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順章

顧順章

顧順章(1904年-1935年),,上海人,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中共地下情報人員,是中共秘密特務組織中共中央特科的負責人。1931年被捕後投降國民政府,由于其掌握大量共產黨的核心機密,致使中共地下黨組織遭受巨大的破壞,多名中共地下黨員遇害,被稱為"中共歷史上最危險的叛徒"。1935年被國民政府以秘密聯絡共產黨為由處死。

  • 中文名
    顧順章
  • 別名
    王作霖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上海市寶山吳淞
  • 出生日期
    1904年
  • 逝世日期
    1935年
  • 職業
    特務
  • 畢業院校
    澳斯托茲那雅特工學校
  • 其他成就
    鏟除白鑫等
  • 其他作品
    《特工叢書》、《中國共產黨的特務工作》

​人物簡介

顧順章(1903年-1934年),本名顧鳳鳴,中國上海寶山吳淞人,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之一,地下情報人員,中共秘密特務組織中共中央特科的負責人,1931年投降國民政府,由于其掌握大量共產黨機密,成為共產黨危險的叛徒,1934年被國民政府以秘密聯絡共產黨並妄圖成立所謂的新共產黨等罪名處死。

家庭成員

顧順章顧順章

首任妻子

張杏華——顧順章的妻子,擔任魔術商店營業員,擔任通訊聯絡任務;

張阿桃——顧順章岳父;

張陸氏——顧順章岳母;

張愛寶——顧順章的妻妹;

葉小妹——顧順章妻子的表妹;

顧維楨——顧順章胞兄,住機關當燒飯師傅;

吳韻蘭——顧維楨之妻,做掩護和交通工作;

二任妻子:張永琴

女兒:顧利群(前妻所生)

註:顧順章投降國民黨後,其全家被秘密滅門。

死亡之謎

關于他的死有三種說法:

張國棟在他的《中統20年》一書中說:顧順章是被顧建中殺死的。1935年中央組織部調查的高級特務們在南京聚會,顧建中突然拔出手槍,抵著顧順章的腦袋講:顧順章不服從命令,企圖別樹一幟,現奉徐恩曾的命令將其處決。說罷一槍殺死了顧順章……據張國棟回憶,這是顧建中1940年親口對他講的。

陳尉如在他的回憶錄《我的特務生涯》中講:1934年之後,徐恩曾對顧順章的監視加強了,說來好笑,負責監視他的竟是以前他任中央特科負責人時紅隊中的童國忠和張文農。顧順章明白在徐恩曾手底下,一條命遲早總要斷送掉,他想起戴笠對他的厚愛,便派後妻張文琴暗中與戴笠聯系,不料被童國忠和張文農密報給了徐恩曾。徐隨即將他關進蘇州反省院,第二年在蘇州被槍斃。據張文琴回憶:傳說顧順章會魔術、催眠術,在押往蘇州反省院中的途中,還將鐵鏈子串在他的琵琶骨上,怕他中途施妖術逃跑。1935年5月顧建中到上海宣布了對顧順章的處決,隨即徐恩曾也到上海,在上海地動區總部安撫大家說:「我們的同志要安心自己的工作,不要見異思遷,前途是有保證的。

蔡孟堅也在他的回憶錄《兩個可能改寫中國近代歷史的故事》中說:據立夫(陳立夫)方面得來資料……我方工作人員發現顧又與共匪勾結,其檔案為我方搜獲,彼企圖暗殺中央要人後逃往匪區,故鎮江江蘇省政府保全司令部予以看押,民26年冬,在鎮江予以槍決,江蘇省政府派秘書長羅時實先生監斬。我在陽明山受訓時,羅先生擔任講座,曾親口告訴我他主持監斬之事。

這顯然是國民黨中統栽贓于顧順章,顧順章自知其罪孽深重,無論如何不會再企圖與共產黨發生關系,三種說法中以第二種最為可信,羅時實監斬也有可能。出賣自己的人,最終還是被別人所出賣!甘當奴才的人,最終還是被他的主子所拋棄了!

