強行將遊艇開出進行生日派對;彭澄一方面不滿其態度恃勢欺人,另一方面又擔心天朗。在海上卓琪因得意忘形,終導致遊艇擱淺,險象橫生。從彭根口中得知天朗一行觸礁出事的光榮,竟然激動暈倒。

第4集 樂極生悲 頓覺冷落

遊艇生日派對一事樂極生悲,天朗得知光榮暈倒入院,急忙趕往了解;剩下卓琪留守到最後,頓覺被冷落。祖升雖為外人但堅持陪伴左右,反令趕至醫院天朗滿不是味兒;加上得知卓琪通宵竟流連酒吧,更加深了二人間的不滿。在探病期間,卓琪以有事為由先行離去,光榮及淑英見狀即向天朗表明對卓琪的不滿;而在與彭澄的閒談中,天朗不禁自嘲祖升與二人相處更融洽更似一家人。彭根因懷疑祖升返鄉是為父報仇兼尋寶;當他得知祖升與彭澄來往甚密,二話不說就帶同親信當面對質,弄得彭澄尷尬非常,哭笑不得。另一方面,光榮意外撞破真相;終得知祖升攜同亡父骨灰返港,是為尋回亡母墓地,以讓二人得以合葬之故,更為祖升的孝順坦承而感動不已。天朗接載光榮往醫院覆診,卻因座駕問題而弄得狼狽不堪;雖得彭澄相助,但卻讓天朗體會自己從未有為家人構想。從買車買遊艇到買鋪賣樓,從沒有考慮光榮與淑英的需要。于是他下定決心要補救改善,不料卻因此與卓琪再起沖突。

第5集 重回故裏 難以投入

天朗與卓琪爭吵後,決意搬回赤柱與光榮和淑英同住;然而離家多年,竟無法習慣純樸單純的鄉郊生活。幸得彭澄鼓勵,翌日終能起床陪伴光榮一起飲早茶。然而眼見弟弟天明終日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天朗決意出手撥亂反正。天朗雖應從外國回來的朋友之邀勉強出席,不料卓琪不滿天朗貌合神離不加理睬;更和別人大跳貼身舞存心挑釁。天朗看在眼中,卻隻覺幼稚,隨即借故失笑離去。面對感情和家人事事不如意,天朗在天台上煩惱不已反被祖升教訓。另一方面,祖升對慈善募捐和為朋友購買手信時出手豪爽,令慧姿以為祖升身懷鉅款,加上早前無意中得知其返港真相,竟安排問米婆串通,祖升不防有詐信以為真,慘被騙去錢財而不自知。光榮因病禁食高脂及各種有損健康的食物,卻因難抵口腹之欲偷吃牛腩被撞破;祖升遂請纓,泡製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兼健康的菜餚,令光榮笑逐顏開。天朗眼見心有不甘,亦送上按摩機,更為淑英泡製酒浸青提子幹,不料淑英卻因此醉酒失儀。

第6集 一心拆穿 反被奚落

祖升為慈善不遺餘力,又高調明言亡父因賭弄至家破人亡,重申絕不賭博;天朗無意中發現馬票,以為可揭穿祖升的假面具。不料原來是祖升帶光榮、慧姿二人到馬場參觀時,二人以玩票心態投註,轉贈祖升作為紀念,令天朗碰得一鼻子灰。天朗眼見一時未能爭取表現,遂將目光改投天明身上;先安排他到店中實習,欲培訓他成發型師。復又安排學習電腦,以至到船廠實習;但天明卻借故遁走。為作逃避大哥催迫,加上彭潔有意無意間指出具有天份,天明遂稱欲在滑浪風帆上發展,更以成為亞運代表作目標雲雲。于是天明欲借風帆賽事,希望在光榮面前有所表現;不料光榮卻看穿各人安排。不過最後光榮在訓斥一番後仍表態支持,更叮囑天明不可半途而廢,莫負各人的苦心和期望。天朗聽從彭澄建議,努力改善家人關系;棄自動轉帳改到銀行提款,欲親手交到淑英手上,不料又鬧出誤會;又棄歐洲跑車換成七人車,更特意到平價餐館用膳;這卻惹來卓琪不滿。卓琪因有先前爭執為鑒,決定互相遷就而強忍,然而。

