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雅頌 -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圖書

風雅頌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內容上分為三個部分。同時有同名小說、同名遊戲人物、同名漫畫家、同名賓館等。

  • 中文名稱
    風雅頌
  • 分類
    書籍
  • 作者
    閻連科
  • 出版社
    江蘇人民出版社

文學名詞

風雅頌賦比興合稱"六義"

風、雅、頌

詩經根據樂調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類。

風雅頌風雅頌

是不同地區的地方音樂。《風》詩是從周南、召南、邶、墉、衛、王、鄭、齊、魏、唐、秦、陳、檜、曹、豳等15個地區採集上來的土風歌謠。共160篇。大部分是民歌

是周王朝直轄地區的音樂,即所謂正聲雅樂。《雅》詩是宮廷宴享或朝會時的樂歌,按音樂的不同又分為《大雅》31篇,《小雅》74篇,共105篇。除《小雅》中有少量民歌外,大部分是貴族文人的作品。

是宗廟祭祀的舞曲歌辭,內容多是歌頌祖先的功業的。《頌》詩又分為《周頌》31篇,《魯頌》4篇,《商頌》5篇,共40篇。全部是貴族文人的作品。從時間上看,《周頌》和《大雅》的大部分產生在西周初期;《大雅》的小部分和《小雅》的大部分產生在西周後期至東遷時;《國風》的大部分和《魯頌》、《商頌》產生于春秋時期。

從思想性和藝術價值上看,三頌不如二雅,二雅不如十五國風。

賦、比、興

賦比興是詩經的主要三種表現手法。

賦:平鋪直敘,鋪陳、排比。相當于我們常用的排比修辭方法。

比:比喻。相當于我們常用的比喻修辭方法。

興:托物起興,先言他物,然後借以聯想,引出詩人所要表達的事物、思想、感情。相當于我們常用的象征修辭方法。興就是以情寓于象中,此象乃是意象也,故興有有我之境與無我之境。

小說書名

《風雅頌》是作家閻連科最新出版的長篇小說,小說封面以"中國荒誕現實主義大師"來定位他,而故事也確實稱得上"荒誕"。從"關雎"、"漢廣"到"終風",小說每個章節都以《詩經》中的一首詩名為題。

圖書信息

《風雅頌》

作 者:閻連科

出 版 社:江蘇人民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6-1

字 數: 280000

頁 數: 332

開 本: 16開

I S B N : 9787214055569

分類: 圖書 >> 小說 >> 社會

定價:29.00

編輯推薦

尚未出版,就引發全面爭論!褻瀆、被褻瀆,侵犯、被侵犯閻連科,用他的唾沫給時代消毒!

中國荒誕現實主義大師。鈍刀割肉,佛頭作糞。

在現實巨大的荒謬圍剿下。一個正統知識分子無法堅守他的"風雅",當現實感一點一滴地遺漏,等待他的隻有虛無與幻滅。

關于主人公·楊科

他把著通往知識的黑暗隧道,見機行事,要光就點火要錢就關燈。

關于校長·李廣智

她是楊科的妻子。她是校長李廣智的情婦,她是老教授的女兒,她是最知道學生們需要什麽的躥紅教授。

關于·趙茹萍

學問的關鍵,在于如何放棄,如何妥協,如何堅持必須的共謀--他們舉手表決把楊科送進精神病院堪稱一次完美之舉。

關于·清燕大學

內容簡介

當楊科提著耗費了5年光陰完成的研究專著《風雅之頌》的書稿回到家時,迎接他的竟然是妻子與副校長赤條條躺在床上的葷景。

很快,像一條邋遢狗,楊科副教授被清燕大學的領導們踢出了學校--他們舉手表決,集體決定把他送進學校的附屬精神病院。原因不過是楊科無知地做了一回英雄而已,他帶領學生抗擊沙塵暴一夜成名。

在精神病院,他被院長指派給病人們講解《詩經》,竟得到大學裏從未有過的禮遇--病人們反響無比強烈,掌聲雷動。楊科趕緊落荒而逃,回到耙耬山深處的老家寺村。縣城天堂街的那些坐台小姐成了他最求知的學生、最熱忱的知己。

可是,他的《風雅之頌》成了人家(妻子趙茹萍)的《完園之詩》,初戀情人也死了,楊科又愛上了她的女兒,在她和李木匠的新婚之夜,楊科掐死了新郎,領著天堂街的小姐們和一批專家、教授逃向"詩經古城"……繼續朝著被孔子刪掉的冥冥存在的《詩經》遺篇逃亡。

作者簡介

閻連科,一直飽受爭議。或者說,他是一個最低調的備受爭議的當代作家,素有"集苦難敘事之大成"之稱。他曾獲第一、第二屆魯迅文學獎,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和其他國內外獎項二十多次。

