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電視劇

風華正茂

《風華正茂》是由湖南廣播電視台出品,夢繼執導,王雷霍政諺肖聰江鎧同等主演的紅色青春劇。

這部電視劇講述了毛澤東等一批懷有救國濟民遠大志向的青年從湖南一師畢業後,恩師楊昌濟從北京的來信點燃了這群熱血青年的希望,毛澤東與蕭子升即刻率領首批新民學會成員二十餘人奔赴北京,探求中國革命之路的艱辛歷程,真實地展現了毛澤東從一個無政府主義者逐漸成長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過程。

該劇已于2011年6月17日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播出。

  • 主演
    王雷,肖聰,江鎧同,潘之琳,李帥,解惠清
  • 集數
    20集
  • 類型
    建黨90周年獻禮劇
  • 出品時間
    2011年
  • 首播時間
    2011年6月17日
  • 出品公司
    中央電視台、湖南廣播電視台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龔若飛,夢繼
  • 編劇
    黃暉
  • 中文名
    風華正茂
  • 播出平台
    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

​劇情簡介

1918年,毛澤東同蕭子升、蔡和森、何叔衡等新民學會成員一同來到北京籌備赴法  勤工儉學之事。在京期間他結識了新文化運動領袖人物李大釗、陳獨秀等人,第一次接觸到馬克思主義,他的思想進入到一個廣闊的新天地。毛澤東放棄赴法留學回到長沙,執教于修業國小。正值"五四"運動爆發,湖南督軍張敬堯倒行逆施,暴力鎮壓愛國民眾。毛澤東聯絡社會各階層,公開打出"驅張"的旗幟,雖取得了勝利,可是,並未改變軍政腐敗、官僚混亂、民不聊生的三湘現狀。迷惘中的毛澤東離開湖南來到萍鄉,深入工人階級,探尋革命成功之路。新民學會中各種主義交鋒,成員間逐漸產生思想裂變。終于,蕭子升踏上赴法的輪船,彭煌自殺,毛澤東與何叔衡踏上參加中共"一大"的征途,他們猶如滾滾北去的湘江之水,匯入了改變中國命運的歷史洪流。

風華正茂風華正茂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九一八年的中國,在歷經了辛亥革命,袁世凱竊取臨時大總統和復闢帝製失敗後,中國進入了一個軍閥混戰時期,當時的湖南則成為了南北軍閥混戰主戰場之一。南北軍閥你方戰罷我登場,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長期進行拉鋸戰,使得湖南民不聊生,黑暗重重。湖南的出路在哪裏?中國的出路在哪裏?一批當時的先進知識分子在苦苦地思索和艱辛地探索之中。 兩艘滿載大米的小船駛往長沙,毛順生對在長沙上學堂三伢子很自豪。張承宗帶領一隊士兵將他們拿下,他們將兩船大米搬走,他們的反抗是無濟于事。在河這練功彭璜聽到槍聲趕了過去理論,他和士兵打了起來,由于勢單力薄,他隻好跳水逃走。由于學校教育經費緊張,蕭子升勸毛漢東留個名字在學樣,毛澤東感覺那國小沒機會,他們一起去找蔡和森。 在街上的毛澤東收到了家裏大米被搶的事情急忙趕去,毛順生的下人將他的胳膊弄傷。陶斯詠答應替她爹跑一趟米行的生意,毛澤東等人趕到河邊時他爹已經離去。毛順生和伙計來到順昌米行,他們打算先把工錢要回來,店掌櫃拒不賠付,毛順生因顧及臉面也不好意思開口。店掌櫃將他們大米被搶的事情告訴了剛來的陶斯詠,地伙計的懇求下她各個答應給他們十二塊大洋賠償。 毛順生去學校找毛澤東沒找到,此時毛澤東已經畢業,他和一幫人在搞工讀互助,毛澤東又去找他個打鐵的師傅學習打鐵。毛順生來到菜園子地裏找毛澤東沒見他,在那兒他見到了在河邊幫忙的彭璜,彭璜將他帶到了毛澤東打鐵的鋪子裏。 毛順生見蕭子升和毛澤東在打鐵,他給他身上澆了一盤水後就離去了。毛澤東追上他父新後被罵一頓,還說以後供不起他了。毛順生回到家後將家裏飯三頓改成兩頓,毛澤東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幾個同學都在幫他的忙。毛順生讓毛澤民把家裏的賬仔細算一下,並囑咐他說過日子要勤儉。     毛澤東去偏遠學校應聘時被校長一番話感悟,他們又回到城裏,毛澤民來到長沙找到毛澤東,他將家裏情況告訴了毛澤東。毛澤民拿了兩塊大洋給他,這錢是他爹讓捎來的,毛澤東說讓他把錢先帶回去,他會想辦法的。蕭子升告訴毛澤東他被長沙楚怡學校校長招見,校長對他的才幹很是欣賞。

