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狐外傳 -金庸所著小說

飛狐外傳

《飛狐外傳》是金庸1960年所寫的武俠小說,為其第六部武俠小說,可以看做是《雪山飛狐》的前傳

該書現收錄在《金庸作品集》中。該書主要是講述《雪山飛狐》主人公胡斐的成長歷程。歷史背景是清乾隆年間。

  • 類    別
  • 出版社
    明河社
  • 主    角
  • 作    者
  • 書    名
    《飛狐外傳》
  • 版本數
    3
  • 出版時間
    1960年(庚子年)
  • 裝    幀
    平裝

內容梗概

該書主要是講述《雪山飛狐》主人公胡斐的成長歷程。以主人公胡斐除暴安良為故事的中心,講述了胡斐為追殺鳳天南在路上所發生的一切,特別是主人公與兩位女性程靈素袁紫衣所發生的戀愛關系,讓人覺得惋惜與無奈。 如果說郭靖是金庸筆下的"為國為民"的"俠"的理想的化身,胡斐則是金庸"鋤強扶弱"的理想的化身。他可以為素不相識的一家三口打抱不平,不為所愛之人的求懇所動。體現出江湖一代大俠在愛情面前是那樣的脆弱與無奈。

《飛狐外傳》《飛狐外傳》

遼東大俠胡一刀死後,其子胡斐按家傳拳譜與刀譜習得上乘武功,在山東武定商家堡,遇胡一刀所殺八卦刀商劍鳴之妻,遂與商老太及商劍鳴之師兄弟王劍英、王劍傑交手,大逞雄威。此時巧遇紅花會三當家千手如來趙半山,並承其助,胡斐的武功亦得趙欣賞。不意,趙、胡等人均遭商老太暗算,被困于她家鐵廳之中,商老太以火燒廳,欲烤死趙、胡等人。胡斐冒險自狗洞爬出,大戰商老太等人,終于解救出鐵廳中人,並與趙半山結義。

胡斐到廣東佛山鎮,遇當地惡霸、五虎派掌門人鳳天南欲霸佔鍾阿四處菜田,誣其子偷吃鳳天南家鵝,逼鍾妻于祖廟北帝前將其子剖腹以證明清白,鍾妻為此瘋癲。

胡斐怒而大鬧佛山鎮,逼出鳳氏父子,亦在祖廟北帝前欲殺其父子為鍾家報仇,卻遭袁紫衣阻攔,又中調虎離山之計,遂使鳳氏父子又殺鍾阿四全家後逃走。

胡斐在追趕鳳天南的路上,又遇武藝高強的少女袁紫衣。袁騎趙半山的白馬,又知胡斐底細,與其若即若離,又常騷擾,又似含情,胡斐已情系紫衣。

一風雨之夜,胡斐與袁紫衣夜宿于一古廟,巧遇鳳天南一行。胡斐欲殺之,紫衣力勸,不從,又被紫衣幹擾,致鳳賊逃脫。

是夜又有人欲謀害苗人鳳,胡斐敬佩苗人鳳故竭力保護為苗送信之人,無奈此人已受田歸農騙,將信交苗人鳳時,信中劇毒毒瞎了苗大俠雙眼。此毒隻"毒手葯王"能解,胡斐遂下洞庭尋"毒手葯王",即得已故"毒手葯王"之高足程靈素之助。

程靈素對胡斐一見鍾情,遂攜葯北上為苗大俠醫眼,回到苗家正逢田歸農帶眾強人偷襲苗大俠,胡斐勇退田歸農等人,程靈素即為苗大俠治眼。飯後,苗人鳳讓胡斐看了家中所供胡一刀夫婦牌位,承認胡一刀系己所傷。

胡斐帶程靈素沉痛而去。二人繼續追趕鳳天南,路上竟連遇陌生人的迎接,稱有朋友送胡斐大宅院。二人隻得化妝而行。

于一客店忽逢當年商家堡所遇飛馬鏢局馬行空鏢頭之女馬春花夫婦護鏢,恰遭眾多豪強圍劫。胡斐因當年被商老太吊打時曾承馬春花求情,欲報當年之恩而與古怪的豪強盜黨交手。後得知,馬姑娘當年與福康安公子有私情,現在的孿生二子即當時所為。福公子現已成大帥,權重當朝卻膝下無子。