有人說,他的小說和他的面相一樣,爬滿老實而滯重的皺紋,具有一種對世間體悟的愁苦質感。這其實來源于閻連科靈魂深處對當代人無序生活的精微透視和對精神世界真相的無情深剖。最令人激賞的是,他語言的絢爛一如從前,讓人應接不暇--在《日光流年》、《受活》、《丁庄夢》之後,這種絢爛依然在《風雅頌》中噴薄而出

著名文學評論家劉再復先生這樣評價閻連科作品:"讓讀者看到的不是滑稽劇,而是非常透徹的精神真實。這一真實就是千百萬中國現代文明人都生活在幻覺之中.生活在新舊烏托邦幻象的交織糾纏之中。"

圖書目錄

卷一

〔關雎〕當《詩經》遭遇一對狗男女

〔漢廣〕柿子樹下的初情

〔終風〕紅彤彤的欲念

〔(艹擇)兮〕躥紅的的女教授

卷二

〔有瞽〕硬學問軟膝蓋

〔良耜〕侍候飛累的鳥兒

〔噫嘻〕那條該死的內褲

〔泮水〕我們各懷鬼胎

卷三

〔出車〕必要的成交

〔都人士〕膝蓋又發軟了

〔十月之交〕捕風漢子

〔綿蠻〕舉手表決

〔白駒〕悲壯的告別

卷四

卷五

〔式微〕天使得不到尊敬

〔晨風〕往事香艷

蒹葭〕情人的禮物

〔東門之枌〕教授來到天堂街

〔匪風〕溫暖的家

卷六

〔菁菁者莪〕庄嚴的摸頂

〔斯幹〕農事溫情

〔思齊〕情愛事業

〔白華〕無力挽留

〔小明〕祭奠吳德貴

〔南山有台〕守墓人的頌歌

卷七

〔噫嘻〕婚姻真相

〔臣工〕有尊嚴地告別

〔駉〕歡年

〔有駜〕小姐們的束修

卷八

卷九

〔大田〕昨日重來

〔車轄〕鴛鴦于飛

〔隰桑〕小敏的選擇

〔漸漸之石〕別人的婚禮

〔小弁〕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桑柔〕哄搶有理

〔白駒〕不能沒有你

〔鴛鴦〕死神婚床

卷十

〔般〕逃犯

〔天作〕狂喜

〔時邁〕石頭記

〔有瞽〕詩經古城

卷十一

〔東山〕新家

〔草蟲〕家園之詩

〔甘棠〕我又被舉手表決了

〔芄蘭〕柳樹下

〔葛藟〕繁華的黃昏

卷十一

附錄:後記三篇

飄浮與回家

不存在的存在

為什麽寫作和要寫怎樣的小說

圖書文摘

卷一 風

說起來,從京城的精神病院逃回到耙耬山脈時,我走得並不快,可時光卻在我腳下汩汩湍急,飛濺而流失。這讓我想起我的新著《風雅之頌--關于〈詩經〉精神的本源探究》(在以下的故事中,我可以簡稱這部專著為《風雅之頌》嗎?)裏的一句話--每個人無論你最初沿著人生的新途走到哪裏,但最終都隻能沿著老路走回去。

我以為,《風雅之頌》是一部偉大的專著,它重新揭示了一部經書的起源和要義,為一個沒有信仰的民族重塑了精神的家園與靠山。其中的每一個字,都貴如金玉,擲地有聲。它的完成,耗費了我5年的光陰。清燕大學那片松樹林中教研室的枯色瓦屋,我搬進去時收拾得窗明幾凈,牆壁上白如天空,可等我離開時,窗欞上已經再次紅漆剝落,露出了縷樓木痕。那雪白的牆壁,也布滿了灰塵污垢,如同沾上了糞便的巨大抹布,掛在屋裏的四周。

當然,《風雅之頌》這部專著給我帶來的還不止這些。它給我最大的回報,是今年夏天我提著書稿回家時,看見有一堆男人女人的衣服,胡亂地扔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我妻子趙茹萍,正和當時還是副校長的博導李廣智,躺在臥室裏的床鋪上。趙茹萍粉白紅潤,隻是稍稍有些臃腫(也可以說,她的豐滿恰到好處)。可是李廣智卻骨瘦如柴,一身黝黑。他趴在我妻子身上,宛若一隻曬幹的蝦米縮在一條白條魚的身上。這一黑一白,一肥一瘦,一明一暗,讓我當時就想,他們難有性高潮的到來。