第7集 二人緣盡 無奈分手

卓琪訛稱與接洽工作,但隻是到名店購物;被天朗撞破後,她卻惱羞成怒,反指自己對天朗多番遷就。天朗忍無可忍,直指二人相處貴乎坦誠,但一直也不被卓琪認同,更指出二人勉強相處卻令雙方難受;卓琪深感受傷害,憤然高調分手拂袖而去。天朗開始督促天明,為實踐加入港隊而操練。天明大感吃不消之餘,更因不慎觸痛了天朗與卓琪分手之事令他而動怒;彭澄看在眼中察覺有異。彭家一行到德順的茶樓飲早茶,彭根正對新來的點心師傅手勢贊譽有嘉;不料言猶在耳,卻見祖升從廚房步出。原來祖升欲長居赤柱,碰巧德順正欲增聘人手,姑且一試。彭根見他後態度即轉,更重提早前懷疑祖升與失竊有關的種種,再三叮囑天朗小心謹慎,直指祖升明顯是別有用心,更建議找私家偵探查明祖升一切。慧姿從金婆處取得舊照片設局騙祖升;祖升不妨有詐被騙錢財而不自知。祖升因得彭澄細心安排慶祝生日,感動不已之餘,更誤以為彭澄亦對自己有意;鼓起勇氣大謄示愛,出動風帆大搞浪漫卻碰得一鼻子灰。

第8集 久別歸來 愛火重燃

原來彭澄身說自己在外地的男友一事並非虛言,其人更是如假包換的富家公子。當年彭澄因無法適應二人截然不同的生活而提出分手;但隨家進以行動證明欲擺脫家族包袱自立門戶,無需彭澄勉強屈就,二人于是再度發展起來。天朗因受彭根教唆,找人調查探祖升被發現,令光榮大怒;天朗亦因感到不知如何與光榮相處,幸得淑英開解;另一方面,祖升對彭澄真情告白一事,已成街坊奚落對象;但祖升不以為然之餘,更在光榮面前為天朗說項,勸戒光榮勿再堅持偏見。祖升更努力促使一行驅車出發享受家庭樂。慧姿缺錢,祖升又成為目標;這次慧姿訛稱代為在泰國登報尋人,乘機騙取錢財。祖升意外發現並無其事,慧姿在追問之下辯說親戚因賭債卷款潛逃,然而實際上,欠債者並非身在泰國的親戚,而是。彭澄為出席家進的家族企業晚會,特意找天朗整理儀容;天朗充當彭澄形象顧問,從頭到腳連化裝品都一絲不苛,令彭澄得以完美姿態出席晚會,贏得家進以及其母的贊譽。然而上流社會的應酬寒暄始終令彭澄大感吃不消。

第9集 嶄新形像 羨煞旁人

彭澄形像大變,一改以往的男性打扮,令各街坊以至彭根、彭潔二人均眼前一亮。家進對此意外驚喜大表欣賞,共進早餐羨煞旁人。如此同時,天朗見報章報導卓琪訊息,連自己都被牽涉在內,不覺大感厭煩。家進到鑽飾店為家人取回鑽戒,借勢問彭澄喜歡的鑽戒款式;之後更帶彭澄到自己將開設的公司辦公室內,向彭澄求婚;然而彭澄雖感動,但未有即時答應。另一邊廂,祖升帶同湯料欲探病兼追問容姑下落;這不請自來的舉動,意外殺得慧姿一個措手不及。不得已之下她唯有對之前的謊言騙局和盤托出,祖升從慧姿之子身上,隱見自己的童年影子,加上剛巧遇上慧姿險被高利貸粗暴威脅押走,決意盡力幫助,並借出款項歸還早前偷去的香油錢。彭澄因無法忍受家進家人的過份要求,加上二人身份性格上的沖突而再度分手;最後更與天朗在碼頭相遇齊吐苦水;天朗更禍不單行,因早前在店鋪跌倒受傷的客人情況轉壞,卻發現公司的公眾責任保險過期未續的訊息。