第2集

毛澤東如願以償地當上了長沙楚怡學校的教員,他住在了學校鐵宿舍裏。張敬堯在聽長沙彈詞的時候被士兵打擾,說彈詞的人正是彭璜的父親,見張敬堯亮出身份後他講不出來了。  小溪裏漲水了,毛澤民摸了一條魚帶回家中。和毛澤東一起從一師畢業的學生隻有他找到了工作,其它同學都讓她請客。楚怡學校被挪出五間教室和兩間辦公室做屯兵用,教育經費由光洋換成了紙幣。  當毛澤東來到楚怡學校時見到學校已被軍隊佔領,他隻能表示感謝後離開了。毛澤東回去後感覺報國無門,他陷入深思之中。在蕭子升的建議下他們打算聯全社團對張敬堯施加壓力。  長沙商業在戰亂中很不景氣,張敬堯讓陶會長支持新軍的建設。張敬堯修的鎮湘樓耗費和很多財力物力,張承宗在工地上督查,他提出要配備裏面的裝飾還要五千大洋,張敬堯很爽快地答應了。  彭璜和陶斯詠回家見他爹,她想讓她爹和社團一起向張敬堯討個說法。張敬堯開槍打死了去找他說理的布行老板。在北京大學哲學系任教的楊昌濟(楊開慧的父親)先生,把"留法勤工儉學"的訊息傳回湖南家鄉。當時毛澤東剛從湖南一師畢業,他與新民學會的成員研究以後,決定先派蔡和森到北京打前站,看一看具體事宜。  蔡和森的妹妹小暢舍不得他離開,彭璜要背著他上山。彭璜爹將遇上張敬堯的事情告訴了他,他爹說自己的命可能要斷送在他手裏了。僑工局的羅局長答應給蔡和森等人提供一部分財務津貼。毛澤東準備先回韶山一趟先向父母告別。

第3集

毛澤東的父母讓他去拜菩薩,他說自己不信那。到了晚上毛澤東的母親又找到他,還求他跟自己去拜觀音菩薩,毛澤東說自己不相信,隻有科學才能救中國。毛順生對族校的先生說想讓毛澤東回族校教書,但他感覺韶山這個地方小搞不出什麽名堂,毛澤東的弟弟對他說娘的病可能熬不過三五年了。  彭璜的父親接到張敬堯讓他去唱彈詞,這嚇得他兩天沒吃飯,他怕進了那個鎮湘樓後就再也出不來了。毛澤東建議他在鎮湘樓落成時說《林沖夜奔》,等彭璜父親說完《林沖夜奔》後,張敬堯大聲叫好,並且還賞了他銀元,張承宗的不敬讓張敬堯發了脾氣。  北大的李大釗發出通告讓大家把能捐的書先放到學校圖書館裏,楊昌濟打算把家裏的書也捐出去一部分。毛澤東坐船走的時候對陶斯詠說到春天的時候讓她把自己的書拿出來曬曬,陶斯詠看著遠去的他們哭著跑開了。  李石曾先生代表法華社接待了法國代表,從漢口開往北京的火車翻了,死了很多人,這讓楊開慧和蔡和森很擔心。由水洪水出了問題,毛澤東等人沒趕上那班火車,他們來到魏都遺址。毛澤東在新青年上發表的《體育之研究》在當時一師的學生裏僅他一人,他來到了楊昌濟家中。  毛澤東告訴楊昌濟他們住在蔡和森租的地方,他擔心以後學員的增加會讓開銷成為問題。蔡和森多次去找李石曾,李石曾不打算見他,蔡和森回去後楊光說他有辦法。毛澤東拿著李石曾的小冊子和幾個人在他的別墅旁大聲背誦,李石曾聽見後讓人去查看。  毛澤東將無政府主義的實踐告訴了李石曾,他還解釋了他們的工讀互助,並將自己對無政府主義的想法說了出來,李石曾對他的想法連聲叫好,他期待著下次再次詳談。李石曾讓他們回去後盡快寫好關于去法國資金問題的報告。

第4集

毛澤東的父母讓他去拜菩薩,他說自己不信那。到了晚上毛澤東的母親又找到他,還求他跟自己去拜觀音菩薩,毛澤東說自己不相信,隻有科學才能救中國。毛順生對族校的先生說想讓毛澤東回族校教書,但他感覺韶山這個地方小搞不出什麽名堂,毛澤東的弟弟對他說娘的病可能熬不過三五年了。 彭璜的父親接到張敬堯讓他去唱彈詞,這嚇得他兩天沒吃飯,他怕進了那個鎮湘樓後就再也出不來了。毛澤東建議他在鎮湘樓落成時說《林沖夜奔》,等彭璜父親說完《林沖夜奔》後,張敬堯大聲叫好,並且還賞了他銀元,張承宗的不敬讓張敬堯發了脾氣。 北大的李大釗發出通告讓大家把能捐的書先放到學校圖書館裏,楊昌濟打算把家裏的書也捐出去一部分。毛澤東坐船走的時候對陶斯詠說到春天的時候讓她把自己的書拿出來曬曬,陶斯詠看著遠去的他們哭著跑開了。 李石曾先生代表法華社接待了法國代表,從漢口開往北京的火車翻了,死了很多人,這讓楊開慧和蔡和森很擔心。由水洪水出了問題,毛澤東等人沒趕上那班火車,他們來到魏都遺址。毛澤東在新青年上發表的《體育之研究》在當時一師的學生裏僅他一人,他來到了楊昌濟家中。 毛澤東告訴楊昌濟他們住在蔡和森租的地方,他擔心以後學員的增加會讓開銷成為問題。蔡和森多次去找李石曾,李石曾不打算見他,蔡和森回去後楊光說他有辦法。毛澤東拿著李石曾的小冊子和幾個人在他的別墅旁大聲背誦,李石曾聽見後讓人去查看。 毛澤東將無政府主義的實踐告訴了李石曾,他還解釋了他們的工讀互助,並將自己對無政府主義的想法說了出來,李石曾對他的想法連聲叫好,他期待著下次再次詳談。李石曾讓他們回去後盡快寫好關于去法國資金問題的報告。