他李廣智難有這個能力。

我站在臥室門口,一手拿著鑰匙,一手提了《風雅之頌》的書稿。洋洋50萬言,剛剛改定譽畢,重量半尺多厚,字跡天熱煩躁,其思想猶如四塊磚頭。大功告成,凱旋歸來,我想提著這兜兒偉大,突然站到我妻子面前,借以炫耀顯擺,邀功領賞。可是她卻正在和校領導同床共枕,偷歡取樂(大白天的)。我家住在校區東南的家屬樓裏,4號樓,3單元,306室。窗外的箭楊樹,旗桿樣刺破青天,有幾枝青綠,正在我家的窗玻璃上動情動意,搔來撓去。我驚愕地看著他們倆,慌亂地從床上爬起來,縮成一團,肩並肩地團在一塊,彼此臉色慘白,渾身哆嗦不止,便覺得我回來得不算恰如其分,遇不逢時,有幾分唐突和倉促。我慌忙朝後退了一步,看見他們同時去抓床頭的枕巾遮蓋身子時,二人的手關節碰在一起,有一片紅肉落地的聲音,在碎竹片編成的涼席上,一旋一閃放大了。

他們望著我,目光暗淡而憂傷,充滿了期盼和哀禱,仿佛被俘的兩個士兵,在望著一管黑洞洞的槍口。這讓我感到有些不安和內疚,隻好一連聲地說,對不起,對不起,寫完這部專著我就回來了,我應該先打回來一個電話的,應該先給你們打一聲招呼再進來。

我說著朝後退縮著,仿佛我是走錯了門,仿佛是一個男人尿急走進了女洗手間。退到客廳轉過身,我又扭回頭來交代道,喂,先把衣服穿起來,都先把衣服穿起來。

我便從屋裏出來了。

輕輕關上門,我站在樓梯口。對面的牆壁上,粉上去的白色不到一年就幹涸翹裂了,在我怔著目光看它時,它經不起我的直視和冷利,嘩一下,有塊白灰從牆上落下來。這嚇了我一跳--我以為是我的腳步踢著我的耳朵了(這時候,我最怕有鄰居走回來,怕他們問我說,楊教授,不回家你站這兒幹啥呀?可是老天照顧我,沒有安排鄰居們這時走回來)。門洞裏奇靜無比,從樓道的視窗透進樓梯的日光吱吱作響。我把目光從視窗送出去,看見有學生提了一兜蘋果,在樓下四處打量著,見周圍沒了人,就朝單元的大門走過來。我知道,他是來給哪個導師送禮的。不用說,他一定是哪門卷子不及格,再或害怕自己的論文通不過。通不過,不及格,就隻能給導師送禮了。送了和接了,導師就隻能讓他通過了。我知道,在他表面不值錢的禮品內,會夾有一個裝了錢的信封袋,要不然,一兜蘋果根本買不住一份學業通行證。我瞟著那學生,聽著他的腳步聲走進樓道內,待他影失聲寂片刻後,樓下教馬列主義哲學的吳教授家的門鈴驚天動地地響了幾下,讓我的心跟著哐通哐通跳一陣,又一切都歸于寂靜了。

歸于平靜了。

這個吳教授。

剩下的事,就是我家屋裏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還有拉凳子的響動聲,和我妻子趙茹萍朝門口走來的腳步聲。隨後門開了,從門縫擠出來了我妻子那秋葉飄零的話--楊老師,你回吧。有話回來說。

轉過身,我看見她的半張臉夾在一掌寬的門縫上。待我如期而至地要轉身回家後,好像她還有一個開門迎接的動作樣。進了屋,關上門,她站在客廳一邊兒,穿了那年新買的淡色粉裙子,綢藍腰帶束著腰,還在胸前系了個欲要飛舞的蝴蝶結,樣子像是要出門給她影視系的學生上課般,隻是她的手裏沒有拿課本,胳膊彎裏也沒有夾她的授課大綱和準備給學生們播放的電影片。她的雙手無力地下垂著,交叉在小腹前,手心向上,胳膊微彎,仿佛生怕雙手兜著的一兜兒空氣會從手上漏下去。瞟了我一眼,把頭勾下時,沒來及細加整理的頭發,有一縷乘機散漫地耷在了她的前額上,使她的臉上如同一塊白布上流過了一行兒墨。結婚十幾年,我已經42周歲,她已經35周歲,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有今天這樣讓人同情的模樣兒,這樣招人喜愛的可憐樣,如同我的學生論文不能通過而不送禮隻是站在我的面前哀求著。我把目光從她身上掃過去,看著副部級的知識分子李廣智,這時他再也不是那個管著京城一所赫赫名校科研和教學的副校長,再也不是科學院院士的西學專家了,再也不是全國所有大學博士點審批小組的權威組長了。他完全成了一個做賊被人當場捉住的小老頭。雖仍是身裝西裝,可裏邊白襯衣的脖扣兒還未及扣起來,領帶還如一根草繩樣拿在他手裏,臉色鐵青如夏天正旺的蘿卜皮。我猜想,往日我不在家裏時,他會如主人樣坐在我家的沙發上,享受著我妻子給他泡的龍井和削了皮的大蘋果。可是今天他不了。他虎落平陽了。他把半拉屁股掛在沙發對面的一張椅子上,低著頭,不說話,不時地瞧瞧屋門口。