第10集 負責到底 勇于面對

在彭澄律師友人幫助下,成功爭取庭外和解;天朗因不想拖延案情討價還價,亦不想逃避責任將公司清盤了事,可惜又無力支付三百萬賠償而苦惱不已。幸得彭澄支持開解,卒可鼓起勇氣面對,親往醫院與傷者及其家人見面。因眾人要求取回早前聲稱用作外匯投資的款項,使得慧姿煩惱不已;慧姿因側聞彭根正欲為陳坤安排續弦。慧姿遂借故親近,欲藉美色斂財,打算狠狠騙一筆後遠走他方離開赤柱;不料如意算盤卻隨祖升應其子要求,盡力阻止而告吹。之後祖升終得悉到,慧姿的債務源頭是來自高利貸;為免慧姿重蹈覆轍,祖升遂慷慨解囊,主動稱一筆過替她還清債務。更帶她同赴財務公司高調還錢,實為與警察裏應外合,務使高利貸人贓俱獲徹底根除後患,卻直把慧姿嚇得半死。彭根興高採烈談及婚嫁之事,適時家進到船廠欲了解彭澄心意;為免各方誤會,彭澄向眾人交待分手一事;但之後彭澄卻失去聯絡。彭根等遍尋不獲擔心不已,幸天朗終于找到不知手提電話沒有電的彭澄。

第11集 為助天朗 不幸受傷

為助天朗早日將遊艇修好賣出,彭澄不惜潛水從沈船中找尋合用螺旋槳;不料卻遭違法捕魚的漁民以漁炮炸傷。彭澄刻意隱瞞,除因怕家人擔心之外,祖升更試出彭澄因擔心暗戀天朗之事會因此而曝光。為籌集資金送曉雪往澳洲診治,天朗決意變賣部份股份;但他卻不願接受家中各人的好意,惹來光榮等既不悅又擔心。另一邊廂慧姿雖已無高利貸纏身,但早前為應付利息,而從各街坊身上逐少騙取的欠款卻無力歸還。于是她更習慣性地欲再騙一筆再謀遠走。不料此舉卻連累祖升被牽涉在內,因慧姿失蹤聯絡中斷而群情激憤的街坊,在彭根的帶領下直涌到酒樓欲找祖升算帳,幸得光榮、淑英通風報信,祖升及時逃過一劫,但二人卻成千夫所指的對象。祖升趕及在慧姿逃之夭夭前找上,更曉以大義,終對各街坊還清欠債,隻氣得無話可說的彭根七竅生煙;另一方面,天朗憑賣去遊艇所得八十萬,終能支付首筆醫葯費,然而光榮卻面對買回充滿回憶的舊樓和兒子前途上作一抉擇。

第12集 苦盡甘來 感慨良多

遊艇終成功賣出套得資金,彭澄與天朗于艇上共度賣出前的最後一夜;翌晨彭根問及彭澄去昨夜去向,得知是與天朗一起,即表現得放心,反教彭澄感慨萬分。而另一方面,天明卻因苦于不知如何向彭潔表白而向天朗求教。祖升帶同慧姿之子探望,希望能阻止慧姿向街坊推銷按摩器來謀取暴利;祖升更主動提出代為安排兼職工作。慧姿本因對祖升的多管閒事甚為不滿,但在家姑指出祖升多番照顧,可能是對慧姿有意;家姑更提點慧姿,祖升實為難得及可倚靠信賴的好男人,慧姿頓覺機不可失。另一邊廂,天朗意外發現遊艇買主竟是光榮,為幫助天朗度過難關,光榮不惜放棄向彭根買回舊樓;父子二人終因此冰釋前嫌,更與彭根一家開懷共膳。席間更爆出彭澄特別苦練廚藝,凡此種種,讓天朗開始感到二人的感情殊不簡單。祖升與慧姿及其子共享郊遊樂,慧姿欲在祖升面前有所表現卻適得其反,遂向淑英虛心學習,更一同探訪照顧金婆;但祖升卻不以為然,反著眼于彭澄與天朗之間若即若離,互生情愫卻不敢開口的微妙關系,更一再推波助瀾撮合二人。