第5集

向警予到了北京見到楊開慧,她準備先試一下自己的能力。向警予找到了毛澤東等人,由于天色已晚再加上他們床鋪不足,無法收留向警予,楊昌濟和楊開慧來接向警予回家休息。楊昌濟給毛澤東了一個胡適講課的旁聽證,他的問題沒得到胡適的回答,其他同學對他大談主義表示看不起。毛澤東、蕭子升和蔡和森通過自己的聰明得到了李石曾資助的五千光洋,彭璜因和官兵動手不能在長沙呆了,他打算去北京。蕭子升去給李石曾送報告,李石曾說他身上有紳士風度,李石曾誇獎他字寫的好。 在北京大學的陳獨秀、胡適、鄧中夏等人發表著自己對革命的看法,胡適在大講墨子學說被黃侃罵了一頓。毛澤書在北大圖書館見到了李大釗,他被安排在北大圖書館做助理員。湖南準備赴法留學的人快到50人了,聽到毛澤東等人在北京落腳的訊息後他們更加有信心了。 毛澤東知道楊昌濟在洗冷水浴後前去勸告,他告訴楊昌濟在北大沒見到陳獨秀先生。蕭子升被任命為法華會在巴黎的秘書,協助李石曾的工作。毛澤東在北大領到第一份薪資後給家裏寄回了五塊大洋,蕭子升沒將自己的好訊息告訴了毛澤東等人,從這個時候他開始感覺和毛澤東等人拉開了距離。 毛順生通過信上知道了毛澤東在北京的工作,他也不理解圖書館協助員是什麽樣的官職,當村人問起他的時候,他隻說是個七品芝麻小官,這些讓他在村民眼中很是羨慕。 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裏見到各位名流在高談闊論,陳獨秀的高論讓毛澤東提起了湖南督軍張敬堯,但他被袁師傅拉開了。陳獨秀摔茶杯被李大釗所理解,李大釗讓毛澤東去送一下陳獨秀。 毛澤東在追出去的時候認識了鄧中夏。向警予去找陶斯詠,她見陶斯詠在看毛澤東的書。彭璜因打軍閥的士兵被抓獲關押,他的父親被張敬堯叫去說諸葛亮的八卦陣,他去求張敬堯放了自己的兒子。 張敬堯知道事情後放了彭璜,並說僅此一回,下不為例。向警予坐著火車去了北京,她也想赴法勤工儉學,彭璜和陶斯詠去火車站送她。毛澤東的法文講的不好,在上課老師提問毛澤東的時候楊開慧替他回答了,他偷偷地開溜了。  向警予到了北京見到楊開慧,她準備先試一下自己的能力。向警予找到了毛澤東等人,由于天色已晚再加上他們床鋪不足,無法收留向警予,楊昌濟和楊開慧來接向警予回家休息。 楊昌濟給毛澤東了一個胡適講課的旁聽證,他的問題沒得到胡適的回答,其他同學對他大談主義表示看不起。

第6集

毛順生來到城裏看到了《萬國堪輿圖》,他知道毛澤東去法國要走一兩個月。圖書管理員看著毛澤東能和北大的名流們平起平座,這讓他感覺很驚訝。李大釗帶著毛澤東見到了北大的名流們,他們在談論著對歐洲戰局的看法,毛澤東對胡適的看法嗤之以鼻。 陳獨秀對毛澤東的見解很吃驚,毛澤東每日省吃儉用地在湊去法國的路費,他還不時地給家裏寄錢。接到家裏寄來的信件後讓毛澤思緒萬千,他去找李大釗討主義,他準備放棄去法國。 蕭子升對毛澤東不去法國而大動肝火,新民會的其他成員也表示不理解。楊開慧因毛澤東學不好法語而苦惱,她也開始迷上了法語。毛澤東說學不好法語、沒有旅費和母親病重都不是他放棄去法國的原因,警予對他說不同意他的主意,楊昌濟同意他的想法。 新民會的的其他成員都在勸他,毛澤東說通過在北京的幾個月時間他要把中國的問題研究清楚。就這樣毛澤東和他們各奔東西,毛澤東回了湖南,由于他覺得自己對國情了解太少,帶著要把中國國情研究透徹的想法他放棄了赴法勤工儉學。 在毛澤東回湖南的火車上他開啟了楊開慧送給他的東西,當他看到了蚊香時感動了。何書衡等人收到了毛澤東回湖南的訊息,他在家裏對娘細心地照顧著,他做了一個轎子抬著他娘去了仙女茅庵。