古怪的豪強盜黨即受福大帥之遣而來接馬姑娘與一雙兒子,並打死馬姑娘的丈夫。 胡斐見馬春花仍念福公子舊情,遂與程靈素撒手趕路。 二人來到京城,巧遇助馬春花時所識福大帥手下侍衛,他們欽佩胡斐武功,故在聚英樓請二人吃飯,席間聚賭,胡斐竟贏下宣武門內一座豪華宅院,頓覺蹊蹺。在新宅宴請侍衛們時,才知此為鳳天南之賄,當即與之交手。此時袁紫衣及時出現掩護,使其逃脫。

《飛狐外傳》插畫《飛狐外傳》插畫

紫衣終透內情,言鳳乃其父,當年將其母強奸生有紫衣,後又逼其母致死,故紫衣為報父女之情當救其三次,今後定當殺之。

當夜馬春花自帥府派人請胡斐相見,向胡斐致謝,不巧遇福康安。福康安生疑,設計捕殺胡斐,幸脫。在府中聞老夫人害馬春花之計,相救時馬春花己將毒湯喝下。

胡斐冒死救出馬春花,令程靈素救治。為救治,三人避至西岳華拳門推選掌門之處。救治馬春花需找一保持十二時辰安靜不動之所,胡斐上台爭得掌門人之位,遂找到了安靜之所。由于馬春華急于見到二子,情緒不穩,即有生命之危,胡斐又冒死進府搶出二子。

福康安為攏絡江湖武人並使其互相殘殺不致危及朝廷,舉辦天下掌門人大會,胡斐以西岳華山派掌門人身份,帶程靈素化妝前往。袁紫衣亦來京城,一路上搶來九個半掌門人之位,以九個半派總掌門身份來到大會,與胡、程二人巧妙配合,大鬧天下掌門人大會,揭露福康安與朝廷的陰謀,打碎了欽賜玉杯,並趁亂打死了鳳天南。

之後,胡斐巧遇紅花會眾英雄來京,見到了趙半山打敗大內十八侍衛。團聚後卻與程靈素遭歹人暗算,胡斐為救程靈素而中劇毒,程靈素為救胡斐而喪生。

胡斐十分悲痛,來到滄州父母的墳前,將程姑娘的骨灰埋在這裏。在此見到了前來找她的袁紫衣,打退了圍殺他的田歸農。袁紫衣原叫圓性,自小已入佛門,雖然深愛胡斐卻不能留下,她雙手合什輕念偈語,悵然而去。

作品目錄

第一章 大雨商家堡

《飛狐外傳》新修版《飛狐外傳》新修版

第二章 寶刀和柔情

第三章 英雄年少

第四章 鐵廳烈火

第五章 血印石

第六章 紫衣女郎

第七章 風雨深宵古廟

第八章 江湖風波惡

第九章 毒手葯王

第十章 七心海棠

第十一章 恩仇之際

第十二章 古怪的盜黨

第十三章 北京眾武官

第十四章 紫羅衫動紅燭移

第十五章 華拳四十八

第十六章 龍潭虎穴

第十七章 天下掌門人大會

第十八章 寶刀銀針

第十九章 相見歡

第二十章 恨無常

人物介紹

小說中主要人物有胡斐、苗人鳳程靈素袁紫衣、紅花會諸俠、馬春花田歸農南蘭、鳳天南、慕容景岳、姜鐵山、薛鵲、商寶震、徐錚等。

全部人物(112人):

胡斐 陳家洛 趙半山 馬春花 無塵道人 常赫志 常伯志 心硯 石雙英 李沅芷 餘魚同 南蘭 苗若蘭 苗人鳳 田歸農 程靈素 袁紫衣 徐錚 文泰來 駱冰 商寶震 何思豪 閻基 南仁通 補鍋匠 腳夫 車夫 蔣調侯 店伴 鍾兆文 鍾兆英 鍾兆能 商老太 平四 張總管 上官鐵生 王劍英 王劍傑 陳禹 古若般 殷仲翔 福康安 孫剛峰 歐陽公政 鍾四嫂 鍾小二 鍾阿四 肥商人 瘦商人 鳳南天 鳳七 哈赤大師 蛇皮張 鄺寶官 鳳一鳴 大漢 孫伏虎 尉遲連 楊賓 中年武師 劉鶴真 萬鶴聲 崔百勝 曹猛 藍秦 易吉 王仲萍 同桌後生 張飛雄 姜鐵山 薛鵲 王鐵匠 姜小鐵 田青文 慕容景岳 張管家 聶鉞 褚轟 上官師弟 汪鐵鶚 周鐵鶴 曾鐵鷗 秦耐之 姬曉峰 張九 任通武 蔡威 湯沛 無青子(陸菲青)海蘭弼 相國夫人 黃希節 文醉翁 周隆 郭玉堂 齊伯濤 石萬嗔 大智禪師 陳高波 安提督 宗雄 桑飛虹 倪不大 倪不小 劉之餘 童懷道 李廷豹 木文察 司徒雷 無嗔 德布 謝不當 呂小妹 俞朝奉 柯子容 西靈道人 黃樵 伍公權 丁文沛 丁文深 司徒雷 東方侍衛 謝不擋 張寧 陳敬夫 高一力 楊鏢頭 戚鏢頭 褚十錘 胡衛士 苗衛士 田衛士 範衛士 曹侍衛 高雲 張復龍 姬老三