叛變經過

1927年“4·12”政變後,顧順章轉移到武漢從事秘密鬥爭,負責製裁叛徒和特務。“八七會議”後,顧在上海參加中央特委,于周恩來直接領導下的中央特科擔任行動科(三科)負責人。其時,他領導的“紅隊”(又稱“打狗隊”)極為活躍有名,確實製裁了不少叛徒特務,震懾了敵人,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黨在白區的損失,顧也由此當上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但顧順章卻居功自傲,往往不把他人放在眼裏;且利用工作的特殊性,日漸腐化,吃喝嫖賭,五毒俱全。當時任中央特科二科(情報科)科長的陳賡就曾憂慮地對人說:“隻要我們不死,準能見到顧順章叛變的那一天。”就在黨中央考慮將其調離特科之際,顧順章亦有所聞,對此極為不滿,頓生叛變之心。

顧順章顧順章

不久,黨中央決定張國燾陳昌浩赴鄂豫皖蘇區,由顧順章護送至武漢。但任務完成後,顧並未立即回上海復命,而在漢口停留下來,並以藝名“化廣奇”在新市場遊藝場表演魔術。1931年4月24日,曾是顧的下屬、而後叛變的尤崇新碰巧在遊樂場發現了顧順章。漢口新市場遊藝廳,舞台上魔術大師化廣奇,正在表演拿手戲法,台下掌聲讓他頗為得意,然而他並沒註意,就在一個昏暗角落裏,還有一雙特殊的眼睛。當晚,化廣奇被當場逮捕,迅速押解到國民黨武漢綏靖公署行營。身為偵緝處處長的蔡孟堅大喜過望,因為他已得知,這個魔術師的真實身份是中央特科的“天字型大小”人物黎明,當然黎明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叫顧順章。特務在其身上除搜出中國共產黨重要檔案外,還有一封寫給蔣介石的信。

顧順章被捕後即叛變,並供出所知一切中共機密。幸虧打入中統內部並擔任特務頭子徐恩曾機要秘書的錢壯飛,及時獲取顧叛變的絕密情報,並搶在特務動手之前通知黨中央機關轉移,在上海的黨中央及江蘇省委才未被破壞,周恩來等黨中央主要領導得以幸免于難。據當年也在中央特科工作並參與組織撤退的聶榮臻元帥回憶說:“當時情況是非常嚴重的,必須趕在敵人動手之前,採取妥善措施。恩來同志親自領導了這一工作。把中央所有的辦事機關進行了轉移,所有與顧順章熟悉的領導同志都搬了家,所有與顧順章有聯系的關系都切斷。兩三天裏,我們緊張極了……”由于中央及主要領導及時轉移,特務們一無所獲,令徐恩曾十分沮喪。

顧順章被押解到南京的第二天,就向特務機關指認了中共領導人之一的惲代英(其時,惲代英正被關押于南京中央軍人監獄,化名王作霖,身份尚未暴露)。結果,在惲代英經黨組織多方營救,眼看即將出獄脫險之際,卻被敵人殺害在南京雨花台。

顧順章一面千方百計破壞中共在各地的組織和機關,搜捕其人員,一面為中統對付共產黨獻計策,並為其培訓特務。曾為顧當過貼身保鏢的林金生稱:“在中統特務瘋狂破壞中共地下組織過程中,顧順章經常親往策劃、指揮。”突出的一例即是1931年6月,顧順章帶領特務捕獲中共另一領導人蔡和森,終致蔡慘死獄中。

鑒于顧順章窮凶極惡,對中共白區工作造成了極大危害,中共中央決定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名義,對顧發出“通緝令”。1931年12月1日發布的《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人民委員會通緝令--為通緝革命叛徒顧順章事》,正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親自簽發的。通緝令歷數顧的種種罪行,並稱:

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特通令各級蘇維埃政府,紅軍和各地赤衛隊,並通告全國工家勞苦民眾:要嚴防國民黨反革命的陰謀詭計,要一體緝拿顧順章叛徒,在蘇維埃區域,要遇到這一叛徒,應將他拿獲交革命法庭審判;在白色恐怖區域,要遇到這一叛徒,每一革命戰士,每一工農貧民分子有責任將他撲滅。緝拿和撲滅顧順章叛徒,是每一個革命戰士和工農民眾自覺的光榮責任。