第7集

毛澤東和兄弟們抬著他娘到了仙女茅庵,這讓他娘心裏很高興。蔡和林和向警予等人在河北蠡縣工作著,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了震驚全國的五四運動,學生在街上和軍警發生了激烈沖突,整個北京都在要求政府取消二十一條,抵製日貨也在行動之列。曹汝霖的樓被燒後很多學生被抓獲,楊開慧把北京發生的訊息告訴了在長沙修業國小的毛澤東,毛澤東在上課的時候給學生們講起了日本國和世界大戰,陶斯詠在窗外看到了毛澤東的言傳身教。毛澤東見到鄧中夏帶來的照片和他的言論,毛澤東給刊物起了個《湘江評論》的名字,想通過文章來抵製抗日的活動,彭璜的魯莽行動被毛澤東攔住。毛澤東通過陶斯詠的關系將告狀書交給了姜縣長,兩個學生被日本水手打成重傷還在醫院,姜縣長明哲保身的做法讓她不理解,她準備直接把狀子送到法院。陶斯詠回去後將民怒難違的話告訴了毛澤東,毛澤東理會了姜縣長的意圖。《湘江評論》的出版帶動了長沙的工人和學生,毛澤東的文章民眾的大聯合感染了大家,他們狀告日本水手的案子也贏了。文章傳到北京後,北大的名流們感覺他們小看了這個湖南青年。毛澤東接到他娘病危的訊息後急忙趕回韶山,等毛澤東連夜趕回去的時候他娘已經離開了人世。毛澤東給他娘辦完後事之後,他想讓他爹去長沙住一段時間,害怕他爹睹物思人,但毛順生說他哪兒都不去。

第8集

楊開慧在擔心毛澤東的狀況,陳獨秀因散發傳單被捕。章龍來到楊昌濟家告訴他陳獨秀被放了出來,還將李大釗的詩吟誦出來。張敬堯派兵人查封了《湘江評論》,一些學生被抓了起來。 張敬堯鎮壓了學生運動,民從呼聲十分強烈,毛澤東打算讓新民學會帶頭起事將張敬堯趕出湖南。新民學會參與政治的想法得到了一些人的反對,彭璜的告示貼滿了大街小巷,他家也被查封,新民學會的成員勸他出去躲一下。 彭璜的父親在大帥府前等了一夜,他們將彭璜的父親捆後遊行示眾,彭璜在陶斯詠家躲了一夜,他換上了陶斯詠父親的衣帽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脫險離開長沙的彭璜身負新民學會的重托,前往上海開展驅張宣傳。 毛澤東也被張敬堯通緝,彭璜的父親被捆綁在大街上說著長沙彈詞。毛澤東說如果自己不能呆在湖南,他就學陳獨秀先生。陶斯詠不敢相信新民學會也能參與政治,她的想法和毛澤東產生很大分歧。 彭璜的父親被打死在大街上,毛澤東見到軍閥的部隊將學校包圍,他感到肯定是驅張的事情暴露了。

第9集

毛澤東見人將他們圍了起來,他急中生智和陶斯詠吵了起來,他假裝自己是國小廚師,還說自己是四川人,等騙過他們之後毛澤東拉著陶斯詠就跑了。楊昌濟因胃病發作被送入醫院,太夫建議他近期多吃流食物,註意休養。彭璜知道自己父親死後很傷心,他對張敬堯的仇恨也加深了。 蔡元培看望了躺在醫院裏的楊昌濟,他想讓他去香山休養。彭璜等人的《天問》周刑也產生一定的影響,彭璜的疑問在陳獨秀那兒得到了答案。陳獨秀和李大釗等人支持新民學會驅張的做法,這讓他們精神振奮。毛澤東說要想結束張敬堯在湖南的暴政,成敗在此一舉,要不他自己也回不了湖南。 張敬堯叫來湖南名流名流以來年縮減軍費來取得他們的支持,他聽到毛澤東等人給袁世凱的公文後大怒。陶斯詠將毛澤東的書抱回家讓他爹反對,她執意將書帶回家中。李大釗將共產黨宣言的文章交給毛澤東看,他進一步弄清了馬克思主義,這種主義在毛澤東頭腦中慢慢形成。 毛澤東等人在北京總理府前帶人請願,張敬堯想借刀殺人,他讓人去北京找保張團。陶斯詠的父親將張敬堯要派人去刺殺毛澤東的訊息告訴了她,她和蔡和森等人商量後給楊昌濟發去電報。毛澤東被當成代表進入總理府,他堅持每天寫文章,楊開慧將張敬堯派人刺殺他的訊息告訴了他,他不以為意。 毛澤東在門縫裏見到了張敬堯派來的刺客,他坦然地走了出去。

第10集

張承宗被毛澤東認了出來,他失口否認,他們冒充北大國文系的學生也被揭穿,張承宗沒敢動手,毛澤東體會到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這名言。毛澤東和楊開慧吟誦起了詩經,他將她送回家的時候知道楊昌濟已經瘦的不成樣子了。 張承宗對無法下手很為惱火,眾人勸毛澤東先躲起來,毛澤東要將張敬堯被人暗殺的威脅公開出去,他們準備起草電文通告全國。譚岩闓收到吳佩孚密電要他接防衡陽,這讓他密謀籌劃。毛澤東對大釗說他打算去見曹錕,他想動員曹錕這個大軍閥來驅趕張敬堯。 陳獨秀感覺現在的中國已經成為一個骨頭架子了,他說要解決中國的問題是先打倒軍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新民學會的其它成員要離開北京,毛澤東知道後沒有阻止,他說要想對付槍桿子隻有用槍桿子,這種軍閥的鬥爭隻有用槍桿子才能解決。毛澤東對楊昌濟說的番話讓他感慨萬千,他發現毛澤東的思想發生了變化。 毛順生已病入膏肓,太夫看過之後讓他們準備後事,他要病床上將木箱子的鑰匙交到毛澤民手中,裏面是毛澤民11歲離開韶山時寫給他的詩"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新民學會的成員都勸毛澤東不要去保定找曹錕,楊昌濟在他走之前讓他好自為知。