人物詳解

書中人物:胡一刀

性格背景:粗獷豪邁,心細如塵,孤芳自賞,不求名利。秉承先祖遺言,望化解四家恩怨,不言報仇。

人物遭遇:尋找寶藏時,邂逅後來的胡夫人,對其聰明才智佩服不已,不打不相識,後結成夫婦。後胡夫人有孕,回南方待產,遇田歸農等伏擊,胡全不放在眼內,及至苗人鳳出現,二人越打越投契,惺惺相惜。因不想失去一個對手,決定將昔日恩怨告之鳳,誰料卻遭田歸農從中作梗。

書中人物:袁紫衣

性格背景:開朗率直,心地善良,聰明伶俐,心思細膩 。

人物遭遇:母親遭人玷污生下她,後不堪侮辱懸梁自盡。紫衣蒙峨眉派中一位輩分極高的尼姑救去,帶到天山,自幼便給她落發,授以武藝。她的師父除了這位尼姑外,還有天池怪俠袁士霄和紅花會群雄。所以她藝兼各派之所長。是胡斐所愛的人,她自己對胡斐也頗有好感,隻是礙于出家人的身份,兩人之間的情感最終無果而終。袁紫衣最終殺死了逼死她母親銀姑的湯沛。

書中人物:胡斐

性格背景:天資聰穎、生性豪邁、練武良才、沉實、重情義,粗中有細,能屈能伸,嫉惡如仇。

人物遭遇:本書之男主角,胡一刀之子,剛出世便父母雙亡,由平四撫養成人。在商家堡中結識趙半山,兩人識英雄重英雄,結拜為義兄弟。期後,闖蕩江湖數年。在佛山遇惡霸鳳天南,為抱打不平而追殺他。期間遇袁紫衣,由敵變友,互生情愫。一次誤會,袁紫衣舍他離去。期後,因苗人鳳誤中奸計,導致雙目中毒失明。為助苗人鳳解毒,與鍾老二去找'毒手葯王'。期間遇'毒手葯王'的弟子--程靈素,心知她對自己有意,無奈鍾情袁紫衣。解毒後,誤會認定苗人鳳是殺父仇人,與程靈素離開苗人鳳住處,更與她結為義兄妹。後相遇幼時恩人--馬春花,因重情義,助她脫離困境。在宮中再遇馬春花,她身中劇毒,為救她出宮,而被官兵追殺。為助她解毒,奪下華山掌門,出席福康安的掌門大會。會中,重遇袁紫衣。期後,自己身受重傷,程靈素為救自己解毒而身亡,悲痛不已。因袁紫衣出家當尼姑,舍他而去。

書中人物:程靈素

性格背景:善良仁愛、痴情、絕不濫傷無辜、寬容大度、冰雪聰明、心思縝密

人物遭遇:本書之女主角。為醫學名宿"毒手葯王"無嗔大師之關門弟子,名字由《靈樞》、《素問》兩本醫學經典而來。程靈素繼承了毒手葯王的遺作《葯王神篇》,成功培育至毒七心海棠。她機智聰敏,料事如神。可惜她身段瘦小如幼女,面有菜色,隻有一雙眼睛又大又亮。她答應醫治苗人鳳的眼傷。後來鍾情于胡斐,但卻發覺胡斐隻一心向著袁紫衣,與她以兄妹相稱。在福康安的掌門人大會上,用精妙的施毒法門下毒。後為救胡斐,犧牲自己替他啜毒而中毒而死。臨死前仍設計用七星海棠蠟燭害死師門敗類石萬嗔等人。