這份特殊的《通緝令》,可以說是對顧順章下了“格殺勿論”的嚴令,在中共歷史上,由中央政府對一個叛徒特下這種“通緝令”,可謂極為罕見。

顧順章投入敵人懷抱後,由于個人野心極度膨脹,搖擺于中統、軍統之間,在兩方面都邀功買好,因而不久即遭中統的冷落。不甘寂寞的他又企圖組建所謂的“新共產黨”,犯了蔣介石的大忌。終于被逮捕關押。

1935年6月,顧順章被秘密處死于蘇州監獄,死況甚慘。據知情者透露,因顧順章在特務中名氣甚大,傳說其不僅精通化妝術、魔術,而且會催眠術,甚至“土遁術”。為此,臨刑前特務給顧穿了“琵琶骨”,以鎮其邪術,防其逃跑(負責執行槍決的特務名叫呂瑞京,與林金生是熟人,行刑情況是他後來親口告訴林的)。顧順章死時年約31歲。由于顧順章叛變時掌握著我黨的高級機密,叛變後又窮凶極惡地破壞我黨各地的組織,故有人稱他為“中共歷史上最危險的叛徒”。

個人經歷

顧順章早年在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做鉗工,曾加入過青幫,後升為煙草公司工頭。1925年“五卅”運動時,在罷工中表現活躍,組織了煙草公司的工人運動,之後進入上海市總工會工作並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6年被黨組織選派與陳賡一起赴蘇聯學習政治保衛,1927年回上海不久,即參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被上海市民代表推選為執行委員和上海市政府委員。任工人武裝糾察隊總指揮,在黨內初露頭角。

1927年,蔣介石和汪精衛相繼發動四一二事變和七一五事變,中共轉入地下活動。8月7日,在八七會議上,顧順章被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中央交通局局長,負責中共中央特科的組織和領導工作。1928年6月在中共六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此後長期在上海與周恩來負責中共地下活動。

顧為人狡猾多智、沉默寡言、精幹勇敢,他親自負責領導特科的武裝組織——紅隊,殺死過許多叛離中國共產黨的人員,聲名遠揚。他的公開身份是著名魔術師化廣奇。但是由于其性格散漫,幫會氣息濃厚,周恩來和陳賡等人對其頗不放心,準備將其調離特科領導崗位,以趙容(即康生)代之。

顧順章顧順章

1931年3月,顧順章被派護送張國燾和陳昌浩前往鄂豫皖蘇區,完成任務後,顧回到武漢登台表演魔術,4月24日被從上海過來的中共叛變人員尤崇新認出,遭當地情報負責人蔡孟堅逮捕。顧旋即投降,但是要求面見蔣介石方能供認其掌握的機密。蔡孟堅隨即向其上司徐恩曾密電此事,不料徐的機要秘書錢壯飛是中共間諜,搶先通知了特科,導致顧順章掌握的情報價值大減;但即使如此,也僅僅是“避免了毀滅性的打擊”而已,由于顧順章所處的極高地位,以及其家屬很多都參與了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致使當時上海等地的地下黨機構幾乎完全被摧毀,多人被捕殺。由周恩來親自指揮,顧順章全家被滅門。

顧其後指認了惲代英,並帶領政府人員抓獲了向忠發蔡和森等人,並導致惲代英、蔡和森兩人被殺。 隨後,由于顧的叛變對中國共產黨造成了嚴重損失,1931年12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親自簽發通緝令,指出“緝拿和撲滅顧順章叛徒,是每一個革命戰士和工農民眾自覺的光榮責任”。 其後數年,顧受徐恩曾指令在南京開設了間諜技術訓練班,其熟練的技術深受好評。1933年,戴笠將其借調去負責軍統的籌備訓練工作。1934年,顧順章密謀建立“新共產黨”。12月,蔣介石命令將其槍斃于鎮江(一說1935年6月)。

1935年6月,顧順章全家十三人已被周恩來帶同王竹友親手鏟除,分別在法界甘斯東路愛棠村十一號及公共租界武定坊三十二號,新閘路斯文裏七十號等處掘出屍體三十餘具,彼時上海各報才發布該案大新聞,致使全國大為震驚,死況甚慘。據知情者透露,因顧順章在特務中名氣甚大,傳說其不僅精通化裝術、魔術,而且會催眠術,甚至“土遁術”。為此,臨刑前特務給顧穿了“琵琶骨”,以鎮其邪術,防其逃跑(負責執行槍決的特務名叫呂瑞京,與林金生是熟人,行刑情況是他後來親口告訴林的)。顧順章死時年約31歲。由于顧順章叛變時掌握著中共的高級機密,叛變後又破壞中共各地的組織,故有人稱他為“中共歷史上最危險的叛徒”。