第11集

毛澤東在大雪中來到楊昌濟家中,他的優柔寡斷讓楊昌濟拿著那條圍巾給他說了一些慷慨激昂的話。毛澤東出來後看到了家裏的電報,當他知道父親病故的訊息後頓時淚流滿面,他回想起了以前和他爹在一起的事情,他在院裏沖起了冷水澡。面對遠方他隻能讓自己回不去給他守靈了,他還不知道他爹得的是什麽病。 毛澤東勸彭璜不要沖動地去找曹錕,吳佩孚找到曹錕,他在恆陽駐守了三年。段祺瑞聯名五個師長阻止吳佩孚撤防,他們商量著除去段祺瑞。靳雲鵬派來向秘書找曹錕,他說如果能勸吳佩孚不從恆陽撤防就聯合眾人推薦他為副總統,曹錕說自己以前的外號是曹三傻子。 彭璜拿走了李大釗寫的信一個人去了保定,毛澤東為他擔憂也趕去保定。胡璜來到保全找到王參謀,他給胡璜出意說了曹錕每日的行程,彭璜在樹林裏假借毛澤東的詩和名想去見曹錕,曹錕見到他時將他罵了一頓,這讓他不知如何才好。 楊昌濟讀了兩本馬克思主義的書,他想等毛澤東回來後探討一番。毛澤東在保全找到了彭璜,他將曹錕不見他的事情告訴了毛澤東。毛澤東問彭璜要李大釗的信,他執意不給,他想先把張敬堯從湖南趕走,出于公私他都要留下。毛澤東早就想好了去見曹錕的辦法,但他說要自己去。 毛澤東一覺醒來發現彭璜不見了,彭璜帶著信去遊說曹錕,曹錕打算見見這個三伢子。彭璜的臨危不懼讓曹錕沒動殺他的念頭。

第12集

曹錕對彭璜叫他曹三傻子逼問再三,他的機智地回答了,當曹錕問他為什麽叫三伢子時他答不上來了,曹錕將他送走。王參謀將曹錕的話轉達給了毛澤東和彭璜,並要讓訊息給李大釗先生。吳佩孚用計騙取張敬堯,他實際上是想讓趙恆惕接替。 毛澤東從保定回去後知道楊昌濟已住進醫院,三天沒吃東西了,他和楊開慧拿著陳獨秀的新青年趕往醫院,楊昌濟聽著他們念著新青年而閉上了眼睛。蔡元培知道訊息後動員了北大教授們給楊昌濟家裏送去了一部分錢,毛澤東又回到北大的圖書館,他對袁師傅說自己也要走了。李大釗走之前給毛澤東留了一封信,信上說他休息幾日想研究一下馬克思主義。 對于馬克思主義,李大釗說他憶堅定信念,不惜付出生命。楊昌濟死前給章士昭寫去一封信,楊開慧將草稿交給了毛澤東,他想去上海找陳獨秀。向警予將辮子剪了,這讓大家很吃驚,她回去後說要去見孫中山先生,並說要和大家一起去。 蘇聯來的維經斯基對于他們能成立共產主義同盟很高興,他和陳獨秀等人共同探討著社會主義問題。毛澤東因路費不夠沒能直接坐到上海,他打算步行去上海。陳獨秀說他隻贊成維經斯基的一半說法,蔡和森的彭璜的到來讓陳獨秀身邊多了幾個行動家。 向警予和其她來自湖南赴法勤工儉學的學生來到孫中山住所,開門的人將她將請進去。由于毛澤東沒及時趕到讓陳獨秀有點兒生氣,當他要摔杯子時毛澤東推開了房門。