書中人物:苗人鳳

性格背景:秉性正義,疾惡如仇。木納,不懂情趣,武功天分高。

人物遭遇:外號金面佛,自稱「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沉醉武功,使妻子南蘭紅杏出牆,改嫁田歸農。與胡一刀激戰多日,欽佩對方武功,有相逢恨晚的感覺。錯手殺死胡一刀後,一直耿耿于懷。

書中人物:田歸農

性格背景:一代梟雄、生性風流、工于心計,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人物遭遇:以美男計騙取苗夫人--南蘭的感情,欲窺探鳳之藏寶圖,後更成為他的妻子。田歸農亦一心為官,利用福康安勢力,成武林盟主,惜胡斐中途殺出,使他好夢成空。

書中人物:平阿四

性格背景:為人自卑,善良忠心,有恩必報。

人物遭遇:將小胡斐撫養成人。

書中人物:福康安

性格背景:深謀遠慮,攻于心計,表面翩翩風度,實則自私自利,陰險奸詐,寡情薄幸,始亂終棄。

人物遭遇:乾隆私生子,位高權重。為鞏固清朝力量,決定先控製武林,拉攏田歸農,分裂武林,打擊紅花會。對馬春花細意關懷。因風流成性,不能有子,得悉馬春花為他誕下雙生兒,派人謀殺馬春花,企圖奪走兒子。

書中人物:石萬嗔

性格背景:心腸歹毒,無毒不作,卻又欺善怕惡,貪生怕死。

人物遭遇:為毒手葯王同門師弟,天性邪惡,多行不義,被葯王弄至眼盲,逐出師門。放逐後仍不悔改,追隨田歸農,下毒害胡一刀,苗人鳳使胡一刀中毒身亡。後更令斐中招,幸斐大難不死,卻間接殺死程靈素。最後自己卻中毒身亡。

書中人物:南蘭

性格背景:嬌生慣養、美貌出眾、意志薄弱、依賴性強、事事以自己為先;不懂關懷、體諒別人。

人物遭遇:為朝廷命官獨生女,與父上京途中遇山賊,幸得鳳相救,為報答鳳救命之恩,委身下嫁。成婚後,誕下一女若蘭,因鳳天性木納,不解溫柔,南深閨寂寞,時農常探訪鳳,見南貌美,加上欲窺探鳳之藏寶圖,便勾引南。南被情感蒙蔽,毅然拋夫棄女,與農私奔,鑄成大錯。

作者簡介

金庸,原名查良鏞,1924年出生于浙江海寧的名門望族,家學淵源,祖上有"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的榮耀。他自幼酷愛讀書,並且筆耕不輟,是一名成功的報人、社會評論家和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1955年在《新晚報》發表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1972年9月《鹿鼎記》連載完結,金庸宣布封筆。20年間先後完成"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四部小說,成為武俠小說的典範,在大眾中廣為流傳,影響深遠。

金庸金庸

創作歷程

摘自金庸:

《飛孤外傳》寫于一九六零、六一年間,原在《武俠與歷史》小說雜志連載,每期刊載八千字。在報上連載的小說,每段約一千字至一千四百字。《飛狐外傳》則是每八千字成一個段落,所以寫作的方式略有不同。我每十天寫一段,一個通宵寫完,一般是半夜十二點鍾開始,到第二天早晨七八點鍾工作結束。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每八千字成一段落的節奏是絕對不好的。這次所作的修改,主要是將節奏調整得流暢一些,消去其中不必要的段落痕跡。

《飛狐外傳》是《雪山飛狐》的"前傳",敘述胡斐過去的事跡。然而這是兩部小說,互相有聯系,卻並不是全然的統一。在《飛狐外傳》中,胡斐不止一次和苗人鳳相會,胡斐有過別的意中人。這些情節,沒有在修改《雪山飛狐》時強求協調。