四大謎團

謎團1

顧順章是否向國民黨隱瞞了許多機密  

通過研究最新發現的資料,吳基民認為,顧順章叛變後,在大出賣的同時,還作了相當多的保留。

據《中國共產黨史稿》記載,顧順章在被捕後有這麽一段供詞:“共產國際派遣代表9人來上海,即國際遠東局,大多數是俄國人,也有波蘭人,德國人,姓名住址都不知道。遠東局主任,名叫牛蘭,我們都叫他老毛子。”實際上當時遠東局在上海僅2人,一個波蘭人,一個美國人,恰恰沒有俄國人。牛蘭絕非遠東局主任,經常和中共領導人開會的遠東局執委會代表叫羅伯特,共產國際遠東局的負責人米夫之前還在上海,並曾和顧順章多次開會見面。遠東局6月10日在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就認為顧順章有意隱瞞了許多重要秘密。

中國現代史專家楊奎松在《民國人物過眼錄》一書中披露:“顧順章早先是有過將共產國際代表和中共中央和盤托出的想法的,但為什麽在供詞中表示他隻知道一個人叫牛蘭,而對這方面其他人員的名字和地址一概不知呢?唯一能夠用來加以解釋的理由,大概就是顧順章對出賣俄國人,包括中共領導人,還是多少有顧慮的……”

一方面窮凶極惡地帶著特務去誘捕蔡和森,一方面故意隱瞞了許多機密,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這或許是顧順章叛變後留給我們的第一個謎團!

謎團2

陳賡為何拜訪顧順章徹夜長談

顧順章叛變後,被徐恩曾安排在南京城南雙塘巷居住。徐恩曾委派親信王思誠任顧順章的秘書,以便監視。

由于顧順章的妻子張杏華在顧叛變後被鎮壓,于是,徐恩曾就委托王思誠替顧順章介紹一位女子作後妻。王思誠托手下幫忙,為顧順章物色了南京姑娘張永琴。張永琴在顧順章死後,組織了新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並將顧順章的女兒撫養長大。改革開放後,她曾接受過吳基民的採訪。

據張永琴回憶,1932年4月,19歲的她正在讀中學,經人介紹與26歲的顧順章結婚。婚禮在南京安樂酒家舉行,徐恩曾率領中統的大小頭目都出席了,徐還代表蔣介石,送上了1000元大洋作賀禮。

結婚以後顧順章一家搬到了南京細柳巷41號。顧順章深居簡出,偶爾外出,除了帶上保鏢,還特意化裝,通常是戴一副眼鏡、在嘴裏塞上一副牙套,一下子就容貌大變。

顧順章當時已經萌生退意,他有空便和王思誠等聊聊天,一些同為共產黨叛徒的中統特務也常到顧順章家裏來坐坐。他還用手頭的錢,買了一些古董,足足裝了兩大箱,隻待時機一到就去上海開古玩店。

這時發生了一件大事,據張永琴回憶:1933年春末夏初的一個深夜,陳賡來到了細柳巷顧順章家裏,與顧順章整整談了一個晚上。這一夜長談,對顧順章觸動非常大……

陳賡與顧順章談了什麽?這大概是顧順章叛變後留給我們的第二個謎團。

謎團3

顧順章在日本究竟做了些什麽

顧順章與陳賡在細柳巷見面以後,不久就被保鏢出賣,將他寫給戴笠的信直接交給了徐恩曾。顧順章與徐恩曾大吵了一場,隨後被安排住到了由中統嚴密看管的安品街70號。

徐恩曾與戴笠,是蔣介石的得力幹將,但兩人私下裏卻鬥得死去活來。徐恩曾的中統逮捕顧順章立下了大功,戴笠非常眼紅。與此同時,戴笠又對顧順章頗為佩服,經常將顧順章從徐恩曾那兒“借過去”用用。徐恩曾表面上答應,心裏卻非常不快。現在顧順章給戴笠的密信被徐恩曾拿到,他非常惱火,曾當面威脅要槍斃顧順章。顧順章非常憤懣,從此裝病在家。