第13集

毛澤東解釋了他來晚的原因,他還給陳獨秀買了四個茶杯,陳獨秀說他的文章自己有自知之明。蔡和森 和向警予在談去法國的事情。譚延闓要帶三千湘軍去打張敬堯,他接到吳佩孚索要60萬撤兵費,他隻好去找桂系的陸榮廷借。 蔡和森等人要離開去法國了,毛澤東和彭璜去送他們,他說要研究透中國的問題。毛澤東將他在上海和北京的情況告訴了陶期詠,馬克思主義對他的震動很大。他經過和陳獨秀和李大釗的探討,奠定了他的思想基礎。毛澤東感覺自己遇到真的老師是李大釗同志。 吳佩孚對毛澤東略感興趣,他對《周易》也有研究。經李大釗介紹,蘇聯主產國際來的維經斯基在上海與陳獨秀多將探討,分析了蘇聯共產主義,並提出了在中國建黨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盡管陳獨秀並不完全贊成維經斯基的全部觀點,但維經斯基的到來也加帶了中國共產黨的建立。吳佩孚此次撤防後與曹錕和皖系軍閥開戰,大敗皖系,繼而把持了當時的北京政府,權傾一時,吳佩孚取曹錕而代之,成為直系最高首領。 陳獨秀提出了要建議一個新的政黨,在大街上陳獨秀提議他們三個閉上眼睛體驗一下盲人有感覺,毛澤東理會了陳獨秀的想法。張敬堯面對湘軍的攻勢十分著急,他扣押了長沙商會會長,如果籌集不到八十萬他就要火燒長沙城。 張敬堯讓張承宗穿戴上自己的行頭出征,他說這是移花接木之計。張敬堯一把火燒了鎮湘樓,他不想把這樓留給任何人,湘軍的到來讓他倉皇逃走。楊開慧不想去福湘女中念書,她和母親回到長沙。天問周刊結束使命了,但要想打倒中國大小軍閥要繼續天問。 蔡和森等人在海上坐船一個月到了法國馬賽,中國政府駐馬賽領事是法國人讓他們很氣憤。法華會的人安排好之後讓他們原地等侯通知。蔡和森從蕭子升那兒知道了張敬堯從湖南被趕走了。

第14集

福湘女中的學生對毛澤東很為敬佩,楊開慧聽到她們的議論很不高興。毛澤東來到福湘女中找楊開慧,楊開慧知道了他被母校一師附小聘為主事,他這次回來一邊要籌辦書社,還要開展運動。 湖南新上任督軍接到匯報說趙恆惕手下的軍官要讓他來接任省長和督軍一職,還大肆詆毀馬嘶巷的一批幕僚。陶斯詠找到了一處好地方為新文化書社,她不贊成毛澤東經營發動暴動的書,毛澤收想讓譚延闓給他們書社提字。 譚延闓答應給新文化書社提字還答應了參加剪彩。譚延闓以省長的身份去文化書社剪彩,他重用文人讓手下官兵很憤慨。陳獨秀和李大釗也成為文化書社的額度員,目前由于書社資金困難,難以擴大規模。 毛澤東提出了湖南處治的想法,還想廢除省長,這讓長沙一批學者很反對。譚延闓同意他自治的想法,但對于廢除督軍製和民選省長的想法不認可。 譚延闓親自來到文化書社,他要和毛澤東單獨談談,他提起了易培基並說明了來意,對民治也發表了看法。毛澤東說現在的自治代表官坤,他提出要想建立新湖南要先廢除督軍製。  譚延闓展開行動讓毛澤東對他產生了新的看法。

第15集

毛澤東認為有文化的軍閥和沒文化的軍閥本質上是一致的,他拿出了那塊俄國革命的毛巾,上面寫著讓無產階級聯合起來。省議會通過了譚延闓的冒牌自治,這讓毛澤東率領眾人在大街上遊行示威,還要沖擊省議會。 趙恆惕不讓人管這些人的遊行,並且說鬧的越凶越好。他們沖入議會,彭璜推開了何書衡,他還扯下了議會的旗子並當場將旗子撕毀,這主遊行變成了沖擊省議會,毛澤東說他的行為會付出沉痛代價的。   湖南政府要追查湖南自治運動的後台,毛澤東和何書衡也在通緝之列,彭璜被關了起來,毛澤東開始反思什麽是無產階級,他打算去江西萍鄉找工人階級。 李石曾讓蕭子升發出二號通報,由法國經濟蕭條,工廠紛紛倒閉,法華會已沒有能力支持這些學生了。赴法勤工儉學的紹休因高燒做工而病故,這讓在法國學習的他們很難受,他已經是第三個喪命的人了。 蔡和森找到蕭子升說這些學生的生存問題,毛澤東給他們寄去書信告訴了湖南自治失敗的事情。毛澤東和礦工們一起在井下幹活,他體驗著工人們的勞苦和辛酸。 毛澤東給楊開慧寫信告訴了他關于礦工的生活體驗,由被通緝,他在信上沒留地址,楊開慧從同學那兒知道了譚延闓被帶辭職的行動。

第16集

蔡和森和向警予結婚了,政府要把沒有工作的赴法學習的學生遣散回國,蔡和森不同意蕭子升的觀點,如果他們的生活費再不能解決就要組織遊行了。 毛澤東看透了政治改良之策行不通,他準備另造一方,對于趙恆惕和譚延闓他感覺腐敗已久,不要救之。趙恆惕將毛澤東請到警察廳,他說毛澤東去程潛部煽動兵變毫無證據,毛澤東的反問讓廳長無話可說。 楊開慧收拾行李回到板倉老家,說是好久沒回家了。毛澤東在大公報上發表的文章讓吳佩孚下定決心出兵湖北,毛澤東要發動工人運動,陶斯詠說她不介入政治,他的話說陶斯詠反對,她主親自己好好想一下。 楊開慧回到板倉問她母親要來了一部分錢來支持文化書社,陶斯詠回去後對他爹說要去南京金陵女子大學讀書。毛澤東帶著楊開慧來到他曾經打過鐵的地方,他們都在發動工人的運動,楊一慧說紗的工人她去發動。 楊開慧從紗廠回來後情緒很不高興,她看著紗廠的工人真是太辛苦了,她一說活動都得到了她們的認可。蔡和森和向警予參加了蒙達尼聚會,蔡和森在會上發表了馬克思主義的看法,而蕭子升依然對無政府主義情有獨鍾,兩個辯論開來。 葛媽媽推首一車土豆給他們當飯吃,蔡和森也認為社會主義為改造中國之良方。毛澤東組織上千人在長沙遊行示威,這讓吳佩孚發出了鎮壓他們的通告,軍警察的鎮壓讓眾人散開,毛澤東也拉著楊開慧離開。