一九七五年一月,第二次修改,主要是個別字眼語句的改動。所改文字雖多,基本骨幹全然無變。

一九八五年四月,在修訂這部小說期間,中國文聯電視集監製張紀中兄到香港來,和我商討"神雕俠侶"電視連續劇的劇本。我記得在內地報紙上的報導中見到,"射雕"的編劇之一認為《射雕》原作寫得不完備,江南七怪遠赴大漠教導郭靖武藝,過程豐富而詳細,丘處機傳授楊康武藝卻一筆帶過,兩者不平衡,于是他加了一幕又一幕丘處機教楊康的場景,認為這樣一來,就將原作發展而豐富了,在藝術上提高了。這位先生如真的這樣會寫武俠小說,不知為什麽這樣惜墨如金,不顯一下身手絕藝?我生平最開心的享受,就是捧起一本好看的武俠小說來欣賞一番。現今我坐飛機長途旅行,無可奈何,手提包中仍常帶白羽、還珠樓主古龍司馬翎的武俠舊作。很惋惜現今很少人寫新的武俠小說了。然而從這位編劇先生的宏論推想,他是完全不懂武俠小說的,他不懂中國小說,不懂小說,不懂戲劇,不懂藝術中必須省略的道理,所以長嘆一聲之際,也隻好不寄以任何期望了。正如有人批評齊白石的畫,說他隻畫了畫紙的一部分,留下了大片空白,未免懶惰。幸好,張紀中兄說,這位編劇先生所增加的大量"豐富與發展",都給他大筆一刪,決不在電視中出現。

從這個經驗想到,如有人改編《飛狐外傳》小說為電影或電視劇,最好不要"豐富與發展",不要加上田歸農勾引南蘭的過程,不要加上胡斐與程靈素千裏同行、含情脈脈的場面,不要加上無嗔大師與石萬嗔師兄弟鬥毒的情景,不要加上對商劍鳴和袁紫衣的描寫。香港近年來正大舉宣傳一種"無增加"化妝品,梁詠琪小姐以清秀的本來面目示人,表示這種化妝品的"無增加"--沒有增加任何玷污性的雜質。

廣東人有句俗語,極好的形容這種藝術上的愚蠢,叫做"畫公仔畫出腸"。畫一幅男人、女人的圖畫,比方說畫一位美人吧,為了表達完善,畫了她美麗的面容和手足之外,要再畫出她的肝、大腸、小腸、心、胃、肺、膽,覺得非此則不完全。我已懂得"畫蛇添足"和"畫公仔畫出腸",自古已然,因此也不為此難過。

二零零三年四月,《飛狐外傳》所寫的是一個比較平實的故事,一些尋常的人物,其中出現的武功、武術,大都是實際而少加誇張的。少林拳、太極拳、八卦拳、無極拳、西岳華拳、鷹爪雁行拳等等,不單有正式的書籍記載,而且我親自觀摩過,也曾向拳師們請教過,知道真正的出手和打法,不像降龍十八掌、六脈神劍、獨孤九劍、乾坤大挪移那麽誇張。但現實主義並不是武俠小說必須遵從的文學原則。《飛狐外傳》的寫作相當現實主義,隻程靈素的使毒誇張了些。這部小說比《天龍八部》多了一些現實主義,但決不能說是一部更好的小說。根據現實主義,可以寫成一部好的小說,不根據現實主義,仍可以寫成好的小說。雖然,我不論根據什麽主義,都寫不成很好的小說。因為小說寫得好不好,和是否依照什麽正確的主義全不相幹。

程靈素身上誇張的成份不多,她是一個可愛、可敬的姑娘,她雖然不太美麗,但我十分喜歡她。她的可愛,不在于她身上的現實主義,而在于她浪漫的、深厚的真情,每次寫到她,我都流眼淚的,像對郭襄、程英、阿碧、小昭一樣,我都愛她們,但願讀者也愛她們。

作品點評

《飛狐外傳》是《雪山飛狐》的前傳,卻寫于其後,二者相關聯,卻不完全統一。此書之中人物更為增多,人物性格更為豐滿。該書在金庸作品中有比較重要地位,藝術成就較高,其中塑造的冰雪聰明俠骨柔情的女子程靈素,深受讀者偏愛,並是金庸本人坦言最喜歡的人物。此書與《書劍恩仇錄》亦有聯系。

花城新版花城新版

《飛狐外傳》補《雪山飛狐》之不足,寫胡斐這個人的成長過程。在《外傳》中,胡斐才是真正的主角。但是金庸為了要建立《雪山飛狐》已經寫完的概念,在《外傳》中,就處處受到牽製,所以胡斐在《外傳》中,始終是烏雲密布,不能霹靂一聲,豪雨如註。除了胡斐遇到無塵道長,快刀鬥快劍這一大段,可以令人眉飛色舞之外,像佛山鎮上的情節,鳳天南這個人,袁紫衣是鳳天南的女兒這種情節安排,是金庸作品之中最令人鬱悶的情節之一。