第13集 情愛不分 暗自煩惱

天朗終得悉彭澄受傷原由,更感受到二人之間非比尋常的情誼;但天朗自己卻亦無法確定,自己心中的是情義還是愛意。當天朗擔心困惑不已之時,又因不忍見卓琪生活陷入困窘,欠租多月,遂委托友人暗中相助安排工作。天朗得友人介紹,陪同彭澄往找名中醫治耳疾;彭澄卻擔心天朗隻因疚歉而關心。二人均了解雙方關系正微妙轉變,情苗漸長。天朗與彭澄一同行山欣賞赤柱美景,卻惹來彭根、光榮疑慮;兩老擔心天朗隻為撫平分手之痛,並非真心對彭澄。幸淑英一針見血直指他們庸人自擾,解開二人煩惱心結。因病態購物致債台高築一事成雜志頭條,卓琪再陷絕境;她更醉酒鬧事遷怒各人,惟天朗始終不離不棄,將卓琪送返家中,更明言願為收拾殘局盡力協助。慧姿的老板鏡威與富娟兩夫婦因故爭執大鬧赤柱;富娟更直指鏡威北上花天酒地惹來毒瘡,鏡威矢口否認。二人僵持不下,甚至聲言離婚收場;幸得淑英悉心安排,終成功令二人和好如初,光榮見狀更是感慨良多。

第14集 變身賢婦 欲鳳求凰

慧姿表面上深受淑英感動,虛心學習之餘,更主動照顧金婆;實則欲透過淑英在祖升面前多說好話,建立好形象。淑英不知個中原委,一直視為二人情侶;另一邊廂,在天朗全心全意的照顧下,彭澄聽力漸有好轉。練習賽中,天明見眾多街坊到場打氣,卻獨不見彭潔,致電追問反受打擊;之後更因自負自傲,一遇挫折即灰心失意,落得慘敗收場。慧姿在茶餐廳遇蟑螂而靈機一動,向祖升動以美色誘惑,豈料引來斥訓一頓;更因祖升言詞勾起慧姿傷心事,令她罕有地向升言動怒。敗陣後的天明被淑英發現原來隻在借詞偷懶,在祖升建議下狠下心腸逼使天明發奮。彭澄為天朗傾盡心思,終成功將遊艇促銷;及後天朗、彭澄偶遇卓琪,三人共膳期間卻遇狗仔隊追訪,混亂糾纏間卻讓彭澄意外受傷。天朗發現卓琪已反省改過自身,戒除陋習積極工作,與從前判若兩人。

第15集 強忍傷感 走出陰霾

面對淑英突然意外身亡,各人表面上逐漸自愁雲慘霧走出,然而在日常生活中,仍不其然勾起回憶種種。光榮為強忍心中傷感,努力投入工作;而各街坊一方面欲對光榮聊表安慰,另一方面亦無不流露懷念淑英之情。天朗就借工作麻醉自己,雖令身邊的人都吃不消,但大家仍因體諒而啞忍;適時卓琪新居水浸滿屋,幸得天朗幫手清理,兩人關系漸變親密。另一方面,光榮的喜怒無常,令天明無所適從,無法如常進行操練;縱使彭澄欲開解協助亦不知該從何入手。那邊廂,慧姿本來仍對蟑螂事件時祖升的態度和說話不滿;不料在祖升道歉請客後,因錯誤解讀心意,又再故態復萌死纏爛打,令祖升大感吃不消。彭澄幫卓琪處理因水浸地板,動手裝修至入夜,卓琪遂提出請客作為答謝;席間卻發生誤會有母親欲遺棄女兒的小插曲。然而,眼見光榮情緒起伏不定的躁狂表現,更讓彭澄和祖升等憂心。