第17集

毛澤東在想這種搞法不行,好不容易組織的民眾見軍警一來就散開,何書衡念了蔡和森的來信,他提出了武裝起來的想法。陶斯詠原本不想參加新民學會的活動,因為在這兒三年讓她情感上放不下,毛澤東讓她想不明白慢慢地想。 彭璜回去手自製手雷,毛澤東說單靠這個搞不成革命。雖然這次遊行被鎮壓了,但毛澤東發現了一種力量,隻要將他們組織起來就可以凝聚成無形的力量。 中國政府和法國政府全伙創辦的中法裏昂大學在北京大學裏貼出了招生通知,這次招收的是貴族子弟,章龍不明白他是什麽意思。章龍參加了李大釗發起一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這讓蕭子升覺得新民學會由分歧開始走向分裂。 吳佩孚攻入湖北,趙恆惕這讓簽了停戰契約,答應了吳佩孚的一切條件。湘軍大敗,死傷兩萬的訊息不脛而走,士兵沖入城中搶糧,彭璜氣得直拍桌子,毛澤東說拍桌子解決不了問題。楊開慧在街上的施舍,乞丐們遭到士兵的槍殺。 彭璜想到抬著屍體去見趙恆惕,毛澤東阻止了他。毛澤東想回韶山一趟,他想動員家人一起鬧革命。到家後他才知道家中這些年發生的變化,他知道他們都是講的實實在在的。毛澤東將家裏的農具都分發給鄰裏鄉親,別人欠他家的錢也不要了。

第18集

毛澤東帶著全家離開了韶山,他帶著全家鬧革命的事情成了佳話。向警予懷孕了,蕭子升招收的貴族子弟到了法國。湖南第一師範倒趙的想法被趙恆惕知道,他將新增的炮兵連進駐到了第一師範。 毛澤東讓毛澤民做了附小的總務,當他知道趙恆惕將炮兵連駐扎到學校後,他準備和彭璜組織護校隊。學生和老師組織罷課,這讓趙恆惕不以為然。彭璜聽不進毛澤東的勸說,他主張盡快地革命。 李石曾接到電話說有學生在中法裏昂大學鬧事,如果他處理不了將動用部隊解決。湖南第一師範既不罷課也不鬧事,這讓趙恆惕覺和沒招了。楊開慧在下課後幫淑蘭洗衣服,她對結婚的想法讓淑蘭很不理解。 毛澤民對毛澤東說他們娘將他寄回去的光洋都留給了他,以備他結婚的時候用。楊開慧在外面聽到了他倆的談話,她感覺到自己除了為母親而生外,就是為毛澤東而生的。  法國警察將逮捕學生的名單交給了李石曾,在監獄中的學生對蔡和森的想法十分贊同。李石曾來到監獄看望蔡和森,蔡和森等人被法國當局強製遣送回國。 毛澤東對大家講起了蒙達尼會議的精神,在討論個人問題的時候毛澤東提出了自己該結婚了。

第19集

毛澤東見到街上孩子們在吹泡泡,他想了在學校時候吹泡泡的時光,買了兩個給楊開慧帶了回去。毛澤東和楊開慧的婚禮超凡脫俗,親朋好友都來為他們慶祝。毛澤東去打醬油的時候見到了回國的蕭子升,蕭子升帶回了無政府主義書籍。 蕭子升的回歸讓新民學會的人又聚到一起,他讓巴黎聖母院和雨果描寫的完全不一樣,還講起了巴黎公社的樣子。蕭子升在學校見到了趙恆惕的炮兵連,他講起了巴黎公社的成功和十月革命,兩人在為主義而爭。 毛澤東對于主義很堅定,不是任何人可以改變的,他和蕭之升抵足而眠。毛澤東對蕭子升說中國不需要無政府主義是大家討論的結果,蕭子升說新民學會的事情不能由他一個說了算,他們一起爬到山上。 陶期詠不想再參與蕭子升和毛澤東的主義之爭了,兩人爭論了十幾天無果。楊開慧對毛澤東信奉的馬克思主義十分支持,毛澤東晚上睡不著,他去找蕭子升,兩人要把各自的觀點拿到新民學會中投票表決。 楊開慧很擔心毛澤東和蕭之升的爭吵,她希望身邊的人都好。經過舉手表決,同意走俄式道路的人比較多。蕭子升回到了新民學會成立的地方,毛澤東說他信奉的新民學會的宗旨從來沒改變過。

