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兒女

風雲兒女

《風雲兒女》是1935年由許幸之執導,田漢、夏衍編劇,袁牧之、王人美、談瑛等人主演的一部抗戰故事片,于1935年5月24日上映。

影片講述了在抗戰時期,隻顧享樂的詩人辛白華最終因為摯友梁質夫的犧牲而投入抗戰的故事。

  • 中文名稱
    風雲兒女
  • 外文名稱
    Children of Trouble Time
  • 導演
    許幸之
  • 製片地區
    中國
  • 出品時間
    1935年
  • 片長
    89分鍾
  • 對白語言
    國語
  • 編劇
    田漢、夏衍、孫師毅
  • 發行公司
    上海電通影片公司
  • 上映時間
    1935年5月24日
  • 製片人
    朱慶瀾
  • 主演
    袁牧之,王人美,談瑛陸露明
  • 類型
    劇情
  • 出品公司
    上海電通影片公司
  • 色彩
    黑白
  • 拍攝日期
    1934年~1935年

劇情介紹

上海西區一幢三層樓房裏,住著兩個東北流亡青年:詩人辛白華和大學生梁質夫。他倆雖清貧,卻熱情幫助二樓貧苦少女阿鳳和她的母親。對門住戶是剛離婚的富裕少婦施夫人,她風雲兒女鳳主演的《鐵蹄下的歌女》,喚起了白華的愛國熱情,但他終未能跳出個人生活圈子,直至獲悉好友梁質夫在古北口英勇犧牲的訊息,他才毅然離開施夫人參加了抗日軍隊。 在長城邊上,當他與阿鳳重遇時,進軍號角奏響,他倆與士兵、民眾一起,向著敵人沖去。

演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許幸之

編劇:田漢夏衍

演員:袁牧之、王人美、談瑛、陸露明、王桂林

攝影:吳印鹹

錄音:司徒慧敏

作曲:聶耳賀綠汀

演員表

辛白華……袁牧之 飾

阿鳳………王人美 飾

施夫人……談瑛 飾

梁質夫……顧夢鶴 飾

女友………陸露明 飾

原音資料

《義勇軍進行曲》:田漢詞 聶耳曲

歌詞: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鐵蹄下的歌女》:許幸之詞 聶耳曲

歌詞:

我們到處賣唱,我們到處獻舞。

誰不知道國家將亡,為什麽被人當作商女。

為了飢寒交迫,我們到處哀歌。

嘗盡了人生的滋味,舞女是永遠的漂流。

誰甘心做人的奴隸,誰願意讓鄉土淪喪 。

可憐是鐵蹄下的歌女,被鞭撻得遍體鱗傷。

基本資料

中文片名:風雲兒女

風雲兒女

英文片名:Children of Trouble Time

影片類型:劇情

片長:89分鍾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色彩:黑白

製作公司:電通影片公司

攝製年代:1935年

幕後花絮

拍攝簡介

這是電通公司出品的四部反帝反封建影片的第二部,故事由田漢編寫,田漢被捕後,由夏衍編為攝製台本。雖在當時國民黨和租界當局有不準拍攝抗日影片的明令,但影片還是有明確的抗日主題,它反映了當時為民族解放而鬥爭的大背景下知識青年的覺醒和成長,也曲折地反映了全國人民一致要求抗日的熱烈願望。影片主旨顯然不在兒女情感,而在時代風雲。尤其是它的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以奔放的革命熱情,激昂的旋律唱出了時代的聲音,其影響遠遠超過影片本身,讓當年的電影觀眾熱血沸騰,吹響了抗戰時代的進軍號角,從此響徹雲霄,成為廣泛流行的革命歌曲之一,多年來受到人民的喜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義勇軍進行曲》被確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

風雲兒女

創作背景

“電通”:早夭的左翼電影搖籃

要從頭細說,就不能不提到“電通”和它所代表的左翼電影力量。1933年是中國電影的“豐收年”,但是,從這年底開始,新興電影受到的政治壓力也越來越大,左翼電影人迫切想找到一塊新的電影陣地。這個新陣地就是“電通”影片公司。

1934年上海,由夏衍等五人組成的地下電影小組,策動司徒慧敏堂兄的“電通電影器材製造公司”改組為“電通影業公司”,確立了中國共產黨對電影運動的領導,“電通”成為第一家完全由左翼影人主持的有聲電影製片公司。

“電通”憑借自己拍攝的第一部影片《桃李劫》一炮打響,這是國產錄音機錄製的第一部全部有聲片,片中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畢業歌》,也一時成為流行歌曲。

為配合影片的宣傳和發行,“電通”于1935年5月出版了《電通》半月畫報。這本畫報每期發行數達到4萬冊之多,在當時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數位。1935年,著名戲劇家田漢在完成了影片《風雲兒女》的文學故事以後,被國民黨當局以“宣傳赤化”的罪名逮捕,而《電通》畫報卻在這時推出了《風雲兒女》特輯(第2期),全文刊出了田漢撰寫的長達近兩萬字的《風雲兒女》文學故事。特輯以通欄標題將《義勇軍進行曲》刊登在封一上,表示了抗戰到底的堅定信心,雄壯的歌聲很快傳遍了全國。