第16集 為代妻職 光榮勞心

光榮主動探望金婆,就似是要代替淑英照顧一般;天朗見光榮為家事勞心勞力,遂提議聘請女傭代勞,不料光榮聞言反應激烈,堅決反對;他更辯稱家中盡是男人,諸多不便雲雲,天朗見狀隻有打消念頭。慧姿因不聽祖升勸戒,在學校面試時硬不肯道出實情,更找來鏡威充當代父,結果被拆穿反出盡洋相;家聰更因而出走。幸最後得祖升尋獲,令慧姿覺悟前非,對祖升更是敬愛有嘉。另一方面,卓琪與彭澄街頭巧遇變態露體狂,二人不甘受辱奮起反抗,促使二人成為互訴心事的好友;反觀天明因未能脫離喪母之痛的陰霾,終日悶悶不樂,光榮的行徑則逐漸令人難以判斷,身邊各人開始擔心其精神狀況。天朗雖遇上離港發展的機會,但因彭澄指他應待在光榮身邊,天朗暫決定靜觀其變;在慶功宴中,天朗不勝酒力,幸得卓琪照顧。天朗擔心會讓彭澄誤會而未有說出實情,不料卓琪卻在有意無意中透露出天朗在家中過夜一事。

第17集 熱情關懷 更感尷尬

卓琪因不知彭澄與天朗二人有所發展,得知彭澄發燒病倒後親訪家中探病,表現關切卻反讓彭澄與彭根感到尷尬,及後更因卓琪透露欲與天朗復合的渴望與期望,更令彭澄感到忐忑不安。天朗因事到訓練中心找天明,方揭發原來天明早已停止練習多時,大興問罪之師,兄弟二人更因此事而爭執沖突,在光榮勸阻下雖暫告平息,然而隨金婆退還光榮早前送來的袋裝米,揭示出光榮的精神確實出現問題,更因在茶樓受天朗的說話刺激而發作。凡此種種讓天朗頓感彷徨無助,不知如何是好,而在此時伸出援手陪伴左右的,卻不是彭澄,而是一改過往缺點,重新做人的卓琪,讓天朗感慨良多。祖升為接手德順的茶樓,決定結束荷蘭的外賣店,有意無意間讓慧姿誤以為祖升財政有困難而白忙一場。而在天朗出發往日本公幹期間,祖升對光榮更是照顧有加,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卻似別有用心。

第18集 情義兩難 苦惱自知

天朗在日本工作圓滿結束,在返港後的慶功宴上,卓琪邀彭澄一起合照;然而三人之間的關系卻讓彭澄苦惱不已。幸得彭潔開解分憂,互吐心事,而另一邊廂的天朗,亦醒覺到非得在二人之中作一抉擇不可。彭根巧遇天朗,訓斥其在感情事上拖泥帶水,與彭澄、卓琪的關系糾纏不清,不料卻被光榮聽見,事件曝光讓家中各人紛紛數說天朗的不是,令天朗倍感難受;而另一方面,慧姿為博祖升歡心,藉機偷進祖升房間之內,盜走記載祖升亡母墓地所在處的地圖,決意完成其找出亡母骨灰以與父合葬的心願。至于祖升則在得光榮之助,將一百萬保險金用作頂手費,順利接下茶樓經營權後,直言照顧光榮勞心勞力,旋即態度一轉。沒有祖升幫忙下,光榮與天朗、天明趕在結婚紀念日前合力共建玻璃屋,以還亡妻心願。而為買回光榮珍而重之的水晶熊,卓琪忍辱負重,甘心接受各種無理要求,然而光榮對卓琪的不悅卻未減半分。