為了緩和與顧順章的關系,不久後,徐恩曾在城南甘露寺5號為顧租了幢獨進獨出的小屋,也相對放松了監視。 1934年4月末,徐恩曾還安排顧順章去日本休息養病。

1934年初夏,張永琴帶著顧順章前妻生的女兒也來到日本,住了將近1個月。這是顧順章一生中最愜意輕松的日子。但好日子總是不長久的,為了照顧婆婆與自己的父母,張永琴帶著女兒顧利群先回到了南京。徐恩曾親自將張永琴接了去,詳細詢問了顧順章在日本的情況,並關照張永琴寫信給顧順章讓他早點回來。在徐恩曾的催促下,顧順章于1934年9月回到南京。

顧順章在日本近5個月時間,他幹了些什麽?從未見到任何資料披露過,這又是歷史留下的一個謎團。

謎團4

蔣介石為何下諭槍決顧順章

據張永琴回憶:顧順章回南京不過兩個星期,10月2日吃過晚飯,被徐恩曾派員接去談話,從此一去不返……

關于顧順章的死,一些特務頭目是這麽回憶的:據中統特務頭目陳蔚如在《我的特務生涯》一文中回憶:1933年初,顧順章在上海召集舊部聚會,酒足飯飽後抨擊國民黨,並表示要建立新的黨派。顧順章的這番話被人告訴了徐恩曾。顧順章知道後,認為自己在徐手下,一條命早晚要被送掉。于是便派張永琴與戴笠暗中聯系,不料此事又被人出賣給了徐恩曾。徐隨即下令將顧順章關押起來。據說顧順章會魔術,會催眠術,怕他逃脫,在押往蘇州反省院途中,還用鐵鏈子穿在他鎖骨上。

據在武漢抓獲顧順章並親自安排將他解押到南京的大特務蔡孟堅在晚年撰寫的《兩個可能改寫中國近代歷史的故事》一文中講:“據立夫(陳立夫)方面得來的訊息:我方工作人員發現顧又與共匪勾結,其檔案為我方搜獲,彼企圖暗殺中央要人後逃往匪區,故鎮江江蘇省政府保全司令部予以看押……江蘇省政府派秘書長羅時實先生監斬。 ”

中統特務頭子徐恩曾在他晚年撰寫的回憶錄《我和共產黨戰爭的回憶》一書中也詳細描述了顧順章事件的經過,他寫道:“我所遺憾的是,這位具有特殊貢獻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1935年春,因和敵人重新勾結而被處刑。”1935年春,徐恩曾向蔣介石報告顧順章有“反骨”和種種反叛跡象,蔣介石隨即下達手諭:“顧順章怙惡不悛,著即槍決可也。 ” 據《現代快報》報道

顧順章叛變後的主要留居地點

1931年5月起,住南京城南雙塘巷。此住所由中統負責人徐恩曾提供,徐委派親信王思誠做顧的秘書,實際是為監視他

1932年4月起,住南京細柳巷41號。顧順章與南京姑娘張永琴結婚後搬到這裏,在這裏他深居簡出,常常發牢騷埋怨國民黨腐敗,並萌生退意,想到上海開古玩店

1934年初,住南京安品街70號。由于與徐恩曾關系交惡,顧順章被迫搬到這裏,此處由中統特務嚴密看管

1934年春,住南京城南甘露寺5號。徐恩曾為了緩和與顧順章的關系,特地為他租了這處獨進獨出的小屋

1934年4月末起,住日本東京,遊覽了京都等地。這是徐恩曾為進一步緩和與顧順章的關系,特地賞賜給他的休假

1934年9月,住南京城南甘露寺5號。在徐恩曾的催促下,顧順章不得不從日本回到南京,他似乎已預感到不測

1934年10月2日,被徐恩曾派來的人帶走。隨後,被押往蘇州反省院,在押送途中,還用鐵鏈子穿在他鎖骨上。不久後又被押往鎮江

1935年春,被槍斃于鎮江某處。槍決顧順章的手諭是蔣介石親自下達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