《飛狐外傳》的主段,欲放不放,但旁枝卻精彩紛呈。"紅花會"中的人物,在《外傳》中出場不多,但是卻光芒萬丈,比在《書劍恩仇錄》中更好。常赫志、常伯志在天下掌門人大會中救人,倏來倏去,神出鬼沒,在《書劍》中就沒有這樣精彩片段。甚至陳家洛,憂鬱不言,墳前灑淚,也比《書劍》中可愛得多。

《飛狐外傳》中有雙生兄弟三對:倪不大、倪不小,常赫志、常伯志,馬春花和福康安所生的一對雙生子。金庸在寫到倪不大、倪不小之際,十分傳神,他們講話,是一個講一句,結合成為一段話的。年前,在台北遇到一對在電影界工作的雙生子,發現他們講話,是一個人講半句,結合成一句話,比金庸的描述尤有過之,這是一種十分有趣的現象。再有機會改正時,倪不大、倪不小也可以每人說半句話?馬春花所生的那對雙生子,在《雪山飛狐》中已經成長,可惜金庸已經擱筆,不然,這一對玉雪可愛的人物,可以構成一部佳作。

《飛狐外傳》中另一枝精彩紛呈的旁枝,是有關"毒手葯王"的一大段。"毒手葯王"用毒,和西毒歐陽鋒又全然不同,毒葯、用毒的花樣之多,看得人目眩心跳。

《飛狐外傳》在結構上非常清晰,以主人公胡斐的行動為經線,用其貫穿始終,在此之上衍生情節,構成緯線,簡潔而不影響情節之豐富,表現出大家風範。發展情節時,作者把握住了跌宕起伏的節奏,避免平鋪直敘,致使"鐵廳逃生""大鬧佛山鎮"、"尋訪毒手葯王"、"救馬春花遇險"、"大鬧掌門人大會"等高潮迭起,其間又有合理過渡,引人入勝。作者善于利用各種因素演繹故事,通過緊張的氣氛、懸念構製高潮。他還善于將歷史上的有關記載,合乎情理地豐滿、演繹,順理成章地納入情節,甚至有的地方(如"佛山血印石"、"相國夫人下毒"、"福康安至淫"等)還以歷史文獻作註,在豐富情節編製的同時,又增加了作品的歷史感。作者在場景、情節的敘述上、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都突出顯示了大家手筆。

然而,袁紫衣的前後言行、性格等方面的不一致,是本書的一大敗筆。很難讓讀者信服,純粹是為了一個交代而生造出的交代。

這部小說的文字風格,比較遠離中國舊小說的傳統,現在並沒有改回來,但有兩種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對話中移除了含有現代氣息的字眼和觀念,人物的內心語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寫了太新文藝腔的、類似外國語文法的句子。

作品後記

《雪山飛狐》的真正主角,其實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飛狐》中十分單薄,到了本書中才漸漸成形。我企圖在本書中寫一個急人之難、行俠仗義的俠士。武俠小說中真正寫俠士的其實並不很多,大多數主角的所作所為,主要是武而不是俠。

孟子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武俠人物對富貴貧賤並不放在心上,更加不屈于威武,這大丈夫的三條標準,他們都不難做到。在本書之中,我想給胡斐增加一些要求,要他"不為美色所動,不為哀懇所動,不為面子所動"。英雄難過美人關,像袁紫衣那樣美貌的姑娘,又為胡斐所傾心,正在兩情相洽之際而軟語央求,不答允她是很難的。英雄好漢總是吃軟不吃硬,鳳天南贈送金銀華屋,胡斐自不重視,但這般誠心誠意的服輸求情,要再不饒他就更難了。江湖上最講究面子和義氣,周鐵鷦等人這樣給足了胡斐面子,低聲下氣的求他揭開了對鳳天南的過節,胡斐仍是不允。不給人面子恐怕是英雄好漢最難做到的事。

胡斐所以如此,隻不過為了鍾阿四一家四口,而他跟鍾阿四素不相識,沒一點交情。

目的是寫這樣一個性格,不過沒能寫得有深度。隻是在我所寫的這許多男性人物中,胡斐、喬峰、楊過、郭靖、令狐沖這幾個是我比較特別喜歡的。

武俠小說中,反面人物被正面人物殺死,通常的處理方式是認為"該死",不再多加理會。本書中寫商老太這個人物,企圖表示:反面人物被殺,他的親人卻不認為他該死,仍然崇拜他,深深地愛他,至老不減,至死不變,對他的死亡永遠感到悲傷,對害死他的人永遠強烈憎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