第19集 侵吞巨款 恃勢凌人

天朗在得知卓琪為買回水晶熊而受委屈,大表不值,更代為報復。而另一方面,祖升一改以往親切態度,竟聲言光榮提供的是無償付出,並非貸款,更在街坊會上大放厥詞,惹來各方不滿。天明終發現按摩膏盒內的字條和零用錢,醒悟亡母的苦心和關心,終能重新振作發奮圖強,下定決心積極練習以報親恩。然而,眼見光榮為淑英遺下的盆栽日漸凋零枯萎而痛心,天朗和天明都一籌莫展,幸得彭澄卻暗地裏巧施妙計偷天換日,竟讓光榮以為奇跡發生。慧姿找到祖升亡母墓地的同時卻意外失足受傷,被困山頭。然而因祖升以為慧姿別有用心,又再故弄玄虛而不以為然,幸好祖升最後終發現事實真相,趕上山頭營救。眼看結婚紀念日將至,玻璃屋卻受到台風威脅,而天朗為作防風措施,終遇上避見多時的彭澄,面對選擇逃避的彭澄,天朗決心作出了斷,然而就在此時,被台風吹倒的大樹卻襲向二人。

第20集 表明心跡 決絕解決

天朗與彭澄雙雙受傷送院,天朗藉此表明心跡,不料為卓琪撞見,大受打擊,更惹來服安眠葯自殺疑雲。在天朗認真面對,決意解決三人關系之下,終博得彭根的諒解與支持。卓琪藉口壞燈請天朗上門幫手,提出復合,被天朗拒絕,更重申二人情緣已斷;玻璃屋雖在台風過後損壞不堪,但得天朗、天明等合力清理之下,終趕及在結婚紀念日前完工,在落成慶祝時,光榮卻因觸景傷情而陷入自責自怨的竭斯底裏之中。所幸隨祖升發現的驗身報告,各人的幫助下,終于讓光榮走出喪妻陰霾,祖升更和盤托出指原來一切全為讓天朗等重建三父子關系,解開各人心結而安排的苦肉計。天明雖在風帆比賽中落敗,但終表現出不屈不撓的精神,金婆更藉比賽安排,順利撮合祖升與慧姿二人。天朗與彭澄、祖升與慧姿這兩對終于分別共偕連理,然而在婚禮之上,卓琪默然在各人眼前出現。

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範天朗鄭嘉穎 ----
彭澄陳松伶 ----
範光榮劉丹 ----
何祖升 黎耀祥 ----
高卓琪陳敏之 ----
姚淑英 程可為 ----
林慧姿譚小環 ----
彭根 羅樂林 ----
範天明 黃嘉樂 ----
彭潔 關伊彤 ----

職員表

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飛短留長父子兵

範天朗 | 鄭嘉穎

年齡︰29性格︰為人細心而有耐性,待人熱誠有禮,社交手段亦屬一流,甚有人緣。富上進心,有理想,有抱負,總是為事業而不斷打拼,但百忙之中仍懂得抽空享受人生,品味高雅,審美眼光亦獨到,對享樂有所追求,從不待薄自己,但在老一輩眼中卻流於享樂主義。由於工作忙碌,抽不出很多時間關懷家人,與老父的溝通更總是不得要領,未能打破父子間一直以來的隔膜。

彭澄 | 陳松伶

年齡:28性格:樂觀開朗,樸實自然,待人以誠,胸無城府,善解人意,關心身邊的人與事,聰明能幹,細心謹慎,熱愛工作,缺點為絕不與人爭執,無論爭功勞或感情,令旁人亦為之著急。