仙劍角色

風雅頌

角色介紹:本是人間某私塾內喂養的一隻凡鳥,因誤食奇果,得以聽懂和使用人類語言,外形也因此產生了變化,死後更是生出了一靈三魂,極其罕見。閻王見其有異能,便另它們可以和其他鬼吏簽訂契約,成為鬼吏的伙伴。此鳥好管閒事,因暫無鬼吏與之簽訂契約,因此常在鬼界閒晃。

仙劍奇俠傳三外傳·問情篇裏風、雅、頌是代替雷元戈講話的三隻怪鳥,在仙劍奇俠傳四裏有在轉輪鏡台的客串.

經典搞笑語錄

仙劍三外傳部分

(蜀山,夜,掌門徐長卿去經樓查閱典籍,雷元戈暗中跟蹤,被恰巧也要去經樓的南宮煌發現。之後長卿誤傷雷元戈,令南宮煌帶雷元戈去治傷。從經樓出來後)

南宮煌:怎麽謝我?

雷元戈:謝什麽?

南宮煌:(笑)少裝蒜,給我說實話,到底為什麽跟蹤掌門?

雷元戈:好奇。

南宮煌:(擺手)別順桿爬了,大家心照不宣,我在掌門面前為你打圓場,是怕萬一你有什麽問題,我因為帶你上蜀山而受到牽連。

雷元戈:謝。

南宮煌:(汗)我問你怎麽謝我?

雷元戈:你死了以後就知道了。

南宮煌:(怒)雷元戈元戈你這頭豬!我當你是朋友,你居然耍我,什麽叫我死了以後,你說清楚!

雷元戈:不可說。

南宮煌:(拿出武器)別以為你受傷了我就不能打你?!你成心氣我是不是?

風:他說的是實話~

頌:他平常都是這樣呆頭呆腦的~

雅:看到利益就會變聰明~

南宮煌:那你說,咱們是不是朋友?

雷元戈:……是。

南宮煌:你不會做對不起朋友的事,對不對?

雷元戈:……是。

南宮煌:你發誓。

雷元戈:我發誓。

南宮煌:(怒)……嗚哇!你氣死我勒!你會不會發誓啊,發誓的時候要說如若違誓,會天打雷劈而死,死後上刀山、下油鍋,永世不得超生,懂不懂?

雷元戈:那些對我無效。

南宮煌:(汗)你--?!……也罷!看在你受傷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計較,傷得重不重?

雷元戈:一般,肋骨斷了。

南宮煌:你走得了嗎?要不要找人抬你?

雷元戈:腿沒斷。

南宮煌:(怒)可惡!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什麽,你成心氣我是不是?

雷元戈:我不認識你上輩子。

南宮煌:(怒)你?!你別說話了,看見你說話我就有氣。

風:你怎麽可能看得見他說話~

頌:他嘴不會動~

雅:你隻能聽見~

南宮煌:(怒)滾,死鳥,你們也來氣我,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雷元戈離去)

南宮煌:(無奈)這怪人……不行,他身上有傷,脾氣又古怪,我要跟去看看,別出什麽差錯。

(雷元戈房內)

南宮煌:你好好休息,等天亮我找人診治你。

雷元戈:……

南宮煌:(疑問)怎麽不說話?

雷元戈:……

風:是你不讓他說話的。

南宮煌:(怒)行!你一輩子別說話吧你。哼!我回家睡我的大頭覺去。

頌:再見!

仙劍四部分

(雲天河等人到鬼界的轉輪台鏡見過雲天青後逃出時所見)

雲天河:爹?

雲天青:不可能、這不可能,除非有個人,與夙玉一般……

雲天青:姑娘,你--!! (消失)

雲天河:爹!--

雅:快走!快走!

雲天河:什麽?!

風:無常殿已經把轉輪鏡台的靈力暫時消去了,他們發現你們了!

雲天河:那我爹--

頌:走吧,他不會再出現了……

雲天河:爹……他不會有事吧?

雅:有事的是你們!

風:對啊,我們可是一番好心,才來示警的,要是被發現,這個月的俸祿又沒了。

??:風雅頌,你們這三隻笨鳥,還不快離開!被發現我可不救你們!

頌:閃了、閃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