由于銀行受到壓力不給貸款,“電通”被迫在1935年底結束業務。“電通”的歷史盡管隻有一年,卻出品了各有創新的四部影片《桃李劫》、《風雲兒女》、《自由神》、《都市風光》(中國第一部音樂喜劇片)。相信在漫天星光中,“電通”它不會隻留下曇花一現的美。

幕後製作

《風雲兒女》:率先吹響抗日的號角

1932年,當日本人的槍炮聲穿過東北三省,穿過上海、南京,任何一個單個的人都已經無法承擔這種民族苦難的深重,任何一種單一的文藝表現形式也已經無法充分表達仇恨和喚醒民眾。當時,左翼作家聯盟的作家、詩人、演員紛紛拿起了文藝的武器。1935年初,“電通”也開拍了《風雲兒女》。拍攝期間,田漢被捕,夏衍改編了劇本,聶耳懷著強烈的愛國熱情為影片創作了主題曲。這部反映“九·一八”事變後,青年知識分子走出彷徨,投身抗戰的電影,很快隨著《義勇軍進行曲》的激昂歌聲響徹了中國的每一寸土地,凝聚著主創人員血淚的《風雲兒女》,也率先吹響了抗日救亡的號角。《風雲兒女》70年了,那段永遠閃爍著戰鬥光芒的中國電影史和音樂史,卻被永遠銘記著。

袁牧之:隱身幕後的“電影天才”

袁牧之是30年代影壇上十分特殊的一個。他是優秀的演員,更是傑出的編導,他的戲劇表演更勝于電影,他有“千面人”之稱,更被盛贊為“電影天才”,但袁牧之為人卻十分低調,台前的風光他不留連,反而隱身幕後,創造出了一部又一部經典之作。

1934年,袁牧之寫出他的第一部電影劇本《桃李劫》,並由自己主演,此片成為“五四”以來最優秀的影片之一。接著他又在《風雲兒女》中扮演了主人公,一個由沉淪到覺醒、最後走上抗戰前線的青年辛白華。同年10月,他自編、自導、自演了中國第一部音樂喜劇片《都市風光》。1937年,袁牧之編導了以上海社會底層的生活為題材的影片《馬路天使》,轟動整個影壇,被譽為“中國影壇上的一朵奇葩”。

這也是他導演的最後一部作品。1938年秋,在成功出演《八百壯士》之後,袁牧之從武漢輾轉到達延安,同行的是陳波兒、他的搭檔吳印鹹以及荷蘭導演伊文思留下的一台35毫米攝影機。就是這些被袁牧之帶到根據地的人和機器,成就了人民電影事業的開端。1946年,結為伉儷的陳波兒與袁牧之雙雙赴東北組建新中國第一個電影製片廠——東北電影製片廠。

1935年,田漢寫出《風雲兒女》的時候,已經是位標準的左翼進步作家了。他與一批左翼的進步的新文學作家、評論家一起,用劇本和評論等形式推動著左翼電影運動的形成和發展,還在實踐中大顯身手,為《三個摩登的女性》、《母性之光》等進步電影編劇,為《青年進行曲》、《夜半歌聲》等電影的主題曲寫了詞。正是這些電影,讓田漢的名字傳遍了大江南北。

許幸之與吳印鹹:站在電影背後創造光影的人

最早看電影時,先註意的是銀幕上的一張張臉,看得多了,才關註鏡頭背後的一雙雙手,先是導演,接下來就是攝影了。可以說,沒有許幸之與吳印鹹,《風雲兒女》也許就失去了成為經典的機會。

所有關于許幸之的描述都是這樣的:油畫家,美術史家,電影導演。他早年留學日本,專攻美術。1935年到1939年,是他一生中惟一一段集中從事電影、戲劇編導的日子。恰好這時,許幸之導演了《風雲兒女》,他將繪畫學科中光影和諧的技術引入電影之中,事實證明,這實踐是成功的。皖南事變後,他毅然接受重托,為新四軍設計了臂章。1979年,他飽含熱情創作出的油畫《偉人在沉思》,生動的筆觸勾畫出周恩來總理的熠熠風採,成為中國油畫的典範之作。

如果說編劇用筆、導演用指揮筒,那麽攝影師們站在攝影機的後面,用的則是光影和思想。就在他們遠逝的身影背後,無數個經典的鏡頭記錄著那個時代,也閃爍在觀眾的心底和歷史的深處。吳印鹹,中國電影史上最早的傑出攝影師,他的一生是攝影的一生,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投身電影攝影,他在戰火中跟蹤拍攝的紀錄片《白求恩大夫》成為了中國電影史上影響深遠的影片。沒有受過嚴格的科班訓練,吳印鹹是從一部部電影裏,一卷卷報廢的菲林裏錘打出來的。當年拷貝之珍貴不言自明,而表現力相對貧乏的黑白光影如何讓人物表情生動、自如,這其中的艱辛,怕也隻有他自己心裏清楚。

1991年,許幸之逝世,1994年,吳印鹹也相繼故去,他們的背影漸漸被歷史的塵煙淹沒了。但可以肯定,中國百年電影史上,缺少他們中的任何一位,都將成為遺憾。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