飛短留長父子兵

範光榮 | 劉丹

年齡:58性格:為人和藹可親,寬大仁厚,忠實可靠,熱心公益,對外一直深受赤柱街坊歡迎,對內亦是一個熱愛家庭,愛妻愛子的好男人,但卻太執重中國人傳統望子成龍的觀念,而強迫兩個兒子升讀非他們志願的大學,令他與兩子的關系總是不和,乃人生一大遺憾。

飛短留長父子兵

何祖升 | 黎耀祥

年齡︰33性格︰為人孝義,重感情,知恩圖報,亦懂得替人構想,對人性了解頗深,對事情亦常有自己獨到的精僻見解,平常處事總喜不按理出牌,往往讓人對其產生誤會,以為另有不軌,但實際上每件事的處理都隱含智慧。

飛短留長父子兵

高卓琪 | 陳敏之

年齡:24性格:嬌生慣養,刁蠻任性,愛追求時尚,享受成為公眾人物,貪慕虛榮,重視名利,但有鋤強扶弱之心,敢愛敢恨,對喜歡的人全心全意,義無反顧。

飛短留長父子兵

姚淑英 | 程可為

年齡:48性格:樂天健談,善良隨和,開通明理,大方不計較,甚得街坊及大眾理發廳伙記信任,持家有道,對家庭有著傳統中國婦女的特質,隻求丈夫兒子和洽,生活安定。

飛短留長父子兵

林慧姿 | 譚小環

年齡:28性格:了解人性,善用心計,豪爽闊綽,做人處事沒有長遠目標,對兒子愛護有加,總是把最好的東西留下給他,卻忘記身教重于言教,常常為得到利益不惜向身邊男人賣弄風情及詐欺。

飛短留長父子兵

彭根 | 羅樂林

年齡:58性格:為人沖動固執,火爆,處事毫不圓滑,總是直來直往,財大氣粗,凡事都認威;講求公平,黑白分明,對人一旦有偏見便不容易改變,但又急公好義,不計私利,視兩個女兒澄和潔為掌上明珠,疼愛有加。

飛短留長父子兵

範天明 | 黃嘉樂

年齡:21性格:終日不務正業,遊手好閒,怕吃苦頭,過一日算一日,對人生缺乏計畫,總是錢來伸手,飯來張口,做事每每三分鍾熱度,從不為自己努力爭取過什麽,卻認為父母不了解自己,但又不肯嘗試跟父母溝通,為典型的年青人性格。

飛短留長父子兵

彭潔 | 關伊彤

年齡:18性格:活潑好動,熱情外向,貪玩好勝,有小聰明,愛熱鬧,喜時下年青人的玩樂,思想有時顯得簡單,容易被人有機可乘。

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歌名
歌手
主題曲愛平凡鄭嘉穎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2006年5月15日-2006年6月9日
播出頻道翡翠台
播出時間

星期一至五 20:30-21:30

收視率
周次日期集數平均收視最高收視
12006年5月15日-2006年5月19日01-0530點
22006年5月22日-2006年5月26日06-1032點34點
32006年5月29日-2006年6月2日11-1531點34點
42006年6月3日-2006年6月7日16-2032點36點

參考資料

劇集評價

該劇主要以親情來取勝,配以風景如畫充滿陽光活力的赤柱作為背景。愛情線上,鄭嘉穎換上陳敏之與年齡更相當的陳松伶,不過可惜並沒有擦出的成功火花,再加上劇情放了更多重點描寫親情,所以使得愛情部分比較無趣。鄭嘉穎飾演的男主角性格略顯模糊。與其他很多溫情劇一樣,該劇也偏向溫吞,從而降低了吸引力(騰訊評)

該劇是走溫馨的家庭題材,《飛短留長父子兵》這一劇名有兩個意思,一個是粵語剪頭發稱為"飛發",即指出主角兩父子的職業為發型師;另一個是飛走缺點,保留長處的意思。該劇以靚景與父子情為主線,內心戲發揮機會比較多,表現愛情親情的可貴之處,適合合家觀看(金羊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