第20集

毛澤東和蕭子升因意見不同打了起來,楊開慧知道後急忙跑過去勸解。蕭子升說主義之爭不可讓,他想用時間來證明。兩人在湘江旁邊感慨萬千,蕭子升又回法國去了,帶著他的無政府主義離開。蕭子升這次和毛澤東分手之後,兩個人就再也沒走到一起,蕭子升終生信仰溫和方法的共產主義後來參加了中國國民黨,1976年病逝。 陶斯詠要離開長沙去南京,她收拾完行李準備過幾天就走,文化書社的新書總是供不應求,她給文化書社留下二十光洋和一些信件留給毛澤東,毛澤東知道後來到他們新民學會聚會的地方找到陶斯詠,她對他說道不相為謀,毛澤東贊成她的觀點,道不同不礙為友。 新民學會的成員們在愛晚亭談起了主義,毛澤東準備在湖南成立共產黨,他說民眾的力量必須在政黨下開展革命。趙恆惕的附北抗南策略讓他暫時鎮守湖南,彭璜要炸趙恆惕,結果他自製的手雷沒響,他的蹤跡被發現,等再仍出的手雷響了之後趙恆惕受傷,彭璜被追到江邊後跳入江中。     趙恆惕受傷之後對全城進行搜查,凡是藏有槍械的一律抓起 來。毛澤東和何書衡在江邊發現了彭璜身上的白毛巾,他的個人英雄主義最終沒能成功,這個熱血青年的激進讓他這樣失去了蹤跡。趙恆惕的人在長沙城裏四處抓人,楊開慧很擔心毛澤東的情況,當她回到家裏時發現了毛澤東正家裏做飯,這讓她喜出望外。 趙恆惕的人查清楚了刺殺他的人是彭璜,他準備將新民學會徹底鏟除。上海共產黨組織讓長沙派兩人去上海參加黨的會議,毛澤東和何書衡去了上海。蔡和森被關在法國的兵營裏,蕭子升和陶斯詠都已紛紛離開,這時候的新民學會基本上土崩瓦解了。 毛澤東對楊開慧說現在他們走的這條路充滿了危險,他對秋瑾的詩很欣賞。毛澤東這些年來對每種主義反思之後都很痛苦,他發現隻有俄式十月革命才是拯救中國之策。

(分集劇情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出品人歐陽常林
製作人易進、肖寧
導演夢繼
編劇王青偉
攝影胡明、張鍵
造型設計劉曉東

(演職員表來源)

影音影片

(角色介紹來源)

音樂原聲

曲名作曲作詞演唱類別
風華正茂
杜鳴歐陽常林張傑片尾曲
礦工歌
盛伯驥插曲

(音樂原聲來源)

(獲獎記錄來源)

幕後製作

劇本創作

該劇從劇本的第一個字開始,到全劇製作完成,僅用了半年時間。劇本開始動筆後,編劇王青偉進展很快,不到10天前五集初稿就出來了。這時停筆,馬上請有關專家審看,在大家感覺不錯的情況下,盛伯驥又請老編劇彭鐵森幫忙,用了兩天時間調整結構,消化意見。接著,王青偉再不停筆的寫下去,直至二十集一氣呵成。這期間,所有反饋意見必須經盛伯驥過濾,再告彭鐵森老師轉告王青偉。由于採用了這種無打擾模式,對編劇靜心寫作和有效寫作很有效,僅僅兩個月時間,本子順利通過了上級的審查。

在創作劇本時,編劇王青偉就特別著力描述毛澤東、何叔衡、蔡和森、向警予、蕭子升等一批有志青年在風華正茂的人生歲月,在中國前途命運的重要關口,如何胸懷天下,上下求索,探求中國革命之路的艱辛歷程,嘗試真實展現毛澤東從一個畢業青年逐漸成長為一名馬克思主義者的過程。

拍攝過程

2010年12月25日,《風華正茂》劇如期開機,在導演夢繼、製片主任陳繼東、易勇的具體統籌下,每天連續工作十幾小時,用了整整兩個月時間完成前期任務。這個期間,劇組遇上了春假,但進度沒有受到影響,如大年三十,下午四點才收工,劇組破例沒吃便當,說服了一家小店,開了十幾桌,每桌上了一瓶30元的白酒,熱熱鬧鬧吃了頓團圓飯。這個春假,全組僅初一放了一天假,初二又開工,兩個月的前期拍攝,順順當當,一氣呵成。

《風華正茂 》劇組從三月初開始,先後在湖南第一師範、靖港古鎮、岳麓山等諸多名勝古跡取景。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時間

接檔節目

被接檔節目

湖南衛視

2011年6月17日

我的青春在延安

就想愛著你

(播出信息來源)

劇集評價

作為建黨90周年獻禮之作,《風華正茂》既有宏大的敘事鋪陳,也不乏溫暖的細節刻畫。尤其對親情、友情、愛情、師生情的感人描繪,青年毛澤東至純至孝、大勇大愛的高尚品格躍然而出,偉人形象愈加豐滿與親切,讓該劇洋溢著一種溫馨的人文關懷(新華網評)

《風華正茂》是《恰同學少年》之後,大家期待已久的一部電視劇,該劇堅持以毛澤東為主要人物,濃抹重彩地塑造革命領袖,給紅色題材,特別是毛澤東的題材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表現方法和表現角度,有一種清新之風(李京盛評)。

風華正茂劇照風華正茂劇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